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柏林

故宫应否在西九呢? (信报—建筑思话专栏 2月25日)

 

近日关于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的讨论都只限于程序公义的问题, 看来故宫博物馆总是需要在战乱中成立的。

1911年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与清室签定《清室优待条件》,而溥仪则住在紫禁城内,外庭则作古物陈列所。不过,溥仪借助溥杰和旧臣不断偷运宫中珍品至天津私人大宅,总数约1300多件。为免宫中珍品不断地流失,中华民国政府便在1924年驱逐溥仪出宫并在翌年成立故宫博物院,但随着918事变,中华民国政府为免珍品流入日方,所以将近13000箱的珍品运至南京。和平后,约有2000多箱的珍品留在南京,其余的送回北京,不过当中的5000多箱则在国共内战时已运至台北,并成为台北的「国立故宫博物院」的收藏品。

因此,无论是北京、台北的故宫博物馆都是在战乱中成立,现在香港的故宫博物馆同样都是在纷争中成立出来,但是除了程序公义之外,甚少人讨论香港是否需要一个故宫文化博物馆呢?

笔者一直以来都认为博物馆与图书馆不同,图书馆是「贵多不贵精」,因为图书馆作为传承知识的地方,就需广纳不同类型的书本,让普罗的受众得到更广泛的知识,因此未必需要一个特定的主题。博物馆则反而是「贵精不贵多」,因为每件的展品需要经过适当的展示才能够表现出展品的要点,由于展览空间有限,每个博物馆需要刻意挑选过展品并需要有特定的主题才能吸引个别的群组来参观。例如:香港太空馆、香港历史博物馆、香港电影资料馆、香港茶具博物馆等都是有既定的主题和藏品,相反香港中央图书馆则无需主题,只要藏量足够便可。

综观世界各地成功的博物馆都是有一些镇馆之宝来作招来,例如大英博物馆的「Rosetta Stone」、罗浮宫的「蒙罗丽莎的微笑」,北京故宫博物馆的「清明上河图」或台北故宫博物馆的「翠玉白菜」等,而米兰的恩宠圣母教堂(Santa Maria delle Grazie)虽然细少,但全因藏有达文西的一幅名作—最后的晚餐(Last Supper)而招来每年数以万计的游客。旅客们会因为这些珍品慕名而来参观这些博物馆,因此展品不单是一个博物馆成败的关键,更是博物馆设计的核心,所以笔者一直对M+博物馆的需要成疑,因为一个综合性的博物馆而且又没有任何镇馆之宝的前题下,如何能吸引观众呢?

另外,有些博物馆就算在没有珍品的情况下也能成功,北京故宫博物馆就是一个例子,故宫自身已是一座珍品,世界各地的旅客都会幕名而来参观,而香港海防博物馆亦是一个例子因为建筑物本身已经是一个历史的见证。因此,我一直认为需要将湾仔峡的警察博物馆移至旧中区警署(大馆),由于建筑物本身与展品有直接的关系,这样才能发生a共鸣的效应。

再者,有一些地方就算没有珍品和珍贵建筑之外也能有一定的叫助力,情况就有如柏林的博物馆岛(Museum Island)。该处虽然有一些比较特别的展品,但没有一些希世珍品令吸引旅客必定到此一游的展品,而建筑虽有过百年历史,但亦不算是极具代表性的建筑,相反柏林围墙则更具代表性。不过,这小岛上设有5座博物馆个别而言虽然不算相当吸引,但是综合起来则变成颇为特别,因为世界上绝少有一个小岛上同时有5座具过百年历史的博物馆,因此此处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其实笔者认为西九文化区一直都应该是借镜博物馆岛(Museum Island),因为世界上除伦敦westend、纽约的boardway之外,亦甚少有一个综合性的文化艺术区会统一发展在同一个小区之一,所以西九发展局应该善用这个优势来发展。

若从历史角度来看,故宫分馆其实不一定需要设在香港,相反南京、四川可能更为适合,因为在二战时部份珍品曾经迁至这些地方,所以这些地方在历史上与故宫的渊源甚广。香港分馆的出现相信只是恰巧香港有一个文化发展区,便随之而来的合作计划。香港虽然在历史上与故宫没有什么关连,但是由于展品的本身已有足够的叫座力,所以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应该可以相当成功,亦可能是整个西九文化区内最成功的一个馆。

笔者认为将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设在西九文化区的尽头,理应可带动人流去西九,希望这个星级工程可以带旺整个文化区,让文化区永续下去。

许允恒建筑师




故宮應否在西九呢? (信報—建築思話專欄 2月25日)

 

近日關於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討論都只限於程序公義的問題, 看來故宮博物館總是需要在戰亂中成立的。

1911年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與清室簽定《清室優待條件》,而溥儀則住在紫禁城內,外庭則作古物陳列所。不過,溥儀借助溥傑和舊臣不斷偷運宮中珍品至天津私人大宅,總數約1300多件。為免宮中珍品不斷地流失,中華民國政府便在1924年驅逐溥儀出宮並在翌年成立故宮博物院,但隨著918事變,中華民國政府為免珍品流入日方,所以將近13000箱的珍品運至南京。和平後,約有2000多箱的珍品留在南京,其餘的送回北京,不過當中的5000多箱則在國共內戰時已運至台北,並成為台北的「國立故宮博物院」的收藏品。

因此,無論是北京、台北的故宮博物館都是在戰亂中成立,現在香港的故宮博物館同樣都是在紛爭中成立出來,但是除了程序公義之外,甚少人討論香港是否需要一個故宮文化博物館呢?

筆者一直以來都認為博物館與圖書館不同,圖書館是「貴多不貴精」,因為圖書館作為傳承知識的地方,就需廣納不同類型的書本,讓普羅的受眾得到更廣泛的知識,因此未必需要一個特定的主題。博物館則反而是「貴精不貴多」,因為每件的展品需要經過適當的展示才能夠表現出展品的要點,由於展覽空間有限,每個博物館需要刻意挑選過展品並需要有特定的主題才能吸引個別的群組來參觀。例如:香港太空館、香港歷史博物館、香港電影資料館、香港茶具博物館等都是有既定的主題和藏品,相反香港中央圖書館則無需主題,只要藏量足夠便可。

綜觀世界各地成功的博物館都是有一些鎮館之寶來作招來,例如大英博物館的「Rosetta Stone」、羅浮宮的「蒙羅麗莎的微笑」,北京故宮博物館的「清明上河圖」或台北故宮博物館的「翠玉白菜」等,而米蘭的恩寵聖母教(Santa Maria delle Grazie)雖然細少,但全因藏有達文西的一幅名作—最後的晚餐(Last Supper)而招來每年數以萬計的遊客。旅客們會因為這些珍品慕名而來參觀這些博物館,因此展品不單是一個博物館成敗的關鍵,更是博物館設計的核心,所以筆者一直對M+博物館的需要成疑,因為一個綜合性的博物館而且又沒有任何鎮館之寶的前題下,如何能吸引觀眾呢?

另外,有些博物館就算在沒有珍品的情況下也能成功,北京故宮博物館就是一個例子,故宮自身已是一座珍品,世界各地的旅客都會幕名而來參觀,而香港海防博物館亦是一個例子因為建築物本身已經是一個歷史的見證。因此,我一直認為需要將灣仔峽的警察博物館移至舊中區警署(大館),由於建築物本身與展品有直接的關系,這樣才能發生a共鳴的效應。

再者,有一些地方就算沒有珍品和珍貴建築之外也能有一定的叫助力,情況就有如柏林的博物館島(Museum Island)。該處雖然有一些比較特別的展品,但沒有一些希世珍品令吸引旅客必定到此一遊的展品,而建築雖有過百年歷史,但亦不算是極具代表性的建築,相反柏林圍牆則更具代表性。不過,這小島上設有5座博物館個別而言雖然不算相當吸引,但是綜合起來則變成頗為特別,因為世界上絕少有一個小島上同時有5座具過百年歷史的博物館,因此此處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之一。其實筆者認為西九文化區一直都應該是借鏡博物館島(Museum Island),因為世界上除倫敦westend、紐約的boardway之外,亦甚少有一個綜合性的文化藝術區會統一發展在同一個小區之一,所以西九發展局應該善用這個優勢來發展。

若從歷史角度來看,故宮分館其實不一定需要設在香港,相反南京、四川可能更為適合,因為在二戰時部份珍品曾經遷至這些地方,所以這些地方在歷史上與故宮的淵源甚廣。香港分館的出現相信只是恰巧香港有一個文化發展區,便隨之而來的合作計劃。香港雖然在歷史上與故宮沒有什麼關連,但是由於展品的本身已有足夠的叫座力,所以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應該可以相當成功,亦可能是整個西九文化區內最成功的一個館。

筆者認為將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設在西九文化區的盡頭,理應可帶動人流去西九,希望這個星級工程可以帶旺整個文化區,讓文化區永續下去。

 

 

許允恆建築師




只能在平面上觀看的建築—猶太人博物館

kdql0m5rG510wvBGduoLxQ berlin5 (1) Architect Daniel Libeskind's Jewish Museum, completed in 1999, brought in more than 20,000 visitors in the first eight weeks it was open

162731_10150335360585375_997180_n 39442_10150335360435375_268774_n

museum-plan-c-sdl-2280x1106

我之前都介紹了一些紙上建築師,如 zaha hadid, Daniel libeskind 和 rem koolhas 等 。今日不如和大家討論一下紙上建築的問題,在德國柏林的猶太人博物館是猶太裔的建築師Daniel libeskind所設計的,這亦是他最早期的作品之一。

這座博物館位於東、西柏林的交界,在柏林圍牆未倒下之前,這就是東、西柏林的邊界上重要標記。這博物館分為新、舊翼兩部份,而 daniel libeskind 負責當然是新翼的一部份,這座建築物的概念是藉用以色列的國旗上 star of david 星型圖案作為藍本。

Daniel libesind 利用星形上的斜線來製造出像蛇一樣的博物館平面,亦同時利用這斜線來製造出各窗戶的圖案。因此整座建築物就是有如三層樓高的金屬巨蛇平放在地上,而外牆上是掛有不同大小的斜窗。理論上,這樣的設計概念是頗完整,但是現實上的情況卻是強差人意。

因為從人視的角度是根本看不到蛇型的建築外型,只會看到是一道又高又重金屬味的實牆,完全感受不到star of david 的感覺,這樣的概念只能在模型上看到的,現實的情況根本是事與願違。再加上,此處原是柏林圍牆的原址,市民難得一道實牆倒下來,為何又在交界上建一道密不透風的金屬牆呢?

 

 

58001_10150335357565375_5904711_n

Holoca u st tower( 大屠殺之塔 )

 

 

 

另外,紙上建築師一直被人批評為只會設計出一些好看而不實用的建築,今次也不例外,特別在人流路線上都出現同等的情況。首先,博物館的入口在舊翼,通過購票處和咖啡廳之後,便需要步行至地庫,才進入新翼部份。這是建築師刻意的的安排,因為希望讓旅客感受一下德國集中營的經歷,當中最重要是展覽空間holoca u st tower( 大屠殺之塔) ,這其實是一座20 米高的混凝土高塔,整個塔除了屋頂上一個小天窗之外,是完全沒有窗,進入這個空間之後確實讓人感受到在集中營等死的感覺。在這個博物體館內還有另一個類同的空間,就是在另一座接近全黑的實封塔內的地板上放有大量的鐵面具,這代表是猶太人在集中營作苦工的情況,確實相當驚嚇。

雖然博物館有幾個震撼力強的展覽空間,但是這整個博物館完全沒有清晰的人流,而且大部份的通道是成斜角的通道,而地庫的通道更是互相交接的,而且有很多盡頭路,異常混亂,可以說是我參觀過最混亂的轉物之一。

整體而言,整個博物館算是有其特色的,但是在規劃上是嚴重地失敗,因為旅客根本看不出博物館不同層次的空間,亦沒有主次之分。最可惜的是,整個博物館的設計理念是不能夠在實體上表現出來,平常人只能看到一道很大的金屬實牆。除非你從直升機上觀看,否則只能從圖紙或模型上才能感受到建築師原有的精神,這確實可能是名附其實的紙上建築。




只能在平面上观看的建筑—犹太人博物馆

kdql0m5rG510wvBGduoLxQ berlin5 (1) Architect Daniel Libeskind's Jewish Museum, completed in 1999, brought in more than 20,000 visitors in the first eight weeks it was open

162731_10150335360585375_997180_n 39442_10150335360435375_268774_n

museum-plan-c-sdl-2280x1106

 

我之前都介绍了一些纸上建筑师,如 zaha hadid, Daniel libeskind 和 rem koolhas 等 。 今日不如和大家讨论一下纸上建筑的问题,在德国柏林的犹太人博物馆是犹太裔的建筑师Daniel libeskind所设计的,这亦是他最早期的作品之一。

这座博物馆位于东、西柏林的交界,在柏林围墙未倒下之前,这就是东、西柏林的边界上重要标记。 这博物馆分为新、旧翼两部份,而 daniel libeskind 负责当然是新翼的一部份,这座建筑物的概念是借用以色列的国旗上 star of david 星型图案作为蓝本。

Daniel libesind 利用星形上的斜线来制造出像蛇一样的博物馆平面,亦同时利用这斜线来制造出各窗户的图案。 因此整座建筑物就是有如三层楼高的金属巨蛇平放在地上,而外墙上是挂有不同大小的斜窗。 理论上,这样的设计概念是颇完整,但是现实上的情况却是强差人意。

因为从人视的角度是根本看不到蛇型的建筑外型,只会看到是一道又高又重金属味的实墙,完全感受不到 star of david 的感觉,这样的概念只能在模型上看到的,现实的情况根本是事与愿违。 再加上,此处原是柏林围墙的原址,市民难得一道实墙倒下来,为何又在交界上建一道密不透风的金属墙呢?

 

58001_10150335357565375_5904711_n

Holoca u st tower( 大屠杀之塔 )

 

另外,纸上建筑师一直被人批评为只会设计出一些好看而不实用的建筑,今次也不例外,特别在人流路线上都出现同等的情况。 首先,博物馆的入口在旧翼,通过购票处和咖啡厅之后,便需要步行至地库,才进入新翼部份。 这是建筑师刻意的的安排,因为希望让旅客感受一下德国集中营的经历,当中最重要是展览空间 holoca u st tower( 大屠杀之塔 ) ,这其实是一座 20 米高的混凝土高塔,整个塔除了屋顶上一个小天窗之外,是完全没有窗,进入这个空间之后确实让人感受到在集中营等死的感觉。 在这个博物体馆内还有另一个类同的空间,就是在另一座接近全黑的实封塔内的地板上放有大量的铁面具,这代表是犹太人在集中营作苦工的情况,确实相当惊吓。

虽然博物馆有几个震撼力强的展览空间,但是这整个博物馆完全没有清晰的人流,而且大部份的通道是成斜角的通道,而地库的通道更是互相交接的,而且有很多尽头路,异常混乱,可以说是我参观过最混乱的转物之一。

整体而言,整个博物馆算是有其特色的,但是在规划上是严重地失败,因为旅客根本看不出博物馆不同层次的空间,亦没有主次之分。 最可惜的是,整个博物馆的设计理念是不能够在实体上表现出来,平常人只能看到一道很大的金属实墙。 除非你从直升机上观看,否则只能从图纸或模型上才能感受到建筑师原有的精神,这确实可能是名附其实的纸上建筑。




多餘與不多餘的建築- Reichstag

4Z3uWm6mGfLAIF7RhVuDeg aOwijbbaqWgScQXneLrwQw cyAtdc.hmla5J1DpJaAAXg  MD5tqG2sZIA8qvvE4ijhXg Oz7QQEa6lpx.gaRlHofqXA SYg2POHgiaingLHSW1SEkgPQxjNbF0Vyrf_DJaQu3vxA

huvyLo_Zu6fPAC5JszCqyg z4CziBnGbzMq3Yil3V1Wgw Zmvil.jBp3yBqIfTRU8Qcw

今日不如和大家旅討論另一座在德國柏林的建築,這亦是英國建築大師Norman Foster 的建築,雖然我曾經多一次介紹Fostrer 的設計,但我其實不是特別鍾愛他的設計,就只是他在倫敦和歐洲等地確實有很多項目,而當中建又確實挺有話題性,所以值得與一家一談。

今日介紹的是位於柏林市中心的德國國會大樓 —R eichstag, 原在 1884 人年興建,但在二次大戰時受到嚴重的破壞。現在的版本在 1894 年翻新了整座大樓,並且加建了新的議事廳並在頂層加建了可讓旅客使用的瞭望台,好讓旅客可以從高處盡覽柏林的景色。
Norman Foster 貫切了他的風格,務求在每個城市都有他的地標性建築,今一次亦不例外。如果是一般的建築師會盡量避免在主體建築上去建設任何大型附件,務求能原汁原先味地去保留這歐方式的古建築。
今一次F oster 在屋頂加設了一個很大的玻璃屋頂,內裡還包含了兩條螺旋的斜坡,好讓旅客可以緩緩地步行至頂層並且可以360 度來欣賞柏林的景色,確實又別有一番風味。
如果大家認為這是一個的密封的玻璃蓋的話,就大錯特錯。這個玻璃頂不單不是密封的,而且是頗為開放的。玻璃蓋的低部和頂部都是開放的,所以空氣可以自由流動,某程度上可以算是 stacking effect (煙筒效應)。
如果你認為室內的議會廳是沒有陽光的話,你就大錯特錯了。因為在整個瞭望塔的中心其實是一個大型的天窗,讓陽光通過瞭望塔直通至議會廳,為了進一步加強陽光的效果, foster 更把中心部份設計至成大型玻璃塔,書量把陽光從室外反射至室內。

如果從功能的角度來看這個玻璃瞭望塔,這又確是一個相當重要的部份,因果整個設計理念是讓旅客可以360 度來遠觀柏林的景色,而的室內的議會廳院又確實可以享用更高的樓底和自然光。不過,若從立確面方面出發,為何一個中軸對稱的古建築會需要一個圓拱形的玻璃蓋,更什的是這部份完全破壞了原有的黃金比例和體量關係。有些人批評 foster 為了要建立自己的標記,而把一座黃金比例的大廈而改成非黃金比例的大廈,失去了其原有的精神。

另外,若要達到觀景台和大型天窗的話,就確實不需要一座如此巨型的玻璃蛋,因為此大廈有20 多米高,所以如果觀景塔只是數米高的話,街上的行人可能看不到,就算要看到數米的新加以建築都需要從遠處望見,因此對原有的立面影響甚微。不過, Foster 始終是 Foster ,他都必定會在他到訪過的城市處留下築跡,所以才出現這樣的效果。

再者, Foster 一直善用自身熟悉工程的強項來增加其設計賣點,例如:這大廈的能源效益是相當高的,在冬天時,室內的空調系統和暖水系統會經過地底下的吸熱線,讓水和空氣會預先因地熱能而加熱,所以可以減少暖氣和暖水在能源上的開支。在夏天,由於地底的溫度會比室內低,所以當空氣經過地底的散熱管時,便可以預先把室內的熱量帶至室外,讓室內的溫度降低後才被空調系統冷凍,從而減少能源上的開支,而其他的太陽能板和空調轉換裝置就都當然有提供。另外,這大廈是配置了生化能發電機,這大廈是使用一些生物油渣來發電,發電出來的廢氣是經過特別的氧化後才排出,所以所產生的污染是相當低。

講回建築設計,雖然有人批評Foster 這個新加的設計很多餘,但他又確實連貫切他的風格,在細部上的設計是一絲不苟,他們可以建造一個大比例的模型來研究陽光進入室內的情況,這個模型更是大至可以始讓整個人都能進入,讓foster 本人可親自進入模型內研究陽光的情況,他設計時所動用的資源是一般若建築師樓所不能負擔,可謂超班的水平。

講到底這新加的玻璃蛋是多餘還是必須的,美化還是醜化呢?就確實是視乎大家的觀點是在乎實用還是美學了,小弟都認為若論體量關係來說,這個玻璃蛋確實誇張了一點,把整座大廈的焦點都放在屋頂之上,失去了原有主立面以主入口的4 條柱子作為重點的元素。雖然從玻璃蛋的底部緩緩地步行至頂層是相當舒服,但其實玻璃蛋的外型又確實可以考慮比較小的型狀,讓建築立面的主一次關係得到一些調節。

相薄: https://www.facebook.com/snhui2000/media_set?set=a.10150353274815375.594117.845400374&type=3

官方網頁: http://www.bundestag.de/htdocs_e/artandhistory/architecture/index.jsp




多余与不多余的建筑- Reichstag

4Z3uWm6mGfLAIF7RhVuDeg aOwijbbaqWgScQXneLrwQw cyAtdc.hmla5J1DpJaAAXg  MD5tqG2sZIA8qvvE4ijhXg Oz7QQEa6lpx.gaRlHofqXA SYg2POHgiaingLHSW1SEkgPQxjNbF0Vyrf_DJaQu3vxA

huvyLo_Zu6fPAC5JszCqyg z4CziBnGbzMq3Yil3V1Wgw Zmvil.jBp3yBqIfTRU8Qcw

今日不如和大家旅讨论另一座在德国柏林的建筑,这亦是英国建筑大师 Norman Foster 的建筑,虽然我曾经多一次介绍 Fostrer 的设计,但我其实不是特别钟爱他的设计,就只是他在伦敦和欧洲等地确实有很多项目,而当中建又确实挺有话题性,所以值得与一家一谈。

今日介绍的是位于柏林市中心的德国国会大楼 —R eichstag, 原在 1884 人年兴建,但在二次大战时受到严重的破坏。 现在的版本在 1894 年翻新了整座大楼,并且加建了新的议事厅并在顶层加建了可让旅客使用的瞭望台,好让旅客可以从高处尽览柏林的景色。

Norman Foster 贯切了他的风格,务求在每个城市都有他的地标性建筑,今一次亦不例外。 如果是一般的建筑师会尽量避免在主体建筑上去建设任何大型附件,务求能原汁原先味地去保留这欧方式的古建筑。

今一次 oster 在屋顶加设了一个很大的玻璃屋顶,内里还包含了两条螺旋的斜坡,好让旅客可以缓缓地步行至顶层并且可以 360 度来欣赏柏林的景色,确实又别有一番风味。

如果大家认为这是一个的密封的玻璃盖的话,就大错特错。 这个玻璃顶不单不是密封的,而且是颇为开放的。 玻璃盖的低部和顶部都是开放的,所以空气可以自由流动,某程度上可以算是 stacking effect (烟筒效应)。

如果你认为室内的议会厅是没有阳光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在整个了望塔的中心其实是一个大型的天窗,让阳光通过了望塔直通至议会厅,为了进一步加强阳光的效果, foster 更把中心部份设计至成大型玻璃塔,书量把阳光从室外反射至室内。

如果从功能的角度来看这个玻璃了望塔,这又确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部份,因果整个设计理念是让旅客可以 360 度来远观柏林的景色,而的室内的议会厅院又确实可以享用更高的楼底和自然光。 不过,若从立确面方面出发,为何一个中轴对称的古建筑会需要一个圆拱形的玻璃盖,更什的是这部份完全破坏了原有的黄金比例和体量关系。 有些人批评 foster 为了要建立自己的标记,而把一座黄金比例的大厦而改成非黄金比例的大厦,失去了其原有的精神。

另外,若要达到观景台和大型天窗的话,就确实不需要一座如此巨型的玻璃蛋,因为此大厦有 20 多米高,所以如果观景塔只是数米高的话,街上的行人可能看不到,就算要看到数米的新加以建筑都需要从远处望见,因此对原有的立面影响甚微。 不过, Foster 始终是 Foster ,他都必定会在他到访过的城市处留下筑迹,所以才出现这样的效果。

再者, Foster 一直善用自身熟悉工程的强项来增加其设计卖点,例如:这大厦的能源效益是相当高的,在冬天时,室内的空调系统和暖水系统会经过地底下的吸热线,让水和空气会预先因地热能而加热,所以可以减少暖气和暖水在能源上的开支。 在夏天,由于地底的温度会比室内低,所以当空气经过地底的散热管时,便可以预先把室内的热量带至室外,让室内的温度降低后才被空调系统冷冻,从而减少能源上的开支,而其他的太阳能板和空调转换装置就都当然有提供。 另外,这大厦是配置了生化能发电机,这大厦是使用一些生物油渣来发电,发电出来的废气是经过特别的氧化后才排出,所以所产生的污染是相当低。

讲回建筑设计,虽然有人批评 Foster 这个新加的设计很多余,但他又确实连贯切他的风格,在细部上的设计是一丝不苟,他们可以建造一个大比例的模型来研究阳光进入室内的情况,这个模型更是大至可以始让整个人都能进入,让 foster 本人可亲自进入模型内研究阳光的情况,他设计时所动用的资源是一般若建筑师楼所不能负担,可谓超班的水平。

讲到底这新加的玻璃蛋是多余还是必须的,美化还是丑化呢? 就确实是视乎大家的观点是在乎实用还是美学了,小弟都认为若论体量关系来说,这个玻璃蛋确实夸张了一点,把整座大厦的焦点都放在屋顶之上,失去了原有主立面以主入口的4 条柱子作为重点的元素。 虽然从玻璃蛋的底部缓缓地步行至顶层是相当舒服,但其实玻璃蛋的外型又确实可以考虑比较小的型状,让建筑立面的主一次关系得到一些调节。

相薄: https://www.facebook.com/snhui2000/media_set?set=a.10150353274815375.594117.845400374&type=3

官方网页: http://www.bundestag.de/htdocs_e/artandhistory/architecture/index.jsp




改变了一个民族的一道墙—柏林围墙

6fkKMt6J7QqbQn7_jYVOjw2SlXUHjn.GaluCv1VxaEOg

DmvRWDNmizDtq7wlDo8gwg GokH1D0sJAfsRMzh28LHBA WnZvaN0zuuIY4ibq39YmnQ XnU9LEGGAhDXz0.teFg5ag

 

今日终于可以写到这一篇文章,其实一直以来都有这个计划,但是在阴差阳错之下,所以才停了下来。

几乎每一座建筑物都有墙,但是不是每一道墙可以改变一个民族的命运,而柏林围墙就有这个影响力。在二次大战结束,纳粹倒台后,德国被一分为二,东德则交由苏联管理,西德则交由英美为首的西方国家来管理,因此一方实行共产主义,另一方则实行资本主义。由于两方的制度不同,经济情况亦不同,再加上东德一方实行铁腕管治,令到很多年青人特别是专业人仕都离开了东德往西德发展。

根据东德在1960 年的统计,东德的工作人口由二战前的 70.5% 降至 61% ,特别是工程师、技术人员、医生、教师、律师和其他高技术工人。因此东德在人力资源上的损失达至 $7-9 亿美元,当年的东 德领袖 Walter Ulbricht  指出西德欠他们 $17 亿美元。

为了阻档人力资源上的损失,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建立一道屏障,而这道屏障就是柏林围墙。不过,单是一道围墙是没有任何的阻档力,所以在一般情况下是双层的围墙,而两道墙之间更是有不同的障碍物和116 个警岗,以防止人民逃出东德。在柏林市内,东、西德共有 个关卡,除有许可证者是不能穿过边界,因此在历史上片段上都不时有东德平民假扮军人或官员试图逃离东德,不过自然亦有不少的平民是死在军警的乱枪扫射之下。

1961   13 日,全长 156 公里的柏林围墙便分四个阶段开始兴建了,而当中的 43 公里便是设在柏林境内。由于这道围墙是兴建在东德境内,所以无论西方国家、甚至西德本身都没有权利反对这个项目。

第一阶段的围墙只是铁 丝网 (1961)、第二阶段是强硬的铁丝网(1962–1965)、第三阶段才是混凝土(1965–1975)、最后才是现存最多挡土墙形式的混凝土墙(1975 -89) —专有名称为Stützwandelement UL 12.11 。每一块的 Stützwandelemen tUL 12.11 1.2m(W) x 3.6m(H) ,重2750kg ,而且一边的围墙是有曲形的支撑,因此一般人和汽车都不能冲过这道墙。另外,墙的顶部成圆形,这更难使人爬上墙上,就算你可以爬上墙上,但当你从 3.6m 跳下来时,但会很容易受伤。更可怕的是,一般的士兵是只会射伤逃犯,然后让他们慢慢失血而死,相当可怕,因此这么多年来约只有 5000 人能成功逃离东德。

柏林围墙虽然表面上能阻碍劳动人口的流失,但是实际人是严重地影响了东德的发展。首先,所谓的东西柏林其实只是一个路口的分隔,因为在二战前柏林本是一个单一的城市,而且互相关联。因此,当围墙兴建之后,便直接地阻碍了柏林市内外的陆上交通,更直接做成大量的家庭分隔,亦由于大量人口不能到西德或邻近的边境处打工,所以亦直接地做成大量的失业。

东德政府原以为只要兴建了这道围墙便可以令国家富强起来,但是多年来耗资了US$3,638,000 的项目,到最后只是进一步使国家贫穷起来。因为西德的人是可以往东德旅行,但是需要签证,不过德国马克 东德马克是 1:1( 相当高的汇率 ,而且东德马克是严禁带离东德,这就更进一步削弱了东德赚取外汇的机会。

在长期贫穷和市民的不满之下,东德政府终于要重新开放国家,在1989  11 月开始拆下围墙,亦开展了东西德合并的谈判,亦代表一个时代的终结,而东西德人民可以在同年的 12 月自由出入。

现存的柏林围墙确实仍不少,一般充满涂鸦的一边便是西德的一边,而比较大规模保护的遗址则在地铁站— Geisterbahnhöfe 。因为该处是设有警岗,而博物馆是设有高层的观景塔,可一览一边的景色。

下会将会是一个被誉为最猛鬼的地铁站。

Facebook 相薄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150271060800375.516366.845400374&type=1




被譽為最猛鬼的地鐵站—Nordbahnhof地鐵站

9JFbj01LmTcBl6NteWOgAg 80uoaJ4Q0mmMf64U8oX2cg cBl4g4kvl5.pzwEbylF88g geIGmjAb5fHnxHvesJrCTQ JTtNZtinGajMpYQFNkAsZA sFcUescfVutpQGOZOQoiAg tGgmpGy7gkiwcJQQD8SX7A u6Kn8H9PzSrHjiNWbDdtJg xuT2E7v44vw5i7.AKQaRHg

繼上會,今日想繼續為大家介紹德國柏林的一個很特別的景點。在一般情況下,世界上大部份的地鐵站都是人來人往的,而且人氣十分興隆。但是,在德國柏林就出現數個特別的例子,而且是特別猛鬼的例子。
當東德決定完全與西德脫離,並在他們交界之間成立一道柏林圍牆時,他們為了完全阻止東德人從任何一個途徑逃離東德。因此他們連地鐵站的路軌都封了起來,以防止東德人從地鐵的隧道逃至西德,不過這樣便變相斷開了柏林市內地鐵的路線。由於列車不能進入東柏林的範圍,這樣柏林市內S-Bahn或U- Bahn的地鐵線便唯有在西柏林處停止。因此,在東、西柏林交界的地鐵站便長期變成空無一人的地鐵站,而且更是長期沒有陽光,當中以Friedrichstraße地鐵站、Nordbahnhof地鐵站是最為有名。
不過,若論到陰森恐怖就以Nordbahnhof地鐵站是為首位,因為這地鐵站是位於柏林比較中央的位置,而且亦屬比較大型的車站並附以公共汽車站作連接。而原來柏林市內的S-Bahn路線是從北柏林通過Nordbahnhof地鐵站才能到達南柏林,換句話說S-Bahn路線是從北部西德的車站通過東德的Nordbahnhof地鐵站才能到達南部西德的車站。所以在柏林圍牆成立後,為了使S-Bahn路線能繼續貫南北部份的西德車站,Nordbahnhof地鐵站的路軌不能封閉,只能完全地封閉出入口,而列車當經過東德地域時便只會不停站地行駛。
乘客每當經過Nordbahnhof地鐵站時,便會經過一個完全沒有人,完全沒有陽光、只有微弱燈光的鬼車站,氣氛十分恐怖,再加上Nordbahnhof地鐵站的地面便是柏林圍牆的警崗範圍,因此每年都有不少人死在這交界之上,亦進一步令這塊土地變得更重陰氣,而德國人都稱呼這些車站為Geisterbahnhöfe,即是德語中的「鬼車站」。
這些鬼車站在1990年柏林圍牆倒下來時便重新開啟,不過內部還保留了1961年的內部裝修,活生生地保留了這段歷史,就讓這個車站永遠成為柏林市內的活用博物館,從生活中教育下一代這段可悲的歷史。
如果當大家到柏林一遊時,Nordbahnhof地鐵站是絕對值得大家到此一遊,因為這地鐵在白天時都絕對可以令你感到毛骨聳然的感覺,這是我親身的經歷。

 




被誉为最猛鬼的地铁站—Nordbahnhof地铁站

9JFbj01LmTcBl6NteWOgAg 80uoaJ4Q0mmMf64U8oX2cg cBl4g4kvl5.pzwEbylF88g geIGmjAb5fHnxHvesJrCTQ JTtNZtinGajMpYQFNkAsZA sFcUescfVutpQGOZOQoiAg tGgmpGy7gkiwcJQQD8SX7A u6Kn8H9PzSrHjiNWbDdtJg xuT2E7v44vw5i7.AKQaRHg

 

继上会,今日想继续为大家介绍德国柏林的一个很特别的景点。在一般情况下,世界上大部份的地铁站都是人来人往的,而且人气十分兴隆。但是,在德国柏林就出现数个特别的例子,而且是特别猛鬼的例子。
当东德决定完全与西德脱离,并在他们交界之间成立一道柏林围墙时,他们为了完全阻止东德人从任何一个途径逃离东德。因此他们连地铁站的路轨都封了起来,以防止东德人从地铁的隧道逃至西德,不过这样便变相断开了柏林市内地铁的路线。由于列车不能进入东柏林的范围,这样柏林市内S-BahnU- Bahn的地铁线便唯有在西柏林处停止。因此,在东、西柏林交界的地铁站便长期变成空无一人的地铁站,而且更是长期没有阳光,当中以Friedrichstraße地铁站、Nordbahnhof地铁站是最为有名。


不过,若论到阴森恐怖就以Nordbahnhof地铁站是为首位,因为这地铁站是位于柏林比较中央的位置,而且亦属比较大型的车站并附以公共汽车站作连接。而原来柏林市内的S-Bahn路线是从北柏林通过Nordbahnhof地铁站才能到达南柏林,换句话说S-Bahn路线是从北部西德的车站通过东德的Nordbahnhof地铁站才能到达南部西德的车站。所以在柏林围墙成立后,为了使S-Bahn路线能继续贯南北部份的西德车站,Nordbahnhof地铁站的路轨不能封闭,只能完全地封闭出入口,而列车当经过东德地域时便只会不停站地行驶。
乘客每当经过Nordbahnhof地铁站时,便会经过一个完全没有人,完全没有阳光、只有微弱灯光的鬼车站,气氛十分恐怖,再加上Nordbahnhof地铁站的地面便是柏林围墙的警岗范围,因此每年都有不少人死在这交界之上,亦进一步令这块土地变得更重阴气,而德国人都称呼这些车站为Geisterbahnhöfe,即是德语中的「鬼车站」。


这些鬼车站在1990年柏林围墙倒下来时便重新开启,不过内部还保留了1961年的内部装修,活生生地保留了这段历史,就让这个车站永远成为柏林市内的活用博物馆,从生活中教育下一代这段可悲的历史。
如果当大家到柏林一游时,Nordbahnhof地铁站是绝对值得大家到此一游,因为这地铁在白天时都绝对可以令你感到毛骨耸然的感觉,这是我亲身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