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orama4img_4588 cimg3316cimg3327panorama5

img_4469俗語有云:三個臭皮匠,勝一個諸葛亮,這一個意境竟然在倫敦格林威治建築群中出現。在倫敦東南部格林威治(Greenwich)是倫敦著名的旅遊區,每年都會吸引數以十萬的旅客前來參觀,但其實此區並沒有任何一座極具叫座力的建築物或景點的。不過,當這些小建築聚合在一起之後便出現了微妙的化學作用。

無形的軸線

格林威治此區最有名的景點不是建築物,而是一條無形的軸線。這一條軸線便是舉世聞名的零度經度(Prime Meridian – 0° Longitude)的位置,這亦是全球時間的依歸。因為格林威治時間(Greenwich mean time)的定義:當太陽在最高點經過零度經度的一刻,便是中午十二時。當太陽再一次經過零度經度的時間,便是一天的定義,而把一天平均分二十四分,便是一小時。由於太陽的高度每一天都不同,所以太陽最高點的定義都可能不同,而中午十二時的一刻都有所偏差,因此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定義是根據格林威治天文台全年取得的平均數據來作計算,Greenwich mean time的字面定義其實可以解釋作格林威治平均時間。

雖然現在發現了每天地球自轉的時間都不一致,而且地球不是一個完美的球體,所以用太陽光與地球角度的關系來研究時間都可能出現十六分鐘的誤差,因此現在已使用了原子鐘(Atomic Clock)來作為世界時間的標準。但是全球的時間區(Time zone)便是根據這條線來分佈,香港是GMT+8,便是因為香港中午十二時與格林威治中午十二時有八個小時的差距。

除了時間的定義之外,地球區域的劃分同樣也是使用零度經度為依歸,全球的經線以零度經度為基礎並把地球平均分成十八份,並將此成為十八經線的定位。

 

硬體上的轉營

在一六七五年,英國國王查理二世為了準確測量日照時間和製作出準確的地圖,決定在這個英國皇室花園興建第一座天文台,而負責設計圓拱形大廈便是聖保祿大教堂(St Paul’s Catherdal)建築師—Christopher wren。因為此地段四周無阻,所以天文台便選址在這個山上,並為未來三百年的倫敦提供氣象預測。直至一九六O年,天文台遷至赫斯特蒙索(Herstmonceux)而這山上的天文台便改建成博物館。

為了突顯這條時間線的標志性來吸引旅客,於天文台一八八四年在天文台的地上建立了一條銅帶來確定為零度經度,然後再銅帶的盡頭設置原子鐘,讓此成為這博物館,甚至格林威治的景點。雖然每年不少旅客會慕名來到格林威治,但是由於天文台本身的面積不大,而且室內的展品大都是當年天文學家工作的情況,因此很多旅客都不會在此多作停留。

重新包裝

在一九九七年,英國政府便決定統一重新包裝天文台一帶的建築群,並將此處發展成一個古跡旅遊區。天文台山下是格林威治大學(University of Greenwich)、女皇居(Queen’s house),國立海事博物館(National maritime museum)和在海邊的展覽現時在世最古老的帆船—克里斯蒂克號(Cutty Sark)。

格林威治大學這建築群前身是英國皇家海軍學校(Royal Naval College),建築大都均是巴洛克式設計,所以分為東西兩翼,而兩翼都是對稱的。中軸線上在校園內是沒有任何建築物,只有一個雕塑,兩翼除了是教學大樓和辦公大樓之外,還有兩個有名的建築,分別是教堂和晚飯會堂。當中以(Painted hall)最為有名,因為這個晚飯會堂(Dining Hall)無論牆身和天花,甚至連柱上的石紋都是全人手繪畫的。整個工程共花了Sir James Thornhill十九年時間來完成,這亦被譽為歐洲最優秀的晚飯會堂,而盜墓者羅拉亦曾在此取境。

在大學以北,亦是大學的中軸線上便是女皇居(Queen’s house),這是英國皇室一六一六年至一六三五年在格林威治的渡假住宅,現在則用作美術館來展覽部份皇室的美術品。女皇居規模雖然細小,但在英國建築史上是相當重要,因為這是英國第一座根據古典風格來興建的建築,即是根據古希臘建築、大廈正面是中軸左右對稱,長闊的比例成黃金比例。

如果從大學的軸線上延伸,還有另英國政府還改造了在這軸線旁邊的一座典雅建築物—國立海事博物館(National maritime museum),這座大廈原是海軍的建築物,之後在一九三四年之後便改作博物館。這建築物由於本身的面積不大,所以它引用了像大英博物館一樣的方式來擴建,它們在中央庭園之上加設了一個大型天窗來作為主入口,並增加展覽室間。

以上的三座建築雖然都各自有一些特色,但是都難以獨自成為具叫座力的景點。

因此英國政府便在一九九七年將舊天文台、女皇居、國立海事博物館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並借助這個名銜來推動當地的旅遊業。然後在二O一二年將克里斯蒂克號連同世界文化遺產的三個部份統一地命名為Royal Museum Greenwich,從而以一個新品名牌來打造一個新熱點。

 

無關連的軸線

 

雖然零度經度這條中軸線在歷史上、科學上、人類生活是如此般重要,但是奇怪地天文台山下一帶的建築群並沒有根據這條軸線來佈局,反而是根據泰吾士河來排列,特別是格林威治大學與女皇居一帶的建築群。這樣規劃的原因是希望大學校園(前海軍學校)時希望校園的正面不會與泰吾士河邊成一個夾角,務求從對岸觀看這些建築群都是一個完全對稱的外觀,而女皇居則正正座落在這軸線之上,從而形成一個美麗的建築群。

另一個重要原因,格林威治大學(前海軍學校)是一六九四年興建的,而女皇居則是一六一六年開始興建的,不過舊天文台是一六七五年才興建,零度經度則去到一八八四年才確認。由於有先後的次序,所以格林威治大學和女皇居的規劃上並沒有從零度經度來作出考慮。

 

雖然這條建築軸線與零度經度不一樣,但是在功能上與舊皇家天文台互相交接,從而形成了倫敦市內一條隱形的軸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