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水

玩水的建筑—Blur building

 

今日原本会答应为大家再介绍 Jean Nouvel 的建筑,但是今日突然想起一起一座世博的展馆建筑,所以今日先写一下。

这一座看似一堆「云」的建筑是 2002年瑞士世博的其中一个展馆,它是由纽约的建筑师 Diller & Scofidio 所设计的,他们的设计理念是将当地的环境完全融入这座大厦,不单要令旅客可以看到当地的环境,还要亲身感受到当地的环境。

由于这建筑是类近当地著名的淡水湖— Lake Neuchatel ,所以他们决定把整座建筑物放在湖上,然后把湖水泵上,并从外墙上 13,000个喷出,这些湖水经微小的喷口便会变成小水珠,而且这建筑物是离开湖面大约 65尺左右,因此从远处来看这建筑物就有如「一堆云」。而且特别地当大风吹过这建筑之后便会使建筑变成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成为「云雾中的建筑」,然后当风吹走云雾之后才会再次看到建筑物本身的模样,之后再来一次循环,因此这建筑物的模样是视乎天气的变化而不断地改变。

这建筑物最大的特点不是你可以看到「升」起了的湖水,旅客甚至可以亲身感到了这些湖水,因为当进入这大厦之后便会经过螺旋的通道到达顶层,让自己完全被云雾包围,简直像是升了仙一样,又或者像孙悟空一样。当经过屋顶的露台之后,便会到达室内的展馆和酒吧,你可以从云雾中看到外边的世界,相信这样的经历只有降伞人员才有机会感受到。

大家可能会问如果在云雾中会否迷路呢?又或者会否容易碰到别人呢 ?

首先,这建筑物的路径是单循环的,所以应该不会迷路。至于,视野的问题就是建筑师他们刻意创造出的效果,他们希望创造出迷失了自己存在的空间感觉,因为参观时大会安排了雨衣给旅客,除了不想云雾弄湿了旅客的衣裳,并且大家都变得一式一样,同时在云雾中都看不见对方。

虽然最后大会可能因为成本的问题,而没有为旅客安排雨衣,但是参观这处确实把人带进了迷失的空间。

不过无论如何,如此疯狂地「玩水」的建筑确实是小见的实验性建筑。




玩水的建築—Blur building

 

今日原本會答應為大家再介紹 Jean Nouvel 的建築,但是今日突然想起一起一座世博的展館建築,所以今日先寫一下。
這一座看似一堆「雲」的建築是2002年瑞士世博的其中一個展館,它是由紐約的建築師Diller & Scofidio 所設計的,他們的設計理念是將當地的環境完全融入這座大廈,不單要令旅客可以看到當地的環境,還要親身感受到當地的環境。
由於這建築是類近當地著名的淡水湖— Lake Neuchatel ,所以他們決定把整座建築物放在湖上,然後把湖水泵上,並從​​外牆上13,000個噴出,這些湖水經微小的噴口便會變成小水珠,而且這建築物是離開湖面大約65尺左右,因此從遠處來看這建築物就有如「一堆雲」。而且特別地當大風吹過這建築之後便會使建築變成在雲霧中若隱若現,成為「雲霧中的建築」,然後當風吹走雲霧之後才會再次看到建築物本身的模樣,之後再來一次循環,因此這建築物的模樣是視乎天氣的變化而不斷地改變。
這建築物最大的特點不是你可以看到「升」起了的湖水,旅客甚至可以親身感到了這些湖水,因為當進入這大廈之後便會經過螺旋的通道到達頂層,讓自己完全被雲霧包圍,簡直像是升了仙一樣,又或者像孫悟空一樣。當經過屋頂的露台之後,便會到達室內的展館和酒吧,你可以從雲霧中看到外邊的世界,相信這樣的經歷只有降傘人員才有機會感受到。
大家可能會問如果在雲霧中會否迷路呢?又或者會否容易碰到別人呢 ?
首先,這建築物的路徑是單循環的,所以應該不會迷路。至於,視野的問題就是建築師他們刻意創造出的效果,他們希望創造出迷失了自己存在的空間感覺,因為參觀時大會安排了雨衣給旅客,除了不想雲霧弄濕了旅客的衣裳,並且大家都變得一式一樣,同時在雲霧中都看不見對方。
雖然最後大會可能因為成本的問題,而沒有為旅客安排雨衣,但是參觀這處確實把人帶進了迷失的空間。
不過無論如何,如此瘋狂地「玩水」的建築確實是小見的實驗性建築。




与水全接触的建筑—六甲垂枝

XNJ.YPLv4gUf19kZ0yT1WA

_9ZKNyZFylWEtcC6SuoGzQ WI.6cihuViHZLFixwiZYiQ 0laS5o_vP_AONUjprgtEWg ZOjm9dxiYKwNjm.LAXywRQ 1Zvvr7vUNiLhaENTER5L7A L8IWBwv06ZkCG5Hs67rSfA dJH7_UeJNHAf41iGPUY9cA

 

在世界上有很多建筑物是与水接触,甚至以水为主题的建筑,但是世界上未必有这样的建筑物能像六甲垂枝一样与水有如此紧密的接触。

如果大家观看这建筑物的图片时,大家可能会怀疑这建筑物大都以木作为主要的材料,好像没有太多与水接触的层面。

水除了是液态之外,还会是冰、雪、霜、云、水蒸气等形态,而这建筑物便与这不同水的形态都有接触,所以是相当全面的。这座建筑物分上、下两层,上层为观景台,可以观看神户的景色,而下层为风室可供人乘凉。风室设在建筑物的中央部份,风室的顶部为风洞,这参观人仕可以坐在风的椅子上乘凉,因为椅子是连接了低层的冰室,当冰溶化后的冷空气,便会通过椅子的底部传至风室,而空气会通过风洞传出室外。由于风洞成一个喇叭形,所以更容易形成烟囱效应,令到冰室传出凉气更容易对流。冰室融化后的水,便会流至风室的水池,水亦会吸收了室内的热度然后蒸发成水蒸气,进一步帮助室内降温。

在冰室的冰不是从外地送来的,而是地下室以天然的制冰方式来制作的,雨水或当雪融化之后便传至地下冰室,当冬天时便自然地结冰,并在夏天时便作降温之用。为了确保整个夏天都可以有足够的冰使用,所以在地下室设有两个冰室,一个是作夏天的前期使用,另一个则作下半期处使用。由于冰室是藏在地下室之内,而且当备用时是密封的,因此大冰块可以由冬天储存至夏天的下半期,而这亦是六甲山一带的居民的古法制冰来乘凉的方式。

大家可能会怀疑,为何会建造一个不密封,既不遮阳亦不挡雨的屋顶呢?

表面上上层的圆拱形屋顶只是一个装饰,但其实是容许在冬天时在这里结霜,这不单可以制造出漂亮的效果,令参观者可以感受到四季的变化。为了要进一步加强与霜连结的效果,所以使用了六角形的木结构有如蜂巢一样,而这个形状不单是较为稳定,而且是最容易制作出圆拱形的外形。

这建筑物表面上只是一平凡的观光塔,但是可以与水、冰、雪、霜、水蒸气、雪都有接触,充份体验了循环的效果,日本建筑师三分一博志的设计确实很特别。




與水全接觸的建築—六甲垂枝

XNJ.YPLv4gUf19kZ0yT1WA

HFDNzyTsCSY8FAqKecBq9w

_9ZKNyZFylWEtcC6SuoGzQ WI.6cihuViHZLFixwiZYiQ 0laS5o_vP_AONUjprgtEWg ZOjm9dxiYKwNjm.LAXywRQ 1Zvvr7vUNiLhaENTER5L7A L8IWBwv06ZkCG5Hs67rSfA dJH7_UeJNHAf41iGPUY9cA

在世界上有很多建築物是與水接觸,甚至以水為主題的建築,但是世界上未必有這樣的建築物能像六甲垂枝一樣與水有如此緊密的接觸。

如果大家觀看這建築物的圖片時,大家可能會懷疑這建築物大都以木作為主要的材料,好像沒有太多與水接觸的層面。

水 除了是液態之外,還會是冰、雪、霜、雲、水蒸氣等形態,而這建築物便與這不同水的形態都有接觸,所以是相當全面的。這座建築物分上、下兩層,上層為觀景 台,可以觀看神戶的景色,而下層為風室可供人乘涼。風室設在建築物的中央部份,風室的頂部為風洞,這參觀人仕可以坐在風的椅子上乘涼,因為椅子是連接了低 層的冰室,當冰溶化後的冷空氣,便會通過椅子的底部傳至風室,而空氣會通過風洞傳出室外。由於風洞成一個喇叭形,所以更容易形成煙囪效應,令到冰室傳出涼 氣更容易對流。冰室融化後的水,便會流至風室的水池,水亦會吸收了室內的熱度然後蒸發成水蒸氣,進一步幫助室內降溫。

在 冰室的冰不是從外地送來的,而是地下室以天然的制冰方式來制作的,雨水或當雪融化之後便傳至地下冰室,當冬天時便自然地結冰,並在夏天時便作降溫之用。為 了確保整個夏天都可以有足夠的冰使用,所以在地下室設有兩個冰室,一個是作夏天的前期使用,另一個則作下半期處使用。由於冰室是藏在地下室之內,而且當備 用時是密封的,因此大冰塊可以由冬天儲存至夏天的下半期,而這亦是六甲山一帶的居民的古法制冰來乘涼的方式。

大家可能會懷疑,為何會建造一個不密封,既不遮陽亦不擋雨的屋頂呢?

表面上上層的圓拱形屋頂只是一個裝飾,但其實是容許在冬天時在這裡結霜,這不單可以制造出漂亮的效果,令參觀者可以感受到四季的變化。為了要進一步加強與霜連結的效果,所以使用了六角形的木結構有如蜂巢一樣,而這個形狀不單是較為穩定,而且是最容易制作出圓拱形的外形。

這建築物表面上只是一平凡的觀光塔,但是可以與水、冰、雪、霜、水蒸氣、雪都有接觸,充份體驗了循環的效果,日本建築師三分一博志的設計確實很特別。

友情連結

http://www.hongkongcard.com/columnist_article.php?id=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