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曼切斯特

像堡垒一样的博物馆—Imperial war museum North

7SiL2gF20_4jzJ0d3ymbOw  _sMsmXgSawKemcGgW8_CWQ2j3WMeWJWJxE4juOn_R4oA   Si4Kjfu3sF2.F8uOHmiYgQ ukpvXtUVXhXQCu.e4x9fgg UubDXYgHf.GWaOo4BjKoBg eHbkFRRx4ykpn2q38rGYlwXfMu5Fr9AsQaWMPBykEvfg

之前有网友说他将会到英国的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处留学,希望我介绍一下Manchester的建筑。 今日便为大家带来Daniel Libeskind 设计的Imperial war museum,这是英国第三座的Imperial war museum,Manchester这一座是最新的一座,于2002年开幕的,亦是最细规模的一座。

这博物馆的地点是在Salford Quay,类近曼联足球队的主场—Old Trafford stadium(奥脱福球场) ,这处原址为曼切斯特市内的工业重镇,在1940年Manchester Blitz 的一场战役中被纳粹德军严重轰炸,在多年之后便陆续发展成高尚住宅区,亦因曼联主场的带动亦发展成旅游区,而政府亦决定在这处选址兴建帝国战争博物馆。

至于Danile libeskind绝对是奉行解构主义的设计风格,出名是好看不好用,三尖八角,东一块西一块。 不过,相比他在加拿大设计的Royal ontario museum来说,这座

Imperial war museum相对而言是收敛了一点,而且实用程度亦高了一点。

他的设计理念是很难理解,在博物馆的入口有解释他设计的文字和图象,他的意念是启发自地球有不同的版块,战争将不同的领略重新整合,而他亦把不同的版块重新整合,便形成这个博物馆。 坦白说,我花了一些时间都明白地球版块和这博物馆的关系,亦不明白他组合的方式和地球的关系,总之我清楚明白他的一句说话:「I  just want to make this building be interesting . (我只希望把这建筑变得有趣。)」

可能因为这样,这座博物馆的规划可谓没有什么纙辑可言,博物馆的入口设在博物馆的黑暗一角,而且极度细小,只是一道双扇门的空间,根本不能够应付每年40万以上的人流空间。 进入之后,便是一个完全没用的空间,跟着便看到右边的一个纪念品商铺和洗手间,旅客需要经楼梯步行至首层的展览空间。 在一楼的展览空间则接近完全没有规划,没有预定的参观路线,空间分序,规划有如百货店一样,让旅客随意转动不同的空间。

这样对博物馆而言,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博物馆便接近不能在人流上作出控制。一般大型的博物馆可能会在展馆的出入口上作出调节,令人流路线尽量控制在单循环之内,又或者可以在展品的位置上作出调整,多数是将一级的展品设在预定的区域,无形中制造出预定的人流路线。

在Imperial war museum这例子来说,无论在出入口和展品调控上都失去了这个功能,不过由于这博物馆规模不大,所以混乱情况不算严重。

除了人流路线上,博物馆的外形亦引来不少评击,Danile libeskind可以说是完全漠视建筑物与环境之间的关系,这博物馆是位于曼切斯特市内最美丽的河畔,但整座建筑物接近完全看不到河畔的景色。 弯弯曲曲的外型虽然特别,不过外壳的钛金属因为弯曲度的不同,全部都需要订造,而且在施工上亦经常出错,最严重的是重金属的外壳令人感到是一座堡垒,冷冰冰一样的感觉。

官方网页:http://www.manchester2002-uk.com/museums/museums2a.html




像堡壘一樣的博物館—Imperial war museum North

7SiL2gF20_4jzJ0d3ymbOw_sMsmXgSawKemcGgW8_CWQ  2j3WMeWJWJxE4juOn_R4oA   Si4Kjfu3sF2.F8uOHmiYgQ ukpvXtUVXhXQCu.e4x9fgg UubDXYgHf.GWaOo4BjKoBg eHbkFRRx4ykpn2q38rGYlwXfMu5Fr9AsQaWMPBykEvfg

之前有網友說他將會到英國的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處留學,希望我介紹一下Manchester的建築。今日便為大家帶來Daniel Libeskind 設計的Imperial war museum,這是英國第三座的Imperial war museum,Manchester這一座是最新的一座,於2002年開幕的,亦是最細規模的一座。

這博物館的地點是在Salford Quay,類近曼聯足球隊的主場—Old Trafford stadium(奧脫福球場) ,這處原址為曼切斯特市內的工業重鎮,在1940年Manchester Blitz 的一場戰役中被納粹德軍嚴重轟炸,在多年之後便陸續發展成高尚住宅區,亦因曼聯主場的帶動亦發展成旅遊區,而政府亦決定在這處選址興建帝國戰爭博物館。

至於Danile libeskind絕對是奉行解構主義的設計風格,出名是好看不好用,三尖八角,東一塊西一塊。不過,相比他在加拿大設計的Royal ontario museum來說,這座

Imperial war museum相對而言是收斂了一點,而且實用程度亦高了一點。

他的設計理念是很難理解,在博物館的入口有解釋他設計的文字和圖像,他的意念是啟發自地球有不同的版塊,戰爭將不同的領略重新整合,而他亦把不同的版塊重新整合,便形成這個博物館。坦白說,我花了一些時間都明白地球版塊和這博物館的關係,亦不明白他組合的方式和地球的關係,總之我清楚明白他的一句說話:「I just want to make this building be interesting . (我只希望把這建築變得有趣。)」

可能因為這樣,這座博物館的規劃可謂沒有什麼纙輯可言,博物館的入口設在博物館的黑暗一角,而且極度細小,只是一道雙扇門的空間,根本不能夠應付每年40萬以上的人流空間。進入之後,便是一個完全沒用的空間,跟著便看到右邊的一個紀念品商舖和洗手間,旅客需要經樓梯步行至首層的展覽空間。在一樓的展覽空間則接近完全沒有規劃,沒有預定的參觀路線,空間分序,規劃有如百貨店一樣,讓旅客隨意轉動不同的空間。

這樣對博物館而言,未必是一件好事,因為博物館便接近不能在人流上作出控制。一般大型的博物館可能會在展館的出入口上作出調節,令人流路線盡量控制在單循環之內,又或者可以在展品的位置上作出調整,多數是將一級的展品設在預定的區域,無形中製造出預定的人流路線。

在Imperial war museum這例子來說,無論在出入口和展品調控上都失去了這個功能,不過由於這博物館規模不大,所以混亂情況不算嚴重。

除了人流路線上,博物館的外形亦引來不少評擊,Danile libeskind可以說是完全漠視建築物與環境之間的關係,這博物館是位於曼切斯特市內最美麗的河畔,但整座建築物接近完全看不到河畔的景色。彎彎曲曲的外型雖然特別,不過外殼的鈦金屬因為彎曲度的不同,全部都需要訂造,而且在施工上亦經常出錯,最嚴重的是重金屬的外殼令人感到是一座堡壘,冷冰冰一樣的感覺。




色彩繽紛的劇院—The Lowry

1fWs3IphPDSQ4xzHcyGI.w  bNVU7NDgJUOpkedwc7gEow bHWqyuxxm4eUgSpYJKOC0QdJiiXSTmAAUyXT_QIAUPWA PWRoBMPS6G3OqdRV4BCBrQqHXgix9NopUEzM07nUo0og

今日繼續為大家介紹另一座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的建築,這座劇院是位於上一次介紹的Imperial war museum的對面,亦即是與曼聯主場只有一河之隔,都是Slaford 區域內的地標建築之一,每年都被用作當地著名節目X-factor和British got talent的面試場地。
這座劇院是由Michael Wilford在1997年設計,設計風格與Imperial war Museum的風格很相似,同樣都是選擇現代化、金屬化的手法,外牆都是採用鈦金屬,從河旁遠處看來都看似是同一系列的建築,都算是解構主意的產物。
不過,這劇院佈局就相比Imperial war museum來說就相當有系統,劇院的主入口是類近一個商場的出口,而主入口就設計成像船一樣,相當強烈。當進入之後便自然是大堂,然後觀眾可分左、右兩邊的行人通道至進入大劇院的低座或經樓梯至大劇院的高座。再沿左、右兩邊的行人通道步行便會到達小劇院和實驗劇場的入口,在行人通道的盡頭是餐廳,這餐廳和行人通道都是可看到河岸兩旁的景色,整個佈局是相當之有秩序。
這劇院最大的特色亦可能是最大的缺點就是顏色上的處理,這劇院內部分為3個大區域—紫色、綠色和紅色,紫色代表是大劇院的空間,綠色代表是中型劇場,紅色代表是實驗性劇場,通往上層的樓梯為燈色,可謂相當繽紛奪目。理論上,由於各功能區的顏色是清晰可見,不同劇場的觀眾可以清晰地進入不同的劇場,但是由於顏色太過繽紛奪目,便引來守舊的建築派的狠評,其中一位便是我的大學教授,認為這是不倫不類之作。
他們認為大紅、大綠等顏色都是只會用在警告的標語或廣告標語之上,一點的強烈顏色便能突出顏色的效應,容易讓人注意到標語上的重要訊息,因此絕不可以用在建築物的主題之上,因為過多的強烈顏色就只會使其變得混亂反而更不清晰。
最嚴重的是,劇院主要是在晚上演出的,而劇院的外牆會射出不同的燈光,黃、藍、紫色的燈光都有,這樣便令整個劇院的色調變得更為複雜,無論室外、室內都是充滿了多種奪目的顏色,超級耀眼。
在現實的層面來說,在不同的功能區塗上不同的顏色亦未嘗不可,但是過多的奪目顏色確實使人混亂,未能清晰地指出各劇院主入口的位置所在,據我所知到場的觀眾都需要小心留意才知道入口的位置。我個人認為如果各功能區的主要色調較為平淡,而入口為強烈的顏色的話,反而可以發揮顏色的功效。
官方网页: http://www.thelowry.com/about-the-lowry/




色彩缤纷的剧院—The Lowry

1fWs3IphPDSQ4xzHcyGI.w  bNVU7NDgJUOpkedwc7gEow bHWqyuxxm4eUgSpYJKOC0QdJiiXSTmAAUyXT_QIAUPWA PWRoBMPS6G3OqdRV4BCBrQqHXgix9NopUEzM07nUo0og

今日继续为大家介绍另一座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的建筑,这座剧院是位于上一次介绍的Imperial war museum的对面,亦即是与曼联主场只有一河之隔,都是Slaford 区域内的地标建筑之一,每年都被用作当地著名节目X-factor和British got talent的面试场地。

这座剧院是由Michael Wilford在1997年设计,设计风格与Imperial war Museum的风格很相似,同样都是选择现代化、金属化的手法,外墙都是采用钛金属,从河旁远处看来都看似是同一系列的建筑,都算是解构主意的产物。

不过,这剧院布局就相比Imperial war museum来说就相当有系统,剧院的主入口是类近一个商场的出口,而主入口就设计成像船一样,相当强烈。 当进入之后便自然是大堂,然后观众可分左、右两边的行人通道至进入大剧院的低座或经楼梯至大剧院的高座。 再沿左、右两边的行人通道步行便会到达小剧院和实验剧场的入口,在行人通道的尽头是餐厅,这餐厅和行人通道都是可看到河岸两旁的景色,整个布局是相当之有秩序。

这剧院最大的特色亦可能是最大的缺点就是颜色上的处理,这剧院内部分为3个大区域—紫色、绿色和红色,紫色代表是大剧院的空间,绿色代表是中型剧场,红色代表是实验性剧场,通往上层的楼梯为灯色,可谓相当缤纷夺目。 理论上,由于各功能区的颜色是清晰可见,不同剧场的观众可以清晰地进入不同的剧场,但是由于颜色太过缤纷夺目,便引来守旧的建筑派的狠评,其中一位便是我的大学教授,认为这是不伦不类之作。

他们认为大红、大绿等颜色都是只会用在警告的标语或广告标语之上,一点的强烈颜色便能突出颜色的效应,容易让人注意到标语上的重要讯息,因此绝不可以用在建筑物的主题之上,因为过多的强烈颜色就只会使其变得混乱反而更不清晰。

最严重的是,剧院主要是在晚上演出的,而剧院的外墙会射出不同的灯光,黄、蓝、紫色的灯光都有,这样便令整个剧院的色调变得更为复杂,无论室外、室内都是充满了多种夺目的颜色,超级耀眼。

在现实的层面来说,在不同的功能区涂上不同的颜色亦未尝不可,但是过多的夺目颜色确实使人混乱,未能清晰地指出各剧院主入口的位置所在,据我所知到场的观众都需要小心留意才知道入口的位置。 我个人认为如果各功能区的主要色调较为平淡,而入口为强烈的颜色的话,反而可以发挥颜色的功效。

官方网页: http://www.thelowry.com/about-the-lowry/




奥运金牌摇篮—曼切斯特国立自行车馆

7F_BhxJa3uTo16xYnsDOfg bf.RHgkXvbyBdV0gteCp6w JxdyZiA2JTwO8a2Lpt7m7w zVFmLG1zdeaJjnDhU1KXxw 6ByVNfZk0w5vpXCNEsKNYQ

 

今回再一次为大家介绍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的建筑,亦可以说是在整个曼切斯特市内最重要的建筑物之一,因为这座建筑物为整个城市和全国英国带来8面的奥运金牌、6名世界冠军和4次破世界纪录的佳绩,在数年间将英国最强的运动由划艇和足球变为自行车 ,地位立时提升了不少。

在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最知名的建筑就自然是曼联主场—奥脱福球场(Old Trafford stadium),其次便是曼城球会主场— Eastlands球场,之后便算是Imperial war museum和这座单车馆。

这座单车馆和曼城球会主场一样,原是2002英联邦运动会的场地,曼城球会主场在当年是主场馆,运动会之后便变为球会主场,而这座自行车馆在运动会结束后便改为国家队的训练场地和世界赛的举行场地,在市内其他英联邦运动会的场地都有类同的安排,所以2002年Manchester的英联邦运动会一直是历史以来最好的运动会。

由于自行车队有永久的训练基地,而且场地的设施全部都达至世界一级的水平,所以英国的自行车队便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资金方面则多数是来自国立彩票基金,因此运动员可以全职训练,并且可以得到足够的器械、技术和心理的训练,因此全国精英的单车手都集中在曼切斯特市一起训练,当中无论是场地单车、公路单车、BMX单车都以曼切斯特为家。

另外,国家队得到英国自行车厂—Dolan bike的帮助,专门为国家队员度身订造比赛自行车,自行车厂亦派出技术人员到现场收集数据,务求借助科技来提升运动员的表现,因此每部战车都价值10,000英磅(约$120,000港元) 

由于国家队无论在人力、财力和技术层面上都得到全方面的支援,成绩就自然大幅进步,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中勇夺8金4银2铜共14面奖牌,占英国总奥运奖牌的三分一,成为英国最强的奥运项目。

小弟亦有幸曾参观这个冠军摇篮的场地,当年是2008年的3月尾,当时正值举行每年一度的世界赛,而这亦是北京奥运之前最后一次计分赛,所以全部车手都尽力珍惜这次来争取奥运入场券,当中包括著名香港车手黄金宝,而他亦在2007年在这里首次赢得世界冠军的殊荣。

9XGZCnEBSvIorSO5ag.FJQ

IpU0c7OIY2QcoBI_MH0F7A

至于有朋友问到为何自行车场的跑道是向内弯的,因为当一个物体以圆形路径前进时,便会形成圆周运动(Circular motion) ,圆周运动以向心力提供运动物体所须的加速度,因此如果当跑道向内弯时,车手便可以借助自身的重量来增强向心力,进而提升加速度。

因为向心力的关系,所以自行车场的弯道上的斜度是相比直路差很远,因为转弯度需求的向心力不同,所以一般的直路的向内的斜度为16度,但是弯道上的斜度则是43-45度,有些新式的场馆更是达至50度,务求方便车手以更高的速度来过弯。 以同样的道理便可以解释,为何这些久经训练的一级车手会在世界赛中每缘无故地跌倒,特别是就算以低车速进行时都会发生意外呢? 因为当车手突然转换行车线,或短距离之内突然攀升至高斜坡时,由于内弯角度不对或速度不够,导致向心力不足因而跌倒。

因此,赛会只容许车手是从外线过头,不容许在内线超车,因为当高车速时,自行车会偏向由内线移向外线,务求以有更大的圆周来完成圆周运动,所以从内线过头会很容易导致内线车手会碰到外线车手而发生意外。

始终讲一句,场地自行车比赛是一个相当危险但又非常紧张的运动,因为一个圈的圆周只是250m,场地一点也不大,所以前端和后端的车手的距离不大,就算相差分远前前端的车手都只会是超越落后的选手一圈或以上,所以落后的车手都会有机会重回主车群。而观众可以近距离观看20名车手可以在70-80km/hr的高速在你面前过弯,而且互相超车,特别是进行计分赛(Point race) 和麦迪舜赛(Madison race)时就更加紧张,因为超车的次数、突围、抢分冲线特别多,所以比赛就变得异常紧凑,亦相当危险。

「计分赛(Point race) 多数是120-160圈的比赛,每10个圈便冲线一次,第一名有5分、第二名有3分、第三名有2分、第四名有1分,车手如果超越主车群一个圈便可以得到20分,所以车手会经常突围来抢分冲线。」

「麦迪舜赛(Madison race) 和计分赛类同,比赛多数都是120-160个圈,每10个圈冲分一次,不过是由两名车手以无限次接力方式比赛,车手如果超越主车群便可以得到领先的位置,尽管分数是落后其他选手,所以争胜的方法除了不断抢分之外,便是不断地超越主车群更多的圈数。」

Facebook album: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216402&id=845400374




奧運金牌搖籃—曼切斯特國立自行車館

7F_BhxJa3uTo16xYnsDOfg bf.RHgkXvbyBdV0gteCp6w JxdyZiA2JTwO8a2Lpt7m7w zVFmLG1zdeaJjnDhU1KXxw 6ByVNfZk0w5vpXCNEsKNYQ

 

今回再一次為大家介紹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的建築,亦可以說是在整個曼切斯特市內最重要的建築物之一,因為這座建築物為整個城市和全國英國帶來8面的奧運金牌、6名世界冠軍和4次破世界紀錄的佳績,在數年間將英國最強的運動由划艇和足球變為自行車,地位立時提升了不少。

在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最知名的建築就自然是曼聯主場—奧脫福球場(Old Trafford stadium),其次便是曼城球會主場— Eastlands球場,之後便算是Imperial war museum和這座單車館。

這座單車館和曼城球會主場一樣,原是2002英聯邦運動會的場地,曼城球會主場在當年是主場館,運動會之後便變為球會主場,而這座自行車館在運動會結束後便改為國家隊的訓練場地和世界賽的舉行場地,在市內其他英聯邦運動會的場地都有類同的安排,所以2002年Manchester的英聯邦運動會一直是歷史以來最好的運動會。

由於自行車隊有永久的訓練基地,而且場地的設施全部都達至世界一級的水平,所以英國的自行車隊便得到國家的大力支持,資金方面則多數是來自國立彩票基金,因此運動員可以全職訓練,並且可以得到足夠的器械、技術和心理的訓練,因此全國精英的單車手都集中在曼切斯特市一起訓練,當中無論是場地單車、公路單車、BMX單車都以曼切斯特為家。

另外,國家隊得到英國自行車廠—Dolan bike的幫助,專門為國家隊員度身訂造比賽自行車,自行車廠亦派出技術人員到現場收集數據,務求借助科技來提昇運動員的表現,因此每部戰車都價值10,000英磅(約$120,000港元) 。

由於國家隊無論在人力、財力和技術層面上都得到全方面的支援,成績就自然大幅進步,在2008年的北京奧運中勇奪8金4銀2銅共14面獎牌,佔英國總奧運獎牌的三分一,成為英國最強的奧運項目。

小弟亦有幸曾參觀這個冠軍搖籃的場地,當年是2008年的3月尾,當時正值舉行每年一度的世界賽,而這亦是北京奧運之前最後一次計分賽,所以全部車手都盡力珍惜這次來爭取奧運入場券,當中包括著名香港車手黃金寶,而他亦在2007年在這里首次贏得世界冠軍的殊榮。

9XGZCnEBSvIorSO5ag.FJQ

IpU0c7OIY2QcoBI_MH0F7A

至於有朋友問到為何自行車場的跑道是向內彎的,因為當一個物體以圓形路徑前進時,便會形成圓周運動(Circular motion) ,圓周運動以向心力提供運動物體所須的加速度,因此如果當跑道向內彎時,車手便可以藉助自身的重量來增強向心力,進而提升加速度。

因為向心力的關係,所以自行車場的彎道上的斜度是相比直路差很遠,因為轉彎度需求的向心力不同,所以一般的直路的向內的斜度為16度,但是彎道上的斜度則是43-45度,有些新式的場館更是達至50度,務求方便車手以更高的速度來過彎。以同樣的道理便可以解釋,為何這些久經訓練的一級車手會在世界賽中每緣無故地跌倒,特別是就算以低車速進行時都會發生意外呢? 因為當車手突然轉換行車線,或短距離之內突然攀升至高斜坡時,由於內彎角度不對或速度不夠,導致向心力不足因而跌倒。

因此,賽會只容許車手是從外線過頭,不容許在內線超車,因為當高車速時,自行車會偏向由內線移向外線,務求以有更大的圓周來完成圓周運動,所以從內線過頭會很容易導致內線車手會碰到外線車手而發生意外。

始終講一句,場地自行車比賽是一個相當危險但又非常緊張的運動,因為一個圈的圓周只是250m,場地一點也不大,所以前端和後端的車手的距離不大,就算相差分遠前前端的車手都只會是超越落後的選手一圈或以上,所以落後的車手都會有機會重回主車群。而觀眾可以近距離觀看20名車手可以在70-80km/hr的高速在你面前過彎,而且互相超車,特別是進行計分賽(Point race) 和麥迪舜賽(Madison race)時就更加緊張,因為超車的次數、突圍、搶分衝線特別多,所以比賽就變得異常緊湊,亦相當危險。

「計分賽(Point race) 多數是120-160圈的比賽,每10個圈便衝線一次,第一名有5分、第二名有3分、第三名有2分、第四名有1分,車手如果超越主車群一個圈便可以得到20分,所以車手會經常突圍來搶分衝線。」

「麥迪舜賽(Madison race) 和計分賽類同,比賽多數都是120-160個圈,每10個圈衝分一次,不過是由兩名車手以無限次接力方式比賽,車手如果超越主車群便可以得到領先的位置,儘管分數是落後其他選手,所以爭勝的方法除了不斷搶分之外,便是不斷地超越主車群更多的圈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