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德国

为杀人而兴建的建筑物—Auschwitz-Birkenau集中营

     

毒气仓

我近日发现原来我很久没有讲过历史建筑,今日就不如为大家介绍一座为杀人而兴建的建筑物 Auschwitz 集中营 Auschwitz 集中营是位于波兰的,是纳粹德军在二次大战时最大的集中营,亦相信是历史杀人最多的建筑物,亦相信是人类史上最大型的刑场。

Auschwitz 集中营原为波兰一个空置了的军营,当波兰战败后,德军于 1940把这里开发成集中营,兴建的工人多数是来自德国的囚犯和波兰的政治犯。 Auschwitz集中营共分为三期,占地大约 40平方公里(即半个沙田 / 半个北京内环的面积)。

Auschwitz 集中营是德国为解决犹太人问题的最终方案( Final Solution of the Jewish Question ),因为在希特拉领导下的政府当时是奉行纯种日耳曼民族政策,都歧视一切非日耳曼民族,特别是所有的犹太人。在德军统领下的犹太人被人看成贱民、需要在手上结上丝带,亦禁止德国人与犹太人性交并 剥夺了犹太人的德国国民身分及公民权 ,禁止他们出任多数的专业职位。

之后,大部份的犹太人都被送到 6个不同的集中营,分别是 Belzec Chelmno Jasenovac Maidnek Sobibor Auschwitz 。而 Auschwitz 是最大的一个集中营,当这些「囚犯」被送至集中营时,首先会将男女分开、然后老幼分开。年青力壮的男丁便会被安排至作苦工,协助德国生产战争需要的东西,而老人和小孩便分批被安排处决。

起初的处决方式都是用枪和一氧化炭,但是之后为节省资源和提高效率,在Auschwitz 集中营第一期的第 11(Block 11) 便开始使用毒气 Zyklon B ( 氰化氢 ),当 Zyklon B ( 氰化氢 ) 接触到空气时会释放出含生埃的气体 (HCN) ,令人在20分钟之内死亡。这方法不单可以减少德军在子弹上的耗用,而且可以诱骗犹太人其实是洗浴,因为当他们被处决前都会被迫脱光衣服,所以以为是洗浴。

处决后,他们的衣服就被循环地再用作战争用的衣服和相关物料,金属皮带就自然被溶炉再烧来制造战机、战船和子弹等东西,之后德军连死囚的金牙都同样不放过,需要拔出来循环再用。

至于妇女,大家可能以为她们的下场如中国妇女一样需要成为慰安妇,但是大部份的妇女的下场是比这个更惨,可能因为禁止 德国人与犹太人性交的关系,妇女同样需要被处决,但是她们的头发需要剪下来织成衣布。

JOSEF MENGELE

Carl Clauberg

除了杀人的第 11仓之外,另一个举世闻名的仓便是第 10仓,因为这是进行优生学和人体试验等研究,这处进了很多关于双胞胎、 等遗传学等研究,但同时亦进行了大剂量 X- 光实验和毒气等试验,当中最有名的医生是 JOSEF MENGELE 和 Carl Clauberg

之后, Auschwitz 集中营不断发展了第二期和第三期,当中第二期为最大规模的,亦是大众最深刻的一道门— Auschwitz 的正门。因为这处是由 3条火车路轨汇合成一条路轨而成的,当他们进入了这门之后,就除了火车司机和德军之外,便不可能再次出来,完全是死亡之路 (Road to death)

讲到底,为何德军可以如此冷血地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 负责执行集中营的是纳粹的 Schutzstaffel 部队 ( 简称 SS 部队 ) ,是纳粹党近亲精锐部队,所有的成员都是纯种的日耳曼民族的,但在战争后期 SS 部队已由很多乌合之众组成。当中最臭名远播是负责管理集中营的 SS-Totenkopfverbände ( 骷 总队 ) Gestapo( 秘密国家警察 ) ,当中不少成员是来自杀人无数的重犯,所以他们可以每天强迫不同的囚犯来处决其他死囚。

在这么多年来,有 700人尝试逃出成功 Auschwitz 集中营,当中 300人成功,之后 SS 部队便在每个营随机抽出 10人来把他们活活饿死,务求杀一警百。

1944年尾,集中营的总建筑师 Heinrich Himmler 下令在苏联红军进城前销毁所有集中营,特别是所有的毒气仓和杀人的罪证,并下令处决余下的囚犯。在19451月, Auschwitz 集中营中还有近 67,500多名囚犯, SS 部队便把60,000赶至德国境内 Bergen-Belsen 集中营,在步行过程中大量囚犯因此死亡,只有 20,000囚犯可以到达目的地,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 Death March ( 死亡步行 ) ,最后在 1945被英军获救。余下 留在 Auschwitz 集中营的 7,500名老弱囚犯 ,之后被苏联死军 322部队释放。

由于很多资料不齐,估计在 Auschwitz 集中营被处决的最少 960,000犹太人、74,000名波兰人、 21,000名罗马利亚人、 15,000名苏维埃人、 15,000名法国、意大利、匈牙利人等,不过,总处决的人数应该是 250万至 400万人。

希望这种集中营永远不再重开。

后记:在二战时,德国最出名的时装设计师是 Hugo Boss ,他曾为德军的 SS 特种部队、希特拉青年军和不同的秘密警察部队设计军服,所以现在的 Hugo Boss的广告中还不时有希特拉或纳粹军的图案。

关于集中营的资料:

http://en.auschwitz.org.pl/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570&Itemid=29




与墙融合的建筑—Darmstadtium

   
   

石墙原来的位置

每一座大厦都有墙,但是很少大厦是必需要与墙融合的,今日就为大家带来这样的例子—Darmstadtium。

Darmstadtium是位于德国Darmstadt市中心的多用途大楼,是一座具备会议、展览和表演场地的政府大楼。 白天主要是租借给私人公司作会议和发布会之用,晚上便多数是租给当地的大学和艺术团体作表演和活动之用。

不过,这大厦最特别的一点是在正门之前是有一道建于古罗马时代的石墙,由于这道墙的历史价值是相当珍贵,所以新建的大楼就必须要与这道墙融合。 虽然这道墙占地面积不大,但是就横向占了地盘30%的长度,而且是位于整个地盘比较中央的位置。 所以,这道墙就必须要位于新大楼的建筑范围内。 但是这道墙的长度不少所以不能够把整道墙设在新大楼的室内位置,否则会令室内空间变得过于巨大,而四周的街道亦会变得很窄,完全破坏了大楼的和四周的体量关系。

因此,建筑师Talik Chalabi设计新大楼时便决定把石墙的一半空间放在室外,一半放在室内。 特别的是,室内的石墙是比较低的,而室外的就比较高,所以便巧妙地把它融合为新建筑的一部份,并且在室内石墙设置了展览的空间来解释石墙的历史,洽巧地低处的空间便形成了一个特别的小型历史展览厅。

不过,当我参观这大楼时感到有一点奇怪,因为新大楼外墙的物料全是黑和深绿色的麻石,给予人一种现代、新潮的感觉,但是给予人一种冰冷的感觉。 相反,古石墙的色调是黄色的砖墙,是偏向”暖” 和怀旧的一种物料,建筑师挑选物料时是否曾考虑这一点呢?

我相信他是刻意制造出新与旧的对比,还是无可奈何地接受保留原有石墙的做法呢? 在空间设计上总算平衡了保育石墙和新大楼功能上的需要,但若论外型设计上,石墙的确破坏了新大楼简单而现代的外型,确实有一点像外墙上的肿瘤一样,所我偏向相信是建筑完成基本设计后,迫于无奈地接受保留石墙的决定,才特意在外墙找个洞来融合石墙。

虽然在石墙的处理未算得上是完美,但有一点不得不提。 德国人的施工技术确是一流的,因为新大楼的桩柱和石墙的距离不是很多,所以打地桩时对石墙的保护和在地下水的控制上,实是非常精良。

这大楼看似是一座很仔细和精良设计的大厦,但当我一进入到室内空间时,便会发现这建筑师其实相当外行,而事实地这名建筑师主要是在瑞士教学的,今次是他首次主导整座大厦的设计,因此很多部份的做法是相当外行。

关于Darmstadtium的设计,这大厦的设计理念是很简单,大厦的通道成一个S型,包围了一个大的剧院和一个小的剧院,一进主入口便自然是入口大堂,大堂旁便是不同的会议和展览厅。

这大厦最大的特点便是大堂的玻璃成一个V型的空间从屋顶直插至地库,这个天窗不单为室内空间带来阳光,并且是用于收集雨水,这些雨水便用作洗手间冲水之用。 据我所知原有的设计是希望利用雨水来用作空调系统的冷却系统之用,但是德国的降雨量不甚多,所以最后都只把雨水用作冲水之用。

另一个特点是剧院,由于这剧院并没有特定的用途,所以坐位、舞台和音效情况都必须灵活地调节。 首先,舞台是可以升降的,如果用作大学研讨时,舞台便降至平地,让讲者与观众没有太大的距离。 如果是用作艺术表演时,舞台便升高来制造多层的出场空间。

低座座位

中座座位未升起前的地板

至于坐位,整个剧院的坐位分为高、中、低坐,现在照片中的坐位只是低座的空间,当进行较大型一点的活动时,便拉开中间的间格墙,并升起中座的地板再放上临时的坐位。 当进行最大型的活动时,便再拉开中、高座之间的间格墙,让中座的坐位连接至高座。

亦为了不同情况的需要,剧院天花的高度亦可以调节,用以调整室内的Reverberation time.

如果大家记起,我曾经提及过这大厦的建筑师的手法其实相当外行,原因是他在柱的分布之上实在很明显没有仔细考虑。

一个有经验的建筑师便会知道柱网是设计一座大厦的关键部份,因为柱是连接大厦所有层数的部件,所以柱的位置便必须要尽量配合各层空间上的需要,而最经常发生的问题是柱在首层的位置与地库停车场的位置未能配合,分分钟钟便需要柱位转移(column transfer) 。

柱位转移的意思是当上层的柱位与下层的柱位不能配合时,上层的柱便会坐在下层柱与柱之间的梁之上,所以这部份的梁便需要加粗,成本当然增加,而大厦结构稳定性自然减少,所以柱位转移(column transfer) 当然愈少愈好,而且一条柱通常只会转为一次。

如果不做柱位转移(column transfer) 的话,便唯有牺牲了其中一层的空间,令这层的实用空间降低了。 在一般心中,相信首层以上的空间是比较重要,因为比较多人会使用,但是大部份的大人物、VIP都是乘坐驾到场的,因此停车场的设计一点也不可以马虎,而且这是整个建筑物给予大人物的第一观感的地方,建筑师的前途很可能取决于这一刻。

至于Darmstadtium,由于它的平面通道空间成一个S型,而大和小剧院的外型都三尖八角,所以柱位是相当混乱,地库停车位自然是因为柱的位置而乱七八,最奇怪的是建筑师不只是使用了典型的直柱,还使用了V型柱,这不单令成本增加,亦令室内空间变得更不实用,柱子数目亦增加不少,因而柱网变得更混乱。

由于柱网混乱,在高层的会议厅之中是包含了不少柱子,令室内空间的观感和视线都大受影响,而行人通道上亦因为有不少柱子的关系而不时需要急转弯,因此很明显地这建筑师的手法是相当外行。

有经验的建筑师是会先定出柱网(Structural grid) ,通常是把柱与柱之间的距离定为8.4m – 9m ,在香港机场就特别地定为27m。 在9m之内的柱网,不会需要特别粗的梁,这令天花有更多的空间让水管和空调管道通过,而在9m之内可让3部私家车停泊,而两行的停车位之间亦有足够的空间让车倒头。

这样便基本地把柱的位置定好,如果首层通道空间成S型的话,柱的位置便再调整一点,但是万变不离基本格局,室内空间都同样是根据这柱网来设计。

虽然Darmstadtium的柱位很混乱,但是当阳光照映下得出来的倒影亦因V型柱的关系而变得相当特别。

Facebook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845400374#!/album.php?aid=250521&id=845400374




用纸做的建筑—日本馆, 德国世博 2000

la-qaofp0a5puwz_rgc1hq

mllfq48v6o2lzfmjm28esqm1lk64rgqxn5rclcerte8w 8smka7l8q-lcjzu6uif3yw hl0ywvssouytew2ljnurqg  oscq27n5tpo7tzwyfxxnrq xuxph_lg2gnkdwhlypw57q

上海世博开幕在即,在此祝愿世博能顺利举行。世博对主办国家来说当然是一件大事,但同样是建筑界的大事,因为很难得有一个机会容许建筑师尽情地创做出不同奇妙的设计,而且商业元素较低,所以纯粹以美学为主,有极大发挥的空间,因此世博就有如建筑博览展,亦是建筑界到此处朝圣的地方

今次就为大家带来 2000年德国世博中的日本馆,这展馆是由 日本 Shigeru Ba n设计的。这建筑可以说是他的成名作,因为这建筑物最大的特点就是用纸筒来作为结构。 Shigeru Ba n 设计理念其实很简单,就是这座建筑物只属临时性的建筑物,在展览结束之后便会被拆卸,所以为了把所有的东西都回归自然,他便尽量使用纸筒和再做纸在这建筑之内,当这建筑物拆卸之后便没有为地球带来任何难处理的垃圾,而这建筑物就必须要以最低技术来建造,尽量只用人手,不用机器

 

这建筑共分三层:

第一层 :由纸筒综横交错地织成的结构网,情况就有如中国的竹笼一样。由于纸筒成 45度对角交错地组合,所以相当稳固。而且由于这样的组合便可以把直线的纸筒组合成弯弯曲曲的形状,亦变成这建筑物的最大特色

第二层 : 由木做成的半圆形的拱门。 ( 其实根据 Shigeru Ban 说, 这一层木拱门其实并不需要,但德国方面为了结构上的安

第三层 : 这就是用再做纸做的屋顶,在一般情况下都会在这类型的屋顶上加上PVC 物料,但是这种物料不能够被地球分解并且燃烧时会放出有毒气体。因此Shigeru Ban 使用了中国人油纸伞的技术,在纸上涂上油层便可以把屋顶变得防水,而技术同样使用在现今的纸袋之上

这建筑物奇妙的是连地基都尽量减少非循环再用的物料,只有极少数部份是用混凝土,大部份都是用木作地基的物料

这座展馆除了用纸做的一个卖点之外,就是阳光。因为屋顶的物料是用纸作的,所以阳光可通过屋顶射进室内,但不会太强烈。在晚上,室内的灯光会让从通过屋顶透出来,并把结构的倒影照射在屋顶之上

讲到这处,大家会怀疑这座

15.9m ( 约四层楼高 )  73.8m 长, 25m  ( 约一个泳池阔度 ) 结构上的安全性,但现实地说这座像波浪的展馆在整个展期之内没有发生意外。而且大部份的接合点都是用绳和胶纸来接合,只有小部份的木结构是用钉来接合

在建造时,纸筒是地面上先用绳子接合,然后再用临时支架挂上,由于结构是纸的关系,所以可以随时用人手来修正,而且亦不需要等待,因此施工时间其实比混凝土还要短得多

由于这建筑物有如此的特点,亦同样地令 Shigeru Ban 在国际建筑坛上声名大噪

 




实验性的环保建筑—荷兰馆, 德国世博2000

_bmy3wa7vwynpldv0ynf7a fgw-wk2ncv9iwsc_wbrfia

之前曾经介绍过德国世博的日本馆,今日为大家介绍荷兰馆。这座荷兰馆是由荷兰著名的建筑师 MVRDV 设计,这一间设计事务所是出名喜欢前卫和大胆的创作,并乐意探索新的设计方向。世博对 MVRDV 来说就根本是他们的乐园,因为世博容许一些实验性的设计,并且需要一些特别的建筑物来吸引游客参观,因此他们为荷兰设计了一个很有趣的实验性建筑。

荷兰馆的理念是配合了当年大会的主题—平衡人类、自然与科技,因此他们就设计了一座 6层高的环保大厦,这大厦有 6种不同的绿化空间,并用不同的楼梯来连接:

1)       首层是沙漠的景观

2)       温室式的绿化空间

3)       农场

4)       花盆组合成的绿化空间

5)       热带雨林的空间

6)       顶层则是荷兰著名风车式的田园空间

在一般情况下,绿化的空间是横向性,但 MVRDV 今次就垂直地把多种不同的绿化空间组合起来,并利用现代的科技把各种风马牛不相及的植物放在一起。在现实的自然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在 5楼的空间中种植热带雨林的植业,而楼下则是沙漠,但现代的科技则把这个自然世界中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理念把人类、科技和大自然都结合起来。

在一般人的意识里都认为绿化空间多数是给予人低密度和空旷的感觉,但MVRDV 今次就展示了用很少土地便提供了大面积的绿化空间,令绿化空间可以高密度地发展。换句话说,绿化空间可以在密集的都市中出现,甚至在多层空间中出现,并且可以多元化地出现在现代的都市中。

如果这理念扩展至更大的规模的话,人类可以不用到市郊的郊野公园来享受绿化空间,将来可以在市中心内也同样可以使用绿化的公园。如果这实验是成功的话,就亦代表绿化和都市发展是可以并存,人类可以在高密度的都市发展中同样可以创造出高密度的绿化空间。

 




没有内、外区分的建筑—Barcelona Pavilion

ag__ypuf0ll7tfh2gurbmqjmghjraekhrrbmxx9sob3w myxseqslgzv_tkwrmdffxa ot3pa9purtp6f6ing-ud-g rnmj5fvgu6ewmi9wm5f-vg ss68oznid-vftc8fo0pgmw yuj7ea8ugqytywippargaa bthpcyu3cevxahil7fs8uw csptjn6xppb3ex2cjo5a1g 5fipaqqxj-xwem7ywnonlq  dfjctj6_pzo64llhwsxttg ergwmr4qqwmbq0sxxci5cq

在巴赛隆拿市之内,除了 Gaudi 的建筑之外,还有一座相当经典的建筑物—Barcelona Pavilion 。它是在 1928-1929 年由德国建筑大师— Mies Van der Rohe为 1929年巴赛隆拿世博而设计的德国馆,它的理念是要表达出德国的新一面,但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无论财力和国力都有限,所以 Mies 需要在一年之内以低成本完成德国馆。

他的理念其实很简单,就是把整座建筑物简化至极点, 首先,整座展馆是没有任何商业的原素,其实就只有结构而已。 大厦只有极少的柱和梁, 主要的支持点是室内的间格墙来承受。最特别的一点, 整座建筑物是接近没有内、外的区分,旅客可以自然地进出室内和室外的空间。内与外的分别则只由 5道结构墙来分格,把一切简约至极点。这些间格墙都是用不同的材料如室外是用麻石、外墙是用绿色的云石、室内是啡色的云石和玻璃,他只利用了材料上的差异来突显室内、外空间的区分,并表达出不同的层次。

大家可能会怀疑这一座小小的展馆,为何在建筑史上会留下如此重要的地位?为何无一个建筑系的学生都必须研究这座建筑物呢 ?

因为这建筑物是第一代完全打破了内、外观念的建筑,以往的建筑模式多数是利用实墙来区分内与外、私人与公众的空间,参观的路线都会是特定的。但这建筑物则是完全自由流动,当我进入之后,便会到达一个大厅,然后便会越过一道墙到达小屋尽头的小水池,之后便可经过一至两道墙到后花园再到达室外的大泳池。不过,其实在室内的大厅同样是可以看到室外的大泳池,进入这大厦就感觉有如进入一个凉亭一样,没有内、外和主次的分别,在当年则绝对是破旧立新之作。

这展馆在 1930年已经拆毁了,但在 1986年则在原址复建,现在所使用的材料都是尽量和当年近似的。由于这建筑是小规模的,而且相当简单,因此一般旅客未必会发现它,尽管它是位于巴赛主要游客区— Montjuic 水池旁。不过,如果不是特别希望到室内参观的话,其实可以在外墙远观一下便成,因为在大水池旁的空间差不多都是全开放式的,所以远观是可以的,但若果要进入的话就要付 5欧罗。

不过,大家都可能见过这建筑物的一样东西— Barcelona chair ,这椅子都是专为这展览而设计的,但这椅子在各地的家具店都有出售,大家请留意一下。

官方网页 : http://www.miesbcn.com/en/outside.html




穿了洞的商场—My Zeil

 gfe6__lpdchqbyk3tayezqajo2nwgtcjd4ochtozmvxq jwhy3uz69dvsnbmo6btvxq t2qkqpbcgswv5rye7doxegnfe6j02zle_miieckwjm5q umuh8x5n6nvsywkychm6yw 4pojkuqwclsxidklzmv3pq 19libmqyrxckozd0ezrqua  egilpmiddnkz-9f9wdtmug

今日原来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没有向大家介绍过外国的商场,今日就为大家介绍一下,而这亦是国内网友的要求。

在德国法兰克福市内有两座很特别的商场Zeilgallerie和My Zeil,这两个商场的设计完全不同,而且没有连接,但都在同一条街道之上。 不过,设计都很特别,Zeilgallerie的规模很细,但有6层,它的特点是利用螺旋的斜坡来作为主要通道,让客人可以在同一条通道上一直缓缓地步行至顶层,而商场的中心则是中庭。在中庭内则是电梯和连接左右两条斜坡的楼梯,好让客人可以快速通至各层。 在顶层的餐厅的露台则可以远观法兰克福市内的广场。

 

My Zeil商场的设计就更加疯狂,首先在外墙上有一个玻璃做的大洞,而这个大洞是连接至室内的屋顶,形成玻璃天窗,之后这玻璃会缓缓地弯曲至室内的楼层,直至底层。 这个玻璃天窗由外墙,通过商场的屋顶,再穿过每层的楼板至底层,仿佛有如一条玻璃造的龙骨一样。

其实在德国如此寒冷的地方是很少会如此大比例地使用玻璃天窗,因为在冬天时失温很大,而且由于该处纬度高的关系,夏天的日照时间很长,所以夏天时的受热程度不少,正所谓夏暖冬凉的效果。 当我在2009年春天参观时,该处还是寒冷,但是室内温度就很舒服,相信在室内空调耗了不少能源。虽然这玻璃天窗未必适合北方建筑,不过如果这商场没有这元素的话,就完全是一个平凡不过的商场。 因为室内的空间和设计虽然都颇前卫,地板上的洞成三角形,而且综横交错地重叠一起,确实使设计有多一分特别,但这还未足够使人感到这是悦目的建筑。

平心而论,如不考虑天窗的因素,整个商场的设计尚算不过不失,但都只是留于一个大楼板上打了几个洞,左右是一些店铺而已。 在商场的规划更是看似有一点随意,商铺和餐厅的分类好像没有经过细心分布,但幸运地由于这商场规模不太大,而且店铺全是走高档路线,所以混乱感觉比较少。在灯光效果方面更可以算是败笔之处,在楼板的边缘还设有灯箱,使室内气氛更加强烈一点,但在天花的灯光则较少,所以便会使人感到光线突然变强、突然变弱的感觉,在某些区分确实是不够光,感觉不大舒服。

在亚州的商场多数是采用俗称「爆光」的手法,即是在商场的主要位置都设置大量灯光,好让商业气氛更加浓,而灯光强度多数是设置在800lux或以上,但其实可能是过高。

(在一般商厦的室内灯光强度大约500lux,在studio约1000lux,在阳光普照的情况下约10,000-25,000lux。)至于人流动线更是为了视觉效果而牺牲了,商场设计的基本要点,就是令人流平均分布至各层和不同地区,除非有一区是走特别高档的路线,如珠宝、名表、名画等,这才会特别设计至较少的人流。 一般而言,扶梯、电梯和楼梯的位置就是将人流分散至其他较少人的地区,好让其他商铺都得以生存。因此,这样的天窗虽然花巧而且昂贵,但确实有它存在的必要。 但问题是如何把这个天窗设计得简洁而漂亮,这个建筑师利用了三角的钢框弯弯曲曲地组合起来,从而形成龙骨一样的效果,而整个天窗更是没有柱和梁的,相当简约。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259783&id=845400374




垂直绿化空间

menara-mesiniaga menara-mesiniaga2 menara-mesiniaga3 menara-mesiniaga4

 

上星期介绍了垂直农场的概念,大家可能觉得有一点天马行空,所以今日和大家讨论一下比较实际的例子,讲起建筑与植物就必须要讲杨经文(Ken Yeang)的例子,Ken Yeang是马来西亚华侨,他可以说是世界上除贝聿铭之外唯一能上到国际舞台的华裔建筑师。他成名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的建筑特别美观,相反他的建筑经常被批评为不够美观,他的成名绝技就是把植物融合在摩天大厦之中。

 

Menara Mesiniaga

 

以往一般的建筑物都只是在平台和街道上融入绿化空间,极其量都只是有一个绿化天台,在摩天大厦中更是很难出现绿化完间,情况就好像香港密封式的大厦一样,只可在平台和救生层才有绿化空间的出现。 现实地,很多建筑师都不大懂得如何处理绿化的空间, 绿化的空间都只是用作填补一些不知如何处理的空间, 又或者是要满足绿化率的需要, 在国内建房子是必须提供要求的绿化面积, 通常是整个地盘的15% – 20%。

所以, 很多时建筑师在规划时都只会在图则上画出绿化面积便交由园境师负责设计,因此 园境设计和建筑设计可以是分离的独立创作, 而且有时只是为满足法例要求而存在。

不过, Ken Yeang 就对绿化空间采取了不同的想法,他将高层的建筑设计方式重新想一次, 重新考虑建筑和绿化空间的关系, 就以这个位于吉隆玻附近的商业大厦  – Menara Mesiniaga为例,Ken Yeang 是先以座向和绿化为第一步的考虑因素。

 

首先, 早上最热的地方在东面, 中午最热的地方在南面, 下午最热的地方在西面。 所以, 这大厦的电梯糟放在东面, 因为这处不多见阳光而且不是办公位置, 因此可以帮助减少大厦的受热程度。

之后, 在南面和西面都安放了平台花园用来吸收阳光并减少受热程度, 另外在低层便在外墙上加上铝板来阻挡大阳。   平台花园之上的凹入的空间便可以避免阳光直接射入室内。

整座大厦的柱都是外露的, 目的是预留空间在将来安装太阳能板之用, 多层的平台花园除了是用作吸收阳光之外。 亦用作为一个员工的休息和抽烟的空间,Ken Yeang 相信这个平台空间可以为每一层的员工带来不用看电脑的时间并因而提高生产效率,这亦逐渐成为他设计风格的标记。

平心而论, 这座大厦的外形未必是十分美观, 而且好像给人东一块、西一块的感觉。另外, 这个平台公园应该可以设计得好一点,好像没有很多生气的感觉, 始终很多建筑师都不精于设计花园, 因为这始终是另一项的专业。

不过, 我很欣赏他这样的小小绿化空间, 的确可以在密集的都市中带来一点舒适的空间, 而植物亦可以为这大厦带来一些点缀。

 

commerzbank commerzbank2 commerzbank3 commerzbank4 commerzbank5

德国Commerzbank

 

另一个我想介绍的例子是德国Commerzbank总部,高300m、共53层,提供3500个工作空间,是欧洲最高的建筑物之一。 Commerzbank是经过设计比赛挑选英国设计大师─Norman Foster作为这项目的建筑师,当Foster收到Commerzbank的设计要求时,简直被吓坏。因为Commerzbank的设计要求是惊人地仔细,Commerzbank不单对外形、 规划、功能、建筑成本预算都有严格的要求,连在环保和能源效率方面都有甚高的要求。Commerzbank为隆重其事还特别邀请专家团来评审设计方案,Foster能胜出这比赛重点在于他能对环保设计上的满足。

 

当我第一眼看这大厦的平面图时,都差一点被吓傻了。因为我肯定这类型的图则一定不能在一般情况下不能兴建的,如果建筑师划这样的图则的话,肯定5秒内被发展商开除。

 

第一:Foster 把大厦设计成三角形的平面,这令室内实用空间减少了不少,特别是中国人对三尖八角的设计普遍都存有负面的感觉,所以绝少建筑师会胆敢提出三角形的图则。

 

第二: 为求腾出中间的空间作天井之用,Foster把电梯和消防梯放在三角形平面三角。 这种做法就更加一定不会被一般发展商接受,因为转角位的辨公室(Corner office) 拥有两边窗户,所以这是最昂贵的空间,而在一般情况下的Corner office多数都是高层的辨公室或会客室,绝不会用作消防梯之用。

 

常见的做法是把电梯和消防梯一定放在大厦的中间, 而消防梯一定是交剪梯, 为求缩短电梯和消防梯与辨公室之间的距离, 令空间更为实用,提高了销售面积的空间。但在Commerzbank这方案中, 由于Foster把消防梯放在三角形尽头处。 所以,这大厦需要三条消防梯才能满足消防法例的要求, 原本是一条交剪梯可以达到的效果,现在要三倍空间才能完成,可谓相当浪费。

 

第三:  Foster 希望所有写字台和电梯大堂都有阳光和景观,所以特别设有53层天井让阳光能直达各层。这不单 减少用电, 而写字台与写字台之间都在视线上有交流(Visual connection) 。 室内的电灯会因室内阳光的多少来调节, 避免令人眼睛不适。

 

不过,这样的设计便制造了一大堆的问题。因为在 一般情况下,大厦的外墙才有玻璃窗,但是由于设置了这个天井之后,大厦的内部都需要设置玻璃窗,这样便令玻璃窗的数目比正常情况多一倍有多。

 

而且由于大厦中间的天井不是露天, 是有玻璃天窗封顶。不过这天井是直通53层, 所以需要在每10层便要加设玻璃天窗,才能避免在火灾时浓烟可漫延至大厦各层。 而这些额外玻璃天窗需要额外计算建筑面积但又不是销售面积,这做法无疑大幅降低了这大厦的商业效益。

 

正因如此, 天井的玻璃和其他室内的建筑物料都需要附合更高的耐火要求, 所以需要增加不少额外建筑的成本。

 

第四: Foster 为求增加室内绿化的面积, 每8层便加设室内花园, 令在大厦上班的人仕更为舒适。 室内花园除了是一个舒适的休息空间,亦在植物的光合作用情况下,为室内空间增加了不少氧气。而且 室内花园的窗口可以开启, 令室内的空气可以对流。 除此之外, 辨公室内的窗口一样可以开启, 令辨公室的空气可以与天井的空气作对流作用。

 

这不单提高了室内的空气质素,亦把室内多余的热量通过空气对流的作用而带出室外,从而减少对空调的要求。 在冬天,Commerzbank室内的暖气亦可以因室内的温度来自动调节多少,这便可以减少能源上的浪费。 正因为此, 这大厦的用电量比正常大厦少20-30%。

 

不过, 这么大型的室内花园同样都不能用作销售面积,所以绝少出现在一般的大厦。

 

由于这大厦是银行自用的关系,所以才如此豪气地容许大厦不计成本效益地设计,并且只为求环保、空间感而制造出大规模的非销售面积,试问一般发展商会否容许建筑师如此浪费建筑面积在非销售面积之中?

 

在这两个例子看到,在摩天大厦中加入垂直的绿化空间并不是不可行,只是如何平衡美观和实用的要求。这两个例子都未算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例子,Menara Mesiniaga的外型并不美观,Commerzbank确实浪费了太多宝贵的销售面积,所以两个方案都未能满足业主从商业角度的要求,但这些都只是第一步,还需要各位同业继续探索。

 

 

 

 




只能在平面上观看的建筑—犹太人博物馆

kdql0m5rG510wvBGduoLxQ berlin5 (1) Architect Daniel Libeskind's Jewish Museum, completed in 1999, brought in more than 20,000 visitors in the first eight weeks it was open

162731_10150335360585375_997180_n 39442_10150335360435375_268774_n

museum-plan-c-sdl-2280x1106

 

我之前都介绍了一些纸上建筑师,如 zaha hadid, Daniel libeskind 和 rem koolhas 等 。 今日不如和大家讨论一下纸上建筑的问题,在德国柏林的犹太人博物馆是犹太裔的建筑师Daniel libeskind所设计的,这亦是他最早期的作品之一。

这座博物馆位于东、西柏林的交界,在柏林围墙未倒下之前,这就是东、西柏林的边界上重要标记。 这博物馆分为新、旧翼两部份,而 daniel libeskind 负责当然是新翼的一部份,这座建筑物的概念是借用以色列的国旗上 star of david 星型图案作为蓝本。

Daniel libesind 利用星形上的斜线来制造出像蛇一样的博物馆平面,亦同时利用这斜线来制造出各窗户的图案。 因此整座建筑物就是有如三层楼高的金属巨蛇平放在地上,而外墙上是挂有不同大小的斜窗。 理论上,这样的设计概念是颇完整,但是现实上的情况却是强差人意。

因为从人视的角度是根本看不到蛇型的建筑外型,只会看到是一道又高又重金属味的实墙,完全感受不到 star of david 的感觉,这样的概念只能在模型上看到的,现实的情况根本是事与愿违。 再加上,此处原是柏林围墙的原址,市民难得一道实墙倒下来,为何又在交界上建一道密不透风的金属墙呢?

 

58001_10150335357565375_5904711_n

Holoca u st tower( 大屠杀之塔 )

 

另外,纸上建筑师一直被人批评为只会设计出一些好看而不实用的建筑,今次也不例外,特别在人流路线上都出现同等的情况。 首先,博物馆的入口在旧翼,通过购票处和咖啡厅之后,便需要步行至地库,才进入新翼部份。 这是建筑师刻意的的安排,因为希望让旅客感受一下德国集中营的经历,当中最重要是展览空间 holoca u st tower( 大屠杀之塔 ) ,这其实是一座 20 米高的混凝土高塔,整个塔除了屋顶上一个小天窗之外,是完全没有窗,进入这个空间之后确实让人感受到在集中营等死的感觉。 在这个博物体馆内还有另一个类同的空间,就是在另一座接近全黑的实封塔内的地板上放有大量的铁面具,这代表是犹太人在集中营作苦工的情况,确实相当惊吓。

虽然博物馆有几个震撼力强的展览空间,但是这整个博物馆完全没有清晰的人流,而且大部份的通道是成斜角的通道,而地库的通道更是互相交接的,而且有很多尽头路,异常混乱,可以说是我参观过最混乱的转物之一。

整体而言,整个博物馆算是有其特色的,但是在规划上是严重地失败,因为旅客根本看不出博物馆不同层次的空间,亦没有主次之分。 最可惜的是,整个博物馆的设计理念是不能够在实体上表现出来,平常人只能看到一道很大的金属实墙。 除非你从直升机上观看,否则只能从图纸或模型上才能感受到建筑师原有的精神,这确实可能是名附其实的纸上建筑。




用来放家具的消防站— Vitra Fire Station

Dnp6S2p8xLP0vwFRlDHQTwlfnVVcsBBasHjcIWUiC6QQOa.sBBkTEDJ7UGOFdSiGRgsR2.jD1Nx6iO7UQtqI85cAuSHdjF2a7d_kspcIg8GGWQ

既然有网友希望我讲一讲广州歌剧院,但是我想先为大家介绍一下设计这座剧院的建筑师—Zaha Hadid。Zaha Hadid出生于伊拉克的巴格达,家境富裕,长大后在美国完成第一个学位,之后再转至伦敦著名学院Architecture Association处攻读建筑,她当年的教授便是大名顶顶的荷兰建筑师—Rem Koolhaas,Rem Koolhaas便是北京CCTV新总部的建筑师。Architecture Association一向是奉行尖端的创作风格,破旧立新,而Zaha Hadid就绝对是这风格的表表者,亦可以说是该学院最有名的毕业生。

当Zaha Hadid毕业后便到Rem Koolhaas的事务所处工作,两年后她自立门户成立自己的事务所,继续奉行解构主意的设计风格。 在开业的首10年,她多次参加国际性的设计比赛并多次获奖,但是一座建筑物都没有建成。 因为她的设计不单超级前卫,某个程度上可以说是过于吓人,而且她一向只注重建筑物美学上的问题,而没有仔细考虑建筑物功能上的问题,所以就算她的设计方案获奖,但是由于功能上未能满足到要求,因此业主都不会使用她的设计来兴建。 当中最有名的例子便是香港山顶凌宵阁的重建方案,当年评审Arata isosaki 相当喜欢她的方案,认为她的是最具创意,她认为新的凌宵阁应该好像电路板一样,一个个单元插在结构之上,就好像香港的建筑物,一座座插在都市之上,因此被选为冠军。 但是由于方案根本没有解决功能上的问题,而且她的图纸相当抽象,无论外行和内行人都看不明,所以业主便选择了Terry Farrell的方案,但是她亦因这比赛而在国际建筑界处扬名。

香港山顶比赛的竞赛图纸

更糟的是,由于她创作的外型多数都相当复杂,令施工的成本和难度都相当高,但是她本身不是一个精于建筑技术和施工的建筑师,因此就算业主愿意使用她的方案来兴建,很多时都因为未能解决技术和成本问题而被迫放弃方案,重新找别的建筑师来负责项目。 现实地说,她的事务所在过去30年有超过50%的中标方案是因为未能解决技术问题,而不能兴建,但是她一直没有改变设计风格的意向。

因此一直以来Zaha hadid都被人狠评为「纸上建筑师」(Paper Architect) ,但平心而论,Zaha hadid绝对是天才横溢的建筑师,她不单设计出奇特的建筑,还设计出不同精美的展览室、家具、书桌、甚至鞋子,而所有的产品都流露出她注重流线型的设计风格,而这些小型设计相信便是她首10年的主要收入来源,不过这些设计同样地未必能满足到功能上的要求,就算连她设计的坐椅都是使人极不舒适,根本不能满足坐椅功能上的要求,只能用作装饰之用。

pN3KAl2l4PQ5gLeUtLW_ywRr_VSihNyyZZqNgPq0iKiw

OXXorLvkzoJqJ7K_I4s35Q

至于今日为大家介绍位于德国Weil am Rhein的消防站,是Zaha Hadid首座建成的建筑物,亦是她的事务所开业10多年后首座建成的建筑物。 她的理念其实很简单,就是利用线性的空间来把建筑与四周的公园连接,整座建筑物就好像是从地慢慢伸延上来一样,成为公园的一体。 在理念和美学的层面则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功能上则有相当之多的问题,这建筑与地连成一线,公众是可以步行至消防站的屋顶,但是屋顶的设计又没有什么特别,上到屋顶后又没有什么景观,可以说是为了上屋顶而上屋顶。

不过更坏的是,这消防站根本没有提供足够的消防车停车位,亦没有足够的消防的休息的空间,就算有都由于室内的墙全部都是斜的,令大部份的室内空间都用不到。 最致命的一点,这建筑设计根本不能够让消防员尽快到达消防车,无疑阻碍了救火的效率,甚至破坏了消防员的工作流程,所以这消防站在使用两个月后便被迫另寻觅新的地方,这消防站便唯有用作家具的博物馆。

虽然遇到这样的挫折,但Zaha Hadid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现在她的事务所有超过350名职员,是欧洲炙手可热的建筑师之一,而她亦成为历史以来首位夺得Pritzker Price的女性,亦是最年青的得奖者。

她的成功除了自身的努力和坚持之外,还是多谢电脑技术上的升华和愿意在财力上作出无限支持的家人。

 

官方网页: http://www.design-museum.de/index.php?sid=6ed5370dd4affcb16397b62beee2d4a9&&language=en&noselection

消防局地址: Vitra Fire Station
Charles-Eames-Straße 1
D-79576 Weil am Rhein
Germany




多余与不多余的建筑- Reichstag

4Z3uWm6mGfLAIF7RhVuDeg aOwijbbaqWgScQXneLrwQw cyAtdc.hmla5J1DpJaAAXg  MD5tqG2sZIA8qvvE4ijhXg Oz7QQEa6lpx.gaRlHofqXA SYg2POHgiaingLHSW1SEkgPQxjNbF0Vyrf_DJaQu3vxA

huvyLo_Zu6fPAC5JszCqyg z4CziBnGbzMq3Yil3V1Wgw Zmvil.jBp3yBqIfTRU8Qcw

今日不如和大家旅讨论另一座在德国柏林的建筑,这亦是英国建筑大师 Norman Foster 的建筑,虽然我曾经多一次介绍 Fostrer 的设计,但我其实不是特别钟爱他的设计,就只是他在伦敦和欧洲等地确实有很多项目,而当中建又确实挺有话题性,所以值得与一家一谈。

今日介绍的是位于柏林市中心的德国国会大楼 —R eichstag, 原在 1884 人年兴建,但在二次大战时受到严重的破坏。 现在的版本在 1894 年翻新了整座大楼,并且加建了新的议事厅并在顶层加建了可让旅客使用的瞭望台,好让旅客可以从高处尽览柏林的景色。

Norman Foster 贯切了他的风格,务求在每个城市都有他的地标性建筑,今一次亦不例外。 如果是一般的建筑师会尽量避免在主体建筑上去建设任何大型附件,务求能原汁原先味地去保留这欧方式的古建筑。

今一次 oster 在屋顶加设了一个很大的玻璃屋顶,内里还包含了两条螺旋的斜坡,好让旅客可以缓缓地步行至顶层并且可以 360 度来欣赏柏林的景色,确实又别有一番风味。

如果大家认为这是一个的密封的玻璃盖的话,就大错特错。 这个玻璃顶不单不是密封的,而且是颇为开放的。 玻璃盖的低部和顶部都是开放的,所以空气可以自由流动,某程度上可以算是 stacking effect (烟筒效应)。

如果你认为室内的议会厅是没有阳光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在整个了望塔的中心其实是一个大型的天窗,让阳光通过了望塔直通至议会厅,为了进一步加强阳光的效果, foster 更把中心部份设计至成大型玻璃塔,书量把阳光从室外反射至室内。

如果从功能的角度来看这个玻璃了望塔,这又确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部份,因果整个设计理念是让旅客可以 360 度来远观柏林的景色,而的室内的议会厅院又确实可以享用更高的楼底和自然光。 不过,若从立确面方面出发,为何一个中轴对称的古建筑会需要一个圆拱形的玻璃盖,更什的是这部份完全破坏了原有的黄金比例和体量关系。 有些人批评 foster 为了要建立自己的标记,而把一座黄金比例的大厦而改成非黄金比例的大厦,失去了其原有的精神。

另外,若要达到观景台和大型天窗的话,就确实不需要一座如此巨型的玻璃蛋,因为此大厦有 20 多米高,所以如果观景塔只是数米高的话,街上的行人可能看不到,就算要看到数米的新加以建筑都需要从远处望见,因此对原有的立面影响甚微。 不过, Foster 始终是 Foster ,他都必定会在他到访过的城市处留下筑迹,所以才出现这样的效果。

再者, Foster 一直善用自身熟悉工程的强项来增加其设计卖点,例如:这大厦的能源效益是相当高的,在冬天时,室内的空调系统和暖水系统会经过地底下的吸热线,让水和空气会预先因地热能而加热,所以可以减少暖气和暖水在能源上的开支。 在夏天,由于地底的温度会比室内低,所以当空气经过地底的散热管时,便可以预先把室内的热量带至室外,让室内的温度降低后才被空调系统冷冻,从而减少能源上的开支,而其他的太阳能板和空调转换装置就都当然有提供。 另外,这大厦是配置了生化能发电机,这大厦是使用一些生物油渣来发电,发电出来的废气是经过特别的氧化后才排出,所以所产生的污染是相当低。

讲回建筑设计,虽然有人批评 Foster 这个新加的设计很多余,但他又确实连贯切他的风格,在细部上的设计是一丝不苟,他们可以建造一个大比例的模型来研究阳光进入室内的情况,这个模型更是大至可以始让整个人都能进入,让 foster 本人可亲自进入模型内研究阳光的情况,他设计时所动用的资源是一般若建筑师楼所不能负担,可谓超班的水平。

讲到底这新加的玻璃蛋是多余还是必须的,美化还是丑化呢? 就确实是视乎大家的观点是在乎实用还是美学了,小弟都认为若论体量关系来说,这个玻璃蛋确实夸张了一点,把整座大厦的焦点都放在屋顶之上,失去了原有主立面以主入口的4 条柱子作为重点的元素。 虽然从玻璃蛋的底部缓缓地步行至顶层是相当舒服,但其实玻璃蛋的外型又确实可以考虑比较小的型状,让建筑立面的主一次关系得到一些调节。

相薄: https://www.facebook.com/snhui2000/media_set?set=a.10150353274815375.594117.845400374&type=3

官方网页: http://www.bundestag.de/htdocs_e/artandhistory/architecture/index.j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