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清水混凝土

Church of the light – 茨木春日丘教會

 

 

昨日講了安藤忠雄的奮鬥史, 今日便介紹安藤忠雄的建築.

安藤忠雄的建築是奉行簡約主意, 大家都可能聽過不同的設計主意, 什麼什麼的現代主意?什麼的的後現代主意? 但簡約主意是什麼?

大家可能認為簡約主意便是簡單, 化煩為簡便是簡約主意. 這個觀點不是全錯,但我認為有更深的意義. 簡約主意是把最重要的原素放在設計上, 次級重要的東西都不放在設計上. 這其實是非常因難, 情況有如將你家中最重要的東西留下來而次級重要的東西全部棄置, 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又或者用另一個例子來解釋, 現在要求你只帶三件東西出街, 這未必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對很多女仕來說是很困難的, 很多
女仕們的手袋有錢包、手帕、餅乾、零食、雜誌、化妝品、Hand Cream還有一大堆我一生都不明白的東西, 她們都會放在手袋中絕不簡約.

茨木春日丘教會是安藤忠雄的成名作之一, 它的建築簡約的程度是非常驚人. 第一: 建築物的外牆和室內空間都沒有做任何裝修或油漆, 清水混凝土是結構部分亦是建築物的內外牆的物料. 安藤忠雄堅持建築物需要反映建築物料的真實的顏色, 現在照片中外牆的顏色便是結構混凝土的顏色,而牆上的洞並不是偶然加上去的, 這些洞都是混凝土拆板後留下來的洞, 這可見日本人的施工質素是如此的驚人.

清水混凝土簡單來說就是表面很光滑的混凝土, 明天我會詳細一點向大家介紹清水混凝土, 在香港是完全不可能用清水混凝土, 因為可以說是肯定會失敗. 香港的混凝土技術是很落後亞州其他國家,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 香港機場曾經用過清水混凝土, 但由於效果太差,需要用油漆覆蓋混凝土部分.

安藤忠雄的建築往往都是與大自然有關, 這是安藤忠雄從日本古建築所感受下來的體驗, 這一所小小的教堂的主牆只有一個很大的十字架, 讓陽光從這洞口透進​​來. 就是這一點微少的設計便把人和光和神連在一起, 建築物的功能和外形便溶合在一起, 一個簡潔而平和的空間讓人和神有一個寧靜的接觸. 只是作了一個設計構想便把多種的精神連在一起並滿足功能上的要求, 這是絕對的簡單, 只有最重要的元素才會留在
建築之中.

我原本不想先講這教堂,因為我將會在年底有機會參觀這教堂, 我希望參觀後才作介紹, 但如果要講安藤忠雄的建築而不講這教堂實在很不合理, 所以現在先作首論簡述, 如果參觀後有不同的感覺的話, 之後便再加補充.

我和我的同事曾經參觀過不少安藤忠雄的建築, 大家講起安藤忠雄的建築時都會同意到一個論點. 靜, 靜絕對是安藤忠雄的建築中的精神. 但我和我的同事對安藤忠雄的一些建築有時很喜愛, 有時很失望.
因為安藤忠雄的建築很多時只在他某一個角度才會有這樣的效果, 只是換另一個角度便有所差別. 這可能與他不是建築係出身有關, 他可能經常是從建築雜誌學習建築,所以只會對某一個角度的觀感中研究建築. 而且當他遊歷世界各地建築時, 都是從自己所看到的觀感來了解建築, 所以他的建築往往能反映出人的感受.
但出身建築系的人是必定會很重視人的流動方向, 或從總體規劃觀點來出發. 思考的模式是圖紙上開始規劃的, 而安藤忠雄是從人的觀感來出發的, 所以很多建築師認為安藤忠雄的建築是一張一張的畫連接在一起, 但對空間與空間之間組合和人流的動線就未必很有規律, 空間與空間之間的連接未必一氣呵成, 即是以上的照片與照片之間的位置未必處理得很得當.

好像很複雜, 簡單一點來說, 安藤忠雄的建築的重點是某個空間的觀感, 一般建築師是從總體開始的.
今日好像講得抽像一點, 不過明天會再為茨木春日丘教會作詳加解釋, 希望到時更能令大家明白.
日曜學校
今日繼續講茨木春日丘教會的建築, 茨木春日丘教會分為兩個部分, 一個便是這個教會崇拜的部分, 另一個是日曜學校(星期日道理課的地方). 茨木春日丘教會的規劃是很簡單, 兩個大長方盒包含兩個重要的空間, 並用一道牆以15度斜插入每個長方盒, 這一道牆便簡單地分格了外界與室內的空間, 讓人一心進入教會,完全忘記外邊的世界.

 

安藤忠雄就是這樣簡單地完成了設計, 兩個長方盒, 兩道牆便造了一間教堂出來了, 簡約到了極點.從安藤忠雄這做法便可以看出他不是出身大學建築系, 因為很多老師都不會鼓勵學生用這些Pure form來設計, Pure form即是只用正方形、正圓形、正三角形、金字塔形等幾何圖案, 因為這些形狀很難處理得好而且很容易令人有所聯想其他的事情, 所以一般的學生都會用多個幾何形狀來組合設計, 而他們亦不會如安

藤忠雄這樣放棄設計外形, 只是一個長方盒便完成, 因為他認為教堂室內的空間才是最重要的, 其他便不再重要, 不重要的便不做, 簡要簡化至極點.

 

另外, 建築系的學生必須要解釋當人由進入這建築前的感受,進入第一個空間時的感受, 然後進入每一個空間時的感受, 最後是離開後的感受. 如果一個學生提交茨木春日丘教會這樣的功課給老師便肯定被人罵至反肚, 肯定會不合格. 因為安藤忠雄對其他部分沒有作太多的設計, 進出的空間沒有特別的處理, 這亦是很多人不喜歡安藤忠雄建築的原因

 

在日曜學校的空間, 安藤忠雄同樣選擇了用光作為主要的原素, 這一次他選擇了讓陽光從左邊射進室內, 因為日曜學校的左邊是向南, 陽光是從南邊射向地球.隨著陽光的轉向便把室內空間的效果慢慢地作出變化, 讓陽光主導室內空間. 安藤忠雄今次處理陽光的手法是從法國建築大師Le Corbusier的Ronchamp 教堂處學習.

 

安藤忠雄認為教堂最重要是室內的空間與陽光的接觸, 其他的便不重要, 就讓不重要的變成更不重要, 讓陽光的重要性變得更重要.

 

至於清水混凝土, 我剛剛記起香港並不是沒有清水混凝土的建築, 濕地公園的主建築也是用清水混凝土作為主要材料, 但效果和質素與日本相比是相距什遠. 一個優質的清水混凝土需要把水分控制得好, 才可以把混凝土上的水跡隱藏, 這樣才可以有一幅一樣顏色的牆. 不過公平一點對濕地公園, 日本在清水混凝土的技術是一枝獨秀, 領導群雄, 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在清水混凝土的技術與日本相比, 單是把填補混凝土上的洞的技術, 香港已經遠遠落後於日本, 日本是非常超班. 其實香港建築界由於缺乏新的師傅入行, 地盤中的師傅的技術已開始出現斷層, 有一些前輩說現在香港的砌磚技術可以說是失傳了, 能夠隨手便砌一幅完全垂直而不透光的磚牆的師傅, 相信是少之有少.如果香港要再要興建如英皇書院這樣的建築, 可以說

是接近沒可能, 除非從外地引入其他砌磚師傅.

 

明天講安藤忠雄的Church on the water.
Ronchamp 教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a67d9e0100eydx.html




Church of the light – 茨木春日丘教会

 

昨日讲了安藤忠雄的奋斗史, 今日便介绍安藤忠雄的建筑.

安藤忠雄的建筑是奉行简约主意, 大家都可能听过不同的设计主意, 什么什么的现代主意?什么的的后现代主意? 但简约主意是什么?

大家可能认为简约主意便是简单, 化烦为简便是简约主意. 这个观点不是全错,但我认为有更深的意义. 简约主意是把最重要的原素放在设计上, 次级重要的东西都不放在设计上. 这其实是非常因难, 情况有如将你家中最重要的东西留下来而次级重要的东西全部弃置, 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又或者用另一个例子来解释, 现在要求你只带三件东西出街, 这未必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对很多女仕来说是很困难的, 很多女仕们的手袋有钱包、手帕、饼干、零食、杂志、化妆品、Hand Cream还有一大堆我一生都不明白的东西, 她们都会放在手袋中绝不简约.

茨木春日丘教会是安藤忠雄的成名作之一, 它的建筑简约的程度是非常惊人. 第一: 建筑物的外墙和室内空间都没有做任何装修或油漆, 清水混凝土是结构部分亦是建筑物的内外墙的物料. 安藤忠雄坚持建筑物需要反映建筑物料的真实的颜色, 现在照片中外墙的颜色便是结构混凝土的颜色,而墙上的洞并不是偶然加上去的, 这些洞都是混凝土拆板后留下来的洞, 这可见日本人的施工质素是如此的惊人.

清水混凝土简单来说就是表面很光滑的混凝土, 明天我会详细一点向大家介绍清水混凝土, 在香港是完全不可能用清水混凝土, 因为可以说是肯定会失败. 香港的混凝土技术是很落后亚州其他国家,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香港机场曾经用过清水混凝土, 但由于效果太差,需要用油漆覆盖混凝土部分.

安藤忠雄的建筑往往都是与大自然有关, 这是安藤忠雄从日本古建筑所感受下来的体验, 这一所小小的教堂的主墙只有一个很大的十字架, 让阳光从这洞口透进来. 就是这一点微少的设计便把人和光和神连在一起, 建筑物的功能和外形便溶合在一起, 一个简洁而平和的空间让人和神有一个宁静的接触. 只是作了一个设计构想便把多种的精神连在一起并满足功能上的要求, 这是绝对的简单, 只有最重要的元素才会留在
建筑之中.

我原本不想先讲这教堂,因为我将会在年底有机会参观这教堂, 我希望参观后才作介绍, 但如果要讲安藤忠雄的建筑而不讲这教堂实在很不合理, 所以现在先作首论简述, 如果参观后有不同的感觉的话, 之后便再加补充.

我和我的同事曾经参观过不少安藤忠雄的建筑, 大家讲起安藤忠雄的建筑时都会同意到一个论点. 静, 静绝对是安藤忠雄的建筑中的精神. 但我和我的同事对安藤忠雄的一些建筑有时很喜爱, 有时很失望.
因为安藤忠雄的建筑很多时只在他某一个角度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只是换另一个角度便有所差别. 这可能与他不是建筑系出身有关, 他可能经常是从建筑杂志学习建筑, 所以只会对某一个角度的观感中研究建筑. 而且当他游历世界各地建筑时, 都是从自己所看到的观感来了解建筑, 所以他的建筑往往能反映出人的感受.
但出身建筑系的人是必定会很重视人的流动方向, 或从总体规划观点来出发. 思考的模式是图纸上开始规划的, 而安藤忠雄是从人的观感来出发的, 所以很多建筑师认为安藤忠雄的建筑是一张一张的画连接在一起, 但对空间与空间之间组合和人流的动线就未必很有规律, 空间与空间之间的连接未必一气呵成, 即是以上的照片与照片之间的位置未必处理得很得当.

好像很复杂, 简单一点来说, 安藤忠雄的建筑的重点是某个空间的观感, 一般建筑师是从总体开始的.
今日好像讲得抽象一点, 不过明天会再为茨木春日丘教会作详加解释, 希望到时更能令大家明白.
日曜学校

今日继续讲茨木春日丘教会的建筑, 茨木春日丘教会分为两个部分, 一个便是这个教会崇拜的部分, 另一个是日曜学校(星期日道理课的地方). 茨木春日丘教会的规划是很简单, 两个大长方盒包含两个重要的空间, 并用一道墙以15度斜插入每个长方盒, 这一道墙便简单地分格了外界与室内的空间, 让人一心进入教会,完全忘记外边的世界.

安藤忠雄就是这样简单地完成了设计, 两个长方盒, 两道墙便造了一间教堂出来了, 简约到了极点.从安藤忠雄这做法便可以看出他不是出身大学建筑系, 因为很多老师都不会鼓励学生用这些Pure form来设计, Pure form即是只用正方形、正圆形、正三角形、金字塔形等几何图案, 因为这些形状很难处理得好而且很容易令人有所联想其他的事情, 所以一般的学生都会用多个几何形状来组合设计, 而他们亦不会如安

藤忠雄这样放弃设计外形, 只是一个长方盒便完成, 因为他认为教堂室内的空间才是最重要的, 其他便不再重要, 不重要的便不做, 简要简化至极点.

另外, 建筑系的学生必须要解释当人由进入这建筑前的感受,进入第一个空间时的感受, 然后进入每一个空间时的感受, 最后是离开后的感受. 如果一个学生提交茨木春日丘教会这样的功课给老师便肯定被人骂至反肚, 肯定会不合格. 因为安藤忠雄对其他部分没有作太多的设计, 进出的空间没有特别的处理, 这亦是很多人不喜欢安藤忠雄建筑的原因

在日曜学校的空间, 安藤忠雄同样选择了用光作为主要的原素, 这一次他选择了让阳光从左边射进室内, 因为日曜学校的左边是向南, 阳光是从南边射向地球.随着阳光的转向便把室内空间的效果慢慢地作出变化, 让阳光主导室内空间. 安藤忠雄今次处理阳光的手法是从法国建筑大师Le Corbusier的Ronchamp 教堂处学习.

安藤忠雄认为教堂最重要是室内的空间与阳光的接触, 其他的便不重要, 就让不重要的变成更不重要, 让阳光的重要性变得更重要.

至于清水混凝土, 我刚刚记起香港并不是没有清水混凝土的建筑, 湿地公园的主建筑也是用清水混凝土作为主要材料, 但效果和质素与日本相比是相距什远. 一个优质的清水混凝土需要把水分控制得好, 才可以把混凝土上的水迹隐藏, 这样才可以有一幅一样颜色的墙. 不过公平一点对湿地公园, 日本在清水混凝土的技术是一枝独秀, 领导群雄,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在清水混凝土的技术与日本相比, 单是把填补混凝土上的洞的技术, 香港已经远远落后于日本, 日本是非常超班. 其实香港建筑界由于缺乏新的师傅入行, 地盘中的师傅的技术已开始出现断层, 有一些前辈说现在香港的砌砖技术可以说是失传了, 能够随手便砌一幅完全垂直而不透光的砖墙的师傅, 相信是少之有少.如果香港要再要兴建如英皇书院这样的建筑, 可以说

是接近没可能, 除非从外地引入其他砌砖师傅.

明天讲安藤忠雄的Church on the water.
Ronchamp 教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a67d9e0100eydx.html




清水混凝土的魅力

photo

   原文來自信報》2014年4月10日             

asia02 width660

安藤忠雄是一位受台灣當地建築師崇拜的偶像。從參與香港建築中心舉辦的「台灣在地建築之旅」所見,他們對安藤先生終於在台中建成亞洲現代美術館非常雀躍。在旅途上所觀賞的建築,都以清水混凝土為主,反映建築師特別鍾愛簡約的設計,更敬重安藤先生 – 是他等同清水混凝土建築的代表符號,更欣賞他的堅毅(他沒上過大學卻自學成才)與熱誠,及滿懷社會使命感的高尚情操。

矛盾是,在華人為主的商業社會,我們的一般客戶都不易接受它那灰沉沉的清水混凝土(fair-face concrete)或內地稱為「裸」的建築。因此,我們若然要追求那寂靜無我的建築風格,唯有各自渾身解數。

在台灣,清水混凝土簡約的設計以寺院佛門最切合它所蘊涵「空靈」與「淨潔」的概念。因此台灣的建築師在這些項目做得非常出色;包括位於大溪鎮的齋明寺、北投的農禪寺和台中的菩薩寺。由於偏遠的地價不高,建築師可自我營造品味的空間,這包括在中壢市的襲園美術館及新竹築縣的若水會館。當幸運遇上有品味的業主時,便能創造出在苗栗縣的富貴三義藝術館及位於日月潭的涵碧樓五星級渡假酒店等精彩作品,讓我們大開眼界。

在香港,建築師沒有可能像台灣的行家,自建獨立的工作園地以自娛,唯有在一些較為另類的公共項目上, 各自尋找清水混凝土建築的發揮機會。 幸而, 香港早在半個世紀前已有成功例子;位於馬料水的香港中文大學校舍,其總設計師司徒惠先生便大量採用清水混凝土建築手法,以彰顯校園的簡樸民風,反映他較安藤先生更早接受二十世紀建築大師柯比意的藝術薰陶,成為香港最具代表性的清水混凝土傑作。

在七零年代,香港的建築師頗受當年時尚的「現代建築風格」影响,在設計上講求線條簡潔,無華樸實,清水混凝土的建築由此相繼出現。這包括位於中環半山的前高級公務員宿舍Hermitage, 香港電燈公司總部,牛奶公司總部,聖士提反男校,大埔聖公會莫壽增會督中學等建築物, 都是當年經典之作。八九十年代,由於標榜復古裝飾的後現代主義興起,及清水混凝土難於長久保養,遂逐漸被塗上油漆甚至清拆重建。簡約潮流,漸趨式微。

相隔二十年後,香港海防博物館再度以水泥素面為主調而獲得香港建築師學會周年設計大獎;接著,香港濕地公園一再凸顯清水混凝土融入大自然的環保概念,令這另類風格重新受到建築師重視。 在良性競爭下,政府內部的建築師從各自作品中極力展現「裸」的雅趣, 這包括粉嶺大隴獸醫化驗所、尖沙咀海濱、粉嶺休憩公園,赤柱市政綜合大樓及天水圍市政綜合大樓等得獎項目,逐步改變市民對香港公共建築長時間偏向「粉紅」的一般印象。

惟最大諷刺是,若然要觀賞香港最優雅的建築,卻要往「陰宅」處尋找。原因是,這類案子素來沒有業主有興趣關注,才可以讓建築師有自由空間發揮而見到成果。這四項賦有「安藤精神」的建築分別是:

鑽石山火葬場,是由四個方盒與圓環中庭構成,彰顯天圓地方,嚴肅優雅,正氣浩然。旁邊建有層叠式靈灰安置所,以一度階梯為主題,連同飛翔的白鶴雕塑,寓意引領先人能早登天極。

去年完成的和合石火葬場,是幾幢以解構主義風格組成的建築群,有聚有散,有暗有明,富節奏感;其最大特色是夾縫中的一道狹窄階梯,人們拾級而上,到屋頂才見一片油油綠草,遙望著映照蓮池。 在另一端,正是和合石靈灰安置所,主體由直線排列的木條組成,有遮擋陽光的功能,亦體現簡約語言的非凡。門前的一淌淨水與壯觀的主樓,一剛一柔,更有着安藤設計於日本兵庫縣Water Temple的安靜、靈氣、祥和。

馮永基 資深建築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