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艺术

影响世界的画家─毕加索

Guernica

今日会为大家介绍Picasso的画,相信大家尽管未曾了解他的画但都会听过这名西班牙抽象画大师的名字。

虽然我不是读艺术亦对他的作品所知都是皮毛,但我都会尽力为大家介绍。

毕加索对后世作了很多的贡献,其中有两个创作最为重要的。

第一个是collage,他在同一个影像把正面、则面或其他面都同时画在同一画面之上,这重叠影像的方法便称作collage。

当中最重要的collage作品便是Guernica,在这作品之中,牛的头部看起来很不规则,其实是同时把正面和则面放在同一空间之中,而整张画都是把不同角度的影像重叠,把不同面放在同一空间之上。

这种重叠影像的做法影响了后世很多的设计,如以下的图像都是collage的例子。

现代的设计师都会利用这种重叠影像的手法来做成乱中有序,序中有乱的效果,最成功的例子便可以算是以上的图像,它是一个人像但是由不同的小人像组合出来的,所以每一个小图像是一个人像,组合出来亦是一个大人像,这些设计都是根据Picasso college的方法来设计,而Picasso亦应该是第一代的艺术家在2D的空间上想出3D的效果,因此对后世有极重要的影响。

用光来绘画

当一个天材发挥至极点时,他连画笔和画纸都不需要便可以作画。 在Picasso晚年,他作了一个很重要的创作,就是在菲林上画画。 摄影师用了很慢的快门来拍摄Picasso的动作,当他拿着电筒在空气中绘画时,光线的移动便成为画中的线,画便出现在照片之中。Picasso 在绘画时根本看不到画像,全文凭心中绘出来的,这可以是首次有画家把摄影和绘画融合在一起,这是首次有人在空气中利用光来绘画,这绝对是经典中超级经典。

这种人眼不能看到的画,就只有Picasso这种天材才可以做到的。




简约至极点的画家—丰子恺

今日想开一个新的话题—画,这亦是我一直很想讲的题目,因为如果一直只讲关于建筑的话题,写得真的有一点平淡和沉闷,所以今天来一个新的尝试。

讲起中国画家就必定会想起张大千、徐悲鸿、赵无极等大师,但我自己最喜爱的中国画家则是丰子恺。 丰子恺有不同类型的画,有一些铅笔素描和彩色的水墨画,但最我最喜欢是他的纯黑白的水墨画,这亦可以说是最简单的画,因为他没的画有如素描画一样,有深、浅、灰三个层次,亦没有如山水画般有不同厚薄的墨来做成深浅的效果,而丰子恺的画就只有简单的黑线和留白。

他的画多数是只会用粗的黑线来表达暗影部份,幼的黑线来表达物件的外形。 一张画就只有黑和白,粗和幼的两个层次。 他将一张画简化到了极点,只留下最重要的原素。 一张画的每一条线都可以说是画中最重要的,而且在他的画很少看到一些垃圾的线的存在,每一点、一线都有他的意义。

为了更进一步简化画面,丰子恺的画有时连人的表情都没画上,又或者都是从人物的背面来描绘。 这是一种很少见的做法,因为很少画家会用留白的手法来描绘人物的表情,只用人的肢体动作来表达他的意念。 如果当他绘画人物的表情时,表情便是全画最重要的原素。 这一种特别的手法使丰子恺的画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让人一看便知道是他的作品,别树一格。

众所周知,丰子恺除了是一名画家之外,亦是一名作家、音乐家和教师,相信大部份的中学生都曾经读过他的文章。 由于他是生在光绪年间的,而他亦是中国史上最后一代的举人,因此他见证了世代的变化。 他的作品很多时都会与生命、社会状况、人生百态有关,而他采用的留白手法,就是希望读者用心想一想关于生命、人生等问题,这可以说是在读者心中作了「留白」。

希望以此篇拙文来答谢我的中文老师—周爱平老师和家慈,因为我认识丰子恺的画是在中文课时学习他的文章之后,而老师亦顺道为我们介绍丰子恺的画。 周老师亦不时用丰子恺的画作说话考试之用,因此丰子恺的画才在我心中留下印象。

另外,当我在英国读大学一年级时,当我在电话中要求家慈买一些丰子恺的画册时,她说有一天她经过书店看见这画册很特别便下来寄给我,当时我都十分惊讶地家慈有未卜先知的本能和她对美学上的品味。 虽然她未必知道丰子恺是谁,亦未必知道如何欣赏丰子恺的画风,但是她同样都被如此简约的画风所吸引。

近年香港著名画家—阿虫都带来丰子恺味道的影子。

下一篇将是介绍Picasso的画。




阴阳合一的建筑—凡高博物馆

  

旧翼

建筑设计有两个最难的情况,第一情况:地盘是位于一个完全空旷的地方如公园、沙滩、海边,因为在这样地方是适合任何形状的设计,而发展的可能性太大,即是无论任何设计都未必能说服别人。 如果建筑物是四方的,别人会问为何不可以是圆的呢

第二情况:地盘是在历史建筑或标记性建筑旁作设计,因为在四周的环境都以现有的建筑物作为地标,如果你的设计在它旁边的话,就很容易被看下去,又或者是需要做出奇形怪状的外形来特出自己,情况就有如多伦多的ROM一样。

今日介绍的凡高博物馆就同样出现了以上两个困难的情况,这博物馆是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公园之内,第一期的设计是由荷兰大师—Gerrit Rietveld1973设计的,他都是沿用他常用的盒状的手法,整个博物馆都是由数个正方盒组合而成的,而室内空间都是一个个横向和直向的空间来组成的。 1999年由黑川纪章设计的新翼。之后这博物馆曾作多次改建,而最重要的扩建是在

Gerrit Rietveld设计博物馆时没有对四周环境作重大的考虑,尽管博物馆是位于一个相当空旷的公园,但是出入口的路线,室内对外的景观就没有作太多的考虑,他单纯是希望创作出一个特别的空间,更何况美术馆不适宜有太多阳光进入,否则会破坏油画的颜色,所以只需把入口部份和中庭部份做成玻璃盒,这两部份有阳光便成。

新翼

但当黑川纪章开始设计新翼时便遇到很大的问题,因为现有建筑已是一个标记,而四周是一个公园,再加上这是政府的项目,因此发展规模是可以轻易调节,亦即是发展的可能性很多。 Rietveld正方形的设计,但又不用制作出一个怪物出来突出自己的设计。 黑川纪章采用的手法是继续使用日本建筑的「清」和「静」来处理这问题,首先他用圆形来作为基本的形状,这便可以有别于

另外,为了提出不同的感觉,他并不是在地面与旧翼连接,反而是在地底,让旅客明显地觉得新旧翼的分别。 当大家看到图片中的一个半圆形水池时,可能会怀疑这是什么东西呢? 这其实是连接新旧翼的天井,当旅客参观完旧翼之后,便经过地底隧道之后便会看见充满阳光的天井,令旅客在视觉上有一个惊喜。

不过,旅客不能进入这水池,只能远观。 100多米才能进入新翼的展厅。奇怪的是,这水池的水很浅,基本上只是能够让石面上有一些湿滑的感觉。 奇怪的是新翼的展览厅是位于多层大厦之内,所以旅客便需要步行

虽然这样的安排看似很不方便,但是这个水池旁通道上所营造出来的气氛是很特别的,当阳光照射在水池之上,然后再反射至四周灰黑色的石砖上,一种奇妙的「清」和「静」感觉缓缓地走进心中。 7年前的事情,但我还深深地记起这个空间,这种感觉永远都忘不了,这亦是从游历中学习的最大得着。尽管参观这博物馆已是

黑川纪章就简单地一阴一阳地规划出新翼的空间,阴是水池、阳是展厅。 由于展厅不能有太多阳光进入室内,于是便把展厅尽量做成实心,水池部份便尽量做得开阳。 他尽量制造出不同的感觉来突出新翼和旧翼的分别,外形只作了轻微的调整,这样便不单可以突出了自己的设计,但同时不用破坏原有建筑的感觉。

若回应开首的一段,两位大师Gerrit Rietveld和黑川纪章都好像没有把四周的环境(site context)作太多的考虑,这好像与我们在大学时所学的理论有所不同,因为如果学生的功课没有考虑现场环境的话,便必定会被教授责骂。 但是在一个空旷的公园中设计一座地标性的博物馆是一件很难的工作,所以他们选择漠视现场环境的处理手法并不失为一个折衷的做法,而且现场的情况就真是没有什么特点需要考虑。

不过,他们是大师可以漠视四周情况,但学生不是,所以都是面对现实会好一点。

又或者为何不可以大一点,或小一点呢因为现场的情况是可以容许多个可能性。




螺旋的空间—纽约的Guggenheim Museum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今日终于有机会安安定定坐下来,写这一篇答应大家已久的文章。

在讲Guggenheim Museum之前,先带出一个很重要的话题。 如果大家一直追看敝blog的话,大家可能发现我一直都是以一个模式来为大家解释各种建筑物。

我多数是先导出建筑师面对的问题,然后是他的解决方法。

因为………… 所以…………

因此,我介绍过的设计都是针对它的结果能否解决需要面对的问题,每一个设计重点都是有它的理由,我认为这样比较理性和客观。

但是,今日开始就为大家带来几座另类的建筑物,这几名建筑师不是以解决问题为重点,而是纯粹以艺术创作为出发,表达他们心中如何看这个世界,又或者如何看待一个设计。

纽约的Guggenheim Museum是美国大师Frank Lloyd Wright比较晚期的作品,当时他已经是78岁,理应只会做一些比较守旧的设计,但这一次他再打破了旧有的模式,包括他自己的成名绝技—Planar。 早前我曾介绍过他的Falling water住宅,他是利用横向和直向原素来制造出不同的空间。

他今次再一次打破所有昔日的博物馆的模式:

1) 他认为展览空间不再是一层一层的,可以是垂直连贯。

2) 游客不一定是要先进入一个展厅之后,再进入另一个展厅,游客可以一口气从地下的展厅跑进最高层的展厅。

3) 博物馆的通道和展览空间不一定是分开的,可以合一。

4) 游客的视线和景深不一定只限于展厅之内,可以有多种的空间。

纽约的Guggenheim Museum的主要展厅是成一个螺旋的空间,旋转的圆周是上一层比下一层逐渐放大。 而行人通道亦成一个螺旋连贯了所有的层数,游客可以从顶层一口气跑至顶层,而展品是放在行人通道旁,所以这博物馆的展览空间和行人通道是连合在一起,而各层的展览空间亦是连合在一起,这样的空间组织在1943年是相当前卫。

至于阳光,除了从屋顶天井射进室内之外,还在每层的空间射进室内,所以博物馆外表来看是一层一层圆型陀螺一样。

另外,博物馆除螺旋的空间之外,还在旁设有基本横向性的展览空间,这是用作放置大型展品之用。

我们大学时老师教授我们必须要与四周环境融洽,了解四周环境的情况。 这博物馆好像违反了这个原则,因为它是位于89街,邻近中央公园,在纽约最美丽的空间旁一座建筑物,在室内竟然完全看不到中央公园,但是从来都没有人会从这角度来挑战这设计。

下会讲另一座很争议性的Guggenheim Museum

官方网页:http://www.guggenheim.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