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讲了安藤忠雄的奋斗史, 今日便介绍安藤忠雄的建筑.

安藤忠雄的建筑是奉行简约主意, 大家都可能听过不同的设计主意, 什么什么的现代主意?什么的的后现代主意? 但简约主意是什么?

大家可能认为简约主意便是简单, 化烦为简便是简约主意. 这个观点不是全错,但我认为有更深的意义. 简约主意是把最重要的原素放在设计上, 次级重要的东西都不放在设计上. 这其实是非常因难, 情况有如将你家中最重要的东西留下来而次级重要的东西全部弃置, 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又或者用另一个例子来解释, 现在要求你只带三件东西出街, 这未必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对很多女仕来说是很困难的, 很多女仕们的手袋有钱包、手帕、饼干、零食、杂志、化妆品、Hand Cream还有一大堆我一生都不明白的东西, 她们都会放在手袋中绝不简约.

茨木春日丘教会是安藤忠雄的成名作之一, 它的建筑简约的程度是非常惊人. 第一: 建筑物的外墙和室内空间都没有做任何装修或油漆, 清水混凝土是结构部分亦是建筑物的内外墙的物料. 安藤忠雄坚持建筑物需要反映建筑物料的真实的颜色, 现在照片中外墙的颜色便是结构混凝土的颜色,而墙上的洞并不是偶然加上去的, 这些洞都是混凝土拆板后留下来的洞, 这可见日本人的施工质素是如此的惊人.

清水混凝土简单来说就是表面很光滑的混凝土, 明天我会详细一点向大家介绍清水混凝土, 在香港是完全不可能用清水混凝土, 因为可以说是肯定会失败. 香港的混凝土技术是很落后亚州其他国家,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香港机场曾经用过清水混凝土, 但由于效果太差,需要用油漆覆盖混凝土部分.

安藤忠雄的建筑往往都是与大自然有关, 这是安藤忠雄从日本古建筑所感受下来的体验, 这一所小小的教堂的主墙只有一个很大的十字架, 让阳光从这洞口透进来. 就是这一点微少的设计便把人和光和神连在一起, 建筑物的功能和外形便溶合在一起, 一个简洁而平和的空间让人和神有一个宁静的接触. 只是作了一个设计构想便把多种的精神连在一起并满足功能上的要求, 这是绝对的简单, 只有最重要的元素才会留在
建筑之中.

我原本不想先讲这教堂,因为我将会在年底有机会参观这教堂, 我希望参观后才作介绍, 但如果要讲安藤忠雄的建筑而不讲这教堂实在很不合理, 所以现在先作首论简述, 如果参观后有不同的感觉的话, 之后便再加补充.

我和我的同事曾经参观过不少安藤忠雄的建筑, 大家讲起安藤忠雄的建筑时都会同意到一个论点. 静, 静绝对是安藤忠雄的建筑中的精神. 但我和我的同事对安藤忠雄的一些建筑有时很喜爱, 有时很失望.
因为安藤忠雄的建筑很多时只在他某一个角度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只是换另一个角度便有所差别. 这可能与他不是建筑系出身有关, 他可能经常是从建筑杂志学习建筑, 所以只会对某一个角度的观感中研究建筑. 而且当他游历世界各地建筑时, 都是从自己所看到的观感来了解建筑, 所以他的建筑往往能反映出人的感受.
但出身建筑系的人是必定会很重视人的流动方向, 或从总体规划观点来出发. 思考的模式是图纸上开始规划的, 而安藤忠雄是从人的观感来出发的, 所以很多建筑师认为安藤忠雄的建筑是一张一张的画连接在一起, 但对空间与空间之间组合和人流的动线就未必很有规律, 空间与空间之间的连接未必一气呵成, 即是以上的照片与照片之间的位置未必处理得很得当.

好像很复杂, 简单一点来说, 安藤忠雄的建筑的重点是某个空间的观感, 一般建筑师是从总体开始的.
今日好像讲得抽象一点, 不过明天会再为茨木春日丘教会作详加解释, 希望到时更能令大家明白.
日曜学校

今日继续讲茨木春日丘教会的建筑, 茨木春日丘教会分为两个部分, 一个便是这个教会崇拜的部分, 另一个是日曜学校(星期日道理课的地方). 茨木春日丘教会的规划是很简单, 两个大长方盒包含两个重要的空间, 并用一道墙以15度斜插入每个长方盒, 这一道墙便简单地分格了外界与室内的空间, 让人一心进入教会,完全忘记外边的世界.

安藤忠雄就是这样简单地完成了设计, 两个长方盒, 两道墙便造了一间教堂出来了, 简约到了极点.从安藤忠雄这做法便可以看出他不是出身大学建筑系, 因为很多老师都不会鼓励学生用这些Pure form来设计, Pure form即是只用正方形、正圆形、正三角形、金字塔形等几何图案, 因为这些形状很难处理得好而且很容易令人有所联想其他的事情, 所以一般的学生都会用多个几何形状来组合设计, 而他们亦不会如安

藤忠雄这样放弃设计外形, 只是一个长方盒便完成, 因为他认为教堂室内的空间才是最重要的, 其他便不再重要, 不重要的便不做, 简要简化至极点.

另外, 建筑系的学生必须要解释当人由进入这建筑前的感受,进入第一个空间时的感受, 然后进入每一个空间时的感受, 最后是离开后的感受. 如果一个学生提交茨木春日丘教会这样的功课给老师便肯定被人骂至反肚, 肯定会不合格. 因为安藤忠雄对其他部分没有作太多的设计, 进出的空间没有特别的处理, 这亦是很多人不喜欢安藤忠雄建筑的原因

在日曜学校的空间, 安藤忠雄同样选择了用光作为主要的原素, 这一次他选择了让阳光从左边射进室内, 因为日曜学校的左边是向南, 阳光是从南边射向地球.随着阳光的转向便把室内空间的效果慢慢地作出变化, 让阳光主导室内空间. 安藤忠雄今次处理阳光的手法是从法国建筑大师Le Corbusier的Ronchamp 教堂处学习.

安藤忠雄认为教堂最重要是室内的空间与阳光的接触, 其他的便不重要, 就让不重要的变成更不重要, 让阳光的重要性变得更重要.

至于清水混凝土, 我刚刚记起香港并不是没有清水混凝土的建筑, 湿地公园的主建筑也是用清水混凝土作为主要材料, 但效果和质素与日本相比是相距什远. 一个优质的清水混凝土需要把水分控制得好, 才可以把混凝土上的水迹隐藏, 这样才可以有一幅一样颜色的墙. 不过公平一点对湿地公园, 日本在清水混凝土的技术是一枝独秀, 领导群雄,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在清水混凝土的技术与日本相比, 单是把填补混凝土上的洞的技术, 香港已经远远落后于日本, 日本是非常超班. 其实香港建筑界由于缺乏新的师傅入行, 地盘中的师傅的技术已开始出现断层, 有一些前辈说现在香港的砌砖技术可以说是失传了, 能够随手便砌一幅完全垂直而不透光的砖墙的师傅, 相信是少之有少.如果香港要再要兴建如英皇书院这样的建筑, 可以说

是接近没可能, 除非从外地引入其他砌砖师傅.

明天讲安藤忠雄的Church on the water.
Ronchamp 教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a67d9e0100eyd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