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pUePTMP6XbNmQbV8Pnzg

 

看来大家都对日本平房挺有兴趣, 我便加长一点篇幅.

 

为了要承接第一篇关于和室的内部设计, 便一定要讲和室中最重要的部份- 床の间( Tokonoma ) . 从上图看,  床の间( Tokonoma ) 便是左边设有挂画的空间.

 

Tokonoma 是大约在宋朝从中国传入, 该处离地数寸, 深半尺左右, 主要是用作挂画之用( 日文: 挂け物(Kakemono), 画像很多时都是日本古代的武士或将军, 作为敬重之意. 日本平房很多时都在Tokonoma 旁安放了佛像, 日本的佛像不像中国的佛像, 一般在日本民居安放的佛像是金色的, 而且只是平面的画像不是立体的. 在旧日本民居中除佛像外, 通常还会有神道教的小神舍在家中, 而这个小神舍内里是供奉神道教的神, 这个小神舍通常是在门框以上高过人头, 以作专敬.

Tokonoma 在日本民居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根据我太太说当她年少时曾经踏上Tokonoma, 便被我外母重责因为这是一个受专敬和节日时安放神像的地方. 日本人除新年外还会庆祝很多不同的节日.

例如:

zjqC74Y3YuSWQuiD4F.pkg

 

3 月3 日的雏祭り- 女子祭, 上图便是我太太年小的雏祭り情况. 家人为祝愿小女孩能健康成长, 便会在Tokonoma 上放一些日本旧式的人像以作庆祝, 这些人像多数将来会成为女孩子的嫁妆, 但我太太在结婚时没有带到香港.

 

5 月5 日的端午の节句- 男子祭, 虽然汉字与端午节相似但与屈原无关, 家人为祝愿小男孩能健康成长, 出人头地便会在Tokonoma 放上掌管智慧的神- 菅原道真以作庆祝之用.

 

二十歳(Hatachi) – 成人礼, 当日本人是二十歳会穿上和服到神社参拜, 亦会在家中会父母和长辈拍照留念, 拍照的地点是在Tokonoma 之前.

 

bLhRM1fJPr30PSCfuZUr4Q
9M5ZkTwIQgpVzFl8F6yCag

 

至于茶道, 客人通常是坐在Tokonoma 之旁, 而主人是面对客人; 但据我所知, 有部份的礼仪方式, 客人是背对Tokonoma, 而主人是面对Tokonoma, 这表示客人更加被专重.

 

所以如果大家有幸到访日本平房, 千千万万不要触碰任何Tokonoma 之上东西, 或把任何东西在Tokonoma 之内, 情况便有如触碰中国人神位上的神主牌一样严重.

 

顺带一提, 日本的和服(Kimono) 上的图案部份是有考虑女性坐在Tatami 时的状况而设计, 其中一个的设计重点是令女性坐下时还很漂亮, 而和服在现今的日本社会仍是最正统的女性衣裳, 例如: 新年、婚宴、相体、成人礼等, 很大部份女性都会选择和服作为Formal dressing. 我太太出嫁时, 她都有穿上和服, 但不是正统的新娘和服, 因为正统的新娘和服太过昂贵, 大约要14-15 万港元一套, 尽管只是租都非常贵.

另外, 正统的宾客穿的婚宴和服是全黑色的, 但是穿全黑色的和服出席在香港的婚礼好像不大适合, 所以我们便建议外母和她的亲戚穿普通的和服出席, 太太亦只穿比较隆重的和服出嫁. 虽然只是普通的和服, 但5 套和服的总值比我当晚的酒席还要贵很多, 因为她们和服上的花纹是由一块原整的布织上去的, 幸好是问亲戚借回来的, 否则我都不知如何找数.

 

我太太的外家是位于日本西部的细小村落离开城市化的地区大约20 分钟车程, 整条村都保留了日本旧有的生活模型, 整条村都没有门锁, 邻居是会除意开门进入别人家中, 因为大家都和对方做了过百年的街坊街里, 外国人应该只有我一个. 整条村的建筑都保留了旧有的建筑特色和面貌, 当我第一次到访太太的外家时, 他们整个家庭都不和如何反应, 因为他们是第一次见到中国人( 或者是第一次见到非日本人). 而她们到香港参加婚宴时亦非常惊讶, 一个城市可以发展至这种程度.

 

从我太太的照片中, 可 ​​以看到她的家是非常旧, 因为这房子已超过了90 多年的历史, 快100 年了但结构非常安全, 这种近100 年历史的房子在该区是非常普遍, 你便可以想象当时的木匠是如何厉害, 随手便做了一个房子抵挡无数次地震. 而当地的平房很多都是如我太太外家般, 有的是新与旧的融合, 前半部份是原有风格但后半部份配合了现代化的设备. 当我太太外家曾作一次重大的翻新时, 维修时, 当地的一位历史教授帮助我外父把其中部份墙上装饰拆下来, 然后我外父把这装饰捐给博物馆作展览之用, 你便可以想象该区是怎样的活生生的历史文化区.

 

明天讲新一代的日本平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