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工作

像雕塑一样的建筑─Guggenheim Museum, Bilbao

讲完纽约的Guggenheim Museum,今会介绍西班牙的Guggenheim Museum

这一座博物馆比纽约的一座更具争议性,因为这建筑物更加违反了很多建筑学的基本原则。

如果设计一座公共的建筑物多数都会要求:

1) 人流动线清晰、易明,因为很多用家都是第一次使用这大厦

2) 方向感清晰,当游客进入主入口之后,便清楚知道第一个展馆,然后便自动明白另一个展馆。

3)展馆的空间具灵活性,因为展览的内容经常会改变,展品的大小都会随之而改变,所以展览空间需要有整合和分隔的功能来配合不同的展览。

但是这一座博物馆就接近完全违反以上的原则,第一展览空间是分开成各个不同的小区,当旅客进入博物馆之后,便会看见5个不同的展区,旅客不清楚是进入那一个空间,而且各空间并不连接,所以会出现很多尽头路,人流动线绝不畅顺。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何这博物馆会在建筑界如此有名呢? 又为何这大厦的建筑师─Frank Gehry会成为大师呢?

原因就是他算是第一代推行解构主义(Deconstruction) 的建筑师,而这博物馆更是这主义的代表作,这建筑物的外型接近完全没有直线,完全是由多种曲线组成,而外型不同的部分是由多个不规则的型状组合,至于组合的逻辑和理由是找不到的。形状更不是由基本的几何形状如正方形、圆形、三角形等,所有的形状都只不规则的图案,因为Frank Gehry认为大自然根本很少出现正方形、圆形、三角形等形状,各种大自然的东西都是由多种几何形状组成的,人体都不会出现一个正圆形的空间,眼球都是由多个圆形组成的,所以正方形、圆形、三角形等都是数学上的形状,而不是大自然的形状,而他只是把自然的美学带进建筑而已。

Frank Gehry视建筑如艺术品一样,借建筑来表达他如何看这个世界、如何对待设计,务求创造出视觉上新的效果,相反建筑物的功能都放在次要,因为雕塑品是不一定有其特别的功能,可能只为美学而存在,而Frank Gehry就是把建筑物视为雕塑品一样,甚至可以算是他的玩具。整座建筑物的设计是完全没有逻辑和原则,纯粹是建筑师内心的反映,just do what he like.

很多人批评他为何这博物馆会如此奇形怪状,又或者为何一座临海的建筑会完全看不到海呢? 但是他漠视这一切的东西,做他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当世界上每一个人一看到这建筑物之后,便永远都会深深记下这建筑物带来的视觉效果。

到底设计是否必定要完全以其功能为出发点,又或者是否必须要作为设计的最重要一点呢? 这便是由大家思考的问题。

大家请同时参观以下的博物馆,这是与这建筑物的设计原则有明显的不同。




像雕塑一樣的建築─Guggenheim Museum, Bilbao

講完紐約的Guggenheim Museum,今會介紹西班牙的Guggenheim Museum。

這一座博物館比紐約的一座更具爭議性,因為這建築物更加違反了很多建築學的基本原則。

如果設計一座公共的建築物多數都會要求:

1) 人流動線清晰、易明,因為很多用家都是第一次使用這大廈

2) 方向感清晰,當遊客進入主入口之後,便清楚知道第一個展館,然後便自動明白另一個展館。

3)展館的空間具靈活性,因為展覽的內容經常會改變,展品的大小都會隨之而改變,所以展覽空間需要有整合和分隔的功能來配合不同的展覽。

但是這一座博物館就接近完全違反以上的原則,第一展覽空間是分開成各個不同的小區,當旅客進入博物館之後,便會看見5個不同的展區,旅客不清楚是進入那一個空間,而且各空間並不連接,所以會出現很多盡頭路,人流動線絕不暢順。

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何這博物館會在建築界如此有名呢? 又為何這大廈的建築師─Frank Gehry會成為大師呢?

原因就是他算是第一代推行解構主義(Deconstruction) 的建築師,而這博物館更是這主義的代表作,這建築物的外型接近完全沒有直線,完全是由多種曲線組成,而外型不同的部分是由多個不規則的型狀組合,至於組合的邏輯和理由是找不到的。形狀更不是由基本的幾何形狀如正方形、圓形、三角形等,所有的形狀都只不規則的圖案,因為Frank Gehry認為大自然根本很少出現正方形、圓形、三角形等形狀,各種大自然的東西都是由多種幾何形狀組成的,人體都不會出現一個正圓形的空間,眼球都是由多個圓形組成的,所以正方形、圓形、三角形等都是數學上的形狀,而不是大自然的形狀,而他只是把自然的美學帶進建築而已。

Frank Gehry視建築如藝術品一樣,借建築來表達他如何看這個世界、如何對待設計,務求創造出視覺上新的效果,相反建築物的功能都放在次要,因為雕塑品是不一定有其特別的功能,可能只為美學而存在,而Frank Gehry就是把建築物視為雕塑品一樣,甚至可以算是他的玩具。整座建築物的設計是完全沒有邏輯和原則,純粹是建築師內心的反映,just do what he like.

很多人批評他為何這博物館會如此奇形怪狀,又或者為何一座臨海的建築會完全看不到海呢? 但是他漠視這一切的東西,做他自己喜歡的事情,但是當世界上每一個人一看到這建築物之後,便永遠都會深深記下這建築物帶來的視覺效果。

到底設計是否必定要完全以其功能為出發點,又或者是否必須要作為設計的最重要一點呢? 這便是由大家思考的問題。

大家請同時參觀以下的博物館,這是與這建築物的設計原則有明顯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