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Diller & Scofidio

玩水的建筑—Blur building

 

今日原本会答应为大家再介绍 Jean Nouvel 的建筑,但是今日突然想起一起一座世博的展馆建筑,所以今日先写一下。

这一座看似一堆「云」的建筑是 2002年瑞士世博的其中一个展馆,它是由纽约的建筑师 Diller & Scofidio 所设计的,他们的设计理念是将当地的环境完全融入这座大厦,不单要令旅客可以看到当地的环境,还要亲身感受到当地的环境。

由于这建筑是类近当地著名的淡水湖— Lake Neuchatel ,所以他们决定把整座建筑物放在湖上,然后把湖水泵上,并从外墙上 13,000个喷出,这些湖水经微小的喷口便会变成小水珠,而且这建筑物是离开湖面大约 65尺左右,因此从远处来看这建筑物就有如「一堆云」。而且特别地当大风吹过这建筑之后便会使建筑变成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成为「云雾中的建筑」,然后当风吹走云雾之后才会再次看到建筑物本身的模样,之后再来一次循环,因此这建筑物的模样是视乎天气的变化而不断地改变。

这建筑物最大的特点不是你可以看到「升」起了的湖水,旅客甚至可以亲身感到了这些湖水,因为当进入这大厦之后便会经过螺旋的通道到达顶层,让自己完全被云雾包围,简直像是升了仙一样,又或者像孙悟空一样。当经过屋顶的露台之后,便会到达室内的展馆和酒吧,你可以从云雾中看到外边的世界,相信这样的经历只有降伞人员才有机会感受到。

大家可能会问如果在云雾中会否迷路呢?又或者会否容易碰到别人呢 ?

首先,这建筑物的路径是单循环的,所以应该不会迷路。至于,视野的问题就是建筑师他们刻意创造出的效果,他们希望创造出迷失了自己存在的空间感觉,因为参观时大会安排了雨衣给旅客,除了不想云雾弄湿了旅客的衣裳,并且大家都变得一式一样,同时在云雾中都看不见对方。

虽然最后大会可能因为成本的问题,而没有为旅客安排雨衣,但是参观这处确实把人带进了迷失的空间。

不过无论如何,如此疯狂地「玩水」的建筑确实是小见的实验性建筑。




玩水的建築—Blur building

 

今日原本會答應為大家再介紹 Jean Nouvel 的建築,但是今日突然想起一起一座世博的展館建築,所以今日先寫一下。
這一座看似一堆「雲」的建築是2002年瑞士世博的其中一個展館,它是由紐約的建築師Diller & Scofidio 所設計的,他們的設計理念是將當地的環境完全融入這座大廈,不單要令旅客可以看到當地的環境,還要親身感受到當地的環境。
由於這建築是類近當地著名的淡水湖— Lake Neuchatel ,所以他們決定把整座建築物放在湖上,然後把湖水泵上,並從​​外牆上13,000個噴出,這些湖水經微小的噴口便會變成小水珠,而且這建築物是離開湖面大約65尺左右,因此從遠處來看這建築物就有如「一堆雲」。而且特別地當大風吹過這建築之後便會使建築變成在雲霧中若隱若現,成為「雲霧中的建築」,然後當風吹走雲霧之後才會再次看到建築物本身的模樣,之後再來一次循環,因此這建築物的模樣是視乎天氣的變化而不斷地改變。
這建築物最大的特點不是你可以看到「升」起了的湖水,旅客甚至可以親身感到了這些湖水,因為當進入這大廈之後便會經過螺旋的通道到達頂層,讓自己完全被雲霧包圍,簡直像是升了仙一樣,又或者像孫悟空一樣。當經過屋頂的露台之後,便會到達室內的展館和酒吧,你可以從雲霧中看到外邊的世界,相信這樣的經歷只有降傘人員才有機會感受到。
大家可能會問如果在雲霧中會否迷路呢?又或者會否容易碰到別人呢 ?
首先,這建築物的路徑是單循環的,所以應該不會迷路。至於,視野的問題就是建築師他們刻意創造出的效果,他們希望創造出迷失了自己存在的空間感覺,因為參觀時大會安排了雨衣給旅客,除了不想雲霧弄濕了旅客的衣裳,並且大家都變得一式一樣,同時在雲霧中都看不見對方。
雖然最後大會可能因為成本的問題,而沒有為旅客安排雨衣,但是參觀這處確實把人帶進了迷失的空間。
不過無論如何,如此瘋狂地「玩水」的建築確實是小見的實驗性建築。




玩水的建筑—Blur building

yin5lu9bnw8xljoz9shdlg

7fopoep0q2f1alwqjbyvea geuv_dfwbdrracir9ajctw jtkebyumuokq32jkpunksa kxbcazgedd98pudpmo9_gq

 

今日原本会答应为大家再介绍 Jean Nouvel 的建筑,但是今日突然想起一起一座世博的展馆建筑,所以今日先写一下。

这一座看似一堆「云」的建筑是 2002年瑞士世博的其中一个展馆,它是由纽约的建筑师 Diller & Scofidio 所设计的,他们的设计理念是将当地的环境完全融入这座大厦,不单要令旅客可以看到当地的环境,还要亲身感受到当地的环境。

由于这建筑是类近当地著名的淡水湖—  Lake Neuchatel ,所以他们决定把整座建筑物放在湖上,然后把湖水泵上,并从外墙上 13,000个喷出,这些湖水经微小的喷口便会变成小水珠,而且这建筑物是离开湖面大约 65尺左右,因此从远处来看这建筑物就有如「一堆云」。而且特别地当大风吹过这建筑之后便会使建筑变成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成为「云雾中的建筑」,然后当风吹走云雾之后才会再次看到建筑物本身的模样,之后再来一次循环,因此这建筑物的模样是视乎天气的变化而不断地改变。

这建筑物最大的特点不是你可以看到「升」起了的湖水,旅客甚至可以亲身感到了这些湖水,因为当进入这大厦之后便会经过螺旋的通道到达顶层,让自己完全被云雾包围,简直像是升了仙一样,又或者像孙悟空一样。当经过屋顶的露台之后,便会到达室内的展馆和酒吧,你可以从云雾中看到外边的世界,相信这样的经历只有降伞人员才有机会感受到。

大家可能会问如果在云雾中会否迷路呢?又或者会否容易碰到别人呢 ?

首先,这建筑物的路径是单循环的,所以应该不会迷路。至于,视野的问题就是建筑师他们刻意创造出的效果,他们希望创造出迷失了自己存在的空间感觉,因为参观时大会安排了雨衣给旅客,除了不想云雾弄湿了旅客的衣裳,并且大家都变得一式一样,同时在云雾中都看不见对方。

虽然最后大会可能因为成本的问题,而没有为旅客安排雨衣,但是参观这处确实把人带进了迷失的空间。

不过无论如何,如此疯狂地「玩水」的建筑确实是小见的实验性建筑。




玩水的建築—Blur building

yin5lu9bnw8xljoz9shdlg

7fopoep0q2f1alwqjbyvea geuv_dfwbdrracir9ajctw jtkebyumuokq32jkpunksa kxbcazgedd98pudpmo9_gq

今日原本會答應為大家再介紹 Jean Nouvel 的建築,但是今日突然想起一起一座世博的展館建築,所以今日先寫一下。

這一座看似一堆「雲」的建築是2002年瑞士世博的其中一個展館,它是由紐約的建築師Diller & Scofidio 所設計的,他們的設計理念是將當地的環境完全融入這座大廈,不單要令旅客可以看到當地的環境,還要親身感受到當地的環境。

由於這建築是類近當地著名的淡水湖— Lake Neuchatel ,所以他們決定把整座建築物放在湖上,然後把湖水泵上,並從外牆上13,000個噴出,這些湖水經微小的噴口便會變成小水珠,而且這建築物是離開湖面大約65尺左右,因此從遠處來看這建築物就有如「一堆雲」。而且特別地當大風吹過這建築之後便會使建築變成在雲霧中若隱若現,成為「雲霧中的建築」,然後當風吹走雲霧之後才會再次看到建築物本身的模樣,之後再來一次循環,因此這建築物的模樣是視乎天氣的變化而不斷地改變。

這建築物最大的特點不是你可以看到「升」起了的湖水,旅客甚至可以親身感到了這些湖水,因為當進入這大廈之後便會經過螺旋的通道到達頂層,讓自己完全被雲霧包圍,簡直像是升了仙一樣,又或者像孫悟空一樣。當經過屋頂的露台之後,便會到達室內的展館和酒吧,你可以從雲霧中看到外邊的世界,相信這樣的經歷只有降傘人員才有機會感受到。

大家可能會問如果在雲霧中會否迷路呢?又或者會否容易碰到別人呢 ?

首先,這建築物的路徑是單循環的,所以應該不會迷路。至於,視野的問題就是建築師他們刻意創造出的效果,他們希望創造出迷失了自己存在的空間感覺,因為參觀時大會安排了雨衣給旅客,除了不想雲霧弄濕了旅客的衣裳,並且大家都變得一式一樣,同時在雲霧中都看不見對方。

雖然最後大會可能因為成本的問題,而沒有為旅客安排雨衣,但是參觀這處確實把人帶進了迷失的空間。

不過無論如何,如此瘋狂地「玩水」的建築確實是小見的實驗性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