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比赛

「钦点招聘」与「公开招标」(信报—建筑思话专栏 3月5日)

 

在几个月里,香港社会一直争论著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的安排,为何「无咨询」、「无通过比赛而直接招聘顾问」? 资深建筑师严迅奇更成为买矢之的,连日内受尽各方的指责,事件已去到这阶段到底如何了解呢?
(在详细讨论前,笔者先自我申报,本人从不认识严迅奇先生,亦从未有过任何的交谈,过往10年的工作都与严生的事务所没有任何的关连,所以本人对严生是毫无感情。)
本人现职项目经理(Project Manager),因此招聘顾问是我必然的工作,无论是单一议价,还是「公开竞价」都是经常采用的方法。对私人公司来说,「单一议价」的情况多数是管理层已经心仪个别顾问的设计,所以无需另邀其他顾问报价,所以只进行「单一议价」。 「公开招标」主要是一些常见的工作,大部份名册内的顾问都有能力胜任工作,所以才「公开招标」,因此很多时都以「价低者得」的方式来中标。
因为私人公司的行政灵活度较高,所以项目经理有权挑选那一个方式来招聘,不过西九管理局作为一个由政府成立的法定机构,再加上西九的传统多数是通过「公开招标」来招聘顾问,因此大家都质疑管理局是否有违反程序公义呢?尽管林郑月娥司长多番解话,但都未能平息公愤。
请问「钦点招聘」就一定是错吗?,「公开招标」便一定是好吗?
无疑「公开招标」是多了一份竞争性,程序上是明显地是较为公平,亦避免个别管理层因对个别顾问的偏好/偏见而影响了公司的判断。再者,公开招标不单给予管理局多一些方案来选择,亦让整个行业都有一个争取项目的机会,亦给予了年轻人扬名立万的机会,并同时能吸引国际大师来港显技。
「公开招标」虽然确实能为业主提供不同的创意方案,很多国际级的大师如Norman Foster、Zaha Hadid都是因为参与了香港的设计比赛而打出名堂,继而飞升国际。
不过有一点不得不提,Norman Foster 的成名作—香港HSBC总行,这大楼当年的预算是21亿,这已经是80年代一般商厦的三倍造价,但落成后的造价是52亿,工期𨒂误了接近一年。另外,2020东京奥运主场馆设计比赛原先是由Zaha Hadid胜出,但该方案的造价达3000亿日元,最后要另聘顾问来制作出一个1500亿日元的方案。
以上的例子便说明「公开招标」的盲点,若想在国际级设计比赛中胜出,设计方案自然要「标奇立异」才能杀出重围,设计阶段多数都不会考虑方案的可建性( Constructability)和业主的负担能力(Affordability)。在现有的常规,除非是政府的Design & Build Contract需要包含设计和商业部份的评分,否则评判们多数是根据方案的可观性、实用性和对周遭环境的影响等因素来挑选最合适的方案。
另外,设计比赛多数都未必能审核设计团队的执行力、管理能力与前线工程人员的经验。以笔者的经验来说,尽管该顾问公司在报标文件中列明曾负责邻同项目的经验,但是个别团队的执行能力往往是「言过其实」、甚至可以说是「招摇撞骗」。
若以故宫这种特殊项目来说,管理局因为只得到赛马会35亿的捐助,额外的款项就需要由管理局自行负担,而且管理局亦按理在管理上和执行上是已经向故宫作出了一些的承诺,否则又怎能达成一个长远的合作方案。换句话说,项目费用与时间上的预算在理论上可以说是已经封顶,因为管理局很难再在立法会为故宫博物馆申请额外拨款。
另外,通过设计比赛找来的顾问可能创意无限但毫无实战经验(Norman Foster当年胜出HSBC设计比赛时,便是一个未曾兴建摩天大厦的建筑师,亦没有香港工作的经验),并且可能未曾合作与管理局合作过胜出的顾问能否有足够的能力和经验来确保项目不会超支与𨒂期呢?
未知之数实在太多。
虽然香港的大型建筑很多时都是由外国的大师设计,本地建筑负责管理和执行,这样便同时组成一队兼备设计与管理能力的团队,但是两者在沟通上所引起的问题是绝对不容忽视,在过往的经验中,沟通上所产生的负能量是绝对足以摧毁整个项目。
综观上述的观点,「钦点招聘」虽然不够公开、公平,但是若综合设计能力、管理能力、香港工程的经验、博物馆的设计经验等各因素来考虑,严迅奇先生又是一个好的选择呢?
各位读者请自行判断!




添马舰(比赛篇)

今日终于可以安全回家, 一场大雪便在一夜之间把这个欧洲的枢纽-伦敦变成一座死城, 大部份的公共交通工作停驶, 银行、邮局都停止办公因为很多员工都不能上班, 而我公司都有一半同事由于公共交通工具停驶的关系而没有上班, 弄了半天才安全回家, 始终最有效的交通工具都是自己的一双腿.
讲回正题, 添马舰的发展工程包括兴建3座建筑物,总建筑面积约136,000平方米。第一座政府总部大楼高座,包含政务司司长办公室、财政司司长办公室,以及11个决策局的办公室,楼高29至40层。

第二座是政府总部大楼低座,包含行政长官办公室,以及行政会议办公室与多用途会议厅等设施,楼高10层。两座政府总部大楼预算总建筑面积约110,000平方米。

第三座是立法会综合大楼,包含立法会会议厅及立法会议员办公室等设施,楼高10层,总建筑面积26,000平方米。此外,工程亦包括兴建不少于2公顷的公众休憩用地.

现在的中环立法会大楼将会成为终审法院的新大楼, 这让原先为高等法院的立法大楼重新变回法院的功能.
政府回应了保留香港岛山脊线以及维多利亚港景色的诉求,将高度限制由180米降至不超过香港主水平基准的130至160米,即预留20%山脊不受建筑物遮挡。因此,政府需要降低添马舰的发展密度,将部份办公室及原预留给香港规划及基建展览馆作为永久展览馆的空间从发展工程中删去.
甄选工程承造者的过程分为两个阶段。首阶段是预审申请者资格,次阶段为邀请通过预审的申请者参与投标,最后选出承造者。

早于2002年8月至11月期间,政府已开始了资格预审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政府会选出不多于5个具有设计、管理、财务及技术方面能力的申请者,邀请他们参与投标。当时评审委员会共接获8份申请,最后于12月18日选出其中5间机构。然而,由于工程于2003年暂时搁置,这次资格预审亦宣告无效。 2005年底,政府重新启动甄选程序。首个阶段于2005年12月20日至2006年3月14日重新进行。这次评审委员会收到4份资格预审申请,并于2006年5月15日通过全数预审申请。

投标阶段于2006年9月29日开始,原定2007年1月26日结束,其后延长至同年2月16日。 4个通过预审资格的投标者均有参予这次投标,分别如下:

 

金门—协兴联营(设计A)
宝嘉华润营造添马联营(设计B)
瑞安—保华联营(设计C)
中国建筑—礼顿—有利联营(设计D)

 

添马舰发展工程预计总造价51亿6千8百万港元,当中三座大楼的造价为29亿5千万港元,即平均每平方米约1.16万港元。由于做价惊人, 利润程度相当之高而且承建商的主导权很大, 所以吸引了各入围的承建商愿意投资为数不少的金钱来招聘建筑师为他们提出方案.

2DkCiAG7GKXEkhSacl_1cA

ASTLyJYv8_T4C4ynrRaFoQ

当中比较注目的是由本地著名建筑师– Rocco Yim负责的设计A 和外国名建筑师– Daniel libeskind负责的设计D.
设计A以门为主题,口号是「门常开、地常绿​​、天复蓝、民永系」。政府总部大楼高座采用「开敞的大门」为设计,中间位置留有一条直达海边的草坪,象征通达和开放。低座为「伸展的立方」,象征端庄、持恒与前瞻。而立法会大楼就是「玻璃围合的圆锥」,象征透明、包容及充满创意动力。环保设计方面,建筑物采用绿色屋顶、双层隔热屋顶、太阳能光伏板,以及冷热空气自然置换通风系统,并配合自然通风的高楼底设计。

6bYB2Hzvb5z6TQLNXLtqew

ew5a8x8XqjvqDR6wxuz..g


设计D以香港象征之一的帆船作为主题,以政府总部高座大楼及立法会大楼为主帆,低座大楼作掌舵。大楼的布局以象形文字「舟」字为概念,寓意行政及立法互相协作,使香港前景一帆风顺。立法会大楼呈珍珠形状,以配合香港有「东方之珠」之称,并突出其独立形象。而政府总部大楼外墙及室内,则采用了大量玻璃的透视设计,以显出香港社会更开明和开放。环保设计上,建筑物融合了空中花园的设计,并配合全面性的环保节能规划。休憩用地方面,会广种2万棵树木,包括香港名称起源牙香树及香港市花洋紫荆,更拟于海边兴建一座空中回廊。

 

设计B

Rwyt.Ox.G5PWiJou8TUQfw

 



设计 C.

fcu8CCujQ5pnF.y8xpTLVA



政府吸收了西九龙文娱艺术区的经验, 今次的设计方案同样加入公开展览部份,安排4家投标者公开展示设计模型,让公众提出意见,并经由独立顾问香港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整理和分析,供让评审委员会在进行最后甄选前参考。

据香港理工大学的民意调查显示,其实中国建筑—礼顿—有利联营提交的「帆船」方案(设计D),在「美观」、「凸显香港作为亚洲国际都会形象」、「树立总部应有形象」、「城市及海滨景观」和「与邻近地区连接」等五个环节均排名第一,但「凯施门」(设计A)只有在「绿化及环保」及「休憩用地」两个环节排名第一,其余排名第二。但在计算价格及环保等因素之后,最后由「凯旋门」方案稍为占优而胜出.
这些句白大家都好像似曾相识, 就是在科大的设计比赛都同样发生这样的情况, 现在科大的设计方案并不是当时设计比赛胜出的方案, 现在的方案是第二名的设计方案, 但就由于设计美观之外, 还考虑成本效益、环保等因素, 所以选择等二名的方案, 这亦引起当时日本籍的评判的抗议, 但科大最后都是用第二名的方案来兴建.

对我个人而言,虽然「凯旋门」方案并不是一个坏的方案, 但中标的方并应该是能够在最多个范围中获胜的方案, 所以照理应该是「帆船」方案.
这两边事件究竟代表什么呢? 设计比赛或公众咨询未必代表什么, 因为委员会有最终的权力来决定一切, 尽管公众认同另一方案但委员会都会有自己的决定, 这是否代表这些公众咨询是一场政治Show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