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德國世博

用紙做的建築—日本館, 德國世博 2000

la-qaofp0a5puwz_rgc1hq

mllfq48v6o2lzfmjm28esqm1lk64rgqxn5rclcerte8w 8smka7l8q-lcjzu6uif3yw hl0ywvssouytew2ljnurqg  oscq27n5tpo7tzwyfxxnrq xuxph_lg2gnkdwhlypw57q

上海世博開幕在即,在此祝愿世博能順利舉行。世博對主辦國家來說當然是一件大事,但同樣是建築界的大事,因為很難得有一個機會容許建築師盡情地創做出不同奇妙的設計,而且商業元素較低,所以純粹以美學為主,有極大發揮的空間,因此世博就有如建築博覽展,亦是建築界到此處朝聖的地方。

今次就為大家帶來 2000年德國世博中的日本館,這展館是由 日本 Shigeru Ba n設計的。這建築可以說是他的成名作,因為這建築物最大的特點就是用紙筒來作為結構。 Shigeru Ba n 設計理念其實很簡單,就是這座建築物只屬臨時性的建築物,在展覽結束之後便會被拆卸,所以為了把所有的東西都回歸自然,他便盡量使用紙筒和再做紙在這建築之內,當這建築物拆卸之後便沒有為地球帶來任何難處理的垃圾,而這建築物就必須要以最低技術來建造,盡量只用人手,不用機器。

這建築共分三層:

第一層 :由紙筒綜橫交錯地織成的結構網,情況就有如中國的竹籠一樣。由於紙筒成 45度對角交錯地組合,所以相當穩固。而且由於這樣的組合便可以把直線的紙筒組合成彎彎曲曲的形狀,亦變成這建築物的最大特色。

第二層 : 由木做成的半圓形的拱門。 ( 其實根據 Shigeru Ban 說, 這一層木拱門其實並不需要,但德國方面為了結構上的安全

第三層 : 這就是用再做紙做的屋頂,在一般情況下都會在這類型的屋頂上加上PVC 物料,但是這種物料不能夠被地球分解並且燃燒時會放出有毒氣體。因此Shigeru Ban 使用了中國人油紙傘的技術,在紙上塗上油層便可以把屋頂變得防水,而技術同樣使用在現今的紙袋之上。

這建築物奇妙的是連地基都盡量減少非循環再用的物料,只有極少數部份是用混凝土,大部份都是用木作地基的物料。

這座展館除了用紙做的一個賣點之外,就是陽光。因為屋頂的物料是用紙作的,所以陽光可通過屋頂射進室內,但不會太強烈。在晚上,室內的燈光會讓從通過屋頂透出來,並把結構的倒影照射在屋頂之上。

講到這處,大家會懷疑這座高

15.9m ( 約四層樓高 ) , 73.8m 長, 25m 闊 ( 約一個泳池闊度 ) 結構上的安全性,但現實地說這座像波浪的展館在整個展期之內沒有發生意外。而且大部份的接合點都是用繩和膠紙來接合,只有小部份的木結構是用釘來接合。

在建造時,紙筒是地面上先用繩子接合,然後再用臨時支架掛上,由於結構是紙的關係,所以可以隨時用人手來修正,而且亦不需要等待,因此施工時間其實比混凝土還要短得多。

由於這建築物有如此的特點,亦同樣地令 Shigeru Ban 在國際建築壇上聲名大噪。




實驗性的環保建築—荷蘭館, 德國世博2000

_bmy3wa7vwynpldv0ynf7a fgw-wk2ncv9iwsc_wbrfia

之前曾經介紹過德國世博的日本館,今日為大家介紹荷蘭館。這座荷蘭館是由荷蘭著名的建築師 MVRDV 設計,這一間設計事務所是出名喜歡前衛和大膽的創作,並樂意探索新的設計方向。世博對 MVRDV 來說就根本是他們的樂園,因為世博容許一些實驗性的設計,並且需要一些特別的建築物來吸引遊客參觀,因此他們為荷蘭設計了一個很有趣的實驗性建築。

荷蘭館的理念是配合了當年大會的主題—平衡人類、自然與科技,因此他們就設計了一座 6層高的環保大廈,這大廈有 6種不同的綠化空間,並用不同的樓梯來連接:

1)       首層是沙漠的景觀

2)       溫室式的綠化空間

3)       農場

4)       花盆組合成的綠化空間

5)       熱帶雨林的空間

6)       頂層則是荷蘭著名風車式的田園空間

在一般情況下,綠化的空間是橫向性,但 MVRDV 今次就垂直地把多種不同的綠化空間組合起來,並利用現代的科技把各種風馬牛不相及的植物放在一起。在現實的自然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在 5樓的空間中種植熱帶雨林的植業,而樓下則是沙漠,但現代的科技則把這個自然世界中不可能的事情變成可能,就是這樣的一個理念把人類、科技和大自然都結合起來。

在一般人的意識裡都認為綠化空間多數是給予人低密度和空曠的感覺,但MVRDV 今次就展示了用很少土地便提供了大面積的綠化空間,令綠化空間可以高密度地發展。換句話說,綠化空間可以在密集的都市中出現,甚至在多層空間中出現,並且可以多元化地出現在現代的都市中。

如果這理念擴展至更大的規模的話,人類可以不用到市郊的郊野公園來享受綠化空間,將來可以在市中心內也同樣可以使用綠化的公園。如果這實驗是成功的話,就亦代表綠化和都市發展是可以並存,人類可以在高密度的都市發展中同樣可以創造出高密度的綠化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