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enzo Piano

內、外反轉的建築—Pompidou centre

   

相信曾參經參觀過巴黎的人都應該知道Pompidou centre這建築物的名字,它是位於市中心的核心位置,一直以來都是巴黎地標之一,亦是非常著名的景點。但這建築物出名的原因並不是它特別美麗,而是特別醜陋,又或者可以說是特別異常的奇特。
這建築物由英國大師—Richard Rogers和意大利大師—Renzo Piano設計的,他們都是在設計比賽中作了一聯合的方案,設計的理念其實很簡單,就是把一座大廈的內與外反轉了。
在正常的情況下,建築物的外部多數是玻璃窗,盡量讓陽光射進室內,亦盡量讓用家從室內望向室外,而建築物的內部多數是電梯、樓梯、水管、空調管道等部份,務求盡量隱藏不漂亮的部份。
但今次Richard Rogers和Renzo Piano則作了一個非常之大膽的嘗試,把整座大廈的水管、排煙管道、空調管道、電梯、扶梯都放在外牆之上,而室內則是一個無阻無隔的展覽空間。這做法不單令阻隔了陽光射進室內,而其中一邊更是完全沒有窗戶,因為外牆上完全被大量的管道封閉了。
這建築物看似是都市中的一個「怪物」、「三不像」,不少法國人、甚至英國人都認為這建築物實在超級醜陋、看似是一大堆水管堆在一起的屏風。話雖如此,但這處是俯瞰巴黎市中心一帶最好的地方,因為這建築物相比四周的建築物為高,而且在外牆上的玻璃扶梯之中是可以盡覽四周的景色、在天台的露台和走道上更可以細看另一邊的景色。
至於天台的餐廳亦是相當有名的,因為室內的裝修亦是相當特別,在餐廳內設立了大少不同的彎曲屏風來分隔餐廳的各部份,但餐廳的食物就不是太特別出色,不過就非常昂貴。
講到至此,的確很佩服Richard Rogers和Renzo Piano兩人的創意和勇氣,他們可以在巴黎這個浪漫和藝術之都的核心地帶內,設計一座完全與四周不協調的建築物,簡直可以說是完全漠視現況的設計,單純是做一些自己想作的事情。 /手法可以與舊建築物不同,但不是完全不協調。務求破舊立新,便破壞了都市中的街景,並為都市帶來一個「外星人」的異種。這種做法在很多建築系教授都大力反對,他們多數認為新建築只是舊世代的延續,設計理念
Richard Rogers和Renzo Piano兩人今次的創作,不單把挑戰了舊有的建築理論、甚至把建築物的主次部份和組合的模式都來了一個重新的設定,無論這個實驗是否成功,但他們都的確在設計史作了一個改變,讓大家都探討另類的思考模式,所以他們兩人都曾經獲得建築界的最高榮譽—Pritzker price,並在歷史上留名。
可能因為這建築物的做法是如此創新、大膽,所以這裡展出的藝術品都是相當前衛和破舊立新,另外這大廈的低層藝術圖書館都是相當有名的,所以這一帶是充滿了喜歡藝術的人仕,並且對出的空地不時有人會作街頭表演。
後記:如果要參觀巴黎的博物館,就切記要買Museum pass,這樣便不用買門票,並可以在有效期內無限次進入各大博物館,最重要是可以不用排長龍進入博物館,省去相當之多的時間和金錢。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78914&id=845400374




内、外反转的建筑—Pompidou centre

   

相信曾参经参观过巴黎的人都应该知道Pompidou centre这建筑物的名字,它是位于市中心的核心位置,一直以来都是巴黎地标之一,亦是非常著名的景点。 但这建筑物出名的原因并不是它特别美丽,而是特别丑陋,又或者可以说是特别异常的奇特。

这建筑物由英国大师—Richard Rogers和意大利大师—Renzo Piano设计的,他们都是在设计比赛中作了一联合的方案,设计的理念其实很简单,就是把一座大厦的内与外反转了。

在正常的情况下,建筑物的外部多数是玻璃窗,尽量让阳光射进室内,亦尽量让用家从室内望向室外,而建筑物的内部多数是电梯、楼梯、水管、空调管道等部份,务求尽量隐藏不漂亮的部份。

但今次Richard RogersRenzo Piano则作了一个非常之大胆的尝试,把整座大厦的水管、排烟管道、空调管道、电梯、扶梯都放在外墙之上,而室内则是一个无阻无隔的展览空间。 这做法不单令阻隔了阳光射进室内,而其中一边更是完全没有窗户,因为外墙上完全被大量的管道封闭了。

这建筑物看似是都市中的一个「怪物」、「三不像」,不少法国人、甚至英国人都认为这建筑物实在超级丑陋、看似是一大堆水管堆在一起的屏风。 话虽如此,但这处是俯瞰巴黎市中心一带最好的地方,因为这建筑物相比四周的建筑物为高,而且在外墙上的玻璃扶梯之中是可以尽览四周的景色、在天台的露台和走道上更可以细看另一边的景色。

至于天台的餐厅亦是相当有名的,因为室内的装修亦是相当特别,在餐厅内设立了大少不同的弯曲屏风来分隔餐厅的各部份,但餐厅的食物就不是太特别出色,不过就非常昂贵。

讲到至此,的确很佩服Richard RogersRenzo Piano两人的创意和勇气,他们可以在巴黎这个浪漫和艺术之都的核心地带内,设计一座完全与四周不协调的建筑物,简直可以说是完全漠视现况的设计,单纯是做一些自己想作的事情。 /手法可以与旧建筑物不同,但不是完全不协调。务求破旧立新,便破坏了都市中的街景,并为都市带来一个「外星人」的异种。 这种做法在很多建筑系教授都大力反对,他们多数认为新建筑只是旧世代的延续,设计理念

Richard RogersRenzo Piano两人今次的创作,不单把挑战了旧有的建筑理论、甚至把建筑物的主次部份和组合的模式都来了一个重新的设定,无论这个实验是否成功,但他们都的确在设计史作了一个改变,让大家都探讨另类的思考模式,所以他们两人都曾经获得建筑界的最高荣誉—Pritzker price,并在历史上留名。

可能因为这建筑物的做法是如此创新、大胆,所以这里展出的艺术品都是相当前卫和破旧立新,另外这大厦的低层艺术图书馆都是相当有名的,所以这一带是充满了喜欢艺术的人仕,并且对出的空地不时有人会作街头表演。

后记:如果要参观巴黎的博物馆,就切记要买Museum pass,这样便不用买门票,并可以在有效期内无限次进入各大博物馆,最重要是可以不用排长龙进入博物馆,省去相当之多的时间和金钱。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78914&id=845400374




与文化结合的环保建筑– JM Tjibaou culture centre

C.38QokeahRbyiIBv6UwsA

rJfqDtAbS5Qxof6Kts0GUw

SyF4GbTNbbFX7fWcUScPWw

uo045Ksk5BEMFD33cWvKpg

6kNGv88GT.wth_jrLGUaSw

 

昨日讲过香港是否一个文化沙漠?, 大家都有不同的回响,今日继续和大家讨论,我相信大家明白建筑设计应该尊重文化, 但大家又会问文化与建筑是如何结合呢? 今日我就为大家带来这样的一个例子, Renzo piano – JM Tjibaou culture centre.

JM Tjibaou culture centre是位于南大平洋的一些群岛– New Caledonia. New Caledonia到现时为止还是法国的属地, 到2014年当地的居民会为自己的前途作决定,是否还是继续成为法国属地, 还是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在1991年法国在这宁静的小岛决定设立一个文化中心,为了记录本地Kanaks人的文化, 无论将来岛上的发展是如何, 这文化中心都会为这细少的文化区作个纪录,让世人见证Kanaks人的文化,这亦可以说是法国唯一送给这些小岛的礼物. 不过, 如果大家不善忘的话, 都会记起1996年法国在这岛上进行了大规模的核能实验, 这文化中心究竟是送礼还是交易呢? 就由历史来定断.

不过, 无论如何这文化中心的确充份反映了当地人的文化, Renzo Piano 虽然不是法国人(他是意大利人), 但他凭着国际的设计比赛赢得这个比赛.

他的设计理念是利用当地的建筑文化来表现这个文化中心的特性, 当地的土人居住的茅屋是利用草和竹编织而成的. 由于该处是岛国而且位于南太平洋所以经常下雨, 并且是下大雨. 因此, 当地的小屋都有一个高高的尖顶, 当下大雨时尽快将雨水卸下, 另外小屋的外墙的面积尽量减少, 改由高高的屋顶作为大厦主要的外墙面积,这便令大厦的受热面积减少又或者可以说是当风吹过小屋时, 可以让小屋的散热效果增强.
若果要利用草和竹编织一个现代化的建筑是不可能的, 更加不可能利用这技术来设计大型建筑. Renzo Piano 于是便学习民间小屋的知慧来设计这大厦, 大厦除了使用麻石和石春作为建筑物的材料外, 他还运用传统的小屋散热的设计来帮助减少大厦的受热情度.

每一个展览厅成圆筒形,这是借用传统小屋的外形作参考, 外墙的材料是利用近似当地木材作主调,而各展览厅的外形亦与四周的树林互相配合. 一个庞大的现代建筑群没有对当地的珍贵资源做成重大的破坏, 相反是互相融合.

当弯弯的双层外墙受热时, 便会营造空气对流作用(Stacking effect). 我并不太熟悉Stacking effect的运作, 只知道Stacking effect需要在12m以下的空间之内才可以达至理想的效果. Stacking effect简单一点来说是令增加大厦室内的热空气向上升而泠空气向下沉的效果, 从而让大厦室内空气的对流作用增加,借此减少对空调的需求.
每一个展览厅向南的外墙是特别高的, 借此增加高处的受热面积而增强Stacking effect. 展览厅南北两边的外墙的顶部和底部都有活动百业帘. 当风向或风力不同时, 百业帘便会有不同的开关,这便可以营造不同Stacking effect(如上图示), 令展览厅的室内温度和空气质素都保持一个正常的水平, 并尽量减少使用能源.

Renzo Piano就是这样简单而实际地从建筑中表达了当地的文化, 并精妙地运用当地的传统智慧来设计环保建筑, 最重要时这是一个低成本的公共建筑.

这两个星期, 我不断地为大家介绍与自然和文化融合的建筑.

这些都好像是低成本的建筑, 如果有人说环保建筑、文化建筑会令建筑成本增加的话, 就应该重新地去反思这个问题.

当大家看完这千多字的blog之后, 请不要忘记这大厦是一座文化中心, 若果把尖沙咀或沙田的文化中心来比较只有20多万人口的太平洋小岛(人口比沙田还要少)中的文化中心, 大家又有何感觉呢?
香港要当上”文化沙漠”一词是否有一点当之无愧的感觉呢?




與文化結合的環保建築 – JM Tjibaou culture centre

C.38QokeahRbyiIBv6UwsA

rJfqDtAbS5Qxof6Kts0GUw

SyF4GbTNbbFX7fWcUScPWw

uo045Ksk5BEMFD33cWvKpg

6kNGv88GT.wth_jrLGUaSw

昨日講過香港是否一個文化沙漠?, 大家都有不同的回響,今日繼續和大家討論,我相信大家明白建築設計應該尊重文化, 但大家又會問文化與建築是如何結合呢今日我就為大家帶來這樣的一個例子, Renzo piano  – JM Tjibaou culture centre.

JM Tjibaou culture centre是位于南大平洋的一些群島 – New Caledonia. New Caledonia到現時為止還是法國的屬地, 2014年當地的居民會為自己的前途作決定,是否還是繼續成為法國屬地, 還是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

1991年法國在這寧靜的小島決定設立一個文化中心,為了記錄本地Kanaks人的文化, 無論將來島上的發展是如何, 這文化中心都會為這細少的文化區作個紀錄,讓世人見證Kanaks人的文化,這亦可以說是法國唯一送給這些小島的禮物. 不過, 如果大家不善忘的話, 都會記起1996年法國在這島上進行了大規模的核能實驗, 這文化中心究竟是送禮還是交易呢? 就由歷史來定斷.

不過, 無論如何這文化中心的確充份反映了當地人的文化, Renzo Piano 雖然不是法國人(他是意大利人), 但他憑著國際的設計比賽贏得這個比賽.

他的設計理念是利用當地的建築文化來表現這個文化中心的特性, 當地的土人居住的茅屋是利用草和竹編織而成的. 由於該處是島國而且位于南太平洋所以經常下雨, 並且是下大雨. 因此, 當地的小屋都有一個高高的尖頂, 當下大雨時盡快將雨水卸下, 另外小屋的外牆的面積盡量減少, 改由高高的屋頂作為大廈主要的外牆面積, 這便令大廈的受熱面積減少又或者可以說是當風吹過小屋時, 可以讓小屋的散熱效果增強.

若果要利用草和竹編織一個現代化的建築是不可能的, 更加不可能利用這技術來設計大型建築. Renzo Piano 於是便學習民間小屋的知慧來設計這大廈, 大廈除了使用麻石和石春作為建築物的材料外, 他還運用傳統的小屋散熱的設計來幫助減少大廈的受熱情度.

每一個展覽廳成圓筒形,這是借用傳統小屋的外形作參考, 外牆的材料是利用近似當地木材作主調,而各展覽廳的外形亦與四周的樹林互相配合. 一個龐大的現代建築群沒有對當地的珍貴資源做成重大的破壞, 相反是互相融合.

當彎彎的雙層外牆受熱時, 便會營造空氣對流作用(Stacking effect). 我並不太熟悉Stacking effect的運作, 只知道Stacking effect需要在12m以下的空間之內才可以達至理想的效果. Stacking effect簡單一點來說是令增加大廈室內的熱空氣向上升而泠空氣向下沉的效果, 從而讓大廈室內空氣的對流作用增加,藉此減少對空調的需求.

每一個展覽廳向南的外牆是特別高的, 藉此增加高處的受熱面積而增強 Stacking effect. 展覽廳南北兩邊的外牆的頂部和底部都有活動百業簾. 當風向或風力不同時, 百業簾便會有不同的開關,這便可以營造不同 Stacking effect(如上圖示), 令展覽廳的室內溫度和空氣質素都保持一個正常的水平, 並盡量減少使用能源.

Renzo Piano就是這樣簡單而實際地從建築中表達了當地的文化, 並精妙地運用當地的傳統智慧來設計環保建築, 最重要時這是一個低成本的公共建築.

這兩個星期, 我不斷地為大家介紹與自然和文化融合的建築.

這些都好像是低成本的建築, 如果有人說環保建築、文化建築會令建築成本增加的話, 就應該重新地去反思這個問題.

當大家看完這千多字的blog之後, 請不要忘記這大廈是一座文化中心, 若果把尖沙咀或沙田的文化中心來比較只有20多萬人口的太平洋小島(人口比沙田還要少)中的文化中心, 大家又有何感覺呢?

香港要當上文化沙漠一詞是否有一點當之無愧的感覺呢?

 




夢想中的辦公室 – Renzo Piano building workshop

6WWCKWOAvK89uoupcqqWgQ

renzo-piano-building-workshop-genova-italy-office rpbw1_06192012 bc35ea98a0d2ed4719fc16c52d5e6c49a80c5da5 KwqdxkDzZiNHRxx1VINg2.w

Wd4BQlxhD29FJzSCAf3oUg

當大家看到以上的圖片可能會懷疑這是一間Design studio? 看似豪宅多一點, 香港的Design studio多數是在觀唐、鰂魚涌一帶的工業大廈. 香港的則樓大部份都是在鰂魚涌和灣仔一帶的商業或工業大廈,能夠租用甲級寫子樓的香港則樓, 應該只有最大的兩至三間則樓.

Renzo Piano 他真的不會難為他自己和他的伙計, 他們選擇Design studio都選址在地中海旁的一個小島之上.從圖中所見, studio面對的海便是地中海, 附近是意大利其中一個世界自然遺產區, 這座依山而建的Design studio便是Renzo Piano的總部.

 

眾所都知, 地中海的天氣是世界上最適宜人類居住的, 其次便是Califonia. Renzo Piano選擇這地區作為他的心戰室, 便是希望自己和他的伙計能夠在舒適的環境下劃則, 而這studio是他自己設計和興建的, 設計的理念是希望讓陽光盡量射進studio各部份, 而大部份同事每天都能面對地中海的風景下上班, 盡量發揮創意. 這其實是完全附合心理學, 當人在舒適的環境下, 創意思維會特別高.

 

由於這Studio是在世界自然遺產區附近, 所以Renzo Piano用了木和磚作為主要的材料, 目的是希望盡量配合自然環境的顏色.另外,儘管地中海是非常溫和, 但這studio的設計有如一座大溫室一樣, 所以在屋頂上的玻璃作了部份處理讓部份陽光反射至室外, 盡量令室內的溫度保持一個正常的水平而照明方面盡量使用太陽光,非常舒服.每層studio都有一個小型的室外花園讓員工可以到室外鬆一鬆或抽口煙.

 

講到這裡, 大家心中都同意香港一定不可能有這樣的studio, 香港一定不會有老闆會為同事如此花費建造這樣的studio,英國都一樣. 據我所知, 在英國會自己設計和興建自己的則樓應該只有Norman Foster的則樓, 將來實會向大家介紹因為我曾到過這處很多次.

 

總之這樣的studio真是難以至信的經典.




梦想中的办公室– Renzo Piano building workshop

6WWCKWOAvK89uoupcqqWgQ

renzo-piano-building-workshop-genova-italy-office rpbw1_06192012 bc35ea98a0d2ed4719fc16c52d5e6c49a80c5da5 KwqdxkDzZiNHRxx1VINg2.w

Wd4BQlxhD29FJzSCAf3oUg

当大家看到以上的图片可能会怀疑这是一间Design studio吗? 看似豪宅多一点, 香港的Design studio多数是在观唐、鲗鱼涌一带的工业大厦. 香港的则楼大部份都是在鲗鱼涌和湾仔一带的商业或工业大厦,能够租用甲级写子楼的香港则楼, 应该只有最大的两至三间则楼.
Renzo Piano 他真的不会难为他自己和他的伙计, 他们选择Design studio都选址在地中海旁的一个小岛之上.从图中所见, 这studio面对的海便是地中海, 附近是意大利其中一个世界自然遗产区, 这座依山而建的Design studio便是Renzo Piano的总部.

众所都知, 地中海的天气是世界上最适宜人类居住的, 其次便是Califonia. Renzo Piano选择这地区作为他的心战室, 便是希望自己和他的伙计能够在舒适的环境下划则, 而这studio是他自己设计和兴建的, 设计的理念是希望让阳光尽量射进studio各部份, 而大部份同事每天都能面对地中海的风景下上班, 尽量发挥创意. 这其实是完全附合心理学, 当人在舒适的环境下, 创意思维会特别高.

由于这Studio是在世界自然遗产区附近, 所以Renzo Piano用了木和砖作为主要的材料, 目的是希望尽量配合自然环境的颜色. 另外,尽管地中海是非常温和, 但这studio的设计有如一座大温室一样, 所以在屋顶上的玻璃作了部份处理让部份阳光反射至室外, 尽量令室内的温度保持一个正常的水平而照明方面尽量使用太阳光, 非常舒服. 每层studio都有一个小型的室外花园让员工可以到室外松一松或抽口烟.

讲到这里, 大家心中都同意香港一定不可能有这样的studio, 香港一定不会有老板会为同事如此花费建造这样的studio, 英国都一样. 据我所知, 在英国会自己设计和兴建自己的则楼应该只有Norman Foster的则楼, 将来实会向大家介绍因为我曾到过这处很多次.

总之这样的studio真是难以至信的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