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藝術

影響世界的畫家─畢加索

 

Guernica

今日會為大家介紹Picasso的畫,相信大家儘管未曾了解他的畫但都會聽過這名西班牙抽像畫大師的名字。

雖然我不是讀藝術亦對他的作品所知都是皮毛,但我都會盡力為大家介紹。

畢加索對後世作了很多的貢獻,其中有兩個創作最為重要的。

第一個是collage,他在同一個影像把正面、則面或其他面都同時畫在同一畫面之上,這重疊影​​像的方法便稱作collage。

當中最重要的collage作品便是Guernica,在這作品之中,牛的頭部看起來很不規則,其實是同時把正面和則面放在同一空間之中,而整張畫都是把不同角度的影像重疊,把不同面放在同一空間之上。

這種重疊影像的做法影響了後世很多的設計,如以下的圖像都是collage的例子。

現代的設計師都會利用這種重疊影像的手法來做成亂中有序,序中有亂的效果,最成功的例子便可以算是以上的圖像,它是一個人像但是由不同的小人像組合出來的,所以每一個小圖像是一個人像,組合出來亦是一個大人像,這些設計都是根據Picasso college的方法來設計,而Picasso亦應該是第一代的藝術家在2D的空間上想出3D的效果,因此對後世有極重要的影響。

用光來繪畫

當一個天材發揮至極點時,他連畫筆和畫紙都不需要便可以作畫。在Picasso晚年,他作了一個很重要的創作,就是在菲林上畫畫。攝影師用了很慢的快門來拍攝Picasso的動作,當他拿著電筒在空氣中繪畫時,光線的移動便成為畫中的線,畫便出現在照片之中。 Picasso 在繪畫時根本看不到畫像,全文憑心中繪出來的,這可以是首次有畫家把攝影和繪畫融合在一起,這是首次有人在空氣中利用光來繪畫,這絕對是經典中超級經典。

這種人眼不能看到的畫,就只有Picasso這種天材才可以做到的。




簡約至極點的畫家—豐子愷

今日想開一個新的話題—畫,這亦是我一直很想講的題目,因為如果一直只講關於建築的話題,寫得真的有一點平淡和沈悶,所以今天來一個新的嘗試。

講起中國畫家就必定會想起張大千、徐悲鴻、趙無極等大師,但我自己最喜愛的中國畫家則是豐子愷。豐子愷有不同類型的畫,有一些鉛筆素描和彩色的水墨畫,但最我最喜歡是他的純黑白的水墨畫,這亦可以說是最簡單的畫,因為他沒的畫有如素描畫一樣,有深、淺、灰三個層次,亦沒有如山水畫般有不同厚薄的墨來做成深淺的效果,而豐子愷的畫就只有簡單的黑線和留白。

他的畫多數是只會用粗的黑線來表達暗影部份,幼的黑線來表達物件的外形。一張畫就只有黑和白,粗和幼的兩個層次。他將一張畫簡化到了極點,只留下最重要的原素。一張畫的每一條線都可以說是畫中最重要的,而且在他的畫很少看到一些垃圾的線的存在,每一點、一線都有他的意義。

為了更進一步簡化畫面,豐子愷的畫有時連人的表情都沒畫上,又或者都是從人物的背面來描繪。這是一種很少見的做法,因為很少畫家會用留白的手法來描繪人物的表情,只用人的肢體動作來表達他的意念。如果當他繪畫人物的表情時,表情便是全畫最重要的原素。這一種特別的手法使豐子愷的畫有一種特別的味道,讓人一看便知道是他的作品,別樹一格。

眾所周知,豐子愷除了是一名畫家之外,亦是一名作家、音樂家和教師,相信大部份的中學生都曾經讀過他的文章。由於他是生在光緒年間的,而他亦是中國史上最後一代的舉人,因此他見證了世代的變化。他的作品很多時都會與生命、社會狀況、人生百態有關,而他採用的留白手法,就是希望讀者用心想一想關於生命、人生等問題,這可以說是在讀者心中作了「留白」。

希望以此篇拙文來答謝我的中文老師—周愛平老師和家慈,因為我認識豐子愷的畫是在中文課時學習他的文章之後,而老師亦順道為我們介紹豐子愷的畫。周老師亦不時用豐子愷的畫作說話考試之用,因此豐子愷的畫才在我心中留下印象。

另外,當我在英國讀大學一年級時,當我在電話中要求家慈買一些豐子愷的畫冊時,她說有一天她經過書店看見這畫冊很特別便下來寄給我,當時我都十分驚訝地家慈有未卜先知的本能和她對美學上的品味。雖然她未必知道豐子愷是誰,亦未必知道如何欣賞豐子愷的畫風,但是她同樣都被如此簡約的畫風所吸引。

近年香港著名畫家—阿虫都帶來豐子愷味道的影子。

下一篇將是介紹Picasso的畫。




陰陽合一的建築—凡高博物館

  

舊翼

建築設計有兩個最難的情況,第一情況:地盤是位於一個完全空曠的地方如公園、沙灘、海邊,因為在這樣地方是適合任何形狀的設計,而發展的可能性太大,即是無論任何設計都未必能說服別人。如果建築物是四方的,別人會問為何不可以是圓的呢
第二情況:地盤是在歷史建築或標記性建築旁作設計,因為在四周的環境都以現有的建築物作為地標,如果你的設計在它旁邊的話,就很容易被看下去,又或者是需要做出奇形怪狀的外形來特出自己,情況就有如多倫多的ROM一樣。
今日介紹的凡高博物館就同樣出現了以上兩個困難的情況,這博物館是位於阿姆斯特丹的公園之內,第一期的設計是由荷蘭大師—Gerrit Rietveld在1973年設計的,他都是沿用他常用的盒狀的手法,整個博物館都是由數個正方盒組合而成的,而室內空間都是一個個橫向和直向的空間來組成的。 1999年由黑川紀章設計的新翼。之後這博物館曾作多次改建,而最重要的擴建是在
Gerrit Rietveld設計博物館時沒有對四周環境作重大的考慮,儘管博物館是位於一個相當空曠的公園,但是出入口的路線,室內對外的景觀就沒有作太多的考慮,他單純是希望創作出一個特別的空間,更何況美術館不適宜有太多陽光進入,否則會破壞油畫的顏色,所以只需把入口部份和中庭部份做成玻璃盒,這兩部份有陽光便成。

新翼
但當黑川紀章開始設計新翼時便遇到很大的問題,因為現有建築已是一個標記,而四周是一個公園,再加上這是政府的項目,因此發展規模是可以輕易調節,亦即是發展的可能性很多。 Rietveld正方形的設計,但又不用製作出一個怪物出來突出自己的設計。黑川紀章採用的手法是繼續使用日本建築的「清」和「靜」來處理這問題,首先他用圓形來作為基本的形狀,這便可以有別於
另外,為了提出不同的感覺,他並不是在地面與舊翼連接,反而是在地底,讓旅客明顯地覺得新舊翼的分別。當大家看到圖片中的一個半圓形水池時,可能會懷疑這是什麼東西呢?這其實是連接新舊翼的天井,當旅客參觀完舊翼之後,便經過地底隧道之後便會看見充滿陽光的天井,令旅客在視覺上有一個驚喜。
不過,旅客不能進入這水池,只能遠觀。 100多米才能進入新翼的展廳。奇怪的是,這水池的水很淺,基本上只是能夠讓石面上有一些濕滑的感覺。奇怪的是新翼的展覽廳是位於多層大廈之內,所以旅客便需要步行
雖然這樣的安排看似很不方便,但是這個水池旁通道上所營造出來的氣氛是很特別的,當陽光照射在水池之上,然後再反射至四周灰黑色的石磚上,一種奇妙的「清」和「靜」感覺緩緩地走進心中。 7年前的事情,但我還深深地記起這個空間,這種感覺永遠都忘不了,這亦是從遊歷中學習的最大得著。儘管參觀這博物館已是
黑川紀章就簡單地一陰一陽地規劃出新翼的空間,陰是水池、陽是展廳。由於展廳不能有太多陽光進入室內,於是便把展廳盡量做成實心,水池部份便盡量做得開陽。他盡量製造出不同的感覺來突出新翼和舊翼的分別,外形只作了輕微的調整,這樣便不單可以突出了自己的設計,但同時不用破壞原有建築的感覺。
若回應開首的一段,兩位大師Gerrit Rietveld和黑川紀章都好像沒有把四周的環境(site context)作太多的考慮,這好像與我們在大學時所學的理論有所不同,因為如果學生的功課沒有考慮現場環境的話,便必定會被教授責罵。但是在一個空曠的公園中設計一座地標性的博物館是一件很難的工作,所以他們選擇漠視現場環境的處理手法並不失為一個折衷的做法,而且現場的情況就真是沒有什麼特點需要考慮。
不過,他們是大師可以漠視四周情況,但學生不是,所以都是面對現實會好一點。
? 又或者為何不可以大一點,或小一點呢? 因為現場的情況是可以容許多個可能性。




螺旋的空間—紐約的Guggenheim Museum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今日終於有機會安安定定坐下來,寫這一篇答應大家已久的文章。

在講Guggenheim Museum之前,先帶出一個很重要的話題。如果大家一直追看敝blog的話,大家可能發現我一直都是以一個模式來為大家解釋各種建築物。

我多數是先導出建築師面對的問題,然後是他的解決方法。

因為………… 所以…………

因此,我介紹過的設計都是針對它的結果能否解決需要面對的問題,每一個設計重點都是有它的理由,我認為這樣比較理性和客觀。

但是,今日開始就為大家帶來幾座另類的建築物,這幾名建築師不是以解決問題為重點,而是純粹以藝術創作為出發,表達他們心中如何看這個世界,又或者如何看待一個設計。

紐約的Guggenheim Museum是美國大師Frank Lloyd Wright比較晚期的作品,當時他已經是78歲,理應只會做一些比較守舊的設計,但這一次他再打破了舊有的模式,包括他自己的成名絕技—Planar。早前我曾介紹過他的Falling water住宅,他是利用橫向和直向原素來製造出不同的空間。

他今次再一次打破所有昔日的博物館的模式:

1) 他認為展覽空間不再是一層一層的,可以是垂直連貫。

2) 遊客不一定是要先進入一個展廳之後,再進入另一個展廳,遊客可以一口氣從地下的展廳跑進最高層的展廳。

3) 博物館的通道和展覽空間不一定是分開的,可以合一。

4) 遊客的視線和景深不一定只限於展廳之內,可以有多種的空間。

紐約的Guggenheim Museum的主要展廳是成一個螺旋的空間,旋轉的圓周是上一層比下一層逐漸放大。而行人通道亦成一個螺旋連貫了所有的層數,遊客可以從頂層一口氣跑至頂層,而展品是放在行人通道旁,所以這博物館的展覽空間和行人通道是連合在一起,而各層的展覽空間亦是連合在一起,這樣的空間組織在1943年是相當前衛。

至於陽光,除了從屋頂天井射進室內之外,還在每層的空間射進室內,所以博物館外表來看是一層一層圓型陀螺一樣。

另外,博物館除螺旋的空間之外,還在旁設有基本橫向性的展覽空間,這是用作放置大型展品之用。

我們大學時老師教授我們必須要與四周環境融洽,了解四周環境的情況。這博物館好像違反了這個原則,因為它是位於89街,鄰近中央公園,在紐約最美麗的空間旁一座建築物,在室內竟然完全看不到中央公園,但是從來都沒有人會從這角度來挑戰這設計。

下會講另一座很爭議性的Guggenheim Museum

官方网页:http://www.guggenheim.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