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建築遊人

BBC英倫網訪問

建築是一門融合文科和理科的專業,受到很多中國同學的歡迎。但是,這個專業需要時間之長、對學生各方面要求之高,也令一些人望而卻步。香港人許允恆十年前來到英國紐卡斯爾大學(Newcastle University)攻讀建築本科學位,畢業後回到香港擔任建築師,闖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最近,他從東倫敦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London)建築碩士畢業,並以“建築遊人”為筆名出版了專著。他的經驗非常值得借鑒。

子川:當時在香港怎麼想到來英國讀建築的?

許允恆(以下簡稱“許”):其實在讀中學的時候,我就想去看看這個世界。因為香港的教育制度和英國是配合的,我就可以讀完高中後馬上過來,不用再考其它的試,就相對簡單一些,所以之後我就來英國了。

子川:對建築是怎樣產生興趣的?

許: 關於建築,我相信是因為小時候的玩具。小的時候家裡很窮,媽媽不允許我到外面打籃球或者在外面玩,一定得留在家裡。她會買很多積木給我,我也對積木非常有興趣。家裡所有的廢物,我都可以自己做成玩具。可能對不同空間和上維的創作研究興趣就是這樣發展出來的。

子川:你在英國讀建築讀了本科之後又讀了碩士,像建築這個學科的時間是不是比普通學科更長?是怎樣一個過程?

許:對。一般來說是從大一開始在英國讀三年,然後工作一年,之後讀到學士要兩年,再接著一直工作兩年,還要參加RIBA(Royal Institute of British Architects–英國皇家建築師協會)的考試,從大一開始考,最少要四年才能成為一個建築師。

子川:在找工作上有沒有遇到什麼難處?

許:我很幸運,2003年香港剛剛經過非典,經濟處於最低谷時期,那時我找到一份工資比較低的工作,但是是一個有利於發揮的機會。

子川:你在那家公司做了幾年?

許:五年半左右。

子川:然後為什麼想回英國讀碩士?

許: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想在這邊再多看一點,特別是倫敦奧運快來了,那個時候我想看看倫敦的發展怎麼樣。

子川:2003年的時候,有沒有試著在英國找工作呢?

許:有。在2003年畢業之前,我就已經在Newcastle一個小的建築室做兼職,雖然有一個工作機會,但是我想去更大的公司發展,所以我就去香港了。

子川:做一個建築師,讀碩士是必要的嗎?

許:當然需要,可以說作為一個建築師,能否堅持下去是最重要的。因為在讀的過程中的氣餒,或者考完之後工資又不是特別的高,只有堅持下去才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建築師。這是一個很艱苦的過程,如果你幸運的話,在很多機會中可以學到很多經驗;如果不幸運,十五年、二十年後你還只是一個很平凡的人。

子川:但實際上如果天分不夠的話,是不是也挺難的?

許:經常聽國內的學生談到這個問題。我有一個在新浪的博客,他們經常問這個問題,他們覺得中國人好像沒有創意的DNA,他們經常問是否是自己的創意能力不夠,是不是沒有天分,是不是外國學生做的比我好?他們年紀比我小,可是他們天分這麼高,是不是我們中國人做不到?我說不是這樣,最重要的是你要從人的感覺去考慮。高中的時候,他們就從美學,從人的不同感覺去啟發思考方式 ;中國人則非常實用,東西是否好用,是否暢銷,都是從實際上的數據去考慮,沒有創意成分。但不是他們沒有,而是重點要放在人的感覺上。

子川:你那個時候已經屬於高級建築師,接的項目都是哪一類的?

許:主要是購物中心,在新加坡、香港和上海都有。而且需要工作小組來做,不是一間公司而是幾間公司。

子川:現在有很多華裔學生在英國學習建築,你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許:盡量多跑跑,多看看。因為英國的文化和建築從根本上來說和中國的不同,你要去考慮和比較。在英國,特別是倫敦的文化,建築文化特別強。比如在海德公園,他們有一個Serpentine Gallery, 每一年他們都邀請全世界一流的建築師,做一個很普通咖啡廳,面積不大,但是用了100個人。這樣的文化允許他們在這個空間盡量發揮,做不同實驗式的建築,用不同的建築方法不同的思考空間設想一個咖啡廳。這樣的空間在中國不是沒有,但沒到這樣的時候。

子川:找工作方面有什麼建議和竅門?

許:現在在英國找工作是相當困難的。要盡量發揮自己的強項,我感覺中國人在找工作方面比英國人更用功,更勤奮。還有要在美觀方面,使用功能方面多考慮一些。中國建築師很注意建築法規方面,但是英國就沒有看得這麼重。如果我們發揮得比較好一點,比較全面,這就是我們中國人的強項。還有一個建議是,盡量找一些在中國有分公司的英國建築公司,這樣的機會是最大的。我有很多同學他們在北京、上海、大連、廣州工作,但是他們的總公司是在倫敦,所以這是很好的工作機會。

子川:外國的建築公司在中國活動的很多是嗎?

許:對,很多。特別是在北京奧運之後。

子川:現在倫敦要奧運了,是不是大家都往倫敦來了 ?

許:反過來了,第一是倫敦這個市場已經很飽和了;另外倫敦只是在Stratford這一塊地,而北京是整個城市大規模去重建。

http://www.bbc.co.uk/ukchina/simp/uk_education/students_experience/100909_experience_xuyunheng.shtml




中国建筑师首先应该改变的是习惯和性格

 

纽卡素千禧大桥

中国建筑师首先应该改变的是习惯和性格

2010-09-27 10:15:24  来源:中华建筑报  作者:建筑游人   发表评论

简介:如果闭门自封、怕挑战、怕发问、怕追求真相、怕权威,又怎会做出好的学问呢? 创意又怎么可能被激发呢?  一切的事情都是性格改变命运。

  一个网友希望我对中国为何缺少名建筑师这个问题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这个问题非常大,也很难说清楚,我只能尽可能地谈自己的一些体会。中国在教育、经济等领域的发展都是近30年才上轨道,但日本只花了30多年便培育出丹下健三这样的大师出来,而香港大学的建筑系已有超过60年历史了,但为何中国的建筑师似乎还未能站在国际顶级舞台上呢? 是中国培养不出优秀的设计人才还是中国人欠缺了创新的天赋呢?

我相信未必全是教育制度的问题,也未必是天赋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性格的问题。中国人在很多方面未必比外国人优秀,但也未必总是会被比下去。不过,我认为有些地方值得大家思考一下,以下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借这次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

事件一:我在英国读大学1年级时,刚刚开学1个月左右,大学安排了一些公开讲座,邀请不同的学者到大学演讲,这些讲座都是免费开放给公众的,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当晚的演讲者来自伦敦,他是刚刚建成的纽卡素千禧大桥的建筑师之一。当他演讲完之后,我有一个问题:为何这座桥要设计成弯曲的形式呢?而且是否一定需要旋转来让船经过呢?是否有更加合适和快捷的做法?

当时的我因为是新生,很害怕在各师兄师姐和教授面前当众质疑这位嘉宾,又担心自己的问题过于幼稚而被大家取笑,最后我没有提出这些问题,就此了事。但让我奇怪的是,其他不是我们大学并且不是建筑专业的英国观众,反而不时地提出不同的问题。他们的这种做法不仅没有让演讲者感到不快,他反而很乐于接受这些问题,并给予正面的回答,现场的每个人都没有感觉到演讲者有被质疑和挑战。

事件二:在我大学1年级时,其中一科是园林史,当时教授讲到关于狮子林的课程,他在笔记上写的是杭州的狮子林,但是狮子林其实是在苏州。那时我早就已经知道笔记有误,但我没有当众指出教授的错误,我心想自己知道便算了。不过,另一名英国同学立刻举手更正了教授的这个错误,教授当然感到有一点不好意思,但是马上对同学的指正表示认同和感谢,因为万一笔记有误的话,考试便会根据这份笔记来评分。1年之后,我在图书馆偶遇另外一名来自香港的学生,当我和他谈论以上2件事时,他反问我,为何不向嘉宾提出问题呢?为何不更正教授的错误呢?

我当时的回答是,我来英国是读书的,不是来做英雄的。我做好自己的事,能毕业便成,其他人的事情我管不了。我为何要冒险得罪我的教授和嘉宾呢?万一得罪了他们,我可能不能毕业。

他的回答让我茅塞顿开:大学就是一个平台,是追求真理和学问的地方,你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真知而发问,并不是为了挑战他的权威和面子,大家都只是就事论事、追求真理。而且,你问问题可能是给演讲者表现的机会,为何预先下了判断呢?再者,更正笔记上的错误是让全体同学受益,甚至下几届的同学都可能受益,为何要为了一名教授的面子而牺牲全体同学的利益呢?更何况,你只是帮助他修正错误,让他减少犯错而已。

事件三:如果是英国纽卡素建筑系毕业生,就一定会知道Professor Ivor Richard(莱察教授)的大名,他也是指导我毕业功课的老师,他可以说是我们大学里最有名气的建筑系教授。他的文章不时在RIBA journal(英国皇家建筑师月报)、Architectural journal(建筑月报)等权威性建筑杂志出版。不过,他是出名的严厉,他骂学生的态度简直让人完全不能接受。他教训学生时经常用无能、愚蠢、浪费时间等词语,可以说是完全摧毁学生的自信心。在我的大学,我从来未曾听过一名学生有欣赏他的言语。

在毕业多年后的一个中秋节,我与数名师兄、师姐一同过节。在席上我们讨论起这名教授,大家一致认为他是一名出色的教授,他的确能教授同学们很多建筑上的知识,没有他我也不可能写出这么多的文章。我师兄更表示他代表了我们大学建筑学院的精神,在他身上的确学到很多技术层面的知识,我和我的师兄更庆幸受过他的教诲,但是他的言行的确令人生厌。

在我毕业后1年,他突然离职,因为系主任收到2名女学生的抗议信,认为他的言辞太过分,再加上他一向人缘极差,大部分学生都极度讨厌他的为人,于是他被要求离职。

说了这么多,以上3件事件和建筑有什么关系呢?

在事件一中,作为主人公的我们,当然要对我们的嘉宾以礼相待,但是问问题不等于不尊重他。提出问题不等于质疑,也不等同挑战他的权威,大家讲道理,讨论问题,就事论事。相反任何演讲者都需要准备好接受别人的挑战,否则只会如缩头乌龟一样,自我感觉良好。

在事件二中,如果当日我的同学不当众指出教授的错处,大家不会知道真正的答案,我虽然知道真正的答案,但我自私地隐藏了真相。不过,如果下一次教授同样犯错,而我又不知道真正的答案的话,而大家又像我一样自私自利地隐藏真相,受苦的会是谁呢?

在事件三中,当我在读大学时,课堂内是相当和谐的,没有人敢对教授不敬,因为大家都需要毕业。大家都对莱察教授口服心不服,但是都没有任何实际的行动,可以说是深层次的矛盾。另外我估计莱察教授有一个错误的假设,认为教授在学校只是传授知识而已,而且严师出高徒,教授没有讨好学生的必要。但是时代已经改变了,大家的价值观也不同了。而且所有同学永远都估计不到,原来改变只是需要2个人的力量,因为大家都是在讲道理。

说到底,性格改变命运。莱察教授如果在待人接物上温和一点,以他的资历和学识,不仅可以保得住饭碗,而且可以升为系主任,甚至院长,但是他自己的性格毁了自己的一切。

以上的情况,同样发生在你和我身上,怕得罪别人、只求自己利益、重和谐、怕发问,但同时内心有很多不满而又不能解决,便造成很多深层次的矛盾。总而言之,如果闭门自封、怕挑战、怕发问、怕追求真相、怕权威,又怎会做出好的学问呢? 创意又怎么可能被激发呢? 一切的事情都是性格改变命运,莱察教授如此,你和我也是如此。

 

http://www.newsccn.com/2010-09-27/16652.html




寫、寫、寫

今日原本想寫其他題目,但是突然之間腦閉塞,所以寫不出來。這幾個月,我確實寫少了文章,首先香港的工作確實比英國繁忙得多,而且責任亦大了很多。因此,每天下班後都總是身心俱疲,無多餘的精力爬到電腦面前把字逐一打下去。另外,由於現在的工作上所遇到的事情,都不能在網上公開,免得自己招來不必要的麻煩。以往雖然說了很多工作上的事,但這都是舊公司內所發生的問題,一切事情已經過去了,所以講一下也無妨。

不過,現在最大的問題始終是缺乏私人時間,因為工餘時間已經不多,而且有時間都用作加強自己在香港和大陸規範上的知識,因此每天都是看著一些極度沒趣的條文。因此有趣的題材確實比以往少了很多,因為寫文與進修是成一個正比。

寫文章的數量和速度與進修的時間是有絕對的關係,昔日的題材和重點除了是自己在大學時學習得來之外,絕大部份都是自己業餘時進修的。每當看到新的題材之後,找到新的重點,然後就嘗試比較其他類同的題材和重點,這樣就成了一篇新的文章。坦白說,單是大學所學的東西都早已講完,值得講的都講了,不想回憶的都不用再談。

一直以來,都有朋友問及如何可以提升自己的寫作能力? 坦白說,我不知道。一直以來,我的中、英作文成績都是平凡之中的平凡,只是自從寫 blog 以來,練習得多,就變得自然變得「得心應手」了。

雖然熟能生巧(practice make perfect) 都是老生常談的事情 ,但如果要我具體一點來解釋。我會嘗試這樣:

1.      先列出重點/ 要點

2.      列出重點/ 要點的先後次序

3.      盡量利用生活上的例子來解釋

4.      聯想其他類同的例子來比較

5.      選擇合適的圖片和影片來幫助自己的解說

如果舉一個實際例子來說,我便以介紹日本平房系列來解釋。

如果要介紹日本平房,就必須要包含和室, Tatami, 間 (Ken), 襖(Fusuma ) , 床の間(Tokonoma) 等部份。

但是如果只是把各部份逐一列出來,這就有如教科書一樣,實用但非常平凡。所以當我列出每個重點和先後次序之後,便盡量利用一些生活的列子如和服、日本人的起居、生活習慣和日劇中的片段來提高大家的聯想。另外,當然是盡量找多一些合適的照片/ 影片來幫助大家了解事情。

 

以我個人經驗來說,如果當你腦海中浮現了重點之後,大綱就自然出來,感覺亦自然出來,你就有如一個說故事的人一樣,把故事緩緩地說出來,這便是一篇由心而發的文章。我個人認為大忌是讓大綱和字數控制了你的思緒,為字數而寫字,確實是一個痛苦的過程。切忌為了要寫一些字,而硬要寫一些句子下去,勉強無幸福,字由心生。當你心想寫字是一個苦差的話,寫出來的「字」都是帶有苦味,連自己都不喜歡,別人又怎會喜歡呢?

 

坦白說,最令人討厭的文章不是淡而無味又或者亂七八糟的文章,而是一些搬弄是非、胡說八道的文章。寫的人根本不是由心而發,而是與自己的良知背道而馳,甚至只是用文字換金錢,做一個會寫字而不用脫衣的妓女/ 舞男。

 

 

我不是文學教師,文筆粗糙之極,只能在此「亂噴口水」,但是我又確實隨心而發,樂在其中。拙文是狗屁不通也好、下三流下好,這都是我生活的一部份,一切由心出發。




写、写、写

 

今日原本想写其他题目,但是突然之间脑闭塞,所以写不出来。这几个月,我确实写少了文章,首先香港的工作确实比英国繁忙得多,而且责任亦大了很多。因此,每天下班后都总是身心俱疲,无多余的精力爬到电脑面前把字逐一打下去。另外,由于现在的工作上所遇到的事情,都不能在网上公开,免得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以往虽然说了很多工作上的事,但这都是旧公司内所发生的问题,一切事情已经过去了,所以讲一下也无妨。

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始终是缺乏私人时间,因为工余时间已经不多,而且有时间都用作加强自己在香港和大陆规范上的知识,因此每天都是看着一些极度没趣的条文。因此有趣的题材确实比以往少了很多,因为写文与进修是成一个正比。

写文章的数量和速度与进修的时间是绝对的关系,昔日的题材和重点除了是自己在大学时学习得来之外,绝大部份都是自己业余时进修的。无当看到新的题材之后,找到新的重点,然后就尝试比较其他类同的题材和重点,这样就成了一篇新的文章。坦白说,单是大学所学的东西都早已讲完,值得讲的都讲了,不想回忆的都不用再谈。

一直以来,都有朋友问及如何可以提升自己的写作能力? 坦白说,我不知道。一直以来,我的中、英作文成绩都是平凡之中的平凡,只是自从写 blog 以来,练习得多,就变得自然变得「得心应手」了。

虽然熟能生巧(practice make perfect) 都是老生常谈的事情 ,但如果要我具体一点来解释。我会尝试这样:

1.      先列出重点/ 要点

2.      列出重点/ 要点的先后次序

3.      尽量利用生活上的例子来解释

4.      联想其他类同的例子来比较

5.      选择合适的图片和影片来帮助自己的解说

如果举一个实际例子来说,我便以介绍日本平房系列来解释。

如果要介绍日本平房,就必须要包含和室, Tatami, 间 (Ken), 袄(Fusuma ) , 床の间(Tokonoma) 等部份。

但是如果只是把各部份逐一列出来,这就有如教科书一样,实用但非常平凡。所以当我列出每个重点和先后次序之后,便尽量利用一些生活的列子如和服、日本人的起居、生活习惯和日剧中的片段来提高大家的联想。另外,当然是尽量找多一些合适的照片/ 影片来帮助大家了解事情。

 

以我个人经验来说,如果当你脑海中浮现了重点之后,大纲就自然出来,感觉亦自然出来,你就有如一个说故事的人一样,把故事缓缓地说出来,这便是一篇由心而发的文章。我个人认为大忌是让大纲和字数控制了你的思绪,为字数而写字,确实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切忌为了要写一些字,而硬要写一些句子下去,勉强无幸福,字由心生。当你心想写字是一个苦差的话,写出来的「字」都是带有苦味,连自己都不喜欢,别人又怎会喜欢呢?

 

坦白说,最令人讨厌的文章不是淡而无味又或者乱七八糟的文章,而是一些搬弄是非、胡说八道的文章。写的人根本不是由心而发,而是与自己的良知背道而驰,甚至只是用文字换金钱,做一个会写字而不用脱衣的妓女/ 舞男。

 

 

我不是文学教师,文笔粗糙之极,只能在此「乱喷口水」,但是我又确实随心而发,乐在其中。拙文是狗屁不通也好、下三流下好,这都是我生活的一部份,一切由心出发。




「停頓」是為了「前進」,「忙碌」是為了「享受」

zeikmagq2gw2ah6mjkqc1q

確實有一段時間放下了筆竿( 鍵盤) 並忘遺了這一個與文會友的平台,近這幾個月確實比較忘,因為這個11 月是我有史以來最忙11 月,一是搬家,二是工司是大裝修,我亦要搬位,三是我要考試,四是要入則/ 送審,五是方案被規劃局否決申請,六是修改方案再入則/ 送審,七是地盤要準備打樁,八是我要放假準備考試,九是要在放假前和同事交接項目,十是同學結婚是喝喜酒。

這些事情都終於在11 月內完成了,是好是壞我都已盡力而為,搬家完畢,送審完畢,批文收到,考試完畢,同學順利結婚,地盤工程作最後階段的準備便打樁。總算到現在為此都是正面的消息,希望一切能繼續順利進行。不過,無疑經過這麼繁忙的 11 月,便令我可以有一個平靜的 12 月,亦無疑令我可以安心地過一個平靜的聖誕節,這亦是我近年最安心的一個聖誕節。

每次很忙的時候確實會很享受放假的時間,因為終於可以把自己從忙亂的日子調整過來,不過今次的忙碌確實令我更加享受現在的生活,因為每一次的大挑戰都令我自己急速的成長。考試雖然沉悶、背書雖然痛苦,但當知道每一件事都是「學以致用」的時候,便相反地感激這個學習的機會。因為現在每學習的東西就是將來在「戰場」上的「子彈」,反而我對這個考試感覺良好,始終自己從這個過程學習了不少。

回想中學時代的考試,心中只知道考試就是為了升級,求學就確實有如求分數。每天只盲目地背誦一些標淮試題/ 答案,考試過後便把相關的東西逐一忘記,確實讀書為考試。

今次考試雖然不肯定是百份百無問題,但是我確實難得地樂在其中,因為無讀一分書就確實多一分的自信。考試合格與否固然重要,但考試背後的知識反而更重要,經歷過這樣的歷煉反而更珍惜現在擁有的機會,因為很多的知識確實是從無數的實戰而得回來,而且每次從實戰得來的知識,好像是比較容易能夠默存在心中。

現在回想過去的一年,雖然工作繁忙,但是只要不是違背自己良心的事情就確實再辛苦也沒有問題。講到底,今次的考驗確實為裝備自己而努力,「停頓」確實為了「前進」,「離開」是為了「回來」,現在精神上和時間上都平衡了一點,希望可以重拾筆竿,再次上路。

 

新的文章已在準備當中,應在不久的將來出版。




「停顿」是为了「前进」,「忙碌」是为了「享受」

zeikmagq2gw2ah6mjkqc1q

确实有一段时间放下了笔竿( 键盘 ) 并忘遗了这一个与文会友的平台,近这几个月确实比较忘,因为这个 11 月是我有史以来最忙 11 月,一是搬家,二是工司是大装修,我亦要搬位,三是我要考试,四是要入则 / 送审,五是方案被规划局否决申请,六是修改方案再入则 / 送审,七是地盘要准备打桩,八是我要放假准备考试,九是要在放假前和同事交接项目,十是同学结婚是喝喜酒。

这些事情都终于在11 月内完成了,是好是坏我都已尽力而为,搬家完毕,送审完毕,批文收到,考试完毕,同学顺利结婚,地盘工程作最后阶段的准备便打桩。总算到现在为此都是正面的消息,希望一切能继续顺利进行。不过,无疑经过这么繁忙的 11 月,便令我可以有一个平静的 12 月,亦无疑令我可以安心地过一个平静的圣诞节,这亦是我近年最安心的一个圣诞节。

每次很忙的时候确实会很享受放假的时间,因为终于可以把自己从忙乱的日子调整过来,不过今次的忙碌确实令我更加享受现在的生活,因为每一次的大挑战都令我自己急速的成长。考试虽然沉闷、背书虽然痛苦,但当知道每一件事都是「学以致用」的时候,便相反地感激这个学习的机会。因为现在每学习的东西就是将来在「战场」上的「子弹」,反而我对这个考试感觉良好,始终自己从这个过程学习了不少。

回想中学时代的考试,心中只知道考试就是为了升级,求学就确实有如求分数。每天只盲目地背诵一些标淮试题/ 答案,考试过后便把相关的东西逐一忘记,确实读书为考试。

今次考试虽然不肯定是百份百无问题,但是我确实难得地乐在其中,因为无读一分书就确实多一分的自信。考试合格与否固然重要,但考试背后的知识反而更重要,经历过这样的历炼反而更珍惜现在拥有的机会,因为很多的知识确实是从无数的实战而得回来,而且每次从实战得来的知识,好像是比较容易能够默存在心中。

现在回想过去的一年,虽然工作繁忙,但是只要不是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就确实再辛苦也没有问题。讲到底,今次的考验确实为装备自己而努力,「停顿」确实为了「前进」,「离开」是为了「回来」,现在精神上和时间上都平衡了一点,希望可以重拾笔竿,再次上路。

新的文章已在准备当中,应在不久的将来出版。




蛋撻與葡撻

FXPZPisV3rIfi7cD92OMeA

 

TfqRouTR4weqRm3_dNmItg

在2009書展中,我曾答應一名網友講一個新話題, 今日原本應該正打算把這篇文章放上網,但是當我坐在家中時突然想起一些東西,不如先放上網和大家討論。

剛剛過去的星期天,我和一名英國的網友討論建築、blog的問題,現在大家都同樣需要面對經濟下滑的問題,討論如何在風浪中站得住腳,一談便是3個小時。我和他一時討論那位大師如何出盡風頭,一時討論那些新晉則師如何打出他們的一天,總之話題總是離不開是如何力爭上遊,更上一層樓。

這亦突然令我回想起在第一場電車遊之後和兩名網友討論進修的問題,我當時給予他們的回應是:「我不會鼓勵你讀建築,但我亦不會反對你讀建築,因為如果入行之後,便需要很大的熱誠來堅持,否則是一件很大的拆磨。」

這一刻頓時我發現原來「離開是很容易,留下來才是困難」,因為如果當你決定入行的話,便需要有無比熱誠繼續下去,務求更上一層樓。除非你是一個甘於平凡,只求收工的一個人,工作對你來說只是為你帶來生活上的需要。這種生活方式亦不無道理,我有些朋友工作的目的,其實只是希望找到足夠的資金讓他可以每年外遊兩次。對這些人來說,工作上的好與壞亦並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收入能夠解決他生活上的需要。人當然可以選擇這樣的生活方式,只要是你自己選擇的路的話,便隨心去吧!

但是如果要揚名立萬,名流清史的話又如何是好呢?  記起1997年左右,香港突然之間出現很多葡撻專門店,一時間香港突然吹起一陣葡撻風,市民排隊買葡撻。這風潮一舜間地爆發,一舜間地消沉,風潮維持了不足兩年便消失於天地之間,現在如要購買葡撻,都只能在個別的店鋪才可以買到,總未能成為市民慣常食品之一。

反觀蛋撻,一早已成為了市民大眾生活的一部份,在香港差不多每一間餅店都有蛋撻發售。每論市道好與壞,天氣熱定寒,蛋撻總會有一定的銷路。任何一種產品要做到細水長流,長久地得到客戶的垂青,就必須要以高質素來留著客戶,把客戶一點一滴地儲下來,而且必須經過無數的風浪和考驗,背後自然是需要極大的熱誠來支持。

今年書展出現了一個寫真集的熱潮,亦如葡撻一樣舜間地爆發,但是書展的一角永遠是有明河社發售金庸先生的名著,雖然今年銷情未必如寫真集般高,但是每年書展都有人購買金庸先生的名著。儘管出版了數十年後,金庸巨著亦得到新一代讀者的支持,而香港差不多每個圖書館都有金庸先生的名著。金庸巨著已如蛋撻一樣成為市民生活上的一部份,永遠都有他的新支持者。但是金庸先生並不是一開始便一帆風順,《書劍恩仇錄》、《碧血劍》、《神鵰俠侶》等著作都原是在報紙副刊上出版,後來才結集成書,隨後才一紙風行,洛陽紙貴。之後,才慢慢改編為電視、電影、漫畫、電腦遊戲等不同媒界的產品,客戶都是一個一個慢慢儲起來。

要成為大師、要成為經典,絕非易事,但是並不是絕無可能。到底是如何做到蛋撻,而非葡撻?實在沒有一個方程式,亦可能是形勢使然。但是總之都是靠無限的熱誠來堅持,不過熱誠可以在那裡找到呢我不知道!




蛋挞与葡挞

FXPZPisV3rIfi7cD92OMeA

TfqRouTR4weqRm3_dNmItg

在香港书展中,我曾答应一名网友讲一个新话题, 今日原本应该正打算把这篇文章放

上网,但是当我坐在家中时突然想起一些东西,不如先放上网和大家讨论。

刚刚过去的星期天,我和一名英国的网友讨论建筑、blog的问题,现在大家都同样

需要面对经济下滑的问题,讨论如何在风浪中站得住脚,一谈便是3个小时。我和他

一时讨论那位大师如何出尽风头,一时讨论那些新晋则师如何打出他们的一天,总之

话题总是离不开是如何力争上游,更上一层楼。

这亦突然令我回想起在第一场电车游之后和两名网友讨论进修的问题,我当时给予

他们的回应是:「我不会鼓励你读建筑,但我亦不会反对你读建筑,因为如果入行之

后,便需要很大的热诚来坚持,否则是一件很大的拆磨。」

这一刻顿时我发现原来「离开是很容易,留下来才是困难」,因为如果当你决定入

行的话,便需要有无比热诚继续下去,务求更上一层楼。除非你是一个甘于平凡,只

求收工的一个人,工作对你来说只是为你带来生活上的需要。这种生活方式亦不无道

理,我有些朋友工作的目的,其实只是希望找到足够的资金让他可以每年外游两次。

对这些人来说,工作上的好与坏亦并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收入能够解决他生活上的

需要。人当然可以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只要是你自己选择的路的话,便随心去吧!

但是如果要扬名立万,名流清史的话又如何是好呢?  记起1997年左右,香港突然之

间出现很多葡挞专门店,一时间香港突然吹起一阵葡挞风,市民排队买葡挞。这风

潮一舜间地爆发,一舜间地消沉,风潮维持了不足两年便消失于天地之间,现在如

要购买葡挞,都只能在个别的店铺才可以买到,总未能成为市民惯常食品之一。

反观蛋挞,一早已成为了市民大众生活的一部分,在香港差不多每一间饼店都有蛋

挞发售。每论市道好与坏,天气热定寒,蛋达总会有一定的销路。任何一种产品要

做到细水长流,长久地得到客户的垂青,就必须要以高质素来留着客户,把客户一

点一滴地储下来,而且必须经过无数的风浪和考验,背后自然是需要极大的热诚来

支持。

今年香港书展出现了一个写真集的热潮,亦如葡挞一样舜间地爆发,但是香港书展

的一角永远是有明河社发售金庸先生的名著,虽然今年销情未必如写真集般高,但

是每年书展都有人购买金庸先生的名著。尽管出版了数十年后的今天,金庸巨著亦得到新

一代读者的支持,而香港差不多每个图书馆都有金庸先生的名著。金庸巨著已如蛋

挞一样成为市民生活上的一部分,永远都有他的新支持者。但是金庸先生并不是一

开始便一帆风顺,《书剑恩仇录》、《碧血剑》、《神雕侠侣》等著作都原是在报

纸副刊上出版,后来才结集成书,随后才一纸风行,洛阳纸贵。之后,才慢慢改编

为电视、电影、漫画、电脑游戏等不同媒界的产品,客户都是一个一个慢慢储起来。

要成为大师、要成为经典,绝非易事,但是并不是绝无可能。到底是如何做到蛋挞,

而非葡挞?实在没有一个方程式,亦可能是形势使然。但是总之都是靠无限的热诚

来坚持,不过热诚可以在那里找到呢?  我不知道!




平淡是福

felGyS97j.0TUn6YLnG.iA

近日的国际新闻头条就莫过於Michael Jackson 的突然离世,港闻头条就必定是甜甜姐和风水先生的一段情,两条事的可观性就莫过於一个字—「钱」。

如果他们不是富甲一方的话,他们的离世未必会做成如此大的震撼。现在每个人都讨论Michael Jackson 的遗产安排,在英国就当然是讨论如何处理50场O2 Arena 的演唱会退票问题,又或者Michael Jackson 之死如何对伦敦的经济做成何等打击?

因为伦敦预期数以万计的歌迷会到达伦敦消费和玩乐,所以酒吧和酒店都恭迎这批财神,但是现在便救神拜佛希望Michael Jackson的怀念音乐会可以如期举行,否则便肯定为病入膏肓的伦敦经济带来进一步的打击。

不过,最担心的就当然是AEG 和ticketmaster 两间公司,因为他们只有购买3天退票的保障,万一Michael Jackson 不能举办演唱会便可获3天门票的赔偿,但是如果Michael Jackson是因过量服药而死的话,保险公司便分文不赔。就算怀念音乐会顺利举行,乐迷都要求将大部份的收益成为Michael Jackson 的子女教育基金,因此承办商的3亿磅预期收入都可能见财化水。

讲到底,贪字得个贫。Michael Jackson 原本只答应做10场,最後一再加场至50场,就是因为这种压力令Michael Jackson走上不归路。

刚刚过去的星期天其实是外婆的葬礼,作为外孙的我因为机票的问题,只能在3G电话中向外婆鞠躬, 不能送她一程。我又再一次不能送将我抚育成人的至亲的最後一程,因为外公离世时,我又是在英国,而且同样是我离开香港第二年的时候,一个极不奇妙的巧合。

我外婆的教育程度比我外公更低,只能有基本阅读中文报纸的能力,英语的能力就只限於”Hello, good morning, goodbye” 等基本字句。她的一生就是为了这个家,一个尽心尽力将她的子女和所有孙儿养大,我父母早已离异,自小便跟从外祖父母生活。

外婆照顾我这名魔星的同时,亦经常协助照顾我其馀3名的表兄弟和2名表妹,每论任何时间都对我们众子孙关怀备至。在外婆家中,没有粉雕玉 的装饰,更没有金碧辉煌的家居。家中最重多的便是外公生前的义工奖项和众子孙的结婚照丶大学毕业照和任何见报的新闻。

有一段时期,她看电视必看某个电视台的新闻,因为我表弟曾是这电视台的记者,他必会为我表弟捧场打气。

最令我意想不到的,便是外婆视我的画如她的珍宝,其实这幅画亦只是因为纽卡素的冬天寒风刺骨,无事可做,於是我百无聊赖地随手画一张素描,顺手便寄给她。在外人眼中,这张画是下三流之作,但在外婆眼中便是她的致宝,马上要过胶,务必放在家中的要处,并好好保存。

她最大的心愿除了是希望我们一众子孙健康快乐地生活,其次便是可以定期吃翡翠小笼包和到新机场一游,因为她从来未坐过飞机,亦没有到过新机场。

一个平凡的家庭住妇,就是这样没机心地活了80多年。她和外公一样,同样是一个平凡的人就用了他们一生的精力来守护我们一家人。他们轻轻的走了,正如他们轻轻的来,一生不求带走一点光彩,亦不求带一点钱财,只求令别人活得精彩。

相比Michael Jackson和甜甜姐,外公丶外婆根本不能和他们的成就相比,但是他们不用为他们的离开而忧愁,亦不用为他们的名声而烦恼。至少在我的角度来看,外公丶外婆活得比他们快乐。

看来平淡是福的,知足而常乐。

上图是外祖父母和我们一众表兄弟的合照,两名表妹未在相中的原因是她们当时还未出世。




平淡是福

felGyS97j.0TUn6YLnG.iA

近日的國際新聞頭條就莫過於Michael Jackson 的突然離世,港聞頭條就必定是甜甜姐和風水先生的一段情,兩條事的可觀性就莫過於一個字—「錢」。

如果他們不是富甲一方的話,他們的離世未必會做成如此大的震撼。現在每個人都討論Michael Jackson 的遺產安排,在英國就當然是討論如何處理50場O2 Arena 的演唱會退票問題,又或者Michael Jackson 之死如何對倫敦的經濟做成何等打擊?

因為倫敦預期數以萬計的歌迷會到達倫敦消費和玩樂,所以酒吧和酒店都恭迎這批財神,但是現在便救神拜佛希望Michael Jackson的懷念音樂會可以如期舉行,否則便肯定為病入膏肓的倫敦經濟帶來進一步的打擊。

不過,最擔心的就當然是AEG 和ticketmaster 兩間公司,因為他們只有購買3天退票的保障,萬一Michael Jackson 不能舉辦演唱會便可獲3天門票的賠償,但是如果Michael Jackson是因過量服藥而死的話,保險公司便分文不賠。就算懷念音樂會順利舉行,樂迷都要求將大部份的收益成為Michael Jackson 的子女教育基金,因此承辦商的3億磅預期收入都可能見財化水。

講到底,貪字得個貧。Michael Jackson 原本只答應做10場,最後一再加場至50場,就是因為這種壓力令Michael Jackson走上不歸路。

星期天是外婆的葬禮,作為外孫的我因為機票的問題,只能在3G電話中向外婆鞠躬, 不能送她一程。我又再一次不能送將我撫育成人的至親的最後一程,因為外公離世時,我又是在英國,而且同樣是我離開香港第二年的時候,一個極不奇妙的巧合。

我外婆的教育程度比我外公更低,只能有基本閱讀中文報紙的能力,英語的能力就只限於”Hello, good morning, goodbye” 等基本字句。她的一生就是為了這個家,一個盡心盡力將她的子女和所有孫兒養大,我父母早已離異,自小便跟從外祖父母生活。

外婆照顧我這名魔星的同時,亦經常協助照顧我其餘3名的表兄弟和2名表妹,每論任何時間都對我們眾子孫關懷備至。在外婆家中,沒有粉雕玉 的裝飾,更沒有金碧輝煌的家居。家中最重多的便是外公生前的義工獎項和眾子孫的結婚照、大學畢業照和任何見報的新聞。

有一段時期,她看電視必看某個電視台的新聞,因為我表弟曾是這電視台的記者,他必會為我表弟捧場打氣。

最令我意想不到的,便是外婆視我的畫如她的珍寶,其實這幅畫亦只是因為紐卡素的冬天寒風刺骨,無事可做,於是我百無聊賴地隨手畫一張素描,順手便寄給她。在外人眼中,這張畫是下三流之作,但在外婆眼中便是她的致寶,馬上要過膠,務必放在家中的要處,並好好保存。

她最大的心願除了是希望我們一眾子孫健康快樂地生活,其次便是可以定期吃翡翠小籠包和到新機場一遊,因為她從來未坐過飛機,亦沒有到過新機場。

一個平凡的家庭住婦,就是這樣沒機心地活了80多年。她和外公一樣,同樣是一個平凡的人就用了他們一生的精力來守護我們一家人。他們輕輕的走了,正如他們輕輕的來,一生不求帶走一點光彩,亦不求帶一點錢財,只求令別人活得精彩。

相比Michael Jackson和甜甜姐,外公、外婆根本不能和他們的成就相比,但是他們不用為他們的離開而憂愁,亦不用為他們的名聲而煩惱。至少在我的角度來看,外公、外婆活得比他們快樂。

看來平淡是福的,知足而常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