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金融

香港建筑师的悲剧-国金一、二期

dOb9A8GAUnHZ1HujgPhqtA

YBYcgOsAAAz3gvCtM1FYZA

ZBjqIutEFJTj2OxgOB3H7A

当大家知道我今天会讲国金一、二期时, 大家心中都是想起近日炙手可热的电影-Batman Dark Night. Batman 如何从国金一期跳下,并闪电地把那个商人带上飞机.

但在观看电影的同时, 又有多少人知道国金一、二期的血泪史.

 

众所周知, 国金一、二期联同四季酒店、香港机铁站和商场是机场核心工程的一部份, 亦是中环弯仔填海工程的第一期. 整个项目包括国金一、二期、机铁站、酒店和商场是由香港两间大发展商联同地铁公司共同开发, 并交由一所香港大建筑师楼负责设计和管理.  国金一期和机铁站是这项目的前期工程, 而国金一、二期原是圆形的摩天大厦, 当国金一期已完成首三至四层时, 其中一个发展商突然要求更改设计并要求把国金一、二期交由美国著名的建筑师Cesar Pelli 设计.

 

这情况是闻所未闻, 因为大厦已开始施工即是施工图、招标、入则的工序亦已完成.  如重新设计是非常大的一件事情, 因为很多工序要重做. 更改设计在早期设计的阶段是正常的事情, 在招标和入则后还更改设计亦不奇怪, 但只是局部修改, 不是重做. 但在施工当中, 突然要求更换建筑师并重新设计, 简直是奇闻. 因为, 发展商需要把工程推迟至少10-12 月, 并要赔偿给承建商有关修改工程的费用和推迟进度的额外费用.

 

一众的Project Manager 为了减少工程上的损失, 他们想了一个破天荒的做法, 肯定全世界没有尝试过. 第一, 工程继续进行但只做电梯糟和消防梯的核心筒部份. 第二, 柱位置不改, 反正都只有八支大柱作支撑整个大厦. 因为, 这样八支大柱的结构使室内的窗口面积尽量增大, 现在施工中的ICC 大楼也是同样这种结构. 第三, Cesar Pelli 只可局部修改大厦的外形, 而不用更改总建筑面积, 亦令他设计时间可以缩短 . 等Cesar Pelli 完成设计后才补回地板的部份, 当我告诉英国的同事时,关于这种边划图、边建楼的做法, 简直令他们咋舌, 相信只有香港才可以进行.

 

其实, 大家都知道Cesar Pelli 完全更改了原先大厦设计的外形, 由圆形的大厦改为正方形, 但又巧妙地连接已建好的首三至四层, 所以大家会发现国金一期的低层( 即连接商场的部份) 是圆形的空间, 而大厦本身是正方形的奇怪现象. 之后的国金二期, 就相对简单因为只是打了桩, 所以Cesar Pelli 只要跟从原先定下的柱位, 便可重新设计.

 

原先, 负责这项目的建筑师继续为四季酒店、香港机铁站和商场作设计, 亦成为国金一、二期的Project architect. 其实, 行家之间互相抢单是正常的事, 但在已开始施工的地盘更换则师并更改设计真是十分罕见. 如大家有看我第一篇blog 的话, 便会知道, 无论多好的同学, 无论多好的朋友; 要反面时便反面, 你中了标不等如会用你的设计, 一众行家都小心行事, 避免食 .

国金一、二期换则师的原因, 在行内有很多传闻, 有人说是其中一个富豪的风水师说圆形大厦不好, 有人说圆形大厦的实用率不高, 所以换则师. 无论如何, 相信这永远是一个谜.




香港建築師的悲劇-國金一、二期

dOb9A8GAUnHZ1HujgPhqtA

YBYcgOsAAAz3gvCtM1FYZA

ZBjqIutEFJTj2OxgOB3H7A

當大家知道我今天會講國金一、二期時, 大家心中都是想起近日炙手可熱的電影-Batman Dark Night. Batman如何從國金一期跳下,並閃電地把那個商人帶上飛機.

但在觀看電影的同時, 又有多少人知道國金一、二期的血淚史.

眾所周知, 國金一、二期聯同四季酒店、香港機鐵站和商場是機場核心工程的一部份,亦是中環彎仔填海工程的第一期. 整個項目包括國金一、二期、機鐵站、酒店和商場是由香港兩間大發展商聯同地鐵公司共同開發, 並交由一所香港大建築師樓負責設計和管理.  國金一期和機鐵站是這項目的前期工程, 而國金一、二期原是圓形的摩天大廈, 當國金一期已完成首三至四層時, 其中一個發展商突然要求更改設計並要求把國金一、二期交由美國著名的建築師Cesar Pelli設計.

這情況是聞所未聞, 因為大廈已開始施工即是施工圖、招標、入則的工序亦已完成. 如重新設計是非常大的一件事情, 因為很多工序要重做. 更改設計在早期設計的階段是正常的事情, 在招標和入則後還更改設計亦不奇怪, 但只是局部修改, 不是重做. 但在施工當中, 突然要求更換建築師並重新設計, 簡直是奇聞.因為,發展商需要把工程推遲至少10-12月, 並要賠償給承建商有關修改工程的費用和推遲進度的額外費用.

一眾的Project Manager為了減少工程上的損失, 他們想了一個破天荒的做法, 肯定全世界沒有嘗試過. 第一, 工程繼續進行但只做電梯糟和消防梯的核心筒部份. 第二, 柱位置不改, 反正都只有八支大柱作支撐整個大廈. 因為, 這樣八支大柱的結構使室內的窗口面積盡量增大, 現在施工中的ICC大樓也是同樣這種結構. 第三, Cesar Pelli只可局部修改大廈的外形,而不用更改總建築面積,亦令他設計時間可以縮短. 等Cesar Pelli完成設計後才補回地板的部份, 當我告訴英國的同事時,關於這種邊劃圖、邊建樓的做法, 簡直令他們咋舌,相信只有香港才可以進行.

其實,大家都知道Cesar Pelli完全更改了原先大廈設計的外形, 由圓形的大廈改為正方形, 但又巧妙地連接已建好的首三至四層, 所以大家會發現國金一期的低層(即連接商場的部份)是圓形的空間, 而大廈本身是正方形的奇怪現象. 之後的國金二期, 就相對簡單因為只是打了樁, 所以Cesar Pelli只要跟從原先定下的柱位, 便可重新設計.

原先, 負責這項目的建築師繼續為四季酒店、香港機鐵站和商場作設計, 亦成為國金一、二期的Project architect. 其實, 行家之間互相搶單是正常的事, 但在已開始施工的地盤更換則師並更改設計真是十分罕見. 如大家有看我第一篇blog的話,便會知道, 無論多好的同學, 無論多好的朋友; 要反面時便反面, 你中了標不等如會用你的設計, 一眾行家都小心行事,避免食.

國金一、二期換則師的原因, 在行內有很多傳聞, 有人說是其中一個富豪的風水師說圓形大廈不好, 有人說圓形大廈的實用率不高,所以換則師. 無論如何,相信這永遠是一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