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卡素千禧大桥

中国建筑师首先应该改变的是习惯和性格

2010-09-27 10:15:24  来源:中华建筑报  作者:建筑游人   发表评论

简介:如果闭门自封、怕挑战、怕发问、怕追求真相、怕权威,又怎会做出好的学问呢? 创意又怎么可能被激发呢?  一切的事情都是性格改变命运。

  一个网友希望我对中国为何缺少名建筑师这个问题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这个问题非常大,也很难说清楚,我只能尽可能地谈自己的一些体会。中国在教育、经济等领域的发展都是近30年才上轨道,但日本只花了30多年便培育出丹下健三这样的大师出来,而香港大学的建筑系已有超过60年历史了,但为何中国的建筑师似乎还未能站在国际顶级舞台上呢? 是中国培养不出优秀的设计人才还是中国人欠缺了创新的天赋呢?

我相信未必全是教育制度的问题,也未必是天赋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性格的问题。中国人在很多方面未必比外国人优秀,但也未必总是会被比下去。不过,我认为有些地方值得大家思考一下,以下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借这次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

事件一:我在英国读大学1年级时,刚刚开学1个月左右,大学安排了一些公开讲座,邀请不同的学者到大学演讲,这些讲座都是免费开放给公众的,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当晚的演讲者来自伦敦,他是刚刚建成的纽卡素千禧大桥的建筑师之一。当他演讲完之后,我有一个问题:为何这座桥要设计成弯曲的形式呢?而且是否一定需要旋转来让船经过呢?是否有更加合适和快捷的做法?

当时的我因为是新生,很害怕在各师兄师姐和教授面前当众质疑这位嘉宾,又担心自己的问题过于幼稚而被大家取笑,最后我没有提出这些问题,就此了事。但让我奇怪的是,其他不是我们大学并且不是建筑专业的英国观众,反而不时地提出不同的问题。他们的这种做法不仅没有让演讲者感到不快,他反而很乐于接受这些问题,并给予正面的回答,现场的每个人都没有感觉到演讲者有被质疑和挑战。

事件二:在我大学1年级时,其中一科是园林史,当时教授讲到关于狮子林的课程,他在笔记上写的是杭州的狮子林,但是狮子林其实是在苏州。那时我早就已经知道笔记有误,但我没有当众指出教授的错误,我心想自己知道便算了。不过,另一名英国同学立刻举手更正了教授的这个错误,教授当然感到有一点不好意思,但是马上对同学的指正表示认同和感谢,因为万一笔记有误的话,考试便会根据这份笔记来评分。1年之后,我在图书馆偶遇另外一名来自香港的学生,当我和他谈论以上2件事时,他反问我,为何不向嘉宾提出问题呢?为何不更正教授的错误呢?

我当时的回答是,我来英国是读书的,不是来做英雄的。我做好自己的事,能毕业便成,其他人的事情我管不了。我为何要冒险得罪我的教授和嘉宾呢?万一得罪了他们,我可能不能毕业。

他的回答让我茅塞顿开:大学就是一个平台,是追求真理和学问的地方,你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真知而发问,并不是为了挑战他的权威和面子,大家都只是就事论事、追求真理。而且,你问问题可能是给演讲者表现的机会,为何预先下了判断呢?再者,更正笔记上的错误是让全体同学受益,甚至下几届的同学都可能受益,为何要为了一名教授的面子而牺牲全体同学的利益呢?更何况,你只是帮助他修正错误,让他减少犯错而已。

事件三:如果是英国纽卡素建筑系毕业生,就一定会知道Professor Ivor Richard(莱察教授)的大名,他也是指导我毕业功课的老师,他可以说是我们大学里最有名气的建筑系教授。他的文章不时在RIBA journal(英国皇家建筑师月报)、Architectural journal(建筑月报)等权威性建筑杂志出版。不过,他是出名的严厉,他骂学生的态度简直让人完全不能接受。他教训学生时经常用无能、愚蠢、浪费时间等词语,可以说是完全摧毁学生的自信心。在我的大学,我从来未曾听过一名学生有欣赏他的言语。

在毕业多年后的一个中秋节,我与数名师兄、师姐一同过节。在席上我们讨论起这名教授,大家一致认为他是一名出色的教授,他的确能教授同学们很多建筑上的知识,没有他我也不可能写出这么多的文章。我师兄更表示他代表了我们大学建筑学院的精神,在他身上的确学到很多技术层面的知识,我和我的师兄更庆幸受过他的教诲,但是他的言行的确令人生厌。

在我毕业后1年,他突然离职,因为系主任收到2名女学生的抗议信,认为他的言辞太过分,再加上他一向人缘极差,大部分学生都极度讨厌他的为人,于是他被要求离职。

说了这么多,以上3件事件和建筑有什么关系呢?

在事件一中,作为主人公的我们,当然要对我们的嘉宾以礼相待,但是问问题不等于不尊重他。提出问题不等于质疑,也不等同挑战他的权威,大家讲道理,讨论问题,就事论事。相反任何演讲者都需要准备好接受别人的挑战,否则只会如缩头乌龟一样,自我感觉良好。

在事件二中,如果当日我的同学不当众指出教授的错处,大家不会知道真正的答案,我虽然知道真正的答案,但我自私地隐藏了真相。不过,如果下一次教授同样犯错,而我又不知道真正的答案的话,而大家又像我一样自私自利地隐藏真相,受苦的会是谁呢?

在事件三中,当我在读大学时,课堂内是相当和谐的,没有人敢对教授不敬,因为大家都需要毕业。大家都对莱察教授口服心不服,但是都没有任何实际的行动,可以说是深层次的矛盾。另外我估计莱察教授有一个错误的假设,认为教授在学校只是传授知识而已,而且严师出高徒,教授没有讨好学生的必要。但是时代已经改变了,大家的价值观也不同了。而且所有同学永远都估计不到,原来改变只是需要2个人的力量,因为大家都是在讲道理。

说到底,性格改变命运。莱察教授如果在待人接物上温和一点,以他的资历和学识,不仅可以保得住饭碗,而且可以升为系主任,甚至院长,但是他自己的性格毁了自己的一切。

以上的情况,同样发生在你和我身上,怕得罪别人、只求自己利益、重和谐、怕发问,但同时内心有很多不满而又不能解决,便造成很多深层次的矛盾。总而言之,如果闭门自封、怕挑战、怕发问、怕追求真相、怕权威,又怎会做出好的学问呢? 创意又怎么可能被激发呢? 一切的事情都是性格改变命运,莱察教授如此,你和我也是如此。

 

http://www.newsccn.com/2010-09-27/16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