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規劃

建築師的戰爭—黑川紀章和安藤忠雄


黑川紀章

石原慎太郎

安藤忠雄

上幾月剛剛公報下一屆奧運由巴西里約熱奈盧奪得主辦權,而東京亦是其中的一個參賽城市,雖然聲望方面未能如其他城市般浩大,但是背後包含了一場很特別關於建築師的戰爭。
在 2007年,東京市長的選舉是由當時的現任市長 石原慎太 郎 和共生新黨的黑川紀章競逐。

黑川紀章除了是一名政治家之外,亦是一名相當有名的建築師,他是畢業於京都大學和東京大學等著名學院,在東京大學時更是跟從日本建築教父—丹下建三學習,正所謂出身建築界的名門望族。他亦是少有的日本建築師能在世界各地都有他的設計,他的作品包括在法國新凱旋門的一座辦公室,荷蘭的凡高博物館,他在建築界名氣相當巨大。

在他的競選政綱包括一個極具爭議性的建議—日本遷都,雖然這並不是一個新的議題,他的老師—丹下建三亦有提出類似的建議。遷都的情況就好像美國的華盛頓和紐約一樣,一個是政治中心,一個是經濟中心。目的是令過度擠迫,過多人口的東京,變得較為低密度一點。再加上東京公共交通網絡亦超出了它的戴客量的上限多時,市民每天經常要用2小時以上的時間來往返住所, 因此黑川紀章認為遷都是有效地將東京的密度分流的做法。

表面上這建議是只為民生方面的問題,但是其實是與 政治有密切的關係。因為如果將中央政府的主要機構遷離東京,亦即是將政治相關的核心部份遷至新的地方。這便有如將很多政治和商業網絡有一個重大的調整,甚至重新再調配。因為日本政界收取了商界和工業界的大量政治獻金,而政客會在各區興建大量基建,又或者在政策上對某企業進行傾斜性的調整。例如:日本現在向環保汽車進行了大規模的稅務優惠,並且只針對性對某幾型號提出大型優惠,因此豐田的其中一個型號的環保車便隨即大賣。另外,我們在日本經常可以看到有很多公路和展覽館都使用率其低,這是因為很多都是政治報答的工程。

至於東京競逐 2016奧運會在 表面上的建議看似很簡單,但其實是 石原慎太 郎 的一個 很重大的政治動作。因為他的競選政綱是建議將全國的力量集中發展在東京,務求進一步有效地管治建築國家,而舉世辦奧運不單可以向世界宣傳東京,亦可以對東京各部份進行翻新,打造一個全新的東京。

不過,全國人民都知道石原慎太郎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將全國的力量集中在他的手上,因為他是一個相當好權的人,而且舉辦奧運可以是他在政績上寫下光輝的一頁,最重要的是可以在各種大型基建工程中收取豐厚的政治獻金。
為了達到目的,他還邀請日本建築界大師安藤忠雄負責為東京奧運進行規劃,此舉令黑川紀章很不是味兒,因為他是出身傳統建築名校的高材生,而安藤忠雄就根本未曾讀過大學,讓東京交給安藤忠雄這樣的人來設計,對黑川紀章來說是很大的震撼, 於是東京都知事選舉便間接成為兩名建築大師的戰爭。
黑川紀章和 安藤忠雄當年都不斷地在電視、電台演講,在不同的網站都刊登他們的構想,他們甚至參與一些清談節目,來增加自己在公眾的聲望和支持度。因為無論那一方成功都極可能把自己在歷史上留名,甚至可以說是改變了日本的命運,所以雙方都全力以赴。這件事當然在網上亦引發不少評論,有人認為 黑川紀章的建議是多此一舉,勞民傷財。亦有人認為 安藤忠雄不能規劃東京奧運,因為他的大型建築多數都是比較混亂,總體規劃一直是安藤忠雄的弱項。相信雙方政黨都派出網上打手來攻擊對方,雖然此事已成過去,但這些討論亦在網上流傳。
這場戰爭相當有趣,因為一個建築師的建議是將東京的地位降低,令密度減少,而另一方是將東京的地位提升,並大興土木地進行翻新工程。這場選舉當年在日本社會上有不少迴響, 因為東京市長一職長期由自民黨的人擔任,而自民黨控制了日本經濟的一個要塞,很多經濟政策和網絡都直接或間接地控制在自民黨手中,因此如果石原慎太郎落敗,便可能打散了不少自民黨的網絡,政治影響力都會隨之而減少。

在 2007年 2月, 石原慎太 郎 成功連任, 黑川紀章以大比數落敗。石原慎太郎豪氣地在電視上說:「建築家不能成為政治家。」,而2016年東京奧運競逐工程亦隨之而展開, 黑川紀章不單在競選中慘敗而回,他亦在2007年10月過身,遷都的建議亦開始被人遺忘。

雖然東京最後有參與 2016年奧運申辦權,但是日本各界都知道這只是 石原慎太 郎 為自己而做的面子工程,而且亦希望在退休前借奧運這機會來發一次大財。因此,日本市民對東京奧運的支持度只有 45-50% ,所以自然申請失敗,不過不少網民都深信 石原慎太 郎 都在這過程中收了一些油水,總算不會是空手而回。

雖然可能有很多人忘記這一場的戰爭,但是絕對發人深醒。




中國人民的夢 – 京奧規劃篇

qQM8dBEMmTsuIKAiy_T4LQ

qlGKXELnEMD71OAdjr.u4g

k0CBBlMyPzmNdICkc2SGCA

當大家一同欣賞京奧開幕禮時, 大家都很希望中國能成功舉辦奧運, 之前在聖火傳遞時都發生很多不愉快的事件, 希望在比賽期間能順順利利舉行賽事, 讓旅客有一個愉快的回憶.

講起京奧的建築, 大家都很留意鳥巢、水立方等主場館但大家又有否留意京奧的規劃. 奧運會從來都是大白象的工程, 史上只有美國阿特蘭大奧運是能收支平衡. 連在1976年舉行Montreal 奧運, Montreal市政府到今天還未清還興建奧運場館時所得的債項.

其實興建場館不用太多的費用, 政府最大的開支在於擴建道路、基礎設施、機場和鐵路等配套設施, 正所謂觸一發動全身.

另外, 大筆的費用用在比賽後的場館維修. 因為, 很多場館在奧運後使用率甚低, 例如香港如不是舉辦馬術比賽的話, 何來一個如此大型的馬術比賽場地. 這一大堆空置的場館很容易令政府流血不止, 拆卸它亦很浪費, 唯有長期空置.

今次京奧的規劃真的看出中國政府辦奧運的決心, 首先, 中國政府將各種場館分為三類: 需要新建的永久場館、需要擴建現有的場館和需要新建的臨時場館. 新建和擴建的場館多數在奧運後會用作國家級的運動項目或大學的運動設施. 這些設施多數是中國的強項體育項目, 相反臨時場館多數是中國比較少人參與的項目如沙灘排球、曲棍球等項目,所以座位都是臨時座位.

大家都知道鳥巢和水立方等新建的永久場館是位于北京三環與四環之間的奧林匹克公園之內, 整個公園由BOSTON的日藉規劃師Sasaki設計, 設計理念以北京的子午線為中軸線. 左是水立方,右是鳥巢, 一陰一陽. 水立方以北是進行體操比賽的國家體育館和臨時場館之一-劍擊館, 鳥巢以北是選手村. 整個奧林匹克公園以一條龍形的湖連接至公園的北部的射箭和曲棍球場兩個臨時場館, 和新建的一個綱球場館. 規劃的理念是令場館背有靠山好像故宮一樣. 原來的設計, 龍形湖的尾部是連接南部的奧體中心體育館. 關於子午線中軸, 我在故宮建城篇已提及, 我在此不再重複.

今次奧運的場館規劃考慮到在比賽後的使用情況, 所以盡量配合北京市內大學的發展, 當中8個場館是在8所不同的大學之內, 讓場館在比賽之後被大學使用. 而這些場館所舉行的賽事如乒乓球、跆拳道、柔道、舉重等室內項目, 所以場館設計上的要求較為簡單, 場館空間上的彈性亦相當大, 適合大學將來使用.

這樣除能確保場館之後的使用之外, 亦有效分散人流, 避免奧林匹克公園一帶的人流過度集中, 對交通造成沉重的壓力. 明天講鳥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