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中銀大廈

《筆生建築》中的畢生建築 (信報4月22日專欄)

 

2016年是香港建築師學會的60週年,作為慶祝活動之一,學會的口述歷史小組邀請了29位資深建築師以口述歷史的形式來記錄的建築生涯並輯錄成《筆生建築》一書。

 

筆者今次有幸參與《筆生建築》一書的籌組工作並撰寫當中五篇文章。經歷了數次訪問之後,我有一個奇怪地的感覺,當這些前輩談論他們曾參與的建築時,不單眉飛色舞,而且還能清楚描述項目中的細節和當中的苦與樂。

 

例如:梁伯麟先生描述當年在67暴動的陰霾下,政局頗為混亂,港英政府對親中的機構都頗為忌憚,所以國內的劇團都難以在港找到表演場地,因此親中的僑光置業便決定把僑輝大廈部份面積改成劇院來讓國內劇團能在香港找到合適的表演場地。不過,後來由於劇場使用率低,所以才分拆高低座,並把高座改作戲院,低座則變為戲院與劇院合用的劇場。

 

雖然事隔47年,梁生還可以清楚記得在恐共的情況下,如何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來為親中機構設計「新光戲院」。

 

再者,我亦有機會訪問何承天先生並談及他當年如何在置富達至保育與發展並存的雙贏局面。當年置地公司購入伯大利這塊土地之後,原計劃拆卸修院並一併發展附近一帶的土地,但是由於土地狹窄而且有很多斜坡,因此發展成本巨大。所以,何生便建議置地公司(與牛奶公司屬同一集團的公司)向政府提出原區換地的要求,牛奶公司原意向政府交還薄扶林一帶不少零碎的牧地、廠房和伯大尼修院,以換取政府一塊完整的土地來統一發展,並成為現在的置富花園。

 

這項目不單處南區首個大型的屋苑—置富花園,亦開創了半郊區(sub-urban site)的發展模式, 而最重要是能夠保留了伯大利這座歷史建築,並曾租給香港大學,現正讓香港演藝學院使用。

 

雖然大部份人仕都認知中銀大廈的建築師是貝聿銘先生,不過這項目的無名英雄是龔書楷先生。他在沒有電郵、沒有視象會議的情況下,如何克服美國與香港之間的文化差異和兩地的法規問題。另外,由於貝聿銘先生在北京的首個項目—香山飯店曾有過不愉快的經歷,所以貝生都對中銀這項目都有相當的忌憚。不過,由於龔生曾與貝生合作過,所以本著對龔生的信心,貝生才欣然接受這個項目,否則香港便沒有中銀大廈這種劃時代的設計。

 

另外,有一個故事是不得不提,港督衛奕信曾懷疑中銀大廈的風水設計,而邀請貝聿銘飯聚並詢問貝生是否按共產黨的要求而把大廈設計成刀一樣,並斬向港督府。貝生當然沒有這個政治目的,刀型的結構只是結構和外型上的考慮。為了釋除港督的疑慮,龔生需要替貝聿銘先生把當年的設計文本寄一份給港督,事件才能平息。

 

 

《筆生建築》一書的名詞自然具有雙重的意義,因為早年的建築師是只用筆畫圖則,而不會用電腦,所以用「筆生」。另外,這些前輩大部份已經退休,因此希望包含了「畢生」的意義。就如以上三個例子,如非這些前輩清楚記起當年的細節的話,這些珍貴的香港建築史就可能會隨著他們的離去而長埋黃土。這些香港第一代的「建築人」畢生都為這一個專業奮鬥,早已把建築物的一切深深地刻入他們的「血肉」之中,所以儘管事隔多年仍能活形活現地展示出當年設計的精要。

 

《筆生建築》一書除了是建築師學會60週年的活動之外,還成為了香港建築史文獻的一部份。因為香港各大專院校雖然都有提供不同的學位或非學位的建築課程,但是都只會教國際建築史,而不會教香港建築史,現實地香港亦甚少有人會整理香港建築史。

 

經歷了《筆生建築》這一個項目,希望香港人可以對本地建築有一個更正面的看法,並希望年輕的建築師可以繼續整理本地的建築史,讓下一代的建築系學生可以正規地學習香港建築史。

 




精妙的外型+結構+金錢結合的設計-中銀大廈(風水篇)

rNlfdO0NS0nUsc2Fpr8IlA

gQVl4m9TvGqOy5bqwbIO.A

中銀的風水真是很多東西可以講,中銀三尖八角的外形被很多風水師批評為壞風水。首先,當大廈落成後,其中一個銀色尖角對正港督府,所以當時的港督-尤德爵士便過身了,但尤德爵士是在北京過身。

之後的衛奕信、彭定康總督雖然都有作一點風水的處理但因為金克木的關系,(腳屬木)彭督受腳傷,衛督命格屬木受血光之災。所以之後的董特首拒絕遷入禮賓府,直至現在的曾特首加入鯉魚池才願意遷入。因為金生水、水生木,所以風水情況才有改善。

但中銀的銀色四角真的很像一把刀,所以之後興建的Citibank building都盡量避開中銀的尖角,所以Citibank building的平面不是香港典型的四四方方的商廈,至於長江中心就更厲害,大廈外角形雖然四四方方但大廈座向經過特別設定而其中一角更對正中銀的則 面,完全避開中銀的尖角。
至於中銀本身在首20層左右的外牆上有一個大對角的斜柱,這其實是穩定結構的重要部份,但中銀認為這好像是一個大交乂從風水角度來說是不好的 ,不過這部份太重要了所以留下來。
亦 有風水師認為中銀最高層的平面是成三角形所以缺角不夠四平八穩,因此中銀高層經常坐不穩。而中銀入口原本是有一個水池流水由Citibank那一邊的入口 連接至德輔道中的一邊。但這並不是好風水的設計,有如漏財,所以最後把水池放在大廈兩則用來擋來自三邊道路的煞氣,一舉兩得。
之後因為幻彩詠香港的關系,在中銀的結構部件上加上燈光,這些燈光斜進其他大廈,有如光煞。

至於同行如敵國的HSBC,一樣被中銀的尖角影響,所以生意受了影響,於是HSBC將他們的吊船反向中銀生意才有所改善,其實我相信有人將風水講得過份誇張,當市場有一個新的競爭者的話,就自然會影響現有的生意但經過一段時候生意自然會回到平衡點。




精妙的外型+結構+金錢結合的設計-中銀大廈(結構篇)

V_8ORCfJKsF5WB2ck8LkSw

2K3A6lFyoJNACHrAEVoiFg

x5TPnaHex_HgTfcsYCVcuQ

大家可能知道,中銀大廈是我最喜愛的香港建築物,除了我是貝聿銘迷之外,這座建築物真的充滿傳奇。
我亦會盡量嘗試以中立的身份來介紹。

先講它的背景,中銀大廈的位置原是美利樓,但美利樓空置多年後,政府仍是欠缺的買家,所以美利樓曾經出現鬧鬼的傳聞。
該幅土地雖然是位于中環的邊緣,但由於是三邊被路包圍而地積比很低,即是可建的建築面積很低。所以這塊土地一直無人問津。
直至1983年,中銀決定進軍香港市場。並需要在香港金融區建立新的總部而當時只有這塊地皮是合付中銀的價錢和需要。
中 銀進軍香港市場除了是商業決定外,還有政治考慮。當時中英談判完成香港決定回歸,但普遍市民都對中央政府有一點負面的感覺,對未來帶有一點恐懼。而中銀之 來臨便是希望為中央政府帶來多一點正面的感覺並且希望這大廈是100%由中國人負責,目的是希望證明給世人,中國人是可以不用英國人的幫助一樣可做出大 事。
這樣貝聿銘便是當然的選擇,但貝聿銘當時不是立即願意接受這任命。

第一,經過北京香山飯店一役之後,貝聿銘都被中共的工程管理質素而嚇怕。另外,貝聿銘的父親貝祖怡是中銀的創辦人之一,是中銀的第一任香港分行總經 理,但當時的中銀是由國民黨創立的,而貝祖怡亦是國民黨成員,所以幫你父親的敵人畫則可能於理不合,所以貝聿銘當時曾有多層考慮。
據我所知,貝聿銘曾諮詢父親的意見,(不過好像貝聿銘的父親當時已過身)而貝聿銘的唐妹林貝聿嘉亦有暗中促成合作.

最後中共一方派出說客親到美國進行遊說,三顧草盧之法的確有效,而且Richard Meier的前員工Sherman Kung都願意成為這項目的Project architect,再加上香港的工程師和管理隊伍都和世界的工程師同樣精良。

所以,貝聿銘連最後的顧慮都解決了,這項目便這樣開始,而中方亦同意貝聿銘的要求讓曾與他合作多年的美國工程師負責結構設計,但中方給予貝聿銘的要求就只有一個,建築成本控制在10億元之內。

貝聿銘開首設計時要面對的問題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建築面積的問題,因為這土地的總可建面積不多,所以可建層數亦不多。儘管當時航空線而放寬了樓宇的高度,但中方希望這大廈是一座地標性的建築,而且希望這大廈比鄰近的HSBC要高,這樣如何是好呢?

貝聿銘的做法很簡單,就是把每層的樓面面積減少而把層數加至70多層,這樣便令總建築面積維持一樣,所以你會發現中銀大廈四周的街道會如此寬闊,甚至可以在左右兩邊放一個很大的花園。

至於規劃和結構都是同出一個理念,整個中銀的空間成正方形,跟著對角等分成4個三角形,然後逐個三角形拉高至某一個層數,這樣便將大廈進一步拉高至70多層。所以中銀大廈的最高部份成三角形,第二最高部份是半個正方形,第三部份是三個三角形,最低部份是正方形。

至於結構就是精妙之處,貝聿銘使用垂直的Truss作為主結構,而放棄普遍使用柱和樑作為結構。Truss結構其實就是外牆上直柱和斜柱之間所組成的結構。由於整個結構因這樣的設計而變得穩定,所以整個大樓只有4條大柱,其他的結構組件亦因此而減少,數百個接合點亦同樣減少,由於用鋼鐵量比正常情況減少了30%,所以建築成本能控制在10億之內。而貝聿銘精妙地利用三角形結構而組成現在鑽石形的外型。讓大廈東南北西四面的外形都不同。

但大家有沒有發現一般大廈的天台都是用來放機房和吊船,但中銀好像沒有同樣的設施,因為貝聿銘喜歡天人合一的理念,所以在中銀頂層是全玻璃的宴會廳,而機房和吊船則放在69樓。另外,由於中銀外形特別所以需要在17樓  加設吊船來清潔。

最重要是滿足中銀的意願, 能夠在70多層高的宴會廳低看只有42層高的HSBC,心理上令中銀高層非常滿足,因為HSBC是英式企業的象徵,今次在氣派上贏了一仗。

再者,中銀做價只是10億,而HSBC是52億,但中銀的建築面積是HSBC的2倍,所以若以每呎做價來算HSBC是中銀的10倍,所以中 銀高層便更加開心,因為他們只用了10分之1的價錢便做了一座比HSBC更高更大更有地標性的建築,這顯得他們更精打細算, 而中銀更奪得香港建築師學會千禧建築大獎。

不過,這兩座建築物都是香港最優秀的建築之列。

明天講風水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