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美术

影响世界的画家─毕加索

Guernica

今日会为大家介绍Picasso的画,相信大家尽管未曾了解他的画但都会听过这名西班牙抽象画大师的名字。

虽然我不是读艺术亦对他的作品所知都是皮毛,但我都会尽力为大家介绍。

毕加索对后世作了很多的贡献,其中有两个创作最为重要的。

第一个是collage,他在同一个影像把正面、则面或其他面都同时画在同一画面之上,这重叠影像的方法便称作collage。

当中最重要的collage作品便是Guernica,在这作品之中,牛的头部看起来很不规则,其实是同时把正面和则面放在同一空间之中,而整张画都是把不同角度的影像重叠,把不同面放在同一空间之上。

这种重叠影像的做法影响了后世很多的设计,如以下的图像都是collage的例子。

现代的设计师都会利用这种重叠影像的手法来做成乱中有序,序中有乱的效果,最成功的例子便可以算是以上的图像,它是一个人像但是由不同的小人像组合出来的,所以每一个小图像是一个人像,组合出来亦是一个大人像,这些设计都是根据Picasso college的方法来设计,而Picasso亦应该是第一代的艺术家在2D的空间上想出3D的效果,因此对后世有极重要的影响。

用光来绘画

当一个天材发挥至极点时,他连画笔和画纸都不需要便可以作画。 在Picasso晚年,他作了一个很重要的创作,就是在菲林上画画。 摄影师用了很慢的快门来拍摄Picasso的动作,当他拿着电筒在空气中绘画时,光线的移动便成为画中的线,画便出现在照片之中。Picasso 在绘画时根本看不到画像,全文凭心中绘出来的,这可以是首次有画家把摄影和绘画融合在一起,这是首次有人在空气中利用光来绘画,这绝对是经典中超级经典。

这种人眼不能看到的画,就只有Picasso这种天材才可以做到的。




像雕塑一样的建筑─Guggenheim Museum, Bilbao

讲完纽约的Guggenheim Museum,今会介绍西班牙的Guggenheim Museum

这一座博物馆比纽约的一座更具争议性,因为这建筑物更加违反了很多建筑学的基本原则。

如果设计一座公共的建筑物多数都会要求:

1) 人流动线清晰、易明,因为很多用家都是第一次使用这大厦

2) 方向感清晰,当游客进入主入口之后,便清楚知道第一个展馆,然后便自动明白另一个展馆。

3)展馆的空间具灵活性,因为展览的内容经常会改变,展品的大小都会随之而改变,所以展览空间需要有整合和分隔的功能来配合不同的展览。

但是这一座博物馆就接近完全违反以上的原则,第一展览空间是分开成各个不同的小区,当旅客进入博物馆之后,便会看见5个不同的展区,旅客不清楚是进入那一个空间,而且各空间并不连接,所以会出现很多尽头路,人流动线绝不畅顺。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何这博物馆会在建筑界如此有名呢? 又为何这大厦的建筑师─Frank Gehry会成为大师呢?

原因就是他算是第一代推行解构主义(Deconstruction) 的建筑师,而这博物馆更是这主义的代表作,这建筑物的外型接近完全没有直线,完全是由多种曲线组成,而外型不同的部分是由多个不规则的型状组合,至于组合的逻辑和理由是找不到的。形状更不是由基本的几何形状如正方形、圆形、三角形等,所有的形状都只不规则的图案,因为Frank Gehry认为大自然根本很少出现正方形、圆形、三角形等形状,各种大自然的东西都是由多种几何形状组成的,人体都不会出现一个正圆形的空间,眼球都是由多个圆形组成的,所以正方形、圆形、三角形等都是数学上的形状,而不是大自然的形状,而他只是把自然的美学带进建筑而已。

Frank Gehry视建筑如艺术品一样,借建筑来表达他如何看这个世界、如何对待设计,务求创造出视觉上新的效果,相反建筑物的功能都放在次要,因为雕塑品是不一定有其特别的功能,可能只为美学而存在,而Frank Gehry就是把建筑物视为雕塑品一样,甚至可以算是他的玩具。整座建筑物的设计是完全没有逻辑和原则,纯粹是建筑师内心的反映,just do what he like.

很多人批评他为何这博物馆会如此奇形怪状,又或者为何一座临海的建筑会完全看不到海呢? 但是他漠视这一切的东西,做他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当世界上每一个人一看到这建筑物之后,便永远都会深深记下这建筑物带来的视觉效果。

到底设计是否必定要完全以其功能为出发点,又或者是否必须要作为设计的最重要一点呢? 这便是由大家思考的问题。

大家请同时参观以下的博物馆,这是与这建筑物的设计原则有明显的不同。




令贝聿铭翻身的项目—美国国家艺术馆东翼

1968年可以说是贝聿铭事业高峰期,因为在1964击败了多名大师拿下了甘乃迪总统图书馆,1966年接了Hancock tower、达拉斯行政大楼,在1968年还接下了美国国家艺术馆东翼,一时间很多美国的重点项目都给贝聿铭拿下了。

但在1973年当Hancock tower的玻璃幕墙脱落时,而甘乃迪总统图书馆的选址还未得到定案,再加上多名重要客户因Hancock tower 事件而离他而去,甚至把他列作黑名单,不能竞投各大公司的项目,幸好贝聿铭还有美国国家艺术馆东翼这项目为他翻身的机会。

美国国家艺术馆是位于华盛顿,西翼是1941年兴建的欧式建筑,在1968年美术馆决定增建东翼。由于西翼大楼是国家级的古建筑亦是当地的地标,所以一般建筑师的做法是保留旧大楼中轴线、左右对称的做法,但贝聿铭惊人地做了一个与别不同的设计。

贝聿铭认为这地盘不是很大,大约只是旧大楼的一半面积,而且地盘不是四四方方的,根本不可能如旧大楼般做出有中轴线、左右对称的效果。于是他便把大楼分为两个三角形,再用一个三角形联合起来,左边一个主要为行政大楼、右一个三角形主要为展馆,中间的三角形为中庭。虽然这大厦不是商业建筑,但如此刻意制造这么多的三尖八角的空间,在60年代可以说是完全遗反了常理。

但是贝聿铭的构想是当旅客进入了这个三角形的中庭后,再沿着三角形的路线进入不同的展厅,当通过右边展厅之后,便会步进中庭上的桥并再次进入左边的展厅。

他刻意打破了把一个大展厅分成不同小展厅,让旅客通过一间又一间的黑暗的房之后便完成了他们的旅程。他把展厅包围在中庭的三边,让旅客是从阳光的空间进入室内的空间,再由室内步进阳光的空间。情况就有如四合院一样,住客是通过中央庭园进入四周不同的私人室内空间,之后再通过中央庭园才进入另一边的实室内空间。

最特别的一点,这美术馆虽然是三角形,但其正门都成左右对称的设计,而中央的庭园的中心都是对正旧大楼的中轴线,暗地里与旧大楼配合了。

这设计最厉害一点是阳光上的处理,一个有阳光的大中庭并不是什么特别,所有建筑师都会懂得设计,但要把阳光控制得宜则是一个大学问。贝聿铭在天窗上的南边加了一些阻挡阳光的百业,让室内的阳光不会过高,并把天窗的框架设计成不同的三角形,这不单增加了阻挡额外阳光的效果,亦室内空间带来与别不同的倒影,感受到一天之内时间的变化。

当太阳光在不同时候射进室内时,框架的倒影便在室内形成不同的效果。再加上当阳光照射在带黄的云石时,整个室内的气氛变得和暖,令人舒怀。而且中庭中是种了数棵小树,这除了是绿化了室内的空间之外,还可让旅客通过植物上的改变来感受到四时之变化。

在1978年美术馆开幕后,贝聿铭大获好评,走出因Hancock tower带来的劣势,再加上1979甘乃迪总统图书馆终于开幕,才能令贝聿铭从谷底反弹。

不过,我相信最令贝聿铭开心的并不是生意重回正轨,而是在他临退休前的一段访问中,他重临这美术馆,突然一名女游客走上前对他说了一句:You made a very beautiful building for my country. (你为我的国家建造了一座很美丽的建筑。)

相信这是全世界所有建筑师最希望听到的说话。

后记:

在美术馆之中,大家会发现英国雕塑大师─Henry Moore的作品,但这作品原本的大小只是现在的3分之1。在开幕初期时,Henry Moore 的作品被安排在没有阳光角落的一旁,Henry Moore 当然向贝聿铭大表不满并发生激烈的辩论,跟着贝聿铭说了一句:你可否把这作品做大3倍?

Henry Moore: Why Not!

就是为了斗这一口气,这作品便做大了三倍,并放在有阳光的空间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