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建筑师

浮台城市─Lilypad

 

本月初在丹麦歌本哈根举行了关注气候暖化的高峰会议,一如意料之内,多个工业大国都未必愿意为减排达到一至的意见,就算出现京都议定书般的协议,部分国家都未必遵守相关协定来达至减排的目标。

如此下去,两极的冰块迟早溶化,而人类又如何生活呢?

比利时的建筑师─Vincent Callebaut,就创制了一个浮台城市,让人类就算在水位大幅上升之后还可以继续生存下去,这计划大约在2100年实行。

这个浮台城市─Lilypad是一个可以容纳50,000人生活的空间,这处不单只完全使用环保能源之外,浮台上的废物都尽量循环再用,务来做到零炭和零废物。浮台上配备农地、水塘、工作、娱乐和废物处理的空间,即是将一个城市必须要的原素都包含在浮台之上,50,000的人口可以在此处独立地生活,无论食物、食水、工作和教育都可以在浮台上充分满足。

能源来源方面包括: 太阳能, 风能, 潮汐能,生化能和水力发电

浮台方面为了尽量减少制做垃圾,任何废物都尽量循环再用,所有生化的废物都会经过处理来用作肥田料使用,一些可燃烧的物料都会用作燃料来作发电之用。

至于废气回收方面,这里除了有大量的植物来吸收二氧化炭之外,浮台的基本结构是用玻璃纤维来制造而外层是涂上氧化钛(TiO2) ,氧化钛在柴外光的照射下可以吸引空气中污染物。另外,浮台都会种植红树林(mangrove) ,红树林是生长在海水和淡水的交界,一般都可以在沙滩边都有机会找到,而且它可以吸收水中的重金属等物质,有助净化水源。

这浮台与我之前介绍过的Freedom ship 有一点不同,因为这浮台基本上是不会自己移动,只会在内海上停留,而且这浮台的目的是尽量制造零废气的生活空间,但Freedom ship 则很明显是制造一个高尚、别树一格的生活空间,而且Freedom ship 如此巨大,自然耗油量自然惊人,再加上经常需要利用飞机和油轮来往返内陆,所制造的污染自然非比沉常。

两者最大的分别是浮台城市都仍然是在一个国家的范围之内,只是为人类提供一个另类的海上陆地而已,但是Freedom ship 则是在公海上建造了一个国家出来,又或者可以说是建造了一个新的国家出来,而且一年365日都环游世界,因此国家的定义已变得虚无、疆土的界限已不存在。

其实,现在的科技已绝对可以满足结构和安全上的要求,只是如何制造出一个自我循环的零炭生活空间,因为现在的环保能源科技还未达到高成本效益的情况,另外环保能源的稳定性仍是一个致命的因素,另外最大的问题将会是如何处理污水和废物,虽然理论上可以循环再用部分东西,但有些有毒物质还未可以循环使用,如果这两项问题都解决了的话,浮台城市将会很可能出现世上。

 




未来无炭城市—Masdar carbon Neutral city

上一会介绍了一个构想的浮台城市,但这个概念城市还在一个概念阶段,但今日将会为大家介绍一个比较真实的概念城市。

这个无炭城市由英国著名建筑师—Norman Foster设计的,是位于阿布达比(Abu Dhabi) 市郊的地方,连接阿布达比机场和多个大型的规划项目如Yas islandRaha Beach等项目。 整个项目占地6平方公里,即大约半个香港岛的面积或整个故宫连同北、中、南海公园的面积。 整个城市的人口只有50,000人,但整个项目的做价到220亿美元,做价与整个香港机场项目相近。 若以每个单位来计算,这项目极可能是最高成本的住宅项目。

这项目当然包含商业、娱乐、教育、医疗、住宅、文化、教育等多种设施的卫星城市,但这项目的焦点自然不是它的做价和规模,而是它在能源和废物上的处理。

这项目设立大型的风力发电、地热能发电、太阳能发电的设施,这些设施的发电量足以满足50,000人口的要求。 为了尽量加强太阳能发电的效益,整个项目以东北至西南的中轴线,务求减少太阳黑影来降低太阳能的发电效能,而且每块太阳能发电都可以调节因太阳角度上的不同而作出调整。

整个项目的建筑都尽量采用自然通风和自然采光,尽量减少对能源的要求,尽量利用自然通风来令大厦降温。 整个项目内是完全没有汽车的,只有火车、单轨火车和电动汽车(像高球车般的电动车) ,务求令整个项目变得无二氧化炭的空间。

为了进一步减少人类对能源上的需求,每个小区都设有各种基本设施,住客可以在200m的步行范围内找到工作、娱乐、文化等设施,这完全打破了现代人的生活模式,一般人都需要乘车上班和上学,就算要购物都很可能需要到达另一区,所以对能源的需要不少。 但Foster提出这个200m步行生活圈,就是要减少人类花在交通上所需要的时间和能源。 就算住客万一需要离开这小区,都是尽量依靠电动化火车和汽车来连接,完全不用汽油等不能循环的石化能源。

至于废物方面,有机废物自然会被循环再用作肥田料,无机废料都会经过虑化处理来循环再用。 至于污水处理就更加厉害,污水会经过纳米的过虑器,令世上最细的细菌、污染物都隔绝了,所以就算从厕所排出的污水都可以一经过虑之后,便可以饮用,这样便可以大幅减少80%的用水。

大家请不要忘记阿布达比是位于沙漠地带,所有食水都是来自海水化淡厂,因此耗能量惊人,再加上很多沙漠地带同时在白天需要降温、晚上需要保温的情况,如果能够令建筑物同时做出保温和降温的话,确实是一大突破。

现在世界上还未能出现完全零炭的小区,如果这个城市真的能做到完全零炭的城市的话,绝对是人类生活模式上的极大创举。

这项目现在还在设计阶段,而且是Foster & Partners 在经济下滑时的主要收入来源,现在这项目好像还是如常进行,大家可能有机会见到这个完全不计成本的环保城市。

下会将会是介绍另一种新的环保能源。




我在圣伯多禄中学学到了什么?

唐校长、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当我在2015年初临新校舍时,遥望昔日的旧校舍,心中顿时回忆当年上课时各种快乐、疯狂和顽皮的事情。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经不觉已经毕业了十八个年头了。现在大部份的同学都是1997年之后出生的,我都不能不认一个「老」字了。

 

现在回想我到底在圣伯多禄学到了什么呢?又或者说圣伯多禄的知识到底又有没有用呢?

 

坦白地说,中学时所学到的知识其实与我现在的工作没有太多直接的关系,但是知识无分贵贱,所学到的知识就将会是我一生的珍贵的资产,现举一些例子:

 

例子一:

 

在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的一个进修课程中,曾提及未来的城市规划。他们讲及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如何在屋顶和避难层各处兴建Algae farm(海藻农场),因为Algae可以吸收太阳的热量,从而减少大厦的受热程度,并适放出氧气,而且属低成本的野生植物,完全不怕其它野草的袭击,所以维护费极少。

 

另外,一些科学家亦开始研究从Algae处提取lipids(脂)和oil(油)作燃料之用,即所谓的algae biofuel(生物能源) , 以解决快将用尽的石油。由于Algae可以在很多地方处生长,而且繁殖率快,因此在都市大厦内设立Algae种植场是绝对可行。

 

当我上完这一课后,我便想起Algae便是郭富华老师在我中四生物课时的第一个课题,当年所学的知识在这一天全都用上。

 

例子二:

 

在英国读硕士时,其中一条考试题目是关于大厦的防雷设计。问题是大厦的防雷带电阻(Resistance)最大度是多少呢?另外,如果大厦高度太高, 如何设计防雷带呢?

 

答案: 防雷带最高的电阻是10Ω。如果大厦太高,防雷带便需要以Parallel 而不是serial。以上的问题便全是中五时唐校长所教的基本电学原理。

 

 

 

例子三:

 

记起我当年考建筑师执照时,考官曾突然问一个问题:

 

为何现在不用BCF和BTM作为灭火材料呢?

答案:因为BCF和BTM对人体有毒。 。

 

答完之后,我突然想起,这些知识是我在中五时从欧阳旭明老师的化学堂中学到的,庆幸当年有用心上这一课,否则今日可能做不到建筑师。

 

 

我绝对意想不到,我在26岁、甚至36岁的考试中竟然会用到我在16岁时所学到的知识,世事确实难料。

 

以上的例子是证明,今日你们所学到的知识不是只为年底的考试而学的,亦不是为高考而学的,而是为你未来每一天而学的。这一天可能在10年后、20年后,甚至更长远的日子之后出现。

 

各位老师今日为大家所做的事情不是为一个18岁的人作考试的准备,而是一个人未来的挑战作出准备。

 

作为大师兄的我,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各位学弟,圣伯多禄的毕业证书未必能直接带给各位同学很多财富、甚至是值不几多个钱。因为我中学毕业后及曾工作了3年才入大学,所以亲身地证实给你们这一句话。不过,圣伯多禄为我带来不是财富,而是开启其它知识之门的门匙,让我可以行更远的路。最重要是带给我一个「希望」,一个可以把握机会的希望「希望」。

 

虽然我高考的成绩不理想,我中文考试不合格、英文几乎不合格的,但是18年后竟然有幸为校刊写稿,确实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圣伯多禄不是为各位同学在知识旅程上的终结,亦不是起点,而是旅程的一个中途站,希望各位同学可以好好享受学习,珍惜做一个全职学生的光阴。各位老师亦希望继续享受教学的苦与乐,因为您们的工作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共勉!

 

许允恒

1997年圣伯多禄毕业生

现职建筑师和专栏作家




拙作3

 4ho8h4tmj6xdoslk0rsxq tp4oyjxodprhwg28j9etdg       cndkuabkqiahitgzfuwkiw   6_7oo8kzi__y4nscnd0wqg  uc4es3tw5bfgsbqpoxw25g
 既然有香港和上海的网友希望我写多一点关于我自己的作品之后,今日便顺便地再一
篇。
以下这一个是学生时代的功课,这功课的题目是伦敦St.Tomas Hospital 的一个空
地,这处是位于伦敦著名景点西敏寺的对面,而这座医院亦是伦敦市内最有名的医
院之一,除了这处的医疗水平值得加许之外,这里还是著名护士─蓝汀格尔成立世
界第一间护士学校的地方,所以历史相当悠久。
现场的空地和附近的医务大楼是在1950年左右时兴建,因为原有的大楼在二次大战
时被炸毁。根据在1950年时的报章报导,新建的St.Tomas Hospital在当年是5星级
设备的医院,而且是世界一流的医学院,但是在公共空间的规划上出现了不少问题。

现场的情况:
1) 现场假设是为医护人员提供休息的绿化空间,但是现存的花糟完全阻挡了使用者的
视线和路线,根本提不起意欲使用这空间。
2) 伦敦的秋冬两季是很寒冷,但这绿化空间是露天的,所以当天气寒冷和下雨时,根
本没有人使用,即在一年内只有6个月左右才有人使用。换句话说,医护人员在天气
恶劣的情况下便失去了休息的地方。
3) 现场除了有医护人员使用之外,还有旅客和本地居民使用。游客到达这处的目的是
希望从对岸拍摄西敏寺,而本地居民则多数是沿泰吾士河边跑步或带狗散步,但是
这处根本没有足够的空间让他们停留、休息。
4) 由于现场的绿化空间与海滨长廊有1.8m的层差,而且有一道墙把整个空间封闭了,
所以游客和本地居民根本不能使用。
5) 尽管蓝汀格尔对这医院有重大的贡献,但现场的蓝汀格尔博物馆则设在地库垃圾房
旁的位置,可谓相当之差。

设计的目的:
1) 为医护人员/探病者提供适当的休息空间,尽管在天气恶劣的情况下都可让他们休息或改变心情的地方。
2) 为医院提供提供一个访客中心,让访客可以在这处进行医院内不容许的活动,如使
用手提电话、抽烟、谈烟、谈论等,而医护人员同样可以在这里休息。
3) 为游客和本地居民提供适当的公共空间,好让他们在旅途中有一个休息的空间。
4)连接海滨长廊和现场的绿化空间,让公众人仕都可享有足够的公共空间。
5)把蓝汀格尔博物馆重新设置在沿泰吾士河旁的地方,让游客可以清楚看到这个博物
馆。
6) 由于游客和医院的使用者是完全不同的群组,所以在公共空间和人流处理上需要分
为两层,沿河的空间为公众,近医院的空间则比较私人,属医院的空间。

规划的理念其实很简单,保留现有的树林并加入一个草地,作为与Westminster bridge的绿化缓冲区。然后利用一个木地板的通道把海滨长廊的人流带至这个空间,沿通道两旁还设有坐位,让跑步/放狗人仕有休息的地方。
然后,便是整个发展项目的重点─蓝汀格尔博物馆和医院的访客中心。最后一层便
是医护人员的公共空间。为了提供足够的休憩空间给予医护人员和分开旅客的人流,
所以蓝汀格尔博物馆和访客中心的屋顶是缓缓而上,这样便把上一层的空间定义为
医院的范围,而沿河的空间则定义为游客的范围,并顺利成章地分开两个不同的人
流。

蓝汀格尔博物馆的设计是把蓝汀格尔的一生分为7个阶段:
1) 童年时代
2) 早期学习/工作
3) 战争中的服务/Lady with the lamp
4) 在St. Thomas hospital成立第一间护士学校
5) 成立图像系统
6) 成立女仕的医学院
7) 妇女运动
这个博物馆便设有7个展馆和1个电影院,每个展馆都以螺旋的方式连结至下一个展
馆,部分展馆更是斜坡的,这样旅客便可以通过一个展馆缓缓地步行至上一层的展
馆,然后再从上一层的展馆缓缓地步行至下一层的展馆并离开这个博物馆,目的是
让旅客从经过不同层数的展馆时,便感到他们已到达了蓝汀格尔另一阶段的人生。

另外,在灯光的处理上亦加强了这个因素,1号、3号、6号展馆和电影院都为黑暗的
展馆,只有小量的自然光、甚至完全没有自然光,2号、4号、5号、7号展馆则为有
自然光的展馆,这样游客亦可以从灯光上的不同而感受到,他们已进入另一阶段的
展览。

8etqb9ugolzqks4cx8g-sa 8_gyccl8jpyi_we18vc-ka   

这样的处理与一般博物馆的处理完全不同,因为一般的博物馆只是在一个很大的空
间中分隔成不同细少的展馆,然后让旅客随意地游览,但是这博物馆由于是单一主
题,而且可以与一个人的人生有直接的关系,所以便可以用人生旅途的方式来处理。
旅客便可以缓缓地步进不同的展馆,而感受到人生的不同阶段并感受到人生的变化。

至于灯光处理,博物馆一前、一后的展馆为有自然光的展馆,中间为黑暗的展馆,这
样便可以使旅客从光明的展馆->黑暗展馆->光明的展馆。在黑暗的展馆中,原本打
算希望利用太阳光来制造出不同颜色的效果。因为这博物馆的正门是向西边并背向
东边,所以在黑暗展馆的天窗上是设有不同的颜色天窗。

vkhqsrn8fg29chk1qtf3ng

当阳光从不同的角度射进室内时,便会经过红、绿、蓝的天窗,由於太阳光线角度上
的不同,便会做成不同的RGB比例,并形成不同的室内自然光的效果,所以室内的颜
色会随着太阳角度在一年内的变化而不断地改变RGB的比例。
但是这样的灯光效果好像过份强调博物馆本身,而把展品变为次要,所以最后只决
定用清玻璃,纯粹只让阳光因角度而出现不同的灯光效果。
至于结构方面,这博物馆是用木结构的,因为现在的医院大楼则完全是混凝土的结
构,连绿化空间都是一样,都是又灰又黑。所以希望利用木结构和木地板为旅客带
来一种温暖的感觉,而且且博物馆的行人通道是设在博物馆的外围,这样可以让旅
客可以观看到室外的情况,而室外的人可以观看到室内各层和屋顶上的活动,务求
营造热闹、人和的气氛,而不是又冷又冰的密闭空间。




建筑师与建筑师的火拼—Meyerson symphony hall

r05i6cuopq9fuq1utjyjdq  grozuruoqcas6adg_m_v3g  hzwj-spteglbpwz1h9lzma kmps1svluf72rj4aolbbpa

gq62fklpulmkmtem0k_ruw

xxnvpmzdggm1j24cwluhoq

世间上有一句俗语:「一山不能藏二虎」,同样地在一个工程内不可以有两个主建筑师。在美国达拉斯的Meyerson symphony hall是由贝聿铭设计的,但大业主为了避免发生像纽约林肯中心的失败例子(这音乐厅因音效其差的关系,而被迫把整个大楼拆毁重建) 。所以,在设计初期便同时招聘了音效建筑师─Russell Johnson来参与设计,他是出身耶鲁大学建筑系的,之后再在音效设计方面处进修。今次他同样是直接由大业主Meyerson招聘的,地位与贝聿铭同级,两人都需要直接向大业主交代设计成果,这亦代表大业主不单只要求一座视觉上美丽的建筑物,还要一座音效上出色的音乐厅。

Russell Johnson把演奏厅成又长又窄的长方盒,座位成典型的马蹄型。为了做到出色的隔音效果,便用了双层的混凝土作为屋顶的结构,这样便可以防止飞机的噪音影响表演的效果。然后音乐厅的前厅则包围了整个演奏厅,这样便可以进一步提升隔音的效果。

不过,贝聿铭又怎会满足于一个四方盒的设计,他经常被人批评只会用三角形设计,今次他便会运用更多种不同的几何图案来设计,而且这个地盘亦未必适合用三角形,因此今次便用了圆形。另外,因为整个演奏厅和后台都设计成长方形,如果把两部份垂直并起来便有如T字型,十分奇怪。因此贝聿铭刻意把演奏厅斜放在地盘之上,与后台成一个斜角,庆幸这只是演奏厅,不会有演员转台、走位等工作,否则这样斜放的安排必定为演员、工作人员带来无限的不便。

贝聿铭特别地没有只用一个圆形来设计,而是用了两个圆形,大厅低层是一个大圆形、高处是一个小圆形,所以外立面上便形成一个好像圆椎体的形状。在这项目不适合引用贝聿铭常用的中庭处理手法,但同样保留了阳光的元素,让圆椎体的部分全是玻璃,令阳光充满了整个前厅的空间,更特别地由于前厅成一个双层的圆形,所以当你不停地步进演奏厅时,人的视点亦同样不断地改变,再加上阳光在每天之内的变化,室内的空间亦随之然地变化。

 

不过,问题就出现在演奏厅的室内设计之上,贝聿铭希望在舞台前安放两枝大柱,用作加强视角上的效果,但Russell Johnson则认为这两枝柱会制造不必要的回音反回舞台,因而反对,但最后贝聿铭胜。

另外,贝聿铭希望舞台上用地毯,让人多一份温暖的感觉,但由于地毯会吸走部分乐声,所以Russell Johnson反对,这一次贝聿铭败。

之后,Russell Johnson希望高座坐位的底部只是混凝土,天花完全没有装饰,尽量保留回音的效果,但是贝聿铭反对,最后便在混凝土上加了一层薄薄的膜来装饰,但又不会破坏室内的音质,这一次贝聿铭胜。

最大的一争论点,就是天花上的反音板,这块反音板是帮助声波传至演奏厅的后端,所以相当重要,但是Russell Johnson的设计就有如一条从天花垂出来的舌头一样,贝聿铭更形容Russell Johnson为只有耳朵没有眼睛,二人的纷争不断升温。

无奈地由于Russell Johnson和贝聿铭的地位是相同的,二人的争论不绝,本地的传媒更形容为哈佛(贝聿铭)与耶鲁(Russell Johnson)之争,二人的争吵更经常要大业主来平息,差一点两人更几乎同时被大业主开除。大业主Meyerson更坦言:  I banged their heads together until I heard a sound I likedō (我把二人的头都压下来,直至我听到满意的答案) 。

最后,这块反音板修改为可移动的用木和钢做的反音板,事情才平息。

更大的问题是,贝聿铭希望在前厅和外墙用更高一级的石材─石灰石(Limestone) ,原来的设计只是用砖的,但是贝聿铭暗地里把相关的图纸画成石灰石一样,并不断地游说业主接受,因为在阳光下limestone更能带出温暖的感觉。原本业主已下定决心对贝聿铭说「不」,但当他看见透视图和模型之后,便欣然被贝聿铭打动并签下支票。

不过最大的问题,在1980年代出现了石油危机,令美国的物价大幅地提升,而这项目当时受到影响,而且贝聿铭不断地提升对材料的要求,工程估价由原来的4千9百万美元,大幅增至8千1百万美元。

如果增幅不是这么多的话,Meyerson都愿意一人负担这些额外的开支,但是超支实在太大,所以需要另寻办法。在一般情况下,建筑师都会因应预算的要求而修改设计,所谓「看钱吃饭」。不过,贝聿铭选择的是帮助业主找寻新的投资者,逐一拜访城中的富豪,逐一找到足够的资金来兴建这音乐厅。

最后工程顺利完成,在开幕夜,传媒继续追问关于Russell Johnson和贝聿铭二人纷争的问题,但贝聿铭回答说:为何你们只追问我们在项目中20%分歧的地方,为何不追问我们有80%相同的地方呢?

这一个大体的答案,令业主和一众设计人员都愉快地过了一晚。

这个故事证明建筑师除了要懂得设计外,还需要学懂更多的事情。




没有内、外区分的建筑—Barcelona Pavilion

ag__ypuf0ll7tfh2gurbmqjmghjraekhrrbmxx9sob3w myxseqslgzv_tkwrmdffxa ot3pa9purtp6f6ing-ud-g rnmj5fvgu6ewmi9wm5f-vg ss68oznid-vftc8fo0pgmw yuj7ea8ugqytywippargaa bthpcyu3cevxahil7fs8uw csptjn6xppb3ex2cjo5a1g 5fipaqqxj-xwem7ywnonlq  dfjctj6_pzo64llhwsxttg ergwmr4qqwmbq0sxxci5cq

在巴赛隆拿市之内,除了 Gaudi 的建筑之外,还有一座相当经典的建筑物—Barcelona Pavilion 。它是在 1928-1929 年由德国建筑大师— Mies Van der Rohe为 1929年巴赛隆拿世博而设计的德国馆,它的理念是要表达出德国的新一面,但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无论财力和国力都有限,所以 Mies 需要在一年之内以低成本完成德国馆。

他的理念其实很简单,就是把整座建筑物简化至极点, 首先,整座展馆是没有任何商业的原素,其实就只有结构而已。 大厦只有极少的柱和梁, 主要的支持点是室内的间格墙来承受。最特别的一点, 整座建筑物是接近没有内、外的区分,旅客可以自然地进出室内和室外的空间。内与外的分别则只由 5道结构墙来分格,把一切简约至极点。这些间格墙都是用不同的材料如室外是用麻石、外墙是用绿色的云石、室内是啡色的云石和玻璃,他只利用了材料上的差异来突显室内、外空间的区分,并表达出不同的层次。

大家可能会怀疑这一座小小的展馆,为何在建筑史上会留下如此重要的地位?为何无一个建筑系的学生都必须研究这座建筑物呢 ?

因为这建筑物是第一代完全打破了内、外观念的建筑,以往的建筑模式多数是利用实墙来区分内与外、私人与公众的空间,参观的路线都会是特定的。但这建筑物则是完全自由流动,当我进入之后,便会到达一个大厅,然后便会越过一道墙到达小屋尽头的小水池,之后便可经过一至两道墙到后花园再到达室外的大泳池。不过,其实在室内的大厅同样是可以看到室外的大泳池,进入这大厦就感觉有如进入一个凉亭一样,没有内、外和主次的分别,在当年则绝对是破旧立新之作。

这展馆在 1930年已经拆毁了,但在 1986年则在原址复建,现在所使用的材料都是尽量和当年近似的。由于这建筑是小规模的,而且相当简单,因此一般旅客未必会发现它,尽管它是位于巴赛主要游客区— Montjuic 水池旁。不过,如果不是特别希望到室内参观的话,其实可以在外墙远观一下便成,因为在大水池旁的空间差不多都是全开放式的,所以远观是可以的,但若果要进入的话就要付 5欧罗。

不过,大家都可能见过这建筑物的一样东西— Barcelona chair ,这椅子都是专为这展览而设计的,但这椅子在各地的家具店都有出售,大家请留意一下。

官方网页 : http://www.miesbcn.com/en/outside.html




BBC英伦网訪問

建筑是一门融合文科和理科的专业,受到很多中国同学的欢迎。但是,这个专业需要时间之长、对学生各方面要求之高,也令一些人望而却步。香港人许允恒十年前来到英国纽卡斯尔大学(Newcastle University)攻读建筑本科学位,毕业后回到香港担任建筑师,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最近,他从东伦敦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London)建筑硕士毕业,并以“建筑游人”为笔名出版了专著。他的经验非常值得借鉴。

子川:当时在香港怎么想到来英国读建筑的?

许允恒(以下简称“许”):其实在读中学的时候,我就想去看看这个世界。因为香港的教育制度和英国是配合的,我就可以读完高中后马上过来,不用再考其它的试,就相对简单一些,所以之后我就来英国了。

子川:对建筑是怎样产生兴趣的?

许: 关于建筑,我相信是因为小时候的玩具。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妈妈不允许我到外面打篮球或者在外面玩,一定得留在家里。她会买很多积木给我,我也对积木非常有兴趣。家里所有的废物,我都可以自己做成玩具。可能对不同空间和上维的创作研究兴趣就是这样发展出来的。

子川:你在英国读建筑读了本科之后又读了硕士,像建筑这个学科的时间是不是比普通学科更长?是怎样一个过程?

许:对。一般来说是从大一开始在英国读三年,然后工作一年,之后读到学士要两年,再接着一直工作两年,还要参加RIBA(Royal Institute of British Architects–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的考试,从大一开始考,最少要四年才能成为一个建筑师。

子川:在找工作上有没有遇到什么难处?

许:我很幸运,2003年香港刚刚经过非典,经济处于最低谷时期,那时我找到一份工资比较低的工作,但是是一个有利于发挥的机会。

子川:你在那家公司做了几年?

许:五年半左右。

子川:然后为什么想回英国读硕士?

许: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想在这边再多看一点,特别是伦敦奥运快来了,那个时候我想看看伦敦的发展怎么样。

子川:2003年的时候,有没有试着在英国找工作呢?

许:有。在2003年毕业之前,我就已经在Newcastle一个小的建筑室做兼职,虽然有一个工作机会,但是我想去更大的公司发展,所以我就去香港了。

子川:做一个建筑师,读硕士是必要的吗?

许:当然需要,可以说作为一个建筑师,能否坚持下去是最重要的。因为在读的过程中的气馁,或者考完之后工资又不是特别的高,只有坚持下去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建筑师。这是一个很艰苦的过程,如果你幸运的话,在很多机会中可以学到很多经验;如果不幸运,十五年、二十年后你还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

子川:但实际上如果天分不够的话,是不是也挺难的?

许:经常听国内的学生谈到这个问题。我有一个在新浪的博客,他们经常问这个问题,他们觉得中国人好像没有创意的DNA,他们经常问是否是自己的创意能力不够,是不是没有天分,是不是外国学生做的比我好?他们年纪比我小,可是他们天分这么高,是不是我们中国人做不到?我说不是这样,最重要的是你要从人的感觉去考虑。高中的时候,他们就从美学,从人的不同感觉去启发思考方式 ;中国人则非常实用,东西是否好用,是否畅销,都是从实际上的数据去考虑,没有创意成分。但不是他们没有,而是重点要放在人的感觉上。

子川:你那个时候已经属于高级建筑师,接的项目都是哪一类的?

许:主要是购物中心,在新加坡、香港和上海都有。而且需要工作小组来做,不是一间公司而是几间公司。

子川:现在有很多华裔学生在英国学习建筑,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许:尽量多跑跑,多看看。因为英国的文化和建筑从根本上来说和中国的不同,你要去考虑和比较。在英国,特别是伦敦的文化,建筑文化特别强。比如在海德公园,他们有一个Serpentine Gallery, 每一年他们都邀请全世界一流的建筑师,做一个很普通咖啡厅,面积不大,但是用了100个人。这样的文化允许他们在这个空间尽量发挥,做不同实验式的建筑,用不同的建筑方法不同的思考空间设想一个咖啡厅。这样的空间在中国不是没有,但没到这样的时候。

子川:找工作方面有什么建议和窍门?

许:现在在英国找工作是相当困难的。要尽量发挥自己的强项,我感觉中国人在找工作方面比英国人更用功,更勤奋。还有要在美观方面,使用功能方面多考虑一些。中国建筑师很注意建筑法规方面,但是英国就没有看得这么重。如果我们发挥得比较好一点,比较全面,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强项。还有一个建议是,尽量找一些在中国有分公司的英国建筑公司,这样的机会是最大的。我有很多同学他们在北京、上海、大连、广州工作,但是他们的总公司是在伦敦,所以这是很好的工作机会。

子川:外国的建筑公司在中国活动的很多是吗?

许:对,很多。特别是在北京奥运之后。

子川:现在伦敦要奥运了,是不是大家都往伦敦来了 ?

许:反过来了,第一是伦敦这个市场已经很饱和了;另外伦敦只是在Stratford这一块地,而北京是整个城市大规模去重建。

http://www.bbc.co.uk/ukchina/simp/uk_education/students_experience/100909_experience_xuyunheng.shtml




中国建筑师首先应该改变的是习惯和性格

 

纽卡素千禧大桥

中国建筑师首先应该改变的是习惯和性格

2010-09-27 10:15:24  来源:中华建筑报  作者:建筑游人   发表评论

简介:如果闭门自封、怕挑战、怕发问、怕追求真相、怕权威,又怎会做出好的学问呢? 创意又怎么可能被激发呢?  一切的事情都是性格改变命运。

  一个网友希望我对中国为何缺少名建筑师这个问题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这个问题非常大,也很难说清楚,我只能尽可能地谈自己的一些体会。中国在教育、经济等领域的发展都是近30年才上轨道,但日本只花了30多年便培育出丹下健三这样的大师出来,而香港大学的建筑系已有超过60年历史了,但为何中国的建筑师似乎还未能站在国际顶级舞台上呢? 是中国培养不出优秀的设计人才还是中国人欠缺了创新的天赋呢?

我相信未必全是教育制度的问题,也未必是天赋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性格的问题。中国人在很多方面未必比外国人优秀,但也未必总是会被比下去。不过,我认为有些地方值得大家思考一下,以下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借这次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

事件一:我在英国读大学1年级时,刚刚开学1个月左右,大学安排了一些公开讲座,邀请不同的学者到大学演讲,这些讲座都是免费开放给公众的,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当晚的演讲者来自伦敦,他是刚刚建成的纽卡素千禧大桥的建筑师之一。当他演讲完之后,我有一个问题:为何这座桥要设计成弯曲的形式呢?而且是否一定需要旋转来让船经过呢?是否有更加合适和快捷的做法?

当时的我因为是新生,很害怕在各师兄师姐和教授面前当众质疑这位嘉宾,又担心自己的问题过于幼稚而被大家取笑,最后我没有提出这些问题,就此了事。但让我奇怪的是,其他不是我们大学并且不是建筑专业的英国观众,反而不时地提出不同的问题。他们的这种做法不仅没有让演讲者感到不快,他反而很乐于接受这些问题,并给予正面的回答,现场的每个人都没有感觉到演讲者有被质疑和挑战。

事件二:在我大学1年级时,其中一科是园林史,当时教授讲到关于狮子林的课程,他在笔记上写的是杭州的狮子林,但是狮子林其实是在苏州。那时我早就已经知道笔记有误,但我没有当众指出教授的错误,我心想自己知道便算了。不过,另一名英国同学立刻举手更正了教授的这个错误,教授当然感到有一点不好意思,但是马上对同学的指正表示认同和感谢,因为万一笔记有误的话,考试便会根据这份笔记来评分。1年之后,我在图书馆偶遇另外一名来自香港的学生,当我和他谈论以上2件事时,他反问我,为何不向嘉宾提出问题呢?为何不更正教授的错误呢?

我当时的回答是,我来英国是读书的,不是来做英雄的。我做好自己的事,能毕业便成,其他人的事情我管不了。我为何要冒险得罪我的教授和嘉宾呢?万一得罪了他们,我可能不能毕业。

他的回答让我茅塞顿开:大学就是一个平台,是追求真理和学问的地方,你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真知而发问,并不是为了挑战他的权威和面子,大家都只是就事论事、追求真理。而且,你问问题可能是给演讲者表现的机会,为何预先下了判断呢?再者,更正笔记上的错误是让全体同学受益,甚至下几届的同学都可能受益,为何要为了一名教授的面子而牺牲全体同学的利益呢?更何况,你只是帮助他修正错误,让他减少犯错而已。

事件三:如果是英国纽卡素建筑系毕业生,就一定会知道Professor Ivor Richard(莱察教授)的大名,他也是指导我毕业功课的老师,他可以说是我们大学里最有名气的建筑系教授。他的文章不时在RIBA journal(英国皇家建筑师月报)、Architectural journal(建筑月报)等权威性建筑杂志出版。不过,他是出名的严厉,他骂学生的态度简直让人完全不能接受。他教训学生时经常用无能、愚蠢、浪费时间等词语,可以说是完全摧毁学生的自信心。在我的大学,我从来未曾听过一名学生有欣赏他的言语。

在毕业多年后的一个中秋节,我与数名师兄、师姐一同过节。在席上我们讨论起这名教授,大家一致认为他是一名出色的教授,他的确能教授同学们很多建筑上的知识,没有他我也不可能写出这么多的文章。我师兄更表示他代表了我们大学建筑学院的精神,在他身上的确学到很多技术层面的知识,我和我的师兄更庆幸受过他的教诲,但是他的言行的确令人生厌。

在我毕业后1年,他突然离职,因为系主任收到2名女学生的抗议信,认为他的言辞太过分,再加上他一向人缘极差,大部分学生都极度讨厌他的为人,于是他被要求离职。

说了这么多,以上3件事件和建筑有什么关系呢?

在事件一中,作为主人公的我们,当然要对我们的嘉宾以礼相待,但是问问题不等于不尊重他。提出问题不等于质疑,也不等同挑战他的权威,大家讲道理,讨论问题,就事论事。相反任何演讲者都需要准备好接受别人的挑战,否则只会如缩头乌龟一样,自我感觉良好。

在事件二中,如果当日我的同学不当众指出教授的错处,大家不会知道真正的答案,我虽然知道真正的答案,但我自私地隐藏了真相。不过,如果下一次教授同样犯错,而我又不知道真正的答案的话,而大家又像我一样自私自利地隐藏真相,受苦的会是谁呢?

在事件三中,当我在读大学时,课堂内是相当和谐的,没有人敢对教授不敬,因为大家都需要毕业。大家都对莱察教授口服心不服,但是都没有任何实际的行动,可以说是深层次的矛盾。另外我估计莱察教授有一个错误的假设,认为教授在学校只是传授知识而已,而且严师出高徒,教授没有讨好学生的必要。但是时代已经改变了,大家的价值观也不同了。而且所有同学永远都估计不到,原来改变只是需要2个人的力量,因为大家都是在讲道理。

说到底,性格改变命运。莱察教授如果在待人接物上温和一点,以他的资历和学识,不仅可以保得住饭碗,而且可以升为系主任,甚至院长,但是他自己的性格毁了自己的一切。

以上的情况,同样发生在你和我身上,怕得罪别人、只求自己利益、重和谐、怕发问,但同时内心有很多不满而又不能解决,便造成很多深层次的矛盾。总而言之,如果闭门自封、怕挑战、怕发问、怕追求真相、怕权威,又怎会做出好的学问呢? 创意又怎么可能被激发呢? 一切的事情都是性格改变命运,莱察教授如此,你和我也是如此。

 

http://www.newsccn.com/2010-09-27/16652.html




死了都要改

y_9e1mvchkeoamm6wv857a

对不起各位,为了办搬家的事而忙了一个多星期,今日终于有时间好好坐下来,重新回到电脑前写在香港第一篇文章。香港确实是一个繁忙的都市,香港人好像每一分钟都在忙,无论在公、在私都很忙。如果相比英国的生活时,英国的工作确实是相当休闲,但其实是什么原因呢?

若以建筑行业为例,到底为何亚洲的建筑师老是这样忙呢? 而欧洲的建筑师为何可以如此清闲呢?

首先,我尝试理解为何香港的建筑师如此繁忙的原因,以我自身的经验来说,香港的建筑师花了最多时间不是在设计,而是在改图。因为很多时香港的发展商会希望建筑师为他们尝试不同的方案,无论任何时候都不断地尝试新方案或修改方案。有些极端的例子是当混凝土已经建好后,发展商还希望修改设计,于是拆走部份墙壁并且重做,所以香港的行家都有一句名言:「变幻才是永行」。
至于国内的发展商,他们好像都有类同的习性,永远都喜欢在改变,无论任何一个时候都想尝试另一个方案,因此国内行家则有另一句名言:「死了都要改,改至天荒地老才精彩。」
为何会这样呢? 难道亚州的客户不能拿定主义,永远是三心两意、朝三幕四呢? 以小弟的经验来说,亚州的发展商不是不能拿定主义,而是因为他们太懂得当地的游戏规则和法规,所以他们可以在短速的时间之内,修改方案并且重新入则。而且,大家都对当地政府部份的规则、官员的脾性有一定了解,所以懂得在申报方案时避重就轻,不会做一些敏感和违例的事情,因此向政府申报一环则大致在掌握之中。
另外,很多香港数家的大发展商都有自己旗下的承建商,就算没有直属的承建商都有相熟的承建商,所以他们可以在短时间之内通知地盘修改方案,甚至可以边改边设计,因为大家都是一个老板,所以一切的事情都变得简单。最重要的一点是,无论手续和金钱上的问题都已自然地解决了,因为在正常情况下要求地盘修改方案都需要付额外的费用(Variation order-VO) 和额外时间( extension of time – EOT ) ,但如果是自司旗下的承建商的话,一切VO和EOT都只是文件上的问题,亦是内部的问题,钱方面亦可以说是左手交右手般处理,所以实际额外的成本都可以控制在低水平,当钱和时间都不是问题的话,发展商便有很大的空间在最后阶段还修改方案。
现实地说,现时大部份的地盘官司多数都是发展商和承建商或总承建商在施工范围、VO和EOT等问题上的抗争,所以一些没有直属承建商的发展商则会小心处理一切关乎地盘上的修改,因为承建商在每项修改上都会和发展商根根计较,处理得不好的话,双方则在法庭上相会。
同样的道理应用在欧洲的发展商,因为英国的发展商很多都没有自司直属的承建商,所以关乎地盘的修改都可免则免,其实最好不好。而且在英国向政府报审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不是当方案合乎当地法规之外便可以兴建,分分钟需要通过居民大会,如果修改方案后而得不到居民大会通过的话,整个工程则可能要被迫拖延一段长时间,有时可能因为当地居民和舆论大力地批评项目,工程可能一度被拖延。因此,当得到政府的批文之后,发展商都顺理成章地完成项目,避免因修改方案而带来的额外风险,因此修改方案的次数确实是少得多,超时工作的程度亦自然地轻微得多。
不过,欧洲人确实对工作的热诚是比较低,就算在市道低迷的情况还有很多工会发起罢工,超时工作对他们来说好像是一件奇怪的事,而且还会不时地向老板投诉,但是在香港和中国不单是家常便饭,甚至可以说是正常生活的一部份。




U magazine访问-香港奇怪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