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Darmstadt

與牆融合的建築—Darmstadtium

  
   

石牆原來的位置

每一座大廈都有牆,但是很少大廈是必需要與牆融合的,今日就為大家帶來這樣的例子—Darmstadtium。

Darmstadtium是位於德國Darmstadt市中心的多用途大樓,是一座具備會議、展覽和表演場地的政府大樓。白天主要是租借給私人公司作會議和發布會之用,晚上便多數是租給當地的大學和藝術團體作表演和活動之用。

不過,這大廈最特別的一點是在正門之前是有一道建於古羅馬時代的石牆,由於這道牆的歷史價值是相當珍貴,所以新建的大樓就必須要與這道牆融合。雖然這道牆佔地面積不大,但是就橫向佔了地盤30%的長度,而且是位於整個地盤比較中央的位置。所以,這道牆就必須要位於新大樓的建築範圍內。但是這道牆的長度不少所以不能夠把整道牆設在新大樓的室內位置,否則會令室內空間變得過於巨大,而四周的街道亦會變得很窄,完全破壞了大樓的和四周的體量關係。

因此,建築師Talik Chalabi設計新大樓時便決定把石牆的一半空間放在室外,一半放在室內。特別的是,室內的石牆是比較低的,而室外的就比較高,所以便巧妙地把它融合為新建築的一部份,並且在室內石牆設置了展覽的空間來解釋石牆的歷史,洽巧地低處的空間便形成了一個特別的小型歷史展覽廳。

不過,當我參觀這大樓時感到有一點奇怪,因為新大樓外牆的物料全是黑和深綠色的麻石,給予人一種現代、新潮的感覺,但是給予人一種冰冷的感覺。相反,古石牆的色調是黃色的磚牆,是偏向”暖” 和懷舊的一種物料,建築師挑選物料時是否曾考慮這一點呢?

我相信他是刻意製造出新與舊的對比,還是無可奈何地接受保留原有石牆的做法呢?在空間設計上總算平衡了保育石牆和新大樓功能上的需要,但若論外型設計上,石牆的確破壞了新大樓簡單而現代的外型,確實有一點像外牆上的腫瘤一樣,所我偏向相信是建築完成基本設計後,迫於無奈地接受保留石牆的決定,才特意在外牆找個洞來融合石牆。

雖然在石牆的處理未算得上是完美,但有一點不得不提。德國人的施工技術確是一流的,因為新大樓的樁柱和石牆的距離不是很多,所以打地樁時對石牆的保護和在地下水的控制上,實是非常精良。

這大樓看似是一座很仔細和精良設計的大廈,但當我一進入到室內空間時,便會發現這建築師其實相當外行,而事實地這名建築師主要是在瑞士教學的,今次是他首次主導整座大廈的設計,因此很多部份的做法是相當外行。

關於Darmstadtium的設計,這大廈的設計理念是很簡單,大廈的通道成一個S型,包圍了一個大的劇院和一個小的劇院,一進主入口便自然是入口大堂,大堂旁便是不同的會議和展覽廳。

這大廈最大的特點便是大堂的玻璃成一個V型的空間從屋頂直插至地庫,這個天窗不單為室內空間帶來陽光,並且是用於收集雨水,這些雨水便用作洗手間沖水之用。據我所知原有的設計是希望利用雨水來用作空調系統的冷卻系統之用,但是德國的降雨量不甚多,所以最後都只把雨水用作沖水之用。

另一個特點是劇院,由於這劇院並沒有特定的用途,所以坐位、舞台和音效情況都必須靈活地調節。首先,舞台是可以升降的,如果用作大學研討時,舞台便降至平地,讓講者與觀眾沒有太大的距離。如果是用作藝術表演時,舞台便升高來製造多層的出場空間。

低座座位

中座座位未升起前的地板

至於坐位,整個劇院的坐位分為高、中、低坐,現在照片中的坐位只是低座的空間,當進行較大型一點的活動時,便拉開中間的間格牆,併升起中座的地板再放上臨時的坐位。當進行最大型的活動時,便再拉開中、高座之間的間格牆,讓中座的坐位連接至高座。

亦為了不同情況的需要,劇院天花的高度亦可以調節,用以調整室內的Reverberation time.

如果大家記起,我曾經提及過這大廈的建築師的手法其實相當外行,原因是他在柱的分佈之上實在很明顯沒有仔細考慮。

一個有經驗的建築師便會知道柱網是設計一座大廈的關鍵部份,因為柱是連接大廈所有層數的部件,所以柱的位置便必須要盡量配合各層空間上的需要,而最經常發生的問題是柱在首層的位置與地庫停車場的位置未能配合,分分鐘鐘便需要柱位轉移(column transfer) 。

柱位轉移的意思是當上層的柱位與下層的柱位不能配合時,上層的柱便會坐在下層柱與柱之間的梁之上,所以這部份的梁便需要加粗,成本當然增加,而大廈結構穩定性自然減少,所以柱位轉移(column transfer) 當然愈少愈好,而且一條柱通常只會轉為一次。

如果不做柱位轉移(column transfer) 的話,便唯有犧牲了其中一層的空間,令這層的實用空間降低了。在一般心中,相信首層以上的空間是比較重要,因為比較多人會使用,但是大部份的大人物、VIP都是乘坐駕到場的,因此停車場的設計一點也不可以馬虎,而且這是整個建築物給予大人物的第一觀感的地方,建築師的前途很可能取決於這一刻。

至於Darmstadtium,由於它的平面通道空間成一個S型,而大和小劇院的外型都三尖八角,所以柱位是相當混亂,地庫停車位自然是因為柱的位置而亂七八,最奇怪的是建築師不只是使用了典型的直柱,還使用了V型柱,這不單令成本增加,亦令室內空間變得更不實用,柱子數目亦增加不少,因而柱網變得更混亂。

由於柱網混亂,在高層的會議廳之中是包含了不少柱子,令室內空間的觀感和視線都大受影響,而行人通道上亦因為有不少柱子的關係而不時需要急轉彎,因此很明顯地這建築師的手法是相當外行。

有經驗的建築師是會先定出柱網(Structural grid) ,通常是把柱與柱之間的距離定為8.4m – 9m ,在香港機場就特別地定為27m。在9m之內的柱網,不會需要特別粗的梁,這令天花有更多的空間讓水管和空調管道通過,而在9m之內可讓3部私家車停泊,而兩行的停車位之間亦有足夠的空間讓車倒頭。

這樣便基本地把柱的位置定好,如果首層通道空間成S型的話,柱的位置便再調整一點,但是萬變不離基本格局,室內空間都同樣是根據這柱網來設計。

雖然Darmstadtium的柱位很混亂,但是當陽光照映下得出來的倒影亦因V型柱的關係而變得相當特別。

Facebook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845400374#!/album.php?aid=250521&id=845400374




与墙融合的建筑—Darmstadtium

   
   

石墙原来的位置

每一座大厦都有墙,但是很少大厦是必需要与墙融合的,今日就为大家带来这样的例子—Darmstadtium。

Darmstadtium是位于德国Darmstadt市中心的多用途大楼,是一座具备会议、展览和表演场地的政府大楼。 白天主要是租借给私人公司作会议和发布会之用,晚上便多数是租给当地的大学和艺术团体作表演和活动之用。

不过,这大厦最特别的一点是在正门之前是有一道建于古罗马时代的石墙,由于这道墙的历史价值是相当珍贵,所以新建的大楼就必须要与这道墙融合。 虽然这道墙占地面积不大,但是就横向占了地盘30%的长度,而且是位于整个地盘比较中央的位置。 所以,这道墙就必须要位于新大楼的建筑范围内。 但是这道墙的长度不少所以不能够把整道墙设在新大楼的室内位置,否则会令室内空间变得过于巨大,而四周的街道亦会变得很窄,完全破坏了大楼的和四周的体量关系。

因此,建筑师Talik Chalabi设计新大楼时便决定把石墙的一半空间放在室外,一半放在室内。 特别的是,室内的石墙是比较低的,而室外的就比较高,所以便巧妙地把它融合为新建筑的一部份,并且在室内石墙设置了展览的空间来解释石墙的历史,洽巧地低处的空间便形成了一个特别的小型历史展览厅。

不过,当我参观这大楼时感到有一点奇怪,因为新大楼外墙的物料全是黑和深绿色的麻石,给予人一种现代、新潮的感觉,但是给予人一种冰冷的感觉。 相反,古石墙的色调是黄色的砖墙,是偏向”暖” 和怀旧的一种物料,建筑师挑选物料时是否曾考虑这一点呢?

我相信他是刻意制造出新与旧的对比,还是无可奈何地接受保留原有石墙的做法呢? 在空间设计上总算平衡了保育石墙和新大楼功能上的需要,但若论外型设计上,石墙的确破坏了新大楼简单而现代的外型,确实有一点像外墙上的肿瘤一样,所我偏向相信是建筑完成基本设计后,迫于无奈地接受保留石墙的决定,才特意在外墙找个洞来融合石墙。

虽然在石墙的处理未算得上是完美,但有一点不得不提。 德国人的施工技术确是一流的,因为新大楼的桩柱和石墙的距离不是很多,所以打地桩时对石墙的保护和在地下水的控制上,实是非常精良。

这大楼看似是一座很仔细和精良设计的大厦,但当我一进入到室内空间时,便会发现这建筑师其实相当外行,而事实地这名建筑师主要是在瑞士教学的,今次是他首次主导整座大厦的设计,因此很多部份的做法是相当外行。

关于Darmstadtium的设计,这大厦的设计理念是很简单,大厦的通道成一个S型,包围了一个大的剧院和一个小的剧院,一进主入口便自然是入口大堂,大堂旁便是不同的会议和展览厅。

这大厦最大的特点便是大堂的玻璃成一个V型的空间从屋顶直插至地库,这个天窗不单为室内空间带来阳光,并且是用于收集雨水,这些雨水便用作洗手间冲水之用。 据我所知原有的设计是希望利用雨水来用作空调系统的冷却系统之用,但是德国的降雨量不甚多,所以最后都只把雨水用作冲水之用。

另一个特点是剧院,由于这剧院并没有特定的用途,所以坐位、舞台和音效情况都必须灵活地调节。 首先,舞台是可以升降的,如果用作大学研讨时,舞台便降至平地,让讲者与观众没有太大的距离。 如果是用作艺术表演时,舞台便升高来制造多层的出场空间。

低座座位

中座座位未升起前的地板

至于坐位,整个剧院的坐位分为高、中、低坐,现在照片中的坐位只是低座的空间,当进行较大型一点的活动时,便拉开中间的间格墙,并升起中座的地板再放上临时的坐位。 当进行最大型的活动时,便再拉开中、高座之间的间格墙,让中座的坐位连接至高座。

亦为了不同情况的需要,剧院天花的高度亦可以调节,用以调整室内的Reverberation time.

如果大家记起,我曾经提及过这大厦的建筑师的手法其实相当外行,原因是他在柱的分布之上实在很明显没有仔细考虑。

一个有经验的建筑师便会知道柱网是设计一座大厦的关键部份,因为柱是连接大厦所有层数的部件,所以柱的位置便必须要尽量配合各层空间上的需要,而最经常发生的问题是柱在首层的位置与地库停车场的位置未能配合,分分钟钟便需要柱位转移(column transfer) 。

柱位转移的意思是当上层的柱位与下层的柱位不能配合时,上层的柱便会坐在下层柱与柱之间的梁之上,所以这部份的梁便需要加粗,成本当然增加,而大厦结构稳定性自然减少,所以柱位转移(column transfer) 当然愈少愈好,而且一条柱通常只会转为一次。

如果不做柱位转移(column transfer) 的话,便唯有牺牲了其中一层的空间,令这层的实用空间降低了。 在一般心中,相信首层以上的空间是比较重要,因为比较多人会使用,但是大部份的大人物、VIP都是乘坐驾到场的,因此停车场的设计一点也不可以马虎,而且这是整个建筑物给予大人物的第一观感的地方,建筑师的前途很可能取决于这一刻。

至于Darmstadtium,由于它的平面通道空间成一个S型,而大和小剧院的外型都三尖八角,所以柱位是相当混乱,地库停车位自然是因为柱的位置而乱七八,最奇怪的是建筑师不只是使用了典型的直柱,还使用了V型柱,这不单令成本增加,亦令室内空间变得更不实用,柱子数目亦增加不少,因而柱网变得更混乱。

由于柱网混乱,在高层的会议厅之中是包含了不少柱子,令室内空间的观感和视线都大受影响,而行人通道上亦因为有不少柱子的关系而不时需要急转弯,因此很明显地这建筑师的手法是相当外行。

有经验的建筑师是会先定出柱网(Structural grid) ,通常是把柱与柱之间的距离定为8.4m – 9m ,在香港机场就特别地定为27m。 在9m之内的柱网,不会需要特别粗的梁,这令天花有更多的空间让水管和空调管道通过,而在9m之内可让3部私家车停泊,而两行的停车位之间亦有足够的空间让车倒头。

这样便基本地把柱的位置定好,如果首层通道空间成S型的话,柱的位置便再调整一点,但是万变不离基本格局,室内空间都同样是根据这柱网来设计。

虽然Darmstadtium的柱位很混乱,但是当阳光照映下得出来的倒影亦因V型柱的关系而变得相当特别。

Facebook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845400374#!/album.php?aid=250521&id=84540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