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博物馆

「钦点招聘」与「公开招标」(信报—建筑思话专栏 3月5日)

 

在几个月里,香港社会一直争论著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的安排,为何「无咨询」、「无通过比赛而直接招聘顾问」? 资深建筑师严迅奇更成为买矢之的,连日内受尽各方的指责,事件已去到这阶段到底如何了解呢?
(在详细讨论前,笔者先自我申报,本人从不认识严迅奇先生,亦从未有过任何的交谈,过往10年的工作都与严生的事务所没有任何的关连,所以本人对严生是毫无感情。)
本人现职项目经理(Project Manager),因此招聘顾问是我必然的工作,无论是单一议价,还是「公开竞价」都是经常采用的方法。对私人公司来说,「单一议价」的情况多数是管理层已经心仪个别顾问的设计,所以无需另邀其他顾问报价,所以只进行「单一议价」。 「公开招标」主要是一些常见的工作,大部份名册内的顾问都有能力胜任工作,所以才「公开招标」,因此很多时都以「价低者得」的方式来中标。
因为私人公司的行政灵活度较高,所以项目经理有权挑选那一个方式来招聘,不过西九管理局作为一个由政府成立的法定机构,再加上西九的传统多数是通过「公开招标」来招聘顾问,因此大家都质疑管理局是否有违反程序公义呢?尽管林郑月娥司长多番解话,但都未能平息公愤。
请问「钦点招聘」就一定是错吗?,「公开招标」便一定是好吗?
无疑「公开招标」是多了一份竞争性,程序上是明显地是较为公平,亦避免个别管理层因对个别顾问的偏好/偏见而影响了公司的判断。再者,公开招标不单给予管理局多一些方案来选择,亦让整个行业都有一个争取项目的机会,亦给予了年轻人扬名立万的机会,并同时能吸引国际大师来港显技。
「公开招标」虽然确实能为业主提供不同的创意方案,很多国际级的大师如Norman Foster、Zaha Hadid都是因为参与了香港的设计比赛而打出名堂,继而飞升国际。
不过有一点不得不提,Norman Foster 的成名作—香港HSBC总行,这大楼当年的预算是21亿,这已经是80年代一般商厦的三倍造价,但落成后的造价是52亿,工期𨒂误了接近一年。另外,2020东京奥运主场馆设计比赛原先是由Zaha Hadid胜出,但该方案的造价达3000亿日元,最后要另聘顾问来制作出一个1500亿日元的方案。
以上的例子便说明「公开招标」的盲点,若想在国际级设计比赛中胜出,设计方案自然要「标奇立异」才能杀出重围,设计阶段多数都不会考虑方案的可建性( Constructability)和业主的负担能力(Affordability)。在现有的常规,除非是政府的Design & Build Contract需要包含设计和商业部份的评分,否则评判们多数是根据方案的可观性、实用性和对周遭环境的影响等因素来挑选最合适的方案。
另外,设计比赛多数都未必能审核设计团队的执行力、管理能力与前线工程人员的经验。以笔者的经验来说,尽管该顾问公司在报标文件中列明曾负责邻同项目的经验,但是个别团队的执行能力往往是「言过其实」、甚至可以说是「招摇撞骗」。
若以故宫这种特殊项目来说,管理局因为只得到赛马会35亿的捐助,额外的款项就需要由管理局自行负担,而且管理局亦按理在管理上和执行上是已经向故宫作出了一些的承诺,否则又怎能达成一个长远的合作方案。换句话说,项目费用与时间上的预算在理论上可以说是已经封顶,因为管理局很难再在立法会为故宫博物馆申请额外拨款。
另外,通过设计比赛找来的顾问可能创意无限但毫无实战经验(Norman Foster当年胜出HSBC设计比赛时,便是一个未曾兴建摩天大厦的建筑师,亦没有香港工作的经验),并且可能未曾合作与管理局合作过胜出的顾问能否有足够的能力和经验来确保项目不会超支与𨒂期呢?
未知之数实在太多。
虽然香港的大型建筑很多时都是由外国的大师设计,本地建筑负责管理和执行,这样便同时组成一队兼备设计与管理能力的团队,但是两者在沟通上所引起的问题是绝对不容忽视,在过往的经验中,沟通上所产生的负能量是绝对足以摧毁整个项目。
综观上述的观点,「钦点招聘」虽然不够公开、公平,但是若综合设计能力、管理能力、香港工程的经验、博物馆的设计经验等各因素来考虑,严迅奇先生又是一个好的选择呢?
各位读者请自行判断!




故宫应否在西九呢? (信报—建筑思话专栏 2月25日)

 

近日关于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的讨论都只限于程序公义的问题, 看来故宫博物馆总是需要在战乱中成立的。

1911年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与清室签定《清室优待条件》,而溥仪则住在紫禁城内,外庭则作古物陈列所。不过,溥仪借助溥杰和旧臣不断偷运宫中珍品至天津私人大宅,总数约1300多件。为免宫中珍品不断地流失,中华民国政府便在1924年驱逐溥仪出宫并在翌年成立故宫博物院,但随着918事变,中华民国政府为免珍品流入日方,所以将近13000箱的珍品运至南京。和平后,约有2000多箱的珍品留在南京,其余的送回北京,不过当中的5000多箱则在国共内战时已运至台北,并成为台北的「国立故宫博物院」的收藏品。

因此,无论是北京、台北的故宫博物馆都是在战乱中成立,现在香港的故宫博物馆同样都是在纷争中成立出来,但是除了程序公义之外,甚少人讨论香港是否需要一个故宫文化博物馆呢?

笔者一直以来都认为博物馆与图书馆不同,图书馆是「贵多不贵精」,因为图书馆作为传承知识的地方,就需广纳不同类型的书本,让普罗的受众得到更广泛的知识,因此未必需要一个特定的主题。博物馆则反而是「贵精不贵多」,因为每件的展品需要经过适当的展示才能够表现出展品的要点,由于展览空间有限,每个博物馆需要刻意挑选过展品并需要有特定的主题才能吸引个别的群组来参观。例如:香港太空馆、香港历史博物馆、香港电影资料馆、香港茶具博物馆等都是有既定的主题和藏品,相反香港中央图书馆则无需主题,只要藏量足够便可。

综观世界各地成功的博物馆都是有一些镇馆之宝来作招来,例如大英博物馆的「Rosetta Stone」、罗浮宫的「蒙罗丽莎的微笑」,北京故宫博物馆的「清明上河图」或台北故宫博物馆的「翠玉白菜」等,而米兰的恩宠圣母教堂(Santa Maria delle Grazie)虽然细少,但全因藏有达文西的一幅名作—最后的晚餐(Last Supper)而招来每年数以万计的游客。旅客们会因为这些珍品慕名而来参观这些博物馆,因此展品不单是一个博物馆成败的关键,更是博物馆设计的核心,所以笔者一直对M+博物馆的需要成疑,因为一个综合性的博物馆而且又没有任何镇馆之宝的前题下,如何能吸引观众呢?

另外,有些博物馆就算在没有珍品的情况下也能成功,北京故宫博物馆就是一个例子,故宫自身已是一座珍品,世界各地的旅客都会幕名而来参观,而香港海防博物馆亦是一个例子因为建筑物本身已经是一个历史的见证。因此,我一直认为需要将湾仔峡的警察博物馆移至旧中区警署(大馆),由于建筑物本身与展品有直接的关系,这样才能发生a共鸣的效应。

再者,有一些地方就算没有珍品和珍贵建筑之外也能有一定的叫助力,情况就有如柏林的博物馆岛(Museum Island)。该处虽然有一些比较特别的展品,但没有一些希世珍品令吸引旅客必定到此一游的展品,而建筑虽有过百年历史,但亦不算是极具代表性的建筑,相反柏林围墙则更具代表性。不过,这小岛上设有5座博物馆个别而言虽然不算相当吸引,但是综合起来则变成颇为特别,因为世界上绝少有一个小岛上同时有5座具过百年历史的博物馆,因此此处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其实笔者认为西九文化区一直都应该是借镜博物馆岛(Museum Island),因为世界上除伦敦westend、纽约的boardway之外,亦甚少有一个综合性的文化艺术区会统一发展在同一个小区之一,所以西九发展局应该善用这个优势来发展。

若从历史角度来看,故宫分馆其实不一定需要设在香港,相反南京、四川可能更为适合,因为在二战时部份珍品曾经迁至这些地方,所以这些地方在历史上与故宫的渊源甚广。香港分馆的出现相信只是恰巧香港有一个文化发展区,便随之而来的合作计划。香港虽然在历史上与故宫没有什么关连,但是由于展品的本身已有足够的叫座力,所以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应该可以相当成功,亦可能是整个西九文化区内最成功的一个馆。

笔者认为将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设在西九文化区的尽头,理应可带动人流去西九,希望这个星级工程可以带旺整个文化区,让文化区永续下去。

许允恒建筑师




一光一暗的博物馆—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近年有很多旅客因为希望一到哈利波特的拍摄场地而到访牛津大学,但其实牛津大学还有很多理想的景点。

今日为大家带来的景点就是牛津大学的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位于牛津市的中心地带,邻近牛津大学公园。整座博物馆共分三个部份,第一部份是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第二部份则是 Pitt rivers Museum, 第三部份是教学大楼和实验室,但现在都泛指整个建筑群则称为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始建于 1855年,第一期兴建的部份是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初期是用作 化学、天文、病理、动物学等教学之用,之后在1884年扩建了 Pitt rivers museum 部份,这处展览的首 20,000件标本全是 Augustus Pitt Rivers 上将捐出牛津 大学的。到 1978年,各学院开始迁离第一部份的空间,并展出不同的恐龙标本,正式成为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现在只余下地下的演讲厅作教学之用。到 2004年,牛津大学获得基金捐助 370万英磅来扩建教学大楼和实验室。

Pitt rivers museum 虽然可以说是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的扩建部份,但设计风格则完全不同。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是新歌德式建筑,结构尽量采用圆拱门来支撑,但特别地屋顶全是由玻璃组成,让阳光可以尽情地射进室内。这样的做法是相当少见,因为博物馆多数会尽量避免有太多阳光射进展览区,因为阳光中的紫外线容易破坏展品的颜色,而且建筑师都希望在各展区可以利用灯光来营造不同的气氛。

但在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的情况则不同,因为这里的展品全部都是恐龙标本,而且全部都加了保护剂,所以不怕阳光的影响。这部份的博物馆反而因阳光的关系而令人感到舒畅,每当阳光照射在黄色的石材上,往往给予人温暖的感觉。再者,由于屋顶是玻璃的关系,令人感到整个展区是在室外的空间,而且由于屋顶的结构是圆拱门的关系,使人感到顿然开朗。

不过, Pitt rivers museum 部份则采出完全不同的做法,屋顶不单全是实的,而且整个展区完全没有阳光,连窗户都没有一个,可以说是一个黑房。但奇怪地,整个展区的灯光都只是简单地用普通灯光来照明,与一般博物馆刻意用射灯来营造不同气氛的手法截然不同。 最特别的是, Pitt rivers museum 是没有入口,所以每当旅客从进入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部份进入 Pitt rivers museum 部份时,便立即会在视觉上有很明显的对比。

笔者自问都曾参观过世界各地不少的博物馆或美术馆,但从来未曾见过同一个博物馆会制造出一个完全光、而另一个完全黑的展馆,在光线上有如此大的对比。

最后有一点不能不提,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在世界科学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除了它是世界其中一个最出色的史前生物博物馆之外,而且它是达 尔文在1860年宣布「进化论」的地方,当时牛津的大主教强烈指责 尔文挑战神的权威,因圣经的第一章—创世纪中说,神是用泥土做成了男人,再拿了男人的一根骨头就变成了女人,所以根本没有理由可以说人是由猿猴演变出来的,当时主教更挑战 尔文,「你的祖父或是你的祖母是由猴子变出来的。」

虽然,这场讨论最后没有成果,但这场讨论完全改变了世界生物学的发展,而这一座博物馆就永远记载了这一段经典的历史。




隐藏了的扩建—Ashmolean Museum

  

上一会介绍了牛津大学的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今会介绍另一个牛津大学的博物馆— Ashmolean Museum

Ashmolean Museum 始建于 1683年,最早期的展品是由 Elias Ashmole 捐赠的,而这博物馆由启用至今都是同时用作教学和公开展览之用。博物馆的研究员同时是牛津大学的职员,所以博物馆的收藏品和活动等工作是尽量配合大学的学位课程和相关的研究工作。例如,博物馆现准备增加它们关于医学的收藏品,因为大学希望博物馆能为医科生提供古代医药的教学展览。

2009年,由奖券基金提供 61百万英磅来为博物馆作翻新和扩建工程,但是这建筑物已有超过 200年历史,旧大楼部份已一早被列为一级保护文物和法定古迹,所以翻新工程主要是拆卸旧大楼的后半部份,并在这处加建新的展览和教学空间,而旧大楼的前半部份则完整地保留。

虽然旧大楼部份已被保留下来,但是新建部份不能超过原有部份的高度,否则会破坏了原有大楼的外观,亦破坏了牛津市中心内旧式英国小镇的风味。因此,建筑师— Rick Mather 采用了很简单,但非常聪明的做法来处理这问题

由于旧大楼是采用旧有的建筑模式,楼底是特高的,所以新大楼的部份是在每层之间加入一个夹层,这样便不单可以大幅增加展览空间而新建部份又不会超过原有高度,最重要是从博物馆的外观不容易发现新旧大楼的不同,尽量保留牛津英式小镇的味道。

这种夹层的做法不单能有效地提高展览面积,而且建筑师挑空了局部的空间,并把大型展品设在双层高的展区。因此旅客除了可以从低角度来欣赏大型展品之外,还可以在夹层处以高角度来欣赏展品。再者,这里的楼梯不是一层叠在一层,而是一层一层向外推的,所以愈高层的楼梯处,便有愈大的空间,这样便增加了旅客的观赏视线,令视野角度更大。

这博物馆另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阳光,这处的垂直通道完全是有阳光照射的,这不单是用来引导旅客至上一层,而且希望为行人通道提供基本阳光,并用来对比室内展区的阳光效果。因为各展区则没有阳光,完全依靠电灯来营造不同的灯光效果,而可以避免展品受阳光的紫外光影响而脱色。

因为牛津是属于比较内陆的地方,所以冬天是比较寒冷,所以建筑师除了被增加空间之外,还被博物馆要求提高的室内的保温情况,以减少能源上的开支。建筑师首先利用阳光来增加室内温度,并且室内的物料尽量采用白色油漆,务求令阳光反射,但地板则用木地板,在黄灯的照射下更能带出和暖的感觉。

再者,在新建部份的博物馆是尽量把洗手间和储物室设在四周,好让行人通道和展览区是设在中心部份,这不单可以减少窗户的数目,而且可以尽量帮助大厦保温,因此全座博物馆只有一条楼梯是有窗,因为这个窗是向南的,阳光可以从这处直射至室内。




一座不知为何而建的建筑—Urbis

一直以来都有介绍英国的建筑,但是都好像未曾介绍过Manchester的建筑,在Manchester最有名的建筑就自然是曼联主场—奥脱福球场,但是市中心有一座建筑物是相当有名。 因为这建筑物是曼城市政府的一个大白象工程,是为了庆祝千禧年而兴建的一座多用途大厦。

建筑师Ian Simpson在接到这任务时,市政府没有任何仔细的要求,只希望市中心内有一个多用途的展览空间,而且四周都是一个比较大的空间,这建筑物可以说是单独的设计,不需要考虑太多关于现况四周的环境,因此这建筑物可以说是给予建筑师「自由发挥」的作品,简单来说是为了有新建筑而有新建筑。

他的做法可以说是制造一个单循环人流路线的展览空间,当旅客进入大厦之后便会经过一条走廊到达售票处,在这处最大的特点是电梯,因为这电梯是斜向地上升的。

大多数的旅客都会选择乘电梯至第六层,然后一层一层慢慢沿楼梯至首层。 这博物馆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在高层的展厅中俯望低层的展厅,由于展厅的面积是由下而上地收细,所以便无形中做成纵横交错的效果。

另外,这大厦的顶层是一所顶级餐厅,在这餐厅里是可以尽览Manchester市中心的景色,在这大厦开幕初期是由一所法国餐厅—Le mon,当年还成为全英最佳餐厅,但可惜近年已改为另一所英式餐厅,质素已大幅下降,但收费则没有太大的下调,所叫坐力大减。

由于这大厦的设计初期是完全没有规划这大厦的用途,所以室内空间的设置是没有经过功能上的考虑,因此出现了以下的情况:

1楼: 商店、演讲厅、售票处、Manchester的小型电台和餐厅的单独入口

2楼 – 6楼: 展览厅,但每一层的展览内容和主题是完全没有关系,可以是6楼是时装展、 5楼是漫画展,异常混乱。

7-8楼: 酒吧和餐厅

由于现在的展览是完全没有主题,而且现在的空间只是随意让不同的展览在这里展出,一时可以是艺术展览,一时是商业展览,这实在难以吸引旅客到这处参观,所以市政府曾经建议把英国的足球博物馆迁至这里,反正曼城是足球重镇,但这建议最后由于财务安排而暂时停止。

至于建筑创作方面,如果单论外型可以说是有如一坐雕塑品,特别在晚上更会亮起灯光确实是颇漂亮。 在设计上唯一失败的地方就是玻璃幕墙上的设计,因为建筑师使用了局部的磨砂玻璃,目的是希望减少室内空间在太阳光上的受热程度,但是就是这些磨砂玻璃完全破坏了从室内望向四周的景观,拍照的效果亦很差,确实是失败的地方。

总结来说,一座大厦的设计需要在功能、美感、人流控制和细部等都有合当的处理,才算成功,所以成功的设计是很难出现的。

Facebook 上的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258048&id=845400374




内、外反转的建筑—Pompidou centre

   

相信曾参经参观过巴黎的人都应该知道Pompidou centre这建筑物的名字,它是位于市中心的核心位置,一直以来都是巴黎地标之一,亦是非常著名的景点。 但这建筑物出名的原因并不是它特别美丽,而是特别丑陋,又或者可以说是特别异常的奇特。

这建筑物由英国大师—Richard Rogers和意大利大师—Renzo Piano设计的,他们都是在设计比赛中作了一联合的方案,设计的理念其实很简单,就是把一座大厦的内与外反转了。

在正常的情况下,建筑物的外部多数是玻璃窗,尽量让阳光射进室内,亦尽量让用家从室内望向室外,而建筑物的内部多数是电梯、楼梯、水管、空调管道等部份,务求尽量隐藏不漂亮的部份。

但今次Richard RogersRenzo Piano则作了一个非常之大胆的尝试,把整座大厦的水管、排烟管道、空调管道、电梯、扶梯都放在外墙之上,而室内则是一个无阻无隔的展览空间。 这做法不单令阻隔了阳光射进室内,而其中一边更是完全没有窗户,因为外墙上完全被大量的管道封闭了。

这建筑物看似是都市中的一个「怪物」、「三不像」,不少法国人、甚至英国人都认为这建筑物实在超级丑陋、看似是一大堆水管堆在一起的屏风。 话虽如此,但这处是俯瞰巴黎市中心一带最好的地方,因为这建筑物相比四周的建筑物为高,而且在外墙上的玻璃扶梯之中是可以尽览四周的景色、在天台的露台和走道上更可以细看另一边的景色。

至于天台的餐厅亦是相当有名的,因为室内的装修亦是相当特别,在餐厅内设立了大少不同的弯曲屏风来分隔餐厅的各部份,但餐厅的食物就不是太特别出色,不过就非常昂贵。

讲到至此,的确很佩服Richard RogersRenzo Piano两人的创意和勇气,他们可以在巴黎这个浪漫和艺术之都的核心地带内,设计一座完全与四周不协调的建筑物,简直可以说是完全漠视现况的设计,单纯是做一些自己想作的事情。 /手法可以与旧建筑物不同,但不是完全不协调。务求破旧立新,便破坏了都市中的街景,并为都市带来一个「外星人」的异种。 这种做法在很多建筑系教授都大力反对,他们多数认为新建筑只是旧世代的延续,设计理念

Richard RogersRenzo Piano两人今次的创作,不单把挑战了旧有的建筑理论、甚至把建筑物的主次部份和组合的模式都来了一个重新的设定,无论这个实验是否成功,但他们都的确在设计史作了一个改变,让大家都探讨另类的思考模式,所以他们两人都曾经获得建筑界的最高荣誉—Pritzker price,并在历史上留名。

可能因为这建筑物的做法是如此创新、大胆,所以这里展出的艺术品都是相当前卫和破旧立新,另外这大厦的低层艺术图书馆都是相当有名的,所以这一带是充满了喜欢艺术的人仕,并且对出的空地不时有人会作街头表演。

后记:如果要参观巴黎的博物馆,就切记要买Museum pass,这样便不用买门票,并可以在有效期内无限次进入各大博物馆,最重要是可以不用排长龙进入博物馆,省去相当之多的时间和金钱。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78914&id=845400374




让结构尽情表现的建筑—Centre Pompidou-Metz

 

        

之前曾介绍了在巴黎的 Pompidou centre ,今日介绍将会是快建成的 Centre Pompidou-Metz 。

这座展览中心是为了容纳巴黎 Pompidou centre 的新展品,于是便在 Metz 市内建设 Pompidou centre 的分馆。这分馆占地面积约 500sqm, 总共提供额外10,000sqm 的展览空间。

这建筑是由日本的 Shigeru Ban 和法国 Jean de Gastines 所设计,两人的分工应该是 Shigeru Ban 负责屋顶设计,而 Jean de Gastines 负责内部设计。大家可能对 Shigeru Ban 的名字比较陌生一点,但其实他经常在国级的建筑杂志出现,只是他用很强烈的言词批评日本的教育制度,例如:他在《我的职业是建筑师》一书中,曾批评日本的大学教育是全世界最差,大部份的日本大学生都不能说完整的英语等等,所以在日本本地方面的报导则比较少,但其实他是天才横逸,关于他的设计将会陆续为大家介绍。

讲回这建筑,它的最大特色自然是它的屋顶,建筑师采用了中国人草帽的理念,利用不同大小的六角形来连接四边的横梁,这样便可以在整个室内空间完全没有柱,而整个屋顶只有 4条柱。由于整个屋顶是弯弯曲曲的,所以建筑便选择了木结构,采用的木材就自然是 Laminated timber 。因为 Laminated timber 是一种横向和纵向合成的木材,情况就有如常见的夹板一样,但接合的情况就自然更加稳固,而且可以容许更大的跨度和弯曲度。

Shigeru Ban 出名是非常精于木 / 竹 结构的,所以他一开始设计时便已经考虑到木材的接合。他在四周采用了 1m 厚木梁作为结构的外框,然后把大约 200mm 厚的木梁以三个方向纵横交错起来,从而做出弯弯曲曲的形状。每个方向的木梁都是由两层的木板组成,所以在每个交接点是由 6层的木板互相紧扣,因而令整个屋顶都变得稳固,而且只需 4支木柱便足够支撑整个 5000sqm 的空间。

虽然每个接合点是有 6层木梁组合而成的,但是由于整齐地排列,所以在外观上整个屋顶还是很简洁明亮。另外,屋顶的物料是 PTFE 的关系,所以在白天时,整座博物馆的外馆有如白色的草帽一样,但当在晚上在室内亮灯后,结构的倒影便出现在白色的屋顶上,尽显了窝峰式木结构的特点。因此,旅客可以在室外、室内,白天、晚上不同时间以不同的感觉来欣赏这结构,这样的设计绝对精妙。

至于室内空间则由 3个长方盒纵横交错组成,每个长方盒则是永久性的展览空间,在长方盒之下则是剧场、咖啡厅和临时展览空间。因为永久性的展品需要良好的温度和湿度的控制,所以展览空间全为密封,这便与行人空间和咖啡厅形成很大的对比,从而创造出不同的视觉感受。

这博物馆虽然还未落成,但是将会今年夏天开幕,希望大家可以亲身感受一下这座建筑。

官方网页:

http://www.centrepompidou-metz.fr/site/?-pratical-information-




重燃希望的舞台 – 淡路梦舞台

1995年、安藤忠雄、淡路梦舞台、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神户地震.这一大堆的名字好像没有关系, 但其实是非常有关系. 1995年安藤忠雄夺得建筑界的最高荣誉 –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 同年神户大地震造成重大伤亡,于是他把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拿得的10万美元的奖金捐给地震后的孤儿. 另外, 他亦参与了在神户地震的震央 – 淡路岛(Awaji Island) 设计了「淡路梦舞

台」.
淡路梦舞台是一个综合性的发展项目, 当中包括兵库县立淡路梦舞台国际会议场渡假村&会议中心、餐厅、商店、了望台、椭圆广场、野外剧场、圆形广场、温室、百段苑等多种设施.

淡路梦舞台的总发展面积是21公顷, 是安藤忠雄最大规模的建筑. 安藤忠雄的信念是「经过地震的灾难后,倘若人民不能觉得住在这里很好的话,这里就会变成一个废墟。」

所以他的设计理念希望人可以尽量感受大阪湾景观, 整个项目依山而建尽量发展室外的空间, 只在个别空间营造比较宁静的室内环境.

由于安藤忠雄不是出身正统的建筑系, 所以对总体规划来说可以说是最弱的一环,在复杂的建筑很难单以观感来组织不同层次的空间. 由于淡路梦舞台有多种的功能, 用家亦有各种不同的需要和期望, 很难带出单一的观感.

安藤忠雄的成名绝技是”清”和”静”, 但在人流多、流量高的大形建筑很难做出宁静的空间. 在多种不同的需要的建筑群中要做出”简约” 更是难上如难, 以往介绍过的水の教会和茨木春日丘教会都是单人功能, 今次安藤忠雄要面对多层功能要求的空间, 要从复杂中做出平凡是非常困难.

另外,安藤忠雄喜欢用基本几何图形纵横交错来组合空间, 在小规模建筑是没有问题但在这么大型的建筑群, 看起来比较凌乱, 缺乏了一个核心. 以往安藤忠雄被人最大的评击是建筑物与建筑物之间的空间处理, 今次由于规模更大而且建筑物数量较多, 所以建筑物与建筑物之间的多余空间亦自然多, 问题空间亦相对较多.

淡路梦舞台受到很多人的批评是规划上欠缺清楚的序列, 个别空间还有感觉, 但总体而言看不出”清”和”静” 的精髓. 所以, 如果要做简约的建筑处理便一定要做到极点, 否则便很容易做成四不像, 吃力不讨好.




阴阳合一的建筑—凡高博物馆

  

旧翼

建筑设计有两个最难的情况,第一情况:地盘是位于一个完全空旷的地方如公园、沙滩、海边,因为在这样地方是适合任何形状的设计,而发展的可能性太大,即是无论任何设计都未必能说服别人。 如果建筑物是四方的,别人会问为何不可以是圆的呢

第二情况:地盘是在历史建筑或标记性建筑旁作设计,因为在四周的环境都以现有的建筑物作为地标,如果你的设计在它旁边的话,就很容易被看下去,又或者是需要做出奇形怪状的外形来特出自己,情况就有如多伦多的ROM一样。

今日介绍的凡高博物馆就同样出现了以上两个困难的情况,这博物馆是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公园之内,第一期的设计是由荷兰大师—Gerrit Rietveld1973设计的,他都是沿用他常用的盒状的手法,整个博物馆都是由数个正方盒组合而成的,而室内空间都是一个个横向和直向的空间来组成的。 1999年由黑川纪章设计的新翼。之后这博物馆曾作多次改建,而最重要的扩建是在

Gerrit Rietveld设计博物馆时没有对四周环境作重大的考虑,尽管博物馆是位于一个相当空旷的公园,但是出入口的路线,室内对外的景观就没有作太多的考虑,他单纯是希望创作出一个特别的空间,更何况美术馆不适宜有太多阳光进入,否则会破坏油画的颜色,所以只需把入口部份和中庭部份做成玻璃盒,这两部份有阳光便成。

新翼

但当黑川纪章开始设计新翼时便遇到很大的问题,因为现有建筑已是一个标记,而四周是一个公园,再加上这是政府的项目,因此发展规模是可以轻易调节,亦即是发展的可能性很多。 Rietveld正方形的设计,但又不用制作出一个怪物出来突出自己的设计。 黑川纪章采用的手法是继续使用日本建筑的「清」和「静」来处理这问题,首先他用圆形来作为基本的形状,这便可以有别于

另外,为了提出不同的感觉,他并不是在地面与旧翼连接,反而是在地底,让旅客明显地觉得新旧翼的分别。 当大家看到图片中的一个半圆形水池时,可能会怀疑这是什么东西呢? 这其实是连接新旧翼的天井,当旅客参观完旧翼之后,便经过地底隧道之后便会看见充满阳光的天井,令旅客在视觉上有一个惊喜。

不过,旅客不能进入这水池,只能远观。 100多米才能进入新翼的展厅。奇怪的是,这水池的水很浅,基本上只是能够让石面上有一些湿滑的感觉。 奇怪的是新翼的展览厅是位于多层大厦之内,所以旅客便需要步行

虽然这样的安排看似很不方便,但是这个水池旁通道上所营造出来的气氛是很特别的,当阳光照射在水池之上,然后再反射至四周灰黑色的石砖上,一种奇妙的「清」和「静」感觉缓缓地走进心中。 7年前的事情,但我还深深地记起这个空间,这种感觉永远都忘不了,这亦是从游历中学习的最大得着。尽管参观这博物馆已是

黑川纪章就简单地一阴一阳地规划出新翼的空间,阴是水池、阳是展厅。 由于展厅不能有太多阳光进入室内,于是便把展厅尽量做成实心,水池部份便尽量做得开阳。 他尽量制造出不同的感觉来突出新翼和旧翼的分别,外形只作了轻微的调整,这样便不单可以突出了自己的设计,但同时不用破坏原有建筑的感觉。

若回应开首的一段,两位大师Gerrit Rietveld和黑川纪章都好像没有把四周的环境(site context)作太多的考虑,这好像与我们在大学时所学的理论有所不同,因为如果学生的功课没有考虑现场环境的话,便必定会被教授责骂。 但是在一个空旷的公园中设计一座地标性的博物馆是一件很难的工作,所以他们选择漠视现场环境的处理手法并不失为一个折衷的做法,而且现场的情况就真是没有什么特点需要考虑。

不过,他们是大师可以漠视四周情况,但学生不是,所以都是面对现实会好一点。

又或者为何不可以大一点,或小一点呢因为现场的情况是可以容许多个可能性。




令贝聿铭步入大师之路的建筑—JFK Presidential Library

在1963年,美国发生了一件很重大的政治事件,总统甘乃迪被暗杀,跟着美国政界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到1964年,美国政府决定兴建甘乃迪纪念图书馆,并邀请了14名来自世界各地建筑师来竞投这方案。

当中包括:

1) Pietro Belluschi (MIT学院的院长)

2) Louis Kahn (美国建筑大师)

3) 贝聿铭

4) Mies van der Rohe (发明了现代摩天大厦的建筑大师)

5) Hugh Stubbin

6) Paul Thiry

7) John C. Warnecke

8) Benjamin C. Thompson

9) Alvar Aalto (芬兰建筑教父)

10)Franco Albini (意大利建筑大师)

11)Sven Markelius (瑞典建筑大师)

12)Sir Basil Spence

13)Lucio Costa (巴西建筑大师)

14)丹下建三(日本建筑教父)

每个建筑师都需要向评审简介其公司的背景和作品集,当年的比赛不如现在的设计比赛一样,建筑师需要先做出初步方案来让业主选拔,当年只需要向评审自我介绍便成。1964年的贝聿铭并不算是一名新秀,还薄有名气,但在Mies van der Rohe、丹下建三、Alvar Aalto、Louis Kahn等大师面前都只是一名无名小卒。(Mies van der Rohe、丹下建三、Alvar Aalto、Louis Kahn等人的建筑是每个建筑系学生必读的作品)

最后,甘乃迪的家人宣布由贝聿铭负责这项目,当时世人都哗然这个决定。绝不相信一个小将可以一次打败6-7名建筑界巨人而夺得这项目。 他成功的关键可能是评审当中包括了甘乃迪的遗孀和家人,由于她不是建筑界的关系,所以没有考虑到各大师的身份和背景。 反而只注重各参赛者的表现,贝聿铭成功的原因是令甘乃迪夫人明白他的设计是与四周环境配合的,设计理念清楚易明,所以突围而出。

这图书馆原本是打算建在华盛顿,但由于希望在图书馆旁附建一座博物馆和档案室,所以需另觅新地。 于是便决定把图书馆建于麻省,因为甘乃迪曾是麻省的州长,而甘乃迪和贝聿铭都是Harvard 大学的毕业生,所以便打算在Harvard校园附近的地方。 不过,就需要向当地一间巴士公司购入地皮,但最后巴士公司拒绝迁出,此图书馆需另觅新地。

最后,图书馆决定选址在麻省大学校园之内,因为这地盘是临近河边而四周没有什么建筑物,所以可以把图书馆的地位变得更为突出,而甘乃迪总统更是喜欢航海的,因此选址适合。

就这样一波三折,便把整个工程拖延了接近10年,但问题还未完结。 经过了12年的争论,虽然选址方面落得定案,但设计还是一个大问题。 贝聿铭推出第一方案时,图书馆的平面是成一个正方形,并包围了中个圆形的公园,主入口就如一座平了头的金字塔。

此设计一出,当然劣评如潮,不少人批评为何要为甘乃迪总统建一座墓穴 ? (因为金字塔的功能是坟墓) ,金字塔与甘乃迪总统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这是我们等了12年的设计吗?

贝聿铭解释的是这不是一个金字塔而是一个几何图案,整个玻璃入口让阳光充满了整个空间,在阳光之下便只有美国国旗,让甘乃迪总统的精神永远在阳光和国旗之下生存下去。 虽然这方案得到甘乃迪夫人的支持,但是反对声音实在太大,贝聿铭需要重新设计。

在1年之间,贝聿铭曾推出另一中途方案,但同样得不到大多数人的支持而放弃。最后在1976年,贝聿铭推出最终方案,虽然这是第三个方案,实情这已是第10多个方案之后的成果。

最终的方案,首先完全放弃了金字塔的设计,改由一个正方形、一个三角形、一个圆形组合而成的建筑群。 正方形为玻璃主入口、三角形为图书馆和博物馆、圆形为剧院。 每个元素负责一个功能。 正方形用黑色玻璃,其他部份则用白色油漆、黑与白、实与虚作了一个明显的分别。 在主入口之上,自然就只有阳光和美国国旗,喻意美国人在阳光之下是可以自由地飘扬。

 

这方案虽然都得到一些批评,但最终都获得通过。 不过,这项目拖延了10多年,开始时所筹得的捐款已远远不及10多年通胀后的物价。 于是贝聿铭需要四处说服各财团支持,但是贝聿铭在1973年因Hancock tower 的问题而声誉受损,再加上人民对甘乃迪总统的热情已有一点淡化,所以支持财团都离他而去。 最后,得到甘乃迪各家族各成员和麻省政府的支持才筹得足够的兴建费。

此图书馆最后在1979年落成,而美国国家艺术馆东翼亦在1978年开幕,令贝聿铭开始步入大师级的行例。

下会将会介绍美国国家艺术馆东翼。

JFK Presidential Library官方网页:http://www.jfklibrar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