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倫敦

《築覺》之旅

 

 

雞年剛始,亦是《築覺》系列開展新的一頁。因為過年前我和拍檔收到出版社的通知,《築覺4—閱讀北京建築》和《築覺5—閱讀紐約建築》已初步通過選題,意味著《築覺4和5》都會正式開始。

現在回想7年前,我和拍檔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來與「三聯」商討《築覺1—閱讀香港建築》的大綱,當年我們兩個寂寂無名,只憑著一份熱誠和不怕死的精神,就「膽粗粗」地向出版社許下承諾,接下這個任務。

雖然小弟曾出版《築、旅、圖》,但是當年的編採工作比較粗疏,自身的要求同樣不高,所以成績未如理想。為免重蹈覆切,所以《築覺1》在選題和照片質素上都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務求做到雅俗共賞、深入淺出。不過,由於剛回港首兩年的工作比較繁忙,而且亦忙於準備執業試,所以《築覺1》一直緩慢地進行。直至2013年初收到高級編輯的電話,希望見面商談《築覺1》事宜並同時介紹新負責的編輯,怎料她們希望我能在書展兩個月前完成《築覺1》,換句話說,我們需要在3個月內完成餘下三份之一的稿件並同時完成排版、編採等所有工作。

在這三個月,我和編輯連同平面設計師差不多每隔天便會面一次,每天都通宵達旦到工作,幸好終能在預定目標之內完成出版的工作。

雖然《築覺1》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有幸地成為當年「三聯」內暢銷書之一,並榮幸地登上「誠品」十大暢銷書榜。由於《築覺1》有不錯的成績,所以方能得到機會與出版社合作《築覺2—閱讀東京建築》。

籌備的初期,由於是原班人馬的再次合作的關系,大家都以為只是《築覺1》的𨒂續,並膽敢希望趕及在2014年書展前出版。不過,由於我當時經常出差,所以整本書大部份時間都在酒店和飛機上寫,因此行文雜亂,而且很多關於日本資料都未夠完善,因此編輯需要再三用時間來確認資料的準確性,所以《築覺2》要推遲至2014年年底才出版。

我和拍檔一心以為《築覺2》的銷路雖然未必如《築覺1》般厲害,但是銷路應該不成問題,因為自問《築覺2》的資訊性和分析圖像亦比先前更多更充足,理應該是一本更優質的建築書。不過,奇怪的是《築覺2》的銷路遠遠不及《築覺1》,相反《築覺1》則長賣長有,韌度十足。

我們都曾一度反問自己,究竟是《築覺2》的文章未如理想啊? 還是本土議題會更吸引呢? 還是物以罕為貴,香港建築書太少,東京建築書太多的關系呢? 還是2013年是我們行大運呢?

雖然《築覺2》成績未如《築覺1》般理想,但是銷量還是超過1000本,所以都獲得出版《築覺3—閱讀倫敦建築》的機會。為了再進一步提升質素,我決意買下更多的參考書,再配合我曾在倫敦生活的經驗,這應該可以令到書的內容更加豐富。《築覺3》到現時為止都只是開售了兩個月,成績大致不俗,雖然亦未能再創像《築覺1》般神話,但是到現時為止的口碑還不錯。

綜合三本書的經驗,每一次所遇到的問題就是要如何整理一大堆的資料,然後要以簡潔的文字來帶出一個訊息。每一次我去到這地步便會很容易迷失,經常會盲目地把一大堆的資料寫下去,而失去了一條主線。因為現在英文的建築書大都是教學相關的書籍,所以內裡的文字無需要經過修飾,並且形象化地展現各重點出來,因此內文大都相當乏味。如果我自己萬一沉溺在趕稿之中,我便很容易寫了一大堆令人費解的文字,這就會難為了編輯為我再重新調整文章的方向,甚至大改,這才方能出版。

現在回顧3年多的《築覺》之旅,一路走來確實不易,現在《築覺》開始踏上第4步曲,這一個過程確實難為了不少人,亦麻煩了不少人,特別是我的編輯。在此再次感激曾幫助過《築覺》系列的人仕,多謝他們讓《築覺》系列走得更遠。

 

AGC design Ltd.

吳永順先生(Vincent NG)

陳翠兒小姐 (Corrin Chan )

馮永基先生

劉秀成教授

Mr. Alex Lau

Ms. Tiffany Loo

陳家文先生

周愛華小姐

梁志偉先生

梁麗仙小姐

梁崇基先生

楊鳳平小姐

古偉雄先生

Mr. Kirin Leung, siu lun

鮑俊傑先生

方維理先生

岑翠盈女士

謝浩新先生

Mr. Riley Choi

陸沛靈小姐

Mr. Ivan Lee

Sou Fujimoto Architects

Mr. Laurence Lo

Mr. Hui Shui Cheung (Tommy)

 

 

 

 

 




善用軸線的價值—皇家格林威治博物館(Royal Museum Greenwich)

panorama4img_4588 cimg3316cimg3327panorama5

img_4469俗語有云:三個臭皮匠,勝一個諸葛亮,這一個意境竟然在倫敦格林威治建築群中出現。在倫敦東南部格林威治(Greenwich)是倫敦著名的旅遊區,每年都會吸引數以十萬的旅客前來參觀,但其實此區並沒有任何一座極具叫座力的建築物或景點的。不過,當這些小建築聚合在一起之後便出現了微妙的化學作用。

無形的軸線

格林威治此區最有名的景點不是建築物,而是一條無形的軸線。這一條軸線便是舉世聞名的零度經度(Prime Meridian – 0° Longitude)的位置,這亦是全球時間的依歸。因為格林威治時間(Greenwich mean time)的定義:當太陽在最高點經過零度經度的一刻,便是中午十二時。當太陽再一次經過零度經度的時間,便是一天的定義,而把一天平均分二十四分,便是一小時。由於太陽的高度每一天都不同,所以太陽最高點的定義都可能不同,而中午十二時的一刻都有所偏差,因此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定義是根據格林威治天文台全年取得的平均數據來作計算,Greenwich mean time的字面定義其實可以解釋作格林威治平均時間。

雖然現在發現了每天地球自轉的時間都不一致,而且地球不是一個完美的球體,所以用太陽光與地球角度的關系來研究時間都可能出現十六分鐘的誤差,因此現在已使用了原子鐘(Atomic Clock)來作為世界時間的標準。但是全球的時間區(Time zone)便是根據這條線來分佈,香港是GMT+8,便是因為香港中午十二時與格林威治中午十二時有八個小時的差距。

除了時間的定義之外,地球區域的劃分同樣也是使用零度經度為依歸,全球的經線以零度經度為基礎並把地球平均分成十八份,並將此成為十八經線的定位。

 

硬體上的轉營

在一六七五年,英國國王查理二世為了準確測量日照時間和製作出準確的地圖,決定在這個英國皇室花園興建第一座天文台,而負責設計圓拱形大廈便是聖保祿大教堂(St Paul’s Catherdal)建築師—Christopher wren。因為此地段四周無阻,所以天文台便選址在這個山上,並為未來三百年的倫敦提供氣象預測。直至一九六O年,天文台遷至赫斯特蒙索(Herstmonceux)而這山上的天文台便改建成博物館。

為了突顯這條時間線的標志性來吸引旅客,於天文台一八八四年在天文台的地上建立了一條銅帶來確定為零度經度,然後再銅帶的盡頭設置原子鐘,讓此成為這博物館,甚至格林威治的景點。雖然每年不少旅客會慕名來到格林威治,但是由於天文台本身的面積不大,而且室內的展品大都是當年天文學家工作的情況,因此很多旅客都不會在此多作停留。

重新包裝

在一九九七年,英國政府便決定統一重新包裝天文台一帶的建築群,並將此處發展成一個古跡旅遊區。天文台山下是格林威治大學(University of Greenwich)、女皇居(Queen’s house),國立海事博物館(National maritime museum)和在海邊的展覽現時在世最古老的帆船—克里斯蒂克號(Cutty Sark)。

格林威治大學這建築群前身是英國皇家海軍學校(Royal Naval College),建築大都均是巴洛克式設計,所以分為東西兩翼,而兩翼都是對稱的。中軸線上在校園內是沒有任何建築物,只有一個雕塑,兩翼除了是教學大樓和辦公大樓之外,還有兩個有名的建築,分別是教堂和晚飯會堂。當中以(Painted hall)最為有名,因為這個晚飯會堂(Dining Hall)無論牆身和天花,甚至連柱上的石紋都是全人手繪畫的。整個工程共花了Sir James Thornhill十九年時間來完成,這亦被譽為歐洲最優秀的晚飯會堂,而盜墓者羅拉亦曾在此取境。

在大學以北,亦是大學的中軸線上便是女皇居(Queen’s house),這是英國皇室一六一六年至一六三五年在格林威治的渡假住宅,現在則用作美術館來展覽部份皇室的美術品。女皇居規模雖然細小,但在英國建築史上是相當重要,因為這是英國第一座根據古典風格來興建的建築,即是根據古希臘建築、大廈正面是中軸左右對稱,長闊的比例成黃金比例。

如果從大學的軸線上延伸,還有另英國政府還改造了在這軸線旁邊的一座典雅建築物—國立海事博物館(National maritime museum),這座大廈原是海軍的建築物,之後在一九三四年之後便改作博物館。這建築物由於本身的面積不大,所以它引用了像大英博物館一樣的方式來擴建,它們在中央庭園之上加設了一個大型天窗來作為主入口,並增加展覽室間。

以上的三座建築雖然都各自有一些特色,但是都難以獨自成為具叫座力的景點。

因此英國政府便在一九九七年將舊天文台、女皇居、國立海事博物館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並借助這個名銜來推動當地的旅遊業。然後在二O一二年將克里斯蒂克號連同世界文化遺產的三個部份統一地命名為Royal Museum Greenwich,從而以一個新品名牌來打造一個新熱點。

 

無關連的軸線

 

雖然零度經度這條中軸線在歷史上、科學上、人類生活是如此般重要,但是奇怪地天文台山下一帶的建築群並沒有根據這條軸線來佈局,反而是根據泰吾士河來排列,特別是格林威治大學與女皇居一帶的建築群。這樣規劃的原因是希望大學校園(前海軍學校)時希望校園的正面不會與泰吾士河邊成一個夾角,務求從對岸觀看這些建築群都是一個完全對稱的外觀,而女皇居則正正座落在這軸線之上,從而形成一個美麗的建築群。

另一個重要原因,格林威治大學(前海軍學校)是一六九四年興建的,而女皇居則是一六一六年開始興建的,不過舊天文台是一六七五年才興建,零度經度則去到一八八四年才確認。由於有先後的次序,所以格林威治大學和女皇居的規劃上並沒有從零度經度來作出考慮。

 

雖然這條建築軸線與零度經度不一樣,但是在功能上與舊皇家天文台互相交接,從而形成了倫敦市內一條隱形的軸線。




全球保險業的命脈– Lloyd’s building

vltqug-m0_-xqcip254xcw   d69g7uhofbitmvjvfvon5a ki1y20vzqz5wuzdbszjfiq   qmrry_2ecqulgdjhch_bsq

這幾日很忙, 根本沒有時間看書寫blog, 所以連大家的留言都只作少量回應.

上一篇出爐之後, 大家都認為這大廈和HSBC 總行很相似, 其實除了一個室內大中庭之外, 結構上和空間上都有很大的差別, 之後陸續為大家介紹.

不過, 這裡先為前一篇作補充, 正如網友Clear Moon 的補充資料, 室內有一個Lutine Bell,響一聲是bad news, 響二聲是good news. 在舊的Lloyds building 是非常有用, 因為成立初期時是主力進行航運保險, 當船隻安全回歸便響二聲, 如果航運出現問題便響一聲. 跟著一眾Underwriter 和broker 便會到Lutine Bell 附近了解現場最新的近況 .

現在的Lloyds building 由於遠離河邊, 而且現在的航運都很少到泰晤士河, 所以Lutine Bell 很少響二聲, 因為現在倫敦根本很少船隻歸航. 響二聲只有在英女皇到訪才有的,但響一聲的傳統就不時都會有, 因為大家都需要知道Bad news.

在Lutine Bell 對面便是Lost book, 在Lost book 上所記錄的便是那一艘船已經沉沒或已出事, 寫得上去的船便代表這單保險是total loss. 在古時. 如果一些Underwriter 沒有在響鐘時在場的話, 他們便可翻查Lost book 上的資料, 讓他們了解行內近況. 到現在, 這個傳統仍一直保留, 而且亦保留用墨水筆來寫lost book, 而且亦以lost book 作為total loss 的標淮.

至於這裡的生意, 除了一般的投保外, 有50% 以上的生意是來自分保和續保, 分保就是萬一這單保險的風險太大或保額太高, 這可能便需要多過一間保險公司來承保. 這可能是客戶自己要求的, 亦可能是保險公司主動提出的.

至於續保(Re-insurance), 保險公司都可能需要為自己買一個保險, 萬一某些生意出了事,他們都可以從另一間保險公司獲得賠償. 所以, 一些大型的保險都可能先由兩、三間公司共同承保, 然後再由很多續保公司來承保各少部份的風險.

所以, Lloyds building 便提供一個這樣的平台來讓保險公司門互相買賣, 公同合作, 這亦使他在行內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bqaj2k4ls1_fnyvfrsrc9w

舊Lloyds building

vnd5qfjbg3rwcyumr7xgmg

現在的 Lloyds building

當各位行家看到有關題目時, 會馬上奇怪Lloyds building有什麼地方特色?亦與保險業有什麼關係? 因為Lloyds building是Richard rogers的成名作, Richard rogers曾經設計過倫敦的千禧蛋(O2 Arena ), Lloyds building在世界建築界是相當有份量, 不過這大廈的外形奇醜, 不倫不類, 更被查理斯皇子狠評為現在建築中最醜陋的建築.

我每天上下班都會經過Lloyds building這大廈, 給予我的感覺是外形很突別,新穎但欠一點系統, 正因為這大廈如此具爭議性, 所以被廣泛報導, 差不多每一個建築系學生都會知道這建築, 但相信喜愛的人並不多, 但經過上星期參觀這整座大廈後,我的看法完全改觀.

原先, 我和大家都以為Lloyds building 是Lloyds TSB銀行的大廈, 但其實這並不是銀行大廈, 亦不是Lloyds TSB所擁有的. Lloyds building 其實是一個保險業的商會所擁有的, 而Lloyds building的功能是保險業的交易廣場.

Lloyds的創辦人– Eric Lloyds並不是從事保險業, 而是一間咖啡店的老闆,在18世紀時英國人很喜歡到咖啡店處談生意, 當時一眾的船家都會在咖啡店與各保險公司談論航運保險的事宜. 其中Eric Lloyds的咖啡店比較大, 而一眾各保險公司和船家都喜歡在Lloyds的咖啡店談生意, 慢慢形成一個社交圈.新的船家會到這裡找保險公司承保, 而保險公司亦長期派出Underwriter來這裡核保. Underwriter就是核保員, 他/她的工作是評核這次投保的風險, 從而計算保費, 當他們承保後就會在船單的底部簽名,所以叫做Under-writer, 這便是第一代的保單.

萬一船家或貨主沒有空或沒有足夠的知識來與核保員討論保單條款的事宜, 於是便會找一個代理人替他們找保險公司投保, 這便是第一代的中介人(Broker),這種制度仍然沿用至今. 由於大部份的行家都在Lloyds的咖啡店聚集, 而Underwriter亦需要知道那條航道的風險、或那一艘船出意外等資訊來評估風險, 各Broker亦需要到各保險公司格價, 了解最新的核保條款, 於是Lloyds便成了保險業的交易和資訊平台直至現在如是.

在倫敦大火後, Lloyds咖啡店就已經消失了而咖啡店亦不能再容納這麼多人,於是這些保險公司便決定建一所大廈, 讓大家可以繼續聚集在一起交易, 於是便建了第一座Lloyds building, 他們保留Lloyds的名稱主要是讓非本地人都會因為Lloyds咖啡店的關係而記起這保險業的交易廣場, Lloyds這名字於是便沿用至今, 而Lloyds並不是一間公司, 只是一個商會名稱, 室內的工作空間便租出商會的會員作交易之用.

mn7spjnbcabbbk0ynsejlq

最左邊的便是broker, 其他的便是Underwriter, 他們就是這樣做交易

在1986年時, 舊Lloyds building由於都有過百年的歷史, 而且很殘舊, 所以商會便建議在附近找一個新的地方建一個新的交易大樓, 於是便出現這大廈.

現在的Lloyds building仍然是世界上唯一個保險業交易平台, 現在各保險公司會派出他們的Underwriter長駐這裡, 而那些broker便會到這裡拿出一個又一個的投保個案來說服Underwriter承保, 並討論保費. 這裡絕對是一個廣場, broker沒有與Underwriter預約, 隨手便到這公司坐下談生意, 真的很像街市賣菜一樣簡單, 喜歡便到這裡, 不喜歡便下一檔, 不過他們當然知道誰會承接那一種保險, 誰不做那一種的.

Lloyds這裡你可以買到這地球裡所有的保險, 什至這地球以外的保險, 例如人做衛星的責任或損毀保險. 一般情況下, 物業保險不會承包恐怖襲擊的條款,但這裡一樣可以買到. 歐洲千萬年薪的足球員、荷李活影星的意外保險, F1賽車手的意外、人壽保險在這裡一樣應有盡有. 航空公司的責任保險、大型機構的勞工、責任保險、醫院的專業保險等其他保險公司拒保的個案, 在這裡一樣可以投保, 當然保費自然會因保額和風險而有所提高, 唯一不做的核子幅射、核子戰爭的承保, 不過核電廠的保險在這裡承保的.

Lloyds building曾有3次突然停止運作, 第一次Titanic 沉沒、第二次911恐怖襲擊、第三次倫敦恐怖襲擊,因為這3件事對這裡的人來說是不可以想像的事情, 所有保險公司都需要為這3件事的風險作重新評估, 當時的Underwriter立時停止買賣, 互相討論賠償總額, 涉及的範圍和層面, 前線交易停頓但樓上的精算師便忙過不停重新計算風險值, 就是這一座大廈便把全世界的保險資訊聚集在一起.

Lloyds building中的保險有這樣的名聲並不只是因為百多年來保險業都在這裡交易, 而是只要在Lloyds賣出的保險,100%保證在合理的索償中便得到應得的賠償.

上一次講到Lloyds building 主要的功能是保險交易平台, 而當Lloyds 決定在另一地方建新大樓時, 他們便邀請不同的則師提出方案, 當Richard rogers 參與這設計比賽時,他沒有馬上到圖桌畫則, 而他是先到舊大樓坐下一個星期, 觀看各Underwriter 和Broker交易的情況並對各高層進行會面了解他們的需要. 因為他是老闆, 所以才可以為了一個未收錢的project如此使用時間, 相信其他則樓未必可以有如此豪舉.

Richard Rogers 的設計好像很複雜, 雜亂無章, 但其實從平面來看其實是超級簡單. 他設計的理念是先畫一個大長方形而中心加一個大中庭作為4 層的交易平台. 大中庭的功能除把陽光帶進入室內之外, 另一個功能是希望讓各Broker 可以容易找到其他Underwriter 的位置,讓他們方便交易. 然後對上的13 層是各保險公司的辦公室, 各辦公室都是包圍在這個大中庭的四周, 中庭便是由大天窗覆蓋. 整個大樓最高層是Board room, Board room 的室內裝飾全是由舊大樓搬來的, 連天花、地腳都是搬來的. Board room內的燈光是經過特別設計,務求突出室內的名畫

ozx91e-h8cgvqxfe49f-oqat5u5gaw076a7js3wbmlug

為了讓整個交易平台沒有任何東西阻礙交易, 所以連柱、水喉、電梯、洗手間都放在大樓之外. 無錯, 大家沒有看錯, 我沒有打錯字. 如果你要乘電梯的話,你先要離開這大樓, 然後經過一條橋才到達電梯和洗手間部份, 各電梯和洗手間部份可以算是單獨的大廈.

電梯更是玻璃頂的, 讓人有一種在室外的感覺. 由於洗手間在大樓之外, 所以大樓外牆便會有這麼多水喉, 其實Rogers 是刻意把水喉變為這大廈的特色. 不過, 這便是他敗筆的地方,我並不反對大樓外牆有這麼多水喉, 但在這圖中便看到這些水喉完全阻礙了這個窗以外的景色, 浪費了這麼好的位置.

至於結構, 先前大家都有不少留言認為Lloyds building 與中環的HSBC 很相似, 特別是結構部份, 其實這兩座大廈的結構是非常不同.
ixuk5lmaszv4844vp4mezw

Lloyds building 的結構是用預製件混凝土(Pre-cast concrete) 組合而成的, 柱和樓柱都是先在工廠製好, 然後在地盤組合. 大廈的結構是先在地盤建好混凝土柱, 然後再在柱頂加上套件(Yoke), 讓樓板掛在上面. 為了讓整個交易平台沒有柱, 樓板是使用格仔樓板(Whaffle slab), Whaffle slab 的特點就是每個方格都是有少梁組成, 所以樓板的承重和誇度都可以增加. 一般樑的誇度都是在12m 之內, 如果要有超過12m 誇度的話, 便可能需要很粗的橫樑和很厚的樓板, 這便會影響樓底的高度. 用了Whaffle slab 便可以令誇度在12m 之外, 亦不會特別減少樓底高度.

至於HSBC 的結構簡單來說是用四枝大柱來支撐整個大廈而每數層的樓板便由4 個大衣架形的結構掛起來, 所以HSBC 所有樓板是釣起來的, 關於HSBC 的詳情之後會繼續詳談.

pr5tpc_8vpe8v_oot2gs9a

大家可能會問, 這麼大的室內空間在火警時便會否很危險? 無錯, Lloyds building 的交易平台完全超越了消防處的安全防火分區的最大面積( 其實防火分區是以體積計算), 防火分區的意思是當火警發生時, 濃煙和火焰只會在一個安全的區域內漫延, 其他防火分區的人便可以在安全的情況下逃生. 在發生火警防火分區的人, 亦可以從分區的樓梯安全疏散.

一般防火分區的最大面積大約是4000 平方米( 約40,000 平方尺), Lloyds building 這樣大的空間就肯定超過4000 平方米, 所以室內空間就設有不少的防火捲簾, 當火警時便用來分隔不同空間令防火分區控制在安全的情況下, 而排煙系統亦需要如強, 目的是希望在短時間之內排出濃煙. 因此, Lloyds 的外牆有這麼多喉管便是排煙喉管, 其實香港的商業大廈的天花最多應該是空調管道和排煙喉管.

另外, 為了進一步提高防火安全, Lloyds building 還安裝了一套非常敏感的噴淋系統和smoke sensor, 所以當我們參觀這大廈時都嚴禁使用閃光燈, 否則很可能會觸弄防火系統.

Facebook album: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188705&id=845400374&ref=pb




自行車城市的建造—倫敦Cycle Hire 計劃

前幾日講過一個很複雜的項目,今日不如講比較簡單的一些事情。今年8月倫敦推出了一個相當之受歡迎的政策,就是政府在市中心內提租自行車服務,市民可以隨時租用自行車,並可以在目的地附近的單站交車,務求大規模地利用自行車來減少市內的汽車流量,從而減少改善交通擠塞問題。

這個計劃其實很簡單,就是在市中心內設立過百個自助自行車站。如果是本地居民便需要預先在網上登記成為會員,便可以擁有車鑰來解開車銷。如果非會員或非本地居民的話,就只需在自行車站處用信用卡登記,便可以租用自行車。

收費方面就有兩部份:會員費 + 時租

會員費(Access Fee) : 24小時 – £1

7日 -£5

一年 – £45

 

時租(Usage charge) : 半小時 – £0

1小時 – £1

1.5小時 – £4

2小時 – £6

2.5小時 – £10

4小時 – £15

6小時 – £35

24小時 – £50

 

這個計劃要求租用人仕必須在24小時之內交還自行車,否則他們便可以無限期擁有自行車。如果延遲交車的話,便需繳交£150,如果遺失或破壞了自行車的話,便需繳交£300的罰款。

不過,根據我在現場的觀察,大部份的租用者都只會使用自行車30分鐘,便在目的地的車站處交還自行車,如有需要才租用另一部自行車,這樣遁環地租用自行車,一天便只需£1的會員費。現實地倫敦市內各主要的地點都是在30分鐘的自行車路程,因此如果大家到倫敦旅遊的話,便大可嘗試這個方法來游覽倫敦,而倫敦市中心內是沒有太多斜坡,所以大部份人仕都可以應付,這絕對是最簡單而且最便宜的方法。因為倫敦市中心內的交通是相當恐怖,連星期六零晨1小時都可以出現大塞車,白天繁忙時間,就更加不在話下。由於這計劃簡單而且配套設施完善,所以短時間之內便被大部份市民接受,以我所見,相當之受歡迎,亦確實能減少市中心內的汽車流量。
官方網站: http://www.tfl.gov.uk/roadusers/cycling/14811.aspx




1599年的劇場—莎士比亞劇場

1eN_ZN1kuxovM.FeJGH.ig  .crtgeRgIyO09jN2wKhCRg5vFui1k9BOZabOsB8IC3rg U.4WUlL05ls3w.ajKwYNXg

今日終於完成了入則的工作,終於可以靜下來寫新的文章,今日就為大家帶來英國倫敦的一所很有特色的劇場 — 莎士比亞劇場。

這所劇院始由戲劇大師— 莎士比亞和一眾演員於1599 年在倫敦泰吾士河的南岸,當年莎士比亞選擇在此處興建劇場的原因不是因為這處的文化氣息特別濃烈,相反這處在當年是龍蛇混雜的九反之地。這處在1599 年其實並不層於是倫敦的一部份、而是Surrey 市鎮的,由於這一區在當年不屬於倫敦的範圍之內,所以一切規例都比倫敦來得容易,而地價亦相對地便宜很多,因此劇院可以在此處成立。現在的劇院大部份都是晚上演出的,但是在莎士比亞的年代,這個劇場大約是在下午 2 時演出的,因為這區的治安在晚上是相分之不安全。另外在沒有電力的年代,演員是很難在晚上演出,而且就算在場內放足夠的油燈都未必能夠提供足夠的照明,而會很容易釀成火警,因此演出時間多數是在太陽最猛烈的時間來舉行。

這劇場採用露天的設計除了是因為採光的理由之外,當然還包括通風的因素,不過這亦令演出可能會受到天雨和下雪的影響。因此當年的觀眾為了保溫,他們多數都會一邊看劇、一邊吃蒜頭,這可使他們感到溫暖。至於飲品方面,他們多數是喝啤酒、連小孩也不例外,這並不代表英國人特別好酒、又或者他們不懂得保護兒童。因為當年的食水是來自地下水,而他們的排污的途徑都是直接把污水棄至地面,所以食水的來源多數是被污染了。因此啤酒由於是經過發酵,所以當年的酒是比食水更加清潔,啤酒亦可以算是主要的飲料。

現在欣賞莎士比亞戲劇是相當高貴的活動,但在當年則是十分胡鬧的事情,觀眾邊吃邊喝的情況下,又怎會有安靜的環境來演戲,而且醉酒鬧事的情況更可能不時發生,所以整個劇場最良好的位置是最近舞台的兩則,而不是舞台的正中心,因為這才是最容易聽到演員的說話。

整個劇場的第二好的位置是舞台的中心位置,而最差的位置則是在地面,因為這處是沒有坐位,觀眾需要站在泥地上欣賞戲劇,所以情況不大理想。現在的劇場為了保留當年的風味仍維持企位,但是現在只容許 700 人,不像昔日 1000 人站在泥地上。

現在的劇場是在 1997 年重建,原來的劇場在 1613 年一場演出因點燃火砲而導致的火警中燒毀,之後在 1614 年被再次重建,但在 1642 年後劇場便被關閉。現在這座劇場比原來的劇場大了一點,但根據保留下來的手圖來估計,劇場大約是3 層高,圓周大約是30m ,成弧形的劇場,因為這可增加劇場的回音效果,讓觀眾更容易聽到演員的聲音。在1997 年重建時,建築師盡量使用舊式的建築技術,他走訪了不少英國的舊教堂來研究舊英國木建築的設計,並嘗試在這處复核,因此我們才可以在倫敦的鬧市中看到一座中世紀時代的木建築。




三角與正方形的混合體— D*Dy​​namic and the D*Table

Haberdasher’s Puzzle

o5Pw5Uswmn9pupTS3BXeEw

dHtiMbx_k6LH430DsZk6mw

D*Table

0Hc6VmUyCiUc7zLlRKRMDA 778U7QJfL3k.K52IsQHbcQ  hRK1bWx.sEN2r48Q7dEnEA N7hdwIOwhTYnyhKBDKdURQ  oP4RAidtx8YRTV0NPAAlPw YX9xomGtTyaRYNW7cWIW0g

今日為大家這篇文章是相當特別,因為今次介紹的主角是我在英國讀書時的師兄,真是想不到事隔三年後,這名師兄已和他的朋友在英國合組實驗性公司,並開創自己的品牌,真是想不到他當年的熱情和並勁不單沒有隨著經濟下滑而冷下來,反而今日的他比起數年前的他還「火」起來。

若介紹這位師兄的設計之前,便必須先要了解英國數學家—Henry Ernest Dudeney 在1903 年的 Haberdasher’s Puzzle 。這個設計的理念是把一個正方形分割成不同的三角形,而這些不同的三角形便可以自由地組合和分散,從而製造出不同的形狀。相信大家都對這個概念不會陌生,因為這概念便是由三角方塊而組成的兒童玩具,近年更有不同形狀甚至立體的積木。

我這位師兄便利用這個概念來創作出一件可分拆的正方形家具,這件家具是由正方形開始的,然後分割成不同的三角形,然後可以因應不同的情況而組合/ 分拆不同形狀的家具。這種靈活性確實很狹窄的家居帶來不同的方便,甚至可以好像玩具一樣隨心所欲地改變,但是這種家具的致命弱點便是所有部件都是三尖八角,實用性能偏低。假若這種家具再繼續發展下去,其實可以嘗試把這面積擴大,這些尖角的空間都仍然存在,但是這些細少而不實用的空間可以減少。

除了家具之外,他們還希望把這種概念延伸至建築層面,整座建築物都是由不同的三角形為基礎,而且可以組合成一個正方形又同時可以隨意地組合成不同的形狀,為生活空間帶來很大的靈活度。而且他們主要的概念是在夏天時可以打開室內部份讓陽光溫暖室內空間,在冬天時便關合整個建築部份以提高保溫。這種移動的概念在家具層面是沒有問題,但是在建築層面則是比較難達到這種效果。

因為,若要移動一座建築物所耗的能源是不少,而且是人力不能達到的,再加上如果這座小屋已入夥之後,而需要作出重組的話,便很可能在移動時而弄破窗戶和室內家具。某程度上,移動一座小屋時便必定會為小屋帶來震動,震動的程度更可能有如地震一樣,這樣的震動無論對小屋的結構、屋頂的防水以至屋頂的保溫層都會帶不少的破壞。

不過,這種具靈活性的生活概念是很值得研究,因為現在的都市都只會按現在的情況來興建,假若未來的需求不同了便只可以把整座大廈拆掉,然後重建。因此如果這種重組的小屋是可行的話,未來可能會減少因拆卸舊大廈而出現的浪費。

各位如果有意更深入了解他們的設計,不妨參觀他們的網頁,甚至資助他們完成他們的夢想。

http://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1381379474/dynamic-living




似盒不似盒的建築 – 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

aUFrBSOn0qTh6W.83z_TugMWp6OMXGY7kdQ9uDoPVZNg

5mkwvF7EyMwF8KDNjVOiGw

Pqn4C8pRfWXJtoUDgI7Rmw

我相信大家都想不到這一座建築物的功能是Coffee shop ,這是在2002年由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豊雄(Toyo Ito)在倫敦的海德公園(Hyde park)為Serpentine Gallery而設計的實驗性建築。這類型的建築會在海德公園展出一年之後便會拆走,或者賣給其他地方。

2009年的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亦將會再次由日本的建築師負責,2009年的設計者是Kazuyo Sejima & Ryue Nishizawa 。

http://www.serpentinegallery.org/architecture/

講回這座咖啡廳,它設計的特點是整座建築沒有柱,完全是靠外牆的鋼支架來支持,而這個鋼支架亦同時形成了屋頂,一氣呵成。整個支架好像完全沒有層次,亦沒有邏輯但是其實這正是精妙所在。Toyo Ito就是利用這不規側中的結構創造出不同的空洞,而這些空洞就是咖啡廳的入口和天窗,開洞的位置看似很隨意,但是完全經過細心計劃,如何在中央的位置加設天窗,讓陽光射進最黑暗的位置。

至於四邊牆的開洞就更特別,開洞的位置除了是咖啡廳的出入口之外,還是觀看公園景觀的位置,雖然未必如蘇州園林般如此精妙,亦有美中不足的地方,但是都實在經過一番功夫,這亦是當我在2002年時參觀這建築物最佩服的地方。

簡單來說,這建築物是把結構、牆、屋頂、出入口和天窗各部份都融合在同一個部件上,盡量將它簡化,雖然只是一個四方盒,但就在簡單的層面中創造出無窮的變化,這絕對是大師級之作。

如果Toyo Ito不是深明建築各部件的特性的話,相信很難如此融會貫通地在平凡的外型中創做出不平凡的空間。

明天繼續講Toyo ito 的建築。




旋轉的動物園 – London Zoo 企鵝館

Bt2L1TWgXR_mZVPoVdLrOw

xH7ts0FFFhzqxlJtMJezqA

Recycled Sculpture Show Opens At London Zoo

MyQ6R.uZOFdVm0pW67lGhQ

Hungry Penguins

原來我還有很多建築類型是未曾寫過,例如: 學校、醫院、軍事建築、動物園、主題公園等,今日會為大家介紹一個很特別的企鵝館。

一般的動物園內的建築都是用鐵籠把人和動物分開,這不單為了保護人的安全之外亦同樣要確保動物的安全。但是這樣始終不是一個很舒適的環境來欣賞動物,不過在London zoo的企鵝館就有不同的處理手法。

俄藉建築師—Berthold Lubetkin在1936年時,便作了一個大膽的嘗試,希望遊客可以無障礙地觀看企鵝的生活,但同時亦需要做成一個人和動物的分格。於是,他便決定把企鵝池放在離地面低3m左右的位置,這樣便可以分開人和動物,而觀眾可以高角度地全方位觀看企鵝的生活,一舉兩得。

整個企鵝池最特別的一點是在於它有兩條旋轉的滑梯,其中一條是有連接靠外牆的樓梯,這樣企鵝便可以緩緩地步上樓梯再沿滑梯步 入水池。我相信建築師的願意是希望企鵝可以從滑梯的頂部滑至低部,但是大部份的企鵝都會緩緩步至水池的中央,然後跳入水池之中。雖然企鵝沒有沿滑梯滑下, 但是這樣的設計的確可以讓觀眾從多角度觀看企鵝的生活,而企鵝亦多了一個玩樂的方式。

不過,這設計在建築界是相當有名的,因為這兩條螺旋的滑梯再配合橢圓形的池身形成一個很強的視覺效果,而且這兩條滑梯是沒有任何支持點,完全靠自身的混凝土來支持。這樣的設計雖然未算得上是混凝土技術上的大突破,但在當年已相當轟動。

在多年後的今天,這企鵝池雖然看起來有一點殘舊,但是這樣的空間設計仍然適合現代功能上的需要,亦特顯了外形上的特點,真的可以說是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難怪英國建築大師Norman foster在設計Great London authority螺旋樓梯時都是從這處拿到靈感。




英倫之障—Thames barrier

39791_10150217910440375_6237565_n 39791_10150217910450375_3198492_n

thames_barrier_london

Thames_Barrier_Diagram Thames Barrier Navigation(1) Integrated_Thames_Barrier_Credit-Foster-+-Partners 39791_10150217910445375_5898317_n  4966745479_49baf710e8_z

不經不覺已離開倫敦3年,每當我看到電視上關於倫敦的畫面都會勾起無限的懷念。倫敦市內有很多世界著名的地標,不過倫敦永遠的地標就一定是泰吾士河,但是大家又有沒有想過泰吾士河是可能會泛濫的,到底倫敦市政府是如何保護這個大約1000多萬的人口的城市呢?

在泰吾士河的東邊的一個小城市—silvertown, 有一個著名的水利工程—Thames barrier,它是用作防止泰吾士河泛濫而設的。

倫敦市內的水浸問題主要成因有二:

第一:海水從英倫海峽一方沿泰吾士河流入至倫敦市內

第二:泰吾士河的排水量不足以排出倫敦市內的雨水。

Thames barrier的設計是在泰吾士河上設立一道屏障,萬一英倫海峽一方的水位太高時,Thames barrier便關起來,並把海水阻截在倫敦Zone3以外的區域。再當海水回落至合適的水平後,再重新打開閘口,讓船隻可重新進出泰吾士河。不過,儘管閘外的水位回復至正常的水平,但是總會可能與閘內的水位有所距離,因此如果一時間全開閘的話,便很可能會一瞬間大幅度地提高閘內的水位,因此Thames barrier的設計成半圓形。

當正常時,半圓形的閘便平放,讓船隻可以自由出入。當需要關閘時,半圓形的閘便轉至垂直的方向,這便造成一道接近20m高的屏障來阻檔洪水。當洪水過去後,半圓形的閘便轉至最高處只留下細少的閘口,讓閘內外的水位慢慢回復至相約的水平。

為了減輕關閘時的耗能和關閘所需的時間,因此Thames barrier由一道閘分拆成7道閘,每一道閘約為30m長,而這個闊度亦足夠讓一般的大船通過。再者,這7段的閘口可以按情況分階段來控制海水回進市內的河道。

其實設計Thames barrier雖然不是簡單,但是一項很直接了當的工程,不過設計師Rendel, Palmer and Tritton不 單考慮了工程上的要求,還考慮了美學上的要求。他們把推動閘門的馬達裝飾成像田螺一樣的小屋,在外表上完全不似重工業的建築,現實地很多人從外貌都不知道 這些建築物的功能。另外,由於用上了鈦金屬的物料來裝飾,這不單可以美化馬達的外表,還可以減輕清潔的工作,因為鈦金屬是一種不容易藏污垢的物料,並且從 北岸的Thames barrier公園遠望這個英倫之障,又確實有如泰吾士河上的巨型雕塑。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150217909945375.461989.845400374&type=3




活化建築- 英國篇

l0J6gkgPnKihp9Tg3q9R5Q

vN4is86oTDXhKPZQ9TTm_Q

vcadMlqF2l4DiIRb7u8Low

Pf8yMtd_1WppVCRMJ31c7Q

接連講了不少關於香港的活化建築, 今次不如講一講英國的建築. 英國在保育上的確比香港下更多的功夫, 除了經典的例子 – 大英博物館和Tate Modern 之外, 其實整個都市裡都有不少保育的例子, 以下這一個便是我公司對面的一個項目。

這個是一座很少型的商廈發展, 應該相信原是一座維多利亞式的建築, 明顯地因為舊式建築的結構和防火的水平未必能夠達到現在的要求, 所以便需要重建整個結構部份 但英國的Planning law未必容許把整個大樓重建, 而為了保存街景的景觀便需要把外牆保留, 而把室內的結構部份拆卸並重建。

這個重建項目便是先把外牆的磚牆和地板分開, 並加上一個臨時支架作保護, 之後便開始拆卸有關內部, 並用現代的方式重建之後的地板和擴建的部份 最後便用一些工字鐵來加強舊外牆的結構, 這種換肉不換皮的保育政策, 在英國是挺流行.

因為英國的新發展項目未必可以如香港一樣大比例超出原有的發展規模, 所以需要保留原先的發展規模范圍之內 至於香港的城市規劃是由城規會決定, 發展規模都是有所限制, 而大家聽過的城市規劃大網圖(Outline zoning  plan)便是俗語所稱的發展藍圖。

Outline zoning  plan是有法律效力, 如果發展商不同意的話可以向城規會申請有關發展現模, 這便是行內常說的Section 16申請 當然需要還需要根據地契和建築法律來發展有關項目. 以往更改發展規模多數是考慮土地功能、四周交通的配套和日照(Sun shadow)的問題, 之後便是補地價的問題, 通常都不會太難過關, 但現在保育環保的聲音響起來了, 情況有一點不同。

在英國的物業發展很多時都需要通過公眾資訊 (public consultation), 萬一當地居民不同意的話很可能會令發展項目拖遲, 我在家中都經常收到local council的文件是邀請我參加公眾資訊會議, 因為我家附近便是2012奧運主場館, 所以有不少發展項目。

到底這一種換肉不換皮是一種保育良方? 是否能夠平衡保育和發展的需要? 就留給大家思考一下。

另外到底有公眾資訊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呢? 大家亦不妨思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