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教授

中國建築師首先應該改變的是習慣和性格

紐卡素千禧大橋

中國建築師首先應該改變的是習慣和性格

2010-09-27 10:15:24 來源:中華建築報 作者:建築遊人 發表評論
簡介:如果閉門自封、怕挑戰、怕發問、怕追求真相、怕權威,又怎會做出好的學問呢? 創意又怎麼可能被激發呢? 一切的事情都是性格改變命運。

一個網友希望我對中國為何缺少名建築師這個問題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這個問題非常大,也很難說清楚,我只能盡可能地談自己的一些體會。中國在教育、經濟等領域的發展都是近30年才上軌道,但日本只花了30多年便培育出丹下健三這樣的大師出來,而香港大學的建築系已有超過60年曆史了,但為何中國的建築師似乎還未能站在國際頂級舞台上呢? 是中國培養不出優秀的設計人才還是中國人欠缺了創新的天賦呢?

我相信未必全是教育制度的問題,也未必是天賦的問題,很大程度上是性格的問題。中國人在很多方面未必比外國人優秀,但也未必總是會被比下去。不過,我認為有些地方值得大家思考一下,以下都是我的親身經歷,藉這次機會和大家分享一下。

事件一:我在英國讀大學1年級時,剛剛開學1個月左右,大學安排了一些公開講座,邀請不同的學者到大學演講,這些講座都是免費開放給公眾的,任何人都可以參加。當晚的演講者來自倫敦,他是剛剛建成的紐卡素千禧大橋的建築師之一。當他演講完之後,我有一個問題:為何這座橋要設計成彎曲的形式呢?而且是否一定需要旋轉來讓船經過呢?是否有更加合適和快捷的做法?

當時的我因為是新生,很害怕在各師兄師姐和教授面前當眾質疑這位嘉賓,又擔心自己的問題過於幼稚而被大家取笑,最後我沒有提出這些問題,就此了事。但讓我奇怪的是,其他不是我們大學並且不是建築專業的英國觀眾,反而不時地提出不同的問題。他們的這種做法不僅沒有讓演講者感到不快,他反而很樂於接受這些問題,並給予正面的回答,現場的每個人都沒有感覺到演講者有被質疑和挑戰。

事件二:在我大學1年級時,其中一科是園林史,當時教授講到關於獅子林的課程,他在筆記上寫的是杭州的獅子林,但是獅子林其實是在蘇州。那時我早就已經知道筆記有誤,但我沒有當眾指出教授的錯誤,我心想自己知道便算了。不過,另一名英國同學立刻舉手更正了教授的這個錯誤,教授當然感到有一點不好意思,但是馬上對同學的指正表示認同和感謝,因為萬一筆記有誤的話,考試便會根據這份筆記來評分。 1年之後,我在圖書館偶遇另外一名來自香港的學生,當我和他談論以上2件事時,他反問我,為何不向嘉賓提出問題呢?為何不更正教授的錯誤呢?

我當時的回答是,我來英國是讀書的,不是來做英雄的。我做好自己的事,能畢業便成,其他人的事情我管不了。我為何要冒險得罪我的教授和嘉賓呢?萬一得罪了他們,我可能不能畢業。

他的回答讓我茅塞頓開:大學就是一個平台,是追求真理和學問的地方,你只是為了獲得更多的真知而發問,並不是為了挑戰他的權威和麵子,大家都只是就事論事、追求真理。而且,你問問題可能是給演講者表現的機會,為何預先下了判斷呢?再者,更正筆記上的錯誤是讓全體同學受益,甚至下幾屆的同學都可能受益,為何要為了一名教授的面子而犧牲全體同學的利益呢?更何況,你只是幫助他修正錯誤,讓他減少犯錯而已。

事件三:如果是英國紐卡素建築系畢業生,就一定會知道Professor Ivor Richard(萊察教授)的大名,他也是指導我畢業功課的老師,他可以說是我們大學裡最有名氣的建築系教授。他的文章不時在RIBA journal(英國皇家建築師月報)、Architectural journal(建築月報)等權威性建築雜誌出版。不過,他是出名的嚴厲,他罵學生的態度簡直讓人完全不能接受。他教訓學生時經常用無能、愚蠢、浪費時間等詞語,可以說是完全摧毀學生的自信心。在我的大學,我從來未曾聽過一名學生有欣賞他的言語。

在畢業多年後的一個中秋節,我與數名師兄、師姐一同過節。在席上我們討論起這名教授,大家一致認為他是一名出色的教授,他的確能教授同學們很多建築上的知識,沒有他我也不可能寫出這麼多的文章。我師兄更表示他代表了我們大學建築學院的精神,在他身上的確學到很多技術層面的知識,我和我的師兄更慶幸受過他的教誨,但是他的言行的確令人生厭。

在我畢業後1年,他突然離職,因為系主任收到2名女學生的抗議信,認為他的言辭太過分,再加上他一向人緣極差,大部分學生都極度討厭他的為人,於是他被要求離職。

說了這麼多,以上3件事件和建築有什麼關係呢?

在事件一中,作為主人公的我們,當然要對我們的嘉賓以禮相待,但是問問題不等於不尊重他。提出問題不等於質疑,也不等同挑戰他的權威,大家講道理,討論問題,就事論事。相反任何演講者都需要準備好接受別人的挑戰,否則只會如縮頭烏龜一樣,自我感覺良好。

在事件二中,如果當日我的同學不當眾指出教授的錯處,大家不會知道真正的答案,我雖然知道真正的答案,但我自私地隱藏了真相。不過,如果下一次教授同樣犯錯,而我又不知道真正的答案的話,而大家又像我一樣自私自利地隱藏真相,受苦的會是誰呢?

在事件三中,當我在讀大學時,課堂內是相當和諧的,沒有人敢對教授不敬,因為大家都需要畢業。大家都對萊察教授口服心不服,但是都沒有任何實際的行動,可以說是深層次的矛盾。另外我估計萊察教授有一個錯誤的假設,認為教授在學校只是傳授知識而已,而且嚴師出高徒,教授沒有討好學生的必要。但是時代已經改變了,大家的價值觀也不同了。而且所有同學永遠都估計不到,原來改變只是需要2個人的力量,因為大家都是在講道理。

說到底,性格改變命運。萊察教授如果在待人接物上溫和一點,以他的資歷和學識,不僅可以保得住飯碗,而且可以升為系主任,甚至院長,但是他自己的性格毀了自己的一切。

以上的情況,同樣發生在你和我身上,怕得罪別人、只求自己利益、重和諧、怕發問,但同時內心有很多不滿而又不能解決,便造成很多深層次的矛盾。總而言之,如果閉門自封、怕挑戰、怕發問、怕追求真相、怕權威,又怎會做出好的學問呢? 創意又怎麼可能被激發呢? 一切的事情都是性格改變命運,萊察教授如此,你和我也是如此。

 

http://www.newsccn.com/2010-09-27/16652.html




天堂与地狱

qp5K_FrYLBL6jhFqzSefkA

暑假快到了,不少学生都完成考试。有一些建筑系的学生发电邮给我报喜,当然亦有人报忧。当中有人喜出望外,当然有人对教授们的评分很愤恼,这亦属正常,无论你去到那里,遇到什麽人都会出现这个情况。

建筑系的教学流程:

1)      学期初教授向全级同学介绍今年的数个题目,教授亦可能会简介自己的背景
2)      每个教授会带领一个design studio,通常一名教授会带领10-15个学生
3)      学生会随自己的喜好选择自己的studio
4)      教授便会给予学生指引进行设计,而学生需要每星期向教授和同学汇报设计成果。
5)      一个Project多数是一个学期,有时两个学期,有时只是2个月而已。Project的长度便视乎Project的复杂性和要求。除每星期的汇报之外,在设计的过程中亦会有中期汇报(Interim crit),学生的功课多数会在中期汇报时评分。
6)      到Project尾时,便会是最重要的一环,终期报告(Final crit)。由於是相当重要,所以除了校内的老师之外还会邀请其他校外的建筑师或教授来评分。
如果是Final year的话,除了是Final crit之外,更可能会有External examiner 来作多一次评分,甚至建筑师学会会派人评核学生作品。

由於建筑设计的评审标准差别很大,所以External examiner会调整校内老师的分数,亦因此external examiner在多数的情况下会最终的评审权。
这亦带出一个令人极度烦恼的问题,因为在正常的情况下教授都会保护自己studio的学生,而且亦因面子的问题都不会在Final crit之中杀死自己学生的功课。相反,立心不良的教授会为了希望自己的studio 能够有多些A grade 的学生,便可能会在Final crit 之中攻击其他studio 的学生,从而令自己studio的学生有更多的A grade学生。因此,有时我们看到一些学生的功课会离奇地高分,亦可能会离奇地低分的原因。

因此,学生在学期初选择studio时,便需要非常小心。如果你的教授不喜欢你的设计风格的话,学生就自然苦不堪言,而且亦未必会在Final crit 之中保护你,甚至可能攻击你。另外,若果你的教授牙力不够的话,亦可能会在Final crit 之中出事。

到这里只是讲完校内的问题还未讲external examiner的问题,理论上external examiner是中立的,但是始终会因为某某教授的关系而有所调整。
尽管免除了人事关系的成份,一个设计的好与坏很难以一个绝对公平的标准来定断,除非是特别优秀的设计,就可能会一致公认他的评分。但是在一般情况下是很难发生这样的情况,便很难完全清晰地分别出作品的好与坏,特别是一些灰色地带的作品。

因此,External examiner的个人喜好,就很可能成为评分的关键,而学生的分数就可能会因此而作出一个重大的改变。
大家可能以为我把人际关系的成份说得夸张了一点,所以不如引一个真实的例子来简释,而且由於这件事情已发生了多时,所以可以开真名,亦如强了说服力。

最经典的例子是发生在80年代的HKU建筑系,当年硕士班的毕业作品邀请了日本的建筑大师—Fumihiko Maki和另外两名本地的建筑师来作external examiner。其中一名学生的毕业作品是主要研究一个都市规划方面的问题,由於问题相当复杂,所以整年的作品都只是在都市设计的层面上作讨论,而没有作任何的建筑设计,因此两名本地的建筑师只给予他D grade。

不过,由於他的前期research做得相当出色,而且整个规划方案方面做得相当仔细,所以Fumihiko Maki给予他A grade。因为Fumihiko Maki是世界级大师,而且亦曾获得建筑界最高荣誉的奖项— Pritzker Prize,所以其他老师和教授都改为同意他的评分,因为当时HKU之内没有一个人的成就可以和他相比,而且说话上的权威性亦难与他相比,因此没有人反对他的意见。
这名学生便在external exam之中由D Grade 改为A grade,之後当然是平步青云,成为建筑新贵,当然绝大部份人没有他如此幸运可以金榜提名,相反死无全尸就大有人在,很多学生辛苦了一年到最後一刻才被人五马分尸。

最可悲的是连教了自己一年的教授都因害怕得失其他权威的教授而没有保护自己的学生,甚至落井下石。
讲到底学生是否很没有保障,亦很不公平?

试问世界何年何月是出现过绝对的公平呢?

大学生已是成年人,便要学习如何处理成年人的游戏,现实社会中亦同样是因为权力和面子的问题而改变了人的决定。
人就是政治,政治就是人。
我们只可以选择不参与这个游戏,但不可以改变别人顺应时势,推波撞澜的态度。

9a89mwXv1RtJEPmiibfhzg

ASTLyJYv8_T4C4ynrRaFoQ

我会建议一些预防措施:

1)   千万不要选择一些过大范围的project

若果作为学生除了要用功读书之外,便需要学懂聪明地学习,何谓聪明地学习?
首先,千万不要让自己处於一个危险的境地,亦或者是减少自己犯错的机会。
因此,千万不要选择一些范围过大而且题目太广的project,因为假若题目过广的话,便等如任何类型的建筑都适合在这地盘。反过来说,就是无论你提出任何的方案都未必可以说服大众这是最合理和最适合的选择。
另外,若果地盘面积过大的话,亦代表可以发展的可能性太多,因此亦同样地很难选出一个具说服力的方案。
举一个实际的例子让大家明白:

添马舰

添马舰除了地盘面积大之外,而且发展的可能性相当广,曾在这里举办的项目亦相当多元化。
因此无论你建议是用作政府总部丶住宅丶酒店丶办公楼丶军事设施丶停车场丶绿化空间丶展览/多用途活动场地丶音乐和艺术学院丶甚至取代西九文化区的空间都可以。

以上各个可能性都可以被接受,亦同样可以被反对。

1)   政府总部
支持: 旧政府总部太旧了,需要新的办公空间。
反对: 重建旧政府总部便可,不一定要在添马舰。
2)   住宅丶酒店丶办公楼
支持: 由於面对维港应该可以为住宅丶酒店丶办公楼提供美丽的境观。
反对: 商业发展的建筑很可能会是一座屏风楼,令金钟内的自然通风减少。而且这块土地是维港两岸小有的大型公共空间,土地应该留给市民使用。
3)   军事设施
支持: 这土地一直以来都是军用土地,所以沿用军事用途都非常合理。
反对: 香港是否需要更多的军事土地吗? 而且解放军都同样放弃土地的使用权。

4)   绿化空间
支持: 这土地是一块难得的沿海土地,亦是香港重要的公共空间,所以还地於民都很合理。
反对: 由於这土地如此珍贵,相信卖地方面的收益是相当可观,为何要如此豪气地建造一个7星级的公园呢?

5)   音乐和艺术学院
支持: 这土地与演艺学院相距不远,而且两者之间的大部份空间是甚少人用的公园,因此可以在这里建设一个香港文化丶艺术丶表演丶文化教学的集中地,而且演艺学院一直都是香港艺术发展的核心。

再者香港粤剧界一直为表演场地而烦恼,亦缺乏教学的场地,在演艺学院附近扩建中华粤剧学院实属正常。因此部份的西九文化区表演场馆是可以建在这里,而且香港亦未必需要如此多的场馆。

反对: 香港是否真的需要这麽多的场馆吗? 而且亦会否太浪费如此珍贵的土地作表演场地的用途? 是否没有其他较为合付经济效益的方案呢?
从此可见,如此一个简单的建议都可以换来四方八面的攻击,而且没有一个具说服力的答案。因此这些题目最好少做,否则当你把整个方案完成之後,教授都可能因为土地用途上的不认同而完全反对你的建议,而你之後所做的设计都变得完全不合理,不合格的机会是相当之高。
因此,当我介绍添马舰时,从来没有评论这块土地的发展用途和相关的设计,因为实在太过容易去批评,而且亦不会有任何结论。所以,都只是讲述一下相关的投标和设计比赛的事情,免得过於负面地批评行家的作品。

2)   回答第一个问题是关键
当学生在Final crit讲述完自己的project之後,便会由教授向你提问或对你的project作评语。
在Q&A环节内的第一问题是非常关键,因为第一个发问的教授多数是比较资深的教授,而且说话份量比较重的人。因此,如果当学生不能回答第一个问题时,其他教授便很可能沿着这个方向问下去,而且其他的教授不会反对第一名教授的说法,否则便等於当众落其他教授的面子。
如果第一个问题回答不理想的话,便很可能在之後的问题被别人攻下去,除非你自己的教授在这刻出手帮你,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好的教授便会懂得利用第一条问题来引导学生说出欠缺了的优点,例如:学生的设计提供良好的自然通风环境,但是在presentation中没有强调。
於是好的教授便会利用第一问题来帮助你:” 请你解释你的环保设计元素,例如:自然通风..”
这样的问题便可帮助学生补充原有的要点,令整个presentation变得更为充实,亦导向其他examiner 问类同的问题,使你避开设计上的一些负面问题。

3)   主动向师兄师姊收取情报
当学生在学期初选择studio时,切忌选择一些好权力欲的老师或相当懒惰的老师的studio。因为如果你的老师是好权的话,你便极可能成为他面子工程的工具,亦可能会成为他竞争对手的攻击目标。
作为学生没有需要和其他派系的教授对着干,亦不需要卷入政治斗争的旋涡,更不需要成为别人政治斗争的棋子。
假若老师是相当懒惰的话,就根本不会把真功夫传给你,他们上学只为出粮,试问学生又怎会在这样的人身上学到真功夫?讲到底,进大学读书都是希望学到东西。

因此,最後事先向师兄师姊处收风,对各老师的风格和脾性作一点了解,无谓令自己卷入不必要的旋涡。

4)   主动参观其他studio的presentation,特别是Final year
其实最直接的做法便是自己亲身观看师兄师姊或别人的Presentation,特别是final year。因为今朝君躯归故土,他朝吾体也相同,今日的他便是明日的你,无论好与坏都参详一下。

这样你便最清楚其他老师的脾性,谁是用心教学?谁是伪君子?便用自己的一双眼睛来作判断,其实答案并不是很难找到的。
除了是要了解老师之外,别人的设计和评语都是一个相当有效的学习方式,尝试假设自己是他的话,你会否这样做设计呢?
这样的比较便可以帮助自己成长。

希望能够帮到芸芸学子的一点忙,祝大家好运。




天堂與地獄

qp5K_FrYLBL6jhFqzSefkA

暑假快到了,不少學生都完成考試。有一些建築系的學生發電郵給我報喜,當然亦有人報憂。當中有人喜出望外,當然有人對教授們的評分很憤惱,這亦屬正常,無論你去到那裡,遇到什麼人都會出現這個情況。

建築系的教學流程:

1)      學期初教授向全級同學介紹今年的數個題目,教授亦可能會簡介自己的背景

2)      每個教授會帶領一個design studio,通常一名教授會帶領10-15個學生

3)      學生會隨自己的喜好選擇自己的studio

4)      教授便會給予學生指引進行設計,而學生需要每星期向教授和同學匯報設計成果。

5)      一個Project多數是一個學期,有時兩個學期,有時只是2個月而已。Project的長度便視乎Project的複雜性和要求。除每星期的匯報之外,在設計的過程中亦會有中期匯報(Interim crit),學生的功課多數會在中期匯報時評分。

6)      到Project尾時,便會是最重要的一環,終期報告(Final crit)。由於是相當重要,所以除了校內的老師之外還會邀請其他校外的建築師或教授來評分。

如果是Final year的話,除了是Final crit之外,更可能會有External examiner 來作多一次評分,甚至建築師學會會派人評核學生作品。

由於建築設計的評審標準差別很大,所以External examiner會調整校內老師的分數,亦因此external examiner在多數的情況下會最終的評審權。

這亦帶出一個令人極度煩惱的問題,因為在正常的情況下教授都會保護自己studio的學生,而且亦因面子的問題都不會在Final crit之中殺死自己學生的功課。相反,立心不良的教授會為了希望自己的studio 能夠有多些A grade 的學生,便可能會在Final crit 之中攻擊其他studio 的學生,從而令自己studio的學生有更多的A grade學生。因此,有時我們看到一些學生的功課會離奇地高分,亦可能會離奇地低分的原因。

因此,學生在學期初選擇studio時,便需要非常小心。如果你的教授不喜歡你的設計風格的話,學生就自然苦不堪言,而且亦未必會在Final crit 之中保護你,甚至可能攻擊你。另外,若果你的教授牙力不夠的話,亦可能會在Final crit 之中出事。

到這裡只是講完校內的問題還未講external examiner的問題,理論上external examiner是中立的,但是始終會因為某某教授的關系而有所調整。

儘管免除了人事關系的成份,一個設計的好與壞很難以一個絕對公平的標準來定斷,除非是特別優秀的設計,就可能會一致公認他的評分。但是在一般情況下是很難發生這樣的情況,便很難完全清晰地分別出作品的好與壞,特別是一些灰色地帶的作品。

因此,External examiner的個人喜好,就很可能成為評分的關鍵,而學生的分數就可能會因此而作出一個重大的改變。

大家可能以為我把人際關系的成份說得誇張了一點,所以不如引一個真實的例子來簡釋,而且由於這件事情已發生了多時,所以可以開真名,亦如強了說服力。

 

最經典的例子是發生在80年代的HKU建築系,當年碩士班的畢業作品邀請了日本的建築大師—Fumihiko Maki和另外兩名本地的建築師來作external examiner。其中一名學生的畢業作品是主要研究一個都市規劃方面的問題,由於問題相當複雜,所以整年的作品都只是在都市設計的層面上作討論,而沒有作任何的建築設計,因此兩名本地的建築師只給予他D grade。

不過,由於他的前期research做得相當出色,而且整個規劃方案方面做得相當仔細,所以Fumihiko Maki給予他A grade。因為Fumihiko Maki是世界級大師,而且亦曾獲得建築界最高榮譽的獎項— Pritzker Prize,所以其他老師和教授都改為同意他的評分,因為當時HKU之內沒有一個人的成就可以和他相比,而且說話上的權威性亦難與他相比,因此沒有人反對他的意見。

這名學生便在external exam之中由D Grade 改為A grade,之後當然是平步青雲,成為建築新貴,當然絕大部份人沒有他如此幸運可以金榜提名,相反死無全屍就大有人在,很多學生辛苦了一年到最後一刻才被人五馬分屍。

最可悲的是連教了自己一年的教授都因害怕得失其他權威的教授而沒有保護自己的學生,甚至落井下石。

講到底學生是否很沒有保障,亦很不公平?

試問世界何年何月是出現過絕對的公平呢?

 大學生已是成年人,便要學習如何處理成年人的遊戲,現實社會中亦同樣是因為權力和面子的問題而改變了人的決定。

人就是政治,政治就是人。

我們只可以選擇不參與這個遊戲,但不可以改變別人順應時勢,推波撞瀾的態度。

9a89mwXv1RtJEPmiibfhzg

ASTLyJYv8_T4C4ynrRaFoQ

我會建議一些預防措施:

1)   千萬不要選擇一些過大範圍的project

若果作為學生除了要用功讀書之外,便需要學懂聰明地學習,何謂聰明地學習?

首先,千萬不要讓自己處於一個危險的境地,亦或者是減少自己犯錯的機會。

因此,千萬不要選擇一些範圍過大而且題目太廣的project,因為假若題目過廣的話,便等如任何類型的建築都適合在這地盤。反過來說,就是無論你提出任何的方案都未必可以說服大眾這是最合理和最適合的選擇。

另外,若果地盤面積過大的話,亦代表可以發展的可能性太多,因此亦同樣地很難選出一個具說服力的方案。

舉一個實際的例子讓大家明白:

添馬艦

添馬艦除了地盤面積大之外,而且發展的可能性相當廣,曾在這裡舉辦的項目亦相當多元化。

因此無論你建議是用作政府總部、住宅、酒店、辦公樓、軍事設施、停車場、綠化空間、展覽/多用途活動場地、音樂和藝術學院、甚至取代西九文化區的空間都可以。

以上各個可能性都可以被接受,亦同樣可以被反對。

1)   政府總部

支持: 舊政府總部太舊了,需要新的辦公空間。

反對: 重建舊政府總部便可,不一定要在添馬艦。

2)   住宅、酒店、辦公樓

 支持: 由於面對維港應該可以為住宅、酒店、辦公樓提供美麗的境觀。

反對: 商業發展的建築很可能會是一座屏風樓,令金鐘內的自然通風減少。而且這塊土地是維港兩岸小有的大型公共空間,土地應該留給市民使用。

3)   軍事設施

 支持: 這土地一直以來都是軍用土地,所以沿用軍事用途都非常合理。

反對: 香港是否需要更多的軍事土地嗎? 而且解放軍都同樣放棄土地的使用權。

4)   綠化空間

 支持: 這土地是一塊難得的沿海土地,亦是香港重要的公共空間,所以還地於民都很合理。

反對: 由於這土地如此珍貴,相信賣地方面的收益是相當可觀,為何要如此豪氣地建造一個7星級的公園呢?

5)   音樂和藝術學院

 支持: 這土地與演藝學院相距不遠,而且兩者之間的大部份空間是甚少人用的公園,因此可以在這裡建設一個香港文化、藝術、表演、文化教學的集中地,而且演藝學院一直都是香港藝術發展的核心。

再者香港粵劇界一直為表演場地而煩惱,亦缺乏教學的場地,在演藝學院附近擴建中華粵劇學院實屬正常。因此部份的西九文化區表演場館是可以建在這裡,而且香港亦未必需要如此多的場館。

反對: 香港是否真的需要這麼多的場館嗎? 而且亦會否太浪費如此珍貴的土地作表演場地的用途? 是否沒有其他較為合付經濟效益的方案呢?

從此可見,如此一個簡單的建議都可以換來四方八面的攻擊,而且沒有一個具說服力的答案。因此這些題目最好少做,否則當你把整個方案完成之後,教授都可能因為土地用途上的不認同而完全反對你的建議,而你之後所做的設計都變得完全不合理,不合格的機會是相當之高。

因此,當我介紹添馬艦時,從來沒有評論這塊土地的發展用途和相關的設計,因為實在太過容易去批評,而且亦不會有任何結論。所以,都只是講述一下相關的投標和設計比賽的事情,免得過於負面地批評行家的作品。

2)   回答第一個問題是關鍵

當學生在Final crit講述完自己的project之後,便會由教授向你提問或對你的project作評語。

在Q&A環節內的第一問題是非常關鍵,因為第一個發問的教授多數是比較資深的教授,而且說話份量比較重的人。因此,如果當學生不能回答第一個問題時,其他教授便很可能沿著這個方向問下去,而且其他的教授不會反對第一名教授的說法,否則便等於當眾落其他教授的面子。

如果第一個問題回答不理想的話,便很可能在之後的問題被別人攻下去,除非你自己的教授在這刻出手幫你,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好的教授便會懂得利用第一條問題來引導學生說出欠缺了的優點,例如:學生的設計提供良好的自然通風環境,但是在presentation中沒有強調。

於是好的教授便會利用第一問題來幫助你:” 請你解釋你的環保設計元素,例如:自然通風..”

這樣的問題便可幫助學生補充原有的要點,令整個presentation變得更為充實,亦導向其他examiner 問類同的問題,使你避開設計上的一些負面問題。

3)   主動向師兄師姊收取情報

當學生在學期初選擇studio時,切忌選擇一些好權力慾的老師或相當懶惰的老師的studio。因為如果你的老師是好權的話,你便極可能成為他面子工程的工具,亦可能會成為他競爭對手的攻擊目標。

作為學生沒有需要和其他派系的教授對著幹,亦不需要捲入政治鬥爭的旋渦,更不需要成為別人政治鬥爭的棋子。

假若老師是相當懶惰的話,就根本不會把真功夫傳給你,他們上學只為出糧,試問學生又怎會在這樣的人身上學到真功夫?講到底,進大學讀書都是希望學到東西。

因此,最後事先向師兄師姊處收風,對各老師的風格和脾性作一點了解,無謂令自己捲入不必要的旋渦。

4)   主動參觀其他studio的presentation,特別是Final year

其實最直接的做法便是自己親身觀看師兄師姊或別人的Presentation,特別是final year。因為今朝君軀歸故土,他朝吾體也相同,今日的他便是明日的你,無論好與壞都參詳一下。

這樣你便最清楚其他老師的脾性,誰是用心教學?誰是偽君子?便用自己的一雙眼睛來作判斷,其實答案並不是很難找到的。

除了是要了解老師之外,別人的設計和評語都是一個相當有效的學習方式,嘗試假設自己是他的話,你會否這樣做設計呢?

這樣的比較便可以幫助自己成長。

希望能夠幫到芸芸學子的一點忙,祝大家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