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规划

建筑师的战争—黑川纪章和安藤忠雄

  
黑川紀章

石原慎太郎

安藤忠雄

上几月刚刚公报下一届奥运由巴西里约热奈卢夺得主办权,而东京亦是其中的一个参赛城市,虽然声望方面未能如其他城市般浩大,但是背后包含了一场很特别关于建筑师的战争。
在 2007年,东京市长的选举是由当时的现任市长 石原慎太 郎 和共生新党的黑川纪章竞逐。

黑川纪章除了是一名政治家之外,亦是一名相当有名的建筑师,他是毕业于京都大学和东京大学等著名学院,在东京大学时更是跟从日本建筑教父—丹下建三学习,正所谓出身建筑界的名门望族。他亦是少有的日本建筑师能在世界各地都有他的设计,他的作品包括在法国新凯旋门的一座办公室,荷兰的凡高博物馆,他在建筑界名气相当巨大。

在他的竞选政纲包括一个极具争议性的建议—日本迁都,虽然这并不是一个新的议题,他的老师—丹下建三亦有提出类似的建议。迁都的情况就好像美国的华盛顿和纽约一样,一个是政治中心,一个是经济中心。目的是令过度挤迫,过多人口的东京,变得较为低密度一点。再加上东京公共交通网络亦超出了它的戴客量的上限多时,市民每天经常要用 2小时以上的时间来往返住所, 因此黑川纪章认为迁都是有效地将东京的密度分流的做法。

表面上这建议是只为民生方面的问题,但是其实是与 政治有密切的关系。因为如果将中央政府的主要机构迁离东京,亦即是将政治相关的核心部份迁至新的地方。这便有如将很多政治和商业网络有一个重大的调整,甚至重新再调配。因为日本政界收取了商界和工业界的大量政治献金,而政客会在各区兴建大量基建,又或者在政策上对某企业进行倾斜性的调整。例如:日本现在向环保汽车进行了大规模的税务优惠,并且只针对性对某几型号提出大型优惠,因此丰田的其中一个型号的环保车便随即大卖。另外,我们在日本经常可以看到有很多公路和展览馆都使用率其低,这是因为很多都是政治报答的工程。

至于东京竞逐 2016奥运会在 表面上的建议看似很简单,但其实是 石原慎太 郎 的一个 很重大的政治动作。因为他的竞选政纲是建议将全国的力量集中发展在东京,务求进一步有效地管治建筑国家,而举世办奥运不单可以向世界宣传东京,亦可以对东京各部份进行翻新,打造一个全新的东京。

不过,全国人民都知道 石原慎太 郎 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将全国的力量集中在他的手上,因为他是一个相当好权的人,而且举办奥运可以是他在政绩上写下光辉的一页,最重要的是可以在各种大型基建工程中收取丰厚的政治献金。
为了达到目的,他还邀请日本建筑界大师安藤忠雄负责为东京奥运进行规划,此举令 黑川纪章很不是味儿,因为他是出身传统建筑名校的高材生,而 安藤忠雄就根本未曾读过大学,让东京交给安藤忠雄这样的人来设计,对 黑川纪章来说是很大的震撼, 于是东京都知事选举便间接成为两名建筑大师的战争。
黑川纪章和 安藤忠雄当年都不断地在电视、电台演讲,在不同的网站都刊登他们的构想,他们甚至参与一些清谈节目,来增加自己在公众的声望和支持度。因为无论那一方成功都极可能把自己在历史上留名,甚至可以说是改变了日本的命运,所以双方都全力以赴。这件事当然在网上亦引发不少评论,有人认为 黑川纪章的建议是多此一举,劳民伤财。亦有人认为 安藤忠雄不能规划东京奥运,因为他的大型建筑多数都是比较混乱,总体规划一直是安藤忠雄的弱项。相信双方政党都派出网上打手来攻击对方,虽然此事已成过去,但这些讨论亦在网上流传。
这场战争相当有趣,因为一个建筑师的建议是将东京的地位降低,令密度减少,而另一方是将东京的地位提升,并大兴土木地进行翻新工程。这场选举当年在日本社会上有不少回响, 因为东京市长一职长期由自民党的人担任,而自民党控制了日本经济的一个要塞,很多经济政策和网络都直接或间接地控制在自民党手中,因此如果 石原慎太 郎 落败,便可能 打散了不少自民党的网络,政治影响力都会随之而减少。

在 2007年 2月, 石原慎太 郎 成功连任, 黑川纪章以大比数落败。 石原慎太 郎 豪气地在电视上说:「建筑家不能成为政治家。」,而 2016年东京奥运竞逐工程亦随之而展开, 黑川纪章不单在竞选中惨败而回,他亦在 2007年 10月过身,迁都的建议亦开始被人遗忘。

虽然东京最后有参与 2016年奥运申办权,但是日本各界都知道这只是 石原慎太 郎 为自己而做的面子工程,而且亦希望在退休前借奥运这机会来发一次大财。因此,日本市民对东京奥运的支持度只有 45-50% ,所以自然申请失败,不过不少网民都深信 石原慎太 郎 都在这过程中收了一些油水,总算不会是空手而回。

虽然可能有很多人忘记这一场的战争,但是绝对发人深醒。




垂直都市—Tokyo Millennium tower

  上一會為大家介紹了移動的都市,今會為大家帶來一個垂直的都市。對一般人而言,一個都市多數都是橫向性地發展,一座大廈多數都是單一功能或只配以多一個附屬功能,例如整座大廈是住宅,便全為住宅,是辦公樓便定義為辦公樓,只會在首數層才用作商場。其實,很少城市如香港一樣會大規模地出現一種商住兩用大廈,又或者一座大廈是兼備辦公樓和酒店功能的一種混合模式,因為很少城市會如香港一樣如此高密度和大規模地向高空發展。但是,有沒有想過可否將一個城市的各功能都放在同一大廈之內,無論住所、工作、娛樂、教育、醫療和運動都可以在同一大廈之內發生,人類可以只需生活在同一大廈之內便可以滿足生活上的需要。

換句話說,一個人現居住在50樓,早上到80樓處上班,中午時到20樓處用膳,之後再回到80樓處上班,然後在下班後到30樓處建身、做運動,之後再到7樓和朋友聊天、喝酒,最後才回到50樓休息,一天的生活便在同一座大廈之內發生,

人已發展到不用乘車來生活,而改用乘電梯來往返居所。這不單可以大幅減少汽車的廢氣,而且減少汽車對道路上的要求,並且大幅減少人類花在交通上的時間,完全是另一套的生活模式。

這樣的說法聽起來很瘋狂,但現實地英國的Norman Foster早在1989年已開始準備這樣的計劃,他設計了一座840m高的超級摩天大廈,總共180層。這大廈可讓60,000人同時生活,而且當然是配備一切商業、住宅、酒店、教育、娛樂等功能。

由於電梯是需要運送大量人流,大廈內的電梯已演變成垂直的輕鐵一樣,同一時間可以運送160人,而且乘電梯有如乘輕鐵一樣需要付款。

(給予大家一個參考性的指標,香港的IFC II的高度是414m,一間中學的總人數大約是1000人。換句話說,Millennium Tower的高度是IFC II的兩倍有多,而且可以容納60間中學的學生。)

由於這大廈是設在東京灣以外大約2公里以外的空間,所以是會遇到颱風和地震的威脅,因此整座大廈的外型如圓椎體一樣,而底部差不多有如一個標準運動場般巨大。

其實這項目在技術上是完全可行的,而且幾乎在90年代開始興建,但最後由於建築成本接近1千億日元 (60億港元),由於成本過於巨大,最後令發展商Obayashi Corporation 放棄興建。

但是其實世界上還有很多人設計800m以上的超級摩天大廈,甚至3218m高的摩天大廈— X-Seed 4000

,但是成事的項目就只有杜拜的哈利法塔—828m。

下會將會是世界第一高樓—哈利法塔 (Burj Khalifa)

Foster官方網頁:

http://www.fosterandpartners.com/Projects/0504/Default.aspx




垂直都市—Tokyo Millennium tower

   

上一会为大家介绍了移动的都市,今会为大家带来一个垂直的都市。 对一般人而言,一个都市多数都是横向性地发展,一座大厦多数都是单一功能或只配以多一个附属功能,例如整座大厦是住宅,便全为住宅,是办公楼便定义为办公楼,只会在首数层才用作商场。 其实,很少城市如香港一样会大规模地出现一种商住两用大厦,又或者一座大厦是兼备办公楼和酒店功能的一种混合模式,因为很少城市会如香港一样如此高密度和大规模地向高空发展。 但是,有没有想过可否将一个城市的各功能都放在同一大厦之内,无论住所、工作、娱乐、教育、医疗和运动都可以在同一大厦之内发生,人类可以只需生活在同一大厦之内便可以满足生活上的需要。

换句话说,一个人现居住在50楼,早上到80楼处上班,中午时到20楼处用膳,之后再回到80楼处上班,然后在下班后到30楼处建身、做运动,之后再到7楼和朋友聊天、喝酒,最后才回到50楼休息,一天的生活便在同一座大厦之内发生,

人已发展到不用乘车来生活,而改用乘电梯来往返居所。 这不单可以大幅减少汽车的废气,而且减少汽车对道路上的要求,并且大幅减少人类花在交通上的时间,完全是另一套的生活模式。

这样的说法听起来很疯狂,但现实地英国的Norman Foster早在1989年已开始准备这样的计划,他设计了一座840m高的超级摩天大厦,总共180层。 这大厦可让60,000人同时生活,而且当然是配备一切商业、住宅、酒店、教育、娱乐等功能。

由于电梯是需要运送大量人流,大厦内的电梯已演变成垂直的轻铁一样,同一时间可以运送160人,而且乘电梯有如乘轻铁一样需要付款。

(给予大家一个参考性的指标,香港的IFC II的高度是414m,一间中学的总人数大约是1000人。换句话说,Millennium Tower的高度是IFC II的两倍有多,而且可以容纳60间中学的学生。)

由于这大厦是设在东京湾以外大约2公里以外的空间,所以是会遇到台风和地震的威胁,因此整座大厦的外型如圆椎体一样,而底部差不多有如一个标准运动场般巨大。

其实这项目在技术上是完全可行的,而且几乎在90年代开始兴建,但最后由于建筑成本接近1千亿日元 (60亿港元),由于成本过于巨大,最后令发展商Obayashi Corporation 放弃兴建。

但是其实世界上还有很多人设计800m以上的超级摩天大厦,甚至3218m高的摩天大厦— X-Seed 4000

,但是成事的项目就只有杜拜的哈利法塔—828m。

下会将会是世界第一高楼—哈利法塔 (Burj Khalifa)

Foster官方网页:

http://www.fosterandpartners.com/Projects/0504/Default.aspx




中国人民的梦- 京奥规划篇

qQM8dBEMmTsuIKAiy_T4LQ

qlGKXELnEMD71OAdjr.u4g

k0CBBlMyPzmNdICkc2SGCA

当大家一同欣赏京奥开幕礼时, 大家都很希望中国能成功举办奥运, 之前在圣火传递时都发生很多不愉快的事件, 希望在比赛期间能顺顺利利举行赛事, 让旅客有一个愉快的回忆.

讲起京奥的建筑, 大家都很留意鸟巢、水立方等主场馆但大家又有否留意京奥的规划. 奥运会从来都是大白象的工程, 史上只有美国阿特兰大奥运是能收支平衡. 连在1976 年举行Montreal 奥运, Montreal 市政府到今天还未清还兴建奥运场馆时所得的债项.

其实兴建场馆不用太多的费用, 政府最大的开支在于扩建道路、基础设施、机场和铁路等配套设施, 正所谓触一发动全身.

另外, 大笔的费用用在比赛后的场馆维修. 因为, 很多场馆在奥运后使用率甚低, 例如香港如不是举办马术比赛的话, 何来一个如此大型的马术比赛场地. 这一大堆空置的场馆很容易令政府流血不止, 拆卸它亦很浪费, 唯有长期空置.

今次京奥的规划真的看出中国政府办奥运的决心, 首先, 中国政府将各种场馆分为三类: 需要新建的永久场馆、需要扩建现有的场馆和需要新建的临时场馆. 新建和扩建的场馆多数在奥运后会用作国家级的运动项目或大学的运动设施. 这些设施多数是中国的强项体育项目, 相反临时场馆多数是中国比较少人参与的项目如沙滩排球、曲棍球等项目, 所以座位都是临时座位.

大家都知道鸟巢和水立方等新建的永久场馆是位于北京三环与四环之间的奥林匹克公园之内, 整个公园由BOSTON 的日借规划师Sasaki 设计, 设计理念以北京的子午线为中轴线. 左是水立方, 右是鸟巢, 一阴一阳. 水立方以北是进行体操比赛的国家体育馆和临时场馆之一- 剑击馆, 鸟巢以北是选手村. 整个奥林匹克公园以一条龙形的湖连接至公园的北部的射箭和曲棍球场两个临时场馆, 和新建的一个纲球场馆. 规划的理念是令场馆背有靠山好像故宫一样. 原来的设计, 龙形湖的尾部是连接南部的奥体中心体育馆. 关于子午线中轴, 我在故宫建城篇已提及, 我在此不再重复.

今次奥运的场馆规划考虑到在比赛后的使用情况, 所以尽量配合北京市内大学的发展, 当中8 个场馆是在8 所不同的大学之内, 让场馆在比赛之后被大学使用. 而这些场馆所举行的赛事如乒乓球、跆拳道、柔道、举重等室内项目, 所以场馆设计上的要求较为简单, 场馆空间上的弹性亦相当大, 适合大学将来使用.

这样除能确保场馆之后的使用之外, 亦有效分散人流, 避免奥林匹克公园一带的人流过度集中, 对交通造成沉重的压力. 明天讲鸟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