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歷史

舊區重建- 中環街市(包浩斯建築篇)

當大家看到上兩篇剪報時,大家會看到一大堆名詞: 補地價、勾地、勾地表、歷史建
築、法定古蹟、地政總署、古物諮詢委員會。

這些名詞表面上沒有什麼關係,但是直接影響每一個香港人,今日會一次過為大家
解釋這些名詞和個中關係。

 

在香港建樓前就當然是需要買地,但是買地的意思並不是購買了這塊土地,而只是購買了土地的使用權。因為香港所有的土地是屬於香港政府的,除了在金鐘花園道的St. John’s cathedral之外,因為這塊教會地皮是永遠批給聖公會的,而聖公會的擁有
權是屬於英國皇室的,所以這塊地在法理上是永遠屬於英女皇的。

除了這塊土地之外,其他的土地是有地契的,在地契上是列明了這土地的使用年限,年限多數是99年。但有部分的年限是少於99年,但亦有年限是達至999年。 999年限的情況就多數是屬於香港早期的教會用地或老牌學校用地,香港大學主樓的年限便是999年。
如果年限到期,地主便需要向地政總署申請續期,現在所有土地都會自動續期至2047年,因為是中共答應港人50年不變的原因。到2047年後又如何? 現在沒有人知道。

所以在香港買賣居屋時,新業主是需要補地價。因為政府出售居屋給第一手業主的
時候,只出售樓宇的成本,而沒有把地價句含在內,因此隨後的業主是需要補回地價給政府。

香港的地不是所有的地皮都是可以隨時向政府購買,地政署會列出願意出售的地皮
在勾地表之內,任何人仕可以向地政總署申請把某一塊地皮從勾出,然後公開拍賣,這過程便是「勾地」。

如果發展商要把某一塊地皮勾出的話,便需要向地政署保證會以底價購入,而勾地
價就最少是底價的80%,這樣地政總署便可以確保勾出的地皮會有一定的收入,因為
賣地是政府收入的主要來源之一。
換句話說,地政署便決定了政府每個財政年度的主要收入之一,他們的決定舉足輕
重,而且直接影響了所有的香港人。

一塊地皮如何成功被勾出? 勾出的價格是如何決定? 這是沒有人知道,而且是香港
地產界的一個天大的秘密。因此,香港的發展商必定有出身地政總署的高手坐鎮,因為發展商除了要勾地之外,還不時需要修改地契。這一門功夫絕對是這些高手的成名絕技而且只會傳給自己的派系。

同樣的情況亦會發生在市區重建局,因為市建局會負責發展舊區重建,而且多數會
與發展商合作,因此發展商自然會向這些高手招手。

至於樓宇評級,古物諮詢委員會會為香港舊建築進行歷史評級,級數為一至三級和
法定古蹟,三級是最低級的歷史價值,一級為最高,在一級之上便是法定古蹟。
評級的標準當然是取決於建築物的歷史價值,但是標準沒有清楚地列明,一切取決
於古物諮詢委員會的委員。

級數的高低代表是業主可以修改歷史建築的程度,如果業主需要修改/拆卸被評級樓
宇時,雖要向屋宇署申請。如果是法定古蹟的話,便需要完件保留。

舉一個實際例子: 立法會大樓是法定古蹟,皇后碼頭、香港大學主樓是一級歷史建
築,而北角舊皇家遊艇會是二級歷史建築。

因此,政府拆卸皇后碼頭時是受到相當大的批評,因為香港其他的二級歷史建築都
受到相當大的保護,連要鑽牆加一條水喉等小型工程都需要經過多番審批,如要拆卸的話更接近不可能。

不過,香港政府在皇后碼頭的事件中,解釋皇后碼頭只是一級歷史建築而不是法定古蹟,所以政府可以合法拆卸。因此,政府在皇后事件中盡顯官字兩個口的作風,對非政府的歷史建築的發展就多番留難,而政府自己就一舜間違反自身定下的標準。

講回香港中環街市的例子,中環街市現在是三級歷史建築,屬最低級別。雖然古物諮詢委員會考慮把這建築物提高評級,但是都未成事實。除非中環街市被評為法定古蹟,否則還未可以確定它的命運。

關於包浩斯(Bauhaus)建築風格,這到底是什麼呢? 而且香港
到底有多少座包浩斯建築建築?

包浩斯建築風格大約流行於1920-1940年代,由於第一世界大戰後的德國是相當貧窮,而且大量房屋和建築物都在戰爭中被炸毀,所以當時的德國是急需重建大量的建築物,讓國民重投生活。

 

但是當時的德國不可以沿用歐洲常見的古羅馬式、維多利亞式、愛德華式等舊有模
式來建造房屋,因為戰後的德國根本沒有如此多的資源來建造美倫美玩的建築物,
只能採取簡單而直接的方法來興建。

 

包浩斯建築方式就是用最簡單而且最直接的方式來建造一座大廈,完全放棄歐洲文
藝復興時代而引發的建築風格,不會再花大量的資源來雕刻各建築部分。這是與文
藝復興時代所盛行以美學為先的建築方式是截然不同,而且亦放棄了沿用多年的黃
金比例,因為包浩斯建築方式是主張建築物應該以功能為先,外型其次。因為包浩
斯建築方式是以實用為主,所以設計建築物時不會再刻意美學觀念來設計,亦不會
盲目地跟從黃金比例來設計大廈外型,反而主張建築物的外型是應該根據建築物的
內部空間來調節。

 

這一種實而不華的建築方式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便短時間內流行起來,雖然這
些建築物的外型平凡,甚至可以說是醜陋,但這是相當低成本而且高效益的建築方
式,能夠短時間之內解決人類對建築物的需要。再加上混凝土的興起,所以令包浩
斯建築方式的靈活度變得更大,而且可以更切合功能上的需求。

 

順帶一提,其中一個發動包浩斯建築風格的人是德國的Walter Gropius,隨後他移
居至美國並在哈佛大學任教建築,他其中一名學生便是著名華人建築師─貝聿銘。
而Walter Gropius所倡議的實用主義 (Form follow Function) 雖然未必成為建築
界的主流,但是的確影響了建築界數十年,直至去到解構主義的興起而出現了改變。
香港到底有多少包浩斯式的建築呢? 據我所知,應該就只有中環街市和灣仔街市兩
座建築物的,因此中環街市對香港建築史來說是相當珍貴。

 

不過,可惜的是實用主義的建築並不美觀,在都市中絕不起眼,因此在市民心中保
留的價值不高,而且中環街市到現在為止還未找到什麼新的功能,所以如果只為保
育而保育的話,的確欠缺說服力。因為市民不會毅然放棄80億,而換來一座長期空
置的歷史建築,一座空置的歷史建築物只是都市中的巨型垃圾。

 

雖然香港建築師學會都倡議保留中環街市,但以我估計這方案不會得到大部分建築
界同業的支持。因為香港已經很少發展項目,地標項目更是少之有少,所以相信不
少則樓老闆都看中了這塊地皮,如果要得到眾多則樓的支持的話,好像比較困難。
我個人估計如果要完汁完味地保留中環街市的可行性不高,因為這地皮實在太珍貴,
而且建築物的外立面並不吸引。所以極可能是保留原有建築的一部分並改作為商場,
之後再拆卸一部分來興建摩天大廈,這樣便好像可以平衡發展和商業利益(典型官話
)。




三不管的地方─九龍城寨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九龍城寨現在已經清拆了,只留下局部的古建築,其餘都改為城寨公園,不過這地方確實曾是破盡了很多的香港的紀錄:

1)      全香港最高密度的住宅區
2)      全香港最多僭建樓宇的住宅
3)      全香港最多無牌醫生、牙醫的地方
4)      全香港最多無牌食食肆和工廠的地方
5)      全香港最大型的黃、賭、毒的地方
6)      全香港最大型的清拆工程

九龍城寨有如此特別的地位,完全是因一場戰爭所至,這就是改變了香港命運的戰爭─鴉片戰爭。當滿清在第一次鴉片戰爭戰敗之後,簽下了歷史有名的《南京條約》,香港島和九龍半島便以界限街以南為界,割讓給英國。到第二鴉片戰爭之後,英國為加強在中國的利益,便租借新界和離島99年,到期為1997年。

但當英國租用新界時,九龍城寨的管治權仍為滿清所有,而且是滿清官員的辦公的地方,地位有如現今的領使館一樣。但在1899 ,英人接管新界之際,遭鄉民反抗,英國便派皇家威爾士火槍隊員和100 名香港義勇軍在九龍城碼頭登陸,開進九龍寨城。兩廣總督逐派遣六百人入寨城。英人為認為此舉乃煽動新界居民抵抗英國管治,於是強行驅逐寨城內的中國官員和駐軍,因此九龍城寨曾一度荒廢。
直至日治時,由於要擴建啟德明渠和機場的關係,而拆卸了所有的城牆。當日本戰敗之後,九龍城寨成了露宿者的聚居地。在1948年,香港警察曾嘗試入城整頓,但未能成功,此事更引起廣州市民發起反英示威,焚毀英國在沙面的駐廣州總領事館,時任廣東省政府主席的宋子文與英交涉,拒絕英人在寨城的權利,而廣東省寶安縣長王啟俊更親臨城寨巡視,宣示主權。

由於在1948年發生國共內戰的關係,再加上山高皇帝遠,九龍城寨自然成了一個「三不管」的地方(即中國政府不能管,英國政府不能管,香港政府不能管)。由於香港警方沒有管治權,九龍城寨頓時成為黃、賭、毒的集中地,無論色情場所、賭檔、鴉片煙館、海洛英館、狗肉食堂等四處林立。另外,擁有中國或台灣執照的醫生、牙醫、中醫亦紛紛在這裡聚集起來,成為香港的另一個特殊「自治區」。
到1973-74年,香港警察派出過3,000人強進城寨,剷除城寨內的非法勢力,城寨內的非法活動雖然減少,但仍然以不同的形式來進行。
另外,由於城寨內的建築完全未經都市計畫,城寨環境衛生惡劣,居民用水來自8條公家的水管或水井,而且非法擴建、僭建嚴重,街道狹窄如走廊。因此,香港政府最後在1994年決定把九龍城寨清拆並改建成公園,當時這工程是全世界最大型的清拆工程 (現在最大的清拆工程應該是長江三峽兩岸的工程)。
現在公園內兩塊城寨南門原為城寨的正門,它們分別刻有「南門」及「九龍寨城」字樣。其他的遺跡還包括城寨城牆殘存的牆基、東南兩門的牆基、一條沿城寨內牆建築的排水溝及旁邊的石板街。其餘的文物就有三座炮、石梁、對聯及柱礎等亦被一一保留下來。

九龍城寨在拆毀之前有50,000多名居民,以城寨面積0.026平方公里推算,城寨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1,923,077人,是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因此吸引了世界各地不少學者來這處參觀和作研究,英國有兩名攝影師/作者曾在拆卸前訪問了訪處的居民,並寫成《City of darkness, Kowloon walled city》,日本亦有考察團到這處作測量,成龍的電影《重案組》和小池一夫/池上遼一的《淚眼煞星》亦曾以此為一個場景。

在外人眼中,九龍城寨是人間地獄,不見天日的地方,但其實是各有各天地。很多人因為九龍城寨如此特殊的背景而得以生存下來,當清拆後無數的無牌醫生因而失業,無數的小型工廠亦因此而關閉。最可憐的一個例子,一名妓女自6歲時被賣入九龍城寨當娼妓,到60歲時仍留在九龍城寨以此行業為生,一生在城寨生活。當城寨要清拆時,她唯有選擇自殺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她根本不能夠在城寨以外的地方乾活。

都市是會在改變,改變是會帶來幸運或不幸。

另外,根據網友─Lau tung chai 提供的資料:

大約70年代中開始有人在城內興建樓宇出售,買賣手續不是在律師樓內而是在城內福利會內,每次手續費600元,樓契是一張用毛筆書寫的沙皮紙,在80年代初一個約200尺一房一廳單位約售72000元。單位內水、電及電話線路齊,徐水是建築公司起樓時非法接駁外,電及電話線路均合法。




與牆融合的建築—Darmstadtium

  
   

石牆原來的位置

每一座大廈都有牆,但是很少大廈是必需要與牆融合的,今日就為大家帶來這樣的例子—Darmstadtium。

Darmstadtium是位於德國Darmstadt市中心的多用途大樓,是一座具備會議、展覽和表演場地的政府大樓。白天主要是租借給私人公司作會議和發布會之用,晚上便多數是租給當地的大學和藝術團體作表演和活動之用。

不過,這大廈最特別的一點是在正門之前是有一道建於古羅馬時代的石牆,由於這道牆的歷史價值是相當珍貴,所以新建的大樓就必須要與這道牆融合。雖然這道牆佔地面積不大,但是就橫向佔了地盤30%的長度,而且是位於整個地盤比較中央的位置。所以,這道牆就必須要位於新大樓的建築範圍內。但是這道牆的長度不少所以不能夠把整道牆設在新大樓的室內位置,否則會令室內空間變得過於巨大,而四周的街道亦會變得很窄,完全破壞了大樓的和四周的體量關係。

因此,建築師Talik Chalabi設計新大樓時便決定把石牆的一半空間放在室外,一半放在室內。特別的是,室內的石牆是比較低的,而室外的就比較高,所以便巧妙地把它融合為新建築的一部份,並且在室內石牆設置了展覽的空間來解釋石牆的歷史,洽巧地低處的空間便形成了一個特別的小型歷史展覽廳。

不過,當我參觀這大樓時感到有一點奇怪,因為新大樓外牆的物料全是黑和深綠色的麻石,給予人一種現代、新潮的感覺,但是給予人一種冰冷的感覺。相反,古石牆的色調是黃色的磚牆,是偏向”暖” 和懷舊的一種物料,建築師挑選物料時是否曾考慮這一點呢?

我相信他是刻意製造出新與舊的對比,還是無可奈何地接受保留原有石牆的做法呢?在空間設計上總算平衡了保育石牆和新大樓功能上的需要,但若論外型設計上,石牆的確破壞了新大樓簡單而現代的外型,確實有一點像外牆上的腫瘤一樣,所我偏向相信是建築完成基本設計後,迫於無奈地接受保留石牆的決定,才特意在外牆找個洞來融合石牆。

雖然在石牆的處理未算得上是完美,但有一點不得不提。德國人的施工技術確是一流的,因為新大樓的樁柱和石牆的距離不是很多,所以打地樁時對石牆的保護和在地下水的控制上,實是非常精良。

這大樓看似是一座很仔細和精良設計的大廈,但當我一進入到室內空間時,便會發現這建築師其實相當外行,而事實地這名建築師主要是在瑞士教學的,今次是他首次主導整座大廈的設計,因此很多部份的做法是相當外行。

關於Darmstadtium的設計,這大廈的設計理念是很簡單,大廈的通道成一個S型,包圍了一個大的劇院和一個小的劇院,一進主入口便自然是入口大堂,大堂旁便是不同的會議和展覽廳。

這大廈最大的特點便是大堂的玻璃成一個V型的空間從屋頂直插至地庫,這個天窗不單為室內空間帶來陽光,並且是用於收集雨水,這些雨水便用作洗手間沖水之用。據我所知原有的設計是希望利用雨水來用作空調系統的冷卻系統之用,但是德國的降雨量不甚多,所以最後都只把雨水用作沖水之用。

另一個特點是劇院,由於這劇院並沒有特定的用途,所以坐位、舞台和音效情況都必須靈活地調節。首先,舞台是可以升降的,如果用作大學研討時,舞台便降至平地,讓講者與觀眾沒有太大的距離。如果是用作藝術表演時,舞台便升高來製造多層的出場空間。

低座座位

中座座位未升起前的地板

至於坐位,整個劇院的坐位分為高、中、低坐,現在照片中的坐位只是低座的空間,當進行較大型一點的活動時,便拉開中間的間格牆,併升起中座的地板再放上臨時的坐位。當進行最大型的活動時,便再拉開中、高座之間的間格牆,讓中座的坐位連接至高座。

亦為了不同情況的需要,劇院天花的高度亦可以調節,用以調整室內的Reverberation time.

如果大家記起,我曾經提及過這大廈的建築師的手法其實相當外行,原因是他在柱的分佈之上實在很明顯沒有仔細考慮。

一個有經驗的建築師便會知道柱網是設計一座大廈的關鍵部份,因為柱是連接大廈所有層數的部件,所以柱的位置便必須要盡量配合各層空間上的需要,而最經常發生的問題是柱在首層的位置與地庫停車場的位置未能配合,分分鐘鐘便需要柱位轉移(column transfer) 。

柱位轉移的意思是當上層的柱位與下層的柱位不能配合時,上層的柱便會坐在下層柱與柱之間的梁之上,所以這部份的梁便需要加粗,成本當然增加,而大廈結構穩定性自然減少,所以柱位轉移(column transfer) 當然愈少愈好,而且一條柱通常只會轉為一次。

如果不做柱位轉移(column transfer) 的話,便唯有犧牲了其中一層的空間,令這層的實用空間降低了。在一般心中,相信首層以上的空間是比較重要,因為比較多人會使用,但是大部份的大人物、VIP都是乘坐駕到場的,因此停車場的設計一點也不可以馬虎,而且這是整個建築物給予大人物的第一觀感的地方,建築師的前途很可能取決於這一刻。

至於Darmstadtium,由於它的平面通道空間成一個S型,而大和小劇院的外型都三尖八角,所以柱位是相當混亂,地庫停車位自然是因為柱的位置而亂七八,最奇怪的是建築師不只是使用了典型的直柱,還使用了V型柱,這不單令成本增加,亦令室內空間變得更不實用,柱子數目亦增加不少,因而柱網變得更混亂。

由於柱網混亂,在高層的會議廳之中是包含了不少柱子,令室內空間的觀感和視線都大受影響,而行人通道上亦因為有不少柱子的關係而不時需要急轉彎,因此很明顯地這建築師的手法是相當外行。

有經驗的建築師是會先定出柱網(Structural grid) ,通常是把柱與柱之間的距離定為8.4m – 9m ,在香港機場就特別地定為27m。在9m之內的柱網,不會需要特別粗的梁,這令天花有更多的空間讓水管和空調管道通過,而在9m之內可讓3部私家車停泊,而兩行的停車位之間亦有足夠的空間讓車倒頭。

這樣便基本地把柱的位置定好,如果首層通道空間成S型的話,柱的位置便再調整一點,但是萬變不離基本格局,室內空間都同樣是根據這柱網來設計。

雖然Darmstadtium的柱位很混亂,但是當陽光照映下得出來的倒影亦因V型柱的關係而變得相當特別。

Facebook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845400374#!/album.php?aid=250521&id=845400374




与墙融合的建筑—Darmstadtium

   
   

石墙原来的位置

每一座大厦都有墙,但是很少大厦是必需要与墙融合的,今日就为大家带来这样的例子—Darmstadtium。

Darmstadtium是位于德国Darmstadt市中心的多用途大楼,是一座具备会议、展览和表演场地的政府大楼。 白天主要是租借给私人公司作会议和发布会之用,晚上便多数是租给当地的大学和艺术团体作表演和活动之用。

不过,这大厦最特别的一点是在正门之前是有一道建于古罗马时代的石墙,由于这道墙的历史价值是相当珍贵,所以新建的大楼就必须要与这道墙融合。 虽然这道墙占地面积不大,但是就横向占了地盘30%的长度,而且是位于整个地盘比较中央的位置。 所以,这道墙就必须要位于新大楼的建筑范围内。 但是这道墙的长度不少所以不能够把整道墙设在新大楼的室内位置,否则会令室内空间变得过于巨大,而四周的街道亦会变得很窄,完全破坏了大楼的和四周的体量关系。

因此,建筑师Talik Chalabi设计新大楼时便决定把石墙的一半空间放在室外,一半放在室内。 特别的是,室内的石墙是比较低的,而室外的就比较高,所以便巧妙地把它融合为新建筑的一部份,并且在室内石墙设置了展览的空间来解释石墙的历史,洽巧地低处的空间便形成了一个特别的小型历史展览厅。

不过,当我参观这大楼时感到有一点奇怪,因为新大楼外墙的物料全是黑和深绿色的麻石,给予人一种现代、新潮的感觉,但是给予人一种冰冷的感觉。 相反,古石墙的色调是黄色的砖墙,是偏向”暖” 和怀旧的一种物料,建筑师挑选物料时是否曾考虑这一点呢?

我相信他是刻意制造出新与旧的对比,还是无可奈何地接受保留原有石墙的做法呢? 在空间设计上总算平衡了保育石墙和新大楼功能上的需要,但若论外型设计上,石墙的确破坏了新大楼简单而现代的外型,确实有一点像外墙上的肿瘤一样,所我偏向相信是建筑完成基本设计后,迫于无奈地接受保留石墙的决定,才特意在外墙找个洞来融合石墙。

虽然在石墙的处理未算得上是完美,但有一点不得不提。 德国人的施工技术确是一流的,因为新大楼的桩柱和石墙的距离不是很多,所以打地桩时对石墙的保护和在地下水的控制上,实是非常精良。

这大楼看似是一座很仔细和精良设计的大厦,但当我一进入到室内空间时,便会发现这建筑师其实相当外行,而事实地这名建筑师主要是在瑞士教学的,今次是他首次主导整座大厦的设计,因此很多部份的做法是相当外行。

关于Darmstadtium的设计,这大厦的设计理念是很简单,大厦的通道成一个S型,包围了一个大的剧院和一个小的剧院,一进主入口便自然是入口大堂,大堂旁便是不同的会议和展览厅。

这大厦最大的特点便是大堂的玻璃成一个V型的空间从屋顶直插至地库,这个天窗不单为室内空间带来阳光,并且是用于收集雨水,这些雨水便用作洗手间冲水之用。 据我所知原有的设计是希望利用雨水来用作空调系统的冷却系统之用,但是德国的降雨量不甚多,所以最后都只把雨水用作冲水之用。

另一个特点是剧院,由于这剧院并没有特定的用途,所以坐位、舞台和音效情况都必须灵活地调节。 首先,舞台是可以升降的,如果用作大学研讨时,舞台便降至平地,让讲者与观众没有太大的距离。 如果是用作艺术表演时,舞台便升高来制造多层的出场空间。

低座座位

中座座位未升起前的地板

至于坐位,整个剧院的坐位分为高、中、低坐,现在照片中的坐位只是低座的空间,当进行较大型一点的活动时,便拉开中间的间格墙,并升起中座的地板再放上临时的坐位。 当进行最大型的活动时,便再拉开中、高座之间的间格墙,让中座的坐位连接至高座。

亦为了不同情况的需要,剧院天花的高度亦可以调节,用以调整室内的Reverberation time.

如果大家记起,我曾经提及过这大厦的建筑师的手法其实相当外行,原因是他在柱的分布之上实在很明显没有仔细考虑。

一个有经验的建筑师便会知道柱网是设计一座大厦的关键部份,因为柱是连接大厦所有层数的部件,所以柱的位置便必须要尽量配合各层空间上的需要,而最经常发生的问题是柱在首层的位置与地库停车场的位置未能配合,分分钟钟便需要柱位转移(column transfer) 。

柱位转移的意思是当上层的柱位与下层的柱位不能配合时,上层的柱便会坐在下层柱与柱之间的梁之上,所以这部份的梁便需要加粗,成本当然增加,而大厦结构稳定性自然减少,所以柱位转移(column transfer) 当然愈少愈好,而且一条柱通常只会转为一次。

如果不做柱位转移(column transfer) 的话,便唯有牺牲了其中一层的空间,令这层的实用空间降低了。 在一般心中,相信首层以上的空间是比较重要,因为比较多人会使用,但是大部份的大人物、VIP都是乘坐驾到场的,因此停车场的设计一点也不可以马虎,而且这是整个建筑物给予大人物的第一观感的地方,建筑师的前途很可能取决于这一刻。

至于Darmstadtium,由于它的平面通道空间成一个S型,而大和小剧院的外型都三尖八角,所以柱位是相当混乱,地库停车位自然是因为柱的位置而乱七八,最奇怪的是建筑师不只是使用了典型的直柱,还使用了V型柱,这不单令成本增加,亦令室内空间变得更不实用,柱子数目亦增加不少,因而柱网变得更混乱。

由于柱网混乱,在高层的会议厅之中是包含了不少柱子,令室内空间的观感和视线都大受影响,而行人通道上亦因为有不少柱子的关系而不时需要急转弯,因此很明显地这建筑师的手法是相当外行。

有经验的建筑师是会先定出柱网(Structural grid) ,通常是把柱与柱之间的距离定为8.4m – 9m ,在香港机场就特别地定为27m。 在9m之内的柱网,不会需要特别粗的梁,这令天花有更多的空间让水管和空调管道通过,而在9m之内可让3部私家车停泊,而两行的停车位之间亦有足够的空间让车倒头。

这样便基本地把柱的位置定好,如果首层通道空间成S型的话,柱的位置便再调整一点,但是万变不离基本格局,室内空间都同样是根据这柱网来设计。

虽然Darmstadtium的柱位很混乱,但是当阳光照映下得出来的倒影亦因V型柱的关系而变得相当特别。

Facebook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845400374#!/album.php?aid=250521&id=845400374




建築、歷史與《書劍恩仇錄》

今日原本想轉一轉話題,但收到外地網友的要求,希望我講一講關於清代的皇帝和建築的關係,這又突然令我想一大堆事情,而且發覺讀書其實可以把很多東西連貫在一起。
早前曾經講過午門的中門,是只有清代的皇后在大婚時和狀元、榜眼和探花三人可以經過一次,而事實上只有康熙、乾隆、同治、光緒和宣統的皇后曾經過此門,因為清代的皇帝大多數都是已婚後才登基。不過能通過午門正門的皇后都未必是一件好事,因為同治、光緒和宣統三人都是膝下無兒,可謂「絕子絕孫」,因此同治、光緒和宣統三人是沒有父、子、孫的關係。
上一次有網友問及乾隆帝是否「死無全屍」呢? 當我翻查過資料之後有以下的答案,在1928年5月軍閥孫殿英部以火藥爆開乾隆和慈禧的陸墓,搜獲大批寶藏,而乾隆遺體則全遭損毀。之後,溥儀派「內務府總管大臣」寶熙和「待郎」陳毅等去辦理善後,詳細情節可參看高伯雨先生《乾隆慈禧墳墓被盜紀實》和寶熙《於役東陵日記》,而金庸先生的《書劍恩仇錄》則藉用了這一點來寫乾隆帝對陳家洛的誓言,若有異心,墳墓給人發掘。
另外故宮中是設有回教寺,這是乾隆帝為取悅維吾爾族的「香妃」而建的,因此有人認為「香妃」是在《書劍恩仇錄》中的「香香公主」,但最後金庸先生證實「香香公主」只是書中人物並不是歷史中的「香妃」。
至於整個《書劍恩仇錄》的故事其實沿於一個千古疑案—「雍正繼位」,在數百年來都未有人拿出完全合理的證據來說服雍正是合理還是非合理的繼位,說法實在相當之多,正反雙方的理據如下:

正方:

1. 雍正是唯一個皇子被封為親皇,即最高級別。
2. 雍正是代替康熙到天壇祭天的皇子。
3. 康熙一共有 35個兒子,有的早死了,沒起名就死了,餘下的 24位 皇子中,只有 12名是 20歲以上,亦只有這 12名皇子才有能力爭帝位 。皇二子原為太子,但曾兩次被康熙廢除,所以已失去爭帝的條件。之後,康熙曾作了一次全部大臣的公決來推舉太子,而皇八子獲得接近大部份大臣的支持,而其他皇子如皇九子、皇十子都是他的一黨,於是康熙便發現原來皇八子集團已暗中組織了勢力來挑戰這個帝權,因此皇八、九、十子都得不到康熙的賞識。唯一比較有機會便是皇四子和皇十四子,但由於康熙相信皇四子—雍正是信奉藏傳佛教,這可以避免他繼位之後,對其他兄弟進行報復,因此傳位於雍正。
4. 現在北京的雍和宮是一座藏傳佛教寺,就是因為雍和宮原是雍正登基前的住所,但由於這地方已出了一條「龍」之後,便不可以再有人住,只可改作藏傳佛教寺之用。

反方:

1. 雍正繼位的理據其中一個重要的理據康熙臨去世前向隆科多和 7位皇子的口傳遺詔,但如此重要的事情為何不在全朝文武百官面前說呢?而最奇怪的是繼位的人仕—雍正不在場,他當時在天壇祭天,為何如何重要的信息,當時人是不在場呢 ? 而且這證據是在雍正繼位 7年後才拿出來。
2. 現存遺詔滿文部分均無由皇四子繼位的明確記 載 ,而在 宮內宣讀的遺詔雖然是內務府、翰林院會同撰寫,但底本卻出自隆科多之手 。

3. 另一個說法,康熙原想傳位給十四子,但雍正/ 隆科多在遺詔中把「十」改為「于」字,因此便由「傳位十四子」變為「傳位于四子」 ,但這說法一直被人質疑,因為滿清的稱呼多數是皇十四子,而不是十四子,再者如此重要的文件就必定有滿、漢文兩種語言的版本,因此這樣篡改的做法是不可能。
4. 在康熙去世後三天,找出康熙的親筆遺詔,這份遺詔很長,內容主要提及他的施政,但當中的關鍵句子: “ 皇四子胤禛,人品貴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統,著繼朕登極,即皇帝位” 就好像是被人後加上去,漏洞甚多。
5. 在康熙去世後,京城出現 戒嚴,親王和皇子沒有雍正的諭旨,任何人不許進入皇宮。而雍正對他的兄弟和協助他奪位的年羹堯和隆科多都趕進殺絕,連他同父、同母的親兄弟皇十四子都囚禁在景山的壽皇殿,很多兄弟都是被圈禁高牆,即是用高高的圍牆包圍了他們的四合院,令室內絕不透風,又沒有陽光,慢慢地因疫症而病死。如果雍正是光明正大地繼位,又為何要如此對親兄弟下毒手呢 ?
由於雍正繼位的疑點很多,所以帶來相當之多的故事,其中一個就是雍正能夠繼位的原因是康熙對乾隆愛護有加,多次親手教孫兒寫字,所以康熙希望把帝位傳給孫兒,所以先把帝位傳給雍正。不過這亦帶來一個有趣的故事,就是雍正雖然曾經有過9個兒子,但是4個都是早殤,所以需要從外間找來多一些男丁作繼承人的人選,特別是雍正首兩名兒子都是早殤,第三個兒子能否順利長大都未知之素,因此雍正便從江南海寧陳家找來一個男嬰,這就是繼位的乾隆皇。這亦是《書劍恩仇錄》整個故事的骨幹,因為繼位的人是來自海寧陳家,所以他不是滿人而是漢人,因此紅花會總舵主的陳家洛( 乾隆的親弟)便要求乾隆趕走滿人,重新建造漢人的江山。
雖然乾隆是漢人的說法很難得出有力的證據,但雍正繼位的合理性就永遠成為歷史上的疑案。
今日終於一次過回答了不同網友的提問。




《築覺》之旅

 

 

雞年剛始,亦是《築覺》系列開展新的一頁。因為過年前我和拍檔收到出版社的通知,《築覺4—閱讀北京建築》和《築覺5—閱讀紐約建築》已初步通過選題,意味著《築覺4和5》都會正式開始。

現在回想7年前,我和拍檔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來與「三聯」商討《築覺1—閱讀香港建築》的大綱,當年我們兩個寂寂無名,只憑著一份熱誠和不怕死的精神,就「膽粗粗」地向出版社許下承諾,接下這個任務。

雖然小弟曾出版《築、旅、圖》,但是當年的編採工作比較粗疏,自身的要求同樣不高,所以成績未如理想。為免重蹈覆切,所以《築覺1》在選題和照片質素上都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務求做到雅俗共賞、深入淺出。不過,由於剛回港首兩年的工作比較繁忙,而且亦忙於準備執業試,所以《築覺1》一直緩慢地進行。直至2013年初收到高級編輯的電話,希望見面商談《築覺1》事宜並同時介紹新負責的編輯,怎料她們希望我能在書展兩個月前完成《築覺1》,換句話說,我們需要在3個月內完成餘下三份之一的稿件並同時完成排版、編採等所有工作。

在這三個月,我和編輯連同平面設計師差不多每隔天便會面一次,每天都通宵達旦到工作,幸好終能在預定目標之內完成出版的工作。

雖然《築覺1》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有幸地成為當年「三聯」內暢銷書之一,並榮幸地登上「誠品」十大暢銷書榜。由於《築覺1》有不錯的成績,所以方能得到機會與出版社合作《築覺2—閱讀東京建築》。

籌備的初期,由於是原班人馬的再次合作的關系,大家都以為只是《築覺1》的𨒂續,並膽敢希望趕及在2014年書展前出版。不過,由於我當時經常出差,所以整本書大部份時間都在酒店和飛機上寫,因此行文雜亂,而且很多關於日本資料都未夠完善,因此編輯需要再三用時間來確認資料的準確性,所以《築覺2》要推遲至2014年年底才出版。

我和拍檔一心以為《築覺2》的銷路雖然未必如《築覺1》般厲害,但是銷路應該不成問題,因為自問《築覺2》的資訊性和分析圖像亦比先前更多更充足,理應該是一本更優質的建築書。不過,奇怪的是《築覺2》的銷路遠遠不及《築覺1》,相反《築覺1》則長賣長有,韌度十足。

我們都曾一度反問自己,究竟是《築覺2》的文章未如理想啊? 還是本土議題會更吸引呢? 還是物以罕為貴,香港建築書太少,東京建築書太多的關系呢? 還是2013年是我們行大運呢?

雖然《築覺2》成績未如《築覺1》般理想,但是銷量還是超過1000本,所以都獲得出版《築覺3—閱讀倫敦建築》的機會。為了再進一步提升質素,我決意買下更多的參考書,再配合我曾在倫敦生活的經驗,這應該可以令到書的內容更加豐富。《築覺3》到現時為止都只是開售了兩個月,成績大致不俗,雖然亦未能再創像《築覺1》般神話,但是到現時為止的口碑還不錯。

綜合三本書的經驗,每一次所遇到的問題就是要如何整理一大堆的資料,然後要以簡潔的文字來帶出一個訊息。每一次我去到這地步便會很容易迷失,經常會盲目地把一大堆的資料寫下去,而失去了一條主線。因為現在英文的建築書大都是教學相關的書籍,所以內裡的文字無需要經過修飾,並且形象化地展現各重點出來,因此內文大都相當乏味。如果我自己萬一沉溺在趕稿之中,我便很容易寫了一大堆令人費解的文字,這就會難為了編輯為我再重新調整文章的方向,甚至大改,這才方能出版。

現在回顧3年多的《築覺》之旅,一路走來確實不易,現在《築覺》開始踏上第4步曲,這一個過程確實難為了不少人,亦麻煩了不少人,特別是我的編輯。在此再次感激曾幫助過《築覺》系列的人仕,多謝他們讓《築覺》系列走得更遠。

 

AGC design Ltd.

吳永順先生(Vincent NG)

陳翠兒小姐 (Corrin Chan )

馮永基先生

劉秀成教授

Mr. Alex Lau

Ms. Tiffany Loo

陳家文先生

周愛華小姐

梁志偉先生

梁麗仙小姐

梁崇基先生

楊鳳平小姐

古偉雄先生

Mr. Kirin Leung, siu lun

鮑俊傑先生

方維理先生

岑翠盈女士

謝浩新先生

Mr. Riley Choi

陸沛靈小姐

Mr. Ivan Lee

Sou Fujimoto Architects

Mr. Laurence Lo

Mr. Hui Shui Cheung (Tommy)

 

 

 

 

 




只能在平面上觀看的建築—猶太人博物館

kdql0m5rG510wvBGduoLxQ berlin5 (1) Architect Daniel Libeskind's Jewish Museum, completed in 1999, brought in more than 20,000 visitors in the first eight weeks it was open

162731_10150335360585375_997180_n 39442_10150335360435375_268774_n

museum-plan-c-sdl-2280x1106

我之前都介紹了一些紙上建築師,如 zaha hadid, Daniel libeskind 和 rem koolhas 等 。今日不如和大家討論一下紙上建築的問題,在德國柏林的猶太人博物館是猶太裔的建築師Daniel libeskind所設計的,這亦是他最早期的作品之一。

這座博物館位於東、西柏林的交界,在柏林圍牆未倒下之前,這就是東、西柏林的邊界上重要標記。這博物館分為新、舊翼兩部份,而 daniel libeskind 負責當然是新翼的一部份,這座建築物的概念是藉用以色列的國旗上 star of david 星型圖案作為藍本。

Daniel libesind 利用星形上的斜線來製造出像蛇一樣的博物館平面,亦同時利用這斜線來製造出各窗戶的圖案。因此整座建築物就是有如三層樓高的金屬巨蛇平放在地上,而外牆上是掛有不同大小的斜窗。理論上,這樣的設計概念是頗完整,但是現實上的情況卻是強差人意。

因為從人視的角度是根本看不到蛇型的建築外型,只會看到是一道又高又重金屬味的實牆,完全感受不到star of david 的感覺,這樣的概念只能在模型上看到的,現實的情況根本是事與願違。再加上,此處原是柏林圍牆的原址,市民難得一道實牆倒下來,為何又在交界上建一道密不透風的金屬牆呢?

 

 

58001_10150335357565375_5904711_n

Holoca u st tower( 大屠殺之塔 )

 

 

 

另外,紙上建築師一直被人批評為只會設計出一些好看而不實用的建築,今次也不例外,特別在人流路線上都出現同等的情況。首先,博物館的入口在舊翼,通過購票處和咖啡廳之後,便需要步行至地庫,才進入新翼部份。這是建築師刻意的的安排,因為希望讓旅客感受一下德國集中營的經歷,當中最重要是展覽空間holoca u st tower( 大屠殺之塔) ,這其實是一座20 米高的混凝土高塔,整個塔除了屋頂上一個小天窗之外,是完全沒有窗,進入這個空間之後確實讓人感受到在集中營等死的感覺。在這個博物體館內還有另一個類同的空間,就是在另一座接近全黑的實封塔內的地板上放有大量的鐵面具,這代表是猶太人在集中營作苦工的情況,確實相當驚嚇。

雖然博物館有幾個震撼力強的展覽空間,但是這整個博物館完全沒有清晰的人流,而且大部份的通道是成斜角的通道,而地庫的通道更是互相交接的,而且有很多盡頭路,異常混亂,可以說是我參觀過最混亂的轉物之一。

整體而言,整個博物館算是有其特色的,但是在規劃上是嚴重地失敗,因為旅客根本看不出博物館不同層次的空間,亦沒有主次之分。最可惜的是,整個博物館的設計理念是不能夠在實體上表現出來,平常人只能看到一道很大的金屬實牆。除非你從直升機上觀看,否則只能從圖紙或模型上才能感受到建築師原有的精神,這確實可能是名附其實的紙上建築。




1599年的劇場—莎士比亞劇場

1eN_ZN1kuxovM.FeJGH.ig  .crtgeRgIyO09jN2wKhCRg5vFui1k9BOZabOsB8IC3rg U.4WUlL05ls3w.ajKwYNXg

今日終於完成了入則的工作,終於可以靜下來寫新的文章,今日就為大家帶來英國倫敦的一所很有特色的劇場 — 莎士比亞劇場。

這所劇院始由戲劇大師— 莎士比亞和一眾演員於1599 年在倫敦泰吾士河的南岸,當年莎士比亞選擇在此處興建劇場的原因不是因為這處的文化氣息特別濃烈,相反這處在當年是龍蛇混雜的九反之地。這處在1599 年其實並不層於是倫敦的一部份、而是Surrey 市鎮的,由於這一區在當年不屬於倫敦的範圍之內,所以一切規例都比倫敦來得容易,而地價亦相對地便宜很多,因此劇院可以在此處成立。現在的劇院大部份都是晚上演出的,但是在莎士比亞的年代,這個劇場大約是在下午 2 時演出的,因為這區的治安在晚上是相分之不安全。另外在沒有電力的年代,演員是很難在晚上演出,而且就算在場內放足夠的油燈都未必能夠提供足夠的照明,而會很容易釀成火警,因此演出時間多數是在太陽最猛烈的時間來舉行。

這劇場採用露天的設計除了是因為採光的理由之外,當然還包括通風的因素,不過這亦令演出可能會受到天雨和下雪的影響。因此當年的觀眾為了保溫,他們多數都會一邊看劇、一邊吃蒜頭,這可使他們感到溫暖。至於飲品方面,他們多數是喝啤酒、連小孩也不例外,這並不代表英國人特別好酒、又或者他們不懂得保護兒童。因為當年的食水是來自地下水,而他們的排污的途徑都是直接把污水棄至地面,所以食水的來源多數是被污染了。因此啤酒由於是經過發酵,所以當年的酒是比食水更加清潔,啤酒亦可以算是主要的飲料。

現在欣賞莎士比亞戲劇是相當高貴的活動,但在當年則是十分胡鬧的事情,觀眾邊吃邊喝的情況下,又怎會有安靜的環境來演戲,而且醉酒鬧事的情況更可能不時發生,所以整個劇場最良好的位置是最近舞台的兩則,而不是舞台的正中心,因為這才是最容易聽到演員的說話。

整個劇場的第二好的位置是舞台的中心位置,而最差的位置則是在地面,因為這處是沒有坐位,觀眾需要站在泥地上欣賞戲劇,所以情況不大理想。現在的劇場為了保留當年的風味仍維持企位,但是現在只容許 700 人,不像昔日 1000 人站在泥地上。

現在的劇場是在 1997 年重建,原來的劇場在 1613 年一場演出因點燃火砲而導致的火警中燒毀,之後在 1614 年被再次重建,但在 1642 年後劇場便被關閉。現在這座劇場比原來的劇場大了一點,但根據保留下來的手圖來估計,劇場大約是3 層高,圓周大約是30m ,成弧形的劇場,因為這可增加劇場的回音效果,讓觀眾更容易聽到演員的聲音。在1997 年重建時,建築師盡量使用舊式的建築技術,他走訪了不少英國的舊教堂來研究舊英國木建築的設計,並嘗試在這處复核,因此我們才可以在倫敦的鬧市中看到一座中世紀時代的木建築。




改變了一個民族的一道牆—柏林圍牆

6fkKMt6J7QqbQn7_jYVOjw2SlXUHjn.GaluCv1VxaEOg

DmvRWDNmizDtq7wlDo8gwg GokH1D0sJAfsRMzh28LHBA WnZvaN0zuuIY4ibq39YmnQ XnU9LEGGAhDXz0.teFg5ag

今日終於可以寫到這一篇文章,其實一直以來都有這個計劃,但是在陰差陽錯之下,所以才停了下來。

幾乎每一座建築物都有牆,但是不是每一道牆可以改變一個民族的命運,而柏林圍牆就有這個影響力。在二次大戰結束,納粹倒台後,德國被一分為二,東德則交由蘇聯管理,西德則交由英美為首的西方國家來管理,因此一方實行共產主義,另一方則實行資本主義。由於兩方的製度不同,經濟情況亦不同,再加上東德一方實行鐵腕管治,令到很多年青人特別是專業人仕都離開了東德往西德發展。

根據東德在1960 年的統計,東德的工作人口由二戰前的 70.5% 降至 61% ,特別是工程師、技術人員、醫生、教師、律師和其他高技術工人。因此東德在人力資源上的損失達至 $7-9 億美元,當年的東 德領袖 Walter Ulbricht  指出西德欠他們 $17 億美元。

為了阻檔人力資源上的損失,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建立一道屏障,而這道屏障就是柏林圍牆。不過,單是一道圍牆是沒有任何的阻檔力,所以在一般情況下是雙層的圍牆,而兩道牆之間更是有不同的障礙物和116 個警崗,以防止人民逃出東德。在柏林市內,東、西德共有 9 個關卡,除有許可證者是不能穿過邊界,因此在歷史上片段上都不時有東德平民假扮軍人或官員試圖逃離東德,不過自然亦有不少的平民是死在軍警的亂槍掃射之下。

在1961 年 8 月 13 日,全長 156 公里的柏林圍牆便分四個階段開始興建了,而當中的 43 公里便是設在柏林境內。由於這道圍牆是興建在東德境內,所以無論西方國家、甚至西德本身都沒有權利反對這個項目。

第一階段的圍牆只是鐵絲網 (1961)、第二階段是強硬的鐵絲網(1962–1965)、第三階段才是混凝土(1965–1975)、最後才是現存最多擋土牆形式的混凝土牆(1975 -89) —專有名稱為Stützwandelement UL 12.11 。每一塊的 Stützwandelemen tUL 12.11 1.2m(W) x 3.6m(H) ,重2750kg ,而且一邊的圍牆是有曲形的支撐,因此一般人和汽車都不能衝過這道牆。另外,牆的頂部成圓形,這更難使人爬上牆上,就算你可以爬上牆上,但當你從 3.6m 跳下來時,但會很容易受傷。更可怕的是,一般的士兵是只會射傷逃犯,然後讓他們慢慢失血而死,相當可怕,因此這麼多年來約只有 5000 人能成功逃離東德。

柏林圍牆雖然表面上能阻礙勞動人口的流失,但是實際人是嚴重地影響了東德的發展。首先,所謂的東西柏林其實只是一個路口的分隔,因為在二戰前柏林本是一個單一的城市,而且互相關聯。因此,當圍牆興建之後,便直接地阻礙了柏林市內外的陸上交通,更直接做成大量的家庭分隔,亦由於大量人口不能到西德或鄰近的邊境處打工,所以亦直接地做成大量的失業。

東德政府原以為只要興建了這道圍牆便可以令國家富強起來,但是多年來耗資了US$3,638,000 的項目,到最後只是進一步使國家貧窮起來。因為西德的人是可以往東德旅行,但是需要簽證,不過德國馬克 : 東德馬克是 1:1( 相當高的匯率 ) ,而且東德馬克是嚴禁帶離東德,這就更進一步削弱了東德賺取外彙的機會。

在長期貧窮和市民的不滿之下,東德政府終於要重新開放國家,在1989 年 11 月開始拆下圍牆,亦開展了東西德合併的談判,亦代表一個時代的終結,而東西德人民可以在同年的 12 月自由出入。

現存的柏林圍牆確實仍不少,一般充滿塗鴉的一邊便是西德的一邊,而比較大規模保護的遺址則在地鐵站— Geisterbahnhöfe 。因為該處是設有警崗,而博物館是設有高層的觀景塔,可一覽一邊的景色。

下會將會是一個被譽為最猛鬼的地鐵站。

Facebook 相薄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150271060800375.516366.845400374&type=1




優秀住宅系列—Casa Balto

52pAtfo7kqvyh1KpnaHfow

Lok5BYFKcT.e0zVCAA1uTw

Irq31LBr.z2jsoL6vqvqsw

oVfbY.Kg.6poxBpB_WkUoA

講回優秀住宅系列, 上回講完Casa Mila, 今回繼續講一講Gaudi的設計 Casa Balto.

這一座建築相比Casa Mila就更為花巧, Gaudi 把大廈露台設計成面具一樣, 窗框設計成人頭骨一樣, 但是窗高度其實是根據室內採光情況而決定. 至於外牆佈滿了不同顏色和大小的玻璃和石頭, 顏色和圖案好像很隨意設計的, 但是Gaudi都精心把這些石頭安排位置, 務求設計中設計永遠是亂中有序,序中有亂.  這亦是Gaudi成名一個主要原因,  往往在混亂中找出不同層次和圖案, 看似是雜亂無章但其實是精心之選.

好像沒有人知道Casa Balto設計背後理念是什麼, 但是Gaudi設計東西就好像典型藝術家設計東西一樣, 什麼事情都是隨心而發. 雖然Casa Balto外型很特別,但是這樣設計是沒有特別功能.

不過, 我為何會把Casa Balto列為優秀住宅之列, 因為這大廈的住客很多都是音樂人,所以當一些住客在露台奏起音樂時,其他的住客都會不時和其他樂手合奏. 因此, 這大廈露台便頓然變成演奏廳, 而且不時有樂手會到街上指揮各樂手合奏, 可能這處住客大多是古典樂曲樂手, 所以他們都能夠在短時間內合作.

我相信這大廈設計原意都是希望創造出奇特外型, 未必包含音樂原素, 但是無形中因為住客的關係而令這建築變得更為豐富.

雖然現在的住客可能未必如往日一樣,有這麼多住客是音樂家, 但是相信這大廈所創造出來空間永遠成為巴賽隆拿市的經典.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67123&id=84540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