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活化建筑

活化建筑 – 日本篇

mLUd9PYn8nFuHMQBhAXiDw

78hFzwMG5kfLfcMbyBWHoA

hOwrCnXecS3M9AufQstXAg

写了接近一个月的活化建筑, 终於来到最後一篇, 相信亦是最容易写的一篇, 因为大家应该很熟悉今次介绍的地方 – 高山和五个山.
五个山是位于富山县南砺市, 这种日本小屋称为合掌造(合掌造り), 另外在岐阜县大野郡白川村 (飞驒地区白川乡)都可以找到这种建筑. 合掌造是13世纪初平氏家族在源平合战战败後遁入深山,为了御寒并躲避追兵而建造的,目前保存下来的建筑物大约是在江户时代中後期兴建的。
这一带的合掌村原本被规划为水霸地带, 但随着不断的抗争这些建筑在1995年被列入为世界文化遗产, 现在便是日本中部的热门旅游地方.
因为冬天的景色就像在童话故事中情境一般,被喻为「冬日的童话村」。近来因取材自白川乡的动画《暮蝉悲鸣时》播出大受好评後,逐渐广为人知。

qEfGp.KdgTDE8ARau_Zs9w

Iiea2DHKXTnoqTI7OMbBpQ

合 掌造的特色是以茅草覆盖的屋顶,呈人字型的屋顶如同双 手合十一般,於是就被称为「合掌」。合掌造为木造建筑物,在兴建的过程中完全不用钉子,但仍然十分牢固。合掌造的屋顶十分陡峭,这是使积雪容易滑落不会堆 积,以避免冬季的大雪将屋顶压垮(类似欧洲的建筑)。合掌造每隔三丶四十年就必须更换老朽的屋顶茅草。更换茅草需要大量人力,故每次有哪一家人的屋顶需要 翻修,全村的人就会同心协力一起完成,这种合作方式称为「结」(ゆい)。
记起我3年前参观五个山时, 我是从太太的外家由亲戚开车送我们到这里, 因为我太太就是土生土长的富山人. 到我太太这一代就已经很少人下田干活, 但我外父虽然不是农民但退休後间中都会下田, 所以这一带的居民对气候的变化都比城市人敏感. 因此,当我太太的亲戚一到五个山便马上担心下一年的收盛, 因为五个山在一般情况会下2米雪而当年只有300mm,对於世代务农的富山人来说就是一个很严重的警告, 对一个来自香港的人来说已是泠入骨的地带.
富山县有种东西是特别有名, 第一是鱼生因为近海, 所以特别新鲜. 第二是白米因为四周都有米田, 而且是全日本产量最高的县市. 第三, 便是清酒因为白米特别高质素, 而且用雪山的雪水来酿酒, 所以特别有名. 绝无值得一试, 因为三种东西在香港是买不到的.

FTgtQDk.Y10b57xzyJbU1Q

e1YaxAhM7Nc8qXMmOKY.2w

至於日本岐阜县北部的高山市,就是有名的「飞驒的小京都」, 因为这里完全保留了江户时代建的町家, 这里一带的三町古街商店都是两旁全是两层高的木平房。在这古街中来往你会不难发现有人力车经过而且是穿着古时的服装。每间古代的商店各有特色,这里有名的手信就是高山名物さるぼぼ (Sarubobo) 和飞驒牛肉.

讲回建筑活化, 这一个例子又代表什麽呢? 这里一带的政府和居民共同保留了他们的生活和文化, 除了硬件 -建筑物之外, 连软件 -人类的生活都得到保留. 现在的五个山仍有农民在这里耕作, 高山市的三町商业街自古时便是小商户聚集的商业街. 这一种原汁原味的100%保育政策, 慢慢地变成吸引国内外游客的热点. 尽管时代不断变迁, 这些区域虽然由简朴的农村变成旅游热点但核心模式仍是不变, 所以这样才吸引外地人远渡而来参观.
讲起人力车, 香港以前都有人力车. 记起在旧天星码头一带以往还有一些伯伯为旅客拉人力车, 但这样的一些小情怀都在这个大都会中失去了.
现在的香港愈来愈由一个小渔村变成国际大都会, 但代价便是要失去原汁原味的香港情怀, 昔日香港中西夹杂的独有文化, 传统小商户和大百货公司并存的日子好像慢慢失去了, 大家是否由多元社会变成单一化社会呢? 其实大家是否愿意失去了香港人的身份而变成地球人呢?

活化建筑系列在此暂告一个段落, 明天将是回答浸会大学传理系同学关於”零炭屋”的问题.

另外关於太太的外家可以参观: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204799&id=845400374




活化建筑 – 德国篇

e_bcKj0XW0bfUPiTpb__VA

这两个星期我不断为大家介绍活化建筑的例子, 昨日写了一个令到大家都觉得很震撼的例子Royal Ontario museum. 今日就讲一个在德国很成功活化建筑的例子. 这个系列由一开始讲过皇家游艇会和喜帖街等街道的例子, 之后便过英国的换肉不换皮的建筑例子, 上一篇便是加入新的原素令旧有部份都活化的例子, 但大家会否发现很多活化建筑的例子都是博物馆, 是否其他功能的建筑便不能活化呢?首先, 旧有的建筑当然有一定的历史价值, 而且亦是都市中的大型古董, 所以用作博物馆是非常合理地配合有关主题, 而且博物馆的空间要求比较灵活, 所以不会因原有结构上的限制而有太多的制约.另外, 最重要的是博物馆不会有商业原素, 所以不用考虑有关发展密度和投资回报等问题, 因为绝大部份的博物馆都不能够像大英博物馆一样做到收支平衡. 当大家看到今日介绍这例子时, 大家会认为这建筑现在是什么功能? 以往是什么功能呢?3J5uogACSjtvJQyjkYwx3w

發電廠的舊貌

1UrbWwpbb2e9rK3OavMs3w

这大厦以往是一座发电站- Central station, 现在是一座熟食中心, 即是大排档. 大排档的位置原是发电厂的办公位置. 在右边原是发电机组的空间, 现在是一间中级餐厅,这餐厅在晚上有时会改成为演唱会或Disco.这大厦是位于德国的一个小城镇- Darmstadt, 而这里有20%人口是大学的学生,所以对年青人的活动设施需求是不少的, 而这里的表演有很多都是由学生安排表演的. 在香港, 熟食中心是不可能和一些中价餐厅并存, 但这里由于旧建筑的高楼底便给引了租户的垂青, 而且特高的楼底亦为餐厅带来不少阳光, 所以挺受欢迎. 再者, 大排档除了是迎合学生市场之外, 还提供多元化的选择, 大排档之内包括泰国菜、越南菜、德国菜、意大利、美国热狗、麦当劳和露天茶坐的coffee shop.由于内在的卫生程度不错, 而且光线充足所以挺舒服.7O6L1Yr3LN4drjyUgIympQ

中級餐廳

 

大排檔的入口

rSVqMCrTdeSlElAOBQZTHQ

由于旧大楼分东西两座, 而且各自有一个入口, 所以想进入大排档的人流不会和中价餐厅的人流混杂, 所以旧大楼的原先设计便意无意中变得很适合现在的使用. 现在香港的卫生署已向大排档下禁发令, 大排档将会在不久的将来消失于香港之中, 如要继续经营的话, 便必须以餐厅的模式来经营. 虽然我们明白卫生署是希望改善有关食肆的卫生情况, 但德国这例子便证明只要管理和制度合理的话, 便可以有良好的卫生环境.甚至中、底档的餐厅可以并存, 请问这是制造就业、还是制造失业呢? 旧有的建筑得到活化之余, 人民的生活是否同样活化呢? 可能有人认为外国的饮食不如中国人般大油大烟, 但这里同样有越南和泰国菜, 同样是又抄又炸, 只是Central station的抽风系统比较多一点和好一点. 旧建筑的活化是否如某些人所说, 必须烧银子来维持?情况好像未必.




活化建筑 – (三栋屋博物馆,海防博物馆,和昌大押,弯仔街市篇)

上一回讲到香港的街道,今日不如讲一讲香港活化建筑的例子,讲到活化建筑的经典例子便一定需要讲荃弯的三栋屋博物馆,三栋屋博物馆是陈氏家族在乾隆年间开始兴建,之后经过多次的重建和加建, 但圍村仍然保留這個中軸線,兩邊設有前中後三個廳堂,每個廳堂的主樑稱為「棟」,所以稱為「三棟屋」。

在1981年, 由於港府開始發展荃彎時無意地發現了三棟屋,並因其圍村特色和珍貴的歷史遺跡,在1981年被列為法定古蹟.而当时港大建筑系教授,现任建筑界立法会议员 – 劉秀成教授倡議將這一條典型的客家圍村,重修為民族博物館後,在1987年供公眾人士參觀。
McEiWL_KLk07pMONAMxERg
海防博物馆

另外,一个很优秀的例子就是筲箕湾的海防博物馆,博物馆原是具百年历史的旧鲤鱼门炮台。由于鲤鱼门地区控制维多利亚港东面入口,位居军事要冲, 所以英軍早於1844年便在水道南岸的西灣地區修築兵營但闢作士兵營房、彈藥庫、炮彈裝配室及煤倉等設施就在1885年才興建。

这座炮台在1941年12月8日,日军入侵香港时曾发挥重要的作用, 英軍曾多次阻止日軍從對岸的魔鬼山渡海登陸。但由於雙方實力懸殊,炮台最後於12月19日被攻陷。戰後,炮台已失去防衛作用,但仍被英軍用作訓練基地,至1987年始全部撤走.

tyylY8j4LobzHw.aMGqysQ


这座香港二次大战的活教室在1993年被建筑处重新发展成海防博物馆,现在的中央展厅就是在当年的堡垒中央的露天广场上加一个拉伸的织物屋顶,其他的展厅就是当年的士兵营房或弹药库。所以,整座大楼都因为新的功能便得而保留。

 

DoFUjL5cTHhiK3vhB1XqvQ

 

 

KlvXHLFeQo9Bjrj.H7RKIg

另一个更深入民心的例子就是弯仔的和昌大押,和昌大押就是典型的广州式骑楼唐楼, 這座大廈由大押商羅氏家族在1966年購入,但這座建築物已在莊士敦道66號已有逾百年歷史的。

这种楼下地铺,楼上住宅的唐楼乃是十九世纪在中国南方城镇甚为常见的建筑模式,连同和昌大押的四座唐楼一同在2004年左右被重建,现在已改为高级餐厅。由于唐楼的结构还是良好所以只需加入洗手间便可,因为这几座唐楼都是用马桶需要找人倒夜香。

 

 

ovXZW0e_o7Dr5LTFi_dWEA

 

znXaqy.KZVEcf_cA_aYPPw

讲到弯仔就必须要讲弯仔街市和中环街市都是包豪斯的建筑风格,迟一点我会尝试详讲包豪斯的建筑风格。弯仔街市原是属于弯仔太源街的重建项目之一,第一期的重建项目便已经发展为尚硗峰。但由于民间很多团体的抗争所以有关计划就暂时停止,但如果万一取消有关计划的话,市建局便需要向发展商赔偿有关的损失,金额是数以千万元来计算。

接连讲了四座香港的旧的建筑,大家可能会问究竟我想讲什么呢?

为何大家都对摩天大厦觉得反感?对一些旧有建筑情有独钟?是否古代的建筑师比现在的建筑工师出色呢?所以,大家就反对有关的发展计划?

首先,我认为旧的建筑不是比新建筑出色,现实地讲这些旧建筑根本不能再延续它们现代功能上的需求,就算有洗手间和空调,你会否愿意住在三栋屋?或和昌大押般的唐楼?

这些建筑为何会给人一些特别的印象就是因为建筑的比例是比较接近黄金比,我早前就曾经详细讲过黄金比的系数,在此不作重覆。

就是因为这些建筑是比较合乎黄金比的关系,所以比较适合人类眼球的角度,于是就更容易在大家的心中记录下来,相反现代的摩天大厦根本就超出人类视线角度的范围,所以在感觉上与人的关系比较疏离。

另一点当然是情感的问题,弯仔街市的高楼底,自然通风的设计都仍然能够满足现代的功能上的要求,但现实的是究竟有多少现代人会选择在街市购物而不在超市呢?现代人的生活模式是不断在改变,对空间的要求亦不断在改,旧有的建筑同样需要与时并进,不过人类始终会怀念昔日的时光,这亦可以说是第五度空间。

三度空间就是长,阔,高(X,Y,Z),根据相对论来说,第四度空间就是时间。有些人说第五度空间就可以说是人类的情感和记忆。

都市发展并不是一种罪行,摩天大厦的出现并不是一种错误。建筑物是需要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配合功能上的需求,大家需要知道建筑是包括商业层面的原素,如果物业发展得不到回报的话,就不会吸引人来投资。如果只是用纯情感的角度来讨论保育计划就未免过于主观,社会的土地都是公共的资源,如果只为保留而保留的话,就很可能浪费社会的资源来保留一些大型垃圾。

旧有的建筑不是不作保育,而是如何为旧建筑带来新的使命,因此这个系列是名为活化建筑而不是保育建筑。所以对我个人而言,我是非常喜欢海防博物馆和和昌大押的新面貌,三栋屋不是不喜欢,只是展品而言欠一点吸引力。

至于网友问我关于弯仔街市的看法,我认为是现在的大厦的结构是很良好,可以重新的找一个新的用途,一些小型商场或大型食肆应该是可以考虑,但到底大家会否愿意用数以千万元来作为这样的代价?




活化建筑 – (喜帖街,雀仔街,波鞋街,衣布街和花墟篇)

SNUZ2i0U0BpTs.JtlnFGYA

 

喜帖街

上一会开始讲了第一篇关于保育的文章,今日再讲一些更加切身的话题 – 喜帖街,雀仔街,波鞋街,衣布街和花墟篇相信都是香港有名的街道,虽然部份已经消失了或重置到新的地方,今日我尝试逐一为大家分析有关问题。

首先我先申报利益,我是曾经参加过H15喜帖街一带的规划设计,虽然我公司最后好像没有参与到最后阶段的设计,但个中的故事我知道一点。

发展喜帖街时遇到的问题和一般市区重建遇到的问题一样,这条街道是一个没有刻意经过规划但自然组成的一个社区群组,如果重建这一区会令现在的商户很难在别一个地方重建同样的社区网络。 昔日的喜帖街商戶現在雖然在彎仔一帶重新開業但很難重新發展昔日的叫座力和吸引力。這些商戶雖然同行如敵國,但他们其实是相互支持,除了是成行成市的气氛之外,还包括商户之间的互相交易,当中的关系是千丝万缕,如果断开个别群组就等同破坏这个群组的凝聚力。

但问题是喜帖街楼上的住宅由于日久失修,结构和设施都十分残旧,对楼上的居民来说可以说是相当不理想的居住环境。喜帖街一带的建筑不像皇后和天星,因为皇后和天星都有定期维修而且不论结构和功能上还可以满足现代的需求,所以保留价值是相当高。

当年我重新参观每一座H15一带的建筑时,楼上的居住的环境实在残破不堪,完全不能附合现在的消防法律,而且大部份楼宇都是混凝土结构,所以若要清拆就必须整底大楼拆掉,就算局部拆掉都只是象征式地保留。

所以,喜帖街一带的建筑在现实的层面是很难保存,至于商户就更加难保存,如果工程展开,左边打桩,右边挖地,又大尘又多沙,是根本不能够继续经营,所以迁出是唯一的办法。

最重要一点,重建工程是希望能够收支平衡,所以拆毁旧楼的土地之后就一定会建多层大厦,街铺就一定不会是现在的租金水平,否则重建工程不能收支平衡。所以,原有的居民和商户是很难以同样的生活水平在这里继续生活。

对于居民和商户来说, 如果不能夠在繼續生活就必須有足夠的賠償讓他們能夠在同區繼續現有的生活質素,但在市区重建局来说就自然希望把收地的时间和成本尽量降低,当中的角力就可想然之。

虽然现在已经定出同区7年租金的赔偿方案,但同区租金的定义实在可以有很大的差别, 就算賠償是合理的價格但居民和商戶是很難以同等的價錢買或租回同等大少的單位或商鋪,因为重建地区是旧区所以租金当然是比较便宜,新区的价值自然有所差别。

所以,居民和商户自然很难重新再次建立他们的社区纲络,分分钟钟需要离开这个社区,因此他们的抗议力量自然很大,再加上议员的推波撞澜,自然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回响。当年我曾经参过一次议员举办的H15居民大会,我虽然只是隔岸观火,但看见居民的反对情绪真是很高涨。

我明白他们的期望但同时我亦知道市区重建局的难度,因为如果赔偿金额再提高的话,就必须增加销售面积或销售金额。如果再进一步增加销售面积就等如增加多一座屏风楼,我不排除市建局有为发展商着想,但发展商是为赚钱而存在世上的机构,如果达不到预期的利润​​(通常是30%,纯利),为何要参与发展呢?

所以对我来说,重建是很难避免破坏现在的社区网络,就算刻意重置都未必可以保留原有的风采。

yGJIAvI9cEj2eU8QJaZHEA

 

27YRLWz5JIqvQyrGL4h6Dg
衣布街

QZn8h3hMEZEPfDU5TmI85A

西港城

例如衣布街,衣布街的原置是中环的新纪元广场一带,现在重置到西港城,虽然可以说是原区安置但人流和客路已经有很大的差别。记起在2002年,当年我放暑假回港参观西港城时,发现衣布街的商户发生抗争行动,事缘政府希望在西港城再度作出翻新,调整有关商户因此不希望再与衣布街的商户续租。对这些夕阳行业的商户来说就等如强迫他们失业,在言谈之间商户向我说,他们这里的商店都至少有20-30年历史,他们都已用了一生人的时间在这行业发展,如果连这小小的商铺都保不住的话,就会永远失业,现在的衣布街的商户都是互相支持下久而残存,若相比昔日的在衣布街时的生意,现在的生意只是10 -20%年代的转变当然是一个因素,但最大的影响就是迁离衣布街之后,再重置到西港城期间都有1-2年时间,期间流失了不少原有的客户,而且客户的购物习惯亦失去了。 他們都明白年代的轉變會改變人的購物習慣但是搬入西港城的確削弱了昔日街道店鋪的氣氛,吸引力自然大减。现在的游客都少了很多,以往都总有一些游客都会慕名而来并且顺道光顾一下,现在已失去了街道的气氛。

MwF8tN0YveNnJeqL4uOKZQ
雀仔街

另一个例子就是雀仔街,雀仔街旧址在朗豪坊,现在重置在花墟旁的雀仔公园,可能都是重新调整在公园的街铺之内,所以吸引力仍有不少但规模仍是相差太远。

olN3.pxfn4u1qKgCGXRkDQ
波鞋街

Mongkok

旺角

花墟

现在花墟和波鞋街重新发展,现在的商户都难免面对喜帖街商户的问题,希望下场不会如喜帖街一样消失于历史之中,因为香港特色的本土文化就是街道的文化,而且成行成市的特色街道文化,世界其他地方都未必有香港这样多的特色街道,相似的就好像是荷兰的花墟,日本的筑地鱼市场,东京的秋叶原,但香港的特色街道虽未至于独一无二,但实在是一绝。

明天是三栋屋博物馆,海防博物馆




活化建筑 – 旧皇家游艇会篇

DicxWA2eauIIrAZVv_KExQ

 

近日经常在想如何把这个博客内容变得多元化,又或者如何找一些新的切入点来讲建筑,其实写建筑物可以说很容易亦可以说很难,因为设计所有建筑物时都是其于一些假设,设计落成后才知道结果,所以要评论一个建筑物的好与坏就取决建成的结果会否达到原先设计的理念,所以要讲一座建筑物其实很简单而且直接,不过这种方法是很乏味的。因为建筑物永远是死,人才是生的,再美丽的建筑物都需要人来使用,才能够把建筑物变得活着,否则只是一件庞大的垃圾在地球之上。

今日就来一个新尝试讲一讲建筑物活化,这亦是网友 – 赖斯建议的题目,今日是我首次开一个题目是贯穿中,西,日建筑,而且今次篇幅可能会是继环保家居之外最长一次系列,看看效果如何?

保育问题近年在香港成为热话,自从天星,皇后的大规模保育行动之后,H15喜帖街,弯仔街市,和昌大押,旧中区警署都是深入民心的保育话题,但究竟香港应否要保护这些旧建筑?如果要保育的话,应如何是好呢?

首先,借用维港游时的资料,在电气道中的前政府物料供应处旁的一座英式建筑,亦即是丽东酒店对面的一座旧建筑,这原是旧皇家游艇会的会所。这一座建筑物是表II(二级保护文物),政府为了保存这座建筑物,用数百万元翻新和维修,但工程在2002年左右已完成,但这建筑物一直用作政府的存仓,甚至空置。虽然以往有计划把这座建筑物改为博物馆或咖啡馆之类的功能,但可能油街的发展计划还未完全落实,所以一直维持现状。不过,更加讽刺的是,皇后码头是一级保护文物,即是最高级别的保育政策,但政府竟然亲手拆毁了它。

旧皇家游艇会的例子其实好像带出了一个问题,保育建筑物就必须为这建筑物带来新的功能,正如一开始的说法,建筑物是死的,人才是生的,一座建筑物如果不能付合现在的需要,这座建筑物只是一座很大的垃圾。

我认为保育建筑不能太过浪漫,需要付合现在社会的需要,我们不能因为情感上认为带有香港历史味道的建筑便必须保留,拆毁了它便是一种罪行,始终要以社会的实际需要为优先考虑。情况就有如填海一样,填海不一定是错,最重要这工程会否达到原先定下的目标,如果工程的目标只是发大财而漠视环保,历史,文化需要的话,工程的效果当然会未如理想。

讲到底,无论任何工程和建筑都应该是为改善人类的生活而出发的,保育旧有的建筑都同样应该是以这为目标。

TcR5cKGbRKbtzcSLxB2pFA

后记:

曾经听闻有人说:阿爷不喜欢香港殖民地色彩的建筑,所以香港政府对保育一事并不放在心上

但我想问一句: 上海的黃埔江、山東的德國建築、天津的五大文化道區的歐色建築都是因為滿清打敗仗而被迫開放港口,从而出现的建筑。这些建筑都是记录了中国最丑陋的一段历史,但中国当地的政府是尽力保留有关建筑并希望为这些建筑物带来新的功能,连天津市的市长都是住在五大道文化区内的欧式建筑。如果阿爷真的不喜欢殖民地色彩的建筑的话,为何不把这些见证丑陋历史的建筑通通拆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