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建築師

重燃希望的舞台 – 淡路夢舞台

1995年、安藤忠雄、淡路夢舞台、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神戶地震.這一大堆的名字好像沒有關係, 但其實是非常有關係. 1995年安藤忠雄奪得建築界的最高榮譽-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同年神戶大地震造成重大傷亡,於是他把從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拿得的10萬美元的獎金捐給地震後的孤兒. 另外, 他亦參與了在神戶地震的震央- 淡路島(Awaji Island) 設計了「淡路夢舞

台」.
淡路夢舞台是一個綜合性的發展項目, 當中包括兵庫縣立淡路夢舞台國際會議場渡假村&會議中心、餐廳、商店、瞭望台、橢圓廣場、野外劇場、圓形廣場、溫室、百段苑等多種設施.

淡路夢舞台的總發展面積是21公頃, 是安藤忠雄最大規模的建築. 安藤忠雄的信念是「經過地震的災難後,倘若人民不能覺得住在這裡很好的話,這裡就會變成一個廢墟。 」

 

所以他的設計理念希望人可以盡量感受大阪灣景觀, 整個項目依山而建盡量發展室外的空間, 只在個別空間營造比較寧靜的室內環境.

 

由於安藤忠雄不是出身正統的建築系, 所以對總體規劃來說可以說是最弱的一環,在復雜的建築很難單以觀感來組織不同層次的空間. 由於淡路夢舞台有多種的功能, 用家亦有各種不同的需要和期望, 很難帶出單一的觀感.

 

安藤忠雄的成名絕技是”清”和”靜”, 但在人流多、流量高的大形建築很難做出寧靜的空間. 在多種不同的需要的建築群中要做出”簡約” 更是難上如難, 以往介紹過的水の教會和茨木春日丘教會都是單人功能, 今次安藤忠雄要面對多層功能要求的空間, 要從復雜中做出平凡是非常困難.

 

另外,安藤忠雄喜歡用基本幾何圖形縱橫交錯來組合空間, 在小規模建築是沒有問題但在這麼大型的建築群, 看起來比較凌亂, 缺乏了一個核心. 以往安藤忠雄被人最大的評擊是建築物與建築物之間的空間處理, 今次由於規模更大而且建築物數量較多, 所以建築物與建築物之間的多餘空間亦自然多, 問題空間亦相對較多.

 

淡路夢舞台受到很多人的批評是規劃上欠缺清楚的序列, 個別空間還有感覺, 但總體而言看不出”清”和”靜” 的精髓. 所以, 如果要做簡約的建築處理便一定要做到極點, 否則便很容易做成四不像, 吃力不討好.




建築師殺人事件薄

今日我想講一講關於日本建築界的事情,日本的政界出名貪污嚴重,而建築界亦有同樣的情況。

事緣是 在 2005年千葉縣的一場 4級地震中,其中一座大廈搖晃得特別厲害,大廈的住客還以為是 5-6 級的地震,但原來只有 4級地震。於是當局和居民開始懷疑大廈結構上的安全情況,經驗證之後,發現原來大廈的結構只能承受彌克特製5級的地震,耐震度遠遠未能達至7級地震的要求,因此國土交通省開始對負責的一級建築師姊齒秀次作出調查。

發現原來 姊齒秀 次 在 偽造結構計算書上做假,向當局申請的圖紙是附合 《建築基準法 》 的要求,但實際在地盤施工的圖紙就只達到 50% 的要求。跟著當局不斷地搜查 姊齒秀 次 的項目,之後 被揭發總共有 21座大廈是遠遠未能達至耐震度的要求,最差的情況更只有 26% 。

在一個全年都有地震的國家,建築結構的耐震度是首要的事項,而5級的地震對日本來說是很平常的事情,但姊齒秀次所設計的豆腐樓就很可能在5級地震中倒塌, 因此多座大廈需要被封閉和拆卸。

跟著在 2005年的 11月 姊齒秀 次 接受 國土交通省的閉門聽證會,並被吊銷一級建築師執照 。姊齒秀次雖然以身心疲乏的理由沒有參與執審訊,但他指出他所設計的大廈的耐震度都還可以接受,但開發商再進一步減少結構柱和牆的厚度,才導致如此的後果。

最後, 姊齒秀 次 當然被 逮 捕 ,負責建設的木村建設亦有兩名員工被捕,木村建設亦因這事而被破產。

姊齒秀 次 的其中一個主要客戶 森田設計事務所總經理森田信秀畏罪自 殺 ,而另一個開發商 「 Huser 」 總經理—小嶋進亦因出售了不合規格結構的公寓大樓而被捕。另外, 姊齒秀 次 的太太亦受不了輿論的壓力而自殺身亡。

當事情暴光之後,日本市民都懷疑為何姊齒秀次和另外4人可以如此無法無天地結構上偷工減料,而且相關的樓宇是可以出售於公眾,到底當局為何沒有作出任何驗證,因為日本當局在1999年放寬了限制容許更多合資格的民間機構來檢查抗震報告書,以往是必須由建築主管部門辦理,因此才出現這樣的事情。

至於整個事件中的受害人—豆腐大廈的小業主和豆腐酒店的投資者都各自組織起來追討賠償,最後由於多間相關企業破產的關係,政府只為20多座住宅的小業主作出賠償,但酒店的投資者就唯有眼白白地看著酒店被拆卸,而得不到任何賠償。




移動居所─Plug in city

現代人大都為了一個安樂窩而拼命地工作,買一個房子有如負一大筆債項,萬一遇上金融風暴,就分分鐘鐘變成負資產,苦不堪言。但是有沒有想過,人是否一定需要住在建築物之內呢?

在1962-1964年,英國建築大師Peter Cook提出了一個相當新穎的構想。他建議人不一定是需要住在建築物之內,人的居所是可以簡化至一個可以小型的房間如一個小型的貨櫃(capsule),這一個小型的貨櫃是可以移動。

這個移動的居所是可以隨時加入或拆除一個大型結構之內,根據Peter cook的解說是可以隨時plug-in或 plug-out。這一個大型結構是以45度角互扣的巨型結構,每一個移動的居所是由起動機吊起並掛在巨型結構之上。

當一個人如果需要到較遠的地方參加活動之時,他便把整個房間拆下來,然後運至活動的地方並掛在該處的大型結構之內,在活動之後便在這居所處休息。情況就好像一部很大的汽車,這部汽車之內是設有睡房。當一個人需要到外地參加活動時,便由自己的停車場開車至目的地,並把汽車停泊在該處的停車場,他便在車內休息,明日再開車至另一個地方。

在Plug-in city的概念中,人已經沒有任何固定的居所,他可以把這移動居所隨時移到不同的城市,甚至不同的國家。這樣城市和國家的疆土已變得不存在,人和城市與國家的關係都失去了,大家只是有自己的國藉,而大家只是共同生活在地球之內。

這樣一個城市/國家每天都在變動,都市的面貌每分鐘都在改變,因為人已經不是生活在一個固定的居所。而且大家都不會再爭論樓宇高度、密度和地區的問題,因為大家都是生活在類同的流動房間之內。而且由於大家都在流動,所以不會再有地區之別,不會再有豪宅區和貧民區的分別。因為大家隨時可以在下一分鐘就搬走,搬家就有如在停車場泊車般簡單。

而且一個城市已經可能不再需要什麼都市規劃,因為建築物的高度是隨時可以加或減,人口密度和建築密度都可以隨時因此而改變,一個城市可能已沒有什麼商業區、住宅區或郊區,因為每區的組合和角色可隨時因情況而改變。

 

講至這裡,大家會發覺Freedom ship/ Liypad就是可能創造了這樣的生活空間,他把
一大堆的流動房間結集在一起並放在一艘巨大的船之上,這艘船便變成了一個新的國
家,不停地在世界各地流動,今日在英國,明日在法國、下星期在中國。

它利用了科技上的進步而建立了一個可以完全自主的國家,特別的是當這艘船停泊
在公開時,根本沒有一個國家的執法人員可以在此執法,後果可能很嚴重。最重要的
一點,這艘船是自己選擇自己的國家,而不是在一國家之內發展自己的項目。

題外話:

Peter Cook在退休前曾經在倫敦的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和 UCL處任教,他一
直是致力推動這種前衛的思考,而這兩所學院都保留這種風格,這是有別於其他英式
學院。在倫敦生活的數年間,我不時會遇到在這兩學院的學生,有些人對這種無界限
的思考模式感到興奮,但有些人則感到困惑,因為他們以為來到英國讀建築是學習
如何興建一座大廈,但其實這些學院是銳意培育一些創作人材,能打破現有的常規,
跳出思想上的框框。簡單來說,他們是鼓勵大家思考一座太空城,而不是教你如何
興建一座太古城。




浮台城市─Lilypad

本月初在丹麥歌本哈根舉行了關注氣候暖化的高峰會議,一如意料之內,多個工業大國都未必願意為減排達到一至的意見,就算出現京都議定書般的協議,部分國家都未必遵守相關協定來達至減排的目標。

如此下去,兩極的冰塊遲早溶化,而人類又如何生活呢?

比利時的建築師─Vincent Callebaut,就創制了一個浮台城市,讓人類就算在水位大幅上升之後還可以繼續生存下去,這計劃大約在2100年實行。

這個浮台城市─Lilypad是一個可以容納50,000人生活的空間,這處不單只完全使用環保能源之外,浮台上的廢物都盡量循環再用,務來做到零炭和零廢物。浮台上配備農地、水塘、工作、娛樂和廢物處理的空間,即是將一個城市必須要的原素都包含在浮台之上,50,000的人口可以在此處獨立地生活,無論食物、食水、工作和教育都可以在浮台上充分滿足。

能源來源方麵包括: 太陽能, 風能, 潮汐能,生化能和水力發電

浮台方面為了盡量減少製做垃圾,任何廢物都盡量循環再用,所有生化的廢物都會經過處理來用作肥田料使用,一些可燃燒的物料都會用作燃料來作發電之用。

至於廢氣回收方面,這裡除了有大量的植物來吸收二氧化炭之外,浮台的基本結構是用玻璃纖維來製造而外層是塗上氧化鈦(TiO2) ,氧化鈦在柴外光的照射下可以吸引空氣中污染物。另外,浮台都會種植紅樹林(mangrove) ,紅樹林是生長在海水和淡水的交界,一般都可以在沙灘邊都有機會找到,而且它可以吸收水中的重金屬等物質,有助淨化水源。

這浮台與我之前介紹過的Freedom ship 有一點不同,因為這浮台基本上是不會自己移動,只會在內海上停留,而且這浮台的目的是盡量製造零廢氣的生活空間,但Freedom ship 則很明顯是製造一個高尚、別樹一格的生活空間,而且Freedom ship 如此巨大,自然耗油量自然驚人,再加上經常需要利用飛機和油輪來往返內陸,所製造的污染自然非比沉常。

兩者最大的分別是浮台城市都仍然是在一個國家的範圍之內,只是為人類提供一個另類的海上陸地而已,但是Freedom ship 則是在公海上建造了一個國家出來,又或者可以說是建造了一個新的國家出來,而且一年365日都環遊世界,因此國家的定義已變得虛無、疆土的界限已不存在。

其實,現在的科技已絕對可以滿足結構和安全上的要求,只是如何製造出一個自我循環的零炭生活空間,因為現在的環保能源科技還未達到高成本效益的情況,另外環保能源的穩定性仍是一個致命的因素,另外最大的問題將會是如何處理污水和廢物,雖然理論上可以循環再用部分東西,但有些有毒物質還未可以循環使用,如果這兩項問題都解決了的話,浮台城市將會很可能出現世上。

 




未來無炭城市—Masdar carbon Neutral city

上一會介紹了一個構想的浮台城市,但這個概念城市還在一個概念階段,但今日將會為大家介紹一個比較真實的概念城市。

這個無炭城市由英國著名建築師—Norman Foster設計的,是位於阿布達比(Abu Dhabi) 市郊的地方,連接阿布達比機場和多個大型的規劃項目如Yas island、Raha Beach等項目。整個項目佔地6平方公里,即大約半個香港島的面積或整個故宮連同北、中、南海公園的面積。整個城市的人口只有50,000人,但整個項目的做價到220億美元,做價與整個香港機場項目相近。若以每個單位來計算,這項目極可能是最高成本的住宅項目。

這項目當然包含商業、娛樂、教育、醫療、住宅、文化、教育等多種設施的衛星城市,但這項目的焦點自然不是它的做價和規模,而是它在能源和廢物上的處理。

這項目設立大型的風力發電、地熱能發電、太陽能發電的設施,這些設施的發電量足以滿足50,000人口的要求。為了盡量加強太陽能發電的效益,整個項目以東北至西南的中軸線,務求減少太陽黑影來降低太陽能的發電效能,而且每塊太陽能發電都可以調節因太陽角度上的不同而作出調整。

整個項目的建築都盡量採用自然通風和自然採光,盡量減少對能源的要求,盡量利用自然通風來令大廈降溫。整個項目內是完全沒有汽車的,只有火車、單軌火車和電動汽車(像高球車般的電動車) ,務求令整個項目變得無二氧化炭的空間。

為了進一步減少人類對能源上的需求,每個小區都設有各種基本設施,住客可以在200m的步行範圍內找到工作、娛樂、文化等設施,這完全打破了現代人的生活模式,一般人都需要乘車上班和上學,就算要購物都很可能需要到達另一區,所以對能源的需要不少。但Foster提出這個200m步行生活圈,就是要減少人類花在交通上所需要的時間和能源。就算住客萬一需要離開這小區,都是盡量依靠電動化火車和汽車來連接,完全不用汽油等不能循環的石化能源。

至於廢物方面,有機廢物自然會被循環再用作肥田料,無機廢料都會經過慮化處理來循環再用。至於污水處理就更加厲害,污水會經過納米的過慮器,令世上最細的細菌、污染物都隔絕了,所以就算從廁所排出的污水都可以一經過慮之後,便可以飲用,這樣便可以大幅減少80%的用水。

大家請不要忘記阿布達比是位於沙漠地帶,所有食水都是來自海水化淡廠,因此耗能量驚人,再加上很多沙漠地帶同時在白天需要降溫、晚上需要保溫的情況,如果能夠令建築物同時做出保溫和降溫的話,確實是一大突破。

現在世界上還未能出現完全零炭的小區,如果這個城市真的能做到完全零炭的城市的話,絕對是人類生活模式上的極大創舉。

這項目現在還在設計階段,而且是Foster & Partners 在經濟下滑時的主要收入來源,現在這項目好像還是如常進行,大家可能有機會見到這個完全不計成本的環保城市。

下會將會是介紹另一種新的環保能源。




令貝聿銘步入大師之路的建築—JFK Presidential Library

在1963年,美國發生了一件很重大的政治事件,總統甘乃迪被暗殺,跟著美國政界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到1964年,美國政府決定興建甘乃迪紀念圖書館,並邀請了14名來自世界各地建築師來競投這方案。
當中包括:

1) Pietro Belluschi (MIT學院的院長)

2) Louis Kahn (美國建築大師)

3) 貝聿銘

4) Mies van der Rohe (發明了現代摩天大廈的建築大師)

5) Hugh Stubbin

6) Paul Thiry

7) John C. Warnecke

8) Benjamin C. Thompson

9) Alvar Aalto (芬蘭建築教父)

10)Franco Albini (意大利建築大師)

11)Sven Markelius (瑞典建築大師)

12)Sir Basil Spence

13)Lucio Costa (巴西建築大師)

14)丹下建三(日本建築教父)

每個建築師都需要向評審簡介其公司的背景和作品集,當年的比賽不如現在的設計比賽一樣,建築師需要先做出初步方案來讓業主選拔,當年只需要向評審自我介紹便成。 1964年的貝聿銘並不算是一名新秀,還薄有名氣,但在Mies van der Rohe、丹下建三、Alvar Aalto、Louis Kahn等大師面前都只是一名無名小卒。 (Mies van der Rohe、丹下建三、Alvar Aalto、Louis Kahn等人的建築是每個建築系學生必讀的作品)

最後,甘乃迪的家人宣布由貝聿銘負責這項目,當時世人都嘩然這個決定。絕不相信一個小將可以一次打敗6-7名建築界巨人而奪得這項目。他成功的關鍵可能是評審當中包括了甘乃迪的遺孀和家人,由於她不是建築界的關係,所以沒有考慮到各大師的身份和背景。反而只注重各參賽者的表現,貝聿銘成功的原因是令甘乃迪夫人明白他的設計是與四周環境配合的,設計理念清楚易明,所以突圍而出。

這圖書館原本是打算建在華盛頓,但由於希望在圖書館旁附建一座博物館和檔案室,所以需另覓新地。於是便決定把圖書館建於麻省,因為甘乃迪曾是麻省的州長,而甘乃迪和貝聿銘都是Harvard 大學的畢業生,所以便打算在Harvard校園附近的地方。不過,就需要向當地一間巴士公司購入地皮,但最後巴士公司拒絕遷出,此圖書館需另覓新地。

最後,圖書館決定選址在麻省大學校園之內,因為這地盤是臨近河邊而四周沒有什麼建築物,所以可以把圖書館的地位變得更為突出,而甘乃迪總統更是喜歡航海的,因此選址適合。

就這樣一波三折,便把整個工程拖延了接近10年,但問題還未完結。經過了12年的爭論,雖然選址方面落得定案,但設計還是一個大問題。貝聿銘推出第一方案時,圖書館的平面是成一個正方形,並包圍了中個圓形的公園,主入口就如一座平了頭的金字塔。

此設計一出,當然劣評如潮,不少人批評為何要為甘乃迪總統建一座墓穴? (因為金字塔的功能是墳墓) ,金字塔與甘乃迪總統有什麼關係呢? 難道這是我們等了12年的設計嗎?

貝聿銘解釋的是這不是一個金字塔而是一個幾何圖案,整個玻璃入口讓陽光充滿了整個空間,在陽光之下便只有美國國旗,讓甘乃迪總統的精神永遠在陽光和國旗之下生存下去。雖然這方案得到甘乃迪夫人的支持,但是反對聲音實在太大,貝聿銘需要重新設計。

在1年之間,貝聿銘曾推出另一中途方案,但同樣得不到大多數人的支持而放棄。最後在1976年,貝聿銘推出最終方案,雖然這是第三個方案,實情這已是第10多個方案之後的成果。

最終的方案,首先完全放棄了金字塔的設計,改由一個正方形、一個三角形、一個圓形組合而成的建築群。正方形為玻璃主入口、三角形為圖書館和博物館、圓形為劇院。每個元素負責一個功能。正方形用黑色玻璃,其他部份則用白色油漆、黑與白、實與虛作了一個明顯的分別。在主入口之上,自然就只有陽光和美國國旗,喻意美國人在陽光之下是可以自由地飄揚。

這方案雖然都得到一些批評,但最終都獲得通過。不過,這項目拖延了10多年,開始時所籌得的捐款已遠遠不及10多年通脹後的物價。於是貝聿銘需要四處說服各財團支持,但是貝聿銘在1973年因Hancock tower 的問題而聲譽受損,再加上人民對甘乃迪總統的熱情已有一點淡化,所以支持財團都離他而去。最後,得到甘乃迪各家族各成員和麻省政府的支持才籌得足夠的興建費。

此圖書館最後在1979年落成,而美國國家藝術館東翼亦在1978年開幕,令貝聿銘開始步入大師級的行例。

下會將會介紹美國國家藝術館東翼。

JFK Presidential Library官方網頁:http://www.jfklibrary.org/




令貝聿銘翻身的項目—美國國家藝術館東翼

1968年可以說是貝聿銘事業高峰期,因為在1964擊敗了多名大師拿下了甘乃迪總統圖書館,1966年接了Hancock tower、達拉斯行政大樓,在1968年還接下了美國國家藝術館東翼,一時間很多美國的重點項目都給貝聿銘拿下了。
但在1973年當Hancock tower的玻璃幕牆脫落時,而甘乃迪總統圖書館的選址還未得到定案,再加上多名重要客戶因Hancock tower 事件而離他而去,甚至把他列作黑名單,不能競投各大公司的項目,幸好貝聿銘還有美國國家藝術館東翼這項目為他翻身的機會。
美國國家藝術館是位於華盛頓,西翼是1941年興建的歐式建築,在1968年美術館決定增建東翼。由於西翼大樓是國家級的古建築亦是當地的地標,所以一般建築師的做法是保留舊大樓中軸線、左右對稱的做法,但貝聿銘驚人地做了一個與別不同的設計。
貝聿銘認為這地盤不是很大,大約只是舊大樓的一半面積,而且地盤不是四四方方的,根本不可能如舊大樓般做出有中軸線、左右對稱的效果。於是他便把大樓分為兩個三角形,再用一個三角形聯合起來,左邊一個主要為行政大樓、右一個三角形主要為展館,中間的三角形為中庭。雖然這大廈不是商業建築,但如此刻意製造這麼多的三尖八角的空間,在60年代可以說是完全遺反了常理。
但是貝聿銘的構想是當旅客進入了這個三角形的中庭後,再沿著三角形的路線進入不同的展廳,當通過右邊展廳之後,便會步進中庭上的橋並再次進入左邊的展廳。
他刻意打破了把一個大展廳分成不同小展廳,讓旅客通過一間又一間的黑暗的房之後便完成了他們的旅程。他把展廳包圍在中庭的三邊,讓旅客是從陽光的空間進入室內的空間,再由室內步進陽光的空間。情況就有如四合院一樣,住客是通過中央庭園進入四周不同的私人室內空間,之後再通過中央庭園才進入另一邊的實室內空間。
最特別的一點,這美術館雖然是三角形,但其正門都成左右對稱的設計,而中央的庭園的中心都是對正舊大樓的中軸線,暗地裡與舊大樓配合了。
這設計最厲害一點是陽光上的處理,一個有陽光的大中庭並不是什麼特別,所有建築師都會懂得設計,但要把陽光控制得宜則是一個大學問。貝聿銘在天窗上的南邊加了一些阻擋陽光的百業,讓室內的陽光不會過高,並把天窗的框架設計成不同的三角形,這不單增加了阻擋額外陽光的效果,亦室內空間帶來與別不同的倒影,感受到一天之內時間的變化。
當太陽光在不同時候射進室內時,框架的倒影便在室內形成不同的效果。再加上當陽光照射在帶黃的雲石時,整個室內的氣氛變得和暖,令人舒懷。而且中庭中是種了數棵小樹,這除了是綠化了室內的空間之外,還可讓旅客通過植物上的改變來感受到四時之變化。
在1978年美術館開幕後,貝聿銘大獲好評,走出因Hancock tower帶來的劣勢,再加上1979甘乃迪總統圖書館終於開幕,才能令貝聿銘從谷底反彈。
不過,我相信最令貝聿銘開心的並不是生意重回正軌,而是在他臨退休前的一段訪問中,他重臨這美術館,突然一名女遊客走上前對他說了一句:You made a very beautiful building for my country. (你為我的國家建造了一座很美麗的建築。)
相信這是全世界所有建築師最希望聽到的說話。
後記:
在美術館之中,大家會發現英國雕塑大師─Henry Moore的作品,但這作品原本的大小只是現在的3分之1。在開幕初期時,Henry Moore 的作品被安排在沒有陽光角落的一旁,Henry Moore 當然向貝聿銘大表不滿並發生激烈的辯論,跟著貝聿銘說了一句:你可否把這作品做大3倍?
Henry Moore: Why Not!
就是為了鬥這一口氣,這作品便做大了三倍,並放在有陽光的空間的位置。




參選政綱

20161025_council_election_2017simon_hui-1

許允恆(Simon)

現職策劃經理,畢業於英國紐卡素大學建築系和英國東倫敦大學建築系。他曾在香港、倫敦、紐卡素等地工作並曾參與香港、北京、上海、天津、倫敦、埃及、南非、聖比德堡、中東等地的建設項目,當中包括香港APM、I-square、圓方、上海APM、合肥香格里拉大酒店、烏蘭巴托香格里拉大酒店等。

 

 

參選政綱:

在過往兩年的學會活動中,我發現了一個比較負面的情況。

學會每年都花了不少的人力、物力來製作不同的刊物和舉辦不同的活動。不過,很多活動的反應都未如理想,很多刊物最後都只會放在19/F的門口讓各會員自行取閱。更惡劣的事,很多非活躍的會員不時都批評「不知道學會在做什麼?」,這些說話令不少有心處理會務的會員都感到非常氣疲憊,甚至氣憤。

其實,HKIA一直以來都通過電郵的方式以HKIA Daily來與各會員聯絡,但是這個方法對每天會收到過百個電郵的會員來說,未必有效。現在無論HKIA Daily 和HKIA Facebook都只是比較單向性的溝通,純粹是學會對會員發佈訊息,未能有效地聽取會員的意見。

另外,現在設計學會的活動全是依靠各籌組成員來構思,但是籌組過程中往往都欠缺與各會員(End user)討論,溝通渠道可以更互動。

hkia-website

HKIA網頁/HKIA Facebook page / Apps 

我建議改革HKIA Facebook容許各Committee的成員利用這個平台來與不同的會員溝通,發佈各Committee的活動,甚至利用Facebook來討論未來籌組的活動。

我建議改革HKIA Website並成立HKIA APPS容許各會員通過Website / Apps 來提供以下服務:

  • 報名學會的各項活動

  • 考試報名

  • 申報CPD

  • 網上重溫CPD課堂

  • 重整HKIA Website resources centre,讓各本地會員、甚至海外的會員都可以透過網頁或APPS來重溫HKIA每年所發佈的刊物

這不單簡化會員的報名手續,也大大降低秘書處的工作量。久而久之,HKIA 網頁便成為香港本地建築文獻的一部份,其實Archive committee亦積極地整理HKIA所儲存的資料,並準備將資料放上網。

 2016-10-15-photo-00000012

多元化 / 跨專業CPD

過去兩年,Young Member Committee曾經與律師公會和會計師公會合辦過中環建築導賞團,而會計師公會的代表在導賞團之後,向HKIA的會員講述關於創業時需作的財務安排。因此,我認為這種跨專業的活動可以成為CPD的一部份,並且可邀請不同的專業團體來為HKIA提供多元化的CPD。

20130917062114697

為年青會員&小企業創造機會

由於近年有很多的年輕建築師開始創業,而他們極需要一些實際工程經驗來增加他們的作品集。因此,我建議HKIA聯絡不同的機構如區議會、民政署、社福機構和發展商來尋找一些小型但會執行的實際項目,讓年輕的建築師可以通過設計比賽來尋找新客戶,並藉此打響名堂。

img_6785zu_iohztxm3limt7gstnhw

簡化JPN/APP 151 &152

由於現在的APP 151 &152對露台、窗台、工作平台都有很多的限制,例如:每個單位都只可以有一個環保露台、工作平台不可以與露台合併成一個大露台、窗台亦只凸出100mm等。

這些條例原意是避免發展商濫用這些設計,但亦無形中局限了建築設計的發展,其實現在的條件已經把豁免面積的上限設定在總建築面積10%之內,所以就算如何改變都必須只是在限制之內調整。

我們可以嘗試與屋宇署商討如何簡化JPN/APP 151 &152的規範,讓前線的建築師可以減輕他們的工作壓力,亦可以令到建築設計有更大的靈活性。

 

曾參與的會務

 

《筆生建築》的聯合作者及策劃人

cover1104front-03

「築動香港」系列講座的講者

20161126_photo

15235437_1250482158358441_1999799436028720497_o

15250880_1250481971691793_3054503165277171092_o

執業考試分享會

img_5828

2016年中環建築導賞團(與律師公會合辦)

13310399_10154254422612774_7363756783167899805_n

屋宇署舉辦的樓宇安全週內的「業界分享會」

10333720_10155313037480375_4216742878074554970_o

香港書展演講會

img_1028

香港建築中心—東京建築旅行團

img_4413

「十築香港」—漂書大會活動

13217426_10156892650700375_7145418821872485679_o

建築電車遊

1934042_115204876854_477248_n

《築覺I & II》

img_0913

《英中時報》建築專欄

mercedes-1

新城電台訪問

2013-metro-radio

參選宣言: 

自入會以來,我一直都積極參與香港建築師學會的活動。例如:

檔案委員會—與三聯書局出版關於本地資深建築師的建築書—《筆生建築》

青年會員事務委員會—1. 執業考試分享會

                                     2. 2016年中環建築導賞團(與律師公會合辦)

                                     3. 2016年金鐘、中環建築導賞團(與會計師公會合辦)

除了學會的活動,我亦協助香港建築中心於2015年帶領東京建築旅行團和「十築香港」的部份活動,並且我利用工餘時撰寫建築部落《建築遊記》並轉載至香港、國內、台灣和新加坡等地不同的網站,由 2008年至今已上載了超過500篇文章,《建築遊記》亦有幸曾在英國中文報章—《英中時報》處轉載兩年。

再者,我繼續發展我寫作方面的興趣並出版了以下的書籍:

《築旅圖》—  紅出版社, 2008

《築覺—閱讀香港建築》—三聯出版社, 2013

《築覺II—閱讀東京建築》—三聯出版社, 2014

《築覺III—閱讀倫敦建築》—三聯出版社, 2016

由於《築覺—閱讀香港建築》是2013年最暢銷的設計書,所以《築覺》將會發展成一個系列並覆蓋世界各地不同的城市,我現正準備紐約、北京、柏林、巴塞隆拿和大阪。

為了將建築帶進社區,我在沒有任何機構的支緩下亦曾舉辦超過15場導賞團,亦曾為三聯出版社—「開方講堂」的導師,向公眾人仕講述香港及東京建築。

由於我現在是年青年會員事務委員會和檔案委員會的成員,如果我有幸當選,所以我希望能服務內務事務部的工作,特別是學會網頁/ 學會檔案/對年青會員的支緩。

我相信憑著我對建築的熱情能協助學會繼續服務社會,請各會員支持我參選2017年香港建築師學會議會




玩水的建築—Blur building

yin5lu9bnw8xljoz9shdlg

7fopoep0q2f1alwqjbyvea geuv_dfwbdrracir9ajctw jtkebyumuokq32jkpunksa kxbcazgedd98pudpmo9_gq

今日原本會答應為大家再介紹 Jean Nouvel 的建築,但是今日突然想起一起一座世博的展館建築,所以今日先寫一下。

這一座看似一堆「雲」的建築是2002年瑞士世博的其中一個展館,它是由紐約的建築師Diller & Scofidio 所設計的,他們的設計理念是將當地的環境完全融入這座大廈,不單要令旅客可以看到當地的環境,還要親身感受到當地的環境。

由於這建築是類近當地著名的淡水湖— Lake Neuchatel ,所以他們決定把整座建築物放在湖上,然後把湖水泵上,並從外牆上13,000個噴出,這些湖水經微小的噴口便會變成小水珠,而且這建築物是離開湖面大約65尺左右,因此從遠處來看這建築物就有如「一堆雲」。而且特別地當大風吹過這建築之後便會使建築變成在雲霧中若隱若現,成為「雲霧中的建築」,然後當風吹走雲霧之後才會再次看到建築物本身的模樣,之後再來一次循環,因此這建築物的模樣是視乎天氣的變化而不斷地改變。

這建築物最大的特點不是你可以看到「升」起了的湖水,旅客甚至可以親身感到了這些湖水,因為當進入這大廈之後便會經過螺旋的通道到達頂層,讓自己完全被雲霧包圍,簡直像是升了仙一樣,又或者像孫悟空一樣。當經過屋頂的露台之後,便會到達室內的展館和酒吧,你可以從雲霧中看到外邊的世界,相信這樣的經歷只有降傘人員才有機會感受到。

大家可能會問如果在雲霧中會否迷路呢?又或者會否容易碰到別人呢 ?

首先,這建築物的路徑是單循環的,所以應該不會迷路。至於,視野的問題就是建築師他們刻意創造出的效果,他們希望創造出迷失了自己存在的空間感覺,因為參觀時大會安排了雨衣給旅客,除了不想雲霧弄濕了旅客的衣裳,並且大家都變得一式一樣,同時在雲霧中都看不見對方。

雖然最後大會可能因為成本的問題,而沒有為旅客安排雨衣,但是參觀這處確實把人帶進了迷失的空間。

不過無論如何,如此瘋狂地「玩水」的建築確實是小見的實驗性建築。




拙作3

4ho8h4tmj6xdoslk0rsxq tp4oyjxodprhwg28j9etdg       cndkuabkqiahitgzfuwkiw   6_7oo8kzi__y4nscnd0wqg  uc4es3tw5bfgsbqpoxw25g

既然有香港和上海的網友希望我寫多一點關於我自己的作品之後,今日便順便地再一
篇。
以下這一個是學生時代的功課,這功課的題目是倫敦St.Tomas Hospital 的一個空
地,這處是位於倫敦著名景點西敏寺的對面,而這座醫院亦是倫敦市內最有名的醫
院之一,除了這處的醫療水平值得加許之外,這裡還是著名護士─藍汀格爾成立世
界第一間護士學校的地方,所以歷史相當悠久。
現場的空地和附近的醫務大樓是在1950年左右時興建,因為原有的大樓在二次大戰
時被炸毀。根據在1950年時的報章報導,新建的St.Tomas Hospital在當年是5星級
設備的醫院,而且是世界一流的醫學院,但是在公共空間的規劃上出現了不少問題。

現場的情況:
1) 現場假設是為醫護人員提供休息的綠化空間,但是現存的花糟完全阻擋了使用者的
視線和路線,根本提不起意欲使用這空間。
2) 倫敦的秋冬兩季是很寒冷,但這綠化空間是露天的,所以當天氣寒冷和下雨時,根
本沒有人使用,即在一年內只有6個月左右才有人使用。換句話說,醫護人員在天氣
惡劣的情況下便失去了休息的地方。
3) 現場除了有醫護人員使用之外,還有旅客和本地居民使用。遊客到達這處的目的是
希望從對岸拍攝西敏寺,而本地居民則多數是沿泰吾士河邊跑步或帶狗散步,但是
這處根本沒有足夠的空間讓他們停留、休息。
4) 由於現場的綠化空間與海濱長廊有1.8m的層差,而且有一道牆把整個空間封閉了,
所以遊客和本地居民根本不能使用。
5) 儘管藍汀格爾對這醫院有重大的貢獻,但現場的藍汀格爾博物館則設在地庫垃圾房
旁的位置,可謂相當之差。
設計的目的:
1) 為醫護人員/探病者提供適當的休息空間,儘管在天氣惡劣的情況下都可讓他們休息或改變心情的地方。
2) 為醫院提供提供一個訪客中心,讓訪客可以在這處進行醫院內不容許的活動,如使
用手提電話、抽煙、談煙、談論等,而醫護人員同樣可以在這裡休息。
3) 為遊客和本地居民提供適當的公共空間,好讓他們在旅途中有一個休息的空間。
4)連接海濱長廊和現場的綠化空間,讓公眾人仕都可享有足夠的公共空間。
5)把藍汀格爾博物館重新設置在沿泰吾士河旁的地方,讓遊客可以清楚看到這個博物
館。
6) 由於遊客和醫院的使用者是完全不同的群組,所以在公共空間和人流處理上需要分
為兩層,沿河的空間為公眾,近醫院的空間則比較私人,屬醫院的空間。
規劃的理念其實很簡單,保留現有的樹林並加入一個草地,作為與Westminster bridge的綠化緩衝區。然後利用一個木地板的通道把海濱長廊的人流帶至這個空間,沿通道兩旁還設有坐位,讓跑步/放狗人仕有休息的地方。
然後,便是整個發展項目的重點─藍汀格爾博物館和醫院的訪客中心。最後一層便
是醫護人員的公共空間。為了提供足夠的休憩空間給予醫護人員和分開旅客的人流,
所以藍汀格爾博物館和訪客中心的屋頂是緩緩而上,這樣便把上一層的空間定義為
醫院的範圍,而沿河的空間則定義為遊客的範圍,並順利成章地分開兩個不同的人
流。

藍汀格爾博物館的設計是把藍汀格爾的一生分為7個階段:
1) 童年時代
2) 早期學習/工作
3) 戰爭中的服務/Lady with the lamp
4) 在St. Thomas hospital成立第一間護士學校
5) 成立圖像系統
6) 成立女仕的醫學院
7) 婦女運動
這個博物館便設有7個展館和1個電影院,每個展館都以螺旋的方式連結至下一個展
館,部分展館更是斜坡的,這樣旅客便可以通過一個展館緩緩地步行至上一層的展
館,然後再從上一層的展館緩緩地步行至下一層的展館並離開這個博物館,目的是
讓旅客從經過不同層數的展館時,便感到他們已到達了藍汀格爾另一階段的人生。
另外,在燈光的處理上亦加強了這個因素,1號、3號、6號展館和電影院都為黑暗的
展館,只有小量的自然光、甚至完全沒有自然光,2號、4號、5號、7號展館則為有
自然光的展館,這樣遊客亦可以從燈光上的不同而感受到,他們已進入另一階段的
展覽。

8etqb9ugolzqks4cx8g-sa 8_gyccl8jpyi_we18vc-ka

這樣的處理與一般博物館的處理完全不同,因為一般的博物館只是在一個很大的空
間中分隔成不同細少的展館,然後讓旅客隨意地遊覽,但是這博物館由於是單一主
題,而且可以與一個人的人生有直接的關係,所以便可以用人生旅途的方式來處理。
旅客便可以緩緩地步進不同的展館,而感受到人生的不同階段並感受到人生的變化。
至於燈光處理,博物館一前、一後的展館為有自然光的展館,中間為黑暗的展館,這
樣便可以使旅客從光明的展館->黑暗展館->光明的展館。在黑暗的展館中,原本打
算希望利用太陽光來製造出不同顏色的效果。因為這博物館的正門是向西邊並背向
東邊,所以在黑暗展館的天窗上是設有不同的顏色天窗。

vkhqsrn8fg29chk1qtf3ng
當陽光從不同的角度射進室內時,便會經過紅、綠、藍的天窗,由於太陽光線角度上
的不同,便會做成不同的RGB比例,並形成不同的室內自然光的效果,所以室內的顏
色會隨著太陽角度在一年內的變化而不斷地改變RGB的比例。
但是這樣的燈光效果好像過份強調博物館本身,而把展品變為次要,所以最後只決
定用清玻璃,純粹只讓陽光因角度而出現不同的燈光效果。
至於結構方面,這博物館是用木結構的,因為現在的醫院大樓則完全是混凝土的結
構,連綠化空間都是一樣,都是又灰又黑。所以希望利用木結構和木地板為旅客帶
來一種溫暖的感覺,而且且博物館的行人通道是設在博物館的外圍,這樣可以讓旅
客可以觀看到室外的情況,而室外的人可以觀看到室內各層和屋頂上的活動,務求
營造熱鬧、人和的氣氛,而不是又冷又冰的密閉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