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Delft University library

上下合一的建筑 - Delft University library

8mDo2Jp_tsT0KjaURxdaRQ

g8hdvcJXufUTi3jRp1gOuA

XiXldis4w_3Bqz1Oasu_IQ

jyIMuY7XcREgsgWTuiZ6DA

Nwkz6VBMI09ic9_LbO3vqA

PvTTtU5bLWh4LlzmPDONnQ

讲开又讲, 我原来都写了超过200篇blog, 不经不觉都写了23万字, 很多建筑类型都向大家介绍过, 但发现原来我从来未曾介绍过图书馆, 今日不如讲一下图书馆. 反正为答谢第350名订阅者 - FCHAN, 她希望我写一些关於建筑物和植物的blog, 今次就不如讲一个和植物很有关系的图书馆.

这是Delft University 的一座图书馆, 它的设计理念很简单就是将一边的天台和首层的地板连接, 屋顶便成为地板的延续. 这个绿化的屋顶就直接变成一个大型的公共空间, 所有学生都可以坐在屋顶之上.

图书馆中央的一个圆椎体就是自修室, 而阳光可以从尖顶之处射进室内, 但圆椎体是继续延伸至低层, 这样便营造一个宁静的自修空间. 至於室内设计就更精彩, 由於一边的屋顶很低, 所以不能够放置很多图书, 於是就把图书放最高的一端, 而整个室内空间就完全开放.

这样的一个大空间, 的确令很多学生都愿意在这里上网和读书, 不过这样的设计就可能藏书量不多, 但多年重看这些照片之後, 我都深深地记着这个空间.

我在大学2年级时参观这大厦, 教授就马上问大家觉得这图书馆怎麽样? 很多亚洲同学都觉得这样的设计很特别, 但很多空间的实用性不高, 就算这样大的绿化空间都好像没有什麽功能. 在这一刻一名来自苏格兰的同学, 就马上反驳他的说法. 他说这屋顶很好玩, 於是他便马上躺在屋顶之上并马上从屋顶滚下去, 虽然很危险但大家都大笑一场. 跟着其他英国同学都一同滑下去, 虽然很肮脏但大家就好像”活士托” 演唱会般地疯狂玩耍.

这样的设计理念就很明显地分别出东方人和欧洲人对美学的观念, 东方人很着重产品的实用性和需要性, 如果产品不实用已经大打折扣. 但欧洲人真的可以单纯用一种感觉来享受空间, 尽管这样大的屋顶未必有很特别的功能, 但只要看到大的绿化面积便给予人很舒服的感觉, 而且这样斜顶设计的确在视觉上减少高密度和屏风效应, 反正这是政府地不用考虑高实用率和其他商业原素.

不过, 讲到底设计都需要有一个设计理念, 无论你是实用主义, 还是浪漫主义又或者是後现代主义, 你都有一个立场, 但反观香港的中央图书馆, 大家又认为它是一个怎样理念的设计?

以後会尝试讲多一点其他地方的设计, 不会再集中在香港丶北京丶日本和英国的设计.




上下合一的建築 – Delft University library

8mDo2Jp_tsT0KjaURxdaRQ

g8hdvcJXufUTi3jRp1gOuA

XiXldis4w_3Bqz1Oasu_IQ

jyIMuY7XcREgsgWTuiZ6DA

Nwkz6VBMI09ic9_LbO3vqA

PvTTtU5bLWh4LlzmPDONnQ

講開又講, 我原來都寫了超過200blog, 不經不覺都寫了23萬字, 很多建築類型都向大家介紹過, 但發現原來我從來未曾介紹過圖書館, 今日不如講一下圖書館. 反正為答謝第350名訂閱者 – FCHAN, 她希望我寫一些關於建築物和植物的blog, 今次就不如講一個和植物很有關系的圖書館.

這是Delft University 的一座圖書館, 它的設計理念很簡單就是將一邊的天台和首層的地板連接, 屋頂便成為地板的延續. 這個綠化的屋頂就直接變成一個大型的公共空間, 所有學生都可以坐在屋頂之上.

圖書館中央的一個圓椎體就是自修室, 而陽光可以從尖頂之處射進室內, 但圓椎體是繼續延伸至低層, 這樣便營造一個寧靜的自修空間. 至於室內設計就更精彩, 由於一邊的屋頂很低, 所以不能夠放置很多圖書, 於是就把圖書放最高的一端, 而整個室內空間就完全開放.

這樣的一個大空間, 的確令很多學生都願意在這裡上網和讀書, 不過這樣的設計就可能藏書量不多, 但多年重看這些照片之後, 我都深深地記著這個空間.

我在大學2年級時參觀這大廈, 教授就馬上問大家覺得這圖書館怎麼樣? 很多亞洲同學都覺得這樣的設計很特別, 但很多空間的實用性不高, 就算這樣大的綠化空間都好像沒有什麼功能. 在這一刻一名來自蘇格蘭的同學, 就馬上反駁他的說法. 他說這屋頂很好玩, 於是他便馬上躺在屋頂之上並馬上從屋頂滾下去, 雖然很危險但大家都大笑一場. 跟著其他英國同學都一同滑下去, 雖然很骯髒但大家就好像活士托演唱會般地瘋狂玩耍.

這樣的設計理念就很明顯地分別出東方人和歐洲人對美學的觀念, 東方人很著重產品的實用性和需要性, 如果產品不實用已經大打折扣. 但歐洲人真的可以單純用一種感覺來享受空間, 儘管這樣大的屋頂未必有很特別的功能, 但只要看到大的綠化面積便給予人很舒服的感覺, 而且這樣斜頂設計的確在視覺上減少高密度和屏風效應, 反正這是政府地不用考慮高實用率和其他商業原素.

不過, 講到底設計都需要有一個設計理念, 無論你是實用主義, 還是浪漫主義又或者是後現代主義, 你都有一個立場, 但反觀香港的中央圖書館, 大家又認為它是一個怎樣理念的設計?

以後會嘗試講多一點其他地方的設計, 不會再集中在香港、北京、日本和英國的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