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西班牙

像雕塑一样的建筑─Guggenheim Museum, Bilbao

讲完纽约的Guggenheim Museum,今会介绍西班牙的Guggenheim Museum

这一座博物馆比纽约的一座更具争议性,因为这建筑物更加违反了很多建筑学的基本原则。

如果设计一座公共的建筑物多数都会要求:

1) 人流动线清晰、易明,因为很多用家都是第一次使用这大厦

2) 方向感清晰,当游客进入主入口之后,便清楚知道第一个展馆,然后便自动明白另一个展馆。

3)展馆的空间具灵活性,因为展览的内容经常会改变,展品的大小都会随之而改变,所以展览空间需要有整合和分隔的功能来配合不同的展览。

但是这一座博物馆就接近完全违反以上的原则,第一展览空间是分开成各个不同的小区,当旅客进入博物馆之后,便会看见5个不同的展区,旅客不清楚是进入那一个空间,而且各空间并不连接,所以会出现很多尽头路,人流动线绝不畅顺。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何这博物馆会在建筑界如此有名呢? 又为何这大厦的建筑师─Frank Gehry会成为大师呢?

原因就是他算是第一代推行解构主义(Deconstruction) 的建筑师,而这博物馆更是这主义的代表作,这建筑物的外型接近完全没有直线,完全是由多种曲线组成,而外型不同的部分是由多个不规则的型状组合,至于组合的逻辑和理由是找不到的。形状更不是由基本的几何形状如正方形、圆形、三角形等,所有的形状都只不规则的图案,因为Frank Gehry认为大自然根本很少出现正方形、圆形、三角形等形状,各种大自然的东西都是由多种几何形状组成的,人体都不会出现一个正圆形的空间,眼球都是由多个圆形组成的,所以正方形、圆形、三角形等都是数学上的形状,而不是大自然的形状,而他只是把自然的美学带进建筑而已。

Frank Gehry视建筑如艺术品一样,借建筑来表达他如何看这个世界、如何对待设计,务求创造出视觉上新的效果,相反建筑物的功能都放在次要,因为雕塑品是不一定有其特别的功能,可能只为美学而存在,而Frank Gehry就是把建筑物视为雕塑品一样,甚至可以算是他的玩具。整座建筑物的设计是完全没有逻辑和原则,纯粹是建筑师内心的反映,just do what he like.

很多人批评他为何这博物馆会如此奇形怪状,又或者为何一座临海的建筑会完全看不到海呢? 但是他漠视这一切的东西,做他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当世界上每一个人一看到这建筑物之后,便永远都会深深记下这建筑物带来的视觉效果。

到底设计是否必定要完全以其功能为出发点,又或者是否必须要作为设计的最重要一点呢? 这便是由大家思考的问题。

大家请同时参观以下的博物馆,这是与这建筑物的设计原则有明显的不同。




像雕塑一樣的建築─Guggenheim Museum, Bilbao

講完紐約的Guggenheim Museum,今會介紹西班牙的Guggenheim Museum。

這一座博物館比紐約的一座更具爭議性,因為這建築物更加違反了很多建築學的基本原則。

如果設計一座公共的建築物多數都會要求:

1) 人流動線清晰、易明,因為很多用家都是第一次使用這大廈

2) 方向感清晰,當遊客進入主入口之後,便清楚知道第一個展館,然後便自動明白另一個展館。

3)展館的空間具靈活性,因為展覽的內容經常會改變,展品的大小都會隨之而改變,所以展覽空間需要有整合和分隔的功能來配合不同的展覽。

但是這一座博物館就接近完全違反以上的原則,第一展覽空間是分開成各個不同的小區,當旅客進入博物館之後,便會看見5個不同的展區,旅客不清楚是進入那一個空間,而且各空間並不連接,所以會出現很多盡頭路,人流動線絕不暢順。

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何這博物館會在建築界如此有名呢? 又為何這大廈的建築師─Frank Gehry會成為大師呢?

原因就是他算是第一代推行解構主義(Deconstruction) 的建築師,而這博物館更是這主義的代表作,這建築物的外型接近完全沒有直線,完全是由多種曲線組成,而外型不同的部分是由多個不規則的型狀組合,至於組合的邏輯和理由是找不到的。形狀更不是由基本的幾何形狀如正方形、圓形、三角形等,所有的形狀都只不規則的圖案,因為Frank Gehry認為大自然根本很少出現正方形、圓形、三角形等形狀,各種大自然的東西都是由多種幾何形狀組成的,人體都不會出現一個正圓形的空間,眼球都是由多個圓形組成的,所以正方形、圓形、三角形等都是數學上的形狀,而不是大自然的形狀,而他只是把自然的美學帶進建築而已。

Frank Gehry視建築如藝術品一樣,借建築來表達他如何看這個世界、如何對待設計,務求創造出視覺上新的效果,相反建築物的功能都放在次要,因為雕塑品是不一定有其特別的功能,可能只為美學而存在,而Frank Gehry就是把建築物視為雕塑品一樣,甚至可以算是他的玩具。整座建築物的設計是完全沒有邏輯和原則,純粹是建築師內心的反映,just do what he like.

很多人批評他為何這博物館會如此奇形怪狀,又或者為何一座臨海的建築會完全看不到海呢? 但是他漠視這一切的東西,做他自己喜歡的事情,但是當世界上每一個人一看到這建築物之後,便永遠都會深深記下這建築物帶來的視覺效果。

到底設計是否必定要完全以其功能為出發點,又或者是否必須要作為設計的最重要一點呢? 這便是由大家思考的問題。

大家請同時參觀以下的博物館,這是與這建築物的設計原則有明顯的不同。




沒有內、外區分的建築—Barcelona Pavilion

ag__ypuf0ll7tfh2gurbmqjmghjraekhrrbmxx9sob3w myxseqslgzv_tkwrmdffxa ot3pa9purtp6f6ing-ud-g rnmj5fvgu6ewmi9wm5f-vg ss68oznid-vftc8fo0pgmw yuj7ea8ugqytywippargaa bthpcyu3cevxahil7fs8uw csptjn6xppb3ex2cjo5a1g 5fipaqqxj-xwem7ywnonlq  dfjctj6_pzo64llhwsxttg ergwmr4qqwmbq0sxxci5cq在巴賽隆拿市之內,除了 Gaudi 的建築之外,還有一座相當經典的建築物—Barcelona Pavilion 。它是在1928-1929 年由德國建築大師— Mies Van der Rohe為1929年巴賽隆拿世博而設計的德國館,它的理念是要表達出德國的新一面,但作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敗國,無論財力和國力都有限,所以Mies 需要在一年之內以低成本完成德國館。
他的理念其實很簡單,就是把整座建築物簡化至極點, 首先,整座展館是沒有任何商業的原素,其實就只有結構而已。大廈只有極少的柱和梁, 主要的支持點是室內的間格牆來承受。最特別的一點, 整座建築物是接近沒有內、外的區分,旅客可以自然地進出室內和室外的空間。內與外的分別則只由 5道結構牆來分格,把一切簡約至極點。這些間格牆都是用不同的材料如室外是用麻石、外牆是用綠色的雲石、室內是啡色的雲石和玻璃,他只利用了材料上的差異來突顯室內、外空間的區分,並表達出不同的層次。
大家可能會懷疑這一座小小的展館,為何在建築史上會留下如此重要的地位?為何無一個建築系的學生都必須研究這座建築物呢 ?
因為這建築物是第一代完全打破了內、外觀念的建築,以往的建築模式多數是利用實牆來區分內與外、私人與公眾的空間,參觀的路線都會是特定的。但這建築物則是完全自由流動,當我進入之後,便會到達一個大廳,然後便會越過一道牆到達小屋盡頭的小水池,之後便可經過一至兩道牆到後花園再到達室外的大泳池。不過,其實在室內的大廳同樣是可以看到室外的大泳池,進入這大廈就感覺有如進入一個涼亭一樣,沒有內、外和主次的分別,在當年則絕對是破舊立新之作。
這展館在 1930年已經拆毀了,但在 1986年則在原址復建,現在所使用的材料都是盡量和當年近似的。由於這建築是小規模的,而且相當簡單,因此一般旅客未必會發現它,儘管它是位於巴賽主要遊客區— Montjuic 水池旁。不過,如果不是特別希望到室內參觀的話,其實可以在外牆遠觀一下便成,因為在大水池旁的空間差不多都是全開放式的,所以遠觀是可以的,但若果要進入的話就要付5歐羅。
不過,大家都可能見過這建築物的一樣東西— Barcelona chair ,這椅子都是專為這展覽而設計的,但這椅子在各地的家具店都有出售,大家請留意一下。
官方網頁 : http://www.miesbcn.com/en/outside.html




与死亡同行—Igualada Cemetery

xmFwkN_U308XQcM8pA1InAWGpZo73ayk_8cdLYM95__A

k_kCFzEnYNm3EDXPgdbhsw dkYavnQLTd1WbEsA.NznNw qGcekZNA7sPYpfQQCGNUzA

鉴于近日准备搬家的关系,所以没有时间写太多文章,但我都会尽量坚持写下去。之前有网友希望我讨论一下暮地的设计,今日我便为大家带来巴赛隆拿市郊的Igualada Cemetery ,这是由西班牙建筑师Eric Miralles设计的。

西班牙的人口密度虽然比亚洲地方为低,但同样都会出现墓地短缺的情况,因此这墓地需要重建来提供足够的空间,因此在1984年通过设计比赛来选出建筑师负责重建项目。

可能因为西方人的葬礼比较简单,没有如中国人「入土为安」的概念,亦比较少中国人的忌讳,所以重建墓园是简单得多。 因为当地人的棺木未必一定是安放入土地的,可能是放入垂直的混凝土架的,情况就好像骨灰龛一样,但当地人的墓地可以说是棺材龛。 因此无当重建时,便把棺材拉开并移至新的土地,不像中国人需要挖地般大工程。

由于这墓地是依山而建的,Eric Miralles便用一条V型斜坡把山坡的高低层连接,并把各棺材龛沿V型斜坡两旁安放,特别的一点是棺材龛并不是一座独立的建筑,而是插入山坡之中,成为山坡的一部份,又或者可以说是护土墙的一部份,不过设计原意是希望先人成为自然的一部份。 这样当旅客沿山坡而下,便顿然变成与各先人同行,某程度上Eric Miralles都引入了中国人「入土为安」的理念。

在斜坡的底部是一个圆形的小广场,该处主要是家族墓园,个别家族会购入墓室让先人集体葬在这处,但是这部份据闻还未完全建成,因此个别墓室还未使用,所以旅客可以入内参观。Eric Miralles刻意将阳光作为这些墓室里的主要元素,让阳光通过灰灰黑黑的混凝土的天窗透入,让人感到极乐世界的感觉。

小弟虽然未有机会到此一游,但通过各朋友的描述之后,他们都说这墓地确实真的令人感到死亡之后,再到极乐的感觉,十分强烈,因此这墓地亦成为当地的旅游景点。

不过,最讽刺的是Eric Miralles完成这设计的数年后,便成为这墓地的用家,享年45岁,他的棺木是安葬在这幕地的一角。




與死亡同行—Igualada Cemetery

xmFwkN_U308XQcM8pA1InAWGpZo73ayk_8cdLYM95__A

k_kCFzEnYNm3EDXPgdbhsw dkYavnQLTd1WbEsA.NznNw qGcekZNA7sPYpfQQCGNUzA

鑑於近日準備搬家的關係,所以沒有時間寫太多文章,但我都會盡量堅持寫下去。之前有網友希望我討論一下暮地的設計,今日我便為大家帶來巴賽隆拿市郊的Igualada Cemetery ,這是由西班牙建築師Eric Miralles設計的。
西班牙的人口密度雖然比亞洲地方為低,但同樣都會出現墓地短缺的情況,因此這墓地需要重建來提供足夠的空間,因此在1984年通過設計比賽來選出建築師負責重建項目。
可能因為西方人的葬禮比較簡單,沒有如中國人「入土為安」的概念,亦比較少中國人的忌諱,所以重建墓園是簡單得多。因為當地人的棺木未必一定是安放入土地的,可能是放入垂直的混凝土架的,情況就好像骨灰龕一樣,但當地人的墓地可以說是棺材龕。因此無當重建時,便把棺材拉開並移至新的土地,不像中國人需要挖地般大工程。
由於這墓地是依山而建的,Eric Miralles便用一條V型斜坡把山坡的高低層連接,並把各棺材龕沿V型斜坡兩旁安放,特別的一點是棺材龕並不是一座獨立的建築,而是插入山坡之中,成為山坡的一部份,又或者可以說是護土牆的一部份,不過設計原意是希望先人成為自然的一部份。這樣當旅客沿山坡而下,便頓然變成與各先人同行,某程度上Eric Miralles都引入了中國人「入土為安」的理念。
在斜坡的底部是一個圓形的小廣場,該處主要是家族墓園,個別家族會購入墓室讓先人集體葬在這處,但是這部份據聞還未完全建成,因此個別墓室還未使用,所以旅客可以入內參觀。 Eric Miralles刻意將陽光作為這些墓室裡的主要元素,讓陽光通過灰灰黑黑的混凝土的天窗透入,讓人感到極樂世界的感覺。
小弟雖然未有機會到此一遊,但通過各朋友的描述之後,他們都說這墓地確實真的令人感到死亡之後,再到極樂的感覺,十分強烈,因此這墓地亦成為當地的旅遊景點。
不過,最諷刺的是Eric Miralles完成這設計的數年後,便成為這墓地的用家,享年45歲,他的棺木是安葬在這幕地的一角。




平平淡淡的建築—MACBA

 

ej3zR8NnD7D.jtemqwE1Ew J1MRHvllbxjOIchZf5pPKw Lc1DWMs6y8WbEQDbcYOM5Q m6z.MnlkzABh.mVLHPXOBQ WP.o.vuLClP9exWWLQ.KsAAGiSOsejBxCZFZ2Hx.wdLg

小弟在此都為大家介紹過不同的建築,無論是花枝招展的,還是簡約為上的都為大家介紹過,各種不同的大風格都有它的利弊,今日為大家介紹的建築確實又是另一種不同的風格。
這一座建築物是位於巴賽隆拿市中心的一座美術館,它是由美國建築師— Richard Meier 所設計,我都曾經營介紹過他在羅馬設計的教堂和博物館,這兩座建築都確實反映了他的設計和風格和原則,他一向堅持簡單就是美,一直堅持只使用白色作為建築物的主色,再配以不同顏色的玻璃和燈光來營造不同的氣氛。
他雖然會大量使用冷色的材料,但是他很多時都會選用黃色或其他暖色的燈光來製造一個溫暖的氣氛。另外,他雖然只選用白色作為建築物的主色,但是他亦會選擇用白色鋁板或白色混凝土來區別「平滑」與「粗糙」部份,有時他亦會在外牆上選用黃色的大理石或石灰石,這樣便進一步增強「平滑」與「粗糙」的對比。

以這建築物為例,它的規劃和外型很簡單,亦相當「平淡」。建築物分為兩個部份:公眾通道和展覽空間,由於展覽空間不能有陽光,所以全屬室內公眾空間,而公眾通道則是有天窗,讓陽光可以進入通道之中。因此整個佈局則變得相當簡單,向大街的一邊便是美術館內的通道,向後街而且沒有陽光則一邊則是展覽空間。在通道之內,他亦繼續沿用他一貫的手法,在多層的通道空間之中加入幾條的大斜坡,讓人們可以慢慢感受不同樓層的變化,亦同時可以觀看室外的景色。
理論上,美術館其實不需要這一條巨大的斜坡來連接各層,無論樓梯、電梯或扶梯不單可以滿足垂直運輸的要求,而且亦可以大大削減對室內空間的要求。不過,對一座不是人流太多、而且相對地細規模的美術館來說,這樣的安排又確實是最低廉的成本來解決不同人仕對的垂直交通的要求。
Richard Meier 的建築往往給予人的感覺是很簡單,但又不是如日本人所盛行的簡約主意(Minimalism) ,日本人所追求的是把各部件盡量簡化,甚至把各部件合併在一起,把一切的事情簡化至極點,但同時在細部上花上大量的精力,讓一切的接合都變得完美無。
而Richard Meier 的設計則是另一個選擇,他沒有刻意去簡化建築的各部件,只是在裝飾上用相當簡單的方式來處理,室內、外沒有花巧的顏色,亦沒有特別的油漆和批盪,就是用最簡單的白色油漆來貫切整個建築物。
他的設計表面上沒有特別的東西,亦沒有什麼特別的賣點,但是就好像饅頭一樣,平平淡淡,但是好味之處就在乎它的平凡與簡單。




平平淡淡的建筑—MACBA

 

ej3zR8NnD7D.jtemqwE1Ew J1MRHvllbxjOIchZf5pPKw Lc1DWMs6y8WbEQDbcYOM5Q m6z.MnlkzABh.mVLHPXOBQ WP.o.vuLClP9exWWLQ.KsAAGiSOsejBxCZFZ2Hx.wdLg

 

小弟在此都为大家介绍过不同的建筑,无论是花枝招展的,还是简约为上的都为大家介绍过,各种不同的大风格都有它的利弊,今日为大家介绍的建筑确实又是另一种不同的风格。

这一座建筑物是位于巴赛隆拿市中心的一座美术馆,它是由美国建筑师— Richard Meier 所设计,我都曾经营介绍过他在罗马设计的教堂和博物馆,这两座建筑都确实反映了他的设计和风格和原则,他一向坚持简单就是美,一直坚持只使用白色作为建筑物的主色,再配以不同颜色的玻璃和灯光来营造不同的气氛。

他虽然会大量使用冷色的材料,但是他很多时都会选用黄色或其他暖色的灯光来制造一个温暖的气氛。 另外,他虽然只选用白色作为建筑物的主色,但是他亦会选择用白色铝板或白色混凝土来区别「平滑」与「粗糙」部份,有时他亦会在外墙上选用黄色的大理石或石灰石,这样便进一步增强「平滑」与「粗糙」的对比。

以这建筑物为例,它的规划和外型很简单,亦相当「平淡」。 建筑物分为两个部份:公众通道和展览空间,由于展览空间不能有阳光,所以全属室内公众空间,而公众通道则是有天窗,让阳光可以进入通道之中。 因此整个布局则变得相当简单,向大街的一边便是美术馆内的通道,向后街而且没有阳光则一边则是展览空间。 在通道之内,他亦继续沿用他一贯的手法,在多层的通道空间之中加入几条的大斜坡,让人们可以慢慢感受不同楼层的变化,亦同时可以观看室外的景色。

理论上,美术馆其实不需要这一条巨大的斜坡来连接各层,无论楼梯、电梯或扶梯不单可以满足垂直运输的要求,而且亦可以大大削减对室内空间的要求。 不过,对一座不是人流太多、而且相对地细规模的美术馆来说,这样的安排又确实是最低廉的成本来解决不同人仕对的垂直交通的要求。

Richard Meier 的建筑往往给予人的感觉是很简单,但又不是如日本人所盛行的简约主意 (Minimalism) ,日本人所追求的是把各部件尽量简化,甚至把各部件合并在一起,把一切的事情简化至极点,但同时在细部上花上大量的精力,让一切的接合都变得完美无。

而 Richard Meier 的设计则是另一个选择,他没有刻意去简化建筑的各部件,只是在装饰上用相当简单的方式来处理,室内、外没有花巧的颜色,亦没有特别的油漆和批荡,就是用最简单的白色油漆来贯切整个建筑物。

他的设计表面上没有特别的东西,亦没有什么特别的卖点,但是就好像馒头一样,平平淡淡,但是好味之处就在乎它的平凡与简单。




优秀建筑系列─Casa Balto

52pAtfo7kqvyh1KpnaHfow

Lok5BYFKcT.e0zVCAA1uTw

Irq31LBr.z2jsoL6vqvqsw

oVfbY.Kg.6poxBpB_WkUoA

讲回优秀住宅系列, 上回讲完Casa Mila, 今回继续讲一讲Gaudi的设计 Casa Balto.
这一座建筑相比Casa Mila就更为花巧, Gaudi 把大厦露台设计成面具一样, 窗框设
计成人头骨一样, 但是窗高度其实是根据室内采光情况而决定. 至于外墙布满了不同
颜色和大小的玻璃和石头, 颜色和图案好像很随意设计的, 但是Gaudi都精心把这些
石头安排位置, 务求设计中设计永远是乱中有序,序中有乱.  这亦是Gaudi成名一个
主要原因,  往往在混乱中找出不同层次和图案, 看似是杂乱无章但其实是精心之选
.

好像没有人知道Casa Balto设计背后理念是什么, 但是Gaudi设计东西就好像典型艺
术家设计东西一样, 什么事情都是随心而发. 虽然Casa Balto外型很特别,但是这样
设计是没有特别功能.
不过, 我为何会把Casa Balto列为优秀住宅之列, 因为这大厦的住客很多都是音乐
人,所以当一些住客在露台奏起音乐时,其他的住客都会不时和其他乐手合奏. 因此
, 这大厦露台便顿然变成演奏厅, 而且不时有乐手会到街上指挥各乐手合奏, 可能
这处住客大多是古典乐曲乐手, 所以他们都能够在短时间内合作.
我相信这大厦设计原意都是希望创造出奇特外型, 未必包含音乐原素, 但是无形中
因为住客的关系而令这建筑变得更为丰富.
虽然现在的住客可能未必如往日一样,有这么多住客是音乐家, 但是相信这大厦所创
造出来空间永远成为巴赛隆拿市的经典.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67123&id=845400374




優秀住宅系列—Casa Balto

52pAtfo7kqvyh1KpnaHfow

Lok5BYFKcT.e0zVCAA1uTw

Irq31LBr.z2jsoL6vqvqsw

oVfbY.Kg.6poxBpB_WkUoA

講回優秀住宅系列, 上回講完Casa Mila, 今回繼續講一講Gaudi的設計 Casa Balto.

這一座建築相比Casa Mila就更為花巧, Gaudi 把大廈露台設計成面具一樣, 窗框設計成人頭骨一樣, 但是窗高度其實是根據室內採光情況而決定. 至於外牆佈滿了不同顏色和大小的玻璃和石頭, 顏色和圖案好像很隨意設計的, 但是Gaudi都精心把這些石頭安排位置, 務求設計中設計永遠是亂中有序,序中有亂.  這亦是Gaudi成名一個主要原因,  往往在混亂中找出不同層次和圖案, 看似是雜亂無章但其實是精心之選.

好像沒有人知道Casa Balto設計背後理念是什麼, 但是Gaudi設計東西就好像典型藝術家設計東西一樣, 什麼事情都是隨心而發. 雖然Casa Balto外型很特別,但是這樣設計是沒有特別功能.

不過, 我為何會把Casa Balto列為優秀住宅之列, 因為這大廈的住客很多都是音樂人,所以當一些住客在露台奏起音樂時,其他的住客都會不時和其他樂手合奏. 因此, 這大廈露台便頓然變成演奏廳, 而且不時有樂手會到街上指揮各樂手合奏, 可能這處住客大多是古典樂曲樂手, 所以他們都能夠在短時間內合作.

我相信這大廈設計原意都是希望創造出奇特外型, 未必包含音樂原素, 但是無形中因為住客的關係而令這建築變得更為豐富.

雖然現在的住客可能未必如往日一樣,有這麼多住客是音樂家, 但是相信這大廈所創造出來空間永遠成為巴賽隆拿市的經典.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67123&id=845400374




優秀住宅系列—Casa Mila

 

eHHcRE86i4VX9xw1TYIHYA9J_EVnSwHNgxTYfgWTUkFg

6EjbNpvR0ap3O6VrfY4eLw

LOME5SzFCaklNH8y38xhmQ

G2N_GV_RV03sY.3KMy1OUw

講到住宅設計就必定需要講Antoni Gaudi的Casa Mila,這名西班牙的建築師所創造的建築除了精美之外,還帶給人無數的驚喜,而他的作品一直都是巴賽隆拿市的標記。很多行外人都很可能會因為參觀Gaudi的設計而到訪巴賽隆拿,現實地歷史沒有多少位建築師有如此吸引力。

Gaudi 雖然創造了很多出色的建築設計,但是他在大學沒有太多出色的表現,最特別的是他沒有跟隨當年的建築潮流,如歌德式、巴洛克式等,反而自成一格地把建築物視為藝術品一樣,務求做到多變化的外型。

今次講的住宅建築是Casa Mila,它的外牆接近沒有一條直線, 連結構柱都不是直線的(窗框除外)。在整條街道都是以直線為主的典型歐式建築群中,Casa Mila的確可是說是鶴立雞群,一個完全彎彎曲曲地站立在巴賽隆拿市的轉角街道上,奇突至極點。

這大廈是興建在1905-1910年,當時還未開始使用混凝土,機械上的使用還是相當有限。Casa Mila的外牆主要都是石材,打磨方面更應該主要是用人手來操作,Gaudi視這建築物如一座大型的雕塑,慢工出細貨。Gaudi 就是這樣的一個建築師,一生作品不多,但是每一個作品都是經典之作。因為現世間根本不可能找到這樣的機會容許一個建築師用數年時間慢慢把一座大廈的外牆打磨至圓滑,連屋頂的通風管道都設計成一個軍人面具般的模樣。

Casa Mila 雖然面積不大, 但在中央都是有一個小小的天井,所以通風度和採光度都不俗。整座大廈在天井中才找到直線的牆和柱。Casa Mila 可以說是Gaudi比較簡單而清晰的建築,其他的作品更是雜亂無章,不過亂中有序,這亦是Gaudi最令人佩服的地方,亦令其他人不能抄襲他設計風格的原因, 

明天講Casa Balto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65813&id=84540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