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大阪

飄在空中的感受─梅田sky building

首先,先向大家說一句對不起,因為新公司的工作頗為繁忙,而且亦頗為混亂,所以近日很少時間能夠坐下來寫文章,因此上星期的更新次數減少了一點。

今日我想為大家介紹的是在大阪的sky building,它是位於梅田站的附近,它雖然看似是一座平凡的商業大廈,但是它是非常適合旅客參觀的大廈。因為這大廈的頂層和天台是可以讓旅客參觀的(雖然要收費)。

建築師─Hiroshi Hara設計這大廈時一早已希望這大廈能夠成為一個旅客景點,而且希望旅客盡量參觀大廈的各部分,於是他先把大廈的入口放在東翼,當旅客經過東翼各商業部分之後,便會到達東西翼的電梯大堂,然後乘玻璃觀光電梯至西翼的第二頂層,之後再乘吊在空中的扶手電梯至東翼的頂層。

大廈的頂層是室內的觀光層,特別的是這大廈的中心部部分是空的,所以旅客不單可以從室內觀看室外的景觀,還可以從大廈的正中心部分觀看低層。另外,旅客可以更上一層樓至天台,在這處可以360度觀看大阪梅田區的各部分,當然亦可以從中空的部分觀看低層的空間。

再加上我上一次參觀這大廈時是在聖誕節的時份,所以儘管陽光猛烈但不會覺得炎熱,反而覺得溫暖。再加上,我參觀當時是在黃昏時段,所以陽光特別柔和,拍出來的照片亦特別不同,這一點亦是令我喜愛日本冬天的原因。

講回建築,參觀這大廈的整個流程是我經歷中最好的一個,相比其他備有觀光區的大廈如紐約的帝國大廈、上海的金茂大廈、香港的合和中心、巴黎的新凱旋門、東京鐵塔、巴黎鐵塔、上海的明珠塔來說,都有更勝一籌。

因為紐約的帝國大廈、上海的金茂大廈的觀光梯是全密封的,而且觀光區是只限室內的,而巴黎的新凱旋門、東京鐵塔、巴黎鐵塔、上海的明珠塔都類同,雖然在觀光梯之內是可以看室外,但是每層的觀光區都只是室內的,而且東京鐵塔和明珠塔四周建築物都相當高,所以的確大殺風景,而巴黎的新凱旋門更不是360度的全景觀,因此稍遜一點。反之,香港合和中心的觀光梯除了可以盡覽維多利亞港之外,如果到Plaza 66處用膳,亦可以在360度旋轉餐廳中,細看港島北部的景觀,別有趣番風味。

不過,若論觀光感受而言,小弟始終是首選梅田的Sky building,因為不單觀光梯有陽光之外,而且在連接入口與電梯大堂的橋上和東西翼的空中扶梯都可讓旅客感受高低不同的景觀,再者可以從室內和室外的頂層空間靜看大阪中心的風景,實在別有一番風味。雖然這大廈沒有如東京鐵塔、美國的帝國大廈般高,但是由於四周空曠,所以景觀是相當不錯的。

講至這裡,大家會否懷疑這大廈的機房是放在那裡呢? 一般的大廈都會把機房放在屋頂,因為空調系統需要足夠的鮮風來輸送冷氣、而且系統都會需要有足夠的空間來散熱,最重要是當然不希望浪費銷售的面積在機房之上。

Sky building的處理手法是很聰明的,不單是能夠把機房隱藏在不起眼的地方之處,但同時達到功能上的要求。 Sky building的機房是設在東西翼兩則較低層的屋頂之上,因此不單可以滿足機房在鮮風和散熱上的需求,而且中央較高的觀景台部分便可以不受機房的噪音和廢氣影響,一舉兩得。

Sky building 的參觀資料: http://www.japan-guide.com/e/e4002.html

請同時參觀我Facebook 上的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204525&id=845400374




飘在空中的感受─梅田sky building

 

 

今日我想为大家介绍的是在大阪的sky building,它是位于梅田站的附近,它虽然看似是一座平凡的商业大厦,但是它是非常适合旅客参观的大厦。因为这大厦的顶层和天台是可以让旅客参观的(虽然要收费)。

建筑师─Hiroshi Hara设计这大厦时一早已希望这大厦能够成为一个旅客景点,而且希望旅客尽量参观大厦的各部分,于是他先把大厦的入口放在东翼,当旅客经过东翼各商业部分之后,便会到达东西翼的电梯大堂,然后乘玻璃观光电梯至西翼的第二顶层,之后再乘吊在空中的扶手电梯至东翼的顶层。

大厦的顶层是室内的观光层,特别的是这大厦的中心部部分是空的,所以旅客不单可以从室内观看室外的景观,还可以从大厦的正中心部分观看低层。另外,旅客可以更上一层楼至天台,在这处可以360度观看大阪梅田区的各部分,当然亦可以从中空的部分观看低层的空间。

再加上我上一次参观这大厦时是在圣诞节的时份,所以尽管阳光猛烈但不会觉得炎热,反而觉得温暖。再加上,我参观当时是在黄昏时段,所以阳光特别柔和,拍出来的照片亦特别不同,这一点亦是令我喜爱日本冬天的原因。

讲回建筑,参观这大厦的整个流程是我经历中最好的一个,相比其他备有观光区的大厦如纽约的帝国大厦、上海的金茂大厦、香港的合和中心、巴黎的新凯旋门、东京铁塔、巴黎铁塔、上海的明珠塔来说,都有更胜一筹。

因为纽约的帝国大厦、上海的金茂大厦的观光梯是全密封的,而且观光区是只限室内的,而巴黎的新凯旋门、东京铁塔、巴黎铁塔、上海的明珠塔都类同,虽然在观光梯之内是可以看室外,但是每层的观光区都只是室内的,而且东京铁塔和明珠塔四周建筑物都相当高,所以的确大杀风景,而巴黎的新凯旋门更不是360度的全景观,因此稍逊一点。反之,香港合和中心的观光梯除了可以尽览维多利亚港之外,如果到Plaza 66处用膳,亦可以在360度旋转餐厅中,细看港岛北部的景观,别有趣番风味。

不过,若论观光感受而言,小弟始终是首选梅田的Sky building,因为不单观光梯有阳光之外,而且在连接入口与电梯大堂的桥上和东西翼的空中扶梯都可让旅客感受高低不同的景观,再者可以从室内和室外的顶层空间静看大阪中心的风景,实在别有一番风味。虽然这大厦没有如东京铁塔、美国的帝国大厦般高,但是由于四周空旷,所以景观是相当不错的。

讲至这里,大家会否怀疑这大厦的机房是放在那里呢? 一般的大厦都会把机房放在屋顶,因为空调系统需要足够的鲜风来输送冷气、而且系统都会需要有足够的空间来散热,最重要是当然不希望浪费销售的面积在机房之上。

Sky building的处理手法是很聪明的,不单是能够把机房隐藏在不起眼的地方之处,但同时达到功能上的要求。Sky building的机房是设在东西翼两则较低层的屋顶之上,因此不单可以满足机房在鲜风和散热上的需求,而且中央较高的观景台部分便可以不受机房的噪音和废气影响,一举两得。 

 

Sky building 的参观资料: http://www.japan-guide.com/e/e4002.html

请同时参观我Facebook 上的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204525&id=845400374




心齋橋特別的一面(PA PA 和 MA MA篇)

Gx.5fSUA4EGc0Kf0jEnNWw

3G35L47_Ozj0n3Gh.Osofw

O5.JXvM0iTUksD9cnuBl8A

大阪的心齋橋相信是港人常到的地方, 但相信未必每一個人都看過心齋橋這樣的一面. 記起去年底當參觀完競輪單車比賽之後, 太太便要求到心齋橋處shopping. 其實這是非常平常的事情, 但吃完飯後, 太太便突然想在日本理髮. 而我亦唯有到SEGA中心打機, 但由於在英國沒有遊戲機中心所以疏於練習, 在2 round之便被大阪的電車男打敗, 之後再挑戰都是慘敗而回. 這樣我便被迫在很短的時間之便完成的機鋪之旅, 唯有在街上亂逛一番.

突然2-3台的法拉利和林寶堅利駛入心齋橋附近的後街, 我於是便本著百無聊賴的心態跟隨名車的路線. 原來發現心齋橋的後街不只有2-3台名車停放著, 其實是有接近10多台的跑車停在這裡.

看到車主的身份, 原來是男公關或看似經營色情場所的有背景人仕, 由於停車的地方都有人看管而嚴禁拍照所以不能為大家送上照片. 當時我一直在想為何一個20來歲的年青人會有如此明貴的跑車? 如果是社團大佬的話, 就一點下不奇怪, 但只是一個男公關就有如此的財力, 實屬懷疑.

之後, 我經過一些小路才回到心齋橋商業街, 發現原來小路兩旁盡是host club、Karaoke、和一些” 無料案內所”. ” 無料” –  免費; “案內所”- information. 這些” 無料案內所當然是色情資訊站.

我就從來沒有到過日本的host club, 但根據discovery channel的介紹, host club的男、女公關未必和人客有性關系, 他們可能只是和人客聊天、說笑等, 但有些成名的公關亦可能會和人客有更特殊的關系. 據我所知, 很多公關並不只是外表吸引而已, 部份更是畢業於一流大學, 因為來這裡消費的人客都是非富則貴, 如果沒有一定的學識很難和人客溝通. 所以很多公關都是口才了得、能言善辯, 特別是男公關. 這些男公關有時更可能會要求人客送禮物給他, 甚至照顧他的生活, 照顧他生活的女仕便稱為Ma Ma.  因此我相信心齋橋一帶的名車很可能是MaMa送給男公關的.

離開小街以後, 我便坐在街旁的欄杆等待我的太太(因為她當時沒有手電, 只能約好在指定時間重遇), 除了看見不少男、女公關上班之外, 便看到不少令人咋舌的事情.

我看見不少15-18歲的少女在等候情郎, 但她們的情郎至少45歲, 足可以成為她們的父親. 這些少女全是濃裝艷抹, 一身名牌, 他和這些情郎都是步向時鐘酒店的方向, 發生什麼事情當然是可想而知. 大家可能會問我為何知道這些少女和中年漢的關系? 又或者如何分辨出這些人是公關? 坦白說, 我有偷聽他們的說話, 其實不用偷聽, 只要用心聽便聽到.

這些少女稱呼這些中年漢為 “PA, PA”, PA PA的意思是父親, MA MA的意思為母親. 但都只是小孩子, 大約幼稚園的學生才會用 PA PA和 MA MA稱呼自己的父母.

到了小學便會改稱父親-お父さん、母親-お母さん. 只有是這些被照顧的人在長大後,才會稱照顧他們的人為PA PA 和MA MA, 這些少女便是進行舉世聞名的”援助交際”.

記起當時在日本, 已故日本AV女星飯島愛突然暴斃.根據她的自傳, 她都是出身”援交”, 之後便開始賣淫, 進而成為AV女郎, 紅了之後, 便出版寫真集, 賣至海外, 這便是典型援交少女的生路歷程. 其實飯島愛並不是如想象中的無腦, 相反她原是高材生只是誤交損友才被男友強迫以賣淫為生, 因此根據我太太的讀後感認為她的文筆不錯.

至於男、女公關, 你一眼便肯定看得出他們, 因為男公關是一個大男孩而會有一個金毛獅皇的頭髮便是這一類人, 女公關就更簡單, 只要你看到一些在平日穿上極名貴的晚裝/和服、set 好頭的話, 便很可能是女公關.      

 在日本, Host club 是一種有系統的工業, 你可以看到host club門外有列出本週公關的排名, 而每個便利店都會有相關的介紹, 情況真是有如足球雜志一樣, 詳細介紹各球隊和球員的本週表現, 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只是在街上亂逛一小時便有此奇遇, 實屬難得, 現在回想當日碰到的不乏俊男美女. 將來他們又會否成為將來的AV男、女優呢?




心斋桥特别的一面(PA PA和MA MA篇)

Gx.5fSUA4EGc0Kf0jEnNWw

3G35L47_Ozj0n3Gh.Osofw

O5.JXvM0iTUksD9cnuBl8A

大阪的心斋桥相信是港人常到的地方,但相信未必每一个人都看过心斋桥这样的一面。记起去年底当参观完竞轮单车比赛之后,太太便要求到心斋桥处购物。其实这是非常平常的事情,但吃完晚饭后,太太便突然想在日本理发。而我亦唯有到SEGA中心打机,但由于在英国没有游戏机中心所以疏于练习,在2回合之内便被大阪的电车男打败,之后再挑战都是惨败而回。这样我便被迫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便完成的机铺之旅,唯有在街上乱逛一番。

突然2-3台的法拉利和林宝坚利驶入心斋桥附近的后街,我于是便本着百无聊赖的心态跟随名车的路线。原来发现心斋桥的后街不只有2-3台名车停放着,其实是有接近10多台的跑车停在这里。

看到车主的身份,原来是男公关或看似经营色情场所的有背景人仕,由于停车的地方都有人看管而严禁拍照所以不能为大家送上照片。当时我一直在想为何一个20来岁的年青人会有如此明贵的跑车?如果是社团大佬的话,就一点下不奇怪,但只是一个男公关就有如此的财力,实属怀疑。

之后,我经过一些小路才回到心斋桥商业街,发现原来小路两旁尽是主机俱乐部,卡拉OK,和一些无料案内所无料 – 免费; 案内所 – 信息。这些无料案内所当然是色情资讯站。

我就从来没有到过日本的主机俱乐部,但根据探索频道的介绍,接待社的男,女公关未必和人客有性关系,他们可能只是和人客聊天,说笑等,但有些成名的公关亦可能会和人客有更特殊的关系。据我所知,很多公关并不只是外表吸引而已,部份更是毕业于一流大学,因为来这里消费的人客都是非富则贵,如果没有一定的学识很难和人客沟通。所以很多公关都是口才了得,能言善辩,特别是男公关。这些男公关有时更可能会要求人客送礼物给他,甚至照顾他的生活,照顾他生活的女仕便称为麻麻的。因此我相信心斋桥一带的名车很可能是妈妈送给男公关的。

离开小街以后,我便坐在街旁的栏杆等待我的太太(因为她当时没有手电,只能约好在指定时间重遇),除了看见不少男,女公关上班之外,便看到不少令人咋舌的事情。

我看见不少15至18岁的少女在等候情郎,但她们的情郎至少45岁,足可以成为她们的父亲。这些少女全是浓装艳抹,一身名牌,他和这些情郎都是步向时钟酒店的方向,发生什么事情当然是可想而知。大家可能会问我为何知道这些少女和中年汉的关系?又或者如何分辨出这些人是公关?坦白说,我有偷听他们的说话,其实不用偷听,只要用心听便听到。

这些少女称呼这些中年汉为PA,PA”,PA PA的意思是父亲,妈妈的意思为母亲。但都只是小孩子,大约幼稚园的学生才会用PA PA和MA MA称呼自己的父母。

到了小学便会改称父亲 – お父さん,母亲 – お母さん。只有是这些被照顾的人在长大后,才会称照顾他们的人为PA PA和麻麻的,这些少女便是进行举世闻名的援助交际

记起当时在日本,已故日本AV女星饭岛爱突然暴毙。根据她的自传,她都是出身援交少女,之后便开始卖淫,进而成为AV女郎,红了之后,便出版写真集,卖至海外,这便是典型援交少女的生路历程。其实饭岛爱并不是如想象中的无脑,相反她原是高材生只是误交损友才被男友强迫以卖淫为生,因此根据我太太的读后感认为她的文笔不错。

至于男,女公关,你一眼便肯定看得出他们,因为男公关是一个大男孩而会有一个金毛狮皇的头发便是这一类人,女公关就更简单,只要你看到一些在平日穿上极名贵的晚装/和服,设置好头的话,便很可能是女公关。

在日本,接待社是一种有系统的工业,你可以看到主机俱乐部门外有列出本周公关的排名,而每个便利店都会有相关的介绍,情况真是有如足球杂志一样,详细介绍各球队和球员的本周表现,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只是在街上乱逛一小时便有此奇遇,实属难得,现在回想当日碰到的不乏俊男美女。将来他们又会否成为将来的AV男,女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