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做假

建築師殺人事件薄

今日我想講一講關於日本建築界的事情,日本的政界出名貪污嚴重,而建築界亦有同樣的情況。

事緣是 在 2005年千葉縣的一場 4級地震中,其中一座大廈搖晃得特別厲害,大廈的住客還以為是 5-6 級的地震,但原來只有 4級地震。於是當局和居民開始懷疑大廈結構上的安全情況,經驗證之後,發現原來大廈的結構只能承受彌克特製5級的地震,耐震度遠遠未能達至7級地震的要求,因此國土交通省開始對負責的一級建築師姊齒秀次作出調查。

發現原來 姊齒秀 次 在 偽造結構計算書上做假,向當局申請的圖紙是附合 《建築基準法 》 的要求,但實際在地盤施工的圖紙就只達到 50% 的要求。跟著當局不斷地搜查 姊齒秀 次 的項目,之後 被揭發總共有 21座大廈是遠遠未能達至耐震度的要求,最差的情況更只有 26% 。

在一個全年都有地震的國家,建築結構的耐震度是首要的事項,而5級的地震對日本來說是很平常的事情,但姊齒秀次所設計的豆腐樓就很可能在5級地震中倒塌, 因此多座大廈需要被封閉和拆卸。

跟著在 2005年的 11月 姊齒秀 次 接受 國土交通省的閉門聽證會,並被吊銷一級建築師執照 。姊齒秀次雖然以身心疲乏的理由沒有參與執審訊,但他指出他所設計的大廈的耐震度都還可以接受,但開發商再進一步減少結構柱和牆的厚度,才導致如此的後果。

最後, 姊齒秀 次 當然被 逮 捕 ,負責建設的木村建設亦有兩名員工被捕,木村建設亦因這事而被破產。

姊齒秀 次 的其中一個主要客戶 森田設計事務所總經理森田信秀畏罪自 殺 ,而另一個開發商 「 Huser 」 總經理—小嶋進亦因出售了不合規格結構的公寓大樓而被捕。另外, 姊齒秀 次 的太太亦受不了輿論的壓力而自殺身亡。

當事情暴光之後,日本市民都懷疑為何姊齒秀次和另外4人可以如此無法無天地結構上偷工減料,而且相關的樓宇是可以出售於公眾,到底當局為何沒有作出任何驗證,因為日本當局在1999年放寬了限制容許更多合資格的民間機構來檢查抗震報告書,以往是必須由建築主管部門辦理,因此才出現這樣的事情。

至於整個事件中的受害人—豆腐大廈的小業主和豆腐酒店的投資者都各自組織起來追討賠償,最後由於多間相關企業破產的關係,政府只為20多座住宅的小業主作出賠償,但酒店的投資者就唯有眼白白地看著酒店被拆卸,而得不到任何賠償。




建筑师杀人事件薄

今日我想讲一讲关于日本建筑界的事情,日本的政界出名贪污严重,而建筑界亦有同样的情况。

事缘是 在 2005年千叶县的一场 4级地震中,其中一座大厦摇晃得特别厉害,大厦的住客还以为是 5-6 级的地震,但原来只有 4级地震。于是当局和居民开始怀疑大厦结构上的安全情况,经验证之后,发现原来大厦的结构只能承 受弥克特制 5级的地震,耐震度远远未能达至 7级地震的要求,因此国土交通省开始对负责的一级建筑师 姊齿秀 次 作出调查。

发现原来 姊齿秀 次 在 伪造结构计算书上做假,向当局申请的图纸是附合 《建筑基准法 》 的要求,但实际在地盘施工的图纸就只达到 50% 的要求。跟着当局不断地搜查 姊齿秀 次 的项目,之后 被揭发总共有 21座大厦是远远未能达至耐震度的要求,最差的情况更只有 26% 。

在一个全年都有地震的国家,建筑结构的耐震度是首要的事项,而 5级的地震对日本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情,但 姊齿秀 次 所设计的豆腐楼就很可能在 5级地震中倒塌, 因此多座大厦需要被封闭和拆卸。

跟着在 2005年的 11月 姊齿秀 次 接受 国土交通省的闭门听证会,并被吊销一级建筑师执照 。 姊齿秀次虽然以身心疲乏的理由没有参与执审讯,但他指出他所设计的大厦的耐震度都还可以接受,但开发商再进一步减少结构柱和墙的厚度,才导致如此的后果。

最后, 姊齿秀 次 当然被 逮 捕 ,负责建设的木村建设亦有两名员工被捕,木村建设亦因这事而被破产。

姊齿秀 次 的其中一个主要客户 森田设计事务所总经理森田信秀畏罪自 杀 ,而另一个开发商 「 Huser 」 总经理—小嶋进亦因出售了不合规格结构的公寓大楼而被捕。 另外, 姊齿秀 次 的太太亦受不了舆论的压力而自杀身亡。

当事情暴光之后,日本市民都怀疑为何 姊齿秀 次 和另外 4人可以如此无法无天地结构上偷工减料,而且相关的楼宇是可以出售于公众,到底当局为何没有作出任何验证,因为日本当局在 1999年放宽了限制容许更多合资格的民间机构来检查抗震报告书,以往是必须由建筑主管部门办理,因此才出现这样的事情。

至于整个事件中的受害人—豆腐大厦的小业主和豆腐酒店的投资者都各自组织起来追讨赔偿,最后由于多间相关企业破产的关系,政府只为 20多座住宅的小业主作出赔偿,但酒店的投资者就唯有眼白白地看着酒店被拆卸,而得不到任何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