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政治

建築師的戰爭—黑川紀章和安藤忠雄


黑川紀章

石原慎太郎

安藤忠雄

上幾月剛剛公報下一屆奧運由巴西里約熱奈盧奪得主辦權,而東京亦是其中的一個參賽城市,雖然聲望方面未能如其他城市般浩大,但是背後包含了一場很特別關於建築師的戰爭。
在 2007年,東京市長的選舉是由當時的現任市長 石原慎太 郎 和共生新黨的黑川紀章競逐。

黑川紀章除了是一名政治家之外,亦是一名相當有名的建築師,他是畢業於京都大學和東京大學等著名學院,在東京大學時更是跟從日本建築教父—丹下建三學習,正所謂出身建築界的名門望族。他亦是少有的日本建築師能在世界各地都有他的設計,他的作品包括在法國新凱旋門的一座辦公室,荷蘭的凡高博物館,他在建築界名氣相當巨大。

在他的競選政綱包括一個極具爭議性的建議—日本遷都,雖然這並不是一個新的議題,他的老師—丹下建三亦有提出類似的建議。遷都的情況就好像美國的華盛頓和紐約一樣,一個是政治中心,一個是經濟中心。目的是令過度擠迫,過多人口的東京,變得較為低密度一點。再加上東京公共交通網絡亦超出了它的戴客量的上限多時,市民每天經常要用2小時以上的時間來往返住所, 因此黑川紀章認為遷都是有效地將東京的密度分流的做法。

表面上這建議是只為民生方面的問題,但是其實是與 政治有密切的關係。因為如果將中央政府的主要機構遷離東京,亦即是將政治相關的核心部份遷至新的地方。這便有如將很多政治和商業網絡有一個重大的調整,甚至重新再調配。因為日本政界收取了商界和工業界的大量政治獻金,而政客會在各區興建大量基建,又或者在政策上對某企業進行傾斜性的調整。例如:日本現在向環保汽車進行了大規模的稅務優惠,並且只針對性對某幾型號提出大型優惠,因此豐田的其中一個型號的環保車便隨即大賣。另外,我們在日本經常可以看到有很多公路和展覽館都使用率其低,這是因為很多都是政治報答的工程。

至於東京競逐 2016奧運會在 表面上的建議看似很簡單,但其實是 石原慎太 郎 的一個 很重大的政治動作。因為他的競選政綱是建議將全國的力量集中發展在東京,務求進一步有效地管治建築國家,而舉世辦奧運不單可以向世界宣傳東京,亦可以對東京各部份進行翻新,打造一個全新的東京。

不過,全國人民都知道石原慎太郎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將全國的力量集中在他的手上,因為他是一個相當好權的人,而且舉辦奧運可以是他在政績上寫下光輝的一頁,最重要的是可以在各種大型基建工程中收取豐厚的政治獻金。
為了達到目的,他還邀請日本建築界大師安藤忠雄負責為東京奧運進行規劃,此舉令黑川紀章很不是味兒,因為他是出身傳統建築名校的高材生,而安藤忠雄就根本未曾讀過大學,讓東京交給安藤忠雄這樣的人來設計,對黑川紀章來說是很大的震撼, 於是東京都知事選舉便間接成為兩名建築大師的戰爭。
黑川紀章和 安藤忠雄當年都不斷地在電視、電台演講,在不同的網站都刊登他們的構想,他們甚至參與一些清談節目,來增加自己在公眾的聲望和支持度。因為無論那一方成功都極可能把自己在歷史上留名,甚至可以說是改變了日本的命運,所以雙方都全力以赴。這件事當然在網上亦引發不少評論,有人認為 黑川紀章的建議是多此一舉,勞民傷財。亦有人認為 安藤忠雄不能規劃東京奧運,因為他的大型建築多數都是比較混亂,總體規劃一直是安藤忠雄的弱項。相信雙方政黨都派出網上打手來攻擊對方,雖然此事已成過去,但這些討論亦在網上流傳。
這場戰爭相當有趣,因為一個建築師的建議是將東京的地位降低,令密度減少,而另一方是將東京的地位提升,並大興土木地進行翻新工程。這場選舉當年在日本社會上有不少迴響, 因為東京市長一職長期由自民黨的人擔任,而自民黨控制了日本經濟的一個要塞,很多經濟政策和網絡都直接或間接地控制在自民黨手中,因此如果石原慎太郎落敗,便可能打散了不少自民黨的網絡,政治影響力都會隨之而減少。

在 2007年 2月, 石原慎太 郎 成功連任, 黑川紀章以大比數落敗。石原慎太郎豪氣地在電視上說:「建築家不能成為政治家。」,而2016年東京奧運競逐工程亦隨之而展開, 黑川紀章不單在競選中慘敗而回,他亦在2007年10月過身,遷都的建議亦開始被人遺忘。

雖然東京最後有參與 2016年奧運申辦權,但是日本各界都知道這只是 石原慎太 郎 為自己而做的面子工程,而且亦希望在退休前借奧運這機會來發一次大財。因此,日本市民對東京奧運的支持度只有 45-50% ,所以自然申請失敗,不過不少網民都深信 石原慎太 郎 都在這過程中收了一些油水,總算不會是空手而回。

雖然可能有很多人忘記這一場的戰爭,但是絕對發人深醒。




建筑师的战争—黑川纪章和安藤忠雄

  
黑川紀章

石原慎太郎

安藤忠雄

上几月刚刚公报下一届奥运由巴西里约热奈卢夺得主办权,而东京亦是其中的一个参赛城市,虽然声望方面未能如其他城市般浩大,但是背后包含了一场很特别关于建筑师的战争。
在 2007年,东京市长的选举是由当时的现任市长 石原慎太 郎 和共生新党的黑川纪章竞逐。

黑川纪章除了是一名政治家之外,亦是一名相当有名的建筑师,他是毕业于京都大学和东京大学等著名学院,在东京大学时更是跟从日本建筑教父—丹下建三学习,正所谓出身建筑界的名门望族。他亦是少有的日本建筑师能在世界各地都有他的设计,他的作品包括在法国新凯旋门的一座办公室,荷兰的凡高博物馆,他在建筑界名气相当巨大。

在他的竞选政纲包括一个极具争议性的建议—日本迁都,虽然这并不是一个新的议题,他的老师—丹下建三亦有提出类似的建议。迁都的情况就好像美国的华盛顿和纽约一样,一个是政治中心,一个是经济中心。目的是令过度挤迫,过多人口的东京,变得较为低密度一点。再加上东京公共交通网络亦超出了它的戴客量的上限多时,市民每天经常要用 2小时以上的时间来往返住所, 因此黑川纪章认为迁都是有效地将东京的密度分流的做法。

表面上这建议是只为民生方面的问题,但是其实是与 政治有密切的关系。因为如果将中央政府的主要机构迁离东京,亦即是将政治相关的核心部份迁至新的地方。这便有如将很多政治和商业网络有一个重大的调整,甚至重新再调配。因为日本政界收取了商界和工业界的大量政治献金,而政客会在各区兴建大量基建,又或者在政策上对某企业进行倾斜性的调整。例如:日本现在向环保汽车进行了大规模的税务优惠,并且只针对性对某几型号提出大型优惠,因此丰田的其中一个型号的环保车便随即大卖。另外,我们在日本经常可以看到有很多公路和展览馆都使用率其低,这是因为很多都是政治报答的工程。

至于东京竞逐 2016奥运会在 表面上的建议看似很简单,但其实是 石原慎太 郎 的一个 很重大的政治动作。因为他的竞选政纲是建议将全国的力量集中发展在东京,务求进一步有效地管治建筑国家,而举世办奥运不单可以向世界宣传东京,亦可以对东京各部份进行翻新,打造一个全新的东京。

不过,全国人民都知道 石原慎太 郎 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将全国的力量集中在他的手上,因为他是一个相当好权的人,而且举办奥运可以是他在政绩上写下光辉的一页,最重要的是可以在各种大型基建工程中收取丰厚的政治献金。
为了达到目的,他还邀请日本建筑界大师安藤忠雄负责为东京奥运进行规划,此举令 黑川纪章很不是味儿,因为他是出身传统建筑名校的高材生,而 安藤忠雄就根本未曾读过大学,让东京交给安藤忠雄这样的人来设计,对 黑川纪章来说是很大的震撼, 于是东京都知事选举便间接成为两名建筑大师的战争。
黑川纪章和 安藤忠雄当年都不断地在电视、电台演讲,在不同的网站都刊登他们的构想,他们甚至参与一些清谈节目,来增加自己在公众的声望和支持度。因为无论那一方成功都极可能把自己在历史上留名,甚至可以说是改变了日本的命运,所以双方都全力以赴。这件事当然在网上亦引发不少评论,有人认为 黑川纪章的建议是多此一举,劳民伤财。亦有人认为 安藤忠雄不能规划东京奥运,因为他的大型建筑多数都是比较混乱,总体规划一直是安藤忠雄的弱项。相信双方政党都派出网上打手来攻击对方,虽然此事已成过去,但这些讨论亦在网上流传。
这场战争相当有趣,因为一个建筑师的建议是将东京的地位降低,令密度减少,而另一方是将东京的地位提升,并大兴土木地进行翻新工程。这场选举当年在日本社会上有不少回响, 因为东京市长一职长期由自民党的人担任,而自民党控制了日本经济的一个要塞,很多经济政策和网络都直接或间接地控制在自民党手中,因此如果 石原慎太 郎 落败,便可能 打散了不少自民党的网络,政治影响力都会随之而减少。

在 2007年 2月, 石原慎太 郎 成功连任, 黑川纪章以大比数落败。 石原慎太 郎 豪气地在电视上说:「建筑家不能成为政治家。」,而 2016年东京奥运竞逐工程亦随之而展开, 黑川纪章不单在竞选中惨败而回,他亦在 2007年 10月过身,迁都的建议亦开始被人遗忘。

虽然东京最后有参与 2016年奥运申办权,但是日本各界都知道这只是 石原慎太 郎 为自己而做的面子工程,而且亦希望在退休前借奥运这机会来发一次大财。因此,日本市民对东京奥运的支持度只有 45-50% ,所以自然申请失败,不过不少网民都深信 石原慎太 郎 都在这过程中收了一些油水,总算不会是空手而回。

虽然可能有很多人忘记这一场的战争,但是绝对发人深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