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洛桑

「公享」的建筑—Rolex 学习中心

gzcrjrqtsfwb8m_ul7gzvg nkxhp2kqfiddtrb6ij9lug v1yuwb-yz7o4hzmunxshq 2uqorttxpvpqrfltkl9kcw 8ulger4w_c5jftxgxltwba 99mfi9q-6iduftmwm5hwwa

plan learning 9

今日为大家介绍是日本建筑师 — 妹岛和世 西泽立卫在瑞士的设计,这一座建筑物是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校园内的学习中心。这个学习中心的功能是为学生提供图书馆、多功能厅、办公室和咖啡厅的设施。

整个设计概念是「公享」,因为现代的都市好像是通过建筑物来划分不同的领域,建筑往往就好像都市中的一道围墙把私人和公共空间分开,在建筑物范围内是特定人仕的活动空间,建筑物就无形中好像是把人类阶级化。豪宅、甲级商厦、五星级大酒店就好像把社会不同的阶层分隔开来,但是这一所作为自修用途的教学大楼是否应该不同的处理呢 ?

妹岛和世 西泽立卫希望把拿走因建筑物而产生的「领域」,反正这大厦都是大学校园内的其中一座大厦,所以可以选择以开放式的设计。设计的重点是希望在首层尽量增加公用的公共空间,而不是以惯用的手法利用建筑物来区分教学大楼和公共空间,所以部份空间是升起了好让公众可以进入大厦的范围之内享受公共空间。这些空间虽然是规划成公共空间,但是有一大部份空间是在建筑物首层之下,所以长期没有阳光,又或者空间的净高不足,因此很多空间无形中都成为浪费了的空间。

这大厦的外型好像是芝士一样,在同一个空间内有「实」有「虚」,阳光和空气可以通过「虚」的空间穿透了不同的实心部份,这令不同的室内空间都被室外空间所包围,因此在室内活动的人不会感觉被封闭,与世隔绝一样。由于这大厦容许公共空间穿透了大厦的不同部份,令到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融合在一起,而室内空间和室外空间同样都融合在一起。

除此之外,这大厦的室内布局采用了开放式设计,室内差不多没有墙,不同的功能区就好像没有区分,情况有如薄饼上的配菜一样,随意地布置。这种开放式的组合确实打破了传统的大厦的布局,取消了以墙来分隔各功能区,但是由于路线太过开放,所以确实异常混乱并且容易重复,而且为了要营造升起的效果,室内的走道便无形地多了很多室内坡道,而这些坡道亦未必适合作室内的活动,某程度上这些坡道确实浪费了很多实用空间,不过幸好这大厦的主要使用者大都是大学的学生,因此总能避免严重问题。

至于结构,这建筑物虽然只是单层高的建筑物,但是由于中间部份是升高了的,这部份的结构便有如拱桥一样,而这拱桥还需支持屋顶的柱子,所以这部份的构造绝不便宜,但是为了让一个理念得到实行就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幸好这座大厦是得到大财团的赞助,否则这便会变成没有拱桥的全平的单层建筑。




「共享」的建築—Rolex 學習中心

gzcrjrqtsfwb8m_ul7gzvgnkxhp2kqfiddtrb6ij9lugv1yuwb-yz7o4hzmunxshq 2uqorttxpvpqrfltkl9kcw8ulger4w_c5jftxgxltwba 99mfi9q-6iduftmwm5hwwa

plan learning 9

今日為大家介紹是日本建築師 — 妹島和世 + 西澤立衛在瑞士的設計,這一座建築物是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校園內的學習中心。這個學習中心的功能是為學生提供圖書館、多功能廳、辦公室和咖啡廳的設施。

整個設計概念是「公享」,因為現代的都市好像是通過建築物來劃分不同的領域,建築往往就好像都市中的一道圍牆把私人和公共空間分開,在建築物範圍內是特定人仕的活動空間,建築物就無形中好像是把人類階級化。豪宅、甲級商廈、五星級大酒店就好像把社會不同的階層分隔開來,但是這一所作為自修用途的教學大樓是否應該不同的處理呢 ?

妹島和世 + 西澤立衛希望把拿走因建築物而產生的「領域」,反正這大廈都是大學校園內的其中一座大廈,所以可以選擇以開放式的設計。設計的重點是希望在首層盡量增加公用的公共空間,而不是以慣用的手法利用建築物來區分教學大樓和公共空間,所以部份空間是升起了好讓公眾可以進入大廈的範圍之內享受公共空間。這些空間雖然是規劃成公共空間,但是有一大部份空間是在建築物首層之下,所以長期沒有陽光,又或者空間的淨高不足,因此很多空間無形中都成為浪費了的空間。

這大廈的外型好像是芝士一樣,在同一個空間內有「實」有「虛」,陽光和空氣可以通過「虛」的空間穿透了不同的實心部份,這令不同的室內空間都被室外空間所包圍,因此在室內活動的人不會感覺被封閉,與世隔絕一樣。由於這大廈容許公共空間穿透了大廈的不同部份,令到公共空間和私人空間融合在一起,而室內空間和室外空間同樣都融合在一起。

除此之外,這大廈的室內佈局採用了開放式設計,室內差不多沒有牆,不同的功能區就好像沒有區分,情況有如薄餅上的配菜一樣,隨意地佈置。這種開放式的組合確實打破了傳統的大廈的佈局,取消了以牆來分隔各功能區,但是由於路線太過開放,所以確實異常混亂並且容易重複,而且為了要營造升起的效果,室內的走道便無形地多了很多室內坡道,而這些坡道亦未必適合作室內的活動,某程度上這些坡道確實浪費了很多實用空間,不過幸好這大廈的主要使用者大都是大學的學生,因此總能避免嚴重問題。

至於結構,這建築物雖然只是單層高的建築物,但是由於中間部份是升高了的,這部份的結構便有如拱橋一樣,而這拱橋還需支持屋頂的柱子,所以這部份的構造絕不便宜,但是為了讓一個理念得到實行就必須要付出一些代價,幸好這座大廈是得到大財團的讚助,否則這便會變成沒有拱橋的全平的單層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