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yrysowwopnbs8iddto2q csehwabdtfa5lbwwbjp6raciwz7yuuthrtkftb-mms0q 95u-rsomqvon3ofy9tmsg xwztdgpok42vby8clbsefa  fjcfp7uoaopkc1saz_anbw

深圳大运会已顺利地完成,这亦是中国继奥运、亚运之后,近年来第三件大型运动项目,这个运动会虽然未如奥运、亚运般齐名,叫座力又确实有所不同,但是中国一如以往一样,为了一个大型运动会而大兴土木,又或者可以说是借助大型项目来推动城市的发展,如北京奥运、上海世博和广州亚运一样。

 

当2008 年奥运时,小弟都曾经为大家讨论过大型项目是否确实能推动当地的经济,又或者会因为大型运动会而为当地带来推动体育项目的动力。事隔 3 年现在回望京奥,京奥无论在管理和规划上都是成功的,连一向尖酸刻薄的英国传媒都曾经对京奥表示认同,当然个别细节上确实存有沙石,但是平心而论,北京确实打了一场漂亮的仗。

 

另外,在2006-2008 年中国一直都冀望着京奥会为中国带来大量的商机,无论国家投资的核心项目,还是连带的旅游、商业和销售项目,都会因奥运这个催化剂而急速地膨胀。记起当年的中国确实如视奥运如「活灵丹」一样,无论是大、是小的企业都会因而被活化起来,不过当参考过历届的奥运主办国之后,历史以来亦只有美国的阿特兰大奥运会是取得收支平衡之外,其他的城市都是入不敷支,极多的场馆在比赛后还是长期地被空置,成为「大白象工程」的一员。当年确实有很多人对京奥有类同的说法,但是大家都抱着「中国不同论」来解说,因为大家都认为中国自身的人口极多,自身已经是一个超庞大的客户群,如果每一个中国人都要在鸟巢跑过一圈,相信鸟巢长年24 小时开放都不成。

 

中国多一个半个场馆都没问题,总会有人会用的。事隔多年,鸟巢虽然不是有不同团体在表现和一些大型体育项目,而且亦成为北京的重要地标,但是要做到收支平衡的话,又确实有一些距离。某程度上「中国不同论」,又再一次变成「中国相同论」,大型场馆在盛事过后,确实很难找到一个长期使用的新功能。

 

无疑大型体育活动未必如预期般神化,能为当地城市带来无限的商机。不过,像奥运般的盛事确实令沉睡了多年的巨龙活化起来,坦白说若不是在京奥的推动之下,北京何以在4 年之内兴建一个新机场和新的地铁线呢 ? 北京的旧区又如何地被活化呢 ?市内的市容又怎会在短时间之内被整治呢 ? 同样情况一样发生在上海、广州和深圳一样,大规模的基建往往都是因盛事的关系而诞生的。另外,大型运动会又确实是中国向外推销的好时机,如果不是奥运的关系,世界的传媒又怎会同一时间在报导中国的新闻。

 

若果单纯「向钱看」,大型运动会未必是「生金蛋的鸡」,但若「向前看」这些盛事又确实把当地时代的巨轮推快了很多,是福是祸就留在明日去分晓。

深圳湾体育中心占地面积30.74 公顷,坐落在深圳湾 15 公里海滨休闲带中段、南山后海中心区东北角,毗邻深圳湾和香港,主要建设内容有“ 一场两馆” ,即体育场、体育馆、游泳馆及运动员接待服务中心、体育主题公园及商业运营设施等,总建筑面积达25.6 万平方米,届时将承担足球预赛、乒乓球决赛、游泳等比赛和训练功能。整个工程在2010 年底竣工。

 

深圳湾体育中心通过白色的巨型网架结构将体育、商业等建筑空间进行整合,外形酷似“ 春茧” ,形成了形体完整的建筑综合体,有利于赛前赛后综合利用。在完成第26 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规定的比赛任务以后,该中心将成为南山区全民健身的核心场  所,成为国内外大型体育赛事的重要赛场,深、港、澳博览会展的靓丽平台,逐步发展为辐射珠三角的知名演艺中心。

 

这一个场馆可与北京鸟巢齐名,就确实有它独到之处,而双方独特之处都是在于它的屋顶。鸟巢最精妙之处是在于它的不规则而且纵横交错的屋顶,而春茧的屋顶虽然在结构上是比较有规律,但是在结构上的问题同样是相当复杂。因为春茧整个屋顶就好像一个庞大弯曲的铁丝网,而且最难度就是整个屋顶都没有垂直的结构部件,情况与鸟巢类同。

 

鸟巢的结构虽然同样是可以说是豪无规律,但在它纵横交错的钢结构之中,都是包含了垂直的部件,所以这些部件就自然成为了鸟巢的柱,而这些横向的部件便就是梁,只是这些梁不是水平地连接柱而已,因此如果鸟巢的横向支架愈多,便有如横梁更多,某程度来说是更加稳定。

 

相比之下,春茧结构部件之间的间距是相若的,所以某程度上来说是比较容易来建造,但这亦是最坏的一点,因为整个屋顶都没有一个强而有力的垂直结构部件作为柱,因此春茧在个别的大跨度的部份需要加上Y 型的大钢柱,虽然这会影响观众欣赏比赛,但这部件确实对结构实在是太重要的,所以便不能避免,所以春茧在这方面确实比鸟巢稍逊一筹。

不过,春茧有一点确实是非常特别的,因为一般的场馆是不会与其他的场馆连接在一起,就算鸟巢和水立方在同一时期规划的,但是它都不会连在一起。因为无论在建筑外立面、体量关系、人流疏散、物流管理、消防疏散都有负面的影响,而且亦会令人感到挤迫,亦令整个项目欠缺了一个重点。若果是从人视角度来欣赏这建筑的话,你就更会觉得春茧某程度上像是一个巨型钢金属的屏风。不过,春茧某程度就是因为这项创举令大家都在众多场馆之中留下印象。

运动会已过了,春茧又理行了它的历史任务,至于它会否成为另一个「大白象」工程的成员,就视乎当地政府的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