14141680_1639515659692605_5793570089852473614_n

 

我其實不打算寫這篇文章,但是近日身邊的好友一直問我,為何會幫一個全國人大政協的侯選人助選呢? 你好明顯在反CY,很多議題都反政府,為何會現在改變立場呢? 我是否他的學生呢?

我便在這機會一次過回應!

首先,我不是中大畢業的,我亦沒有在他的公司打過工,所以我不是他的學生,亦不是他的徒弟,亦沒有受過他的恩惠。

 

我對林雲峰的認識源於1999年,當時我在HKU SPACE讀建築,林生獲邀向我們分享他設計嶺南大學和青衣IVE學院。當時我知道林生的外號是「建築界四大惡人之首」,所以整個課堂我都尊心聽書。之後一年,便有英國的大學接納我的入學申請,我便沒有繼續HKU SPACE的課程,遊走英倫,而我亦沒有再與林生有任何特別的聯絡。

 

直至今年5月22日在機場的一個活動中重遇林生,他主動自我介紹,並邀請我將來再會面。當時我奇怪地自問,為何一個前香港建築師會長會主動與我交談呢?

跟著我收到他的來電並邀請我參加他的助選團,這便更加奇怪,為何一個全國政協會邀請一個寂寂無名的小伙子來助選呢?

跟著我因為好奇心騎使之下,便邀約到美荷樓參加他宣佈參選的活動。活動中,他邀請了一些年輕建築師、園景師分享他們的歷程,之後便自由討論,去到最後才宣布參選。我奇怪地自問,這一個做勢大會為何沒有任何政商名流來參與做勢呢?為何沒有各大公司的老闆來撐場呢?而最奇怪的是,他自己宣布他是全國人大政協,但又不是泛民、又不是建制、又不是中間派?

如此奇怪的政治立場是從未聽過!!!!

這個簡陋到不能令人相信的參選活動,令到我有好奇心去參加他第一次助選團隊的活動,當時我心想如果有任何形勢不對,便馬上離開,不答應他做助選團。至於他的競選團隊更加令人咋舌,整個團隊裡沒有一個人是業界的明星,沒有一個人是政治人材,沒有一個人懂得競選,更沒有一個人有鐵票,簡直是「雜牌軍」。這樣我便肯定他得不到中聯辦的祝福,他只有一隊不懂政治的雜牌軍,還要是業餘的。

大家都只是業界的一員,以赤子之心來做好一場選舉。

在討論的過程中,沒有一個人想如何去搶別人的選票,更沒有去想如何攻擊對手。整個過程只是想如何去了解業界的現況,並假設一個立法會議會應如何發揮功能來幫助業界,特別是年輕專業人仕。另外,如何發揮自身的專業知識來監管政府的大型工程,避免超資。最後他竟然提出如何善用全國人大政協的身份來向中央提案,如何幫助香港的專業人仕在大陸執業。

既然他們的構想只是協助業界改善工作環境,這樣我便留下來。老實講句,如果他要我交人名單、幫他拿鐵票的話,我便馬上離開他的助選團。

話說回來,我與他的深交都只是這幾個月發生的事,但是他竟然交準備文宣如此重要的工作給我和幾位助選團員,這一份的「信任」確實是很奇妙。現實地,他根本沒有預先政治審查這隊雜牌軍的政治立場,只是有心為業界便一起撐船,無心、無時間便算。

 

林雲峰的做法就是不分立場,不論政治取態來處理問題,這亦是我幫他的原因。

現實地現在離選舉完結不夠24小時,我們這一支雜牌軍只是盡自己力量去宣傳,根本沒有一張鐵票。明日如何就留待明日來分曉。

無論你投票給林雲峰與否,明天都請你珍惜這一票,因為中共管治下的地方只有香港人是擁有投票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