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pUePTMP6XbNmQbV8Pnzg

看來大家都對日本平房挺有興趣, 我便加長一點篇幅.

為了要承接第一篇關於和室的內部設計, 便一定要講和室中最重要的部份-床の間(Tokonoma). 從上圖看,  床の間(Tokonoma) 便是左邊設有掛畫的空間.

Tokonoma是大約在宋朝從中國傳入, 該處離地數寸, 深半尺左右,主要是用作掛畫之用(日文:掛け物(Kakemono), 畫像很多時都是日本古代的武士或將軍, 作為敬重之意. 日本平房很多時都在Tokonoma旁安放了佛像, 日本的佛像不像中國的佛像, 一般在日本民居安放的佛像是金色的,而且只是平面的畫像不是立體的. 在舊日本民居中除佛像外,通常還會有神道教的小神舍在家中, 而這個小神舍內裡是供奉神道教的神, 這個小神舍通常是在門框以上高過人頭, 以作專敬.

Tokonoma在日本民居中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 根據我太太說當她年少時曾經踏上Tokonoma, 便被我外母重責因為這是一個受專敬和節日時安放神像的地方. 日本人除新年外還會慶祝很多不同的節日.

例如:

zjqC74Y3YuSWQuiD4F.pkg

3月3日的雛祭り- 女子祭, 上圖便是我太太年小的雛祭り情況. 家人為祝願小女孩能健康成長, 便會在Tokonoma上放一些日本舊式的人像以作慶祝, 這些人像多數將來會成為女孩子的嫁妝, 但我太太在結婚時沒有帶到香港.

5月5日的端午の節句- 男子祭, 雖然漢字與端午節相似但與屈原無關, 家人為祝願小男孩能健康成長, 出人頭地便會在Tokonoma放上掌管智慧的神- 菅原道真以作慶祝之用.

二十歳 (Hatachi) – 成人禮, 當日本人是二十歳會穿上和服到神社參拜, 亦會在家中會父母和長輩拍照留念, 拍照的地點是在Tokonoma之前.

bLhRM1fJPr30PSCfuZUr4Q
9M5ZkTwIQgpVzFl8F6yCag

至於茶道, 客人通常是坐在Tokonoma之旁, 而主人是面對客人; 但據我所知, 有部份的禮儀方式, 客人是背對Tokonoma, 而主人是面對Tokonoma, 這表示客人更加被專重.

所以如果大家有幸到訪日本平房, 千千萬萬不要觸碰任何Tokonoma之上東西, 或把任何東西在Tokonoma之內, 情況便有如觸碰中國人神位上的神主牌一樣嚴重.

順帶一提, 日本的和服(Kimono) 上的圖案部份是有考慮女性坐在Tatami時的狀況而設計, 其中一個的設計重點是令女性坐下時還很漂亮, 而和服在現今的日本社會仍是最正統的女性衣裳, 例如: 新年、婚宴、相體、成人禮等, 很大部份女性都會選擇和服作為Formal dressing. 我太太出嫁時, 她都有穿上和服, 但不是正統的新娘和服, 因為正統的新娘和服太過昂貴, 大約要14-15萬港元一套, 儘管只是租都非常貴.

另外, 正統的賓客穿的婚宴和服是全黑色的, 但是穿全黑色的和服出席在香港的婚禮好像不大適合,所以我們便建議外母和她的親戚穿普通的和服出席, 太太亦只穿比較隆重的和服出嫁. 雖然只是普通的和服, 但5套和服的總值比我當晚的酒席還要貴很多, 因為她們和服上的花紋是由一塊原整的布織上去的, 幸好是問親戚借回來的, 否則我都不知如何找數.

kYFqIjTwko7v6Lud4OhaYw

我太太的外家是位于日本西部的細小村落離開城市化的地區大約20分鐘車程, 整條村都保留了日本舊有的生活模型, 整條村都沒有門鎖, 鄰居是會除意開門進入別人家中, 因為大家都和對方做了過百年的街坊街里, 外國人應該只有我一個. 整條村的建築都保留了舊有的建築特色和面貌, 當我第一次到訪太太的外家時, 他們整個家庭都不和如何反應, 因為他們是第一次見到中國人(或者是第一次見到非日本人). 而她們到香港參加婚宴時亦非常驚訝, 一個城市可以發展至這種程度.

從我太太的照片中, 可以看到她的家是非常舊, 因為這房子已超過了90多年的歷史, 快100年了但結構非常安全, 這種近100年歷史的房子在該區是非常普遍, 你便可以想象當時的木匠是如何厲害, 隨手便做了一個房子抵擋無數次地震. 而當地的平房很多都是如我太太外家般, 有的是新與舊的融合, 前半部份是原有風格但後半部份配合了現代化的設備. 當我太太外家曾作一次重大的翻新時, 維修時,當地的一位歷史教授幫助我外父把其中部份牆上裝飾拆下來, 然後我外父把這裝飾捐給博物館作展覽之用, 你便可以想象該區是怎樣的活生生的歷史文化區.

明天講新一代的日本平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