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Milwaukee Art Museum

大鹏展趐的建筑—Milwaukee Art Museum

_cjmip0ge4udrr4p4otxag

ya3newexh3wttfttkmgd7g

ud7welooqbaqgww_w3p-la uq5nqalbmcgshbdgnslyega0hujny-t3gkcybgk4rc5w

ta0mno9geaksxldluojhhg

当我还在伦敦工作时,很多香港的旧同事曾问我,欧洲的客户是否给予建筑师有很大的自由度,可以让建筑师随心所欲地作自己的创作。 实况又未必是如此,一般来说都是一些大师级的建筑师楼才有能力与业主讨价还价,不过综观而论欧洲的业主确实比香港的业主开放一点。

今日与大家讨论的建筑案例相信同样是因为建筑师是大师级的身份才可以说服业主接受这个设计, Milwaukee Art Museum 是位于美国中北部密尔沃基湾旁的一座美术馆,成立的原因就是因为市内欠缺大型的展览场地,然后在 2001 年由西班牙建筑师 Santiago Calatrava 负责重建。 现在新的美术馆的设计理念其实很简单,就是以一个大型的空间作为主入口,然后用一条钢索桥连接主干道和主入口。 进入主入口之后,便是一个 4-5 层高的中庭,从中庭望出的自然全是密尔沃基湾的全景色。 进入中庭之后,便会进入又长又阔的展览空间,大跨度的空间则是靠每条像骨骼一样的钢结构来支撑。

整座博物馆的最大卖点不是内部的展品或是内部的装修,反而就是外墙上的隔阳板,这块太阳板不是固定在外墙之上,而是可以旋转的。 当太阳光猛烈的时候,太阳板会降下来,务求减少阳光进入室内的强度,相反在阳光微弱或晚上时,太阳板便会升起让更多的阳光可以进入室内,令室内的气氛更好。 当太阳板升降时,便有如大鹏展趐的建筑物一样。

Santiago Calatrava 与 Norman Foster 的最大不同,就是他不会大力地使用电脑科技来完成设计。 如果是 Foster 的话,他就必定会利用电脑来计算大厦的受热程度,从而调节太阳板升降的角色,然后用热能控制和采光控制作为他们的最大卖点。 不过, Galatrava 则比较浪漫,他多数是追求视觉上的震撼度,利用一些不同线条上的组合来建造一个很强透视度的空间,他一般的设计都会把视觉上的消失点设在很远的地方,令室内空间的对比变得更强烈。 另外,他的设计多数会如这座的博物馆一样,必定会在其中一个位置 ( 多数是主入口 ) 处建造一个超乎人类比例的空间,让感受到一个平常不会感受巨大的空间。

从这一个例子来看,建筑师确实很需要名气来支持他的设计, Calatrava 如果不是有大师级的身份,又怎可能说服博物馆来接受这个建设费和维修费同样高昂的隔阳板。 虽然这是整座博物馆的最大卖点,但是成效始终成疑,所以要有新奇的创作,就不得不考虑自身的身份和地位。




大鵬展翅的建築—Milwaukee Art Museum

_cjmip0ge4udrr4p4otxag

ya3newexh3wttfttkmgd7g

ud7welooqbaqgww_w3p-la uq5nqalbmcgshbdgnslyega0hujny-t3gkcybgk4rc5w

ta0mno9geaksxldluojhhg

當我還在倫敦工作時,很多香港的舊同事曾問我,歐洲的客戶是否給予建築師有很大的自由度,可以讓建築師隨心所欲地作自己的創作。實況又未必是如此,一般來說都是一些大師級的建築師樓才有能力與業主討價還價,不過綜觀而論歐洲的業主確實比香港的業主開放一點。

今日與大家討論的建築案例相信同樣是因為建築師是大師級的身份才可以說服業主接受這個設計, Milwaukee Art Museum 是位於美國中北部密爾沃基灣旁的一座美術館,成立的原因就是因為市內欠缺大型的展覽場地,然後在2001 年由西班牙建築師Santiago Calatrava 負責重建。現在新的美術館的設計理念其實很簡單,就是以一個大型的空間作為主入口,然後用一條鋼索橋連接主幹道和主入口。進入主入口之後,便是一個 4-5 層高的中庭,從中庭望出的自然全是密爾沃基灣的全景色。進入中庭之後,便會進入又長又闊的展覽空間,大跨度的空間則是靠每條像骨骼一樣的鋼結構來支撐。
整座博物館的最大賣點不是內部的展品或是內部的裝修,反而就是外牆上的隔陽板,這塊太陽板不是固定在外牆之上,而是可以旋轉的。當太陽光猛烈的時候,太陽板會降下來,務求減少陽光進入室內的強度,相反在陽光微弱或晚上時,太陽板便會升起讓更多的陽光可以進入室內,令室內的氣氛更好。當太陽板升降時,便有如大鵬展趐的建築物一樣。
Santiago Calatrava 與 Norman Foster 的最大不同,就是他不會大力地使用電腦科技來完成設計。如果是 Foster 的話,他就必定會利用電腦來計算大廈的受熱程度,從而調節太陽板升降的角色,然後用熱能控制和採光控製作為他們的最大賣點。不過, Galatrava 則比較浪漫,他多數是追求視覺上的震撼度,利用一些不同線條上的組合來建造一個很強透視度的空間,他一般的設計都會把視覺上的消失點設在很遠的地方,令室內空間的對比變得更強烈。另外,他的設計多數會如這座的博物館一樣,必定會在其中一個位置 ( 多數是主入口 ) 處建造一個超乎人類比例的空間,讓感受到一個平常不會感受巨大的空間。
從這一個例子來看,建築師確實很需要名氣來支持他的設計, Calatrava 如果不是有大師級的身份,又怎可能說服博物館來接受這個建設費和維修費同樣高昂的隔陽板。雖然這是整座博物館的最大賣點,但是成效始終成疑,所以要有新奇的創作,就不得不考慮自身的身份和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