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台灣

環保與結構的組合—高雄國家體育場

386176_10152083377300375_835216265_n

577058_10152083380100375_1446289750_n

539445_10152083376755375_1790303117_n 386319_10152083375785375_1082691840_n 310368_10152083377415375_1052705459_n

伊東豐雄(Toyo Ito) 今年終於贏得建築界的諾貝爾獎—Pritzker price,以小弟的愚見,他其實應該一早應該得到這個獎項,今次他的獲獎只是還他一個公道。他是日本繼丹下建三(Kanzo tange) 、安藤忠雄(Tadao ando) 、槇文彦(Fumihoko maki) 、妹島和世+ 西澤立衛之後第五個獲得此榮譽的日本人。

他的設計除了奉行了日本人追求的簡約之外,還帶出了一份更精妙的簡化。他的設計充份表達出他很明白各建築元素的特性,他作為一個建築師,不單明白建築美學、建築空間之外,還很明白結構和機電的要求。

若以高雄國家體育場為例,這座運動場雖然不是特別大規模,只有55,000個座位,其他設施都只是一個標準足球場,再加上8條跑道,一切都只是國際田徑總會(IAAF) 的標準要求。

設 計運動場最大的花費之一便是運動場的屋頂,因為一個優秀運動場的屋頂不會在觀眾席的範圍內加上柱子來承托屋頂,因此運動場的屋頂便需要以延伸的方式來承 托。再者,由於屋頂面積巨大並且需要作大跨度的延伸,所以在結構上的花費一點也不少,而且運動場空置的時間遠比使用的多,所以一般情況下維修費佔收入很大 的比例。

不 過,伊東豐雄在設計其屋頂時便作了一個很精妙的設計,就是盡量使這個屋頂變得輕巧,而且利用結構的組合來製造出美麗的線條,並且利用了這個龐大而昂貴的屋 頂來作為收集太陽能的平台。伊東豐雄利用了彎曲的鋼框來支持垂直的重量,並利用縱橫交錯的白色圓形鋼柱來穩定屋頂的結構,因此整個屋頂只有一條鋼橫樑,減 輕了屋頂的笨重感。

最厲害的一點,這個縱橫交錯白色圓柱在配合彎曲的運動場外形之後,便仿如飛船一樣的感覺,不單輕盈,而且甚具現代的感覺。再者,屋頂上的太陽能發電板不單為運動場帶來1MPV的電力之外,亦為觀眾遮陽擋雨,一舉兩得。

從 這設計當中可以看到,伊東豐雄是很精於把建築物各元素組合並簡化。他巧妙地利用白色鋼柱來製造漂亮的外形,並同時使用太陽能板來發電和遮陽擋雨。如果是一 般的建築師便只會想如何製造漂亮的外形,而屋頂的結構則便只交給結構工程師來設計,並且可能會加上鋁板或不同材料來包含結構,這不單增加成本並且可能會使 建築物變得笨重。不過,伊東豐雄不會單獨把各元素來考慮,反而會融會貫通地來組合各部份,使整座建築物變得更為精簡,並使其建築變得獨一無異。

Facebook 相薄 :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152083373920375.899098.845400374&type=3




清水混凝土的魅力

photo

   原文來自信報》2014年4月10日             

asia02 width660

安藤忠雄是一位受台灣當地建築師崇拜的偶像。從參與香港建築中心舉辦的「台灣在地建築之旅」所見,他們對安藤先生終於在台中建成亞洲現代美術館非常雀躍。在旅途上所觀賞的建築,都以清水混凝土為主,反映建築師特別鍾愛簡約的設計,更敬重安藤先生 – 是他等同清水混凝土建築的代表符號,更欣賞他的堅毅(他沒上過大學卻自學成才)與熱誠,及滿懷社會使命感的高尚情操。

矛盾是,在華人為主的商業社會,我們的一般客戶都不易接受它那灰沉沉的清水混凝土(fair-face concrete)或內地稱為「裸」的建築。因此,我們若然要追求那寂靜無我的建築風格,唯有各自渾身解數。

在台灣,清水混凝土簡約的設計以寺院佛門最切合它所蘊涵「空靈」與「淨潔」的概念。因此台灣的建築師在這些項目做得非常出色;包括位於大溪鎮的齋明寺、北投的農禪寺和台中的菩薩寺。由於偏遠的地價不高,建築師可自我營造品味的空間,這包括在中壢市的襲園美術館及新竹築縣的若水會館。當幸運遇上有品味的業主時,便能創造出在苗栗縣的富貴三義藝術館及位於日月潭的涵碧樓五星級渡假酒店等精彩作品,讓我們大開眼界。

在香港,建築師沒有可能像台灣的行家,自建獨立的工作園地以自娛,唯有在一些較為另類的公共項目上, 各自尋找清水混凝土建築的發揮機會。 幸而, 香港早在半個世紀前已有成功例子;位於馬料水的香港中文大學校舍,其總設計師司徒惠先生便大量採用清水混凝土建築手法,以彰顯校園的簡樸民風,反映他較安藤先生更早接受二十世紀建築大師柯比意的藝術薰陶,成為香港最具代表性的清水混凝土傑作。

在七零年代,香港的建築師頗受當年時尚的「現代建築風格」影响,在設計上講求線條簡潔,無華樸實,清水混凝土的建築由此相繼出現。這包括位於中環半山的前高級公務員宿舍Hermitage, 香港電燈公司總部,牛奶公司總部,聖士提反男校,大埔聖公會莫壽增會督中學等建築物, 都是當年經典之作。八九十年代,由於標榜復古裝飾的後現代主義興起,及清水混凝土難於長久保養,遂逐漸被塗上油漆甚至清拆重建。簡約潮流,漸趨式微。

相隔二十年後,香港海防博物館再度以水泥素面為主調而獲得香港建築師學會周年設計大獎;接著,香港濕地公園一再凸顯清水混凝土融入大自然的環保概念,令這另類風格重新受到建築師重視。 在良性競爭下,政府內部的建築師從各自作品中極力展現「裸」的雅趣, 這包括粉嶺大隴獸醫化驗所、尖沙咀海濱、粉嶺休憩公園,赤柱市政綜合大樓及天水圍市政綜合大樓等得獎項目,逐步改變市民對香港公共建築長時間偏向「粉紅」的一般印象。

惟最大諷刺是,若然要觀賞香港最優雅的建築,卻要往「陰宅」處尋找。原因是,這類案子素來沒有業主有興趣關注,才可以讓建築師有自由空間發揮而見到成果。這四項賦有「安藤精神」的建築分別是:

鑽石山火葬場,是由四個方盒與圓環中庭構成,彰顯天圓地方,嚴肅優雅,正氣浩然。旁邊建有層叠式靈灰安置所,以一度階梯為主題,連同飛翔的白鶴雕塑,寓意引領先人能早登天極。

去年完成的和合石火葬場,是幾幢以解構主義風格組成的建築群,有聚有散,有暗有明,富節奏感;其最大特色是夾縫中的一道狹窄階梯,人們拾級而上,到屋頂才見一片油油綠草,遙望著映照蓮池。 在另一端,正是和合石靈灰安置所,主體由直線排列的木條組成,有遮擋陽光的功能,亦體現簡約語言的非凡。門前的一淌淨水與壯觀的主樓,一剛一柔,更有着安藤設計於日本兵庫縣Water Temple的安靜、靈氣、祥和。

馮永基 資深建築師




台南後壁菁寮聖十字架堂 1960 Gottfried Bohm+楊嘉慶

轉載文章,原文:http://forgemind.net/xoops/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1071

在文化消費橫行的今日,台灣社會的怪現象之一,是將普立茲建築獎神話化,得過普立茲獎的專業建築師,被當成偶像明星般地吹捧追逐。諷刺的是,由1986年普立茲獎得主、德國建築師波姆(Gottfried Bohm)設計的菁寮聖十字架天主堂,反遭台灣社會遺忘。在歷經歲月摧殘且缺乏經費修茸的情況下,目前已顯殘破,亟待台灣社會的關注並注入活力。


↗ Gottfried Bohm肖像

菁寮聖十字架堂位於台南縣後壁鄉,嘉南平原的心臟地帶。當稻子成熟季節,聖十字架堂極具異國風味的尖聳方塔,飄浮在一片金黃稻浪之上時,形成了非常獨特的文化地景。而此地景之所以成形,與台灣、楊森神父與波姆之間的一段奇遇有關。1955年,剛來到台灣的德國籍神父楊森(Eric Jansen),被派往創建菁寮堂區。在艱困的傳教過程裡,楊森神父藉演奏手風琴、模仿動物叫聲與播放幻燈片等方式打開人際藩籬,直至1956年9月中才租屋暫為聖堂,並舉行了第一次彌撒。但1955年秋,楊森神父即購得土地,並開始為建造聖堂進行募款。為了慎重,透過新營教區另一位德籍神父的介紹,楊森神父邀請在德國南部以設計教堂著名的波姆家族擔任建築師,並由新營地區建築師楊嘉慶協助施工圖繪製。波姆於1955年底完成聖十字架堂設計。1957年2月宿舍部分先行動工,於8月完工;聖堂則於11月開始興建,1960年10月18日完工啟用。


↗ 台南後壁菁寮聖十字堂模型正面(北向),賴思庭、謝厚書、曾紹博、張愷峰製作


↗ 台南後壁菁寮聖十字堂模型側面(西向)鳥瞰,賴思庭、謝厚書、曾紹博、張愷峰製作


↗ 台南後壁菁寮聖十字堂模型側面(東向),賴思庭、謝厚書、曾紹博、張愷峰製作

波姆設計的聖十字堂,雖採現代主義理性原則但卻又自有一股難以言喻的神秘氣習。其配置按合理原則思考,聖十字堂主要由幼稚園(兼社區空間)、教士宿舍與聖堂三部分組成;這三部分空間彼此間雖差異頗大,但被緊密組織在方格秩序裡,而幼稚園和宿舍雖各自圍塑出戶外空間,但彼此間亦能相互滲透流通,最終形成層次分明的戶外空間組織,共拱衛居中的聖堂。在這講求合理的配置之上,波姆表現了另一套象徵邏輯。首先,四個大小有異且各居不同位置的尖塔,不但形成聖十字堂最受人矚目的外型,也具有強烈宗教象徵意涵。如最高的方尖塔上為十字架,表明菁寮教堂之由來與教旨;而小教堂(chapel)之上置皇冠、洗禮塔上之置鴿子與入口鐘塔上置雞,也都有其特殊意涵。其次,聖堂空間雖沿用方格秩序且光線處理均勻產生理智感受,但由入口穿過鐘塔後空間壓低,一路層層穿堂入室,進聖堂空間逐步放開,而至祭壇空間突地拉高,而此即為主要象徵之十字架方尖塔(可惜此空間目前已被封閉)。最後,波姆出身建築世家,建築是家學,正式教育反而學的是雕塑,因此對於器物設計敏感,聖十架堂中許多宗教器物及出自他之手。從他自德國寄來的圖中,可以窺見這些器物如座椅、洗禮台、甚至尖塔上之十字架和皇冠等,他都以徒手畫手稿精確表示,有些甚至以等比例畫出。這些器物注入空間後,不但豐富了整體感,而且這些象徵細節也讓其宗教氣氛顯得極為飽滿。


↗ 台南後壁菁寮聖十字堂正面(北向)一景現況,徐明松攝


↗ 台南後壁菁寮聖十字堂祭壇上方角錐塔現況,徐明松攝


↗ 台南後壁菁寮聖十字堂窗上壓紋,徐明松攝

波姆1920年生於德國南部小城奧芬巴哈(Offenbach),其家族為建築匠師世家,他的父親 Dominikus Bohm(1880-1955)更為德國著名教堂建築師,1920年代起以科隆為基地,運用帶有表現主義色彩的空間對教堂建築進行改革,其成功使其影響力擴及全歐洲與美國。因此波姆之建築養成主要為家學。但就如他父親一般,他們也都經歷了外面世界的建築教育,因此並未因家學自絕於當時建築改革潮流;不過,家學也讓他們的建築不致盲目地隨波逐流,而一直保有獨特的價值理念。1942-47年間,波姆就學於慕尼黑技術學校建築系,同時他也在慕尼黑美術學院學習雕塑,雕塑形體成為他建築特質的重要組成部分。1950年代初期,波姆如他同時代的年輕建築師一般,曾醉心於現代主義建築論述。1951年波姆曾短暫在紐約工作,並前往哈佛訪問過葛羅培(Walter Gropius)與兩次前往芝加哥拜訪密斯(Mies van der Rohe)。對於現代主義的沈迷,使波姆不同於他近於建築匠師般的父親的建築路線,但父親的教導一直是他早期建築重要組成部分。波姆在1951年稍晚進入父親Dominikus Bohm事務所工作;四年後Dominikus Bohm過世,波姆繼承其父親事務所。


↗ 台南後壁菁寮聖十字堂入口圓錐塔上方鑄鐵公雞,原始草圖,國立台灣博物館提供


↗ 台南後壁菁寮聖十字堂洗禮漕原始草圖,國立台灣博物館提供

1950年代至1960年代中期,是波姆長成期,他遊走在密斯的現代主義建築論述與父親的表現主義之中。在面對世俗建築時,似乎密斯路線較佔優勢,比如波姆1954-55年間,在科隆郊外興建的自宅,就具有密斯中庭住宅的興味,與王大閎1953年興建的建國南路自宅,可形成有趣的對照。另一方面,在面對教堂建築時,則似乎父親Dominikus Bohm的影響較大,教堂標準建築形式,如尖塔與巴西力卡平面(basilica)等,仍以表現主義方式精簡而具象地出現在教堂建築設計裡。1960年前後,波姆在某些作品裡,才開始走出極具個人幻想色彩、雕塑性濃厚、一體成形式的建築空間新路。比如1961年開始設計的科隆St. Gertrude堂區教堂,即是這條創作路線的重要開端;而其頂峰則是位於Velbert-Neviges、1963-72年間設計興建的Pilgrimage church of Mary, Queen of Peace。


↗ 台南後壁菁寮聖十字堂聖體櫃上方有皇冠的圓錐小塔,原始草圖,國立台灣博物館提供

而菁寮聖十字堂在波姆專業成長過程中,亦有一席之地。聖十字堂為波姆1950年代為數不多且規模微小的執業情況中,設計案規模較大者。當時由於德國正處二次戰後經濟復甦時期,國內建築案不多,反而海外委託案規模較大,比如波姆1954年在巴西設計的Igreja Matriz堂區教堂,不但是他第一個國外委託案,而且規模較大且複雜。菁寮聖十字堂為波姆第二件海外作品,就在設計期間,因其父親過世,波姆全面接掌其父親事務所,其人生與作品方向因此有了極大的轉變。聖十字堂為他與父親合作時期最後也是最高峰的作品之一,其空間兼具來自密斯之影響,可能因為如此,波姆將菁寮聖十字架堂設計收入其作品集內,也清楚顯示了他對聖十字堂設計的高度自我評價。

>>相關討論
::[台灣戰後第一代建築展] 之10 台南後壁菁寮聖十字架堂, 1960

>>相關報導
::2008.09.13 台南縣後壁鄉菁寮聖十字架堂興建歷史研討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