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川紀章

石原慎太郎

安藤忠雄

上几月刚刚公报下一届奥运由巴西里约热奈卢夺得主办权,而东京亦是其中的一个参赛城市,虽然声望方面未能如其他城市般浩大,但是背后包含了一场很特别关于建筑师的战争。
在 2007年,东京市长的选举是由当时的现任市长 石原慎太 郎 和共生新党的黑川纪章竞逐。

黑川纪章除了是一名政治家之外,亦是一名相当有名的建筑师,他是毕业于京都大学和东京大学等著名学院,在东京大学时更是跟从日本建筑教父—丹下建三学习,正所谓出身建筑界的名门望族。他亦是少有的日本建筑师能在世界各地都有他的设计,他的作品包括在法国新凯旋门的一座办公室,荷兰的凡高博物馆,他在建筑界名气相当巨大。

在他的竞选政纲包括一个极具争议性的建议—日本迁都,虽然这并不是一个新的议题,他的老师—丹下建三亦有提出类似的建议。迁都的情况就好像美国的华盛顿和纽约一样,一个是政治中心,一个是经济中心。目的是令过度挤迫,过多人口的东京,变得较为低密度一点。再加上东京公共交通网络亦超出了它的戴客量的上限多时,市民每天经常要用 2小时以上的时间来往返住所, 因此黑川纪章认为迁都是有效地将东京的密度分流的做法。

表面上这建议是只为民生方面的问题,但是其实是与 政治有密切的关系。因为如果将中央政府的主要机构迁离东京,亦即是将政治相关的核心部份迁至新的地方。这便有如将很多政治和商业网络有一个重大的调整,甚至重新再调配。因为日本政界收取了商界和工业界的大量政治献金,而政客会在各区兴建大量基建,又或者在政策上对某企业进行倾斜性的调整。例如:日本现在向环保汽车进行了大规模的税务优惠,并且只针对性对某几型号提出大型优惠,因此丰田的其中一个型号的环保车便随即大卖。另外,我们在日本经常可以看到有很多公路和展览馆都使用率其低,这是因为很多都是政治报答的工程。

至于东京竞逐 2016奥运会在 表面上的建议看似很简单,但其实是 石原慎太 郎 的一个 很重大的政治动作。因为他的竞选政纲是建议将全国的力量集中发展在东京,务求进一步有效地管治建筑国家,而举世办奥运不单可以向世界宣传东京,亦可以对东京各部份进行翻新,打造一个全新的东京。

不过,全国人民都知道 石原慎太 郎 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将全国的力量集中在他的手上,因为他是一个相当好权的人,而且举办奥运可以是他在政绩上写下光辉的一页,最重要的是可以在各种大型基建工程中收取丰厚的政治献金。
为了达到目的,他还邀请日本建筑界大师安藤忠雄负责为东京奥运进行规划,此举令 黑川纪章很不是味儿,因为他是出身传统建筑名校的高材生,而 安藤忠雄就根本未曾读过大学,让东京交给安藤忠雄这样的人来设计,对 黑川纪章来说是很大的震撼, 于是东京都知事选举便间接成为两名建筑大师的战争。
黑川纪章和 安藤忠雄当年都不断地在电视、电台演讲,在不同的网站都刊登他们的构想,他们甚至参与一些清谈节目,来增加自己在公众的声望和支持度。因为无论那一方成功都极可能把自己在历史上留名,甚至可以说是改变了日本的命运,所以双方都全力以赴。这件事当然在网上亦引发不少评论,有人认为 黑川纪章的建议是多此一举,劳民伤财。亦有人认为 安藤忠雄不能规划东京奥运,因为他的大型建筑多数都是比较混乱,总体规划一直是安藤忠雄的弱项。相信双方政党都派出网上打手来攻击对方,虽然此事已成过去,但这些讨论亦在网上流传。
这场战争相当有趣,因为一个建筑师的建议是将东京的地位降低,令密度减少,而另一方是将东京的地位提升,并大兴土木地进行翻新工程。这场选举当年在日本社会上有不少回响, 因为东京市长一职长期由自民党的人担任,而自民党控制了日本经济的一个要塞,很多经济政策和网络都直接或间接地控制在自民党手中,因此如果 石原慎太 郎 落败,便可能 打散了不少自民党的网络,政治影响力都会随之而减少。

在 2007年 2月, 石原慎太 郎 成功连任, 黑川纪章以大比数落败。 石原慎太 郎 豪气地在电视上说:「建筑家不能成为政治家。」,而 2016年东京奥运竞逐工程亦随之而展开, 黑川纪章不单在竞选中惨败而回,他亦在 2007年 10月过身,迁都的建议亦开始被人遗忘。

虽然东京最后有参与 2016年奥运申办权,但是日本各界都知道这只是 石原慎太 郎 为自己而做的面子工程,而且亦希望在退休前借奥运这机会来发一次大财。因此,日本市民对东京奥运的支持度只有 45-50% ,所以自然申请失败,不过不少网民都深信 石原慎太 郎 都在这过程中收了一些油水,总算不会是空手而回。

虽然可能有很多人忘记这一场的战争,但是绝对发人深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