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Plug in city

移動居所─Plug in city

現代人大都為了一個安樂窩而拼命地工作,買一個房子有如負一大筆債項,萬一遇上金融風暴,就分分鐘鐘變成負資產,苦不堪言。但是有沒有想過,人是否一定需要住在建築物之內呢?

在1962-1964年,英國建築大師Peter Cook提出了一個相當新穎的構想。他建議人不一定是需要住在建築物之內,人的居所是可以簡化至一個可以小型的房間如一個小型的貨櫃(capsule),這一個小型的貨櫃是可以移動。

這個移動的居所是可以隨時加入或拆除一個大型結構之內,根據Peter cook的解說是可以隨時plug-in或 plug-out。這一個大型結構是以45度角互扣的巨型結構,每一個移動的居所是由起動機吊起並掛在巨型結構之上。

當一個人如果需要到較遠的地方參加活動之時,他便把整個房間拆下來,然後運至活動的地方並掛在該處的大型結構之內,在活動之後便在這居所處休息。情況就好像一部很大的汽車,這部汽車之內是設有睡房。當一個人需要到外地參加活動時,便由自己的停車場開車至目的地,並把汽車停泊在該處的停車場,他便在車內休息,明日再開車至另一個地方。

在Plug-in city的概念中,人已經沒有任何固定的居所,他可以把這移動居所隨時移到不同的城市,甚至不同的國家。這樣城市和國家的疆土已變得不存在,人和城市與國家的關係都失去了,大家只是有自己的國藉,而大家只是共同生活在地球之內。

這樣一個城市/國家每天都在變動,都市的面貌每分鐘都在改變,因為人已經不是生活在一個固定的居所。而且大家都不會再爭論樓宇高度、密度和地區的問題,因為大家都是生活在類同的流動房間之內。而且由於大家都在流動,所以不會再有地區之別,不會再有豪宅區和貧民區的分別。因為大家隨時可以在下一分鐘就搬走,搬家就有如在停車場泊車般簡單。

而且一個城市已經可能不再需要什麼都市規劃,因為建築物的高度是隨時可以加或減,人口密度和建築密度都可以隨時因此而改變,一個城市可能已沒有什麼商業區、住宅區或郊區,因為每區的組合和角色可隨時因情況而改變。

 

講至這裡,大家會發覺Freedom ship/ Liypad就是可能創造了這樣的生活空間,他把
一大堆的流動房間結集在一起並放在一艘巨大的船之上,這艘船便變成了一個新的國
家,不停地在世界各地流動,今日在英國,明日在法國、下星期在中國。

它利用了科技上的進步而建立了一個可以完全自主的國家,特別的是當這艘船停泊
在公開時,根本沒有一個國家的執法人員可以在此執法,後果可能很嚴重。最重要的
一點,這艘船是自己選擇自己的國家,而不是在一國家之內發展自己的項目。

題外話:

Peter Cook在退休前曾經在倫敦的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和 UCL處任教,他一
直是致力推動這種前衛的思考,而這兩所學院都保留這種風格,這是有別於其他英式
學院。在倫敦生活的數年間,我不時會遇到在這兩學院的學生,有些人對這種無界限
的思考模式感到興奮,但有些人則感到困惑,因為他們以為來到英國讀建築是學習
如何興建一座大廈,但其實這些學院是銳意培育一些創作人材,能打破現有的常規,
跳出思想上的框框。簡單來說,他們是鼓勵大家思考一座太空城,而不是教你如何
興建一座太古城。




移动居所─Plug in city

现代人大都为了一个安乐窝而拼命地工作,买一个房子有如负一大笔债项,万一遇上金融风暴,就分分钟钟变成负资产,苦不堪言。但是有没有想过,人是否一定需要住在建筑物之内呢?

在1962-1964年,英国建筑大师Peter Cook提出了一个相当新颖的构想。他建议人不一定是需要住在建筑物之内,人的居所是可以简化至一个可以小型的房间如一个小型的货柜(capsule),这一个小型的货柜是可以移动。

这个移动的居所是可以随时加入或拆除一个大型结构之内,根据Peter cook的解说是可以随时plug-in或 plug-out。这一个大型结构是以45度角互扣的巨型结构,每一个移动的居所是由起动机吊起并挂在巨型结构之上。 

当一个人如果需要到较远的地方参加活动之时,他便把整个房间拆下来,然后运至活动的地方并挂在该处的大型结构之内,在活动之后便在这居所处休息。情况就好像一部很大的汽车,这部汽车之内是设有睡房。当一个人需要到外地参加活动时,便由自己的停车场开车至目的地,并把汽车停泊在该处的停车场,他便在车内休息,明日再开车至另一个地方。

在Plug-in city的概念中,人已经没有任何固定的居所,他可以把这移动居所随时移到不同的城市,甚至不同的国家。这样城市和国家的疆土已变得不存在,人和城市与国家的关系都失去了,大家只是有自己的国藉,而大家只是共同生活在地球之内。 

这样一个城市/国家每天都在变动,都市的面貌每分钟都在改变,因为人已经不是生活在一个固定的居所。而且大家都不会再争论楼宇高度、密度和地区的问题,因为大家都是生活在类同的流动房间之内。而且由于大家都在流动,所以不会再有地区之别,不会再有豪宅区和贫民区的分别。因为大家随时可以在下一分钟就搬走,搬家就有如在停车场泊车般简单。

而且一个城市已经可能不再需要什么都市规划,因为建筑物的高度是随时可以加或减,人口密度和建筑密度都可以随时因此而改变,一个城市可能已没有什么商业区、住宅区或郊区,因为每区的组合和角色可随时因情况而改变。

讲至这里,大家会发觉Freedom ship/ Liypad就是可能创造了这样的生活空间,他把
一大堆的流动房间结集在一起并放在一艘巨大的船之上,这艘船便变成了一个新的国
家,不停地在世界各地流动,今日在英国,明日在法国、下星期在中国。
它利用了科技上的进步而建立了一个可以完全自主的国家,特别的是当这艘船停泊
在公开时,根本没有一个国家的执法人员可以在此执法,后果可能很严重。最重要的
一点,这艘船是自己选择自己的国家,而不是在一国家之内发展自己的项目。
题外话:
Peter Cook在退休前曾经在伦敦的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和 UCL处任教,他一
直是致力推动这种前卫的思考,而这两所学院都保留这种风格,这是有别于其他英式
学院。在伦敦生活的数年间,我不时会遇到在这两学院的学生,有些人对这种无界限
的思考模式感到兴奋,但有些人则感到困惑,因为他们以为来到英国读建筑是学习
如何兴建一座大厦,但其实这些学院是锐意培育一些创作人材,能打破现有的常规,
跳出思想上的框框。简单来说,他们是鼓励大家思考一座太空城,而不是教你如何
兴建一座太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