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黑白

簡約至極點的畫家—豐子愷

今日想開一個新的話題—畫,這亦是我一直很想講的題目,因為如果一直只講關於建築的話題,寫得真的有一點平淡和沈悶,所以今天來一個新的嘗試。

講起中國畫家就必定會想起張大千、徐悲鴻、趙無極等大師,但我自己最喜愛的中國畫家則是豐子愷。豐子愷有不同類型的畫,有一些鉛筆素描和彩色的水墨畫,但最我最喜歡是他的純黑白的水墨畫,這亦可以說是最簡單的畫,因為他沒的畫有如素描畫一樣,有深、淺、灰三個層次,亦沒有如山水畫般有不同厚薄的墨來做成深淺的效果,而豐子愷的畫就只有簡單的黑線和留白。

他的畫多數是只會用粗的黑線來表達暗影部份,幼的黑線來表達物件的外形。一張畫就只有黑和白,粗和幼的兩個層次。他將一張畫簡化到了極點,只留下最重要的原素。一張畫的每一條線都可以說是畫中最重要的,而且在他的畫很少看到一些垃圾的線的存在,每一點、一線都有他的意義。

為了更進一步簡化畫面,豐子愷的畫有時連人的表情都沒畫上,又或者都是從人物的背面來描繪。這是一種很少見的做法,因為很少畫家會用留白的手法來描繪人物的表情,只用人的肢體動作來表達他的意念。如果當他繪畫人物的表情時,表情便是全畫最重要的原素。這一種特別的手法使豐子愷的畫有一種特別的味道,讓人一看便知道是他的作品,別樹一格。

眾所周知,豐子愷除了是一名畫家之外,亦是一名作家、音樂家和教師,相信大部份的中學生都曾經讀過他的文章。由於他是生在光緒年間的,而他亦是中國史上最後一代的舉人,因此他見證了世代的變化。他的作品很多時都會與生命、社會狀況、人生百態有關,而他採用的留白手法,就是希望讀者用心想一想關於生命、人生等問題,這可以說是在讀者心中作了「留白」。

希望以此篇拙文來答謝我的中文老師—周愛平老師和家慈,因為我認識豐子愷的畫是在中文課時學習他的文章之後,而老師亦順道為我們介紹豐子愷的畫。周老師亦不時用豐子愷的畫作說話考試之用,因此豐子愷的畫才在我心中留下印象。

另外,當我在英國讀大學一年級時,當我在電話中要求家慈買一些豐子愷的畫冊時,她說有一天她經過書店看見這畫冊很特別便下來寄給我,當時我都十分驚訝地家慈有未卜先知的本能和她對美學上的品味。雖然她未必知道豐子愷是誰,亦未必知道如何欣賞豐子愷的畫風,但是她同樣都被如此簡約的畫風所吸引。

近年香港著名畫家—阿虫都帶來豐子愷味道的影子。

下一篇將是介紹Picasso的畫。




简约至极点的画家—丰子恺

今日想开一个新的话题—画,这亦是我一直很想讲的题目,因为如果一直只讲关于建筑的话题,写得真的有一点平淡和沉闷,所以今天来一个新的尝试。

讲起中国画家就必定会想起张大千、徐悲鸿、赵无极等大师,但我自己最喜爱的中国画家则是丰子恺。 丰子恺有不同类型的画,有一些铅笔素描和彩色的水墨画,但最我最喜欢是他的纯黑白的水墨画,这亦可以说是最简单的画,因为他没的画有如素描画一样,有深、浅、灰三个层次,亦没有如山水画般有不同厚薄的墨来做成深浅的效果,而丰子恺的画就只有简单的黑线和留白。

他的画多数是只会用粗的黑线来表达暗影部份,幼的黑线来表达物件的外形。 一张画就只有黑和白,粗和幼的两个层次。 他将一张画简化到了极点,只留下最重要的原素。 一张画的每一条线都可以说是画中最重要的,而且在他的画很少看到一些垃圾的线的存在,每一点、一线都有他的意义。

为了更进一步简化画面,丰子恺的画有时连人的表情都没画上,又或者都是从人物的背面来描绘。 这是一种很少见的做法,因为很少画家会用留白的手法来描绘人物的表情,只用人的肢体动作来表达他的意念。 如果当他绘画人物的表情时,表情便是全画最重要的原素。 这一种特别的手法使丰子恺的画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让人一看便知道是他的作品,别树一格。

众所周知,丰子恺除了是一名画家之外,亦是一名作家、音乐家和教师,相信大部份的中学生都曾经读过他的文章。 由于他是生在光绪年间的,而他亦是中国史上最后一代的举人,因此他见证了世代的变化。 他的作品很多时都会与生命、社会状况、人生百态有关,而他采用的留白手法,就是希望读者用心想一想关于生命、人生等问题,这可以说是在读者心中作了「留白」。

希望以此篇拙文来答谢我的中文老师—周爱平老师和家慈,因为我认识丰子恺的画是在中文课时学习他的文章之后,而老师亦顺道为我们介绍丰子恺的画。 周老师亦不时用丰子恺的画作说话考试之用,因此丰子恺的画才在我心中留下印象。

另外,当我在英国读大学一年级时,当我在电话中要求家慈买一些丰子恺的画册时,她说有一天她经过书店看见这画册很特别便下来寄给我,当时我都十分惊讶地家慈有未卜先知的本能和她对美学上的品味。 虽然她未必知道丰子恺是谁,亦未必知道如何欣赏丰子恺的画风,但是她同样都被如此简约的画风所吸引。

近年香港著名画家—阿虫都带来丰子恺味道的影子。

下一篇将是介绍Picasso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