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中银大厦

《笔生建筑》中的毕生建筑(信报4月22日专栏)


2016年是香港建筑师学会的60周年,作为庆祝活动之一,学会的口述历史小组邀请了29位资深建筑师以口述历史的形式来记录的建筑生涯并辑录成《笔生建筑》一书。

笔者今次有幸参与《笔生建筑》一书的筹组工作并撰写当中五篇文章。经历了数次访问之后,我有一个奇怪地的感觉,当这些前辈谈论他们曾参与的建筑时,不单眉飞色舞,而且还能清楚描述项目中的细节和当中的苦与乐。

例如:梁伯麟先生描述当年在67暴动的阴霾下,政局颇为混乱,港英政府对亲中的机构都颇为忌惮,所以国内的剧团都难以在港找到表演场地,因此亲中的侨光置业便决定把侨辉大厦部份面积改成剧院来让国内剧团能在香港找到合适的表演场地。不过,后来由于剧场使用率低,所以才分拆高低座,并把高座改作戏院,低座则变为戏院与剧院合用的剧场。

虽然事隔47年,梁生还可以清楚记得在恐共的情况下,如何抱着战战兢兢的心情来为亲中机构设计「新光戏院」。

再者,我亦有机会访问何承天先生并谈及他当年如何在置富达至保育与发展并存的双赢局面。当年置地公司购入伯大利这块土地之后,原计划拆卸修院并一并发展附近一带的土地,但是由于土地狭窄而且有很多斜坡,因此发展成本巨大。所以,何生便建议置地公司(与牛奶公司属同一集团的公司)向政府提出原区换地的要求,牛奶公司原意向政府交还薄扶林一带不少零碎的牧地、厂房和伯大尼修院,以换取政府一块完整的土地来统一发展,并成为现在的置富花园。

这项目不单处南区首个大型的屋苑—置富花园,亦开创了半郊区(sub-urban site)的发展模式, 而最重要是能够保留了伯大利这座历史建筑,并曾租给香港大学,现正让香港演艺学院使用。

虽然大部份人仕都认知中银大厦的建筑师是贝聿铭先生,不过这项目的无名英雄是龚书楷先生。他在没有电邮、没有视象会议的情况下,如何克服美国与香港之间的文化差异和两地的法规问题。另外,由于贝聿铭先生在北京的首个项目—香山饭店曾有过不愉快的经历,所以贝生都对中银这项目都有相当的忌惮。不过,由于龚生曾与贝生合作过,所以本着对龚生的信心,贝生才欣然接受这个项目,否则香港便没有中银大厦这种划时代的设计。

另外,有一个故事是不得不提,港督卫奕信曾怀疑中银大厦的风水设计,而邀请贝聿铭饭聚并询问贝生是否按共产党的要求而把大厦设计成刀一样,并斩向港督府。贝生当然没有这个政治目的,刀型的结构只是结构和外型上的考虑。为了释除港督的疑虑,龚生需要替贝聿铭先生把当年的设计文本寄一份给港督,事件才能平息。
《笔生建筑》一书的名词自然具有双重的意义,因为早年的建筑师是只用笔画图则,而不会用电脑,所以用「笔生」。另外,这些前辈大部份已经退休,因此希望包含了「毕生」的意义。就如以上三个例子,如非这些前辈清楚记起当年的细节的话,这些珍贵的香港建筑史就可能会随着他们的离去而长埋黄土。这些香港第一代的「建筑人」毕生都为这一个专业奋斗,早已把建筑物的一切深深地刻入他们的「血肉」之中,所以尽管事隔多年仍能活形活现地展示出当年设计的精要。

《笔生建筑》一书除了是建筑师学会60周年的活动之外,还成为了香港建筑史文献的一部份。因为香港各大专院校虽然都有提供不同的学位或非学位的建筑课程,但是都只会教国际建筑史,而不会教香港建筑史,现实地香港亦甚少有人会整理香港建筑史。

经历了《笔生建筑》这一个项目,希望香港人可以对本地建筑有一个更正面的看法,并希望年轻的建筑师可以继续整理本地的建筑史,让下一代的建筑系学生可以正规地学习香港建筑史。




精妙的外型+结构+金钱结合的设计-中银大厦(风水篇)

rNlfdO0NS0nUsc2Fpr8IlA

gQVl4m9TvGqOy5bqwbIO.A

 

中银的风水真是很多东西可以讲,中银三尖八角的外形被很多风水师批评为坏风水。首先,当大厦落成后,其中一个银色尖角对正港督府,所以当时的港督-尤德爵士便过身了,但尤德爵士是在北京过身。

 

之后的卫奕信、彭定康总督虽然都有作一点风水的处理但因为金克木的关系,(脚属木)彭督受脚伤,卫督命格属木受血光之灾。所以之后的董特首拒绝迁入礼宾府,直至现在的曾特首加入鲤鱼池才愿意迁入。因为金生水、水生木,所以风水情况才有改善。

 

但中银的银色四角真的很像一把刀,所以之后兴建的Citibank building都尽量避开中银的尖角,所以Citibank building的平面不是香港典型的四四方方的商厦,至于长江中心就更厉害,大厦外角形虽然四四方方但大厦座向经过特别设定而其中一角更对正中银的则面,完全避开中银的尖角。
至于中银本身在首20层左右的外墙上有一个大对角的斜柱,这其实是稳定结构的重要部份,但中银认为这好像是一个大交乂从风水角度来说是不好的,不过这部份太重要了所以留下来。
亦有风水师认为中银最高层的平面是成三角形所以缺角不够四平八稳,因此中银高层经常坐不稳。而中银入口原本是有一个水池流水由Citibank那一边的入口连接至德辅道中的一边。但这并不是好风水的设计,有如漏财,所以最后把水池放在大厦两则用来挡来自三边道路的煞气,一举两得。
之后因为幻彩咏香港的关系,在中银的结构部件上加上灯光,这些灯光斜进其他大厦,有如光煞。

 

至于同行如敌国的HSBC,一样被中银的尖角影响,所以生意受了影响,于是HSBC将他们的吊船反向中银生意才有所改善,其实我相信有人将风水讲得过份夸张,当市场有一个新的竞争者的话,就自然会影响现有的生意但经过一段时候生意自然会回到平衡点。




精妙的外型+结构+金钱结合的设计-中银大厦(结构篇)

V_8ORCfJKsF5WB2ck8LkSw

2K3A6lFyoJNACHrAEVoiFg

x5TPnaHex_HgTfcsYCVcuQ

 

大家可能知道,中银大厦是我最喜爱的香港建筑物,除了我是贝聿铭迷之外,这座建筑物真的充满传奇。
我亦会尽量尝试以中立的身份来介绍。

 

先讲它的背景,中银大厦的位置原是美利楼,但美利楼空置多年后,政府仍是欠缺的买家,所以美利楼曾经出现闹鬼的传闻。
该幅土地虽然是位于中环的边缘,但由于是三边被路包围而地积比很低,即是可建的建筑面积很低。所以这块土地一直无人问津。
直至1983年,中银决定进军香港市场。并需要在香港金融区建立新的总部而当时只有这块地皮是合付中银的价钱和需要。
中银进军香港市场除了是商业决定外,还有政治考虑。当时中英谈判完成香港决定回归,但普遍市民都对中央政府有一点负面的感觉,对未来带有一点恐惧。而中银之来临便是希望为中央政府带来多一点正面的感觉并且希望这大厦是100%由中国人负责,目的是希望证明给世人,中国人是可以不用英国人的帮助一样可做出大事
这样贝聿铭便是当然的选择,但贝聿铭当时不是立即愿意接受这任命。

 

第一,经过北京香山​​饭店一役之后,贝聿铭都被中共的工程管理质素而吓怕。另外,贝聿铭的父亲贝祖怡是中银的创办人之一,是中银的第一任香港分行总经理,但当时的中银是由国民党创立的,而贝祖怡亦是国民党成员,所以帮你父亲的敌人画则可能于理不合,所以贝聿铭当时曾有多层考虑。
据我所知,贝聿铭曾咨询父亲的意见,(不过好像贝聿铭的父亲当时已过身)而贝聿铭的唐妹林贝聿嘉亦有暗中促成合作.

 

最后中共一方派出说客亲到美国进行游说,三顾草卢之法的确有效,而且Richard Meier的前员工Sherman Kung都愿意成为这项目的Project architect,再加上香港的工程师和管理队伍都和世界的工程师同样精良。

 

所以,贝聿铭连最后的顾虑都解决了,这项目便这样开始,而中方亦同意贝聿铭的要求让曾与他合作多年的美国工程师负责结构设计,但中方给予贝聿铭的要求就只有一个,建筑成本控制在10亿元之内。

 

贝聿铭开首设计时要面对的问题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建筑面积的问题,因为这土地的总可建面积不多,所以可建层数亦不多。尽管当时航空线而放宽了楼宇的高度,但中方希望这大厦是一座地标性的建筑,而且希望这大厦比邻近的HSBC要高,这样如何是好呢?

 

贝聿铭的做法很简单,就是把每层的楼面面积减少而把层数加至70多层,这样便令总建筑面积维持一样,所以你会发现中银大厦四周的街道会如此宽阔,甚至可以在左右两边放一个很大的花园。

 

至于规划和结构都是同出一个理念,整个中银的空间成正方形,跟着对角等分成4个三角形,然后逐个三角形拉高至某一个层数,这样便将大厦进一步拉高至70多层。所以中银大厦的最高部份成三角形,第二最高部份是半个正方形,第三部份是三个三角形,最低部份是正方形。

 

至于结构就是精妙之处,贝聿铭使用垂直的Truss作为主结构,而放弃普遍使用柱和梁作为结构。 Truss结构其实就是外墙上直柱和斜柱之间所组成的结构。由于整个结构因这样的设计而变得稳定,所以整个大楼只有4条大柱,其他的结构组件亦因此而减少,数百个接合点亦同样减少,由于用钢铁量比正常情况减少了30% ,所以建筑成本能控制在10亿之内。而贝聿铭精妙地利用三角形结构而组成现在钻石形的外型。让大厦东南北西四面的外形都不同。

 

但大家有没有发现一般大厦的天台都是用来放机房和吊船,但中银好像没有同样的设施,因为贝聿铭喜欢天人合一的理念,所以在中银顶层是全玻璃的宴会厅,而机房和吊船则放在69楼。另外,由于中银外形特别所以需要在17楼加设吊船来清洁。

 

最重要是满足中银的意愿, 能够在70多层高的宴会厅低看只有42层高的HSBC,心理上令中银高层非常满足,因为HSBC是英式企业的象征,今次在气派上赢了一仗。

 

再者,中银做价只是10亿,而HSBC是52亿,但中银的建筑面积是HSBC的2倍,所以若以每呎做价来算HSBC是中银的10倍,所以中银高层便更加开心,因为他们只用了10分之1的价钱便做了一座比HSBC更高更大更有地标性的建筑,这显得他们更精打细算, 而中银更夺得香港建筑师学会千禧建筑大奖。

 

不过,这两座建筑物都是香港最优秀的建筑之列。

 

明天讲风水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