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ichard meier

「触摸得到」与「触摸不到」的博物馆—Museum of Ara Pacis

OgAH2NfvOjUDuyOwGN2RdA.EKUHFeFvVklfu8oOwNl4g 8PVtH4huv84Ww_8rNhP.qQ Bm8l_9NPJo.CLZTMD4omuA  wRNNp8DLjILeXnOTZQHDSA z0Pt1pv9zf3NI2MwvvfF0w

 

近来真是忙得一头烟,终于有时间静下来好好写一篇文篇。 今日为大家介绍是位于意大利罗马的一座博物馆— Museum of Ara Pacis 

这一座博物馆规模一点也不大,而且只有两层地面的展厅和一层地库,地盘又长又窄,左右的道路又高低不平,整体而言不算是理想的地盘。 地盘虽然邻近罗马市内主要的河道和著名景点— Castle angelo ,但相比众多罗马的景点来说,可以说是一点也不起眼,但是这座建筑物就确实充份利用了建筑理论来设计。

记起在学习建筑初期,老师教授了几个重要的建筑理论:

ughk7oz9wPG9DftzqbFk1A

1)       Solid and void ( 实与虚 )

如果用最经典的方法来解释 Solid and void ,就是利用之上的图像。

如果你只看白色部份的话,你会看到一个白色花瓶。

如果你只看黑色部份的话,你会看到二个黑色人头。

这个例子是证明了,当一个实体出现的时候,虚体是会同时出现的,所以当设计一座建筑物的时间,需要同时考虑到「虚」与「实」并存的空间。

2)       Tangible and intangible ( 「触摸得到」与「触摸不到」 )

一座建筑物的实体是能够「触摸得到」的,墙和柱都是「触摸得到」,但其实人类是生活在建筑物的空间之中,即是生活在「触摸不到」的元素之上,所以建筑师需要同时顾及到建筑物「触摸得到」与「触摸不到」的元素。

3)       Open unit and close unit ( 不封口与封口 )

这个概念是比较难用文字来解释,一般几何形状如正方形、长方形、圆形、三角形都是已经封口 已完成的几何形状,但是如 形或半孤形的话,则属未封口 未完成的几何形状。

在 Museum of Ara Pacis 中,美国建筑师 Richard Meier 充份利用了各种建筑理论来构造这个设计。 首先,各立面的外墙均是由白色实墙和玻璃幕墙组成,而且组织是有一定的规律,但不是千篇一律的。 这样白色实墙部份便形成 Solid 的部份,而玻璃幕墙部份便属 Void 的元素,这样便无形中做成一又实又虚的外立面,而且 Solid 部份的组合便构成了 Void 部份的存在。

另外,博物馆的墙分为白色油漆的实墙和用了石灰岩石的墙壁,这样一个平滑的白色混凝土墙和又粗又黄的石墙做成了强烈的对比,而且清晰地标出整个建筑物横向和纵向的元素。

当进入博物馆之后,你会看到阳光照耀在黄色的石材之上,令整个空间变得温暖,但玻璃幕墙均属「冷」的材料,这样又不会令空间变得过份炎热,一个「冷」与「暖」的组合洽到好处。Richard Meier 就是这样聪明地利用各「触摸得到」的部件,再加上「触摸不到」的阳光来营造了一个温暖而舒适「触摸不到」的空间。

至于外型,整座博物馆基本上是由三个长方形组成的,但是每一个不是完整的长方形,各横向和纵向的线都不是完整地接合在一起,这样便令一个 close unit 变成一个 open unit ,而且当三个长方形组合在一起之后,更令一个又长又窄的长方形建筑群变成一个多层次的 open unit 

另外, Richard Meier 更巧妙地利用地盘左、右层差的因素,来制造了一个流水瀑布,水是沿着一道又长又窄的石墙经过楼梯边流至低层,这样便更进一步连结了横向的空间,巧妙地利用了地盘的缺点来变作整个博物馆的优点。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572279&id=845400374

官方网页 http://www.arapacis.it/




「觸摸得到」與「觸摸不到」的博物館—Museum of Ara Pacis

OgAH2NfvOjUDuyOwGN2RdA.EKUHFeFvVklfu8oOwNl4g 8PVtH4huv84Ww_8rNhP.qQ Bm8l_9NPJo.CLZTMD4omuA  wRNNp8DLjILeXnOTZQHDSA z0Pt1pv9zf3NI2MwvvfF0w

 

近來真是忙得一頭煙,終於有時間靜下來好好寫一篇文篇。今日為大家介紹是位於意大利羅馬的一座博物館— Museum of Ara Pacis 。
這一座博物館規模一點也不大,而且只有兩層地面的展廳和一層地庫,地盤又長又窄,左右的道路又高低不平,整體而言不算是理想的地盤。地盤雖然鄰近羅馬市內主要的河道和著名景點— Castle angelo ,但相比眾多羅馬的景點來說,可以說是一點也不起眼,但是這座建築物就確實充份利用了建築理論來設計。
記起在學習建築初期,老師教授了幾個重要的建築理論:

ughk7oz9wPG9DftzqbFk1A
1) Solid and void ( 實與虛 )
如果用最經典的方法來解釋 Solid and void ,就是利用之上的圖像。
如果你只看白色部份的話,你會看到一個白色花瓶。
如果你只看黑色部份的話,你會看到二個黑色人頭。

這個例子是證明了,當一個實體出現的時候,虛體是會同時出現的,所以當設計一座建築物的時間,需要同時考慮到「虛」與「實」並存的空間。

2) Tangible and intangible ( 「觸摸得到」與「觸摸不到」 )
一座建築物的實體是能夠「觸摸得到」的,牆和柱都是「觸摸得到」,但其實人類是生活在建築物的空間之中,即是生活在「觸摸不到」的元素之上,所以建築師需要同時顧及到建築物「觸摸得到」與「觸摸不到」的元素。

3) Open unit and close unit ( 不封口與封口 )
這個概念是比較難用文字來解釋,一般幾何形狀如正方形、長方形、圓形、三角形都是已經封口/ 已完成的幾何形狀,但是如L 形或半孤形的話,則屬未封口/ 未完成的幾何形狀。

在 Museum of Ara Pacis 中,美國建築師 Richard Meier 充份利用了各種建築理論來構造這個設計。首先,各立面的外牆均是由白色實牆和玻璃幕牆組成,而且組織是有一定的規律,但不是千篇一律的。這樣白色實牆部份便形成Solid 的部份,而玻璃幕牆部份便屬Void 的元素,這樣便無形中做成一又實又虛的外立面,而且Solid 部份的組合便構成了Void部份的存在。

另外,博物館的牆分為白色油漆的實牆和用了石灰岩石的牆壁,這樣一個平滑的白色混凝土牆和又粗又黃的石牆做成了強烈的對比,而且清晰地標出整個建築物橫向和縱向的元素。
當進入博物館之後,你會看到陽光照耀在黃色的石材之上,令整個空間變得溫暖,但玻璃幕牆均屬「冷」的材料,這樣又不會令空間變得過份炎熱,一個「冷」與「暖」的組合洽到好處。 Richard Meier 就是這樣聰明地利用各「觸摸得到」的部件,再加上「觸摸不到」的陽光來營造了一個溫暖而舒適「觸摸不到」的空間。

至於外型,整座博物館基本上是由三個長方形組成的,但是每一個不是完整的長方形,各橫向和縱向的線都不是完整地接合在一起,這樣便令一個close unit 變成一個open unit ,而且當三個長方形組合在一起之後,更令一個又長又窄的長方形建築群變成一個多層次的open unit 。

另外, Richard Meier 更巧妙地利用地盤左、右層差的因素,來製造了一個流水瀑布,水是沿著一道又長又窄的石牆經過樓梯邊流至低層,這樣便更進一步連結了橫向的空間,巧妙地利用了地盤的缺點來變作整個博物館的優點。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572279&id=845400374

官方网页 http://www.arapacis.it/




平平淡淡的建築—MACBA

 

ej3zR8NnD7D.jtemqwE1Ew J1MRHvllbxjOIchZf5pPKw Lc1DWMs6y8WbEQDbcYOM5Q m6z.MnlkzABh.mVLHPXOBQ WP.o.vuLClP9exWWLQ.KsAAGiSOsejBxCZFZ2Hx.wdLg

小弟在此都為大家介紹過不同的建築,無論是花枝招展的,還是簡約為上的都為大家介紹過,各種不同的大風格都有它的利弊,今日為大家介紹的建築確實又是另一種不同的風格。
這一座建築物是位於巴賽隆拿市中心的一座美術館,它是由美國建築師— Richard Meier 所設計,我都曾經營介紹過他在羅馬設計的教堂和博物館,這兩座建築都確實反映了他的設計和風格和原則,他一向堅持簡單就是美,一直堅持只使用白色作為建築物的主色,再配以不同顏色的玻璃和燈光來營造不同的氣氛。
他雖然會大量使用冷色的材料,但是他很多時都會選用黃色或其他暖色的燈光來製造一個溫暖的氣氛。另外,他雖然只選用白色作為建築物的主色,但是他亦會選擇用白色鋁板或白色混凝土來區別「平滑」與「粗糙」部份,有時他亦會在外牆上選用黃色的大理石或石灰石,這樣便進一步增強「平滑」與「粗糙」的對比。

以這建築物為例,它的規劃和外型很簡單,亦相當「平淡」。建築物分為兩個部份:公眾通道和展覽空間,由於展覽空間不能有陽光,所以全屬室內公眾空間,而公眾通道則是有天窗,讓陽光可以進入通道之中。因此整個佈局則變得相當簡單,向大街的一邊便是美術館內的通道,向後街而且沒有陽光則一邊則是展覽空間。在通道之內,他亦繼續沿用他一貫的手法,在多層的通道空間之中加入幾條的大斜坡,讓人們可以慢慢感受不同樓層的變化,亦同時可以觀看室外的景色。
理論上,美術館其實不需要這一條巨大的斜坡來連接各層,無論樓梯、電梯或扶梯不單可以滿足垂直運輸的要求,而且亦可以大大削減對室內空間的要求。不過,對一座不是人流太多、而且相對地細規模的美術館來說,這樣的安排又確實是最低廉的成本來解決不同人仕對的垂直交通的要求。
Richard Meier 的建築往往給予人的感覺是很簡單,但又不是如日本人所盛行的簡約主意(Minimalism) ,日本人所追求的是把各部件盡量簡化,甚至把各部件合併在一起,把一切的事情簡化至極點,但同時在細部上花上大量的精力,讓一切的接合都變得完美無。
而Richard Meier 的設計則是另一個選擇,他沒有刻意去簡化建築的各部件,只是在裝飾上用相當簡單的方式來處理,室內、外沒有花巧的顏色,亦沒有特別的油漆和批盪,就是用最簡單的白色油漆來貫切整個建築物。
他的設計表面上沒有特別的東西,亦沒有什麼特別的賣點,但是就好像饅頭一樣,平平淡淡,但是好味之處就在乎它的平凡與簡單。




平平淡淡的建筑—MACBA

 

ej3zR8NnD7D.jtemqwE1Ew J1MRHvllbxjOIchZf5pPKw Lc1DWMs6y8WbEQDbcYOM5Q m6z.MnlkzABh.mVLHPXOBQ WP.o.vuLClP9exWWLQ.KsAAGiSOsejBxCZFZ2Hx.wdLg

 

小弟在此都为大家介绍过不同的建筑,无论是花枝招展的,还是简约为上的都为大家介绍过,各种不同的大风格都有它的利弊,今日为大家介绍的建筑确实又是另一种不同的风格。

这一座建筑物是位于巴赛隆拿市中心的一座美术馆,它是由美国建筑师— Richard Meier 所设计,我都曾经营介绍过他在罗马设计的教堂和博物馆,这两座建筑都确实反映了他的设计和风格和原则,他一向坚持简单就是美,一直坚持只使用白色作为建筑物的主色,再配以不同颜色的玻璃和灯光来营造不同的气氛。

他虽然会大量使用冷色的材料,但是他很多时都会选用黄色或其他暖色的灯光来制造一个温暖的气氛。 另外,他虽然只选用白色作为建筑物的主色,但是他亦会选择用白色铝板或白色混凝土来区别「平滑」与「粗糙」部份,有时他亦会在外墙上选用黄色的大理石或石灰石,这样便进一步增强「平滑」与「粗糙」的对比。

以这建筑物为例,它的规划和外型很简单,亦相当「平淡」。 建筑物分为两个部份:公众通道和展览空间,由于展览空间不能有阳光,所以全属室内公众空间,而公众通道则是有天窗,让阳光可以进入通道之中。 因此整个布局则变得相当简单,向大街的一边便是美术馆内的通道,向后街而且没有阳光则一边则是展览空间。 在通道之内,他亦继续沿用他一贯的手法,在多层的通道空间之中加入几条的大斜坡,让人们可以慢慢感受不同楼层的变化,亦同时可以观看室外的景色。

理论上,美术馆其实不需要这一条巨大的斜坡来连接各层,无论楼梯、电梯或扶梯不单可以满足垂直运输的要求,而且亦可以大大削减对室内空间的要求。 不过,对一座不是人流太多、而且相对地细规模的美术馆来说,这样的安排又确实是最低廉的成本来解决不同人仕对的垂直交通的要求。

Richard Meier 的建筑往往给予人的感觉是很简单,但又不是如日本人所盛行的简约主意 (Minimalism) ,日本人所追求的是把各部件尽量简化,甚至把各部件合并在一起,把一切的事情简化至极点,但同时在细部上花上大量的精力,让一切的接合都变得完美无。

而 Richard Meier 的设计则是另一个选择,他没有刻意去简化建筑的各部件,只是在装饰上用相当简单的方式来处理,室内、外没有花巧的颜色,亦没有特别的油漆和批荡,就是用最简单的白色油漆来贯切整个建筑物。

他的设计表面上没有特别的东西,亦没有什么特别的卖点,但是就好像馒头一样,平平淡淡,但是好味之处就在乎它的平凡与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