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建築遊記

築動人心(6月10日信報專欄)

 

在2008年,由於筆者的工作發展不太暢順,人生發展的方向都有一點迷失。在太太的鼓勵之下開始在網上撰寫建築博客—「建築遊記」至今,不經不覺已寫了接近400篇文章,轉眼已是第九個年頭。這一個建築博客雖然微不足道,但是筆者在這逆境時一直在精神上支持自己的重要元素,亦為筆者帶來另一個興趣—建築寫作。

在香港這個「文化沙漠」中做作家,不單難以依賴稿費來維生,甚至是要付出不少金錢和時間。拙作在過往數年銷量雖然不俗,但在購買參考書、攝影器材、實地考察旅費上的開支絕對不少,甚至可以說是「寫一本、蝕一本」,筆者慶幸這幾年的工作都尚算穩定,而且得到家人的體諒,這才容許筆者繼續任性下去地「燒銀子」。

除此之外,無一本書的自構思、資料搜集、撰稿和排版共歷時接近一年,在這一年內的90%的私人時間都用在籌備工作之上,自己上、下班的乘車時間全都用在寫稿之上,連帶自己近半的年假都用在實地考察,所以每一本書付出的精神與時間確實不少。

不過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如果這一本書能夠感動大家嘗試以多一個角度來了解不同的城市,這又是不能用金錢所計較的回報,又正如我們可以用一千萬來買一個單位,但一千萬買不到一個感動人的空間(Money can’t buy the value)。筆者幸運地除了可以利用點、線、面來構造不同的型態,並通過光線、顏色、物料來營造觸動人的空間,亦可以筆者利用字、詞、句來構造不同的段落,並通過觀察、分析、來描述令人動容的建築。

建築師與專欄作家,兩個身份雖然不同,但都是通過另一個媒界來觸動人的心靈,這一份的觸動並不是單向性的,而是雙向性的。表面上筆者是一個能量發送者,筆者將建築的知識傳送給讀者,但是若沒有一眾網友一直以來的支持與尊重,筆者亦確實難以堅持下去。

建築寫作雖然是「貼錢買難受」的行為,但每當筆者收到讀者認真的回應與提問時,便令到筆者不得不提醒自己要認認真真地寫下去。雖然筆者與他們素未謀面,而他們的評論未必全是正面的,不時還會質疑我的觀點和資料的精確性。通過他們這一種的善良的壓力變成了筆者的原動力,繼續磨練自己,令到筆者可以在不同報紙處撰文並繼續發展《築覺》系列。

感恩地,這一個無心插柳出現的機會,令到筆者由一個失敗的建築界從業員,頓然變成一個可參與香港書展的專欄作家和其他因寫作而衍生出來的工作機會。多了一個可發展事業的機會其實是次要的,最重要是多了一大堆網絡朋友。便正如自己合作了8年的攝影師亦是從網絡上開始認識,然後慢慢地成為了現實上的朋友,甚至知己。

這一群讀者無論在我逆境時、懶惰時都繼續給予我原動力,讓我繼續走下去,這確實是難得的緣份,就正如筆者早期的知音人—Francis Yu,他自2008年開始便一直默默地支持我,每當筆者有新的著作,他都必定會捧場並介紹給他身邊的朋友。甚至當在他醫院接受治療時,筆者的新作曾陪伴他過這一段艱難的路。

建築物和文章雖然都是死的,但是它都可以感染別人,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帶來希望和鼓勵。這一個結果又確實是意想不到的,這些年來,筆者嘗試以深入淺出的手法來為讀者導讀,並帶出建築物背後的故事,讓市民通過認識建築物不同層面的知識,從而關心自身的都市發展與城市設計。筆者從來以為自己只會與大家在建築上有交流,從未想到自己原來曾經啟發別人的思考,甚至能鼓勵別人欣賞這個世界。

現在他要走別的道路,去別的世界,筆者慶幸地曾經間接地陪伴過這一個人最後的旅程,但遺憾的是未能在他生前真正認識這位知音人!

願他一路好走,天堂再會。

謹以此文報答他多年來的支持!




《築覺》之旅

 

 

雞年剛始,亦是《築覺》系列開展新的一頁。因為過年前我和拍檔收到出版社的通知,《築覺4—閱讀北京建築》和《築覺5—閱讀紐約建築》已初步通過選題,意味著《築覺4和5》都會正式開始。

現在回想7年前,我和拍檔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來與「三聯」商討《築覺1—閱讀香港建築》的大綱,當年我們兩個寂寂無名,只憑著一份熱誠和不怕死的精神,就「膽粗粗」地向出版社許下承諾,接下這個任務。

雖然小弟曾出版《築、旅、圖》,但是當年的編採工作比較粗疏,自身的要求同樣不高,所以成績未如理想。為免重蹈覆切,所以《築覺1》在選題和照片質素上都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務求做到雅俗共賞、深入淺出。不過,由於剛回港首兩年的工作比較繁忙,而且亦忙於準備執業試,所以《築覺1》一直緩慢地進行。直至2013年初收到高級編輯的電話,希望見面商談《築覺1》事宜並同時介紹新負責的編輯,怎料她們希望我能在書展兩個月前完成《築覺1》,換句話說,我們需要在3個月內完成餘下三份之一的稿件並同時完成排版、編採等所有工作。

在這三個月,我和編輯連同平面設計師差不多每隔天便會面一次,每天都通宵達旦到工作,幸好終能在預定目標之內完成出版的工作。

雖然《築覺1》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有幸地成為當年「三聯」內暢銷書之一,並榮幸地登上「誠品」十大暢銷書榜。由於《築覺1》有不錯的成績,所以方能得到機會與出版社合作《築覺2—閱讀東京建築》。

籌備的初期,由於是原班人馬的再次合作的關系,大家都以為只是《築覺1》的𨒂續,並膽敢希望趕及在2014年書展前出版。不過,由於我當時經常出差,所以整本書大部份時間都在酒店和飛機上寫,因此行文雜亂,而且很多關於日本資料都未夠完善,因此編輯需要再三用時間來確認資料的準確性,所以《築覺2》要推遲至2014年年底才出版。

我和拍檔一心以為《築覺2》的銷路雖然未必如《築覺1》般厲害,但是銷路應該不成問題,因為自問《築覺2》的資訊性和分析圖像亦比先前更多更充足,理應該是一本更優質的建築書。不過,奇怪的是《築覺2》的銷路遠遠不及《築覺1》,相反《築覺1》則長賣長有,韌度十足。

我們都曾一度反問自己,究竟是《築覺2》的文章未如理想啊? 還是本土議題會更吸引呢? 還是物以罕為貴,香港建築書太少,東京建築書太多的關系呢? 還是2013年是我們行大運呢?

雖然《築覺2》成績未如《築覺1》般理想,但是銷量還是超過1000本,所以都獲得出版《築覺3—閱讀倫敦建築》的機會。為了再進一步提升質素,我決意買下更多的參考書,再配合我曾在倫敦生活的經驗,這應該可以令到書的內容更加豐富。《築覺3》到現時為止都只是開售了兩個月,成績大致不俗,雖然亦未能再創像《築覺1》般神話,但是到現時為止的口碑還不錯。

綜合三本書的經驗,每一次所遇到的問題就是要如何整理一大堆的資料,然後要以簡潔的文字來帶出一個訊息。每一次我去到這地步便會很容易迷失,經常會盲目地把一大堆的資料寫下去,而失去了一條主線。因為現在英文的建築書大都是教學相關的書籍,所以內裡的文字無需要經過修飾,並且形象化地展現各重點出來,因此內文大都相當乏味。如果我自己萬一沉溺在趕稿之中,我便很容易寫了一大堆令人費解的文字,這就會難為了編輯為我再重新調整文章的方向,甚至大改,這才方能出版。

現在回顧3年多的《築覺》之旅,一路走來確實不易,現在《築覺》開始踏上第4步曲,這一個過程確實難為了不少人,亦麻煩了不少人,特別是我的編輯。在此再次感激曾幫助過《築覺》系列的人仕,多謝他們讓《築覺》系列走得更遠。

 

AGC design Ltd.

吳永順先生(Vincent NG)

陳翠兒小姐 (Corrin Chan )

馮永基先生

劉秀成教授

Mr. Alex Lau

Ms. Tiffany Loo

陳家文先生

周愛華小姐

梁志偉先生

梁麗仙小姐

梁崇基先生

楊鳳平小姐

古偉雄先生

Mr. Kirin Leung, siu lun

鮑俊傑先生

方維理先生

岑翠盈女士

謝浩新先生

Mr. Riley Choi

陸沛靈小姐

Mr. Ivan Lee

Sou Fujimoto Architects

Mr. Laurence Lo

Mr. Hui Shui Cheung (Tommy)

 

 

 

 

 




有教無類

由於近幾年我都忙於《築覺》系列的寫作,我甚少提起筆杆寫blog,關於時事性的blog更有超過5-6年沒有寫。今日看完新聞片之後,我真的怒火中燒,不吐不快。

當教育局長吳克檢上立法會時,不少家長、教師和學生都狠評現今的教育制度,為何一眾學生都瘋狂地為了成績而無休止地操練? 部份老師和學生更因此而輕生,何解?

當我和一眾教書的朋友閒談時,他們告訴我部份學校已經引入了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KPI)來評核各班級和老師的表演。因此很多老師為了應付每個學期,甚至每個月的評核而不斷地操練自己的學生。無他,現在社會氣氛講求成績與效益,優勝劣敗,汰弱留強,不合表現的學生、老師、甚至整間學校都要消失。

在朝不保夕的情況下,試場如戰場,課室變成心戰室,學生們小小年紀已經要十項全能、文武全材。學習的戰鬥已經不再由出世一刻才開始,而是在爸爸「射精」的一刻已經開始了,否則又怎能「贏在射精前」。

作為Project Manager的我對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KPI)一點也不陌生,因為舊公司是以KPI來檢視每個項目的成果,其他的指標如Cost performance index(CPI)、 Schedule performance index (SPI)都是Project Manager需要監控的指標。

在我舊公司KPI亦是Project Manager、以至Project Director的升遷、甚至年終花紅的 根據,若果KPI不佳,整個項目團隊也可能要被調組、甚至開除。在一些惡劣的情況,整個項目也可能要暫停、甚至終止,這就是傳說中的爛尾Project。

KPI應用商業社會上是很正常,因為公司需要監控成本效益、利潤回報,不理想的投資要暫停、甚至斬纜,不佳的員工要開除,這是正常不過的運作。

不過,若果教育都要講求表現回報,教師便有如Project Manager,學生就有如Project team。他們存在的目的就是要交出「成績」!!!!!!!!!

我想問,對一個學生在教育上的投資是可以「斬纜」?成績不合表現的學生是否需要開除呢?

家慈形容我是一個品學兼「憂」的學生,「爛泥」二字一直與我相伴,學業水平雖未算差惡,但總是在合格線上、下俳迴。

記起中七那一年,我中文老師—周愛平老師認為我中文作文的表現強差人意,我亦擔心未來A-Level的考試,所以我問周老師如何補救?

周老師說作文的基礎是「字、詞、句」,就有如畫畫的「點、線、面」。作文好,一切就要由基礎做起,先從閱讀、理解、再到作文。

她問我平常看那些書籍?

我答:不多,中文書多數是金庸和衛斯理,間中看一下梁望峰。

她說:金庸精於佈局、衛斯理精於創意、梁望峰的筆風不適合考試,你應該看一下冰心、亦舒的作品,因為她們文筆秀麗,看完後然後再交一些散文給我改,看看可否有改善的空間?

另外,你演說能力強,就應該在這方面下多一點苦功,在「演說」考試這一欄拿高一點分數以彌補寫作上的不足。因此,我參加了「南區演講比賽」,並獲得優異獎。

由於資質平庸,而且苦功不足,我的中文考試成績最後都名落孫山、慘敗而回,但「演說」部份則拿到「A」級,大學入學試同樣落第。轉轉折折之下,我可以到英國留學,大學時我閒時會重閱中學時的科本如《西潮》、《吶喊》,亦多讀一點金庸、古龍、簡而清、以至《風雲小說》。讀書的目的是只求學問,不求成績。

因為有我這種「爛泥」級的學生存在,當年若用KPI來評核周老師的表現,她應該是不合格,不過她對我的訓練是終生受用。雖然學生不材,花了20年光景,仍舊行文雜亂、筆風幼稚、錯別字多不勝數,如非得到編輯的捨命相助,焉能成為五本書的作家。

另一例子,中學時的我是長跑隊的主將,對長跑比賽自然樂此不疲,不時還會與同學和師弟參加各區的比賽。其中一名師弟,他是南區越野賽中最後一名衝線的選手,師傅和我們雖沒取笑他,但他也神情落魄。

不過20年後的今日,他已考獲三個學位,現任職高級消防隊長並且拯救過無數的生命,體能上可能是一眾師兄、弟中最好的一個。若果用KPI來評核當年的長跑教練和體育老師,他們同樣不合格,但是他們當年對這位學生的體能訓練是否對他消防工作上作出了正面的幫助呢?

我雖不是教師、更不是什麼專家,無資格評論教育,但作為「爛泥」級學生的我,幸好從未被老師放棄過!!!!!所以 現在的我,儘管不是什麼社會的精英,但總算能夠自力更新、養妻活兒。

「有教無類、因材施教」,教育是為一個人,以至社會的一個長線投資。這個投資在那一天、那一年才獲得回報,是沒有人知,甚至沒有回報,但總不能對一個學生「斬纜」,因為中、小學的教育是社會對他們的義務教育。

老師的工作有如打地基一樣,一生的工作雖然不能被人看到,但是默默地支撐整個社會。當老師教好一個學生,社會就少一個罪犯。

教育是講求「表現回報」嗎?????

 




我在聖伯多祿中學學到了什麼?

唐校長、各位老師、各位同學:

當我在2015年初臨新校舍時,遙望昔日的舊校舍,心中頓時回憶當年上課時各種快樂、瘋狂和頑皮的事情。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不經不覺已經畢業了十八個年頭了。現在大部份的同學都是1997年之後出生的,我都不能不認一個「老」字了。

現在回想我到底在聖伯多祿學到了什麼呢? 又或者說聖伯多祿的知識到底又有沒有用呢?

坦白地說,中學時所學到的知識其實與我現在的工作沒有太多直接的關系,但是知識無分貴賤,所學到的知識就將會是我一生的珍貴的資產,現舉一些例子:

例子一:

在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的一個進修課程中,曾提及未來的城市規劃。他們講及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如何在屋頂和避難層各處興建Algae farm(海藻農場),因為Algae可以吸收太陽的熱量,從而減少大廈的受熱程度,並適放出氧氣,而且屬低成本的野生植物,完全不怕其它野草的襲擊,所以維護費極少。

另外,一些科學家亦開始研究從Algae處提取lipids(脂)和oil(油)作燃料之用,即所謂的algae biofuel(生物能源) , 以解決快將用盡的石油。由於Algae可以在很多地方處生長,而且繁殖率快,因此在都市大廈內設立Algae種植場是絕對可行。

當我上完這一課後,我便想起Algae便是郭富華老師在我中四生物課時的第一個課題,當年所學的知識在這一天全都用上。

例子二:

在英國讀碩士時,其中一條考試題目是關於大廈的防雷設計。問題是大廈的防雷帶電阻(Resistance)最大度是多少呢?另外,如果大廈高度太高, 如何設計防雷帶呢?

答案: 防雷帶最高的電阻是10Ω。如果大廈太高,防雷帶便需要以Parallel 而不是serial。以上的問題便全是中五時唐校長所教的基本電學原理。

例子三:

記起我當年考建築師執照時,考官曾突然問一個問題:

為何現在不用BCF和BTM作為滅火材料呢?

答案:因為BCF和BTM對人體有毒。。

答完之後,我突然想起,這些知識是我在中五時從歐陽旭明老師的化學堂中學到的,慶幸當年有用心上這一課,否則今日可能做不到建築師。

我絕對意想不到,我在26歲、甚至36歲的考試中竟然會用到我在16歲時所學到的知識,世事確實難料。

以上的例子是證明,今日你們所學到的知識不是只為年底的考試而學的,亦不是為高考而學的,而是為你未來每一天而學的。這一天可能在10年後、20年後,甚至更長遠的日子之後出現。

各位老師今日為大家所做的事情不是為一個18歲的人作考試的準備,而是一個人未來的挑戰作出準備。

作為大師兄的我,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各位學弟,聖伯多祿的畢業證書未必能直接帶給各位同學很多財富、甚至是值不幾多個錢。因為我中學畢業後及曾工作了3年才入大學,所以親身地證實給你們這一句話。不過,聖伯多祿為我帶來不是財富,而是開啟其它知識之門的門匙,讓我可以行更遠的路。最重要是帶給我一個「希望」,一個可以把握機會的希望「希望」。

雖然我高考的成績不理想,我中文考試不合格、英文幾乎不合格的,但是18年後竟然有幸為校刊寫稿,確實18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聖伯多祿不是為各位同學在知識旅程上的終結,亦不是起點,而是旅程的一個中途站,希望各位同學可以好好享受學習,珍惜做一個全職學生的光陰。各位老師亦希望繼續享受教學的苦與樂,因為您們的工作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共勉!

許允恆

1997年聖伯多祿畢業生

現職建築師和專欄作家

 




拙作3

4ho8h4tmj6xdoslk0rsxq tp4oyjxodprhwg28j9etdg       cndkuabkqiahitgzfuwkiw   6_7oo8kzi__y4nscnd0wqg  uc4es3tw5bfgsbqpoxw25g

既然有香港和上海的網友希望我寫多一點關於我自己的作品之後,今日便順便地再一
篇。
以下這一個是學生時代的功課,這功課的題目是倫敦St.Tomas Hospital 的一個空
地,這處是位於倫敦著名景點西敏寺的對面,而這座醫院亦是倫敦市內最有名的醫
院之一,除了這處的醫療水平值得加許之外,這裡還是著名護士─藍汀格爾成立世
界第一間護士學校的地方,所以歷史相當悠久。
現場的空地和附近的醫務大樓是在1950年左右時興建,因為原有的大樓在二次大戰
時被炸毀。根據在1950年時的報章報導,新建的St.Tomas Hospital在當年是5星級
設備的醫院,而且是世界一流的醫學院,但是在公共空間的規劃上出現了不少問題。

現場的情況:
1) 現場假設是為醫護人員提供休息的綠化空間,但是現存的花糟完全阻擋了使用者的
視線和路線,根本提不起意欲使用這空間。
2) 倫敦的秋冬兩季是很寒冷,但這綠化空間是露天的,所以當天氣寒冷和下雨時,根
本沒有人使用,即在一年內只有6個月左右才有人使用。換句話說,醫護人員在天氣
惡劣的情況下便失去了休息的地方。
3) 現場除了有醫護人員使用之外,還有旅客和本地居民使用。遊客到達這處的目的是
希望從對岸拍攝西敏寺,而本地居民則多數是沿泰吾士河邊跑步或帶狗散步,但是
這處根本沒有足夠的空間讓他們停留、休息。
4) 由於現場的綠化空間與海濱長廊有1.8m的層差,而且有一道牆把整個空間封閉了,
所以遊客和本地居民根本不能使用。
5) 儘管藍汀格爾對這醫院有重大的貢獻,但現場的藍汀格爾博物館則設在地庫垃圾房
旁的位置,可謂相當之差。
設計的目的:
1) 為醫護人員/探病者提供適當的休息空間,儘管在天氣惡劣的情況下都可讓他們休息或改變心情的地方。
2) 為醫院提供提供一個訪客中心,讓訪客可以在這處進行醫院內不容許的活動,如使
用手提電話、抽煙、談煙、談論等,而醫護人員同樣可以在這裡休息。
3) 為遊客和本地居民提供適當的公共空間,好讓他們在旅途中有一個休息的空間。
4)連接海濱長廊和現場的綠化空間,讓公眾人仕都可享有足夠的公共空間。
5)把藍汀格爾博物館重新設置在沿泰吾士河旁的地方,讓遊客可以清楚看到這個博物
館。
6) 由於遊客和醫院的使用者是完全不同的群組,所以在公共空間和人流處理上需要分
為兩層,沿河的空間為公眾,近醫院的空間則比較私人,屬醫院的空間。
規劃的理念其實很簡單,保留現有的樹林並加入一個草地,作為與Westminster bridge的綠化緩衝區。然後利用一個木地板的通道把海濱長廊的人流帶至這個空間,沿通道兩旁還設有坐位,讓跑步/放狗人仕有休息的地方。
然後,便是整個發展項目的重點─藍汀格爾博物館和醫院的訪客中心。最後一層便
是醫護人員的公共空間。為了提供足夠的休憩空間給予醫護人員和分開旅客的人流,
所以藍汀格爾博物館和訪客中心的屋頂是緩緩而上,這樣便把上一層的空間定義為
醫院的範圍,而沿河的空間則定義為遊客的範圍,並順利成章地分開兩個不同的人
流。

藍汀格爾博物館的設計是把藍汀格爾的一生分為7個階段:
1) 童年時代
2) 早期學習/工作
3) 戰爭中的服務/Lady with the lamp
4) 在St. Thomas hospital成立第一間護士學校
5) 成立圖像系統
6) 成立女仕的醫學院
7) 婦女運動
這個博物館便設有7個展館和1個電影院,每個展館都以螺旋的方式連結至下一個展
館,部分展館更是斜坡的,這樣旅客便可以通過一個展館緩緩地步行至上一層的展
館,然後再從上一層的展館緩緩地步行至下一層的展館並離開這個博物館,目的是
讓旅客從經過不同層數的展館時,便感到他們已到達了藍汀格爾另一階段的人生。
另外,在燈光的處理上亦加強了這個因素,1號、3號、6號展館和電影院都為黑暗的
展館,只有小量的自然光、甚至完全沒有自然光,2號、4號、5號、7號展館則為有
自然光的展館,這樣遊客亦可以從燈光上的不同而感受到,他們已進入另一階段的
展覽。

8etqb9ugolzqks4cx8g-sa 8_gyccl8jpyi_we18vc-ka

這樣的處理與一般博物館的處理完全不同,因為一般的博物館只是在一個很大的空
間中分隔成不同細少的展館,然後讓旅客隨意地遊覽,但是這博物館由於是單一主
題,而且可以與一個人的人生有直接的關係,所以便可以用人生旅途的方式來處理。
旅客便可以緩緩地步進不同的展館,而感受到人生的不同階段並感受到人生的變化。
至於燈光處理,博物館一前、一後的展館為有自然光的展館,中間為黑暗的展館,這
樣便可以使旅客從光明的展館->黑暗展館->光明的展館。在黑暗的展館中,原本打
算希望利用太陽光來製造出不同顏色的效果。因為這博物館的正門是向西邊並背向
東邊,所以在黑暗展館的天窗上是設有不同的顏色天窗。

vkhqsrn8fg29chk1qtf3ng
當陽光從不同的角度射進室內時,便會經過紅、綠、藍的天窗,由於太陽光線角度上
的不同,便會做成不同的RGB比例,並形成不同的室內自然光的效果,所以室內的顏
色會隨著太陽角度在一年內的變化而不斷地改變RGB的比例。
但是這樣的燈光效果好像過份強調博物館本身,而把展品變為次要,所以最後只決
定用清玻璃,純粹只讓陽光因角度而出現不同的燈光效果。
至於結構方面,這博物館是用木結構的,因為現在的醫院大樓則完全是混凝土的結
構,連綠化空間都是一樣,都是又灰又黑。所以希望利用木結構和木地板為旅客帶
來一種溫暖的感覺,而且且博物館的行人通道是設在博物館的外圍,這樣可以讓旅
客可以觀看到室外的情況,而室外的人可以觀看到室內各層和屋頂上的活動,務求
營造熱鬧、人和的氣氛,而不是又冷又冰的密閉空間。




BBC英倫網訪問

建築是一門融合文科和理科的專業,受到很多中國同學的歡迎。但是,這個專業需要時間之長、對學生各方面要求之高,也令一些人望而卻步。香港人許允恆十年前來到英國紐卡斯爾大學(Newcastle University)攻讀建築本科學位,畢業後回到香港擔任建築師,闖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最近,他從東倫敦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London)建築碩士畢業,並以“建築遊人”為筆名出版了專著。他的經驗非常值得借鑒。

子川:當時在香港怎麼想到來英國讀建築的?

許允恆(以下簡稱“許”):其實在讀中學的時候,我就想去看看這個世界。因為香港的教育制度和英國是配合的,我就可以讀完高中後馬上過來,不用再考其它的試,就相對簡單一些,所以之後我就來英國了。

子川:對建築是怎樣產生興趣的?

許: 關於建築,我相信是因為小時候的玩具。小的時候家裡很窮,媽媽不允許我到外面打籃球或者在外面玩,一定得留在家裡。她會買很多積木給我,我也對積木非常有興趣。家裡所有的廢物,我都可以自己做成玩具。可能對不同空間和上維的創作研究興趣就是這樣發展出來的。

子川:你在英國讀建築讀了本科之後又讀了碩士,像建築這個學科的時間是不是比普通學科更長?是怎樣一個過程?

許:對。一般來說是從大一開始在英國讀三年,然後工作一年,之後讀到學士要兩年,再接著一直工作兩年,還要參加RIBA(Royal Institute of British Architects–英國皇家建築師協會)的考試,從大一開始考,最少要四年才能成為一個建築師。

子川:在找工作上有沒有遇到什麼難處?

許:我很幸運,2003年香港剛剛經過非典,經濟處於最低谷時期,那時我找到一份工資比較低的工作,但是是一個有利於發揮的機會。

子川:你在那家公司做了幾年?

許:五年半左右。

子川:然後為什麼想回英國讀碩士?

許: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想在這邊再多看一點,特別是倫敦奧運快來了,那個時候我想看看倫敦的發展怎麼樣。

子川:2003年的時候,有沒有試著在英國找工作呢?

許:有。在2003年畢業之前,我就已經在Newcastle一個小的建築室做兼職,雖然有一個工作機會,但是我想去更大的公司發展,所以我就去香港了。

子川:做一個建築師,讀碩士是必要的嗎?

許:當然需要,可以說作為一個建築師,能否堅持下去是最重要的。因為在讀的過程中的氣餒,或者考完之後工資又不是特別的高,只有堅持下去才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建築師。這是一個很艱苦的過程,如果你幸運的話,在很多機會中可以學到很多經驗;如果不幸運,十五年、二十年後你還只是一個很平凡的人。

子川:但實際上如果天分不夠的話,是不是也挺難的?

許:經常聽國內的學生談到這個問題。我有一個在新浪的博客,他們經常問這個問題,他們覺得中國人好像沒有創意的DNA,他們經常問是否是自己的創意能力不夠,是不是沒有天分,是不是外國學生做的比我好?他們年紀比我小,可是他們天分這麼高,是不是我們中國人做不到?我說不是這樣,最重要的是你要從人的感覺去考慮。高中的時候,他們就從美學,從人的不同感覺去啟發思考方式 ;中國人則非常實用,東西是否好用,是否暢銷,都是從實際上的數據去考慮,沒有創意成分。但不是他們沒有,而是重點要放在人的感覺上。

子川:你那個時候已經屬於高級建築師,接的項目都是哪一類的?

許:主要是購物中心,在新加坡、香港和上海都有。而且需要工作小組來做,不是一間公司而是幾間公司。

子川:現在有很多華裔學生在英國學習建築,你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許:盡量多跑跑,多看看。因為英國的文化和建築從根本上來說和中國的不同,你要去考慮和比較。在英國,特別是倫敦的文化,建築文化特別強。比如在海德公園,他們有一個Serpentine Gallery, 每一年他們都邀請全世界一流的建築師,做一個很普通咖啡廳,面積不大,但是用了100個人。這樣的文化允許他們在這個空間盡量發揮,做不同實驗式的建築,用不同的建築方法不同的思考空間設想一個咖啡廳。這樣的空間在中國不是沒有,但沒到這樣的時候。

子川:找工作方面有什麼建議和竅門?

許:現在在英國找工作是相當困難的。要盡量發揮自己的強項,我感覺中國人在找工作方面比英國人更用功,更勤奮。還有要在美觀方面,使用功能方面多考慮一些。中國建築師很注意建築法規方面,但是英國就沒有看得這麼重。如果我們發揮得比較好一點,比較全面,這就是我們中國人的強項。還有一個建議是,盡量找一些在中國有分公司的英國建築公司,這樣的機會是最大的。我有很多同學他們在北京、上海、大連、廣州工作,但是他們的總公司是在倫敦,所以這是很好的工作機會。

子川:外國的建築公司在中國活動的很多是嗎?

許:對,很多。特別是在北京奧運之後。

子川:現在倫敦要奧運了,是不是大家都往倫敦來了 ?

許:反過來了,第一是倫敦這個市場已經很飽和了;另外倫敦只是在Stratford這一塊地,而北京是整個城市大規模去重建。

http://www.bbc.co.uk/ukchina/simp/uk_education/students_experience/100909_experience_xuyunheng.shtml




死了都要改

y_9e1mvchkeoamm6wv857a對不起各位,為了辦搬家的事而忙了一個多星期,今日終於有時間好好坐下來,重新回到電腦前寫在香港第一篇文章。香港確實是一個繁忙的都市,香港人好像每一分鐘都在忙,無論在公、在私都很忙。如果相比英國的生活時,英國的工作確實是相當休閒,但其實是什麼原因呢?

若以建築行業為例,到底為何亞洲的建築師老是這樣忙呢? 而歐洲的建築師為何可以如此清閒呢?

首先,我嘗試理解為何香港的建築師如此繁忙的原因,以我自身的經驗來說,香港的建築師花了最多時間不是在設計,而是在改圖。因為很多時香港的發展商會希望建築師為他們嘗試不同的方案,無論任何時候都不斷地嘗試新方案或修改方案。有些極端的例子是當混凝土已經建好後,發展商還希望修改設計,於是拆走部份牆壁並且重做,所以香港的行家都有一句名言:「變幻才是永行」。
至於國內的發展商,他們好像都有類同的習性,永遠都喜歡在改變,無論任何一個時候都想嘗試另一個方案,因此國內行家則有另一句名言:「死了都要改,改至天荒地老才精彩。」
為何會這樣呢? 難道亞州的客戶不能拿定主義,永遠是三心兩意、朝三幕四呢? 以小弟的經驗來說,亞州的發展商不是不能拿定主義,而是因為他們太懂得當地的遊戲規則和法規,所以他們可以在短速的時間之內,修改方案並且重新入則。而且,大家都對當地政府部份的規則、官員的脾性有一定了解,所以懂得在申報方案時避重就輕,不會做一些敏感和違例的事情,因此向政府申報一環則大致在掌握之中。
另外,很多香港數家的大發展商都有自己旗下的承建商,就算沒有直屬的承建商都有相熟的承建商,所以他們可以在短時間之內通知地盤修改方案,甚至可以邊改邊設計,因為大家都是一個老闆,所以一切的事情都變得簡單。最重要的一點是,無論手續和金錢上的問題都已自然地解決了,因為在正常情況下要求地盤修改方案都需要付額外的費用(Variation order-VO) 和額外時間( extension of time – EOT ) ,但如果是自司旗下的承建商的話,一切VO和EOT都只是文件上的問題,亦是內部的問題,錢方面亦可以說是左手交右手般處理,所以實際額外的成本都可以控制在低水平,當錢和時間都不是問題的話,發展商便有很大的空間在最後階段還修改方案。
現實地說,現時大部份的地盤官司多數都是發展商和承建商或總承建商在施工範圍、VO和EOT等問題上的抗爭,所以一些沒有直屬承建商的發展商則會小心處理一切關乎地盤上的修改,因為承建商在每項修改上都會和發展商根根計較,處理得不好的話,雙方則在法庭上相會。
同樣的道理應用在歐洲的發展商,因為英國的發展商很多都沒有自司直屬的承建商,所以關乎地盤的修改都可免則免,其實最好不好。而且在英國向政府報審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不是當方案合乎當地法規之外便可以興建,分分鐘需要通過居民大會,如果修改方案後而得不到居民大會通過的話,整個工程則可能要被迫拖延一段長時間,有時可能因為當地居民和輿論大力地批評項目,工程可能一度被拖延。因此,當得到政府的批文之後,發展商都順理成章地完成項目,避免因修改方案而帶來的額外風險,因此修改方案的次數確實是少得多,超時工作的程度亦自然地輕微得多。
不過,歐洲人確實對工作的熱誠是比較低,就算在市道低迷的情況還有很多工會發起罷工,超時工作對他們來說好像是一件奇怪的事,而且還會不時地向老闆投訴,但是在香港和中國不單是家常便飯,甚至可以說是正常生活的一部份。




U magazine訪問-香港奇怪建築




寫、寫、寫

今日原本想寫其他題目,但是突然之間腦閉塞,所以寫不出來。這幾個月,我確實寫少了文章,首先香港的工作確實比英國繁忙得多,而且責任亦大了很多。因此,每天下班後都總是身心俱疲,無多餘的精力爬到電腦面前把字逐一打下去。另外,由於現在的工作上所遇到的事情,都不能在網上公開,免得自己招來不必要的麻煩。以往雖然說了很多工作上的事,但這都是舊公司內所發生的問題,一切事情已經過去了,所以講一下也無妨。

不過,現在最大的問題始終是缺乏私人時間,因為工餘時間已經不多,而且有時間都用作加強自己在香港和大陸規範上的知識,因此每天都是看著一些極度沒趣的條文。因此有趣的題材確實比以往少了很多,因為寫文與進修是成一個正比。

寫文章的數量和速度與進修的時間是有絕對的關係,昔日的題材和重點除了是自己在大學時學習得來之外,絕大部份都是自己業餘時進修的。每當看到新的題材之後,找到新的重點,然後就嘗試比較其他類同的題材和重點,這樣就成了一篇新的文章。坦白說,單是大學所學的東西都早已講完,值得講的都講了,不想回憶的都不用再談。

一直以來,都有朋友問及如何可以提升自己的寫作能力? 坦白說,我不知道。一直以來,我的中、英作文成績都是平凡之中的平凡,只是自從寫 blog 以來,練習得多,就變得自然變得「得心應手」了。

雖然熟能生巧(practice make perfect) 都是老生常談的事情 ,但如果要我具體一點來解釋。我會嘗試這樣:

1.      先列出重點/ 要點

2.      列出重點/ 要點的先後次序

3.      盡量利用生活上的例子來解釋

4.      聯想其他類同的例子來比較

5.      選擇合適的圖片和影片來幫助自己的解說

如果舉一個實際例子來說,我便以介紹日本平房系列來解釋。

如果要介紹日本平房,就必須要包含和室, Tatami, 間 (Ken), 襖(Fusuma ) , 床の間(Tokonoma) 等部份。

但是如果只是把各部份逐一列出來,這就有如教科書一樣,實用但非常平凡。所以當我列出每個重點和先後次序之後,便盡量利用一些生活的列子如和服、日本人的起居、生活習慣和日劇中的片段來提高大家的聯想。另外,當然是盡量找多一些合適的照片/ 影片來幫助大家了解事情。

 

以我個人經驗來說,如果當你腦海中浮現了重點之後,大綱就自然出來,感覺亦自然出來,你就有如一個說故事的人一樣,把故事緩緩地說出來,這便是一篇由心而發的文章。我個人認為大忌是讓大綱和字數控制了你的思緒,為字數而寫字,確實是一個痛苦的過程。切忌為了要寫一些字,而硬要寫一些句子下去,勉強無幸福,字由心生。當你心想寫字是一個苦差的話,寫出來的「字」都是帶有苦味,連自己都不喜歡,別人又怎會喜歡呢?

 

坦白說,最令人討厭的文章不是淡而無味又或者亂七八糟的文章,而是一些搬弄是非、胡說八道的文章。寫的人根本不是由心而發,而是與自己的良知背道而馳,甚至只是用文字換金錢,做一個會寫字而不用脫衣的妓女/ 舞男。

 

 

我不是文學教師,文筆粗糙之極,只能在此「亂噴口水」,但是我又確實隨心而發,樂在其中。拙文是狗屁不通也好、下三流下好,這都是我生活的一部份,一切由心出發。




「停頓」是為了「前進」,「忙碌」是為了「享受」

zeikmagq2gw2ah6mjkqc1q

確實有一段時間放下了筆竿( 鍵盤) 並忘遺了這一個與文會友的平台,近這幾個月確實比較忘,因為這個11 月是我有史以來最忙11 月,一是搬家,二是工司是大裝修,我亦要搬位,三是我要考試,四是要入則/ 送審,五是方案被規劃局否決申請,六是修改方案再入則/ 送審,七是地盤要準備打樁,八是我要放假準備考試,九是要在放假前和同事交接項目,十是同學結婚是喝喜酒。

這些事情都終於在11 月內完成了,是好是壞我都已盡力而為,搬家完畢,送審完畢,批文收到,考試完畢,同學順利結婚,地盤工程作最後階段的準備便打樁。總算到現在為此都是正面的消息,希望一切能繼續順利進行。不過,無疑經過這麼繁忙的 11 月,便令我可以有一個平靜的 12 月,亦無疑令我可以安心地過一個平靜的聖誕節,這亦是我近年最安心的一個聖誕節。

每次很忙的時候確實會很享受放假的時間,因為終於可以把自己從忙亂的日子調整過來,不過今次的忙碌確實令我更加享受現在的生活,因為每一次的大挑戰都令我自己急速的成長。考試雖然沉悶、背書雖然痛苦,但當知道每一件事都是「學以致用」的時候,便相反地感激這個學習的機會。因為現在每學習的東西就是將來在「戰場」上的「子彈」,反而我對這個考試感覺良好,始終自己從這個過程學習了不少。

回想中學時代的考試,心中只知道考試就是為了升級,求學就確實有如求分數。每天只盲目地背誦一些標淮試題/ 答案,考試過後便把相關的東西逐一忘記,確實讀書為考試。

今次考試雖然不肯定是百份百無問題,但是我確實難得地樂在其中,因為無讀一分書就確實多一分的自信。考試合格與否固然重要,但考試背後的知識反而更重要,經歷過這樣的歷煉反而更珍惜現在擁有的機會,因為很多的知識確實是從無數的實戰而得回來,而且每次從實戰得來的知識,好像是比較容易能夠默存在心中。

現在回想過去的一年,雖然工作繁忙,但是只要不是違背自己良心的事情就確實再辛苦也沒有問題。講到底,今次的考驗確實為裝備自己而努力,「停頓」確實為了「前進」,「離開」是為了「回來」,現在精神上和時間上都平衡了一點,希望可以重拾筆竿,再次上路。

 

新的文章已在準備當中,應在不久的將來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