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mVDC9MlKfmC04WVz.DOzg

1ekDiZuZjeMKNQ5JVXgQmw

r0EH96VVdeV37mm9moVnqA

 

ZGDTCqAVEoAbEvPgJtybng

Pp53EpmmcZ.tRjvgz_Z_7w

京奥在星期天晚上, 在歌舞升平的气氛中曲中人散. 有人如闭幕礼的烟火一样大放异彩, 有人的梦想亦如奥运圣火一样静悄悄地熄灭. 有人欢喜, 有人愁, 奥运总是带有一份遗憾美, 才能令人刻骨铭心. 无论如何奥运圣火会在四年后重新燃点, 希望永远在人间.北京亦完成了它的历史任务, 在风雨飘摇下成功地举办了平安奥运. 而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建筑游记-北京系列亦不知不觉写了近30篇, 今日写完CCTV之后便会暂停讲北京一段时间, 虽然北京还有很多值得讲的建筑如颐和园、天坛、圆明园等,但我相信是时候转一转地点.

在讲CCTV之前,我感到非常奇怪, 很多blog友都希望我讲这懂大厦. 以往从未发生, 不过无论如何我都乐意去介绍这大厦.

CCTV新总部大楼位于北京东三环, 是京奥核心工程的一部份, 高230米、51层、楼面面积400,000平方米. 在这大厦旁是TVCC – Television cultural centre, TVCC设有文华东方酒店、游客中心、1500人的大型剧场和展览中心, TVCC在奥运期间会用作传媒信息中心.

CCTV和TVCC整个项目由Rem Koolhaas和Ole Scheeren带领的OMA负责设计, 这所荷兰为总部的建筑师楼一向以破旧立新而闻名. 而CCTV的设计理念其实很简单, 在平面上看, 这大厦是两个L形的空间组合而成的, 在立面上亦是两个L形的空间组合而成的, 这不单是在一个2-D面上相互紧扣,而且在3-D的层面上相互紧扣在一起.

CCTV的底层是制作中心, 其中一个L形是广播大楼, 另一个是教育和研究大楼. 高层的空间是管理层的办公室. 整个设计的理念是让领导层能连接广播、教育和制作在一起,空间之间互相循环, 这令CCTV各部门的员工更能互相紧扣地工作而非各有各自的山头割据地, 这亦正如大厦外形一样相互紧扣在一起.

这样的空间序列是有别于其他大厦, 而设计的理念更贴近人的感觉而不只是如其他一般建筑的斗高、斗大的风格. 不过, 由于CCTV部份的顶层空间是完全没有柱支持, 这独特的外形在结构上是极大的难度, 这么大的伸延结构(Cantilever structure) 在世界上是从未发生.

继上会, 要做一个CCTV如此巨型的伸延结构(Cantilever structure) 其实不是很神秘. 方法其实亦很简单, 就是大量加多结构部件并将结构部件大量加粗. 一般的大厦的主要重量由包围电梯糟(Lift core)的混凝土所支撑, 另外在外墙各处加设柱子支撑外围空间. 柱子与电梯糟之间由梁连接, 地板的重量由梁来承担.

至于CCTV不单需要以上的基本结构部件, 还要在柱子与柱子之间加入对角打斜的柱子以增加大楼的弯力(Bending force) 和剪力(Shear force). 而楼板不用常见的平楼板而是用格仔板又名窝峰楼板(Waffle slab), 因为每个格仔都是一条细少的梁, 这样便大大提高楼板的承重和剪力.

不过最大的问题不是顶层的承重问题, 而是整个大厦完全没有核心点, 所以当整个大厦是在强风或地震的情况下便很容易令大厦失去平衡而倒塌. 如大家记起我在介绍香港的IFC I、II的时候, 我说过90多层高的IFC只有8条柱子, 就因为这大厦的核心部份有足够的强度, 所以大厦在强风下仍是很安全.

但CCTV这样奇怪的外形便是结构上的不稳定(Structural unstable), 唯一解决的方法便是大量加柱.CCTV不单在外墙是布满柱子, 在室内一样垂直和对角的柱子才能减少大厦的左右摇摆幅度. 这便产生另一个大的问题, 很多窗都需设有一条对角打斜的粗钢柱. 另外,室内的办公室不单要有很多垂直的柱还有无数的斜柱. 这些斜柱令室内的实用空间大幅减少, 对上班的人造成很多不便. 从室内对外的景观亦因大量斜柱而大杀风景.

看到这处大家可能觉得这结构很复杂, 其实简单一点来讲, 大厦的结构是一个巨大的铁丝网包围着, 内部设有大量直柱和斜柱的结构.

为了这样的外形便需要使用使用100,000吨钢铁和近56亿港元, 这打破了香港汇丰银行总行52亿港元的世界纪录, 不过若计算通货澎胀汇丰总行还是世界最贵的现代建筑.

讲至这处我便不懂得如何写下去,连长城如此复杂的建筑我都逐一写下去. 因为我从第一点开始便反对CCTV这样的外形, 这外形是很特别, 破旧立新. 但我不能被说服为何要用这么多的资源来建造一个令人不能舒适地使用的建筑, 我个人而言是简单问题复杂化. 以鸟巢为例, 它一样是昂贵、复杂的建筑,但设计理念是希望令看台的空间完全没有柱而屋顶没有粗梁, 尽量使屋顶变得轻盈, 所以才如此复杂. 最重要的是鸟巢除外形特别外,在功能上是完全达到需求.

至于CCTV, 我对于它如此浪费室内空间的设计始终有所保留, 可能我在大学二年级曾参观Rem Koolhaas的两个比较早期在Delft和Ultrecht的建筑, 外形虽然很特别但室内空间非常混乱, 而且不能使人舒适地使用, 正所谓好看不好用, 可能我对他的建筑有先入为主的感觉.

不过,我始终认为建筑物除了要给人看之外, 还需要给人使用, 如建筑物不能满足它的功能便和雕塑品没有分别.

可能我是出身理科的关系, 脑袋中都是一些” 因为……所以” 的纙缉理论, 我始终都不太能完全接受为了特别而特别的建筑.

虽然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 根本没资格批评曾夺得建筑界最高荣誉-Pritzker Prize的Rem Koolhaas, 但作为学术讨论应该有这样的态度.

我知道看这个blog当中有不少人是行家, 究竟是Form follow Function, 还是Function follow Form? 建筑物以外形为先, 还是空间为先? 大家讨论一下.

最后,多谢吉屎老豆借出照片