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norman foster

未來無炭城市—Masdar carbon Neutral city

上一會介紹了一個構想的浮台城市,但這個概念城市還在一個概念階段,但今日將會為大家介紹一個比較真實的概念城市。

這個無炭城市由英國著名建築師—Norman Foster設計的,是位於阿布達比(Abu Dhabi) 市郊的地方,連接阿布達比機場和多個大型的規劃項目如Yas island、Raha Beach等項目。整個項目佔地6平方公里,即大約半個香港島的面積或整個故宮連同北、中、南海公園的面積。整個城市的人口只有50,000人,但整個項目的做價到220億美元,做價與整個香港機場項目相近。若以每個單位來計算,這項目極可能是最高成本的住宅項目。

這項目當然包含商業、娛樂、教育、醫療、住宅、文化、教育等多種設施的衛星城市,但這項目的焦點自然不是它的做價和規模,而是它在能源和廢物上的處理。

這項目設立大型的風力發電、地熱能發電、太陽能發電的設施,這些設施的發電量足以滿足50,000人口的要求。為了盡量加強太陽能發電的效益,整個項目以東北至西南的中軸線,務求減少太陽黑影來降低太陽能的發電效能,而且每塊太陽能發電都可以調節因太陽角度上的不同而作出調整。

整個項目的建築都盡量採用自然通風和自然採光,盡量減少對能源的要求,盡量利用自然通風來令大廈降溫。整個項目內是完全沒有汽車的,只有火車、單軌火車和電動汽車(像高球車般的電動車) ,務求令整個項目變得無二氧化炭的空間。

為了進一步減少人類對能源上的需求,每個小區都設有各種基本設施,住客可以在200m的步行範圍內找到工作、娛樂、文化等設施,這完全打破了現代人的生活模式,一般人都需要乘車上班和上學,就算要購物都很可能需要到達另一區,所以對能源的需要不少。但Foster提出這個200m步行生活圈,就是要減少人類花在交通上所需要的時間和能源。就算住客萬一需要離開這小區,都是盡量依靠電動化火車和汽車來連接,完全不用汽油等不能循環的石化能源。

至於廢物方面,有機廢物自然會被循環再用作肥田料,無機廢料都會經過慮化處理來循環再用。至於污水處理就更加厲害,污水會經過納米的過慮器,令世上最細的細菌、污染物都隔絕了,所以就算從廁所排出的污水都可以一經過慮之後,便可以飲用,這樣便可以大幅減少80%的用水。

大家請不要忘記阿布達比是位於沙漠地帶,所有食水都是來自海水化淡廠,因此耗能量驚人,再加上很多沙漠地帶同時在白天需要降溫、晚上需要保溫的情況,如果能夠令建築物同時做出保溫和降溫的話,確實是一大突破。

現在世界上還未能出現完全零炭的小區,如果這個城市真的能做到完全零炭的城市的話,絕對是人類生活模式上的極大創舉。

這項目現在還在設計階段,而且是Foster & Partners 在經濟下滑時的主要收入來源,現在這項目好像還是如常進行,大家可能有機會見到這個完全不計成本的環保城市。

下會將會是介紹另一種新的環保能源。




未来无炭城市—Masdar carbon Neutral city

上一会介绍了一个构想的浮台城市,但这个概念城市还在一个概念阶段,但今日将会为大家介绍一个比较真实的概念城市。

这个无炭城市由英国著名建筑师—Norman Foster设计的,是位于阿布达比(Abu Dhabi) 市郊的地方,连接阿布达比机场和多个大型的规划项目如Yas islandRaha Beach等项目。 整个项目占地6平方公里,即大约半个香港岛的面积或整个故宫连同北、中、南海公园的面积。 整个城市的人口只有50,000人,但整个项目的做价到220亿美元,做价与整个香港机场项目相近。 若以每个单位来计算,这项目极可能是最高成本的住宅项目。

这项目当然包含商业、娱乐、教育、医疗、住宅、文化、教育等多种设施的卫星城市,但这项目的焦点自然不是它的做价和规模,而是它在能源和废物上的处理。

这项目设立大型的风力发电、地热能发电、太阳能发电的设施,这些设施的发电量足以满足50,000人口的要求。 为了尽量加强太阳能发电的效益,整个项目以东北至西南的中轴线,务求减少太阳黑影来降低太阳能的发电效能,而且每块太阳能发电都可以调节因太阳角度上的不同而作出调整。

整个项目的建筑都尽量采用自然通风和自然采光,尽量减少对能源的要求,尽量利用自然通风来令大厦降温。 整个项目内是完全没有汽车的,只有火车、单轨火车和电动汽车(像高球车般的电动车) ,务求令整个项目变得无二氧化炭的空间。

为了进一步减少人类对能源上的需求,每个小区都设有各种基本设施,住客可以在200m的步行范围内找到工作、娱乐、文化等设施,这完全打破了现代人的生活模式,一般人都需要乘车上班和上学,就算要购物都很可能需要到达另一区,所以对能源的需要不少。 但Foster提出这个200m步行生活圈,就是要减少人类花在交通上所需要的时间和能源。 就算住客万一需要离开这小区,都是尽量依靠电动化火车和汽车来连接,完全不用汽油等不能循环的石化能源。

至于废物方面,有机废物自然会被循环再用作肥田料,无机废料都会经过虑化处理来循环再用。 至于污水处理就更加厉害,污水会经过纳米的过虑器,令世上最细的细菌、污染物都隔绝了,所以就算从厕所排出的污水都可以一经过虑之后,便可以饮用,这样便可以大幅减少80%的用水。

大家请不要忘记阿布达比是位于沙漠地带,所有食水都是来自海水化淡厂,因此耗能量惊人,再加上很多沙漠地带同时在白天需要降温、晚上需要保温的情况,如果能够令建筑物同时做出保温和降温的话,确实是一大突破。

现在世界上还未能出现完全零炭的小区,如果这个城市真的能做到完全零炭的城市的话,绝对是人类生活模式上的极大创举。

这项目现在还在设计阶段,而且是Foster & Partners 在经济下滑时的主要收入来源,现在这项目好像还是如常进行,大家可能有机会见到这个完全不计成本的环保城市。

下会将会是介绍另一种新的环保能源。




多餘與不多餘的建築- Reichstag

4Z3uWm6mGfLAIF7RhVuDeg aOwijbbaqWgScQXneLrwQw cyAtdc.hmla5J1DpJaAAXg  MD5tqG2sZIA8qvvE4ijhXg Oz7QQEa6lpx.gaRlHofqXA SYg2POHgiaingLHSW1SEkgPQxjNbF0Vyrf_DJaQu3vxA

huvyLo_Zu6fPAC5JszCqyg z4CziBnGbzMq3Yil3V1Wgw Zmvil.jBp3yBqIfTRU8Qcw

今日不如和大家旅討論另一座在德國柏林的建築,這亦是英國建築大師Norman Foster 的建築,雖然我曾經多一次介紹Fostrer 的設計,但我其實不是特別鍾愛他的設計,就只是他在倫敦和歐洲等地確實有很多項目,而當中建又確實挺有話題性,所以值得與一家一談。

今日介紹的是位於柏林市中心的德國國會大樓 —R eichstag, 原在 1884 人年興建,但在二次大戰時受到嚴重的破壞。現在的版本在 1894 年翻新了整座大樓,並且加建了新的議事廳並在頂層加建了可讓旅客使用的瞭望台,好讓旅客可以從高處盡覽柏林的景色。
Norman Foster 貫切了他的風格,務求在每個城市都有他的地標性建築,今一次亦不例外。如果是一般的建築師會盡量避免在主體建築上去建設任何大型附件,務求能原汁原先味地去保留這歐方式的古建築。
今一次F oster 在屋頂加設了一個很大的玻璃屋頂,內裡還包含了兩條螺旋的斜坡,好讓旅客可以緩緩地步行至頂層並且可以360 度來欣賞柏林的景色,確實又別有一番風味。
如果大家認為這是一個的密封的玻璃蓋的話,就大錯特錯。這個玻璃頂不單不是密封的,而且是頗為開放的。玻璃蓋的低部和頂部都是開放的,所以空氣可以自由流動,某程度上可以算是 stacking effect (煙筒效應)。
如果你認為室內的議會廳是沒有陽光的話,你就大錯特錯了。因為在整個瞭望塔的中心其實是一個大型的天窗,讓陽光通過瞭望塔直通至議會廳,為了進一步加強陽光的效果, foster 更把中心部份設計至成大型玻璃塔,書量把陽光從室外反射至室內。

如果從功能的角度來看這個玻璃瞭望塔,這又確是一個相當重要的部份,因果整個設計理念是讓旅客可以360 度來遠觀柏林的景色,而的室內的議會廳院又確實可以享用更高的樓底和自然光。不過,若從立確面方面出發,為何一個中軸對稱的古建築會需要一個圓拱形的玻璃蓋,更什的是這部份完全破壞了原有的黃金比例和體量關係。有些人批評 foster 為了要建立自己的標記,而把一座黃金比例的大廈而改成非黃金比例的大廈,失去了其原有的精神。

另外,若要達到觀景台和大型天窗的話,就確實不需要一座如此巨型的玻璃蛋,因為此大廈有20 多米高,所以如果觀景塔只是數米高的話,街上的行人可能看不到,就算要看到數米的新加以建築都需要從遠處望見,因此對原有的立面影響甚微。不過, Foster 始終是 Foster ,他都必定會在他到訪過的城市處留下築跡,所以才出現這樣的效果。

再者, Foster 一直善用自身熟悉工程的強項來增加其設計賣點,例如:這大廈的能源效益是相當高的,在冬天時,室內的空調系統和暖水系統會經過地底下的吸熱線,讓水和空氣會預先因地熱能而加熱,所以可以減少暖氣和暖水在能源上的開支。在夏天,由於地底的溫度會比室內低,所以當空氣經過地底的散熱管時,便可以預先把室內的熱量帶至室外,讓室內的溫度降低後才被空調系統冷凍,從而減少能源上的開支,而其他的太陽能板和空調轉換裝置就都當然有提供。另外,這大廈是配置了生化能發電機,這大廈是使用一些生物油渣來發電,發電出來的廢氣是經過特別的氧化後才排出,所以所產生的污染是相當低。

講回建築設計,雖然有人批評Foster 這個新加的設計很多餘,但他又確實連貫切他的風格,在細部上的設計是一絲不苟,他們可以建造一個大比例的模型來研究陽光進入室內的情況,這個模型更是大至可以始讓整個人都能進入,讓foster 本人可親自進入模型內研究陽光的情況,他設計時所動用的資源是一般若建築師樓所不能負擔,可謂超班的水平。

講到底這新加的玻璃蛋是多餘還是必須的,美化還是醜化呢?就確實是視乎大家的觀點是在乎實用還是美學了,小弟都認為若論體量關係來說,這個玻璃蛋確實誇張了一點,把整座大廈的焦點都放在屋頂之上,失去了原有主立面以主入口的4 條柱子作為重點的元素。雖然從玻璃蛋的底部緩緩地步行至頂層是相當舒服,但其實玻璃蛋的外型又確實可以考慮比較小的型狀,讓建築立面的主一次關係得到一些調節。

相薄: https://www.facebook.com/snhui2000/media_set?set=a.10150353274815375.594117.845400374&type=3

官方網頁: http://www.bundestag.de/htdocs_e/artandhistory/architecture/index.jsp




多余与不多余的建筑- Reichstag

4Z3uWm6mGfLAIF7RhVuDeg aOwijbbaqWgScQXneLrwQw cyAtdc.hmla5J1DpJaAAXg  MD5tqG2sZIA8qvvE4ijhXg Oz7QQEa6lpx.gaRlHofqXA SYg2POHgiaingLHSW1SEkgPQxjNbF0Vyrf_DJaQu3vxA

huvyLo_Zu6fPAC5JszCqyg z4CziBnGbzMq3Yil3V1Wgw Zmvil.jBp3yBqIfTRU8Qcw

今日不如和大家旅讨论另一座在德国柏林的建筑,这亦是英国建筑大师 Norman Foster 的建筑,虽然我曾经多一次介绍 Fostrer 的设计,但我其实不是特别钟爱他的设计,就只是他在伦敦和欧洲等地确实有很多项目,而当中建又确实挺有话题性,所以值得与一家一谈。

今日介绍的是位于柏林市中心的德国国会大楼 —R eichstag, 原在 1884 人年兴建,但在二次大战时受到严重的破坏。 现在的版本在 1894 年翻新了整座大楼,并且加建了新的议事厅并在顶层加建了可让旅客使用的瞭望台,好让旅客可以从高处尽览柏林的景色。

Norman Foster 贯切了他的风格,务求在每个城市都有他的地标性建筑,今一次亦不例外。 如果是一般的建筑师会尽量避免在主体建筑上去建设任何大型附件,务求能原汁原先味地去保留这欧方式的古建筑。

今一次 oster 在屋顶加设了一个很大的玻璃屋顶,内里还包含了两条螺旋的斜坡,好让旅客可以缓缓地步行至顶层并且可以 360 度来欣赏柏林的景色,确实又别有一番风味。

如果大家认为这是一个的密封的玻璃盖的话,就大错特错。 这个玻璃顶不单不是密封的,而且是颇为开放的。 玻璃盖的低部和顶部都是开放的,所以空气可以自由流动,某程度上可以算是 stacking effect (烟筒效应)。

如果你认为室内的议会厅是没有阳光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在整个了望塔的中心其实是一个大型的天窗,让阳光通过了望塔直通至议会厅,为了进一步加强阳光的效果, foster 更把中心部份设计至成大型玻璃塔,书量把阳光从室外反射至室内。

如果从功能的角度来看这个玻璃了望塔,这又确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部份,因果整个设计理念是让旅客可以 360 度来远观柏林的景色,而的室内的议会厅院又确实可以享用更高的楼底和自然光。 不过,若从立确面方面出发,为何一个中轴对称的古建筑会需要一个圆拱形的玻璃盖,更什的是这部份完全破坏了原有的黄金比例和体量关系。 有些人批评 foster 为了要建立自己的标记,而把一座黄金比例的大厦而改成非黄金比例的大厦,失去了其原有的精神。

另外,若要达到观景台和大型天窗的话,就确实不需要一座如此巨型的玻璃蛋,因为此大厦有 20 多米高,所以如果观景塔只是数米高的话,街上的行人可能看不到,就算要看到数米的新加以建筑都需要从远处望见,因此对原有的立面影响甚微。 不过, Foster 始终是 Foster ,他都必定会在他到访过的城市处留下筑迹,所以才出现这样的效果。

再者, Foster 一直善用自身熟悉工程的强项来增加其设计卖点,例如:这大厦的能源效益是相当高的,在冬天时,室内的空调系统和暖水系统会经过地底下的吸热线,让水和空气会预先因地热能而加热,所以可以减少暖气和暖水在能源上的开支。 在夏天,由于地底的温度会比室内低,所以当空气经过地底的散热管时,便可以预先把室内的热量带至室外,让室内的温度降低后才被空调系统冷冻,从而减少能源上的开支,而其他的太阳能板和空调转换装置就都当然有提供。 另外,这大厦是配置了生化能发电机,这大厦是使用一些生物油渣来发电,发电出来的废气是经过特别的氧化后才排出,所以所产生的污染是相当低。

讲回建筑设计,虽然有人批评 Foster 这个新加的设计很多余,但他又确实连贯切他的风格,在细部上的设计是一丝不苟,他们可以建造一个大比例的模型来研究阳光进入室内的情况,这个模型更是大至可以始让整个人都能进入,让 foster 本人可亲自进入模型内研究阳光的情况,他设计时所动用的资源是一般若建筑师楼所不能负担,可谓超班的水平。

讲到底这新加的玻璃蛋是多余还是必须的,美化还是丑化呢? 就确实是视乎大家的观点是在乎实用还是美学了,小弟都认为若论体量关系来说,这个玻璃蛋确实夸张了一点,把整座大厦的焦点都放在屋顶之上,失去了原有主立面以主入口的4 条柱子作为重点的元素。 虽然从玻璃蛋的底部缓缓地步行至顶层是相当舒服,但其实玻璃蛋的外型又确实可以考虑比较小的型状,让建筑立面的主一次关系得到一些调节。

相薄: https://www.facebook.com/snhui2000/media_set?set=a.10150353274815375.594117.845400374&type=3

官方网页: http://www.bundestag.de/htdocs_e/artandhistory/architecture/index.jsp




优秀住宅系列 – 浅水湾129号

 

08J3h9OJnYjQY_hs5OF4swer0r7PT38QtgsR1RU6VkPAtPu0tpR0wYSrKzgcz6LfIA

D4A4aafAFGvI.qHfc_eJhA

这大厦是由名建筑师─Norman Foster 设计的,但是大家可能发现Foster 的官方网页没有提及这座建筑物,并不是这建筑物设计得不好而是这当这建筑物的兴建过程

当中,甜甜姐和Foster 出现了一些分歧,而合同亦随之而中断了。(如果是行内人的话,就知道这做法对甜甜姐的公司来说并不是奇怪的事情。)
讲回这个设计,这座住宅放弃了我们常见的一梯八伙格局,反而采用一字排开的做法,让每一个单位都可以看到浅水湾的景色。而电梯亦设在两部分单位之间,好让住客乘电梯时都可以尽览所有景色。每个单位向南的一面都是有百叶来阻挡阳光,务求减少单位内部的直接受热程度。
这建筑物听起来都有考虑环保的设计,但是这大厦亦是极不环保的建筑物,因为整座大厦设计成扇形一样,完全是一座屏风楼,虽然这建筑物背后是没有什么建筑群,但是始终影响背后树木的生长。
我把这建筑物列为优秀住宅之列的原因是因为这建筑物的外型,的确很特别。Foster巧妙地简单调整建筑物的外型便为典型的香港住宅带来新的面貌,这样的扇形设计在浅水湾的一角中,带来另一番的味道。发展商亦希望进一步把这住宅在浅水湾中变得鹤立鸡群,于是便在晚上投上不同的灯光,不过效果成疑。
不过,奇怪的一件事,这大厦应该落成多时,但是我上星期经过此地时好像还未入伙,请问大家会否知道相关原因?
明天将会讲我最喜爱的住宅。




優秀住宅系列 – 淺水灣129號

08J3h9OJnYjQY_hs5OF4swer0r7PT38QtgsR1RU6VkPAtPu0tpR0wYSrKzgcz6LfIA

D4A4aafAFGvI.qHfc_eJhA

這大廈是由名建築師—Norman Foster 設計的,但是大家可能發現Foster 的官方網頁沒有提及這座建築物,並不是這建築物設計得不好而是這當這建築物的興建過程當中,甜甜姐和Foster 出現了一些分歧,而合同亦隨之而中斷了。(如果是行內人的話,就知道這做法對甜甜姐的公司來說並不是奇怪的事情。)

講回這個設計,這座住宅放棄了我們常見的一梯八伙格局,反而採用一字排開的做法,讓每一個單位都可以看到淺水灣的景色。而電梯亦設在兩部份單位之間,好讓住客乘電梯時都可以盡覽所有景色。每個單位向南的一面都是有百葉來阻擋陽光,務求減少單位內部的直接受熱程度。

這建築物聽起來都有考慮環保的設計,但是這大廈亦是極不環保的建築物,因為整座大廈設計成扇形一樣,完全是一座屏風樓,雖然這建築物背後是沒有什麼建築群,但是始終影響背後樹木的生長。

我把這建築物列為優秀住宅之列的原因是因為這建築物的外型,的確很特別。Foster巧妙地簡單調整建築物的外型便為典型的香港住宅帶來新的面貌,這樣的扇形設計在淺水灣的一角中,帶來另一番的味道。發展商亦希望進一步把這住宅在淺水灣中變得鶴立雞群,於是便在晚上投上不同的燈光,不過效果成疑。

不過,奇怪的一件事,這大廈應該落成多時,但是我上星期經過此地時好像還未入伙,請問大家會否知道相關原因?

明天將會講我最喜愛的住宅。




地标与怪物? —Sage, Gateshead

108738100_dae02c6a14 sage 21_193 A009-00264_The_Sage_Music_Centre_Gateshead_Newcastle_upon_Tyne_United_Kingdom_Designed_by_Foster_and_Partners_-1 52670177 FutureStory-Newcastle-The-Sage-Gateshead-Photo-Pete-Jones-6

今日发觉自己都有好长的时间没有写关于Newcastle 或Norman Foster的建筑,今日不如写一下Foster在Newcastle 唯一的建筑物。这座建筑物的特色和重要性和其它Foster 建筑物的重要性都相对地低,但是这个建筑物和其它Foster的作品都有一个公通点,必定是地标。

Sage位于Newcastle 和Gateshead 之间River tyne的旁边,虽然大部份人都认为这建筑物属Newcastle的建筑,但是由于当经过Tyne river之后便属Gateshead的区域,因此这建筑属Gateshead的建筑。

Sage 共有三个主要的大型空间,第一个是1600人的音乐厅、第二个是400人的剧场、第三个是排练室/多用途活动室,在功能上是没有太大的特殊性。但是在地理位置上是相当优良,因为在River Tyne 两岸都没有很多大型的建筑,大部份都只是一些3-4层高的建筑物,唯一比较大型的建筑物便只是当地的法院和Baltic centre的艺术馆,再者由于Sage类近Tyne Bridge,所以当火车一到达Newcastle 之后便马上看到Sage。

因此Sage在地理上是很优越的, 不过Sage的特别之处当然是其外型,这个波浪外型的概念是沿自菊石,他们利用这个一层一层向外扩展的弯曲外形来作为基础,并包围了三个不同大小的主功能 区,然后向海的一边便是连接了三个主功能区的前厅。由于波浪形屋顶的高位是设在前厅的上处所以特高的楼底加上无敌的河境,确实有一种很强的空间感。

老实说,Sage 这建筑是我一所挺有记忆的一所建筑,因为小弟学生时代便已观看这大厦的兴建,而且小弟的第一所服务的建筑师楼亦是在这建筑物的对岸,因此我其中的一个暑假每天都是见证这建筑的兴建过程。

起初的时侯,很期待这建筑的峻工,因为这建筑是先建好室内的三个大厅之后,才建造这个支架最后才装上屋顶的玻璃和铝板。当年的我还未太懂得3D电脑技术, 所以根本不知道如何计算每一块铝板的大少和弯曲度,但在10多年后的今日,由于建筑界已大规模地推行了3D电脑应用,而且Parametric的形状对很 多新一代的学生来说已不是一件新奇的事情,所以这建筑物在10多年后的今日已失去了当年的风彩。

又或者可以说,当人的心境愈不同,对事情的追求亦愈不同。 10多年前,还是非常无知的我对一切新事物都感到好奇,而且当年我是未能掌握parametric形状的3D技术,所以对这种波浪形的建筑是兴奋。但是当人愈大,而自己的经验和技术都比昔日的我有一点进步之后,便会觉得这种建筑感觉不一样,觉得比较花巧,华而不实。

平心而论,Foster在这现有环境的情况下已经是处理得很好,就算时至今日这建筑物还是一座复杂的建筑物,但是很多施工队都可以征服这类型的建筑物,如大家熟悉的鸟巢、春茧、甚至新建的琛圳机场都已是Parametric 的大厦。

因此,正如我当年的老师的评语一样:这种建筑会很容易带给你一种新鲜感,而且在设计比赛中很容易胜出,因为外形夺目,而且容易成为地标,但是当灿烂过后,便会感到无味。

记起我当年的老师,大都不喜欢Foster的建筑,起初我们一众同学都认为他们是眼红Foster的成功,又或者太过守旧只继续崇恋Le Corbusier、Richard Meier 等上一代建筑师的作品。但是若经过年月的洗礼,Le Corbusier 的建筑在数十年后还是成为经典,建筑物本身就算减除名师手笔的特殊因素之外,仍有其自身的欣赏价值。

Foster 的建筑确实在建筑技术上有很高的成就,外形确实吸引,其建筑事务所更是相当成功的企业(甚至可以说是业界内最成功的企业之一),但是很多作品如Sage一 样。起初是Iconic的建筑,但是时代一过,观众已看厌了,便再没有这种深度再让人去细味这建筑物,再写下去都只是「大跨度」、「高技术」「地标性」等 卖点,然后再是一个循环。

我记起有人在建筑论坛上曾经劣评过Foster的设计,特别是当他赢得香港邮码头项目之后,他们的评语是「Foster的建筑是刻意在每个城市中都留下他的印记,特别就一定特别,情况就有如一只狗所到之处都泡下一些尿,务求建立自己的根据地」。

平心而论,这样的评语确实太过刻薄,但是他们设计的重点确实是令每个建筑物都是「地标性」的建筑,这样的设计理念是对是错,就留待大家来讨论。




地標與怪物? —Sage, Gateshead

108738100_dae02c6a14 sage 21_193 A009-00264_The_Sage_Music_Centre_Gateshead_Newcastle_upon_Tyne_United_Kingdom_Designed_by_Foster_and_Partners_-1 52670177 FutureStory-Newcastle-The-Sage-Gateshead-Photo-Pete-Jones-6

今日發覺自己都有好長的時間沒有寫關於Newcastle 或Norman Foster的建築,今日不如寫一下Foster在Newcastle 唯一的建築物。這座建築物的特色和重要性和其它Foster 建築物的重要性都相對地低,但是這個建築物和其它Foster的作品都有一個公通點,必定是地標。

Sage位于Newcastle 和Gateshead 之間River tyne的旁邊,雖然大部份人都認為這建築物屬Newcastle的建築,但是由於當經過Tyne river之後便屬Gateshead的區域,因此這建築屬Gateshead的建築。

Sage 共有三個主要的大型空間,第一個是1600人的音樂廳、第二個是400人的劇場、第三個是排練室/多用途活動室,在功能上是沒有太大的特殊性。但是在地理位置上是相當優良,因為在River Tyne 兩岸都沒有很多大型的建築,大部份都只是一些3-4層高的建築物,唯一比較大型的建築物便只是當地的法院和Baltic centre 的藝術館,再者由於Sage類近Tyne Bridge,所以當火車一到達Newcastle 之後便馬上看到Sage。

因此Sage在地理上是很優越的,不過Sage的 特別之處當然是其外型,這個波浪外型的概念是沿自菊石,他們利用這個一層一層向外擴展的彎曲外形來作為基礎,並包圍了三個不同大小的主功能區,然後向海的 一邊便是連接了三個主功能區的前廳。由於波浪形屋頂的高位是設在前廳的上處所以特高的樓底加上無敵的河境,確實有一種很強的空間感。

老實說,Sage 這建築是我一所挺有記憶的一所建築,因為小弟學生時代便已觀看這大廈的興建,而且小弟的第一所服務的建築師樓亦是在這建築物的對岸,因此我其中的一個暑假每天都是見證這建築的興建過程。

起初的時侯,很期待這建築的峻工,因為這建築是先建好室內的三個大廳之後,才建造這個支架最後才裝上屋頂的玻璃和鋁板。當年的我還未太懂得3D電腦技術,所以根本不知道如何計算每一塊鋁板的大少和彎曲度,但在10多年後的今日,由於建築界已大規模地推行了3D電腦應用,而且Parametric 的形狀對很多新一代的學生來說已不是一件新奇的事情,所以這建築物在10多年後的今日已失去了當年的風彩。

又或者可以說,當人的心境愈不同,對事情的追求亦愈不同。10多年前,還是非常無知的我對一切新事物都感到好奇,而且當年我是未能掌握parametric形狀的3D技術,所以對這種波浪形的建築是興奮。但是當人愈大,而自己的經驗和技術都比昔日的我有一點進步之後,便會覺得這種建築感覺不一樣,覺得比較花巧,華而不實。

平心而論,Foster在這現有環境的情況下已經是處理得很好,就算時至今日這建築物還是一座複雜的建築物,但是很多施工隊都可以征服這類型的建築物,如大家熟悉的鳥巢、春繭、甚至新建的琛圳機場都已是Parametric 的大廈。

因此,正如我當年的老師的評語一樣:這種建築會很容易帶給你一種新鮮感,而且在設計比賽中很容易勝出,因為外形奪目,而且容易成為地標,但是當燦爛過後,便會感到無味。

記起我當年的老師,大都不喜歡Foster的建築,起初我們一眾同學都認為他們是眼紅Foster的成功,又或者太過守舊只繼續崇戀Le Corbusier、Richard Meier 等上一代建築師的作品。但是若經過年月的洗禮,Le Corbusier 的建築在數十年後還是成為經典,建築物本身就算減除名師手筆的特殊因素之外,仍有其自身的欣賞價值。

Foster 的建築確實在建築技術上有很高的成就,外形確實吸引,其建築事務所更是相當成功的企業(甚至可以說是業界內最成功的企業之一),但是很多作品如Sage一樣。起初是Iconic的建築,但是時代一過,觀眾已看厭了,便再沒有這種深度再讓人去細味這建築物,再寫下去都只是「大跨度」、「高技術」「地標性」等賣點,然後再是一個循環。

我記起有人在建築論壇上曾經劣評過Foster的設計,特別是當他贏得香港郵碼頭項目之後,他們的評語是「Foster的建築是刻意在每個城市中都留下他的印記,特別就一定特別,情況就有如一隻狗所到之處都泡下一些尿,務求建立自己的根據地」。

平心而論,這樣的評語確實太過刻薄,但是他們設計的重點確實是令每個建築物都是「地標性」的建築,這樣的設計理念是對是錯,就留待大家來討論。




环保的建筑/事与愿违的建筑 – Great London authority

1cW49eVxYCUu7m53_wT13A

06irFS6wd9LK.eEB5NdqgQ

7b.LQxda612YinmPn77_eQ

d18.u4qBtlEhk0pPpokPxw

D4wNJwo2sxszs5d1XqLqFg

3M0zqVSYK8_Y3YhmVjgQ_Q

1nWwi89UsS6NGMRs3o3Xew

VWVwdap3I75VUzTVk6gJkQ

zOccZu7_IL.XRP_2wdu1Nw

今日讲一座环保设计建筑的实例,这一座玻璃蛋是伦敦市政府的办公室,位于泰吾士河南边,邻近著名景点伦敦塔桥。这一座建筑是由著名建筑师 – 诺曼·福斯特设计的,我亦曾多次介绍过诺曼·福斯特的建筑,其实我并不想太过集中讲福斯特的建筑,因为我先前已讲过他所设计的香港机场, Commerez银行,大英博物馆和千禧桥。但若要我立时想起一个自我阴影的例子,就未必想得起,而且我刚刚在5月时曾参观过这大厦,所以便顺便写多一篇,之后便开始讲维港两岸的建筑。


上星期我在环保家居DIY(温度篇),环保家居DIY(通风篇),环保家居的DIY(阳光篇/开阳单位篇)详细讲了各种因素会影响建筑物的用电量,今日先简单引用这例子作为环保建筑的示范,大伦敦政府只有10层高,而福斯特所采取的手法是希望这大厦比正常情况下用少一些能源,总之尽量绿化。
首先从外形着手,福斯特所选用的做法是令整个大厦成鸡蛋形状,这便可以比一般四四方方的大厦减少受热面,而且由于高层受热/失温面多,所以高层的面积减少,下层面积增多。因此这大厦是上细下大的,而且上层的楼板是向南倾,这样高层的空间便形成一个斜面来阻挡从南方射来的夏天太阳光线,但在冬天时由于阳光的角度比较低,所以冬天的阳光可以射进室内。就是这样一个外形上的考虑,这大厦在夏天时便可以减少因阳光而产生额外的热力,另外,在冬天时借助阳光的热力来温暖室内,减少对暖气的需求。一个设计上的考虑便同时减少泠/暖气的用电量。


大家可能会问虽然高层的空间便会为楼下阻挡阳光而很热?无错,所以这大厦在高层加了太阳能发电板,第一:发电,第二:隔光,据我所知这太阳能发电板是后加的。


另外,讲到通风,每层的窗是可以开启的,但只是有开启的窗不可做成有效的对流,所以每层的地板都有气孔,将从室外吸至室内并经窗口流出从而做成对流。玻璃幕墙的商业大厦都会有提供鲜风的设施,而这大厦再进一步利用自然对流的作用来减少对鲜风的需求,亦帮助大厦失温。


但这方法亦不能够完全取代泠气,空调系统有分水泠和气泠,大伦敦政府的空调系统是水泠的,而水是从四周地下水处抽来的,并且用作水泠的空调系统,然后这些水泠后的水用作冲厕用,然后这些污水会沿污水管去到空调系统的四周,将空调系统的温度再进一步降低,当然入水和出水是分开, 但水管的溫度會經過水管的外則而交換溫度,所以這大廈的用電量比正常的大廈小25%,用水量也因使用地下水的关系而有所减少。


当然空调系统的的水不会全是来自地下水,否则四周的大厦可以因为地下水的减少令泥土涨力减少而下沉。但这地盘是在河边,水位甚高所以可以有此可能使用地下水。


從這例子可以看到建築師設計一座環保建築是從第一筆已開始考慮環保的問題,而不是做好了一个设计然后东一块,西一块来想环保建筑。建筑师永远是站在环保线上的最前线。


首先,福斯特在空间设计时将会议厅放在2楼,首层是完全空的,除了入口大堂和通往2楼的会议厅和地库展厅的斜坡外,连地板都没有。
到2楼的会议厅,会议厅之上有一个8 層高的空間,而這空間是由一條旋轉樓梯連接至頂層的員工餐廳的,這條樓梯亦可以通往各層的辦公室。


設計的目的是希望可以讓會議廳有一個美麗的河景和寧靜的環境,另外,市議會希望會議是可以對外開放於公眾,進一步營做open政府的形象,所以会议厅是设有观众席,而所有层数的办公室都可从旋转楼梯处看到部份员工的工作, 讓參觀者可以更了解市政府的運作,而這旋轉樓梯亦希望鼓勵員工使用樓梯通往各層,从而减少用电梯。


这样的构想在理论层面是可行的,但是为避免多余的声浪影响会议的进行,旋转楼梯在会议期间是封闭的。由于会议是经常进行的, 於是便形成人盡量避免使用樓梯的慣性,所以在這裡上班的人多數都是很少用樓梯。


但是这楼梯设在大楼的正中心部份,而且面对河景,所以如果这楼梯是很少人用的话便相当浪费。不过这真是一个突破。 因為一般建築師在開則時都會把會議廳放在比較隱蔽的地方,因為一般會議廳需要較好的隔音效果而且未必需要有陽光.至于,市长和其他重要官员的办公室就放近河边,其他员工就会依职级来安排座位。


大伦敦市政府的会议厅的设计绝对是革命性,因为很少会议厅可以有这样大的空间,但音效的确是一个大问题。昨日我登出了大伦敦政府的切面图,这是原先设计的图像但之后发现了这样的蛋形空间会令声波反弹至会议厅,在这里讲话的人可能根本完全不能听到别人和自己的说话,于是福斯特和一众工程师将上层的蛋形空间改变成层叠式的蛋形空间,这才可以让声波传至顶层,所以,这空间是非常传声的,于是更少人使用这楼梯。


在我读大学时,曾有一位在福斯特任职的电脑技术员来到我的大学讲解如何用电脑设计这大厦,他们是先做好这大厦的外形,然后再计算大厦的受热程度再更改外形。之后便计算会议厅和蛋形空间音效问题,并再作调整。跟着再根据层高切出楼板的空间和面积,再计算旋转楼梯的级数和转向。


最后是计算玻璃幕墙上每一块的玻璃,我之前在大英博物馆讲过用三角形的玻璃来制造三维曲线的玻璃幕墙是比较低成本的,因为可以同一大少的玻璃来制造这幕墙,减少订做异数件的数目。


大伦敦市政府的会议厅和蛋形空间是用三角形的玻璃,但为求制造自然通风的效果就需要用长方形玻璃来作为可开启的窗户,但每一块需要特别订做。 而當時這一位的電腦技術員就展示如何利用電腦準確計算每一塊的玻璃的大少和彎度.在10年前来说是非常高的技术,而这技术以往只是用在画船和飞机上,在建筑上使用是甚少的。但近年开始有建筑计算的学科出现,计算三维曲线的技术变得相当简化,而软件方面亦变得相当容易使用,很多学生都开始懂得如何使用。不过,福斯特在这方面还是在英国有着领导的地位。


但有一点不能不讲的是,这大厦在环保层面上是相当先进,但大厦的侧面还好,大厦的正面就十分奇怪,而且在这里上班的人并不是经常开启工作间的玻璃来做成自然对流的作用。因此这建筑物在英国不是有太崇高的地位。


总结一句,这大厦是希望用家尽量用楼梯上落,但可惜反而减少人用楼梯上落。另外,虽然用了很多时间设计玻璃幕墙来希望用家开窗做成自然通风,但用家一般都为免麻烦而没有开启。


大家说这是不是事与愿违的建筑?


另外同时请到我的Facebook参观其他的照片。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4858330374.190912.845400374&type=3

 




環保的建築/ 事與願違的建築 – Great London authority

1cW49eVxYCUu7m53_wT13A

06irFS6wd9LK.eEB5NdqgQ

7b.LQxda612YinmPn77_eQ

d18.u4qBtlEhk0pPpokPxw

D4wNJwo2sxszs5d1XqLqFg

3M0zqVSYK8_Y3YhmVjgQ_Q

1nWwi89UsS6NGMRs3o3Xew

VWVwdap3I75VUzTVk6gJkQ

zOccZu7_IL.XRP_2wdu1Nw

 

今日講一座環保設計建築的實例這一座玻璃蛋是倫敦市政府的辦公室, 位于泰吾士河南邊, 鄰近著名景點Tower bridge. 這一座建築是由著名建築師 – Norman Foster設計的, 我亦曾多次介紹過Norman Foster的建築, 其實我並不想太過集中講Foster的建築, 因為我先前已講過他所設計的香港機場、Commerez bank、大英博物館和千禧橋. 但若要我立時想起一個Self shading的例子, 就未必想得起, 而且我剛剛在5月時曾參觀過這大廈, 所以便順便寫多一篇, 之後便開始講維港兩岸的建築.

 上星期我在環保家居DIY(溫度篇) , 環保家居DIY(通風篇)環保家居DIY(陽光篇 / 開陽單位篇)詳細講了各種因素會影響建築物的用電量, 今日先簡單引用這例子作為環保建築的示範, Great London authority只有10層高, Foster所採取的手法是希望這大廈比正常情況下用少一些能源, 總之盡量綠化.

首先從外形著手, Foster所選用的做法是令整個大廈成雞蛋形狀, 這便可以比一般四四方方的大廈減少受熱面, 而且由於高層受熱/失溫面多, 所以高層的面積減少, 下層面積增多. 因此這大廈是上細下大的, 而且上層的樓板是向南傾, 這樣高層的空間便形成一個斜面來阻擋從南方射來的夏天太陽光線, 但在冬天時由於陽光的角度比較低, 所以冬天的陽光可以射進室內. 就是這樣一個外形上的考慮, 這大廈在夏天時便可以減少因陽光而產生額外的熱力, 另外, 在冬天時借助陽光的熱力來溫暖室內, 減少對暖氣的需求. 一個設計上的考慮便同時減少泠/暖氣的用電量.

大家可能會問雖然高層的空間便會為樓下阻擋陽光而很熱? 無錯, 所以這大廈在高層加了太陽能發電板, 第一:發電, 第二:隔光, 據我所知這太陽能發電板是後加的.

另外, 講到通風, 每層的窗是可以開啟的, 但只是有開啟的窗不可做成有效的對流, 所以每層的地板都有氣孔, 將從室外吸至室內並經窗口流出從而做成對流. 玻璃幕牆的商業大廈都會有提供鮮風的設施, 而這大廈再進一步利用自然對流的作用來減少對鮮風的需求, 亦幫助大廈失溫.

但這方法亦不能夠完全取代泠氣, 空調系統有分水泠和氣泠, Great London authority的空調系統是水泠的, 而水是從四周地下水處抽來的, 並且用作水泠的空調系統, 然後這些水泠後的水用作沖廁用, 然後這些污水會沿污水管去到空調系統的四周, 將空調系統的溫度再進一步降低, 當然入水和出水是分開, 但水管的溫度會經過水管的外則而交換溫度,所以這大廈的用電量比正常的大廈小25%, 用水量也因使用地下水的關系而有所減少.

當然空調系統的的水不會全是來自地下水, 否則四周的大廈可以因為地下水的減少令泥土漲力減少而下沉. 但這地盤是在河邊, 水位甚高所以可以有此可能使用地下水.

從這例子可以看到建築師設計一座環保建築是從第一筆已開始考慮環保的問題, 而不是做好了一個設計然後東一塊、西一塊來想環保建築. 建築師永遠是站在環保線上的最前線.

首先, Foster 在空間設計時將會議廳放在2樓,首層是完全空的,除了入口大堂和通往2 樓的會議廳和地庫展廳的斜坡外, 連地板都沒有。

2 樓的會議廳, 會議廳之上有一個8 層高的空間,而這空間是由一條旋轉樓梯連接至頂層的員工餐廳的,這條樓梯亦可以通往各層的辦公室。

設計的目的是希望可以讓會議廳有一個美麗的河景和寧靜的環境,另外,市議會希望會議是可以對外開放於公眾,進一步營做open government的形象, 所以會議廳是設有觀眾席, 而所有層數的辦公室都可從旋轉樓梯處看到部份員工的工作, 讓參觀者可以更了解市政府的運作,而這旋轉樓梯亦希望鼓勵員工使用樓梯通往各層, 從而減少用電梯。

這樣的構想在理論層面是可行的,但是為避免多餘的聲浪影響會議的進行, 旋轉樓梯在會議期間是封閉的.由於會議是經常進行的, 於是便形成人盡量避免使用樓梯的慣性,所以在這裡上班的人多數都是很少用樓梯。

但是這樓梯設在大樓的正中心部份,而且面對河景, 所以如果這樓梯是很少人用的話便相當浪費. 不過這真是一個突破. 因為一般建築師在開則時都會把會議廳放在比較隱蔽的地方,因為一般會議廳需要較好的隔音效果而且未必需要有陽光. 至於, 市長和其他重要官員的辦公室就放近河邊, 其他員工就會依職級來安排座位.

Great London authority的會議廳的設計絕對是革命性, 因為很少會議廳可以有這樣大的空間,但音效的確是一個大問題. 昨日我登出了 Great London authority的切面圖, 這是原先設計的圖像但之後發現了這樣的蛋形空間會令聲波反彈至會議廳, 在這裡講話的人可能根本完全不能聽到別人和自己的說話, 於是 Foster和一眾工程師將上層的蛋形空間改變成層疊式的蛋形空間, 這才可以讓聲波傳至頂層, 所以, 這空間是非常傳聲的, 於是更少人使用這樓梯.

在我讀大學時, 曾有一位在 Foster任職的電腦技術員來到我的大學講解如何用電腦設計這大廈, 他們是先做好這大廈的外形, 然後再計算大廈的受熱程度再更改外形. 之後便計算會議廳和蛋形空間音效問題, 並再作調整. 跟著再根據層高切出樓板的空間和面積, 再計算旋轉樓梯的級數和轉向.

最後是計算玻璃幕牆上每一塊的玻璃, 我之前在大英博物館講過用三角形的玻璃來制造3D curve的玻璃幕牆是比較低成本的, 因為可以同一大少的玻璃來制造這幕牆, 減少訂做異數件的數目.

Great London authority的會議廳和蛋形空間是用三角形的玻璃, 但為求制造自然通風的效果就需要用長方形玻璃來作為可開啟的窗戶, 但每一塊需要特別訂做. 而當時這一位的電腦技術員就展示如何利用電腦準確計算每一塊的玻璃的大少和彎度. 10年前來說是非常高的技術, 而這技術以往只是用在畫船和飛機上, 在建築上使用是甚少的. 但近年開始有Architectural computing 的學科出現, 計算3D curve技術變得相當簡化, 而軟件方面亦變得相當容易使用, 很多學生都開始懂得如何使用. 不過, Foster 在這方面還是在英國有著領導的地位.

但有一點不能不講的是, 這大廈在環保層面上是相當先進, 但大廈的側面還好, 大廈的正面就十分奇怪, 而且在這裡上班的人並不是經常開啟工作間的玻璃來做成自然對流的作用. 因此這建築物在英國不是有太崇高的地位.

總結一句, 這大廈是希望用家盡量用樓梯上落, 但可惜反而減少人用樓梯上落. 另外, 雖然用了很多時間設計玻璃幕牆來希望用家開窗做成自然通風, 但用家一般都為免麻煩而沒有開啟.

大家說這是不是事與願違的建築?

另外同時請到我Facebook 參觀其他的照片.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4858330374.190912.845400374&typ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