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ichard Rogers

內、外反轉的建築—Pompidou centre

   

相信曾參經參觀過巴黎的人都應該知道Pompidou centre這建築物的名字,它是位於市中心的核心位置,一直以來都是巴黎地標之一,亦是非常著名的景點。但這建築物出名的原因並不是它特別美麗,而是特別醜陋,又或者可以說是特別異常的奇特。
這建築物由英國大師—Richard Rogers和意大利大師—Renzo Piano設計的,他們都是在設計比賽中作了一聯合的方案,設計的理念其實很簡單,就是把一座大廈的內與外反轉了。
在正常的情況下,建築物的外部多數是玻璃窗,盡量讓陽光射進室內,亦盡量讓用家從室內望向室外,而建築物的內部多數是電梯、樓梯、水管、空調管道等部份,務求盡量隱藏不漂亮的部份。
但今次Richard Rogers和Renzo Piano則作了一個非常之大膽的嘗試,把整座大廈的水管、排煙管道、空調管道、電梯、扶梯都放在外牆之上,而室內則是一個無阻無隔的展覽空間。這做法不單令阻隔了陽光射進室內,而其中一邊更是完全沒有窗戶,因為外牆上完全被大量的管道封閉了。
這建築物看似是都市中的一個「怪物」、「三不像」,不少法國人、甚至英國人都認為這建築物實在超級醜陋、看似是一大堆水管堆在一起的屏風。話雖如此,但這處是俯瞰巴黎市中心一帶最好的地方,因為這建築物相比四周的建築物為高,而且在外牆上的玻璃扶梯之中是可以盡覽四周的景色、在天台的露台和走道上更可以細看另一邊的景色。
至於天台的餐廳亦是相當有名的,因為室內的裝修亦是相當特別,在餐廳內設立了大少不同的彎曲屏風來分隔餐廳的各部份,但餐廳的食物就不是太特別出色,不過就非常昂貴。
講到至此,的確很佩服Richard Rogers和Renzo Piano兩人的創意和勇氣,他們可以在巴黎這個浪漫和藝術之都的核心地帶內,設計一座完全與四周不協調的建築物,簡直可以說是完全漠視現況的設計,單純是做一些自己想作的事情。 /手法可以與舊建築物不同,但不是完全不協調。務求破舊立新,便破壞了都市中的街景,並為都市帶來一個「外星人」的異種。這種做法在很多建築系教授都大力反對,他們多數認為新建築只是舊世代的延續,設計理念
Richard Rogers和Renzo Piano兩人今次的創作,不單把挑戰了舊有的建築理論、甚至把建築物的主次部份和組合的模式都來了一個重新的設定,無論這個實驗是否成功,但他們都的確在設計史作了一個改變,讓大家都探討另類的思考模式,所以他們兩人都曾經獲得建築界的最高榮譽—Pritzker price,並在歷史上留名。
可能因為這建築物的做法是如此創新、大膽,所以這裡展出的藝術品都是相當前衛和破舊立新,另外這大廈的低層藝術圖書館都是相當有名的,所以這一帶是充滿了喜歡藝術的人仕,並且對出的空地不時有人會作街頭表演。
後記:如果要參觀巴黎的博物館,就切記要買Museum pass,這樣便不用買門票,並可以在有效期內無限次進入各大博物館,最重要是可以不用排長龍進入博物館,省去相當之多的時間和金錢。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78914&id=845400374




内、外反转的建筑—Pompidou centre

   

相信曾参经参观过巴黎的人都应该知道Pompidou centre这建筑物的名字,它是位于市中心的核心位置,一直以来都是巴黎地标之一,亦是非常著名的景点。 但这建筑物出名的原因并不是它特别美丽,而是特别丑陋,又或者可以说是特别异常的奇特。

这建筑物由英国大师—Richard Rogers和意大利大师—Renzo Piano设计的,他们都是在设计比赛中作了一联合的方案,设计的理念其实很简单,就是把一座大厦的内与外反转了。

在正常的情况下,建筑物的外部多数是玻璃窗,尽量让阳光射进室内,亦尽量让用家从室内望向室外,而建筑物的内部多数是电梯、楼梯、水管、空调管道等部份,务求尽量隐藏不漂亮的部份。

但今次Richard RogersRenzo Piano则作了一个非常之大胆的尝试,把整座大厦的水管、排烟管道、空调管道、电梯、扶梯都放在外墙之上,而室内则是一个无阻无隔的展览空间。 这做法不单令阻隔了阳光射进室内,而其中一边更是完全没有窗户,因为外墙上完全被大量的管道封闭了。

这建筑物看似是都市中的一个「怪物」、「三不像」,不少法国人、甚至英国人都认为这建筑物实在超级丑陋、看似是一大堆水管堆在一起的屏风。 话虽如此,但这处是俯瞰巴黎市中心一带最好的地方,因为这建筑物相比四周的建筑物为高,而且在外墙上的玻璃扶梯之中是可以尽览四周的景色、在天台的露台和走道上更可以细看另一边的景色。

至于天台的餐厅亦是相当有名的,因为室内的装修亦是相当特别,在餐厅内设立了大少不同的弯曲屏风来分隔餐厅的各部份,但餐厅的食物就不是太特别出色,不过就非常昂贵。

讲到至此,的确很佩服Richard RogersRenzo Piano两人的创意和勇气,他们可以在巴黎这个浪漫和艺术之都的核心地带内,设计一座完全与四周不协调的建筑物,简直可以说是完全漠视现况的设计,单纯是做一些自己想作的事情。 /手法可以与旧建筑物不同,但不是完全不协调。务求破旧立新,便破坏了都市中的街景,并为都市带来一个「外星人」的异种。 这种做法在很多建筑系教授都大力反对,他们多数认为新建筑只是旧世代的延续,设计理念

Richard RogersRenzo Piano两人今次的创作,不单把挑战了旧有的建筑理论、甚至把建筑物的主次部份和组合的模式都来了一个重新的设定,无论这个实验是否成功,但他们都的确在设计史作了一个改变,让大家都探讨另类的思考模式,所以他们两人都曾经获得建筑界的最高荣誉—Pritzker price,并在历史上留名。

可能因为这建筑物的做法是如此创新、大胆,所以这里展出的艺术品都是相当前卫和破旧立新,另外这大厦的低层艺术图书馆都是相当有名的,所以这一带是充满了喜欢艺术的人仕,并且对出的空地不时有人会作街头表演。

后记:如果要参观巴黎的博物馆,就切记要买Museum pass,这样便不用买门票,并可以在有效期内无限次进入各大博物馆,最重要是可以不用排长龙进入博物馆,省去相当之多的时间和金钱。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78914&id=84540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